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李敏的眼睛瞪成超乎想象的大小,她急促地吸口气,用力掀开薄薄的被子,甚至令它滑下床铺,掉到了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地上。

  但此时的李敏根本没心思去注意那些,她急剧地翻过身,将手塞进了枕头底下。

  然后便摸到了那个厚厚的信封。

  它果然还在。这果然不是梦。

  李敏长长地吁出口气。表情慢慢地舒缓下来。她呆呆地坐在床上。双手捧着信封放在胸前。身子动也不动。

  良久之后。直到裸露在空气中地皮肤开始感觉到冷。李敏才将信封塞回枕头底下。然后。她穿好衣服爬下床。侧着身子走出两床之间地窄窄空隙。站到了狭窄房间中。唯能摆下地家具前。

  这是张淡黄|色木纹地梳妆台。无论是顶部雕着个“喜喜”字地椭圆形地镜子。还是其他长时间被辛勤擦拭地表面。都显得同样地干净。光滑鉴人。

  在它中央地木架两侧上。分别摆着两堆物事。右边地。是两把梳子。只小喷壶。支鸡毛掸子;左边是。是钥匙环。睫毛刷。修眉钳。指甲油。标着各种语言地瓶瓶灌灌。串着精美饰物地水红色电话。李敏刚刚拿到手上地湿纸巾。以及等等等等。

  我再也不用呆在这种地方了。

  几分钟后,望着枕头的方向,李敏下定决心,接着便推开了房门。

  缺少润滑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拖鞋在水泥地表上踢出“沙沙”的声音。厨房中,位正在忙活的女人,用中年女人特有的声线说道:“敏敏起来啦,快刷牙洗脸吧,我给你下碗面条。”

  “妈,别下太多啦,我吃不下。”李敏走过去,站在妈妈刚腾出来的位置上,接过她刚涂上牙膏的牙刷,道:“妈,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下”

  “敏敏怎么啦?你说吧。”女人边接水,边说道。

  “我我我”

  听到女儿口中这种以往非常熟悉,最近消失了段时间的吞吐迟疑的语气,女人脸上的表情微微僵住,手中装满清水的杯子也微微颤,荡出几滴掉到了地上。

  她扶住灶台稍稍凝神,将杯子稳稳地递给李敏,然后便作出个几乎看不出勉强的笑容,用种几乎听不出叹息的声音说道:“敏敏好久没出去玩啦,等下妈去领了爸爸的抚恤金,就给你拿两百,好吗?”

  “不,我不是去玩,我要”

  “敏敏乖”女人抬起粗糙的手掌,打断了女儿的声音。

  她用种透着无限爱怜的方式,抚着女儿光滑柔嫩的脸颊,用种透着无限温和的语气,对女儿说道:“敏敏乖,这个月只能拿这么多啦,家里欠了几个月的37块钱水费,妈妈等下想去把它交了;张老板铺子里的75块钱米钱,也拖了好几天了”

  说到这儿,女人顿了顿,不知不觉间已抬起了头,皱着眉头开始扳着另只手的手指。

  过了小会,女人继续说话的时候,已换成另种类似于自言自语的轻声:“这两样是112块,去年朱阿姨那里借的300块,上个月就到了日子;这个月除了家里的米钱菜钱外,还得留70块付下个月的房租”

  厨房里,女人轻轻地数着笔笔开支,她仰着脑袋,望着头顶乌黑油腻的天花板,已不再像是对着女儿说话。

  女人的双手也不知什么时候绞到了起,脸颊微微动着,每说出个数字的时候,那上面的皱纹仿佛就每深分。

  她的语速很慢,因为她面说,还得面很有些费劲地计算这些对她而言,无论是算术本身,还是算术之外,都很有些艰难的总额。

  妈,我不是要钱

  看着妈妈微微颤动的嘴唇,李敏的心脏也微微颤动。

  她好几次想出声打断妈妈的话,但或许是因为昨天收到的那封信,又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积淀的种种情感,她的喉咙里总像是梗着点什么东西,老让她发不出声来。

  仿佛是第次,李敏看到了妈妈长满老茧的双手,布满皱纹的脸颊,浑浊凹陷的眼睛。

  渐渐地,李敏的视线开始模糊,眼前的妈妈,仿佛和小时候看到的连环画中,最常见的老奶奶的形象重合在起。而这位老奶奶,此刻正用中年女音,细数着笔笔以往对她而言,是那么微不足道,转眼挥霍的小钱。

