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步达到天人合的境界,有了这种高境界的心境,我们无论在什么方面,都会有远远超出般修真者学习乃至修炼的速度。”何伤口气说完,笑眯眯的看着已渐渐不再生气的我:“你懂了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如果只是体会那种心境,恐怕还不够吧?只是那样的话,我又如何才能得到天地之灵呢?”

  何伤笑眯眯的赞道:“我就说你是个聪明的女娃子嘛!你看看玉筒最后行写着什么就清楚了。”

  我忙再次去看玉筒,却见上面只有句话:“以武入道,以力化气,凝气为丹。”

  “这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了。

  何伤笑道:“你就慢慢体悟吧,我的大限快要到了,不能再给你解释了。希望我们以后能在天上再次相会,希望你能早点来看我。”何伤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只手也慢慢的向我伸过来,似乎想抚摸我这个徒弟似的。

  上辈子见多了狼爪马蚤扰我同事了,我刚想巴掌拍飞这只手,忽然从天空中降下道金色的光芒,罩在了何伤的头上。

  “孩子,我就要走了,你要保重啊!”何伤那只手仿佛件极品艺术般向前伸着,眼神里流露出种留恋和不舍,向我凝望着。身体却在天空落下来的仿佛魔兽里的老牛加速光环的金光笼罩之下,慢慢的向天空之中飞去。

  “师父!我会带烤青蛙上天给您老人家的!”我情急之下,冲天空猛喊。

  预求九月号票。继续求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四十三章再遇乔峰

  直到再也看不见天空中渐渐逝去的那个小金点儿,我才收回了看酸了的眼睛。我没有流泪,但我可以说我眼酸。低头看了眼怀里何伤留给我这个唯徒弟的礼物玉筒,我不由的暗暗道:“师父,就算是违背天龙世界里的规律,我也想跟您在仙界再见上面。毕竟,您给我打开了扇新奇世界的天窗。虽然,爬上这扇天窗很难,但我会拿出我小时候爬墙头的劲头儿来的!

  收拾了下略显失落的心情,我先冲自己微笑了下,我要做个出尘的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逍遥派出色的门人!

  算了算时间,差不多是段誉与阿朱乔装了去救丐帮中人的时候了。他们两人起虎口救人,结果却扑个空,不知道会有何想法。对于他们两个,我倒没有多大的担心。乔峰应该会见到阿朱和阿碧,然后会得知丐帮帮众被囚于天宁寺,然后再去救。

  等等!我心里突然惊,我已经告诉段誉,让他转告阿朱阿碧,不用等我了,这间接也就改变了这个世界原本的规律,那乔峰会不会没有遇到阿朱和阿碧?段誉和阿朱前去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我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小湖划船时阿朱看段誉的眼神,那绝对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的眼神!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我越想越是心惊,瞬之间,我的手心里就已满是汗水。这个天龙世界该不会因为我的插入而改变了吧?我这个王语嫣已经不是王语嫣了,阿朱还是那个阿朱吗?乔峰在杏子林中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会不会变成个嗜杀如狂的大魔头?冷汗慢慢的从头上滴落,我突然间发现我以前凭着自己对天龙的理解而任性妄为的行为错的很离谱。

  瘫坐在何伤师父留下来的蒲团上想了很久,直到水田里吹来的凉风把我激的个寒战之后,我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收拾起师父留给我的蒲团,我把它放在了背上的小包袱里。我茫然看了看四处的远山,竟感到天地之大,竟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定了定神,我决定还是先悄悄到天宁寺看看再说。

  辨明了方向,我向天宁寺的方向急奔而去。

  眼看日头已经西斜,也不知道会不会晚了,我心中焦急如焚,恨不能自己现在就个游戏里面的瞬移或是瞬间回城回到天宁寺,看看阿朱和段誉是不是还活着。

  突然,个彪悍的身影跃入了我的眼帘,高大挺拔的身躯,不羁的傲气,却不是乔峰是谁?只见他此刻满脸神采飞扬,似乎不像在杏林里受了打击。

  “这不是王姑娘吗?你这是去哪里?”乔峰笑哈哈的跟我打招呼,似乎根本就没有伤心的事情。难道他契丹人的身份没有被揭穿?我不禁心里暗暗吃惊,这贯穿天龙里的大主线要是没了,我岂不是成了罪人?

  想到这里,我心念如电转:“乔大哥,你怎么在这里?我听说丐帮的人被关在天宁寺里了,你怎么,不去救他们吗?”

