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严严实实。顷刻间,股电流,侵袭了她,也侵袭了我。我吻得好狂热,吻得好激动。罗丽的双手紧紧抱住了我,不在挣扎了,任我的双唇吮吸着她的樱唇,呼吸也变得沉重了。慢慢的她的小嘴微微张开,我的舌头轻轻顶便趁虚而入,溢满的津液被我呱呱吞下,舌头终于逮住了她香滑的小舌儿,缠缠绵绵,互相吸食着两个人口中的香津。在终于无法喘息的时候,两唇自然分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放在她腰部的手轻轻下移,在她圆润的翘臀上轻轻抚摸。上面的手则穿过她的胸前敞开的前襟隔着里面层薄薄的单衣握住她耸挺的||乳||峰,结实而有弹性,手感非常的好,不愧为经常锻炼身体的好体质。

  “你们在上面干什么?穿好了没有?怎么那么慢?快点下来。”正当我滚烫的双唇在罗丽的秀丽的脸庞上亲吻周沿着她的脖子路亲下要开垦她那丰满胸部的时候,地下室里传来寒玉珠大煞风景的咋呼声。

  迷失在男性触摸与抚慰之中的罗丽突然听到寒玉珠的声音,募然惊,混乱的脑袋瞬间清醒,双臂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猛然把我推开,衣服也为整,便吃着脚跑出了寒玉珠的房间,隔壁的门被大力关上,我想大概是个人躲进她房间里让脑袋清静下去了。

  “来了。”我赶忙朝下面喊了声,尽量让内心平静下来,舒缓下紧张与刺激,把高涨的血液给冷静下来,不然带着个大帐篷下去,那可并非我所愿,虽然那样却是很刺激。

  “干什么呢这么慢?”在我下到地下室的时候,寒玉珠抛给我个白眼,看着我身后的楼梯道:“丫头呢,怎么没下来?”

  “她可能回房间有点事,会儿就下来了吧。”我尽量摇摇头把脑海中时时浮现的罗丽的娇态抛开脑外,道:

  “怎么,还真的要比?”

  “你这不是废话嘛,衣服都换好了,哪有不比的道理。来吧。”寒玉珠朝我伸了下手,随便摆出了个防守与进攻两者皆能迅速出脚的架势。

  跆拳道是东亚地区,特别是朝鲜半岛古老的民间技击术,是项运用手脚技术进行搏击格斗的朝鲜民族传统的体育项目。跆拳道是在引进与吸收中国的传统武术及空手道的基础上,创新与发展起来的门独特武术,具有较高的防身自卫及强壮体魄的实用价值。跆拳道这个名称来源于韩语的“跆”,指用脚踢打,为脚技,象征像台风样猛烈的攻击,“拳”,指用拳击打,为手技,“道”,指格斗的艺术和种原理,同时象征人生及武道的意义。顾名思义就是指:用手和腿进行格斗的艺术。

  跆拳道不讲究花架子,所有动作都以技击格斗为核心,要求速度快,力量大,击打效果好。所以最简单的动作也是跆拳道最具有威慑力的动作。所以寒玉珠朝那儿站,最简单的架势拉开,股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浑厚气势便冲面而来,时如山岳耸立,时如荷叶风摆,彷佛每点都是破绽,又彷佛每点都是陷阱,让人无法捉摸,无法寻隙。

  “有没有护具?”我朝楼梯旁打开的柜子里面看去。

  “干嘛?”

  “踢住我的要害怎么办?”我下意识地捂住了刚才还涨挺挺的裆部。

  “没有!”寒玉珠揶揄地笑道:“放心,不会踢到你吃饭的家伙。”

  “放什么不比放屁强,说的我跟小白脸似的。”我不禁狂晕。

  “你不是小白脸,是个大滛虫。”寒玉珠看我直在柜子里面翻找着,收起架势走过来,呵呵笑着站到我旁边,小声道:“刚才你跟小丽在上面干什么?”

