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大狗熊是个明白人,这话的意思他应该很清楚,我希望他好好掂量掂量,别自找没趣,到时候收不了场,下不了台。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干嘛非跟我过不去呢?”大狗熊道。

  我笑了,开心地笑了,道:“哈哈哈,笑话。我崇尚的处世格言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若不去犯我,我怎会跟你过不去了?”

  大狗熊脸上的横肉颤,道:“好,我与安琪的事只要你不过问,从此咱们两不相干。”

  “哈哈哈”我大声狂笑在这人群越来越多的医院大堂里,回声阵阵,激荡连连。

  大狗熊脸上的横肉再颤,鬼叫道:“你笑什么?”

  “大爷笑你蠢!”我道。

  “你”大狗熊面色极为狰狞,意欲扑上来。

  “你也不瞅瞅你那个样子,拿块炉渣照照,你他妈的配说‘安琪’这两个字吗?你让大伙瞧瞧你那个德行,你跟安琪站在起配吗?难道你感觉不到寒碜吗?你应该知道‘亵渎’两个字吧?你的这种行为就是亵渎知道吗?”我的话像刀子样割的他片体鳞伤,刺痛了他罪恶的心。

  大狗熊不但长的难看,而且恶名远播,附近邻里乡里哪有人家的好姑娘愿意往火坑里钻的,可这堆臭狗屎却还嫌三道四的,非漂亮的还不娶,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眼看着都三十出头了还没成个家,他心里也急,可没想到她却打起了刚来这乡下小镇不久的安琪的主意,真是他娘的狗屎吃多了,连心都黑了。人家好名好声地来到这个连个像样的卫生院都没有的穷乡僻壤的乡下小镇来办医院为医疗贫困的劳苦百姓服务,这孙子不但不承情,狗日的他还癞蛤蟆想吃起天鹅肉来了,真他娘的被屎糊住眼睛了。

  “你他”大狗熊恶狠狠地扑上来就要打我。

  我把安琪朝身后拉,侧身脚踹去,正中他胸膛,结结实实个脚印印在他笔挺的西装上,但见他身子朝后仰,连退两步才刹住势。操,长本事了,大爷这脚想当年不怎么踹也得把他给踹飞了出去。

  我把安琪朝岳母推,道:“你们离远点。”玉香和金娣这两个孕妇早拉着宝宝到人群外面去了。

  这时,大狗熊又使招“恶狗扑食”如疯狗样恶狠狠扑来。安琪瞧见他那个凶样,大是为我担心,不由大声尖叫起来。我本能地个转身让过大狗熊的拳头,肘击在他的肩膀上,跟着顺势脚蹬出,正中他身子前倾的屁股上,他立马收势不住趴倒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

  说时迟,那时快,切尽在电光石火之间。围观的人群还没来得及想好应不应该拉架,大狗熊就已经以个非常不雅的姿势跟地面来了个零距离的接触。趁你病要你命,我正要骑上去再狠狠地揍上阵拳头方能消我心头之怒,这时却被个甜甜的声音给喊住了,“住手!”

  我抬头瞧去,原来是个身军装的美女警官,肩上有花的。我心道:“操,来得也太快了吧,怎么跟戏里面演的不样,好多年没动过粗了,我还没过手瘾哩。”我朝这个美女警官抛了个眼色,笑道:“这么慢,再晚会,我就把他给解决了。”

  美女警官可能恨透了这些地痞流氓没的经常给她们这些治安管理者惹麻烦,微微笑道:“你想把他怎么解决呀?”

  我喜滋滋地想道:“这个美女警官好,会不会以为我是见义勇为,狠狠地替她们惩治了下这些恶霸,颁我个荣誉奖章戴戴。”呵呵道:“怎么者也要把他打成残废吧,让他以后不能再为恶乡里。”我这两句话说的颇为冠冕堂皇,大义凛然,听得周围的观众群情激动大声叫好。

  美女警官原本听了我这两句话不知怎地脸色就变的难看了,欲张开她那鲜嫩的小口呵斥我,却因为周围群众的掌声给吞了下去。美女警官强压下口气,道:“你,还有你,跟我起到派出所走趟。”说话之中她如玉的手指指了指我和大狗熊。