  乔峰吃了惊:“怎么个情况?我走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不答先问:“你知道你的身份啦?”乔峰黯然点头,又急问道:“我丐帮的兄弟们怎么样了?”

  “他们没事,在段誉和阿朱姑娘去救他们了,不如我们块吧。”我心中暗喜,看来情况还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糟糕,起码乔峰现在还是成了契丹人,而且应该也被削去了帮主之位。犹豫了下,我又道:“乔大哥,你知不知道阿朱姑娘她,其实”

  乔峰手挥:“王姑娘,你告诉我天宁寺在哪里,我们立刻赶去!救人要紧!”

  果然有大英雄气概,我也豪情万丈道:“我就跟乔大哥勇闯龙潭虎|岤!不过,之前我们要化化妆,否则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

  乔峰道:“诶,男子汉大丈夫,干嘛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我笑笑道:“阿朱和段公子化妆成了我表哥和你的模样,你要是不化妆,我们怎么能进去暗中救他们呢?难道乔大哥你自信可以以已之力挑了整个品堂吗?”心中却对乔峰这种英雄气势所折服。

  乔峰略沉吟,道:“好吧,但是我们越快越好,否则误了事就麻烦了。”

  我笑笑道:“放心吧,很快的!”随手从旁边水田里挖了点青泥,混合了少许的墨胶,粘在了他脸上,不会,另个高颧骨,大眼睛大胡子的男人出现在了我面前。我满意的看了看:“乔帮主,你模样太特别了,我只能把你化成这么丑了。要不要我拿镜子给你瞧瞧?”

  乔峰伸手止住道:“不用了,男子汉大丈夫,长的俊不俊有什么用?我们还是快些去救兄弟们吧,可别让段兄弟和阿朱姑娘受了伤。”

  我点点头,冲他微微笑,道:“乔大哥,不如我们俩也来比比轻功如何?这样也好早些到那里。”随手指,不远处座塔尖露了出来,正是天宁寺的所在。

  乔峰看见,也不答话,拔足便奔。我微微笑,虽然对乔峰说段誉和阿朱有危险,但既然天龙里的情节没有太大的改动,他俩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况且里面还有表哥墓|岤复在里面帮他们。凌波微步瞬间发动,仿佛开动的摩托车般扬起股微尘,我向乔峰追去。

  第二章奉上!凌晨会加更章冲榜,望兄弟姐妹们支持!求九月号票,求收藏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四十四章假货成批

  天宁寺内,慕容复妆扮的李延宗此刻正纳闷无比,自己明明就是正牌的南慕容,怎么此刻自己面前又出现了个活灵活现,仿佛镜中的自己?

  那假慕容与赫连铁树客气了番之后,个怪声怪气的声音极不和谐的响了起来:“不见得啊,不见得!此人依我瞧来骨头没三两重,有什么用?”说话的正是拥有着双如豆小眼,满头直立乱发的南海鳄神,他上下左右歪着头打量着段誉,只是摇头。

  段誉心中大急:“糟糕!糟糕!可不要被他认出来了!”只听南海鳄神说道:“瞧你骨头没三两重,又有什么用?喂!我来问你,人家说你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岳老二可不相信。”

  段誉心里宽了宽:“原来他没认出我来。”只听南海鳄神又道:“我也不用你出手,你只要能说出我岳老二有什么拿手本事,你又用什么功夫来对付我,才算是‘以老子之道,还施老子之身’!”说着,双手抱胸,幅鼻孔朝天看不起人的样子。

  赫连铁树本想阻止,但转念想,慕容复名满天下,是不是名副其实,倒不妨由这个疯疯颠颠的南海鳄神来试他试,当下并不制止。

  段誉站在大殿之中,赫连铁树请段誉上座,他看中的是南慕容的名头,至于乔峰,因已与丐帮交恶,倒是不打算与乔峰客气了。

  段誉让阿朱坐了上座,自己冲南海鳄神微微笑,心道:“别人要这么问我,我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可巧的是你这个家伙。”当下,手中折扇轻轻摇了几下道:“南海鳄神岳老三,最拿手的本领就是喀喇声,扭断了别人的脖子,这几年又有出息了,现在最得意的武功是鳄尾鞭和鳄鱼剪。我要对付你,自然也是用这两样了。”

  见眼前这位“慕容复”口道出自己最拿手武功的名称,南海鳄神张嘴大的连里面的小舌头都能瞧的见,而旁的叶二娘和云中鹤更是诧异之极,这两种兵刃南海鳄神最近才开始练,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施展过,只在之前大理无量山峰顶与云中鹤交过手。除了那次之外,更是从来都没有用过,而当时亲眼目击者也只有木婉清。木婉汪早就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说给了眼前的假慕容复听,却是谁也料不到的了。

  南海鳄神歪过头,双浑浊的眼珠子恶狠狠的瞪着段誉看了会,他为人虽然凶残暴躁,却是向来服输,大拇指挺,赞道:“好本事!”

