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行,除非”我的目光又下滑到她的胸脯上,嘴里感觉有水在冒出。

  “除非什么?”罗丽把目光收了回来。

  “算啦,还是不说了。”咕噜咽下口唾液,“说了你也不愿意。”

  “去死啦。”罗丽也知道接下来再说下去肯定没有好话,“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找我到底什么事?”

  “走,到所里再说。”

  “我可没有犯错,到所里干什么?”

  “是到我住处啦。”

  “黑灯瞎火的到你住处,会不会被人误会我,嘿嘿”

  “去你的,收起你恶心的思想,别人才没有你这么坏哩。”

  “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情,你怎么老说我坏,小心等会进到屋里咱们真发生点什么让你知道什么叫坏。”

  “你敢,小心我的枪走火。”

  “啊呀,我好怕啊,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好怕怕吆。”

  “恶心。”罗丽推了我把,把靠近她的我推开,咯咯笑道,“有贼心没贼胆。”

  “你这是不是在给我暗示?”

  “你去猜吧。”罗丽诡异笑,当先跑过了马路,进到对面的镇政府大院里。派出所就在镇政府大院里面。

  大院里住着有二三十户人家,大概百十号人,真正在里面工作的很少,只有二十人。

  大院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大都认识罗丽,我也不好意思跟罗丽走的过于亲近。罗丽的住所在派出所里面的单元房里,没几步路便到了。

  静悄悄的派出所跟外面好似两个世界。

  我跟在罗丽后面来到她的宿舍。这是个两室厅的房子。说是两室厅,只不过比标准的两室厅小了几号。扫描了下客厅,麻雀虽小,锅碗瓢盆煤气罐,五脏还算俱全。

  隔壁的门微微关着,灯亮着,有人。

  “你跟谁同居?”我笑的有点暧昧。

  “想知道??”罗丽知道我不定又有了什么坏念头,绷着脸,眼神暧昧盯着我的眼睛,盯得我阵阵心虚。

  “呵呵。”我解嘲笑,苦着脸道,“难怪你能抗拒住我的诱惑,原来是有了相好的。”

  “去你的。”罗丽生气地朝我屁股上踢来,“小心她把你的那东西给你踢掉。”我轻轻躲过她的玉足,嘿嘿笑道:“谁踢谁还不知道。”

  “谁啊,咋咋呼呼的吵死人了,还让不让睡觉。”隔壁的门被完全打开,个睡眼惺松的美女披头散发地走了出来。

  “寒警官好。”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见过的那个美丽的女警,派出所的所长寒玉珠。

  “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在跟咱们家小丽在这儿打情骂俏呢。”寒玉珠揉了揉眼睛,对罗丽暧昧地笑着,“丫头,知道把男人朝家带啦。”

  罗丽被她笑得玉面绯红,“谁带男人回家了?”

  “咯咯还狡辩,是不是以为我今天又不在所以就,啊哈”没想到这女警官平时副冷艳冰霜的样子,居然还有这么面。

  “满脑子龌龊思想,小心我把他推给你。”罗丽面红耳赤,偷偷地看了我眼,见我正盯着寒玉珠的胸脯看,不由地暗骂大色狼。

  “切,我才不要男人哩。”寒玉珠不屑地瞄了我眼,却看到我的眼睛正瞄在她胸前高挺的双峰上,冷声道,“好看吗?”

  “好”差点说漏嘴,我赶忙改口,“哦,你刚才说什么,你不要男人,男人有什么不好吗?”

  “男人有什么好,个个的都是大色狼,见到女人的胸脯就跟见苍蝇见到密样。”寒玉珠恶狠狠地道。

  “呵呵说得对,有些男子就是这个样子,就好比唐伯虎见到了秋香姐,那可是笑倾情,再笑倾心,三笑甘心为奴仆,玉珠,自从见到你以后,我就被你给深深的吸引,甘愿生世做你的奴才,你衣服脏了,我为你洗衣,你肚子饿了,我为你做饭,你熬夜困了,我为你扫榻,你身体凉了,我为你暖被,你睡着害怕,我跟你同眠,生世,世生,呵护你,疼惜你,这样的我,你不喜欢吗?”我真是太伟大了,我真是太无耻了,为了哄得女人得芳心,连这种没有骨气,肉麻到极点的话我都能够说出来。

