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依我看你这就是害喜。呕吐是妇女妊娠期正常的生理反应,不可以吃药的。为了确保无误,你还是让他陪着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免得心神不宁。”

  这时,玉香的胃部又是阵难受,胃液好似翻腾的江水滚滚着向嗓子口冲来,她赶忙用纸巾捂住嘴,皱着眉头道:“姐,被你这说,我又想吐了。呕”

  玉真轻拍着她的背部,道:“这只是暂时的生理反应,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呕了阵,除了些苦水,什么也没吐出来。玉香擦了擦嘴角,喘息着道:“姐,我还没有想好现在要不要生孩子,可如今,这怎么办呢?”玉真把她搂入怀中,轻声笑道:“傻妮子,是女人哪有不生孩子的。你看大姐现在多幸福。”

  玉香小嘴撅,道:“我还要工作,那有时间生孩子。况且我才不想整天挺着个大肚子在家里来回晃悠哩,还有跟大姐样在床上躺就是这么多天,闷也把我给闷死啦。再说了现在咱们家不是已经有宝宝和小宝宝两个小孩子了嘛,有他们就好了呀。”

  玉真道:“你没听你姐夫还想要个吗?”玉香忽然醒悟,挠着玉真的痒处,笑道:“二姐你好坏,原来是自己怕生,就要妹妹代劳。怪不得你老劝我。”玉真躲闪着,咯咯笑道:“想给你姐夫生孩子的女人可多了,你不想生,他找别的女人生,你可别后悔。”她的双手伸向玉香的腰部。我记得玉香这丫头的腰部最敏感了。

  时间,书房里传出来两女阵阵响脆的笑声。

  “她们不吃饭,在干什么?”岳母端着碗从玉梅的房间里走出来。

  我咽下口里的米粥,道:“刚才玉香有点不舒服,玉真给她看了下。”

  “真会看什么病!”岳母没有在意,她坐到宝宝的身边,与我之间只隔了个宝宝。她把手里的碗放在宝宝面前的桌子上,道:“给,小谗猫,你妈妈没吃,这两个是给你留的,快吃了吧。”碗里还有两个糖水荷包蛋,只有清,没有蛋黄。

  宝宝是不吃蛋黄的。

  宝宝扭头看着我,见我点了点头,她便放下手中的粥碗,端起面前盛鸡蛋的碗,咕嘟咕嘟就把里面的糖水喝光,然后下起了五爪龙,手个抓起碗中的鸡蛋清就滑下椅子,道了声“我跟弟弟玩”,就跑进了玉梅的房间里。

  岳母看着宝宝进了玉梅的房间里,便笑道:“这个小家伙真”她突然顿住了,因为我的手摸上了她的大腿。她赶忙朝书房和厨房看了下,然后手抓住我摸她大腿的手欲将它拿开,但她又怎能硬过我,只得握着我的手,悄声道:“小冤家你到底要干什么,被人看见了怎么办?”我涎着脸,荡笑道:“怕什么,那天晚上你的叫声可是够惊人的,幸好书房的隔音设备好,要不然不单咱们全家都知道,就连整个大夏湾里的人都会听到,真个是美妙动听消魂荡魄,要不要再来次?”

  岳母的脸色象漂染的红布样,下子连耳根都是红彤彤,羞愤道:“馒头怎么堵不住你的嘴呢,竟会瞎胡说。”说罢连握着我手的手也松开了,端起面前的米粥,只顾着口接口地喝粥,理也不理我。

  女人耍起小脾气最是可爱,尤其是成熟又美丽的女人,就像岳母这样的。

  她不理我,我也不介意。我突然站起来,弯腰朝她吻去。她正在喝粥,这突然之事让她措手不及,差点没让她将口中噙着的米粥整个给吐出来。我并没有立刻吻上她的面颊,而是先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然后才吻了她的耳垂下,转身上楼去了。

