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撬蛋刖涔阑啊!?br />

  “莫非正经点就敢往上闹?”老胡大是不以然,道:“莫非载在你杨哥手里地正经公司。要比我老胡弄垮的偏门生意少?”

  “不少不少,咱们半斤八两,我不是好东西,你也差不多。”

  杨哥这么说道,然后摇摇头,道:“但是。这几年毕竟已经比较少了时代不同了啊,老胡现在的人受不得委屈,旦苗头不对,他们就会使劲宣扬,使劲投诉,使劲上访。再说,如果哪个正经点的公司当真没什么问题,那只要撑过了两个月,般的部门单位。如果继续再去找麻烦,那就太过了,自己都会惹麻烦上身。”

  “哈哈”司机仰头笑了笑:“撑个屁烧烤银河系屁大两家烧烤店。哪里撑得过几个月?”

  “我说正是这点!”杨哥挥了挥手中的文件,道:“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撑到几个月!”

  “怎么?”听到杨哥的口气趋向于严肃,司机反应很快,几乎是立刻明白过来:“莫非那个个体户,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关系?”

  “这已经不是了不了得地问题了”

  杨哥感慨句,道:“你说理理沉稳,我倒要说她浮躁!竟然只粗粗地查了几份店主地个人简历,就敢跑过去谈什么合作收购,谈什么雷霆手段。连最基本的消息。都没有打探清楚!”

  “说说吧,怎么了?”

  杨哥翻开文件,又次看了看,道:“最近大出风头的湘成电脑学校,知不知道?”

  “培训学校?很有来头?水木办的分校吗?”

  “好吧,看来你不知道”杨哥无奈地摇摇头,道:“反正这个学校,最近比较红,不。是特别红,特别受关注,甚至很得各种不同类型的欢心。而烧烤店地老板,就是那家学校的副校长!顶梁柱的主讲教师!星城教育局最近正打算出力捧红扶持的对象!”

  “那又怎么样?”老胡地声音小了些,但仍然不依不饶:“教育局捧他有个屁用,理理又不会联系他们去查烧烤店有没有学生逃学贪吃”

  “单单教育局当然不怎么样,可是,对待外人地时候,如果没什么利益冲突。天下官员几乎都是家人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就算和教育局放对。我们平辉也绝对不可能输场。可是,为了两个狗屁烧烤店面,有必要和官面上闹出不愉快吗?”

  “什么叫为了两个狗屁烧烤店面!那是为了我侄女!为了你女儿!”

  杨哥确实对女儿做到了言传身教,碰到胡搅蛮缠,有些头疼地时候,他也同样使劲地摁了摁太阳|岤,翻了翻文件,然后道:“好吧,教育局先不去谈他我记得理理最初联系的部门,好象主力是税务局,卫生局这些吧?”

  “当然啊,谁都知道这些部门比较对路子。”司机这么说着,又拍了拍方向盘,狐疑地说道:“莫非这两家局子也挺烧烤银河系?那个姓吴地老板,爸爸妈妈有这么多吗?”

  杨哥又次表现出言传身教的证据,碰到了荒谬夸张的推断后,他也连连摇头,道:“那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后台,有什么丰富地社会关系”

  司机的斗争经验,显然也相当丰富:“上贡很勤快?送钱送得多?”

  “是啊”杨哥感慨声,“送钱真送得多!主动纳税,全额纳税,送得多吧?税务局如果找这种店面的茬子,它还要不要脸?还想不想在别的店面里面开展什么纳税光荣,税务普及之类的狗屁教育活动?”

  司机对着后视镜翻了翻白眼:“开餐饮店主动纳税?全额?那老板疯了吗?他妈的是不是小时候被红领巾勒坏了脑袋?对了,有没有可能是使劲帮别人虚开发票弄出来的名堂?”

  “分都没有!”

  杨哥断然回答,脸上微微露出了苦笑:“这是税务局的原话,他们从好几个月前开始,就直对烧烤银河系保持相当的关注,随时准备翻出来炒炒,所以,像真实度这么重大地事情,他们不可能不仔细盘查。而且,小刘接了理理电话后,傍晚联系税务局的时候,那边帮烧烤银河系说的好话,简直就完全可以理解成撑腰翻脸。”

  “操!”司机骂了句,然后抬高声音,道:“那卫生局呢?卫生局又是怎么回事?莫非他妈的又是卫生标兵?”