  大狗熊可能经常犯事,是派出所的常客,知道进去肯定没有他的好果子吃,而且这件事情大狗熊本就不在理,弄不好还要担上个性马蚤扰的恶名和个破坏祖国经济大建设的罪名,若是以后那些个投资商因为地方治安太乱而不愿在此投资,那他的罪名可就更大了,到那时候就不是人见人厌,而是人见人骂人见人打就象过街的老鼠样。见只有美女警官个,他赶忙陪着笑脸道:“寒警官,我没事,就不要去了吧。”几句官面上的话说完居然转身就想溜,可是,他忘了,在他身后的正好是我。

  我原本就想继续揍他,但碍于美女警官的面子,就只好放他马。没成想这狗东西居然还想溜,我非常夸张地就手把将他摁住,往地上捺,顺势抬起膝盖往他胸前顶,大狗熊立刻闷哼声,动弹不得了。

  美女警官眼中异彩闪闪,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将手松,大狗熊立即就要往地上瘫。可别看美女警官的柔荑跟软玉样娇嫩,手劲可不小,抓住大狗熊的后领这么提,他就只好乖乖地站起来了。大狗熊站是站起来了,可双手捂着胸口直喘粗气。

  第六十二回罗云妹妹

  美女警官面色寒,冷声道:“你逃得掉吗?”

  大狗熊没有吭声,只不过看他闪烁的两只眼珠就知道这狗东西肯定在心里不知道骂了我和她多少恶毒的脏话。

  美女警官押着大狗熊正要往外走,安琪与岳母两个人同声道:“我也要去!”

  美女警官见是两位漂亮的女士,不由地多看了几眼,用专业地眼光审视着她们,向着安琪问道:“你去作甚么?”

  安琪道:“这事都是因我而起,我当然要去。”

  “哦。”美女警官转首望了眼岳母。

  岳母赶紧解释道关:“我是他们的朋友。”

  “朋友,朋友就不要去了吧?”美女警官道。

  “还有我们,我们可以去做证人的。”金娣这时候也挺着个大肚子跟玉香还有宝宝走了上来。

  美女警官看了看这个美丽的大肚婆,心想:“这乡下小镇的新鲜事儿还真多,连大肚婆都来凑热闹了。这肯定又是跟眼前这个看起来挺帅气的小伙子路的,如果不教她们去别出了事故。”她看了我眼,我知道她是在征求我的意见,金娣跟玉香他们肯定不会好好在外面等着的,没的又闹出什么乱子来,只好点了点头。

  美女警官见我点头,便道:“好。都起去吧。”

  问询室里。

  我个人在里面等了好会才见有人进来问话。我还以为是刚才抓人的那个大美女警官哩,谁道不是,不过这个也不错,是个美女,虽没有那个肩上有花的警官漂亮,倒也是挺水灵的。

  “喂,美女,怎么能让我等这么久呢?真的是望眼欲穿耶。”我的目光极其放肆地在美女的身上游走,上下打量着她,抱怨道。本着是美女都喜欢男人的欣赏与赞美,我对这个美女即使是警察也没有放过赞美下。

  虽然我的目光比较放肆,看的她有点不自然,但她还是保持了个良好的人民警察的形象,把手中记录口供用的档案往桌子上这么放,严肃地道:“你还望穿秋水哩!废话少说,说叫什么姓名,年龄,家庭住址?”

  “喂,美女,不要这么严肃好吗?”我道。真是不习惯,难道警察办案都是这样刻板,按部就班的吗?立刻这个美女的分值在我心里又去了两分。

  “警察办案,要配合知道吗?说叫什么姓名?”美女依然严肃。分值又去掉两分。

  真是没趣,原本以为进到派出所能与美女警官聊上聊的,却找了这么个不知道散发美女魅力的小丫头,没好气地道:“蔡恬,而立差,大夏湾村。”简短简洁,总共十个字本人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全部都有了,这样冷冰冰的块冰,就是再美我还不愿意侍侯呢,还不如回家抱着老婆丈母娘小姨子的舒服。真是得再去掉两分。

  “大夏湾村?蔡恬?”美女若有所思地道:“你认识罗云吗?”

  罗云?不就是忠子家的嘛。我再次仔细地打量着她的脸蛋,喃喃道:“没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啊。”

  女人就是女人,终于抵不过我充满侵犯的目光,玉面微红,沉声道:“说什么呢?说说你,犯了什么事?”