  岳母端着碗,愣愣地出着神,脑子里填满的尽是我说的那几句话,“我美丽风马蚤的岳母,你的叫声令我销魂,你的胴体让我迷醉,真想辈子抱着你,干他个天荒地老。今天晚上洗好了等着我!”她的脸色姹紫嫣红,娇艳得似欲滴出水来。她的身体发虚,仿佛那天让人热血的时刻再度到来,眼前飘荡的尽是些滛秽的画面,女婿的巨物如同蛟龙样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火辣辣滚烫的热流焚烧着自己的身体,让她忍不住疯狂,咬紧牙关,挺动着腰身,用已经好多年没有被雨露灌溉过的枯井迎接着女婿次又次的猛烈进击,枯木逢春后她彻底的疯狂了,吟叫高声的吟叫,仿佛要使出许多年积蓄下来的力量,最后她没有力气了,挂在女婿的身上,像只没有尾巴的母猴,女婿抱着她的大屁股,在书房里不停地走动,巨物直在她的体内没有滑出来,是那样的坚硬粗大,随着女婿的走动那要命的东西下下地撞击着自己的要害,啪啪啪大胯撞击屁股的声音响彻在书房里,静谧的夜色里听起来是那样的滛靡,枯井里的泉眼好象因了蛟龙的光顾重新复活了,汩汩而涌,被蛟龙击打着喷个不停,在书房的地面上留下道光亮的痕迹。

  “大妹子,咋的啦?”母亲端着炖好了的鸡汤经过岳母的身边,她看见岳母端着个碗怔怔地出神,便道。岳母突然听到母亲的声音,吓了跳,赶忙压下慌乱的心神,把碗放下,站起来道:“我没事。汤熬好啦。”

  母亲笑着道:“嗯,熬好了。我见你端着碗也不朝嘴边上放,还以为你有什么心事哩。”岳母心道:“还不是你的好儿子害的。”她笑道:“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这几个孩子闹腾的。你看这两个闺女笑的,肆无忌惮的,这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还不叫人家说咱们家教不好,没的污了大姐的名声。”

  母亲笑道:“大妹子你这说的哪里话,儿女能笑说明她们心里高兴,你难道希望她们整天着愁眉苦脸的吗?”岳母笑道:“还是大姐开明。来,我端,你赶快吃饭吧,马上饭菜都凉了。”

  母亲怎会让岳母去端,她道:“夏天的饭,凉了也没有事,你还是继续吃饭吧,吃好了可能还有别的事要忙。咱们两个替换着,肯定能把这个家操持好。我这就给梅子端里去,让她趁热喝了。”岳母见母亲这样说,心道也是,便不再坚持了。

  岳母抬头往楼上看了看,没有见到我,便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端起了面前没有喝完的米粥。

  不会,玉真便和抱着宝宝的玉香嘻笑着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玉真坐到了岳母的旁边,没看到我,道:“妈,他人呢?”岳母抬头朝上瞄了眼,道:“在上面。”然后看着笑眯眯的玉真两姐妹,道:“你们两姊妹怎么了,笑的这么开心?”

  玉真朝岳母身边了,神秘兮兮地道:“妈,我跟你说件大喜事。”我的话直在岳母的耳边缠绕着,使得她魂不守舍的,无精打采道:“家里已经有件大喜事了,还有比这更大的?”

  玉真见岳母心不在焉的样子,便道:“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岳母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神色不对,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便强提了下精神,道:“没什么,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对了,什么大喜事?赶快告诉妈,让妈也高兴高兴。”

  玉真故作深沉地道:“妈,听仔细了。四妹害喜了!”岳母听了这话好像不是太惊讶,只是望着四妹怔怔地看了好大会儿,看得呀四妹面色发烫,头耷拉着不敢看她,她叹了口气道:“教他带着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好好保护好身体。”

  说完还没等玉真和玉香两姐妹说话,她就起来上楼上去了。

  “二姐,妈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玉香看着岳母转身上楼,心里跟没个底似的,担心地问着玉真。玉真拍了拍她的手,笑着安慰道:“不会的。妈今天肯定是有什么心事,你没见她神不守舍的。等会我去跟大姐说说,让她问问妈。没事的,放心吧。好好注意身体,特别是晚上不要玩的太疯。”

  玉香娇声不依道:“二姐就知道说人家,也不知道昨晚是谁硬是跟姐夫”

  玉真轻掐了下玉香的小手,打断了她的话,小声嗔道:“傻妮子,什么话你都说,没看见还有个小不点吗?”玉香看了看怀里抱着的正在自个儿玩耍的宝宝,抿嘴笑了笑,便不再作声了。

  第五十六回水涌山叠

  在书房里面看了个多小时书,感觉有点无聊,刚想打开电脑和北京那边的公司联系下,玉真就进来了。她站到我背后,双手按揉着我的肩膀,说道:“今天有没有空?”

