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不定与丽嫂的亲密调情全都进了她耳朵耳目之中。

  “不会这么巧吧?”我赶忙从丽嫂的双峰上爬起。

  “就是这么巧。”丽嫂并没有惊慌,只是拉过被单掩住了她湿漉漉的胸脯,飞了我个白眼,娇口真到:“乌鸦嘴!”

  我本就没有打算直瞒着四哥我与丽嫂的关系,我本就打算与四哥摊派,我本就希望能得到四哥的谅解,我也并没有好比偷情被抓般惊慌。事情既然到来,虽然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按部就班,但依然要面对。

  “我去跟四哥谈谈。”留给丽嫂个放心的眼神,我转身走出了病房。

  “饭我打回来了,在这儿吃吗?”安琪推开门便看到了我,扬了扬双手中拿着的食盒。

  “你们先吃,我等会儿。”视线越过安琪,我看到了脸色难看的四哥。

  安琪是个聪明人,有但是请不用点便透了,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小心叮嘱道:“有话好好说。”

  “知道。”我点点头,然后走出了病房。

  等我出了门,四哥已经走出了段距离。我紧走几步,跟在他后面,不远不近。他没有说话,我也不好意思先说话,我们都在沉默。

  六楼,楼顶。

  空荡荡的,除了我和四哥,就只有风在呼呼的吹。

  “对不起,四哥。”终于还是我先开了头,道歉。

  “啪!”

  声脆响,四哥的大拳头将我擂倒在地。嘴角留下了殷红的鲜血,左边的脸颊在以枕木然后瞬间疼痛起来。

  “对不起!”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真心的道歉。虽然所有的错误不全都在我,但我愿意承担起切,而且花心多情的我仍然不愿意也不可能就此罢手,与丽嫂刀两断,各不相关,所以今天的这顿打我愿意挨,只要他不是太过分,我绝不会还手。

  “你们太过分了!”出乎我的意料,四哥在拳将我擂倒在地后,他并没有趁机扑到我身上拳打脚踢,而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不解地看着他,不懂。这种事情搁在任何个正常人的身上,根本不可能有人不气愤的。既然气愤,为什么不抓住我暴打顿呢?

  “什么时候开始的?”四哥瞪着我看了半天,始长叹出声,脸上的神情无比的落寞。

  “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没有反应过来,随口又问了遍。

  “我是说你和我老婆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开始的?”四哥恨恨地瞪着我,没好气地口孔叫。

  “八年前”

  病房里。

  “他们两个会不会有事啊?”丽嫂面含忧色。

  “要不我?”安琪把买的食物放在茶几上。

  “也好,你把针给我拔掉,咱们起去。”丽嫂坐起来要去穿衣。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秦玉莲走了进来,见丽嫂要起身,便急道:“你这事做什么?金娣,刚刚生完孩子,小心伤了身体,快躺下!”

  “妈,表姑父知道了表姑与他的关系,还有孩子的事也知道了,我看见他们上楼去了。”安琪道。

  “躺下,躺下。安琪你陪她在这待着,我。”玉莲让丽嫂躺下,给她盖好被单,叮嘱道:“注意身体,落下个病症就麻烦了。都生过胎了,咋点都不懂事呢!”

  “好啦好啦,你快去吧。”丽嫂催促着。

  夜幕降临,雨水洗条过的天幕显得特别的明净,繁星聚满天际,像是孩子们闪呀闪的眼睛,璀璨悦目。

  四哥和我坐在六楼顶上,任满天的星辉洒满身上。

  “想不到连园园都是你的儿子!”四哥仰天慨叹,眼中有着无尽的怨慰,无处发泄。

  “对不起,四哥。切都是我都错。要打要骂,随你,我绝不会还手。”我摆出副伸长脖子等挨打的样子。

  “我恨不得把你从楼上扔下去,可是这样有用吗?”四哥没有动手,叹声道:“要怪只能怪老天爷对我不公”

  “咳”

  “吆,这儿凉风习习,又可以近距离地赏璀璨星光,你们两个挺会找地儿乘凉的。”玉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顶楼,屁股坐到我的身边。

