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坪跻欢ㄒ垂婢兀簿褪撬担欢ㄒ壬纤闹涟酥艿氖奔洹!?br />

  “好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吴小雨这么说道,他仍然没有问“为什么”,而他的声音。也没有任何波澜,用的是种“吃过了”“早上好”“去散步”之类的平淡语气。

  “呃”

  这种态度,使聂良心中的暖流更热了些,也使他稍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于是,顿了几秒之后,这位烧烤银河系的连锁店长,微微地张开了嘴巴,准备说点什么。可是又很快闭上,然后又悄悄地张开

  如此这般,反复了两三次后,聂良站起身来,重新接了杯水,喝了几口,才终于说道:“那个家伙管酒水的那个家伙好象有点问题”

  “恩?”

  “可是”聂良地声音中。罕见地多出了分不好意思的成分,“可是,这个问题,我迟了两周才知道”

  “恩?”

  “恩你个头啊!”

  聂良无可奈何,只得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好吧,我承认。我应该早点去做这件事情可是,最近两周,李辉店长同时找了六家店面,事情实在太多,实在有点忙不过来呀。”

  “我知道,你们辛苦了。”吴小雨终于诚恳地说了句话。

  “哎呀也不是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关系”

  聂良连连摆手,脸得意洋洋,心满意足地表示自己并不居功。然后,他继续说道:“反正,这么多家店面先后开张。大部分证件和手续。我们只能,也必须采用以前的老办法。也就是用红票子快速办下来的方式。可是,没想到雨花区那家。居然不巧碰上了位刚刚升任的张股长,最不巧的是,这位张股长,好象目前不是要钱,而是想要烧几把火,树立点威信,顺便和大家认识认识,提醒大家得帮新股长做做生日,摆摆酒席。”

  “好象还不是要钱?”既然聂良自己都已经说出了口,吴小雨也不介意顺便收集下讯息。

  “起码不要千块。”

  “那两”吴小雨张着嘴巴,正要继续说话,可是,忽然之间,这位烧烤店的大老板,轻轻地偏了偏脑袋,然后似乎有人突然在他耳朵旁边说话般,重新抿起了嘴唇,微微地露出了丝认真甚至还有些紧张地倾听神色。

  “那两那就没办法了,我还是明天吧。”

  吴小雨的倾听神态,几乎不到半秒的时间,随后,在聂良还在怀疑自己是否看错的时候,吴小雨已经平静地说完了后面的内容。

  “哎那就只能麻烦你自己辛苦了”

  聂良这么说道,然后,他又次接了点水,道:“实在没办法,这次太不凑巧了。”

  “是啊,太不凑巧了。”吴小雨说道,他的声音中,罕见地包含着些感慨的成分。

  是啊,太不凑巧了。

  仅仅在十几分钟前,1748才确定了寄生体地,已经能够完全免疫所有低于33级烈度的攻击。

  于是,在运算推演新发事件的时候,在挑选决定手段方式的时候,17489对最终结果设定的限制条件中,关于安全潜伏的参数,悄然降低;关于效率节能地要求,迅速攀升。

  此外,这种变化造成的影响,天比天迅速,天比天明显。

  也天比天严重。

  张股长升任的时机,尤其是烧几把火的时机,真是太不凑巧了。

  谢谢大家。

  非常诚恳地谢谢大家。

  四零 风起时分三

  次日,清晨07:55。

  转过街角,张股长的第个动作,便是转头望向了单位两旁水泥门柱上,挂着的那串长短不,宽窄不同,颜色多种,材质各异的招牌。

  随后,从远远的拐角处,走往单位正门口的过程中,张股长的视线,直停留在挂于右边门柱,顺数第二个位置的招牌“星城雨花区酒水管理处”上。

  很显然,从张股长那双眼睛射出的目光中不难发现,这块招牌,绝对是众多的招牌中,式样颜色最好,宽窄长短最佳的块。

  此外,如果说张股长微微皱起的眉头,定得表示什么不愉快的话,那绝对是因为“星城雨花区酒水管理处”中,“雨花区”这三个字,无论是作工,材质,颜色,字体还是其他等等等等,都实在太过差劲,和其他的文字配合起来,实在太不协调虽然在其他人看来,它们完全样;