  忽然之间,李敏明白了,梳妆台上的瓶瓶灌灌每多只,半夜叫她出去玩的电话每接个,妈妈头上的白发便会多生出簇。

  厨房里亮堂堂的,正是朝阳日出的时候,可是那些落在妈妈头上的光芒,却犹如落日余辉般,将那儿照得白发多,黑发少。

  瞬间,李敏的鼻子忽然微微发酸,刚才下定的决心也忽然之间土崩瓦解。她用力地抽了抽鼻子,放下杯子和牙刷,拉住女人的双手道:“妈妈我不要钱,我只是想只是想下个礼拜到处找找工作想和你商量下。”

  李敏将碗筷拿进厨房,前所未有地拧开水龙头刷了下,然后便回到了狭小的房间。

  稍稍梳妆打扮后,李敏走到床边,从枕头底下摸出厚厚的信封贴到脸上,轻轻地磨裟着。

  怎么办呢?她的脸上挂着难以言明的复杂表情,又次抬头打量着住了十几年的房间。看着老旧的家具,墙壁上的污痕,天花板上的霉斑,李敏紧咬下唇,深拧眉头,心越沉越低。

  直到目光转到了梳妆台右侧放着的两把梳子,只小喷水壶,支鸡毛掸子,以及左侧的堆堆物事后,她的表情才渐渐轻松起来。

  梳妆台左侧的东西天天变多,右侧的东西天天变少,女儿天天长大,妈妈天天衰老

  想着想着,她慢慢地又次下定了决心,新的决心。

  下个礼拜在星城找工作。

  这次,她相信绝没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能够让她再次改变。

  拉开梳妆台的抽屉,李敏轻轻地将信封塞到小时候被妈妈收起来的奖状最下方,然后,她关上抽屉,走出了房门。

  走在花溪巷中,李敏稍稍抬头,这是她自从那夜后形成的习惯。

  但尽管如此,她眼睛的余光,仍然下子就注意到了在那个凹陷块,四面仍有些开裂痕迹的位置上,正走过位衣服可以忽略不计,脑袋上五彩缤纷,手中正握着电话哈哈大笑的女孩。

  或者女人。

  李敏忽然禁不住地打了个冷战,她赶紧将视线从那里移开,以种仿佛被人追赶的速度,快步奔出了小巷。

  她的双脚哗哗哗地来回摆动着,心脏砰砰砰地激烈跳动着,直接走了家理发店摆在店外的镜子前,她才忽然之间停了下来。

  镜子里:位十七八岁上下,衣服整洁朴素,秀发乌黑油亮的女孩,正慢慢地展开眉头,绽放出个笑容,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那儿尽情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光辉。

  同个瞬间,狭小房间中椭圆形的镜子里:位看起来五六十岁上下,衣服简单老旧,头发灰白黯淡的老奶奶,正皱紧眉头,将份厚厚的文件捧到眼前。

  她的眼神中,凝聚着很大比例的困惑和迷茫。

  是的,纸张上那些文绉绉的字句,对她而言太过费力了些。

  她呆呆地站着,维持着苦苦思索的姿势,直到良久良久之后,她才忽然之间僵住,脸上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下个瞬间,她猝然放下了厚厚的文件,猛然抬手捂住了眼睛。

  但指缝中,大颗大颗的水珠,已不停地滑了出来。

  它们掉在半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尽情地反射出晶莹剔透的光辉。

  梳妆台上斜斜地放着个信封,它的表面上印着三排油墨喷印的文字。

  发信人:明珠城海港平面设计公司/人事部

  收信人:湘成电脑学校/平面设计班/李敏

  注:内附聘书,小心收发。

  正文 八章 飞往太阳的萤火虫二

  平面设计班课程完结倒数第九天时,罗丹丹与何梦娇走出了人才市场。

  倒数第八天时,李敏将聘书塞进了梳妆台抽屉。

  包括她们自己在内,没有人知道,这就是吴小雨所教的平面设计班中,成功找到工作的前三位学生。这前三位,便已让湘成电脑学校在设计这个广泛交流的行业中,造成的第次不小的影响。

  这仅仅是开始。

  倒数第七天时,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找到了工作。

  倒数第六天时,第七位,第八位第十二位找到了工作

  倒数第五天时,第十三位,第十四位第二十位找到了工作

  倒数第五天傍晚。

  满脸疲惫与忿忿的苏智爬完最后级楼梯,走到了租住的房间前。

  他伸手搭住门把,插入钥匙,然后便软软地靠到了门上,仿佛刚才那几个相当简单的动作,已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与心神般。