  “喂,大姐,你先搞清楚好不好,我可不是犯人,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义勇为的侠客,你们不佳奖我就算了,怎么还把我当犯人审了?怪不得飞鹰老是躲着警察。”我大火,真想站起来就此走了之。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老夫子不是说嘛,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好男不与女斗,我吸烟行了吧。我点了只烟,嘘,朝天吐出口云雾。

  这还是第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嚣张的,“啪”的声巨响,她的手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大怒吼道:“你够了没有?”原来还真有“河东狮吼”这么种女人专利的旷世绝学,比起大理天龙寺的“狮子吼”和九阴真经的“阴风吼”真是点也不逊色。

  我趁她正喘着粗气生气的当儿,头超前伸,差点撞到她的脸上,吓的她急忙往后仰去,差点连人带椅子起摔倒。没等她回过神来,我就吐出口中的烟气,笑道:“罗云是我弟妹,你跟她是什么关系?说不定咱们关系还不般哩。”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见我确实与罗云的关系不般,更何况我也确实没犯什么事儿,要说打架吧,那也是正当防卫,乡里邻里的下回好相见,没有必要非要难为我。

  “屁个关系。”她没好气道。

  “女人说话要温柔,不要动不动就屁不屁的,虽然女人做警察要有点中性的美,可是要知道四两拨千斤的阴柔之美才是太极拳的精髓。太硬气了小心嫁不出去。”我侃侃而笑道。

  “要你管!”她面色红润,肤色凝脂,如今小嘴儿撅,娇滴滴的甚是可爱,这般更是让人忍不住想逗她逗。

  “说了这么久,在下还不知道姑娘芳名如何称呼,今日能得与姑娘相识也算是缘分场,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分,姑娘何不教芳名见告于我?”我想文究究地给她这么绕,她还不立刻把名字告诉我。

  谁知,她立刻使出姑苏慕容的最高武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道还我,道:“小女子姓罗,闺名不便见告公子,请公子原谅,公子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罗小姐’好了。至于缘不缘分的,好像我跟很多地皮流氓犯罪分子都挺有缘分,请公子不要胡思乱想,还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要紧,外面好像还有人在焦急地等着公子回家呢,不知公子今天晌午还打不打算回去啊?”好,有意思,我还以为这妞儿真的那么古板哩,原来那些只是她刻意去做出的种表象。

  “回去自然是要的,不过我必须先给姑娘纠正下,‘小姐’词被现如今的社会风气给彻底的败坏了,这年头还是不用的好,要不在下称呼姑娘为‘罗小妹’或‘罗妹妹’如何?这样既不让人误会,又听起来好听,不知姑娘意下如何?对了,还有在下必须弄明白姑娘与在下的弟妹罗云到底是何种关系,妹妹也姓罗”美丽的警花听我要称呼她‘罗小妹’或‘罗妹妹’时就面色绯红,此时又听到我连‘妹妹’都叫上了,更是耳根通红,小嘴欲张呵斥于我,可只张了几张又合上了,心里暗暗道我看你能贫到什么地步,到时候再治你的寒。她没有打断我,我自然还要继续了,“妹妹直呼罗云其名,看上去你们很是熟悉,看妹妹这般年纪莫非是她的妹妹,等等,对头,在下偶听弟妹说其有小妹,比她小了五岁,从小就好体育,特喜欢女子别动队与皇家霸王花之类的军体故事,她结婚那会儿妹妹还没上初中,所以在下没有见过,莫非妹妹就是罗云的那个小妹?哈哈,真是大水冲倒了龙王庙,家人不识得家人哪!来正式认识下,我叫蔡恬。”我向她伸出了手。

  美女警花被我说的愣愣的,原本还想抓我“寒处”的,却不想被我这后面段猜测给搞得哭笑不得,因为她正是罗云那个比她小了五六岁的妹妹。她虚脱地拍了下我伸出的手,无力地道:“这下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吧!”

  “等下!”我忙道。

  “又怎么了?”或许她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吧,搭心眼里道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男人。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哩,你已经知道我的了,要礼尚往来嘛。”我善意地笑着。可是这笑在她的眼中恐怕比毒蛇吐芯还要吓人。

  “罗丽。”她无奈地道:“够了吗?”

  “嗯,够了。”我道。

  “那就开始吧?”她终于恢复点活力。

  “b!”我豪爽的回道。男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自然要拿出大男人的气魄来,回报女士对不对?

  “姓名?”我晕死,又是从开头问起,难道没有别的花样可换吗?