  同时,这块招牌,并没有得到与它重要性相匹配的位置,也是个相当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说,那个右边门柱顺数第的位置。就和聚会聚餐时的座位布置样。

  这两个问题,定要尽快解决。

  跨过正门口,张股长这样想着。同时,似乎是为了给这句话,或者是给自己增加说服力,张股长的脑子里,还刻意模拟出种将来自己在大会议室中,坐在主席台上的那种斩钉截铁的语气。

  走进大楼,虽然张股长那颗使用年限还不到三十年,就由于过度用脑,而微微有些谢顶的脑袋中,正转动着如此野心勃勃的念头,不过,在早已经赶到了工作岗位上的门卫保安,以及其他刚刚赶来的工作人员眼中。张干事不,张股长虽然还处于刚刚进步的时期,但看起来似乎仍然和以前模样。

  除了似乎真的不习惯,又似乎是刻意不习惯般,老是将那个和股长职位同时颁发的公文包。在两臂地肋下换来换去之外,张股长仍然是那么的稳重,那么的谦和。

  刚刚将昨天放进公文包中的文件原样取出,张股长就听见了木门被敲响的声音。

  “请进。”

  “请进”这两个字。是张股长放好了公文包;整理了桌子上地文件铭牌笔筒显示屏幕;将自己地屁股放进了软椅;并同时摆出了最合适地表情姿态之后。才说出来地。

  “张股长。您好。”

  立刻。吴小雨轻轻地推开了房门。然后。在张股长地点头示意下。坐到了办公桌对面地软椅上。

  在这个过程中。吴小雨地脸上。直挂着几乎会令任何人心怀好感地微笑。而这种状态。是他前段时间大量研究心理学书籍。并每天花费了好几分钟锻炼而成地结果。

  “张股长”坐定之后。吴小雨自然不会浪费时间。他从怀里取出聂良昨日交予地申请文件。道:“我是烧烤银河系地店主。今天过来。是想麻烦您帮忙办理下酒牌。”

  “烧烤银河系?”张股长取过申请书。仅仅扫了眼,立刻就认出了这份昨天已经看过次的文件,“哎呀,吴老板昨天那位高个子地店长没有和你说么?申办酒牌并没有问题啊只要符合标准,那么等待几周,过完程序就可以了。”

  “标准是定符合的。不过,可以稍微快点么?”吴小雨以种比较特殊的语调说出“稍微”二字。

  “稍微快点?”

  张股长听出了语调中包含的特殊意味。立刻,他的脸上,浮现出种带点无奈的表情,随后。他将背脊靠上软椅。道:“这个事,昨天我也和那位高个子的店长说过了呀。稍微快点。那恐怕不大可能。毕竟,现在切都得按照规矩办事。”

  “规矩?我知道。我知道”吴小雨点点头,相当尊敬地说道:“规矩是定得遵守的,不过规矩里面,有没有比较特殊地条例呢?”

  “特殊的条例嘛”张股长稍稍停顿,并仰头想了想,道:“没有。”

  “没有”吴小雨的声音中,立刻透露出种似乎想要尽力遮掩,但还是不由自主多出来的焦急成分:“张股长,真的没有吗?麻烦您再想想好吗?”

  他很着急?

  张股长的心中,立刻微微动;但他的脸上,却立刻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哎呀,吴先生”仿佛感觉相当抱歉般,张股长慢慢地,心平气和地说道:“这种事情,着急是没有用的。切都得按照程序办事,毕竟,我们必须对广大的消费者,还有您店面附近地街坊邻居负责。”

  “张股长,您说地这些,我当然知道”吴小雨微微皱眉他皱眉的幅度相当轻微,但又恰好能让细心观察地张股长发觉“不过,这个酒牌的方面,您能不能帮忙提点建议呢?”

  是地,他确实比较着急!

  张股长确定了这个判断。

  于是,张股长双手摊开,以种诚恳的,但又爱莫能助的语气说道:“这个酒牌嘛我没法给您什么建议,是定要按规矩办事的”

  “不过您的烧烤店,也并不定最开始就要卖酒水吧?您的店面附近”张股长翻了翻申请文件,又翻了翻附近的酒水经营分布图,道:“有很多商铺,那些地方都是可以直接买到的啊。比如说这个小王天天便民超市,我看就比较近嘛”

  小王天天便民超市?

