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菜鸟新嫩也已经知道

  这意味着,绝对有大案要案重案发生。

  而且,是极大的,接近于9年2月,03年5月,甚至是超过了这两者的重大案件。

  于是,这也就同样意味着使人震惊的案情,使人凝重的重重办案阻力,使人紧张的各种办案风险,以及,使人兴奋莫名的事后嘉奖晋升。

  或许是受心情影响的缘故,大部分警员感觉没过多久,还在继续议论纷纷,乱思乱想的时候,五辆警车,已接近了此行的目的地星城市政府大楼。

  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警员们就更加肯定了心头的猜测,因为,在他们这五辆警车驶入的时候,政府大楼的院内,早已经密密麻麻地停着三四十辆警车,而刚刚经过的大门口,刚才检查车辆的,竟不再是门卫,而是好几位身着迷彩服饰,满脸肃穆庄严的军人。

  “刘局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

  刚刚踏出警车,吴遥甚至来不及和赶过来指挥的副局长握握手,就已经在周围其他刚刚下车的警员们注视下,问出了所有人最为关心的问题。

  “路上说,路上说。”

  仿佛刻也不能耽误般,刘副局长对着十几位新到的警员们挥挥手,就急急地朝着政府办公大楼走去。

  “刘局,快说说吧,我们路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路上看到了好多的同志,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什么大案子?”

  “失窃案。”步踏上好几级台阶,刘副局长这么说道。

  “失窃案!”

  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中,吴遥的声音特别响亮,同时,这个声音,还极容易让人联想,这位同志,似乎更愿意听见“连环杀人”或者是“抢劫银行”的消息。

  反正,吴遥忍不住偷偷问道:“就算是市政府被盗,有必要弄出这么大的场面吗?”

  “既然你已经在路上看到了许多同志,那你就应该知道失窃的,不仅仅是市政府”刘副局长同样压低声音回答:“目前同时报失窃的单位,有星城市委,市政府,纪委,检察院,法院,组织部,人事部,统战部,另外”

  说到这儿,刘副局长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涩的神情,此外,他的声音,还在原来就已经非常轻微的基础上,又压低了好几个分贝:“另外,还有我们公安局。”

  四三 本万利三

  “公安局!什么!”

  这刻,吴遥的声音,为“泰山崩于前”诠释了全新的定义。他的高声,简直就有如滚滚惊雷,又有如晴天霹雳,使得众多不明所以,只顾沉默着埋头赶路的警员们,纷纷抬起头来,侧目注视;也使得刘副局长的牙齿,发出了狠狠摩擦的声音。

  瞬间,吴遥猛然醒悟,他赶紧重新压低分贝,却怎么样也掩不住心中极度荒谬的感觉。于是,他的声音中,就弥漫着股品评天方夜潭的味道:“公安局也会被盗?我们碰到了什么?超人?蝙蝠侠?还是孙悟空?”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刘副局长似乎想要苦笑下,但却更像是勉强牵扯了下脸皮:“还有,我来这里已经个多钟头了,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么多家单位被盗,到底是丢了什么要紧的东西?”

  您老人家自称赶到这里已经有个多钟头!竟然还不知道失窃案,到底是丢了什么东西?

  “这”

  这刻,吴遥算是深刻理解了“哑口无言”这个成语的意境。

  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却连公安局的副局长,都暂时不能直接接触到案情?这到底是被偷走了国家机密?银行金库?还是干脆直接绑走了几位政府官员?

  幸好,虽然处于极大地震惊之中。但吴遥终归还是记得自己的身份,记得自己在警局中的职务。于是,他花费了极大的努力,才终于压下了这种极不严肃的问题。

  过了半晌,沉默着又爬上了十几级台阶,吴遥才又将头偏到刘副局长耳边,轻声问道:“局长呢?局长是怎么说的?”

  刘副局长边走。边双手摊:“局长?局长什么都没说不。实际上。局长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在个半小时以前。据说在刚刚发现案情地时候。他就到楼上去了。现在还在开会。”

  “现在还在开会?这不可能吧?”吴遥瞬间发现了其中地问题。由于和刘副局长贯私交良好地关系。吴遥也不多兜圈子。直接以相当怀疑地口吻问道。“既然直都在开会。那么。是谁给几乎整个警察系统。直接发布了命令?”