  “恶——”美女并没有被我的话给感动,反而把我当成了呕吐的对象,但至少有点我能够看出来,她对我的态度没有刚才的反感了。

  “怎么?我这些话还不够煽情吗?”我对着罗丽笑道。

  “煽情,煽情到了极点。”罗丽耸了耸肩,推开她房间的门走了进去。寒玉珠也跟了进去,回头冷道,“肉麻”,随即把门从里面给关上了,咔嚓,把我个人给晾在外面。

  第八十四回可爱双娇

  “喂,丫头,干什么呢?把我晾在外面干什么,我可是对你片真心在玉壶啊!”我在门口喊了两嗓子,居然没人理我。

  “死丫头,大爷还没有对谁说过这么多肉麻的话,不识抬举,早晚把你压在身子底下治的服服帖帖的。”我在心里暗暗发狠,在门上拍了两下,“不开门,我可走了。”

  “走就走,谁希罕你来呀。”这是寒玉珠的声音。

  “怎么,还怕我观吃了你不成。”我不死心,再次敲了敲门,“罗丽,开门啊,不开门我可走了。”

  “你敢,你要走了,看我不跟我姐说。”这丫头居然拿她姐要挟我,我才不怕她哩,“你姐又不是我老婆,我怕她干什么。少来威胁我,开门,不开门我可踢门了。”

  “吆,胆子不小,连警察的门你都敢踢,是不是想进黑屋里住上住啊。”寒玉珠这个平时冷艳冰霜得如同天山雪莲般的女子居然隔了块木板就变了个人,变得开朗大方的多了,根本让人找不出来点儿冷艳得的味道,真是奇了怪了。

  “如果喜欢个人去踢警察的门也是种错误的话,我甘愿踢上几十次,每次蹲在黑屋里面等待你来的时候都将是快乐无比的日子,当在看见你到黑屋门前等我出来的那刻更将是我心中最最快乐的时刻,噢,bb!

  打开门吧。”真的不知道原来我也有这么会肉麻的张嘴。

  “呕”

  “呕”

  屋里面传出两声呕吐,看来我的功夫还是没到家,让人崇拜的偶像没当成,倒是成了让人呕吐的对象。

  “死丫头,不开门,看咱们谁能耗过谁,不行你们两个是女同,晚都抱在起睡。”我坏坏地想着,随便打量着客厅里的切。见灶台旁边有个冰箱,还别说,说了这么多话费了这么多口舌,嘴真的有点渴了,便过去打开冰箱。冰箱里面装了好多东西,蔬菜瓜果肉蛋馒头之类的装了满满的两层,还好在冰箱的门后面放置了四瓶饮料,拿了瓶可乐,打开瓶盖,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真是他妈的冰冰凉透心凉。“你们两个不出来,我可把你们冰箱里面的东西全给报销了。”

  “你吃吧,最好连那块肉都给吃了,反正我们谁也不想吃。”罗丽道。

  “就是,有本事就把那块肉给吃了,反正都放了两天了,没人吃瞎占地方,你报销了,正好给我们腾冰箱。”寒玉珠道。

  “不会吧,你们两个笨女人,不吃肉干什么买肉,还买就买了这么多,这足足有三四斤重。”我大叫。

  “谁买了,那是前两天我妈来给买的。”寒玉珠道。

  “你妈还真是有眼光,真会挑,几乎没有点瘦肉,这不知是在哪个杀猪的那儿买的,不但买的人会买,这卖的人也会卖。”看着那块颇让人惊叹的肉,我不由大声感慨。

  “咯咯”

  “咯咯”

  屋里头两个女孩子笑的直不起来腰。

  “笑什么?我有说错吗?”

  “没错,没错,你继续说,咯咯”

  “笑什么你们,得了好病啦。”我不解,这有什么好笑的。

  “那是我们吃剩下的。”寒玉珠句话道破天机。原来寒玉珠的母亲前几天来看她,下子就给他们买了七八斤的猪肉,七八斤这对两个女孩子来说可不少数,足足够她们两个吃上十天半个月的。谁知道,这两个丫头吃猪肉的时候光拣瘦肉切,肥肉全都留了下来,这不就成了现在这面目全非的肥肉块了。

  “你们两个还真会吃。这肥肉怎么不炼成油,放在这儿多占地方。”我无比的汗颜。

  “你有空就帮我们把它炼成油吧。”

  “你们怎么还不出来,在屋里面干什么?”

  “要你多管。”

  “我才懒得管你们,你们再不出来,我可真的要走了。”

  “走,赶快滚。”

  “嘿嘿,叫我滚我就滚,你又不是我老婆,我多没面子。”

  “去死吧。”突然,门开了角,个枕头带着扑鼻的香气飞了过来。接着里面传来罗丽的笑骂声,“死丫头,你干嘛把我的枕头扔出去。”

  “喂,你们两个有没有看过杨程琳那傻鸟演的刺青?”