  “好啦,事情都已经交代完了,还有其他事吗?可以走了吧?”终于问完了,也回答完了,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没有了。”罗丽也是松了口气,指着签名处,道:“在这里把你的大名签上就可以走了。”

  我边签名边道:“那个大狗熊你们打算怎么判?”

  罗丽道:“最多拘留几天,留个案底,其他的没法判。”

  我诧道:“也太便宜这些个欺善怕恶的流氓地痞了吧!”

  罗丽道:“没办法,他们又不是大大恶之辈,抓不胜抓啊。”

  “你们头是谁?她在哪?我想跟她聊几句。”我道。

  罗丽扬眉道:“你不是见过了嘛,她可能出去了,刚才把任务交给我就出去了,好像又出什么事了。”

  “哦,你说那个美女警官就是你们的头?”我惊讶道。

  “对,她是我高两届的学姐。你可不要看不起她,她可是今年警队男女混合竞技大赛的第名,各种功夫与武器都难不倒她。”罗丽羡慕地道。

  “哦,这么厉害!你肯定也不赖吧?”我道。

  “还凑合吧。”罗丽笑道:“走吧,你的家人还在等着你哩。”

  “对了,你们头叫什么?”我正站起来要走,又道。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罗丽没好气地道。

  “多了解点没有坏处吧!”我理直气壮地道。

  “她姓寒,名玉珠,寒玉珠。”

  “寒玉珠,好名子,怪不得大狗熊叫她寒警官。”我道:“还有,你们是不是在‘秦氏’医院安置个办事点,也好就近照顾下,免得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人家毕竟是来为咱这个乡镇建设做贡献的,如果没有个好的环境,以后恐怕就没有人愿意在咱们这个破地方搞投资了。”

  罗丽慎重地点了点头,道:“好。你的提议我会跟头反应的,希望能尽快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不是给我个满意的答复,而是给百姓个满意的答复。”我走到门口,拉开门,就说要取出去,却猛地又转回身。

  “嘭!”罗丽在我后面正走着没想到我会停下来,下子没收住脚步,撞到了我的怀里。她面色羞红,嗔声道:“你又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试试你的反应。嘿嘿”我笑的好阴险,“你要答应我件事。”

  “什么事?”罗丽被我笑的脸发烫。

  “下次见到你姐不要说我这个做哥哥的欺负你,知道嘛,免得她们几姐妹跟我没完没了。”我道。

  罗丽拍了我下,笑道:“原来你也有头疼的事啊,咯咯”

  “你笑什么?”我被她笑的鸡皮疙瘩斗起。

  “我答应你。我定会跟姐姐说的,就说你个大坏蛋欺负我!”

  我阴阴笑,道:“我欺负你哪个了?”目光奇彩连闪,上下欣赏着她丰满的身材。

  “你好坏!”她被我看的羞涩不已,撇开我,先自逃跑了。

  第六十三回虎威不倒

  炎热夏天,日正当空。

  我和岳母等人刚要走出派出所,便见辆吉普车呼啸着开进了派出所大院,乍停没稳,便有五六个人纷纷从车上跳了下来,直奔我等而来。

  “咦,他们怎么都来了?”我惊诧道。这几人非是别人,正是大哥蔡羽二哥蔡飞四弟李超五弟张忠,还有两个是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刚子和小健,也是以前玩的比较好的弟兄。

  大哥跟众兄弟老远就开始上下打量着我,关心道:“老三,有没有事?”说话间,他们就来到我身边,围着我转个不停,好像非要找出我受伤的痕迹。

  “你们看我好好的,哪有什么事。”我转了圈给他们,摆了个李小龙前进步的姿势,笑道:“还好,当年打架练就出来的反应能力还在。”

  五弟忠子气不忿,咬牙切齿地道:“三哥,到底是哪个逼养的找咱们麻烦,哥几个废了他?”

  大哥笑道:“你服小子就是火气大。听老三说完再讲。”

  “不是别人,是咱们以前的老相识。”我道。

  “谁?”兄弟们都是大出意外,纷纷道。以前我们五虎横行的时候,哪个不是怕的要死,虽然现在年纪大了,家室有了,孩子有了,性子稳了,安分的多了,但并不是说这样就没有种了,没有胆了,没有血性了,我们都还年轻,而立之年风华正茂,正当为生活为事业为理想拼搏的时候,因而就少却了争强斗狠的念头,但这样并不代表着从此以后我们五虎就是懦夫了,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