  段誉笑道:“见笑!”南海鳄神见段誉虽然说出了自己新练的武功,却是心中尚有不服,转念想,又道:“慕容公子,你会使我的武功,不算希奇,倘若我师父到来,他的武功你定不会!”

  段誉心中暗爽:“来了!这个乖徒儿终于想到师父了!”脸上却露出微笑的模样:“哦?你师父是谁?他又有什么厉害的功夫?”

  南海鳄神摇晃着颗巨大的脑袋,得意洋洋的笑道:“我的授业恩师,已经死啦,不提他啦!我新拜的师父本事却非同小可,不说别的,就他那套‘凌波微步’,相信世上就没有第二个人会使!”

  段誉心中狂叫:“看这点撞的正的!”却故意沉吟道:“‘凌波微步’,嗯,那的确是了不起的功夫,大理段公子居然能收你为徒,这个我却不信。”

  南海鳄神是个直肠子,立刻凶睛瞪,道:“有什么不信的?大理段公子收我为徒,在场的人人都看见啦!难道你不信?”

  段誉笑道:“那你拜他为师,定然学到他那神妙的武功啦?恭喜恭喜!”南海鳄神把颗巨头摇的风生水起:“师父他老人家不肯教我。你若是能走的几步,我岳老二就服你啦!”

  段誉笑道:“那我只好献丑啦!”脚下走了几步,又道:“岳老三,不如你来抓我好啦!”

  南海鳄神怒道:“是岳老二!”伸手来抓,屈手成钩,出手如风,倒也有几分声势。

  段誉脚下幻影般变幻起来,身形更是如翩飞的蝴蝶般,飞的虽近,却是难以抓住。

  南海鳄神怒吼声,右掌从右下方抓出,此刻段誉的上半边身子正好往右倾斜,眼看难避这抓,众人都忍不住屏气息声,紧张的观看这难得的开眼界的机会。段誉眼看危急,却是在间不容发的刻时间,身子如同风吹的荷叶般向左扭,双脚连拍,竟是跃起在空中,左脚在柱子上轻点,身子从南海鳄神头上飞了过去。

  南海鳄神嘴里怒吼连连,双如蒲扇般的巨常连挥,却每次都扑了个空,往日宁静庄严的佛家大殿之上,此刻只有他如野兽般的连连怒吼。

  段誉玩心大起,身形在大殿东边摆放的堆桌椅中钻,那南海鳄神性子又直又急,竟是伸着双手抓了过去。他力大招沉,立刻就不断的有木屑从其中纷飞出来。

  段誉脚下踩着凌波微步,再次回到大殿,笑道:“我谅你必不服气,我就蒙上眼睛让你来抓好啦!”说着,从怀里掏出只绣着山茶花的手帕,蒙在了眼睛之上。众人都觉得他有些托大,但无不是兴致勃勃的继续看下去。如此奇观,又怎么会有人出声打断呢?

  南海鳄神见自己抓不住他,心中对于“慕容公子”会凌波微步已是信了成,此刻见他蒙了双眼,看起来比自己的臭师父还要厉害,不由的更加不服气起来。双手握爪,再次扑了过来。

  九月号中午十二点之后,亲们票就可以投了。希望不会是光头继续求收藏周冲榜中,求推荐票!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 正文 第四十五章假货成批二

  段誉脚下凌波微步奇妙无比,它本是从先天八卦中演化而来,经由逍遥派数十代武学大师千锤百炼而成,步法自成规矩方圆。就算是闭了眼自己走自己的,那个想要抓住自己的人除非不按常理出牌,否则单凭着眼睛去搜寻段誉身体的话,以凌波微步极快的速度和诡异的身形变幻,那是万万抓不住的。

  南海鳄神的手爪会抓破桌面,会又把椅子打的稀烂,最后下竟然右手五指齐齐没根插入了大殿的圆柱之中,旁人见了如此功力,不由也暗暗佩服他,四大恶人虽然恶名远播,但单论武功的话,却也个个都是方枭雄。