  “我正要跟北京那边联系下。什么事?”我暂时停下了手里的鼠标,朝后面倚,将头枕在她的胸脯上,软绵绵的,舒服极了。

  “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副魂不守舍无精打采的样子。我跟大姐说了,大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说刚才妈还好好的。”玉真道。

  “有这回事,我咋不知道?我刚才看到妈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有说有笑的。

  怎么不大会工夫这就“我知道岳母这肯定是跟我在她耳边说的那几句话有关,但是我却不能在玉真面前表现出我副了然的样子。

  玉真使劲捏了下我的脸皮,嗔声笑道:“你说你这女婿怎么当的,连丈母娘身体不舒“啃小说收集”服都看不出来,真是瞎疼你了。”我拉住她的手,不再让她继续蹂躏我的面颊,谄媚道:“好老婆,饶了老公吧。妈在哪,我这就去看她好不好?”

  “不好!”玉真道。

  “为什么?”我用搞不懂,听她的意思不就是让我岳母嘛。

  “我刚才去看过了,她刚躺下,现在该睡着了吧。”玉真道:“妈的事回头再说,现在我告诉你件喜事。”

  “什么喜事?嗯,你先别说,让我猜猜好不好?”我道。

  “好。不过只须猜三次。”玉真道。

  “要不要押点赌注?这样才够刺激。”我道。

  玉真好似也来了劲,便道:“押就押,谁怕谁呀。你要三次都猜不出来,让妈心情好起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怎么样?”

  “,没问题。”我笑道:“怎么样?咱们可要开始了。”

  玉真斜眯着我,道:“等等,我怎么老觉着你不怀好意呢,你还是把赌注先列出来的好。”

  “瞧你那小心个叶子的样,我还能吃了你呀。”我道。

  “亲兄弟明算帐,你还是赶快说吧。”玉真点了我的额头下,脆声道。

  “好,我可说了。”我清了清喉咙,拍了拍面前的书桌,故作严肃地道:“我要在这张书桌上跟你继续咱昨天晚上做的事儿。”玉真打了我下,面色绯红,羞道:“什么狗屁赌注嘛?”

  我把她抱到我腿上,亲了下她红彤彤的桃腮,道:“什么狗屁不狗屁的,淑女是不能说脏话的,知道吗?”她打开我在她身上乱动的手,羞道:“好啦,知道啦爷,赶紧猜吧,限时三秒。”

  “什么三秒,不是三次吗?”我忙道。

  玉真理都不理我就喊道:“二三——”我也赶忙喊道:“她害喜——”

  可惜,我喊的“喜”字比她的“三”字慢了丁点,相差或许仅仅是那么零秒吧。她说她赢了。我说是她赢了,可是赢得不光彩。

  她说她不管,她赢就是她赢,要愿赌服输。我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她道:“赌品好就是人品好。”

  我道:“你使诈!”

  她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千王吗?”

  我道:“好。我输了,你赢了。不过在咱们履行赌约之前我要做件事情。”

  “什么事情?”

  “强你!”

  “啊,流氓,泼皮”

  我的大嘴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儿,舌头如凶猛的灵蛇粗暴地侵袭着她那嫩小软滑的丁香。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在两个人的中间不断地响起,如火如荼。

  今天玉真的上衣穿的是传统而不失花俏的蓝缎子对襟旗装,上面是丝质盘结钮扣。这是中国女人极为传统的样式,但是穿起这身衣服的玉真却显得更加的优雅动人。她的相貌端庄秀气,容颜清秀,气质典雅,与这身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服饰搭配在起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了。她的下身穿了件银白色的缎面长裙,颇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她里面内裤的痕迹,再加上她白晰的肤色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着实性感,有着让我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玉真的鼻息越来越重,我知道她已经动情了。

  我让她趴伏在书桌上,把香嫩的屁股对着我。我伸手掀起了她长长的裙裾,她雪白丰腴的臀部立刻尽现眼底。她兴奋了,她的内裤湿了,白色的内裤覆盖着河沟的那个部位很明显地湿了大片。我把她的内裤向下脱,直脱到脚踝,而长裙却依旧让她穿着,只是把她那迷人的地儿露了出来。

  今天从早晨香玉那丫头开始到现在,小弟弟都不知道已经抗议了多少次了,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啃小说收集”,马上就可以大肆宣泄了,你说他怎么会不激动呢?他激动了,而且很过火,他差点走错了道路。

  “啊好痛”玉真的手伸到后面阻挡在她的菊花前面,刚才小弟弟火气太大,没留住神,下子走错了方位,差点没将她的菊花给搞破了,真是罪过,罪过,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小弟弟这会注意了,而且还特意在河沟的周围试探了几下,沾满了滑腻的水汁,然后头冲进了河沟之中,只听“扑”的声轻微响声,河沟的两岸顿时张开,将小弟弟迎了进去。小弟弟被种湿滑柔软的感觉紧紧抱拥着,那滋味美妙极了,幸福死了,让他有种极端疯狂的占有欲和满足感。