  “你说对了”杨哥叹口气,“流的厨房卫生,流的店面卫生,流的食品卫生,流的安全检疫!整整四个月,都是流!另外,最头疼的是,卫生局也打算把烧烤银河系翻出来,甚至还有和其他几个部门联合起来炒炒地想法。”

  “疯了”司机喃喃念叨着。

  家教育局还好说,无亲无故,他们也不会为了个老师,和平辉集团撕破脸皮。可是,同时和三家部门单位放对,不但太过于高调嚣张,太过于不近人情,同时,性质也太过恶劣,完全超出了商业竞争的范畴。

  这么想着,他突然想起了件相当严重的事情:“可是理理已经联系了小刘,小刘也联系了那么多家部门单位,这怎么办?明天就要发动!别弄出什么乌龙才好”

  “老胡,你就放心开车吧!小刘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才联系到税务局,看到情形不对,他就赶紧停了下来,把这件事源源本本通知了我,不然”

  他翻翻眼睛,道:“不然,你以为我这么闲,还当真像你说的那样,会天到晚盯住两个女儿不放?”

  “哈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司机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失态有点尴尬,也平缓了略有些加速的心跳,他专心地操弄了几十秒方向盘,又道:“那烧烤银河系那边,到底怎么办?”

  “烧烤银河系那边烧烤银河系那边,其志不小啊”杨哥没有直接回答老伙计的问题,他也喃喃念叨几句,胡乱比喻修辞,道:

  “理理通胡说八道,胡作非为虽然相当差劲,但有点说得非常正确!那个吴老板,确实不是个简单人物,连我都觉得有些难以放手。”

  我最近是不是特别努力?

  所以,请“投月票”支持吧。

  我会更加努力。

  奖励我吧,谢谢大家。

  二 鸡犬升天中

  “难以放手?”

  司机立刻从杨哥的这句话中,听出了些别样的意味,他马上接口道:“杨哥,你的意思是,这事还不算完?”

  “完?”

  从后视镜中,司机看到,杨哥的双眼眯成了条缝隙,多年的经历让他知道,这是老搭档针对某件事情下定了决心的表现。

  果然,杨哥稍稍停顿,捏着文件轻轻地拍打掌心,道:“当然不算完,为什么要完?这种人放过了,不但太过可惜,而且太过麻烦。”

  “不放过才麻烦吧?”司机想了想刚刚听到的讯息,少有地发挥了谨慎:“为了个人,同时和三个部门不愉快,杨哥,这件事,你只怕只怕得好好地想仔细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司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虽然仍好好地扮演着劝告者的角色,可立场,却已经转变到了另外面。

  “谁说要同时和三个部门作对?理理吗?”提到这件事,杨哥的声音,便不由自主地抬高了些,也带着些不以为然:“理理那种乱来的方式,当然行不通。”

  “那叫乱来吗?”

  杨哥的话,明显不属于老胡喜欢的范畴,于是,他的声音里,也稍微有了些不高兴的成分:“平时你那样做就可以,她现在那样做就不行?不就是少查了点资料嘛还是说,你所谓的独立项目,当真不允许她动用你任何关系?”

  “绝对不是那么回事!”杨哥断然否认。

  现成地物质资源人际关系不去动用。那只是傻瓜故作清高地行为。

  再说了。自古以来。华夏虽然经历了种种社会形态。但人际关系。不管从商从政。从来就是非常重要地个环节。

  杨哥地脑袋并没有残疾。女儿以后必定接手自己地集团公司。那么。让她去锻炼。当然不可能只给笔钱。从头开始。甚至。让女儿独立操作项目地原意。其中最重要地。本来是锻炼她综合运用各种资源地实际能力。

  于是。杨哥道:“我只是觉得她动用地方式。太过差劲了些。”

  “你好意思和她比吗?”司机冷笑声。道:“想想你在她那个年纪地时候。都干了点什么蠢事吧。”

  “那那那个时候。还不是因为我读书少见识短。什么都不懂?”

  回想当年往事,杨哥的眉毛,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语气也平缓了许多:“也不能完全怪自己没读书吧理理读了这么多年书,今年才结束b从国外回来,结果也同样这么不长进”

  “不长进不长进。你直都这么讲那你说说看,她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又有什么高招?”

  “算不上什么高招,完全是思路问题。”杨哥重新摊开文件,道:“理理可能在国外呆太久了,对国内的情形不太熟悉。华夏境内,她所用的方法,根本就配不上她所说的雷霆手段这四个字。”

  “那么多个部门单位,还算不了什么吗?”