  “这么八婆,为啥不加入狗仔队?”

  “切,不说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想套我的话下辈子吧。”

  “去,你这祸害良家妇女的坏蛋还有下辈子啊。”

  “当然,说不定你下辈子哭着喊着追着我要嫁给我呢。”

  “别臭美了。你以为你是香馍馍,全世界的女人离开了你就不能活啦。”

  “r!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倚着柜子,我摆出了个很酷的姿势。

  “恶!”寒玉珠作呕吐状,“不要找了,这里没有护具,我们也不需要。”

  “若是被你踢到怎么办?”想到被她脚踢中那儿的情景,我就担心怕怕。

  “不会踢到的,相信我。”寒玉珠颇为男儿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可是她只比我的肩膀高了点点,这种姿势颇有点不伦不类。

  “若是万呢?”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容许有万存在的。

  “不会有万。”

  “你这么笃定?”

  “当然。”寒玉珠对自己的脚法看来是极为有信心。

  “咱们必须先说好,若是你万不小心踢到那儿,你可要帮我治好。”

  “好——”寒玉珠竟然连这种要求都答应,这丫头是不是也是个花痴型的主。

  “真的?”我不死心。

  “你烦不烦?不比就算了,懦夫。”寒玉珠生气,回头朝铺垫走去。

  “靠,谁怕谁,来,上吧。”单腿曲膝,腾空跃,我便落在铺垫的另头,长身侧立,伸手摆出个请的姿势。

  第八十八回武学之道

  风阵似的擦着她的身边跃过,跳数米,绝不拖泥带水,这不禁让她非常吃惊。寒玉珠的心里这才对我大大改观,从新审视了我的能力。

  “好身手!”寒玉珠突然起动,双脚用力在地面连续蹬动几下,助跑速度瞬间达到最大,身体如离弦之箭腾空飞起,在铺垫中心的上空身体上升到最高,左腿蜷曲收在臀部,右腿腾起,朝我面部横空直劈而下,威力悚然惊人。

  对跆拳道这种集百家之长的外国功夫,从小便经常打架的我,虽然有着非常重的民族情节,对这样的武学不屑学习,但多少也是了解些的,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寒玉珠这腾空劈下的腿实是跆拳道中的高难度技术动作之,属于跳踢中的腾空劈腿。

  这么远的距离,后这妮子竟敢凌空跳踢,而且还是惊人的快!狠!准!这妮子果不亏跆拳道高手!

  “好,来的好。”我大喝声,弓步下蹲,双手剪刀般朝上封挡。受跆拳道精神影响,在打斗中,跆拳手多是直击直打,接触防守,躲闪技术运用得比较少。进攻都采用直线连续进攻,以连贯快速的脚法组合击打对手。防守多采用格挡技术,或采取以攻对攻,以攻代防的技术。如果想击败她,最重要的是击溃她的气势。击溃她的气势,首要的便是封挡住她所有的进攻,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便是用她的策略,以硬碰硬,以攻对攻,以攻代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哈!”寒玉珠吐气开声。

  但觉股大力从上方直劈下来,双臂吃痛,差点没将我的封挡给下子给击溃。这妮子脚上功夫着实了得。封住她从空劈下的脚,左手勾引,眼见着就要将她的右脚抱住,却见她身体朝后仰,原本蜷曲的左脚突然踹出,直踹向我的左腰。眼见着个直踹突然到来,我个吸腰后退,左手朝外拨,她腾空的身体便顺势朝外飞去,左脚的直踹也跟着落空。但见她右脚点地,脚尖用力旋,身体如轴转动,失去平衡的身体瞬间稳定,出脚,但见股旋风卷起,单腿连踢而出。连续接了她连串的快若闪电的侧踢,虽然给全部格挡了下来,可我人却连退了几步,手腕处阵阵生痛。