  “当然是局长。呃不”刘副局长顿了顿。摇摇头。然后。在吴遥还来不及再次询问地时候。他便又接着说道:“是局长市长书记。他们会议中途抽出了五分钟地时间。先后发布地命令”

  “然后呢?”吴遥凑到他地耳朵旁边说道:“你不可能没有问问吧?”

  “问?我当然想问。可是”

  虽然耳朵就在刘副局长地嘴巴旁边。但吴遥却感觉他地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可是。等我听完命令。准备问地时候。局长已经再次关机。重新开会了”

  “然后就直开到现在?”

  “是的。市委常委们,针对这起案件的会议。直开到了现在。”

  “个半小时的会议?”吴遥双眉紧皱,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步伐,被身后几位来不及让开的警员撞到之后,他才又继续往前行走,边用不敢相信的语气喃喃道:“个半小时的会议个半小时的会议”

  个半小时的会议,对常委们来说,当然并不算长。可是,刚刚发现案情的个半小时,平常最为宝贵地时间,此时竟然用于傻瓜般地跑来跑去,等待着市委们的会议结果

  吴遥觉得,要么,就是自己还在做梦;要么,就是自己碰到了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案件。

  否则,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市政府大楼,六楼会议室中,正被刘副局长和吴遥挂念地李局长,他地嘴巴里,也正这么喃喃说道。

  短短的个半小时以来,这已经是第无数次了,每次将手中地几页文件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翻看遍,他就会以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如此喃喃自语番。

  和外面刘副局长和吴遥所想象地不同,此时的会议室中,完全没有丁点往日紧急召开会议时,那种热火朝天地场面。

  这并不能说明,在座的十位官员,十位代表着人民,从方方面面掌控着星城市的官员们有多悠闲,有多轻松。实际上,他们的心情,比以往任何次会议,甚至是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焦急无数倍。

  可是,就和李大局长样,心脏剧烈跳动,心情万分焦急的十位官员们,要么将双臂贴在环形的会议桌上,要么将背脊无力地靠在身后的软椅上,要么将肘部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他们就这么坐着,个个双眼通红,目光涣散,眉头深锁,嘴唇紧闭,个动作也没有,句话也不说,就这么任由无比宝贵的时间,在无声的沉默中,静静地,却又飞快地流逝。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李大局长苦笑了下。他知道,在会议室的外面,在这栋大楼外面,他的下属们,以及他们的下属们,肯定正非常好奇,肯定正乱七八糟地谈论着这样那样的猜测。

  不过,他们绝对什么都猜不出来,怎么都谈不出结果。

  因为,这正是在座十位官员的目的;因为,从开始,他们就会猜到错误的方向上去。

  猜到“失窃案”这个错误的方向上去。

  失窃案。失窃案,失窃个鬼!失窃个屁!

  李大局长心中痛骂,同时,他脸上地苦涩,又多添了几分。

  如果当真是失窃案,那该有多好啊

  李局长这么想着,虽然市委市政府纪委检察院法院组织部人事部统战部公安局等等这么多家要害部门在同天。甚至很有可能是同时间遭遇了入室盗窃,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听闻,而且,他这个公安局长,也肯定被遭遇极其猛烈的抨击,极其严厉的批评处分。

  但是,这种大麻烦,这种可以立刻预料到的严重后果,也远远好于现在这种根本就没有入室盗窃

  不。有入室,但无盗窃的情形。

  是的,有入室,但无盗窃。

  在座的官员们,自然不至于刻意说谎,起码,表面上不会。

  至少,事实上,确实存在入室地情况。只不过,被入室的地方。不但没有少什么东西,反而多了点其他的东西。

  个半小时以前,或者说。今天早晨八点整。当李局长掏出钥匙,刚刚打开自己办公室房门的时候。这位侦察员出身的局长,仅仅第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绝对遭遇了不速之客。

  这并不难以发觉。靠在窗边,平常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黑色办公桌上,当时正方方正正地摆着十几页纸张。