  瞬间,从张股长嘴巴里吐出来的这四个字,以及张股长说出这四个字时,看似漫不经心,但却直紧盯着自己的目光,吴小雨那颗33级的脑袋。立刻就将所有的事情,分析得清清楚楚。

  这并不难以理解,还早在两三个月之前,17489,就特意命令吴小雨捧着书本。花费了整整半个月的空闲时间,逛遍了星城所有的大街小巷,于是,吴小雨那颗33级的脑袋中,早就记住了星城绝大多数地区地地形。

  “小王天天便民超市”,自然也在其中。

  它是家很普通的超市,也确实离吴小雨在雨花区的“烧烤银河系”分店比较近。仅仅只有十七公里的距离。

  是的,十七公里!

  相当方便!

  或许是受到17489小心验算地影响,吴小雨虽然几乎已能够百分之百地确定其中的关窍,但他还是微微皱眉,略有些迟疑地问道:“小王天天便民超市?”

  “是啊。小王天天便民超市?怎么了?”仿佛很有些奇怪般,张股长又低头看了看地图,道:“那个超市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问题没问题。”

  既然张股长的眼睛,连续两次看错地图上的位置都没有问题,吴小雨还能有什么问题?

  于是,吴小雨站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就也只能这么办啦。谢谢您。张股长。”

  “哪里哪里,我可没帮上什么忙,您太客气了。”

  张股长热情地抓住了吴小雨的右手,使劲地晃了晃,以关怀备至的语气说道:“至于酒牌的事情,您也尽管放心只要您地店面符合标准,那我们绝对会按照最快的程序,尽快给您颁发公示酒牌。”

  “不过”

  张股长以种特殊的姿态,轻轻地咳嗽了声并注意到吴小雨察觉了这份特殊,才道:“在这段时间内。您还是得守好规矩。不能私自卖酒,只可以让顾客们直接在附近的商铺。比如说这家小王天天便民超市中自主购买然后,等过上段合适的时间。您自己地酒牌办好了,那就再没有问题了。”

  “好的,谢谢您的关

  吴小雨真诚地说道,随后,他转过身,走出了房门。

  是的,太谢谢您的多次提醒了。

  小毛,你这个傻瓜。吴小雨这么想道,这个张股长,他哪里是不想要钱?他只是不想直接要钱罢了!

  “小王天天便民超市”,显然是张股长的亲戚朋友,为了避免重名,特意取出来的拗口名字;而提醒自己“守好规矩,让顾客们在小王天天便民超市中自主购买”,也显然是提醒自己,定得守好规矩,自己乖乖地,老老实实,在小王天天超市中买好酒水,然后再卖给顾客;此外,如果自己不守“规矩”,那么这个“符合标准”这个“办理酒牌的合适时间”,恐怕得等到猴年马月。

  同时,看着吴小雨走出房门,张股长立刻摸出了电话,并从裤兜翻出个小盒子,取出了张小小地芯片,装入了电话之中。

  随后,他编辑了条讯息:

  小王,赶紧起来开店门!等下可能又有人来你那里买酒水,这次,是位大热天穿着外套的年轻人,他姓吴。另:这次的酒水价格,可以提高50。

  编辑结束后,张股长无比熟悉地输入了电话号码,随即摁下了发送按钮。

  吴老板,太着急,可是难免会吃点亏的呀

  张股长这么想着,另外,他的脸上,还带着种很自在的微笑。“酒水管理处”该单位名称系艺术处理,小说家言,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较真。

  四 本万利

  吴老板很着急,所以他吃亏的速度很快。

  刚刚从张股长的办公室离开十几分钟,吴小雨就走进了小王天天便民超市的店门,而这个时候,店长先生,才刚刚完成刷牙洗脸这两项重要工作。

  购买酒水的过程相当顺利,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只不过,将选定的酒水箱子搬上雇来的面包车时,吴小雨顺便计算了下这些酒水的价格水平。

  比起其他地方购买的价格,它们高出了60。

  有点贵。

  哪怕是可以因此换到块酒牌,也有点贵。

  箱贵20,天十箱贵200,十天百箱贵2000。此外,按照张股长当时的表情和口气,似乎得在“小王天天便民超市”中,买上七八个礼拜的酒水,才会符合“标准”,才能按“规矩”,“正常”地获得块酒牌。