  “你怎么来了?”我笑了笑。

  “行你们来就不行我来啦。”玉莲娇笑道。

  “行行。你当然可以来。不过要当心,这里可有”我本想调配她几句,缓解下先前沉闷的气氛,但有感觉下面的话说出来有些不妥,毕竟有四哥在旁边,不大方便。

  “有什么?色狼吗?”我不说,玉莲却不放过我。

  “嘿嘿”我看了眼有些迷茫的四哥,故作地傻笑起来。

  “大坏蛋!”玉莲半边身子靠在我身上,娇口真不依。

  四哥并不是笨蛋,男人对女人独有的敏感,让他眼就可以看出了这个漂亮能干的单身表姐与我的关系非是般,是故借口照顾园园先走了。

  楼顶上就剩下我们两个。

  “怎么样?还疼吗?这个老四也太重了。”玉莲疼惜抚着我的面颊。

  “没事。还好,不是太疼。”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破处,上点天然的消炎水。

  “走,咱们下去。我给你上点药。”玉莲站起来要拉我。

  “不要紧,破不了相。”我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揽在怀里,笑道:“咱们好不容易才上来次,多呆会才下去,这么浪漫的情境可不好见。”

  “空空荡荡的,有什么浪漫的?”

  “习习凉风吹着,再再星辉照着,空悠悠的天地间就咱们两个人,没有喧哗,没有喧闹,有的只是静地天地,多么惬意美好啊!”

  “还有我发现这个时候在这儿进行次活塞运动,那将会更加的惬意美好,是不是?呵呵”

  “你坏蛋”

  静静的楼顶上,星星在着眼睛,灿烂的星辉中,两条白色的虫子在糯动,发出抽气般的声响,有时候像虫鸣,有时候若鸟啼

  婴儿室外面,我扶着丽嫂,和她并肩站在外面,透过明亮的玻璃,看到了儿子和女儿在安静地睡觉,那小模样儿可爱极了。

  第八十回无限诱惑

  “你今天还会回去吗?”丽嫂依偎在我怀中,舒服的闭上眼睛,弯弯的睫毛长黑闪亮眨眨的像是会说话,肥嘟嘟的鹅蛋脸儿红润有佳像是涂了层彩霞,很是美丽。

  “你说呢?”我知道她的心思,故意逗着她。

  “我怎么知道。”心思被看透,她的脸更加的红了,红到了耳根,眼睛更加的不敢睁开了。

  “要不我留下来座陪你,好不好?”刚生过孩子的女人,最需要的就是有个爱人陪着,当然对丽嫂来说,这个人肯定是我。

  “真的?!”丽嫂抬起头,睁开那美丽的双眼看着我,目光闪亮,眼角带笑。

  “真的!”我肯定地点点头,把她抱得更紧了。

  “爱死你了!”人来人往的婴儿室前面,丽嫂肆无忌惮地在我的脸颊上连亲了几口。火样的温柔在我的心中燃起,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与她缠绵在起。

  时间在走,两个人沉浸在绵绵的温柔之中。

  缠绵的温柔彷佛样在空气中传播,止足围观的人群由两人增加到二十人,远远地好像还有人在朝这里走来。

  气氛的升温终于让呼吸不畅的两个人对外界有所觉察,“啵”声,两唇喘息着分开。

  丽嫂嘴角挂笑,满脸通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拉着我的手朝人群外走去。我则对着众人呵呵笑,被丽嫂拖着走了,临走时婴儿还不忘朝婴儿室中望了眼,见我和丽嫂的那对可爱的龙凤胎正伸蹬着圆润的小手脚,欢腾不已,可能是我和丽嫂之间的温柔也把这种传给了他们了吧!

  丽嫂紧拉着我的手,直进到她的病房。

  关上门,丽嫂在我的肩头轻轻捶了拳,娇声嗔道:“坏蛋,都怪你。”

  我微微笑着拉她坐到床上,“谁叫你太美了,我情不自禁嘛。呵呵”

  “坏蛋,坏蛋”丽嫂娇笑着不依,粉拳如雨点般落在我身上。

  女人最美丽的时候就在这刚生过孩子的时候,这时候的撒娇对男性的杀伤力将会是百分之二百,本就对美丽的诱惑没有免疫能力的我又怎么能够抗拒呢?

  我朝后仰,躺倒在病床上,手伸,丽嫂就扑到在我的身上。

  “坏蛋。”丽嫂趴在我的身上,脸贴在我的胸口上,左手慢慢地在我的腹部游走,“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干什么?”

  “告诉玉真今天你不回去啊。”

  “不用打,她对我放心着哩。”我拿着她在我的小腹上游走的手掌朝下面移了移。

  “真的还是假的?”丽嫂笑着在我下面的部位捏了下,“她就不怕这个坏家伙乱来?”

