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的小叔子过夜,小玉不依,婆媳就闹气了。”

  “哦,这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这样的婆婆?”

  “就是,你说气不气人。”

  “她丈夫呢?”

  “咳,老实巴交的个人,婆婆媳妇都不敢得罪,小玉嫁了他,真是倒八辈子霉了。”

  “各人有各人的好,人这辈子谁也说不准谁好,你也不要太为她伤心了。”

  “嗯,还是你好。”

  “我怎么好了?”

  “你二哥那个木头,我每次因为这事伤心的时候,他总是默默不出声,也不知道安慰安慰人家。”

  “你是不是太挑剔了,刚才二哥不也是挺关心你的嘛,不回来,还知道朝家里打个电话,听说你脚扭了,他不也是挺紧张的嘛。”

  “呵呵,干嘛替他解释这么多,你怕我不要他啦。”

  “羞羞,也不知道当年是谁追谁满学校乱跑的,还大着个肚子上花轿。”

  “咯咯”

  我翻身压在她身上,将已经回过神来的物事再次抵进了她的体内,来往磨耕于神田幽谷之间,其势若农夫之耕秋壤,滛笑道:“不如咱俩生个?”

  “哦我才不生哩。”

  “为什么?”

  “生孩子太累太麻烦,还不能跟你这个啦。”

  “我干,真够马蚤的,以后就不叫你二嫂了,叫你二马蚤,马蚤货的马蚤。”

  “你才马蚤哩,坏蛋。”

  “个能生不生,个想生没的生,你说怎么办?”

  “坏蛋,是不是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我能打什么坏主意?”

  “是不是盯上我妹妹了?”

  “呵呵,只不过想送给她个礼物罢了。”

  “哦,那好,我把她叫来了。”

  “现在?”

  “嗯,就现在。”

  “你刚才从她家回来,说什么理由呢?”

  “呵呵,这你就别管了。”陈红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然后等了会,通了,她道:“喂,是小玉吗?家里就你人吗?哦,好,你上姐家里来趟对对,就现在嗯,嗯,快来吧。怎么样?”最后问是对我说的。

  “操,也太容易了吧。”

  “谁叫我是她姐哩。怎么谢我?”

  “打炮好不好?”

  “坏蛋。啊”

  时间,室外炎阳似火,室内热火朝天。

  “大姐!——”声脆脆的喊声把屋里面抱在起酣畅淋漓的两人惊醒。陈红从我的身上爬起来,对外面大声道:“唉,来了。”随便找了两件衣裳就朝身上穿,边穿边道:“这丫头咋来这么快?”我看着她穿衣服的样子,笑道:“还不是你这个做大姐的够派。”陈红穿好了衣服,转身下床穿着鞋子,回头飞了个眉眼,道:“便宜了你个坏蛋,让我成了祸害自己妹妹的坏人了。”我嘿嘿道:“这怎么说,她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我又不会强迫她,在怎么说她也是你妹妹,我这不想着送她礼物来嘛。”陈红啐了我声:“狡辩!”就快步朝门外走去,刚走上两步就赶忙扶住门框,差点没摔倒。我关心道:“怎么了?”陈红面色羞红,娇嗔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我顿时明白她是被弄的脚软了,忍不住哼哼闷笑了起来,若是在别的地方我早就哈哈大笑起来了。陈红大羞着跑了出去,还不忘回头给了我句:“等会教你好看。”我心道:“小马蚤货,我等着,谁教谁好看还不知道哩。”

  陈红打开门让陈玉进来,陈玉当头就问:“姐,干啥呢?大白天锁上门干啥?还怕有人偷你啊?”陈红看看外头没有人,又关紧了门,自动锁咔吧就锁上了,回头笑道:“死丫头,跟姐说什么呢?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有人送你?”陈玉笑道:“大姐吩咐,小妹敢不速来。”陈红拉着她就朝里走,道:“好啦好啦,就知道跟姐顽皮。”陈玉道:“我是刚出门正巧遇见桃三姐回娘家,就坐她的摩托车来了。”陈红道:“哦,小桃红也来了。”陈玉道:“嗯,姐这么急叫我什么事?”陈红笑道:“没有事就不能叫你来啦?”“不是啦。刚才你才从我家回来,我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哩。”陈红神秘地笑,道:“等会你就知道啦。”

  陈玉随着姐姐进到屋里,陈红跟她说:“到里屋看看就知道了。”陈玉听了姐的话,进到里屋,除了大床上乱糟糟的,其它的什么异样的地方也没看到,刚要转身喊陈红,就被藏身在门后的我从后面抱住了。陈玉的身体猛然大颤,正欲张口喊叫,就被我压倒在大床上了,声音也没有发出来。我压在她身上见她还要挣扎,连忙道:“玉儿,别喊,是哥。”

  我的声音彷佛就是陈玉的定身咒,她僵直的身体好似中了化骨绵掌软绵绵地不再挣扎了。我从她身上爬起来,把她翻过来仰面朝上,“啪”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懵了,茫然道:“怎么了?”陈玉翻身坐起,在不到半尺的地方瞪着我,突然笑道:“你吓死我了。”我上前咬住她的嘴唇,再次压倒在她身上,狠狠地道:“死丫头,敢打我的脸,看我怎么收拾你。”陈玉笑道:“不要啦,姐姐救命,有人要强啦!”

