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没有电话,还是远远地飘下山脚,缓缓地荡到了片寂静的木屋旁边。

  午夜时分,睡眠正酣的时候,忽然之间,耳边响起了三道间或鬼哭狼嚎,间或奄奄息,间或婉转悠扬的凄厉叫唤这样的情形,别说从来没有见识过恐怖电影,也没有听说过特技效果,甚至就连电视机都不定亲眼见过的海洛农夫,就算是专职抓鬼驱邪的道士法师,只怕也会立刻悚然惊醒,急急滚落床底,浑身哆嗦不停。

  于是,聆听着三道凄厉绝伦,哪怕就是脑子里面灌满了水的白痴,也能听出喊叫者正处于必死无疑的境地,或者干脆刚刚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叫唤,谁都可以想像,当日夜晚,清晨矿业稀稀落落的处处木屋里面,茫然失措,全不知情的众多新老员工,究竟是副如何彷徨,如何恐惧,又是如何盼望着太阳早点升起来的景象。

  此外,这起悲惨事故的影响极其深远,并不止于当日夜晚。

  很简单地说,自此之后,任何位新到清晨矿业的游人或是员工,若是想要打探清晨矿业的种种事物,很快就会遇见非常热情的前辈,极其真诚,也极其详尽地解释种种外人不怎么清楚的物品,国人不怎么熟悉的守则。

  可是,若是这些不怎么识趣的家伙,不小心提到,甚至手指抽筋,不小心指到了十几公里之外,高山顶端某片明显没有经过多少开发的位置,本来滔滔不绝,言辞恳切的热情解说者,立刻就会闭口不言,脸色乌黑。

  每每这种时候,已经享受到清晨矿业的幸福生活,觉得自己还想多活几年的年轻人,马上就会迅速走开,头也不回,仿佛多朝提问的对象,或是多朝某个位置看上眼都会导致不幸的事故马上发生;

  只有最为善良,也最为多嘴的老不死,才会对这些冒冒失失,不知轻重的外来人口,郑重严肃地提出禁言警告,只有最为顽固,也最为可恶的家伙,才能死缠滥打,再三追问,使用种种卑劣的手段,才能从这些老不死的嘴巴里面撬出只言片语。

  此外,这些前提条件全部极为苛刻的稀有情况发生之后,对着终于了解真相,满头大汗,脸色煞白,头如点蒜的外来者,既满足了显摆,又同样胆战心惊的老家伙,往往还会指着清晨矿业最为显眼的办公行政场所,极为虔诚,也极为感激地双手合十,遥遥弯腰:

  “幸好,佛祖慈悲,派来这些罗汉转生的将军们住进万鬼山,激斗三天三夜,最后祭出佛祖赐下的法宝,才终于用冲天的佛气,压下了三只最凶邪的妖魔鬼怪,保住了方圆几千里的太平日子吴,这是很难得的机缘,我看,你也拜拜吧。”

  “南无阿弥陀佛!”

  努力构思,认真写作。

  坚持未必胜利,辛勤期盼回报。

  如果条件允许,还请订阅支持。

  非常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二二三 地底

  逆之罪,十恶不赦,罪株九族。

  无分中外,几千年前或是几百年前,甚至现在的某些国家,这颗小小的行星,直或早或晚,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隐晦地执行着这种古老的惩罚方式。

  对这种既野蛮又落后既原始又无道的做法,来自高级文明的17489先生,如既往地嗤之以鼻:

  甚至只需要参考这颗土著行星的短暂碳基历史,任何只最愚蠢的白痴猴子也会明白,胡乱株灭谋逆者上自高祖下至玄孙总共九代直系亲属的毛糙方法,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彻底扑灭后患,震慑潜藏敌人的高度战略目的。

  丁点都无法达到。

  如此轻蔑的态度,17489先生,自然拥有更为高级,也更有效率的先进方式。

  纵观碳基历史无数的暴君独裁者们,如果哪位坟头着火,能够有幸倾听17489先生跨越数百个世纪的高论,绝对会马上纵身扑上,双手环抱,放声高呼“理解万岁”,或是立刻倒屐相迎,深情款款,大声宣布“知我者,先生也”。

  做完这些门面功夫,暴君独裁者们下步的行动也绝对同样高度统:立刻紧闭宫门,调来所有的智将勇将番茄酱,派出所有的士兵卫兵豆沙冰,念念不忘,依依不舍地含泪下令:“赶紧给老子宰了这个该死的混蛋”。