  段誉到最后甚至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自顾自的在大殿之上甩开了步子,潇洒自如的走了起来。这大殿本来宽敞,倒也不虞自己撞到柱子墙什么的。

  南海鳄神蹿高扑低,急欲抓到段誉,嘴里更是吼叫连连,仿佛只被激怒了的野兽般,出手更是如风似电,但每每总是差了那么几分。众人看的心摇神曳,虽然担心,却也都明白这个举重若轻的“慕容复”绝不会有危险。

  阿朱粗了嗓子道:“如今你还不服气么?”南海鳄神怔了怔,心胸之中那股直顶着的怒气顿时泄了,自己连人家蒙着眼睛都抓不到,不由的心中佩服不已,大声道:“你能包住了眼睛走这怪步,恐怕我师父也不如你,好!姑苏慕容,名不虚传,我南海鳄神服了你啦!”他本就心胸宽广,心中佩服某人,当即就大声说了出来,在场的众人心中也不由的对这个疯疯颠颠的南海鳄神佩服起来。

  众人再次落座,赫连铁树端起茶杯道:“两位请用茶,不知两位英雄前来有何指教?”西夏人向来喜欢说话开门见山,丝毫没有北宋朝廷里的官腔啰嗦。

  阿朱微微笑:“蔽帮有些兄弟不知怎么得罪了将军,听说将军尽派高手,以武力将他们擒来于此,在下斗胆,要请将军将他们释放。”她刻意提到武力,却是在讽刺西夏人用毒擒人。

  赫连铁树微微笑,他是官场中打滚爬上来的,自是知道为达目的不惜手段的道理,听了阿朱的话里有话,也不生气,说道:“话倒是不错。刚才慕容公子大显身手,名下无虚。乔帮主与慕容公子齐名,总也得露手功夫让大伙儿心悦诚服不是?否则我又怎么可以平白无故的下令放人呢?”

  阿朱心中大急,她武功本就不高,要她露手,恐怕马上就会露馅。正低头想怎么蒙混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全身经脉涨,股异样的热气从心中升起。

  她偷眼向其他人看去,却见包括赫连铁树在内的西夏品堂武士都面露惊诧之色,似乎并不止自己有这种异状。

  阿朱想动,全身却懒洋洋的没有丝力气,不由的心中大惊,见段誉兀自不明所以的四处看着,恍惚之间,阿朱突然觉得他异常的英俊,忍不住慢慢的把头歪过去悄悄道:“段公子,我们大伙都中毒啦!你你还好么?”此刻她心中却是盼得段誉能抱得自己抱,心中想着,那种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段誉正在奇怪,为什么赫连铁树的脸色突然间变的那么难看了,听了阿朱的话,段誉摇摇头道:“我没事,阿朱姐姐你全身好烫,这毒好生厉害!”轻轻扶正了她的身子,心里却是莫名的片茫然。忽然想起身上的瓶子,连忙拔开,送到她鼻端。阿朱深深闻了几口,身子渐渐有了劲。再去瞧那些西夏武士时,却是个个都软瘫在椅上,只剩双眼球还在骨溜溜的乱转。

  赫连铁树见阿朱立刻又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心中大惊:“乔帮人,你的手下已经被人救走了,你不会再寻我的晦气罢?”

  他这么说,阿朱和段誉不由的面面相觑,阿朱心中大惑不解,不知道是何方高人救走了丐帮帮众,段誉却是隐约猜到是神仙姐姐办的,心里不由对她的神仙手段更加钦佩起来。

  既然知道丐帮帮众已被救,阿朱和段誉在庙中搜了遍,确实没找到丐帮被捉众人的人影,不由的信了七八分。

  这时,走到庙门口的阿朱突然拉段誉的手,两人闪身躲在旁,段誉刚要出声,突然看见名怪异的汉子和神仙姐姐飞快的走了进来,不由对阿朱诧异道:“那是神仙姐姐!我们还是出去跟他们说声吧!”

  阿朱摇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姑娘身旁的那个魁梧怪男子就是乔帮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王姑娘也真是慧质兰心,我琢磨了十几年的易容术,她居然几天就学会了。”

  段誉突然拍大腿:“糟啦!”见阿朱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段誉又道:“我们刚出来,乔大哥又进去,这岂不是假的遇上真的”

  阿朱笑道:“放心吧,王姑娘已经帮乔帮主化好了妆,只要他们不说,谁也瞧不出来。”

  话说,我和乔峰路比拼轻功,虽然我这半天来吸收了不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