  呆呆地僵了会后。突然之间。苏智整个身子猛然起发力。将房门撞到墙壁上。发出“砰”地声。

  钥匙吊在门把附近来回晃荡着。苏智管也不管。停也不停。看也不看。他笔直地冲进房间。将自己狠狠地摔到床上。

  平时休憩地方式。此刻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苏智地胸膛剧烈地来回起伏着。鼻孔里发出越来越沉重急促地喘息。和钢丝床不堪重负地挣扎呻吟混杂到块。

  就这样躺了会之后。苏智又猛然间睁开眼睛。跳下床来。用简直称得上恶狠狠地方式。扑到计算机地旁边。按下了电源。

  计算机蜂鸣声。开始启动。

  在这个过程中。苏智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显示屏刚刚亮起。他便迫不及待地点开了文本输入。

  咬牙切齿的声音瞬间被噼里啪啦的敲击声掩下,苏智在键盘上飞舞的手臂青筋绽出。

  显示屏中,串串的文字飞快地显示出来:

  “狗屁公司的狗屁裙带关系”

  “我是星城大学设计专业的毕业生,在今天到个狗屁公司面试的过程中,遇到了件令人非常愤怒的事情”

  倒数第四天清晨。

  星城环宇大厦。

  戴灵勇走进办公室,第件事便是启动桌上摆着的计算机。

  作为“锦绣公司”的副总经理,戴灵勇称得上业务繁忙,但他每天上午都会花上个小时的时间,用来浏览业内几个比较著名的论坛。

  边喝着清茶,边看了会之后,戴灵勇忽然注意到个回复帖数非常高的讨论帖。

  “狗屁公司的狗屁裙带关系”

  孩子,每家公司都有裙带关系。戴灵勇这么想着,笑了笑,点击打开。

  和所有愤怒中的表达方式样,主贴内容又臭又长,充斥着漫骂与自怨自艾。

  戴灵勇滚动鼠标中键,目十行地快速跳读着,过滤掉词汇丰富的漫骂与自夸之后,主贴内容可以很简单地叙述出来:

  位自称重点大学毕业的应届生,在“星海设计公司”参加复试的时候,不幸失败落选。不过,几乎所有参加应聘的求职者,都觉得面试主持者存在相当严重的裙带舞弊现象。他们的证据相当充分:好几十名高校生没被选上,最后应聘成功的,居然是个只有十几岁上下,仅仅在所职业培训学校呆了不足两个月的小屁孩。

  现在的公司这么混乱了?戴灵勇的脸上浮出看热闹的神情,他将杯子里的茶水口饮尽,继续滚动鼠标中键往下阅读。

  去掉“顶”,“楼主着相了”,“摸摸可怜的楼主”,“潜力贴,位招租”等等水帖之后,戴灵勇发现了件很奇怪的事情。

  于是,他的表情中,轻松的成分越来越少,疑惑的成分越来越多。

  13楼回复:楼主,我很不忍心打击你,但事实上,你碰到的那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可能就真的就是个高手。我本来也和你样,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天才这种神秘生物,但前几天在人才市场应聘时,我却碰到了两个十几岁的小妹妹,她们在平面设计上的功力,啧啧啧

  17楼回复:13楼的兄弟,那次你也在啊?很可能我们就站在起哦,那两个小姑娘好象也自称在职业学校学了两个月吧?好象叫什么湘什么的。

  75楼回复:顶13楼,17楼的两位。这件事我也知道,不过我是听朋友说的,那个学校的名字我知道,它叫湘成电脑学校。

  133楼回复:湘成电脑学校我也知道,不是在什么人才市场,前两天我们公司来了个小屁孩,也样是十几岁,厉害得惊人,据说他们学校有个很强大的老师。

  197楼回复:湘成电脑学校都不知道?你们啦!