  没办法,限于土著行星极其原始的科技水准,旦实施了17489先生的先进方式,任何位暴君独裁者,确实再也不需要烦恼“叛逆”们又逃到了哪里,偷偷耕耘滋生“谋逆”的土壤;也确实再也不需要头疼“叛逆”们曾经停留的位置,究竟哪些人可能接触了“谋逆”的思想。

  当然,也更加再也不需要操心,自己晚上究竟吃红烧肉还是蛋炒饭这种问题,这种直接关系着国计民生,全球增长,国际原油价格的关键问题。

  整个地球。谁也不会再拥有烦恼头疼操心。或者是吃饭睡觉之类地全部能力。

  正如17489地贯风。解决“谋逆”问题地高级方式。如既往地直截了当:人谋逆。毁灭行星;星球叛乱。抹除星系;宁可错杀百亿。不可放过人。

  只可惜。真正碰到了反抗自己地“谋逆者”时。限于各种各样地现实原因。拥有高级高效先进方式地17489。却不得不采取甚至远远低于暴君独裁者地处理手段。

  超过三天三夜地残酷刑罚刚刚结束。分别绑到铁柱上地黄哥东子南瓜。各自分到了只专属地显示屏幕。

  东子看到地播放内容相当简单:为了照顾接受各种检查治疗地妻子。东子地父亲大半时间住进了医院。由于某些相当“意外”地原因。三天前地午夜时分。场“突然”地大火。烧掉了东子家中所有地家具电器;

  黄哥看到地播放内容相当简单:由于全国范围内地打黑扫黄。黄哥地父亲。又次揣着黄哥汇回地“工资”。前往某美容美发中心给下面地头发做个时尚发型地时候。“意外”碰上了“突然”连续接到“多名群众举报”地警察临检。不得不套着白色地床单。顶着黑色地塑料袋。坐着专程接送地警车。舒舒服服地享受了回班房免费住宿十五天地高级待遇。

  南瓜看到地播放内容相当简单:真得非常简单。

  这样说的意思是,不同于唉声叹气地黄哥和东子相互开导,交流倾诉,南瓜连续几周都是副萎靡不振,心神不宁,魂不守舍的愚蠢模样,也因此训练失常,多吃了无数的耳光脚尖。可是,不管旁人如何追问,南瓜就是不愿意透露播放内容的只言片语。

  谁也不知道吴小雨究竟对南瓜哪位亲近的人物采取了何种暴行,黄哥和东子只能从南瓜偶尔红肿的眼睛,不时懊恼的表情猜测,这种情况,大约与某种可以统称为“女性”的神秘生物有所关联。

  南瓜的恋爱情况,怎么也不可能是七只猴子关心的焦点。

  不需要结合东子的可怕遭遇,不需要反思三天三夜的悲惨情形,过往经来的点点滴滴,已经足够使猴子们明白,对待自己,吴小雨的要求,明显变得越来越严格,吴小雨的态度,明显变得越来越严厉,吴小雨的监视,明显变得越来越严密。

  自己能够采取的反抗手段,也就明显变得越来越少。

  五天之后,趁着吴小雨转身的瞬间,老胡轻声骂了句,五秒之后,这只顶风作案的可怜猴,立刻被捆起来活活地打了半个钟头。

  开枪

  躲藏闪避,伪装拖延暗骂

  残酷的现实先后证明了它们的切不可行,猴子们可以选择的方式天比天少,却并没有接近消失的边缘。

  毕竟,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坚持保存下来的反抗手段,它们的隐蔽可想而知。

  它们的作用,同样也就可想而知。

  想想吧,午时时分,万物静籁,四周悄无声息的时候,吃足了苦头,受够了委屈的猴子,咬紧牙关坚持爬进黑漆漆的木屋,千辛万苦仰起脑袋,摆出最为凶恶的姿势,露出最为残酷的表情,精确对准吴小雨居住的第三间木屋

  恶狠狠地吐出口口水。

  再吐出口口水。

  十月二十日,来到海洛国的第八十天。

  接近公历的十二月份,太阳已经踏上了由赤道赶往南回归线跋涉的固定路程。

  此时此刻,华夏内地大部分地区已是冬季,海洛境内,极少数常见于温带亚热带的植物树叶也已经悄悄改变了颜色。不过,大多数时候,海洛国的天气仍然很是晴朗,气温也很是炎热。

  或许是几十天来,或者说,自从训练场地开辟以来,就再也没有对它进行维护管理,这片草草开辟的平整土地,许多不常用的位置,已经重新生出了没膝的杂草。

  “解散!”