  “看过,干什么?”寒玉珠刚接话,罗丽就赶忙道:“别理他,这家伙肯定没安好心。”

  “不会吧,这有什么,刺青不就是讲两个女生相爱嘛。”寒玉珠不解。

  “呵呵,你们两个是不是也有此好啊?”这个美丽的女警真可爱。

  “坏蛋。”

  “去死。”

  两女在门后面羞红了脸。

  “你们出不出来,把我个人晾在外面,你们也真过意得去。”

  “就不让你进来,气死你。”

  “宰相肚里能撑船,我才不跟你们两个小女子般见识。”我见隔壁寒玉珠的房门没有关,便道:“玉珠妹子,哥哥今天干了很多活,有点累了,要借你的房间休息休息了。”见房间里没有动静,我继续道,“等会儿叫醒我,可别让我觉睡到天亮,让人看见就不好了。”

  “大坏蛋,你敢去。”门突然被打开,寒玉珠终于忍不住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哪有去,你看我不是在这儿坐的好好的嘛。”我躺在沙发上,朝她耸耸肩,嘿嘿坏笑。寒玉珠三步并两步走到我的面前,指着我刚才在冰箱里面随便拿的用来到可乐的杯子,“那是我的杯子,谁叫你用的。”语气居然在转瞬间又变得冷冰冰的。

  “这是你的杯子啊,这个小熊真可爱。”我呵呵笑着,并没有被她的冷冰冰而吓到。

  “给我。”她伸手朝我要。

  我端起来摇了两下,放在嘴边,“我还没喝完。”

  “你。”寒玉珠指着我,脸寒如冰,想发脾气又没有发,真是拿我没办法,回头朝罗丽喊道,“罗丽,你带来的男人你还管不管。”

  罗丽换了件睡衣依靠在门口处,笑嘻嘻地道:“这家伙太坏,我管不住,你来管吧。”

  “真的?”寒玉珠突然诡异笑,让我的心里陡然寒。

  “你想干什么?”我靠在沙发上盯着瞬间转变的寒玉珠,她不会真的动手打人吧?要是动手,别看我从小打架打到大,恐怕不是她这个全军大比武的女冠军的对手。

  “不做什么,只是觉着你的皮有点儿痒了,想给你挠挠。”寒玉珠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这人有三不打,第不跟女人打架,第二不打女人,第三我不跟女人在地上打架,要打在床上打。”跟女人动手,赢了说你欺负女人,输了说你不如女人,是男人明智点都不会做,当然我不是傻瓜,不会傻到跟她动手。

  “没关系,在床上也可以。”寒玉珠笑起来很美,美到让人心醉,可是这笑怎么让我觉着无比的恐怖呢?

  “不会吧?这样也可以?”我不由地朝罗丽发去求救的目光,可是这个死丫头却睬都不睬我,还个劲地叫

  嚣,“解决了罪犯,你是咱们警队的光荣,解决了他你是咱们女性的光荣,姐妹儿,加油干掉他。”

  “这这这世道,还有天理吗?女人都骑到男人的头上来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要穿越,我要穿越,穿越到古代,穿越到异界,不做皇帝做王爷。”我表情怕怕地注视着寒玉珠的眼睛,但内心里却没有半点惧意,我知道这丫头不会轻易动手打人,怎么说她也是所之长。

  “咯咯”罗丽笑得直不起来腰,蹲在门口眼泪都流了出来。

  “少废话,走,进屋到床上打架去。”寒玉珠笑的更加的可爱了,撇下我当先朝她房间走去。

  不会吧?真要跟我在床上打架?这美女还真是够个性,我只不过这么说,她还就真的当真了,难道她不知道在床上打架的意思吗?我朝罗丽投去了疑惑的目光,这丫头居然还在笑,她怎么就没有意识到我的难处呢?

  “还在愣什么,快点进来。”妈呀,寒玉珠这女人居然当着我的面解扣子,哇噻,白嫩的脖子都露出来了。

  “眼都看直了,想多看,还不赶紧进去。怕啦?”罗丽白了我眼,站起来朝隔壁寒玉珠的房间走去。

  杀头不过头点地,切,我怕,最多也就跟我练练,反正毛都不会少根,我怕个鸟毛。老鼠怕猫,那是谣传,只小猫,有啥可怕,壮起鼠胆,把猫打翻,前年谎言,彻底推翻。不对不对,这是鼠爷那小偷的曲儿,老子才不用他来壮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我大义凛然地站起来,跟在罗丽的后面朝寒玉珠的房间走去。

  罗丽见我过来,站在门口娇声笑道,“爷,进去吧,珠儿正在里面等着爷宠幸她哩。”

  “死丫头,少嚼舌根子,小心你的小屁屁。”门里面传出来寒玉珠的笑骂声。这女人每次都是在看不到她的时候才更具女人味。

  “罗丽,你找我来到底干什么?不会就是这事吧?”