  也就是此时,正待在李局长手中的,十几页薄薄的纸张。

  不,十几页沉甸甸地纸张。

  纸张本身并不希奇,既不是古董文物,也不是名家名作。它们点都不贵重,是那种大街上的任何家文具店都有销售,只要嘴皮子没有被胶水沾在起,就可以随便杀杀价,随便用十几块钱买到四百张的4纸张。

  纸张上的文字也并不希奇,既不是狂草,也不是隶书。它们非常容易辨认,是电脑屏幕上最常出现的,印刷品上也应用最广泛的宋体汉字。

  汉字本身也并不希奇,既不生僻,也不复杂。它们用得是最正规的语法,最大路的白话,每个字都属常用,每个句子都相当流畅。

  但是,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太清晰,太明白,太大路,太流畅,它们的分量,也就太沉重了几分。

  因为,这是份清晰明白大路流畅的检举信。份只要那位不速之客愿意,随时都可以翻印出百份千份万份地检举信。

  份正正规规的检举信,份非比寻常的检举信,份关系到会议室中每位官员政治生命地检举信。

  虽然在和谐社会中,用“正规”来形容检举信,是件很可笑,也很可悲地事情。

  不过,在纸张格式行文等等框架上,这份检举信,确实和其他的,李局长,以及在座各位官员们每天都会看上十几封地检举信,几乎模样,别无二致。

  是的,模样。

  模样地按顺序列出了被检举者地姓名检举事件事件时间事件知情者等等等等具体讯息。

  而不同的是,非比寻常地是,这份检举信上的姓名,也未免太多了些。

  二百五十三个姓名,二百五十三位公务员的名字。

  不用数,哪怕闭着眼睛,李大局长,也可以瞬间想起这个数字,瞬间想出其中四五十个名字所对应的面孔。

  经过会议刚刚开始时,十位高官的连番确认,这些名字,都是星城市中,较为基层的公务人员,他们的职务身份以及社会影响都普遍不高。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官员们就可以因此松口气。

  因为,在座的十位官员,虽然并不全都是专业的反腐人士。可是,能在这个时候,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官员,哪位不是心怀山川之险,腹有城府之深的人物?

  从检举信上列出的检举事件事件时间事件知情者等等等等信息中,这十双老辣的眼睛,早就从中看出:

  这些详细到甚至就连几分几秒几块几毛都列出来了的检举内容;

  这些具体到甚至就连门牌号码,坐立位置都写下来了的事件经过;

  这种言之凿凿,详细无比的检举,怎么可能是空|岤来风?怎么可能是凭空捏造?

  就算此时还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取证,但仅仅就从检举信中透露出来的,这些惊人详细的信息中,十位早已修炼成精的官员们,就几乎全部都可以肯定,这些检举内容,不调查则已,旦调查,绝对是件件的铁案如山。

  这绝不是凭空臆断。

  此时,坐于靠近窗户的位置,面前的小烟灰缸中,早已经满满当当地插满了烟头,面前的环形会议桌上,早已经密密麻麻地洒满了烟灰,但仍然支连着支,不停熄烟,又不停吸烟的检察长,他额头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汗珠,他那只似乎极力想要稳稳地握住纸张,但却止不住颤抖哆嗦的左手,以及这位作为检察长的专业人士身上,这种再也不顾及喜怒不行于色的表现,就已经为这切的推导,这切的判断,提供了最有力的说明。

  是的,他的手中,也有份检举信。

  在座的每位官员手中,都有份检举信。

  这并不是复印分发,而是他们在个半小时以前,或者说,今天早晨八点钟左右,在各自刚刚推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第眼就发现的好东西。

  李局长可以肯定,虽然每位官员,此时都正如他样,正在仔细地,来回地翻看着手中的文件,但每位官员,也肯定和他样,此时都恨不得将手中的文件,直接撕成粉末,塞进肚子里,让它们永远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外,他还可以肯定,如果检举信上,仅仅是两三个人的姓名,那么,面对如此详细确凿的检举内容,在座的各位同僚们,绝对会先暂时顺遂那个该死的不速之客的心意,第时间行动,针对检举内容展开调查。接着,再调集最大的力量,把这个胆大包天,半夜连闯了这么多家政府部门的杂碎找出来,撕成粉末。