  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吴小雨正站立于训练场地中央。

  和平常样,吴小雨的声音不大,可是,对面凝立不动,简直已经和焦炭找不出多少区别的六名男子,却立刻行动起来。

  仿佛继续接受训练般,六人的行动方式相当整齐,差别细微,都是迅速脱掉身上的装备,迅速转身飞奔,迅速顺着缓坡的小径,脚底生烟地跑了下去。

  这样的行为相当容易理解。

  “解散”的意思是,包括洗澡,吃饭,休息,方便,其他形形色色的琐碎事务,以及花费于这些事务之间的正常损耗时间,吴小雨总共只给了十分钟的上限。

  相当苛刻的上限。

  换上普通部队,这种上限本身就已经意味着强度极大的训练内容。

  形象点地说,仅仅十分钟时间,如果换上名体质良好,耐力也良好的优秀士兵,或许能顺着同样的山路跑个来回,却绝对挤不出洗澡的空闲时间,更吃不到每天固定时间提供,过期自然作废的水煮猪肉。-当然,这没有多少关系,就算给出三天三夜的限制,大约也没有多少普普通通的碳基猴子能够胜利吃完吴小雨亲手煮出来的美食。

  七秒之后,原本就只是稍有些人气的广阔训练场地,重新只剩下大约很难听懂人话的沙石泥土。

  这个时候,无法享受“解散”待遇的寄生体,已经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地拉开了十几天前,黄哥三人怎么努力都弄不开的木屋房门。

  花费大约秒钟的时间,等待四种低安全度的常规状态检验方式全部结束,吴小雨反手关上房门,轻轻地走到了床铺旁边。

  自从来到海洛苗英,吴小雨终于拥有了能够偶尔碰触床铺的幸福。

  没办法,原本生长于训练场地的花草树木大半清除之后,热带过于明媚的阳光,开始轻而易举地大量制造尘土。

  由于练不出说服尘土的本领,吴小雨也就只能亲自动手,让从来没有真正使用过的床铺,至少看起来凌乱些,不至于平平地铺着层均匀的灰尘。

  其他不经常活动的位置也同样如此处理。

  大约三五秒后,吴小雨顺利完成了这项日常工作。木屋里的全部工作。

  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个时候,吴小雨的喉咙,忽然发出了点点人耳无法听见的声音,吴小雨轻轻按住的唯张木桌,也忽然发出了点点肉眼无法看见的光线。

  验证完成。

  下秒,吴小雨面前,忽然滑开了处大约两平方米的正方形泥土,露出了处黑黝黝的深洞。

  不需要任何催促,吴小雨纵身跃下,足足二百七十天的悲惨生活,已经先后帮助吴小雨成功插入了无数的“个人习惯”。

  “绝对服从”和“争分夺秒”,正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努力构思,认真写作。

  坚持未必胜利,辛勤期盼回报。

  如果条件允许,还请订阅支持。

  非常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二二四 地底二

  需要任何催促,吴小雨纵身跃下,足足二百七十活,已经先后帮助吴小雨成功插入了无数的“个人习惯”。

  “绝对服从”和“争分夺秒”,正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头顶的“泥土”已经快速合上,这种底部加上了某些特殊材料的“泥土”,具有相当卓越的隔音效果。不过,忽然停止下坠的吴小雨,此时并不需要这种掩饰声音的功能。

  吴小雨的双腿根本没有接触地面。

  此时,这位寄生体先生双手平平舒展,轻轻搭住了深洞侧面,从“泥土”往下深入大约五六米的位置。

  双手微微用力,吴小雨的身体轻松弹起,动作流畅地窜进了深洞侧面横向开辟的处洞|岤。

  或者说房间。

  双腿落入了房间的地面,片黑暗的地底世界,终于生出了久违好几秒的光亮。-盏功率最多不过两瓦的小小灯泡。

  由次可想而知,“泥土”底下的深洞,根本没有预留安装升降机的必须空间,除了吴小雨直接借助地球母亲的下降速度更快,更有效率之外,大约也重点参考了“节约能量”的关键理由。