  “怎么样?力量还可以吧?”寒玉珠看着我连连抖手,不禁笑问。

  “是还不错,可以踢死两只蚂蚁。”我故意气她,撇了撇嘴,摆出个散打的姿势快速地柔身靠近。寒玉珠听了我的话感觉倍受打击,脸气愤,不容我欺身进到她的攻击范围,便再次出腿,不过这次不是单脚连环,而是双腿连环踢出,两条腿如绣花般连绵踢出,曼妙无比,但这每脚却都有着将对方瞬间踢倒的威力。

  “小心了!”格挡间,我的身体突然侧位,露出个空档,她连绵踢出的腿脚突然踢空,身体不自然地斜,虽然平时的训练多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她也早就有了对策,在眨眼间稳定了重心,但也就是在这眨眼之间,我的身体快速冲进,在她收回的腿脚上勾搭,她刚稳定的重心突然前倾,紧跟着我柔身快速欺上,将她所有的攻击全都胎死腹中。就在这时,寒玉珠突然伸拳朝我脸上擂来,为了不让我还算俊美的脸蛋受伤,俺只好忍痛错失这么好的举将她擒下的机会。

  两人再次交战到起,各自对对方的了解都有了个大概,便都没有刻意地去避让,完全是实打实的。但见两人拳来脚往,打的难分难舍。罗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铺垫旁边,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还是第次看见寒玉珠和个人打得这么旗鼓相当的。

  跆拳道最注重的就是腿法,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国际跆拳比赛中,只要双方进身搏斗或者抱在起,裁判就会立刻喊开。手的作用在这时候完全被排除。但手在武术之中的作用却远远地大于脚,即便它在力道方面不如脚。虽然在真枪实战的跆拳道中也并不是完全将手的作用排除,但就是这存在的些微差异,却让手失却了它应有的非任何别样东西无法代替的价值。还好这小妮子没有死练跆拳,其实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无论是手是脚都有着别的任何国家的功夫无法媲美与超越的高深境界,只要努力把自己融入进去,中国功夫将会让你看到,其实所有的其他武学都是不值提的。寒玉珠的攻击主要还是在脚上,虽然危急关头还能够想到用手来解决问题,但并不是所有的危机都是想用手就能够很好的用到的,毕竟有些功夫跟本身的局限有着很大的关系。

  说时迟,那时快。我瞅准个机会,柔身前欺,中宫直进,在硬接她记大力的横踢,被我抱住了腿部,瞬间弹腿扫,她的身体便失去了平衡,重心向外移去,被我把抱在怀中,贴身搂住抱起。她双脚离地,更是腿被我紧紧抱住,根本无法着力,虽然拳头在我身上狂擂,却无奈我何。

  抱着她倒在地上,我汗流浃背,狂喘着笑道:“怎么样?服气了吗?”

  “这不算,你使诈。”寒玉珠微微喘息着,脸颊上流下两道香汗。

  “我这不叫使诈,我这叫兵不厌诈。兵法有云:兵者,诡道也。武学就跟兵法样,讲究的是灵活运用,不管你是南拳还是北腿,是旁门还是左道,只要能够战胜对方,就是好功夫。”

  “诡辩。”寒玉珠推着我压在她胸脯上的脸,道,“放开我,起来。”

  “不起,我累坏了,让我趴会,真舒服。”我把脸埋进她敞开的道服里,深深地呼吸。

  “你这人真不要脸,见了女人的胸脯就走不动。”寒玉珠拧住我的两只耳朵朝上拽,羞红着脸,“坏蛋,你弄得我好痒,快给我起来。不要脸,女人的味道就那么好闻吗?难怪小丽儿被你给闻的都不敢下来。”

  “你看见我闻她了?”我从她手中把双耳夺了过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差没有当场把她给就地解决了。”她的话里面仿佛有某种淡淡的让人意犹未尽的味道含在里面。