  细细品味过滋味后,小弟弟疯狂了,他不停地在河沟里翻腾着,里面也越来越滑,他也越来越舒服,越来越兴奋,更加激烈的翻腾起来,啪啪啪,唧唧唧,咕咕咕,这是首美丽的交响乐,是由小弟弟与这条边缘上长满了绿油油芳草的河沟共同创作的。

  玉真这会儿只知道嗯嗯啊啊的呻吟,连个字儿也说完整。

  我把玉真翻转身来,让她仰面朝天躺在书桌上,轻轻地伏在她身上轻吻着她的脖子,个个的解开她旗装上的纽扣,剥去她的衣服,褪去她的||乳||罩,双手托起她的那对豪||乳||,深情地舔吮着,吸咬着那对诱人的大葡萄。

  “嗯嗯”玉真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扭动边娇啼浪叫,那迷人的叫声太美,太诱人了,刺激着我高涨的神经,丝不挂,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啃小说收集”晶般玲珑剔透,她绯红娇嫩的脸蛋,小巧微翘的琼鼻,性感微张的嘴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浑圆光滑的美腿,粉嫩凸起的山丘,浓密油亮的芳草以及那山丘中芳草掩映的河沟真个是无比的诱惑,让人心颤不已。

  火更大,势更猛,长枪如独龙。

  玉真的叫声越来越低,越来越软,听起来似苦非苦,似甜非甜,好酸软!

  她微弱的声音在我耳畔不住地连连道:“冤家哎呀我的小亲亲太好了太美了”

  “啊啊舒服死了嗯嗯我情愿死在你的手里。”

  “吱吱”

  “啊啊我的小亲亲插死了哎呀饶了我吧”

  阵阵剧烈的扭动声,阵阵吸吮声,真是场昏天黑地的大战啊!

  “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时绝,鏖兵的江水油然热,好教我情惨切!这也不是江水,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书桌上本破旧的书刊被扭动中的玉真打落,翻开了几页,正巧被我无意间看到了上面这段文字。这是关汉卿戏剧单刀会里面的段唱词,以前也曾读过,悲沉豪迈,很有味道,只是未多加注意,今天有幸再度看到却是在与妻子玉真欢好之中,实在是

  如今的我好比戏文中的关公,单刀赴会,不管敌营“千丈虎狼岤”,只要凭“大丈夫心烈”,无视“大江东去浪千叠”,好男儿只“驾着这小舟叶”,手持单刀,长髯飘洒,潇洒无畏地直赴“鸿门宴”。

  我只身人,奔驰在密黑的草原上,单枪匹马,独捣千丈虎狼岤。金戈铁马,沙场驰骋。那是何等的壮烈,何等的豪迈。

  “啊!——”玉真又泄了。

  大白天的稍稍发泄下早晨旺盛的欲就好了,玉真这次泄身也已经是第二次了,我也不欲再战,便与她道射了。

  “老公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东“啃小说收集”西这么威猛,搞得人家上气不接下气的!”玉真趴伏在我胯间用她的香舌儿清理着两人媾和的混合液。

  我抚摸着她娇艳欲滴的脸蛋,道:“还不是因为我的美人儿太吸引人了!”

  她吐出口中之物,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面纸,三两下把上面的口水擦掉,妩媚地飘了我眼,娇声道:“才怪。别道我不知道,我可不是傻子吆!”

  我嘿嘿笑了两声,道:“我就知道瞒不住老婆的这双迷人的眼睛”

  “好啦,别给我脸上抹光了,快告诉我是哪个。”美丽的女人好奇心就是大,还没等我说,她就自己猜上了,“是香玉那丫头吗?”

  “猜对了半。”

  “半?你今天见到的人中间有两个大美女,啊,你个臭小子连”

  “咳,谁叫你老公是情圣呢?”

  “圣你个大头鬼!”

  第五十七回 五足疾风

  玉真把我的宝贝收拾干净,放入内裤中,然后替我拉上拉链,就站起来撩起裙裾,把她美丽的处露了出来,上面湿淋淋的彷佛早晨太阳出来前的露水,水聚成滴有点粘,从芳草上落下,有些已经滴到地面上了,有些流到了她的大腿根处,顺着光滑的大腿内侧下流。她拿起面纸正欲动手去擦,手却被我拉住了。

  玉真白了我眼,道:“干什么?还没闹够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