  这种额外的花费,以及这种拖沓的效率,可并不怎么符合17489先生的心意。

  何况,根据17489先生,花费了足足01的精力,对“人性”的“深入”研究,这位可敬的张股长,还极有可能会在将来的日子里,搞出种种敛财的花样。

  也就是说,种种麻烦。

  种种既会额外消耗时间。又会额外浪费资金地麻烦。

  17489先生。向讨厌麻烦。

  尤其是。当他足足安分守纪了四个多月地时间。终于使寄生体完全免疫了33级烈度地攻击。终于达到了初级安全水准地时候。更是如此。

  茫茫星海中地舰队指挥官说错了句话虽然他基本上没说对什么话17489先生。安分守纪地目地。并不是为了不再安分守纪。

  事实上。17489先生。安分守纪地目地。是为了让别人安分守纪。这个纪律。向由17489自行制订。同时。还往往会根据实际需要。随时进行调整。

  “好都弄好了。谢谢司机大哥。”

  在吴小雨亲切的笑容,温和的语气下,司机先生大力帮助,很快就将最后箱酒水码上了面包车。随后,吴小雨掏出票子,转身说道:“那么,王老板,请算下帐目吧”

  仔细数了数后。小王笑容满面地甩着钞票,连连点头,道“对,对,点没错。哎呀吴先生,您自己做老板的,怎么也这么早就出门?太辛苦了吧?”

  “不早啦,为了赚点钱。没办法呀”

  吴小雨客气两句,正要继续往下说,忽然之间,他侧了侧头,然后在段极短暂的停顿之后,便以种相当认同,同时又微微有些无奈地语气接着说道:“不过,也确实很辛苦啊。”

  确实很辛苦!拜你们所赐,老子今天晚上又得加班!晚上3点加班!

  “都样都样那再见吧。吴老板。祝您本万利,生意兴隆呀。”

  “谢谢,承您吉言。”

  说完这句话后,吴小雨以种稍稍怜悯的姿态,很快和小王道别,转身走上了面包车。

  是的,本万利。748先生的生意,向来本万利。

  晚上3点的生意,也同样如此。

  枫城路末。杨家山庄。

  山庄中。某个上百平米的房间内,再也找不到了往日作为健身房时的那种干净整齐。

  此时。窗外已经很明亮了,房间里却还没有关灯。也没有拉开窗帘。灯光照射下,房间里乱七八糟地摆着的十余张办公桌,上面乱七八糟地摆着许多台计算机显示屏幕。

  烟雾氤氲的房间里,键盘的敲击声,阵连着阵,中间还夹杂着许多吵吵嚷嚷地声音。这些声音有男有女,有青涩有成熟,有自言自语有相互交谈,它们唯的共同点,就是不用怎么费力,就可以从中听出或多或少的焦躁之情。

  阵阵喧哗声中,吴遥低着脑袋,手撑住额头,手压住正在专心致志阅读的文件,份他早已经看过了十几次的文件。

  “吴哥吴哥吴哥”

  是唐益的声音。

  不知是隔着临时竖起来的木板与玻璃,还是由于房间里明显的焦躁气氛,这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时,仿佛也沾上了许多急切地味道。

  “好了,好了,马上!马上!”

  吴遥这么叫道。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抬起头,而是先花了半分钟的时间,继续看完了手头的文件,并继续和往常样,没有任何收获之后,他才无奈地放下,使劲地摁了摁太阳|岤,转过了头。

  仅仅秒种,吴遥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相当头疼的表情。这种表情,自然不是针对玻璃窗子外面连连挥手的唐益,而是献给站在他身旁的另外两人。

  操

  吴遥小声地叫骂,用力地呼气,接着,他换指为锤,重重地在脑门上敲了两下,然后才站起身,仔细地盯着地面,小心翼翼绕过乱七八糟的电线与插板。同时,除了要留意脚底之外,吴遥还得从仅仅十几厘米间隙的椅子和桌子间,仅仅几厘米间隙地后背与肩膀间,挤出条窄窄的路径,慢慢地挪到薄薄的木门面前。

  反手关上木门,隔绝了部分的噪音,吴遥感觉脑子里,下子清晰了许多,随后,他先对着唐益点点头。再对着唐益身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