  “是啊,那么多个部门单位”

  杨哥摇头苦笑:“我很理解她地想法那么多个部门。那么多个单位,起出发,起上门,看起来声势多浩大,多吓人,多带劲啊!其实这种情景,我也非常喜欢!可是,如果对付般的小虾米,完全用不上这么大的场面。既白白浪费金钱,又白白亏欠人情;而如果对付烧烤银河系这种麻烦店,声势越大,也越容易把事情闹大升级,到时候,挺他的教育局税务局卫生局,还有其他现在不知道的乱七八糟局,就会骑虎难下,就会和我们死嗑。就算想放手。也拉不下面子。”

  “嗑就嗑,怕个卵”司机不小心拍到鸣笛按钮。b的喇叭中,立刻发出了几声悦耳的鸣叫。

  立刻,左侧山崖上,某道高速移动的黑影,瞬间停止了动作。

  “问题是没有必要!我们干嘛要那样死嗑?”

  杨哥的话中,终于透出了几分不屑地意味:“当然,刚才我自己说过,烧烤银河系的人际关系,确实很不错!但是,它本质上,就是家总值仅仅几十万的小屁店,只要避开那几个有毛病地部门单位,它跟我们玩,那还差得天远地远!何况,说句粗俗点的话,老子十几亿身家,分钟几十万上下,哪来的闲工夫和它打什么商战,搞什么竞争?”

  “这句话,我喜欢!”后视镜中,塞满了司机咧开的大嘴。

  “说白了!理理根本就没有去想想:平辉是什么实力?烧烤银河系又算什么垃圾?”她根本就不应该把两者扯在起,搞得好象真有什么正正经经斗场的必要。”

  话说到这儿,杨哥稍微顿了顿,调整下呼吸。这个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注意到,左侧山崖的树林中,似乎有道古怪的黑影闪而过。

  野猪吗?太胖了黑狼吗?太瘦了

  “那你的意思是不斗?”半天等不到杨哥地下文,司机忍不住道:“不斗又怎么搞得定它?难道那个姓吴的老板,今天死抱着自己的店子,明天还会自动地乖乖地过来给你做小弟?”

  “不是不斗”

  不知什么缘故,将视线由窗外转回来的杨哥,说话的声音稍稍降低了些。

  同时,他摸了摸胸口,镇静心神,压下刚才匆匆瞥间,瞬间产生的莫名心悸,道:“斗是要斗,但不应该像理理说的那样,那样摆明车马,大张旗鼓地去争斗。毕竟,大集团公司压迫小烧烤店。老板血泪控诉,家欲哭无泪这种明显不太正常的事情,越低调越好,知道的人越少越快,解决地速度越快越好。尤其是,对付这种不知好歹。但又偏偏有那么丁点能量的小屁虫,绝对不能拖,拖它就会没完没了,搞出各种各样的花样,惹出堆又堆的麻烦。”

  “这倒也是”杨哥说起这种情况,司机便也跟着想起了久别多时的江湖生涯,他连连点头,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其实办法早就有了,而且是遥遥说出来地”

  “不是吧!”司机讶然道:“直接去帮他装修装修?你不是说。时代变了,这种事情,现在已经不方便做。已经做得很少了吗?”

  “是很少了,但不是没有”

  聊了几句话后,杨哥心头刚才那股莫名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重新恢复了从容不迫的语气,道:“而且,我当然不会像遥遥说的那么直接这个倒是很容易,只要随便想想办法,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稍微迂回些,躲开各种麻烦地方式。实际上。手段还只是其次,最主要地是,实力差别太大,我们只要抓稳了快,准,狠这三个字,真正地雷霆万钧之下,管他烧烤银河系,还是烧烤太平洋。都包管制得他伏伏帖帖。”

  “你说是就是吧”心服口不服地司机又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宜早不宜晚,等下就商量商量吧,反正花不了几分钟时间。”

  这个时候,山顶枫城路的终点站,道五六米高的自动门,正在缓缓打开。

  b继续驶入,又行了半分钟后,终于在栋依山而建的别墅前刹车熄火,位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中年男子。赶紧走前几步拉开了车门。

  这位平辉集团的挂名经理。杨家山庄的中层主管看到,在胡哥出来之后。杨哥也跟着踏出了车厢,转头对他说道:“我们先进去了,你去跟小罗说声,叫他到二楼来,我们找他有点事。”