  “人家才不会在乎。”我的某个部位在丽嫂的手指间变大。

  “在美国待过就是不样,不但思想开放,而且这做派更是前卫。”丽嫂说笑着解开我的裤子,打开拉链。

  “这话可别被真儿听到了。小心她把你给强了。”我哈哈笑,把手伸进了她松宽的衣服里,揉捏着她的大咪咪。

  “她敢,还不知道谁强谁哩。”丽嫂趴在我的胯间,口齿不清,像是含了热茄子,说话呜啦呜啦的。

  “哦,舒服,继续,用力。”我手插在丽嫂的发间,顺着她起伏的秀发用力,“你们有机会的,这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玉真知道咱们的事吗?”丽嫂喘息着换了口气,手不停地上下浮动,我的心也跟着上下浮动。

  “大概也许知道吧。”

  “什么意思?”丽嫂不解地看着我,嘴角上垂下道晶亮的银丝,看的我心火大盛,差点就控制不住江河决堤的欲望。

  “咱们的事,梅儿知道,你说她们姐妹之间有秘密吗?”我深吸口气,把那股欲望压下去。

  “你说玉真会不会知道你今天是来陪我的?”丽嫂的手停了下来,有些担心地望着我。

  “不但知道,而且还嘱咐我要代她问好,谢谢你给我生孩子。”弟弟被冷落了下来,做哥哥的当然深有同感,

  是故不再调侃与她,把她想知道的股脑全都倒了出来,欲速战速决。

  “骗人,我才不相信哩。”丽嫂的注意终于回到我的双腿之间,玉指轻拢,上下浮动,在火上加了把油。

  “骗你是小狗。”我的把她的屁股拉过来,隔着衣服在两团肉球上游走,时不时地滑过股沟。

  “你本来就是小狗,嘻嘻”我的话让丽嫂意识到没有骗她,喜笑颜开,娇态荡然,浪意无边,轻巧的香舌勾动,诱惑连天。

  “我是小狗,你就是小母狗,咱们是对狗公狗母,哈哈哎呀,你个小荡货,你咬我干什么吗?”正想发笑的我突然受到了烈火红唇的攻击,小弟弟被馋嘴的小母狗给咬了口。

  “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个坏东西”丽嫂的牙齿微微用力,轻轻痕下,舌头卷动间上下律动。

  “嗷嗷嗷”我抱住丽嫂的屁股,腰身使劲,挺动,摇动,“好,好,好,加油,加油,出来了,出来了”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泄洪如决了堤的江河,闪电般从高空落下,喷出远,喷洒在丽嫂的喉咙间。

  “坏人,又喷在我的嘴里!”丽嫂把嘴里的蛋清般的液体吞了个干净,舌头舔拭着嘴角,那荡样那滛态看的我直想把她压在身下疯狂的蹂躏蹂躏番。

  我微笑着用手指轻轻地擦拭掉她嘴角的残留,然后伸入她的嘴里,“这些可都是大补的东西,既能美容又能养颜,可不能浪费了。”

  “咯咯不知道羞。”丽嫂笑倒在我怀里。

  “这有什么可羞,这些可是都有科学依据的。”我把她搂住,让她的头枕在我的胳膊上。

  “科学你个头,这些东西也有人去研究?”

  “当然了,不但有人研究而且还有人喜欢喝这些东西,大补的。”

  “我才不相信哩。”

  “不相信,你可以问安琪。安琪是首都医科大学毕业的,对这些东西肯定比我知道的详细。”

  “安琪才没有你这么坏,她才不会去研究这些东西。”

  “研不研究是回事,知不知道又是另回事。”

  “对了,你还是跟家里打个电话吧,让她们知道你在哪里,好安心。”

  “现在就知道为家里人着想了,是不是为了以后姐妹在起好相处啊?”

  “当然了,相处好了,才能对付你这个大色狼啊。”

  “晕,说这话可就不负责任了,我色还不是因为你们。”

  “这怎么就是因为我们了?借口!男人本来天生就是不知足的动物。”

  “难道这不是你们爱我的地方吗?我若是知足了,你们不就只能有个人享受我的大棒子了?”

  “谁希罕!咯咯”

  “死鸭子嘴硬,呵呵”

  两个人有时候逗逗嘴,都是不可获得的快乐,丽嫂和我肆无忌惮地笑着,笑声荡漾在空气中,衍射出去,飘荡在医院的上空。

  “你们两个笑什么呢,这么高兴?”病房的门咔嚓声响了,安琪走了进来。

  “没什么,就是有个人太自以为是。”丽嫂撇了我眼,从床上坐起来,“饭菜准备好了吗?几天跟没吃东西似的,肚子好饿。”

  “好了,安妮正在准备,咱们现在过去吧。”安琪过来要扶丽嫂,却被我把拉倒在床上,荡笑满面,“吃东西那么要紧干啥,刚才不是才吃过营养品了吗?”