  陈红咯咯笑着跑进了屋,道:“是哪个不要脸,敢调戏老娘的妹妹,看老娘不把他的那根东西给吃了。”我半侧着身子,右手挽着陈玉的肩膀,左手伸入她的裙子底下,隔着块遮羞布揉捏着她的水蜜桃,挺起腰身,对跑进来的陈红笑道:“快点来把它吃了吧,就是这东西要强你妹妹。”陈红边脱着衣服边甩掉鞋,撅着白腻的大屁股趴上了床,娇笑着扶住我依然挺拔的山脉送上了她甜甜的香吻。

  陈玉玉面羞红,娇艳滴水,喘息着道:“你们两个夫滛妇合谋算计我。”我用舌头舔着她的小红唇勾引着她的小香舌,嘿嘿笑道:“说什么呢,哥哥可是诚心邀请你来送给你礼物的,你姐安的什么心哥哥就不知道了。”陈红吞噬着物事,听到我的话,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掐了把,疼得我朝前猛挺屁股,捣进了她的喉咙。阵憋闷她赶紧把物事吐了出来,面红如血,嗓子处痒痒的让她连咳不止,呼呼地喘着粗气。

  我呵呵而笑,翻身而起,扯下陈玉的遮羞布,双手抱其股,单枪匹马直挑玉门而去。

  “啊”陈玉阵闷哼,盘骨澎涨酸麻,感觉身体内某处被撕破了,阵阵酸痛使她充满了战栗的感觉,银牙紧咬。“哦”个紧窄的小洞夹的我爽叫连连,“玉儿,你的洞洞好小,夹的哥哥好舒服。”陈玉面色似火,微睨着杏眼,小嘴儿哼哼唧唧,滛吟而声,良田美地只管任我大力耕作。

  “咦!”陈红突然按住我的脊背,惊讶道:“流血了,流血了。”我正干着舒服,突闻她的惊讶声,忙停住高速运行中的屁股,道:“哪儿流血了?”她指着我和陈玉的结合处,道:“你看。”我朝那地儿看,可不是嘛,鲜红的血迹和着滛荡的蜜汁嗳液顺流而出,物事上更是血迹斑斑,眼看就要流到被单上,被眼捷手快的陈红用卫生巾给接住了。

  “怎么会这样?”陈红边擦着妹妹屁股上的秽迹,边道:“是不是你的东西太大啦?”我笑了笑,道:“可能吧。”然后又对因羞而掩面的陈玉笑道:“玉儿,你的小洞里是不是还有层残留的女膜啊?”陈玉笑而不答。陈红也很诧异,道:“小玉啊,你男人不光是死精还”她说到这就不说了,找出来块干净的手帕放在了小玉的屁股下面,推了推我示意我继续。

  我伏身趴在小玉身上,柔声道:“玉儿,今天哥哥就让你知道真正做女人的快乐。好好的享受吧。”屁股挺,物事在陈红的扶持下再次进入了陈玉的玉门深处。

  号角鸣,战鼓响,赤裸裸的肉搏大战触即发,个是枪身粗壮,势如水火;个是洞紧如箍,兵来将挡,唧唧唧磨擦生烟,啪啪啪雷鸣阵阵,滴滴滴汗流雨下,真个是气势如虹,炎火冲天,把屋外的烈日都给羞得躲进了云层之中了。

  陈红看的口干舌燥,忍不住伏在我背上,磨擦着自己双奶,揉捏着自己的小水窑。

  阵斗颤之后,陈玉终于达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个高嘲,肌肤泛起玫瑰般的艳红,温香软玉般的胴体紧密的和我结合着,脸上红晕未退,双紧闭的美目不停颤动,双手紧抱着我的屁股享受着高嘲后的美好。

  陈红见妹妹不行了,主动献上了自己的肥嫩。我见她滛状微微笑,拉过她把她面对面与陈玉迭在起,我抱着她们交迭的双腿,枪身抖,上下,好不美好。真个是:姐妹双娇,比目鱼合,枪下承欢,美艳如花。