  “当然不是,稍会你就知道了。”

  第八十五回床上功夫

  推门进去,股沁人心脾的芳香迎面扑来。还没想坐下深呼吸,多吸几口这美女闺房的味道,双肩就被人抓住,然后个香喷喷的身体就进入我的怀中,接着胸膛被猛烈撞击,人被腾空提起摔出,我的身体就这么被寒玉珠个过肩摔嗖的声摔了出去,扑通声摔在地上,不对,软绵绵的好像不是在地上,难道真的在床上,不过即便是摔在床上,这么个速度力道都非常大的过肩摔也让我差点没背过气去。

  “咳咳,死丫头,也不打声招呼。”抱怨着刚想翻身起来,就见个白色的身影腾空飞了过来,下子骑到我的身上,双手死命地卡住了我脖子,嘿嘿冷笑道:“你不是要跟我在床上打架吗?”

  “死丫头,放手,咳咳,掐死了。”我握住寒玉珠的双手朝她看去,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套白色的跆拳道服,黑色的腰带纱的紧紧的,两端还刺着两个明显的罗马数字“8”。黑带是跆拳道高手的象征,是实力的体现,更是种荣誉和责任。黑带段位分段至九段。段至三段是黑带新手的段位,四段至六段是高水平的段位,七段至九段只能授予具有很高学识造诣和对跆拳道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杰出人物。黑带段以上选手有资格参加全国性比赛,二段以上选手有资格参加国际比赛。选手取得黑带后便有资格担任教练指导跆拳道运动。四段以上称为“师范”,五段以上称为“大师”。四段以上有资格申报国际教练国际裁判,并有资格担任道馆馆长或总教练。

  这妮子居然是个跆拳奇才,黑带八段,大师级的人物,距离最高的九段也只差那么点点。还甭说,看那气势与这劲道还真有几分武学大家的样子。只是

  “掐死你,掐死多你的坏痞,你不是自诩很厉害嘛,来用上啊。”感觉寒玉珠的双手又用上了几成力道,我握住她双手也紧了紧,道,“你这样做不公平,堂堂跆拳八段大师级的高手,居然趁人家不注意突然出手的,实在有损你在跆拳世界里的名声,而且作为在群众眼中有着良好形象的美丽女警官,哥哥我本着人民群众有监督的职责奉劝你,要保持良好的警队形象不要用你在警队学的本领欺负我这个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

  “要你多管,本姑娘的房间就是本姑娘的天下,所有的规矩本姑奶奶的说的算。”寒玉珠不屑道,“闭上你的臭嘴,有本事就把我摔下来。”

  “真的要在床上打架?”近距离的接触,感觉着小肚子上她那浑圆有肉的臀部穿过来的热力,身体的某个部位不自然地有硬的趋势,赶忙把眼睛从她鼓胀的双峰上挪开。

  “你不是有三不打的原则嘛,既然你喜欢跟女人在床上打架,本姑娘就让你试试女人床上功夫的厉害。”说这话的寒玉珠居然还对我抛了个媚眼,惹得我心里阵发火。这丫头时阴时阳的,会儿冷若冰霜,会儿艳若桃李,会儿冷冰冰的像块冰山,会儿热情如火风情万种,真是搞不清楚哪个才是真实的她,这么善变而又无可捉摸的女子,我还是第次见到,颇具挑战性啊,如果能够把她给征服了,那将会比征服头老虎还要过瘾。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大便?”寒玉珠冷声道。

  “脑子里怎么会有大便,我满脑子里都是你。”我依然嬉皮笑脸。

  “你!”寒玉珠生气地把双膝朝我胸口压来。

  就在这时,个好的时机到来,趁她生气有点儿浮躁的当儿,我的双腿猛然使劲,在床上猛力蹬,腰部用力,她那不足55公斤的苗条身子就被我用腰挑起,若然成功,肯定能把她甩下身去。可是这女子竟然如狗皮膏药样朝身上贴来,耸挺的双峰按压在我的胸口,那肉肉的感觉酥麻的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姑奶奶,你这用的是跆拳道的招式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