  “是,是,是”中年男子赶紧点头,转身跨步,小跑到同样已经刹车熄火的某辆别克旁边。

  中年男子是如此全副身心地投入到刚刚接受地神圣使命中,于是,他没有发觉当然,他也没有那个能耐就在他的身后,溜黑烟从山顶疾窜而下,在别墅的外墙上踏了两步,停留几秒之后,二楼地某个窗口,悄然打开,又悄然闭上。

  然后,窗口所隶属的房间之中,少了几分冷气,多了位

  早在刚刚寄生之时,1748便从寄生体的记忆区域中发觉,地球上总有那么几只土著猴子,自以为拥有了家市值仅仅十几亿的山寨小作坊,便已算得上是猴上之猴。

  它们的蠢想法,它们的蠢作为。或者说,任何只蠢猴子的所作所为,在与飞船计划没有产生联系的时候,17489看到了,也仅仅就是看到了。除去动物学家,谁也不会浪费力气去关注蚂蚁们的生活,更不会去研究它们深刻地内部矛盾。

  不过,偶尔也有些情况,并不属于可以无视的范畴。

  这种情况实在很是正常,17489从未奢望流落地球之后,还能天天顺心,事事遂意。

  这种情况也实在很好处理:旦发生了任何件与飞船计划相抵触的事,旦出现了任何只与最高目标相冲突的猴子,乐于助人的17489先生,便会立刻帮助只,或者许许多多只猴子们,作出人生最重大的决定。

  决定的结果,绝对会令任何只猴子喜极而涕。

  而且,直接定审,没有上诉。

  处理的方法只有三个关键字:快,准,狠。

  行动要快:当晚出发,赶在真正发生冲突之前行动,避免双方矛盾暴露于大众之前,便于隐藏自身。

  目标要准:不找两只无关紧要的小猴子,直接瞄准猴头高层。可以置身事外,洗脱嫌疑,二可以打击力量来源,引起财产继承风波,事业争夺战斗,转移烧烤店所吸引地注意力。

  方式要狠:击必中,再无麻烦。

  数十次模拟推演的结果证明,抓住了这三点,施以真正的雷霆万钧之后,管它什么平辉集团,还是平板棺材,都包管制得伏伏帖帖。

  同时,数十次模拟推演的结果也证明,寄生体虽然实在太过懒惰,直到现在才达到33级这么低劣的水平标准,但总算好歹勉强为这种比较直接高效的处置方式,作好了前提准备。

  那么,还考虑犹豫什么呢?

  尤其是,在对付这种不知好歹,但又偏偏在土著中有那么丁点能力的小屁虫时,本就决不能拖,拖它就没完没了,搞出各种各样的花样,惹出堆又堆的麻烦。

  最重要地是,33级地寄生体,秒种几十万能量上下,哪里有闲工夫和这种山寨小作坊打什么商战,搞什么竞争?

  17489这么想着,借助于3级寄生体的耳朵,隔着厚厚地木门,外面,两个脚步声,正前后,缓缓地接近门

  “格”。

  木门质量明显上乘,门锁转动的机械响动几乎微不可察。

  随后,第秒,两位大哥,立即察觉到房间里的异样。

  这与曾经经历了无数次的大风大浪毫无关系,实际上,哪怕是个高度近视眼,也不可能忽略掉直接站在木门前的瘦削身影,嚣张行经。

  不需要言语,不需要问答,两位大哥瞬间作出了最正确的反应。半夜三更,不请自来,而且出现在上好门锁的房间里面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圣诞老人。

  第二秒,杨哥踏出的左脚,立刻往后疾缩,身体后仰,右手伸入了怀中,胸腔鼓起吸气。

  而此刻站在他身侧,多年来也直站在他身侧的老搭档,则双眼圆瞪,身体紧绷,重心下移,左腿运力

  右拳已急速挥出,它的目的地,自然是距离不到半米的某个腹部。

  宝刀未老!

  虽然身体与精神,都正处于极度紧张亢奋的状态中,杨哥还是立刻暗暗赞叹。

  仅仅是瞄到个架势瞟到个动作,杨哥便即看出,老胡这么多年来,确实没有将以前的功夫落下,而且更是精进老辣了许多。

  小子,你惨了!要怪,就怪那个把你弄到这儿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