  姐妹俩合体而抱,嘴儿对着嘴儿,奶子对着奶子,雪腹对着雪腹,丛林对着丛林,沟壑对着沟壑,你碾磨着我,我挤压着你,你亲我口,我舔你下,你挨了枪,我中了炮,欢欢腾腾,香艳而多娇,美妙而妖娆,舒舒服服,爽爽快快,真要是辈子这样多好。

  我大战似火,汗如雨下,双雕箭,真枪实弹,终于在屋外女人的喊声中泄如注,如瀑布般从天而降,滚烫着射进了陈玉的香潭。

  “是小桃红,怎么办?”陈玉微睨着眼,慵懒地躺着,两个坚挺而没有哺育过的奶子颤巍巍的,点想动的意思也没有。陈红坏坏地看着我咯咯浪笑,看样子也是不想动。小桃红直在门外催着,我无奈,只好穿起体恤和裤子,拖拉着二哥的拖鞋跑了出去。

  打开门就看见小桃红的两个大奶子在薄薄的丝绵背心下颤巍巍的样子,两个大||乳||头很个性地在胸前的背心上顶起了两个包,包的周围已经湿了,在炎热的空气里散冒股子淡淡的||乳||香,看得我真想上前舔上两口。

  小桃红看见开门的是我,惊了跳,两个乌黑的眼珠儿闪闪发亮,转溜溜地盯着我,看我盯着她的大胸脯眼睛发直,面色微红道:“咦,小恬,你咋在这?”。口水差点没流出来,我赶忙道:“我是来串门的。快进来吧,她们正在屋中等着你哩。”小桃红也没多想,进了门里才道:“你们在屋里干什么哩?大白天的还要锁上门。”我把门又锁上,道:“打麻将。”小桃红嘻道:“大热个天,打啥的麻将,真有你们的。你们不热呀?”我笑道:“有空调怕啥。”小桃红笑道:“大款,能不能接济接济三姐,三姐都快揭不开锅了。”小桃红比我大了两岁。“三姐说这话可就见外了,钱是咱自己的,想用多少只管拿去就是。”我知道她这是跟我开玩笑。她哪里会用得着向我借钱,她老爸也就是我干爹的堂兄张忠的堂伯,他可是个有钱的主,虽然现在没有我有钱了,可是早在十年头里,他可是这方圆十多里地首屈指的富户,在大夏湾里养鱼,光渔田就有十多亩。小桃红在她家里排行老三,小名桃红,所以她的名字有好几个,如桃红桃三小桃红等。小桃红的父亲风光了辈子,可惜却有件事非常的遗憾。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小桃红的母亲辈子只为她生了四个赔钱的货,杏黄青苹桃红还有个没有出嫁的桔香,连个带巴的也没有。

  小桃红进到屋里面没见到人。我道:“在里屋。”她笑道:“藏得怪严紧。”掉头就进了里屋。我古怪地笑紧跟在她后面。

  刚进门她就突然站住了,看着床上活色生香的两朵刚被雨露浇灌过的姐妹花,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我从后面靠上她,道:“怎么了?”

  “啊!”她彷佛刚从梦中惊醒了样,不敢相信地道:“你们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从后面抱住她,抚摸着她胸前的两个大波,道:“有什么不可以吗?”她被我问得猛然怔,接着就挣扎着道:“放开我。”我亲吻着她的脸蛋,道:“你认为可能吗?”

  “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叫了。”小桃红倔强地道。我嘿嘿笑,道:“你叫吧,你越大声,我听着越舒服。”说话间双手揉着她的||乳||头使劲捏,她的身体就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了,跟着呼吸就粗了起来。她眼睛微睨,面烫似火,小嘴儿微张,呼呼地喘着粗气,徐徐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坏?小时候可不这样的。”

  “人是会长大的。”我吻吸着她的脖颈,道:“三姐,舒服吗?”她咯咯笑了起来,扭着脖子不让我吸,道:“不要吸我的脖子,回家会被发现的。”我嘿嘿笑,道:“我办事你放心。”抱起她上了二哥的大床。

  四个人在个床上,二哥的这张大床就有点小了。陈红两女爬起来坐在两边帮着我给小桃红脱衣服。小桃红拧掐着两女,道:“你们两个小马蚤货把我给害苦了。”陈红两女人手把她的胳膊按住,另手揉捏着她圆嫩肥挺的大波,笑道:“三姐咋这样说呢?难道你不想试试别的口味吗?”小桃红羞红着脸道:“你瞧你浪的,是不是她把你个欲求不满的小荡妇给喂饱了。”陈红笑着朝我道:“你听三姐都抗议了,你还不赶紧把她给喂饱了。”