  借助极其微弱的灯光,吴小雨抬脚迈步,两只已经习惯了昏暗的眼睛扫而过,自然放大的瞳孔,瞬间将侧洞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从华夏出发地时候。吴小雨已经将“制作室”“储备室”“星空观察室”里许多可以移动地重要设备。尽量搬进了重型卡车。

  可是。时间仓促。条件限制。直到目前为止。这处深埋地底地房间摆设仍然相当简单:

  吴小雨左侧地墙面。照例悬挂着数十面经过改造地液晶屏幕。右侧地空间。照例环布着十几台正在运行地计算机。房间相当空阔。没有吊顶。没有粉刷。除了地底地泥土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仅仅满足视觉地多余装饰。

  很显然。这是典型地17489风格。正如头顶暂时不用考虑对外开放地木屋。吴小雨地私人空间。或者吴小雨属下七只猴子们地个人住所。17489地设计风格。简直能够直接逼走最不在意环境好坏地螂老鼠。

  直到此时。同样类型。同样风格地房间。吴小雨木屋底下地深洞侧面。目前已经开辟了三处。它们分别用于监控。网络。制作。实验。锻炼等等用途。可以预见。这样地房间未来必定还会出现更多。

  不存在升降机。不存在上下楼梯。吴小雨平日地工作方式。就是不时往目前已达三十五米。并且始终保持增长趋势地深洞纵身跃。或是抓住两旁间距恰好为条手臂。深度恰好为五支手指地凹痕迅速往上攀爬。

  这条深洞通道,这些凹痕扶手,这些洞|岤房间,全部都是吴小雨汗水和心血的混合结晶。对于目前地球而言,无论哪个国家的哪个组织,需要同时慎重考虑地形地质材料用途等等方面的地底施工,向都是相当考验建筑师地困难工程。

  不过,对于吴小雨而言,按照17489的标准学习了可以按重量计算地工程学刊物建筑学书籍,拥有了超越时代的塞尔原始胶水,仅仅来自施工方面地难度并不是特别巨大。

  直到目前为止,真正能够对吴小雨造成困扰的部分,主要集中于如何合理节约地使用塞尔胶水,如何竭尽全力地提高工程进度。

  两秒之内,吴小雨已经走到房间左侧,手臂轻轻伸出,对面地显示屏幕,很快亮了起来。

  第二排第三列显示屏内:间简简单单的木屋,顶棚吊着树枝,地面凹凸不平,组成四面墙壁的许多木茎长出了嫩叶,低矮的床铺到处都是灰尘。

  ---这是头顶五六米处,吴小雨自己的木屋情形。

  第五排第八列显示屏内:近处是层层叠叠的枝叶树茎,远处是苍苍茫茫的崇山峻岭,不远不近的距离,大约五六十米外,字排开的八间木屋前面,草草开辟的数千平米场地空无人。

  ---这是木屋之外,猴子们的训练位置。

  第七排第二列显示屏内:条大约五六米宽的溪流水势平缓,大约是季节的缘故,溪流的水位很低,两岸许多位置都露出了明显受到长期浸润的痕迹。

  溪流两岸,乱七八糟地生长着许多灌木丛林,条简陋的小径隐没其间,隐隐约约地,六名男子边飞快地奔跑,边飞快地脱下衣裳,显示屏内,几人的身影迅速变大。

  ---这是训练场地边侧缓坡之下,猴子们刷牙,洗脸,沐浴,休息,以及对准吴小雨的房间,使劲吐几口口水的场所。

  第四排第二列显示屏内:间简简单单的房子,地面没有木板,没有瓷砖,更没有大理石汉白玉,只有看得出明显已经尽力平整压实的粗糙泥地。

  房间四面,结实的墙纸覆盖得严严实实,只有相交的缝隙位置,才偶尔露出了几分简单加

  板痕迹。

  房间的摆设很少,没有任何电器,家具也只有张床,张桌,张柜,几张椅,这些物事通通都由木头制造,表面较为光滑,底面明显粗糙。

  此时,靠近窗台摆放的木桌上面,摆着四只木碗盛放的饭菜。这些饭菜都很简单,也不怎么出色,却都热气腾腾,再加上高高堆起的分量,看起来很是丰富。

  两位都很年轻的男女分别坐于木桌两侧,坐在右边的年轻女子,系着件权当围裙地破旧衣服,她不时伸出右手,连连夹菜,放进本就离木碗更近地丈夫碗里。

  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