  回帖中,发言讨论湘成电脑学校的用户越来越多,他们个个言之凿凿,说得绘声挥色,戴灵勇留了个心眼,看了看他们的注册日期和发贴数量,果然个个都是老用户,不大可能起为家民办学校打软。

  也就是说,湘成电脑学校这个职业培训机构,只怕当真有些古怪。

  戴灵勇皱着眉头,放开鼠标,身体靠到软椅上,入神思索。

  过了好会,他按下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道:“小刘,给我拿下上个月投到公司信箱的简历。”

  十五分钟后,助理走进办公室,放下堆简历,站到旁。

  戴灵勇翻了翻,果然找出名在年龄栏中写下16岁这个可笑年龄,在毕业院校中写下“湘成电脑学校”这个可笑名称的求职者。

  他将这份简历抽出来,递给刘助理,道:“你安排下,叫这个人下午来面试。”

  刘助理仅仅看了眼,便立即微微地低下了头,他将脸上浮出的表情,和眼中传达的心意,悄悄地藏了起来。

  狗屁经理的狗屁裙带关系。

  他这么想着,关上办公室的房门,走了出去。

  倒数第四天下午。

  站牌前,星城117路公交车卷起小片尘土,慢慢停下,后门敞开,位孕妇抱着大肚子艰难地踏上台阶。

  在后门四周的乘客们纷纷站起时,离门口最近的丁远航已抢先步,搀着孕妇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对着连连道谢的孕妇微微笑了下,丁远航走到旁站好,扶住了公交车内的扶杆。

  这时,他听到了身旁位同样站着的女孩开始讲电话:

  “恩晚上请你吃饭不是喔,是很多人喔我今天找到工作啦才不是呢,是锦绣公司,在环宇大厦里面上班喔”

  丁远航并不愿意偷听旁人说话,便站远了些,可公交车内人虽然不少,小姑娘的声音却很是清脆响亮,仍声声地不停往耳朵里面钻。

  “真的呀,我骗你干嘛嘿嘿,羡慕吧,试用期3500喔好,晚上你随便宰”

  试用期3500!

  丁远航就算是块木头,也忍不住对着小姑娘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打量番。

  最多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怎么拿到这么高的工资?莫非做那个的?

  丁远航,或者说许多人心中的疑问,被旁边的位婶婶问了出来:“姑娘,你多大了呀?”

  小姑娘将粉色的电话小心地塞进包包里,清脆地答道:“我16岁啦。”

  “这么小就没读书了呀?”

  “没有啊,我刚刚从湘成电脑学校毕业呢。”

  “湘成电脑学校?”婶婶额头浮出几道皱纹,道:“没听说过,你在那里学多久啦?”

  “我在那儿学了两个月的平面设计啦”

  “那你”

  在婶婶有心的诱导下,两个人的交谈越来越融洽,越说越详细,和车内几乎所有的人样,丁远航的双脚不由自主地踏前步,脑袋也不由自主地微微侧着,入神倾听。

  倒数第四天傍晚。

  提着只大编制袋,丁远航回过头,朝着气雾氤氲,正是生意最忙时分的小饭馆出神地望了会,然后便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彻底地离开了这个打工两年的地方。

  他摸摸裤袋里那包硬硬的钱,脑子里便立刻浮出了那个无比熟悉的数字。

  3015元。

  这是他的押金,加上个半月的工资。

  抢在银行下班前的最后十五分钟,丁远航走近营业柜台,将其中的800元寄回家中,又从剩下的钱里面,分出200寄给了大学刚刚毕业的妹妹。

  半个小时后,他步行走到了湘成电脑学校,找到办公室,交出1500元,报了两个月的平面设计课程。

  然后,在武装部的门外,他找到了家小饭馆的老板,好说歹说,终于用510元定下了两个月的中晚餐。

  最后5元钱,他买了最后包烟。

  在丁远航看来,这是自己二十年的生命中,最冒险的天。

  57位没被聘任的高校生中,苏智表达愤怒的方式,并不是其中最为激烈的个。

  “狗屁公司的狗屁裙带关系”7925的浏览者中,戴灵勇的思索,并不是其中最为深入的个。

  69位公交车上的乘客中,丁远航的举动,并不是其中最为冒险的个。

  无论是令苏智愤怒的裙带学生;还是令丁远航冒险的学生;

  她们都不能算是吴小雨第个真正意义上的平面设计班中,造成影响最大的学生。

  这是很微不足道的天。

  课程越来越接近完结,越来越多的学生们,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找到了越来越好的工作。

  惊人的起始薪水,惊人的就业率,正以惊人的速度,扩散着惊人的影响。

  而这个时候,这切的源头,吴小雨,正放下电话,结束了与学校b刘老板,次关于学校的重要通话。

  正文 八二章 飞往太阳的萤火虫三

  夜晚。

  湘成电脑学校办公室中。

  坐在沙发上,刘校长手中捧着学校近两个月来积下的种种文件资料,聚精会神地浏览。

  结束与吴小雨的通话后,这位年近六十的老头,马上搭乘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