  这时,我已经把小桃红下半身的衣服脱掉了,然后又三把两把把自己又脱了个精光,对着她杂草茂密的水窑洞挺了进去。

  “嗯”三姐嗯哼出声,双手使劲攥紧了陈红两女的手。“哦,舒服!”我舒爽地叫着,道:“三姐,你小孩子几个月了?恢复的不错嘛。”小桃红好像没吃过这么粗壮的物事,感觉着那地儿被塞的满满的,胀胀的,半天才嗯哼着弄出句:“哼哦嗯八八个多月”

  “嘻嘻,我要吃奶奶。”我叼住她的||乳||头,像个小孩子似的狂吸着香浓的||乳||汁,绝对的纯天然奶水刚吸到口中便化成股股馨香的暖流,流入了你的心田,真的是甘甜可口,香浓郁醇。我舔着嘴唇对陈红两女道:“你们要不要尝尝,好美!”小桃红被我吸得酥麻而笑,捂住她的||乳||头,道:“不要不要这还得留着留着给给我儿子吃吃哩”我抱着她的蛮腰,飞快地做着快乐的事,喘息着笑道:“你儿子让他喝牛奶,这奶水让他留着孝敬他舅我。”小桃红啐道:“不不要要脸坏坏蛋”

  战事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陈红两女也在咯咯娇笑中加入了火热的战事中。

  番云雨,几多风雷。战事进行到结束时,三女已经丢盔弃甲,像三条||乳||白色的蝤蛴蝤蛴是天牛与桑牛的幼虫,||乳||白色,长而丰满伏倒在战场上,在暴风惊雷中受着雨水的冲击。战事结束时,战场上狼藉片,双方的战士都倒在了汗水之中,最后的奖品全都注入了陈玉的里面,今天她才是主角。

  四个人迭在起享受着巫山云雨后的酥软,任四肢舒服地自由伸展,如何舒服如何摆放

  终于在晌午之前爬了起来,与三女调笑着穿上衣服走出了二哥家这个温暖的香乐窝。南北分两个方向走去,朝南的是我,春风得意,朝北的是她们三个,娇若桃李艳如花。小桃红本来是来叫陈红她们两姐妹去吃饭的,没料想却成了我胯下的尤物,温香软玉的抱满怀,真是何其幸哉!何其乐哉!_!

  上了大路,刚要回家,调头又朝大哥家走去,我想现在大哥应该在家了吧,先前只顾着与美温柔,也没来得及问她大哥何事找我。

  不刻,走到大哥门前,股喷香的饭味引得我的肚皮咕咕直叫,丫的,今天的运动量太大,还没到点就饿了。三步两步窜到厨房里,只有美琴个人在炒菜,韭菜炒鸡蛋,地道的家乡小菜,二话没说伸手捏起了块就放进嘴里,哇,好烫!

  美琴见我那个馋样,好生可爱,忍不住笑了起来,催着我道:“洗手去!”我在她的催促下,在水盆里胡乱地洗了几下手,接过来她递的筷子,边吃边道:“大哥回来没有?他找我什么事?”

  “他在堂屋里不知在翻弄着什么东西。”她白了我眼,嗔道:“你就是为了这事来的?”我听着外面没有动静,猛把把她拥入怀中,咬住她的香唇就是阵缠绵,把刚塞到口中的块鸡蛋用舌头顶入她的口中,笑问道:“味道如何?”美琴把鸡蛋嚼了嚼咽下去,笑道:“鸡蛋还好。”我又欲抱住她继续缠绵,她赶忙推着我的胸膛,急道:“不行啦,被你哥看见了。”我对着她嘿嘿声滛笑,小声道:“真想就现在跟你来场,也让大哥见识见识她女人的浪劲。”她打了我下,啐道:“去你的。”

  “三姑今天来干什么?”我又夹了块鸡蛋放入嘴里,边嚼边道。美琴叹声道:“她能干什么,诉苦呗。”我不解道:“她有什么苦好诉的?有吃有喝,双儿女,还有个能挣钱的丈夫,这可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的家。”她道:“你懂个屁。女人和男人样有抱负有理想,整天的待在家里闷也闷出来毛病了,就像玉真那样多好啊,既可以帮上你的忙,又有成就感。”我笑道:“你是不是把醋倒进锅里了,这酸味怎么那么浓呢?”她笑骂道:“坏蛋。”我问道:“你是不是真想做事?”她叹气道:“想有什么用,又走不开。”我笑道:“只要你想,我就有办法,保证让你满意。”她喜道:“什么办法?”我调侃道:“什么办法现在还没想好,不过肯定让你满意。可是到时候你如何奖励我?”她飞了我个媚眼,道:“切都有你说的算。”“真的?”我色色地盯着她绵绵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