  “营养品?什么营养品?”安琪的灼灼的目光在我和丽嫂的身上瞄来瞄去。

  丽嫂被安琪问得哑口无言,在我的大腿内侧掐了把,“坏人,要办事快点。”

  “等下你就知道了。”不管三七二十,我快速地解着安琪的衣服。

  “干什么?”安琪双手推搡着我的双手,不让我越雷池半步,“这儿是病房,人来人往的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除了安妮和你妈就只有四哥会来,四哥被我给气走了,知道我在这儿,肯定是不会来了。没事。来吧,我的医生美人儿,快给你的男人降降火吧。”穿过奶罩,我的双手揉捏着安琪的||乳||房,让她们在我的手掌中温柔地变着可爱俏皮性感的模样。

  安琪的身体被我揉得火热,在病房中随时都可能被人看到的环境里,她的敏感的身体更加的敏感了,刚换的内裤再次被浪水打湿了,热情与刺激引导着她的双手拉开了我的拉链,解开了我的腰带,连内裤股脑地拉到了我的腿弯。

  “,bb,!”我松开安琪的,让她把身体调转过去,高高挺翘的屁股骑跨在我面上。

  “哦——”安琪长长地娇吟,只因我掀起了她的白大褂,隔着内裤触摸到她裙内的禁地。

  “,bb,!”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身体的某部分被温暖地包围着上下蠕动。

  咕噜,咕咕噜,丽嫂的肚子开始喊饿了,“你们能不能舍去前戏啊,我这肚子都开始叫苦了。”丽嫂坐在床边欣赏着这真人现场版的床戏,口感舌燥的时候舔动红红的小舌头,却引来肚皮阵阵的叫苦声。

  “!”我拍了拍安琪白嫩的翘臀,飞了丽嫂眼。

  安琪爬起来,跪在床上,把臀部对着我高高翘起,沾满了马蚤水的雷丝三角内裤挂在左边的大腿上,双腿间溪水细流,沿着大腿流下,打湿了床单。

  “二三,进去了。”我扶住安琪的翘臀,鼓作气,插到底。

  “啊”安琪俯面趴在床上,猛烈插入让她备受刺激,口中呻吟不断。

  黄河决堤,长江奔腾。

  江河泄洪后,我不愿退出,趴在安琪背上享受着高嘲后的余韵。

  “噔噔”有人敲门。

  “请进。”丽嫂虽不是第次看过真人秀,比这更激烈的3大战她都经验过,但禁欲达几个月之久的她对这种事情却是极其向往的,所以,这场只有她个人观看的真人秀,让她看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反应迟钝,话不经过大脑就随口脱了出来。

  “啊,你们!”美丽的女警花,罗云的妹妹罗丽出现在门口,手掩着口不敢相信地望着床上的三个男女。

  “怎么办?”数百亿脑分子高高地旋转,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房间里四个人,在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说话,只有眼神在交流。这样机会可不好见。

  “还不去。”丽嫂背对着罗丽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最明白不过。这种事情,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无非是把她也拉进自己的阵营中来。当然这种想法我也是有的,但人家怎么说也是我的干弟妹的妹子,忠子的小姨子,我怎么好意思呢?以后只怕闹得不欢就不好了。可是眼下这事情又非得解决不可,这丫头,别的少女见到这种事情基本上都会在大吃惊后逃离这尴尬的现场,可她却偏偏不走。不但不走,而且还用眼睛狠狠地腕着我,彷佛我跟她有仇似的。这丫头是不是爱上我了啊?不会吧?要是这样可不好办了。我对这个小丫头还是有着极大的兴趣的,挺漂亮,挺活泼,挺正义,挺有女人味的。如果我真跟她发生点什么,到时跟罗云不好交代啊,头疼啊。

  “丫头,你怎么不走啊?”我不好意思地从安琪背上爬起,东西没擦就直接放进了裤子中,带出来的水儿打湿了大片裤裆。

  “我干嘛要走,我可是来找你的。”罗丽小嘴儿撅,走上前来。

  第八十回热火朝天

  “我干嘛要走,我可是来找你的。”罗丽小嘴儿撅,走上前来。

  “晕,你没看见我在干什么吗?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乱看的。”拉过被单盖在安琪让人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