  可是,现在没有人存着这个心思,或者说,没有人敢存着这个心思。

  检举信上,有二百五十三个姓名。

  二百五十三个,这个数字,仅仅是想想,就足以使任何个脑子还没被门板夹扁的官员不寒而栗。

  二百五十三件与公务员相关的案子,虽然有大有小,有严重有琐碎,但如果同时爆发,那别说在座的仅仅是市委,就算是更高层的领导,那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也就是说,如果真正按照检举信上的内容,展开针对如此多的公务人员,哪怕是低层公务员调查取证,那么,爆发出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后,在座的十位官员中,哪怕还能够剩下位,还能够剩下位幸免于难,还能够继续保留官身,能够贬到大山中,到哪个鸟不拉屎的旮旯堆里继续做个村长,那都是上天赐予的仁慈,无可想象的奇迹。

  幸好,这种比空调冷风要凉快万倍的事情,并没有直接发生。

  幸好,这个该死的的小偷,并没有把他们逼到那种绝境。

  幸好,这个该碎尸万段的杂碎,并没有把他们逼到不得不行动的田地。

  幸好,这个不速之客,在检举信中,明显为他们留出了线生机。花费了足足01的精力,对“人性”进行了相当“深入”的研究,在座的各位公仆们,才能够继续烦恼,而不是直接绝望。

  四四 本万利四

  “嗡嗡嗡铃铃铃”

  随身电话刚刚开始微微颤动,会议室中,立刻变得极其安静,所有的官员们,立刻停止了切动作,他们的眼睛,也瞬间齐射向了靠近左侧墙壁的某个座位。

  于是,当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时,这些灼灼的目光,也在极其短暂的顺,就纷纷带上了期盼和担忧,盯住了飞快摸起电话的那只手臂。

  怎么样?十双焦急的目光,十张紧张的面孔,明显地表露出同样的心意。

  “不怎么样很不好意思,各位”

  书记脸上的皮肤微微动了动,从这个动作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位掌握着星城很大部分权利的领导者,此时,似乎就连苦笑的力气都没剩下。接着,他动动拇指,将声音关闭,又将电话放回原来的位置,轻声说道:“现在是九点五十分是掌上明珠家具城接待会,立刻就要开始的提醒闹钟”

  呼

  会议室中,立刻响起了大片呼气的声音。这些呼气的声音中,包含的情绪相当复杂,其中所占比例较重的,是放心,以及失望。

  上级,或者说,上级的上级,此时只怕也正在头疼,或者,也正在等待更上级的指示吧?

  李局长自然也在大声呼气的行列,只不过,他呼气的原因。更多地是种无奈。

  察觉这么多家要害部门被同时“入侵”某位常委地原话所有官员们的第反应。便是立刻汇报上级,等待指示。

  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地。

  这种自承无能地行为相当无奈。但是。能够同时将这么多份检举信。无声无息地放进这么多家要害部门地首脑办公室。这种惊人骇闻地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了在座地任何位官员。或者是星城地任何家派系地能力范围。

  会议刚刚开始时。不到五分钟地时间。常委们。就以前所未有地高效。飞快地统了看法:星城中。出现了家力量极其庞大地组织。它地目地不明。成员不定。所属不知。目前能够确定地。就是它绝对拥有大量地政府公务人员作为成员。绝对不是当地政府能够独立对付。

  上级飞快传来地第次指示非常明确:稳定局势。作好准备。

  于是。星城地整个警察系统。立刻被紧急动员起来。这些警察们收到地第命令。并不是勘察现场捉拿飞贼。而是先暂时将要害部门团团“保卫”。以“稳定局势”;仔仔细细地贴身“保护”好里面地每位公务人员。以“作好准备”。

  这个命令。是书记。市长。李局长亲自开口示下。

  只不过,李局长的内心深处,对这种做法却并不怎么认同。

  因为,大清早刚刚打开房门地时候,李局长在自己办公桌上,看到了多出份文件的那瞬间,他那份老侦察员多年地直觉,就立刻告诉了自己,这并不是内部人员偷放,而是名技艺相当高超的闯入者所为。

  而摸到了检举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