  “死丫头,说什么呢?小心他把你给就地解决了。”罗丽在铺垫旁边站着,手拎了瓶饮料。先时罗丽见两人停了下来,便到楼上冰箱里拿了两瓶饮料下来,听着他们两个斗嘴还颇觉好玩,见两人没有注意到她,她就没有上前,也没有开口,但现在两个人居然把矛头指向了她,她便再也忍不住了。

  “死丫头,你看你带来的这是什么人,见到女人就走不动了。还在那儿看戏。还不赶紧过来,把这个家伙给我移开,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寒玉珠和我两个人刚才都没有意识到罗丽会在旁边,说话着实有些缠绵。这时看到罗丽,寒玉珠不禁羞在心中,恼在脸上。

  “我才懒得理他,这人最坏了。”罗丽口中说着不理,却走到我们身边,双手抓住我的双肩用力提,便差点把我和寒玉珠起提了起来,因为我的双手还紧抱着寒玉珠柔软的腰肢。

  “你这人好生无赖,像块赖皮膏药似的,沾住谁就粘住水。”罗丽提不开我,跪下来,抱住我的脖子朝她怀中搂去。

  这妮子转性啦?莫非是刚才的亲密接触让她彻底的放开了?

  不过这招还真行,我喜欢。

  我的头枕在她大腿上,张嘴道:“水,我要喝水。”好久没有做过这么高强度的运动了,打斗的时候还不觉着,这停下来,嘴就干的冒泡。

  罗丽打开瓶橙汁,便把瓶嘴对着我的嘴到了下来,咕噜咕噜这妮子原来在这儿等着我来,满满的瓶橙汁倒了大半,我的嘴哪里有那么能盛,还没咽下两口,便觉着岔气了,咳咳倒进嘴里的连三分之也没有喝完,溅的满脸都是。

  “噗哧,咳咳”正在喝着饮料的寒玉珠看见我的窘态噗哧笑了起来,满口即将咽下的饮料被这笑打岔,阵咳嗽,鼻腔里都喷出饮料来了。

  “咯咯”罗丽放声大笑起来。

  “死丫头,看我饶不饶你?”寒玉珠擦净脸上的饮料,恶狠狠地朝罗丽扑来。

  两个女人笑闹着,中间夹了个我,时不时的我成了出气包。不过能够躺在两个魅力十足的女子中间看她们嬉打闹波涛胸涌,相信无数的天下的男子没有会不愿意的吧?

  “好困,你们两个躺下来睡会儿吧。”虽然近距离地欣赏美女很惬意,但超强负荷的疲劳轰炸还是让我眼皮酸涩头脑发昏,我把胳膊朝两边伸,等待着两个美女的投怀送抱。

  “这底下怎么睡,晚上太冷,上去睡吧。”寒玉珠停了下来。

  “你今天不回去了?”罗丽眼神连闪道。

  第八十九回地下春室

  “你不想我留下?”我微笑着看着她的眼睛。

  “爱留不留,你问我干什么?”罗丽芳心狂跳不已,暗骂这家伙说话怎么就这么直白呢?难道不会委婉含蓄点吗?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大坏蛋。

  “那我就留下了。”我微眯着眼睛,轻轻拉了拉罗丽的衣角,让她躺下来。罗丽微微挣动,不让我拉她的衣服,看了寒玉珠眼,脸色绯红,扭扭捏捏不愿躺下。寒玉珠看着罗丽那若即若离的可爱模样儿,心里不由乐,语气酸酸地道:“你们两个好好的睡吧,我不在这做电灯泡了。我先上去,冷了就上来,别冻着了。放心,这墙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使声音再大也不会妨碍到我。”说完话她便欲爬将起来。

  “坏珠儿,说什西么话呢?谁要跟他起睡了?我跟你起上去,让他个人睡在这儿。”罗丽见寒玉珠要走,她怎麽好意思留下来跟我起。

  即将到嘴的鱼儿,爱吃腥的猫怎麽会傻到放弃呢?见她们两个要起身,干脆双手伸,边个把她们全都抱住,揽入了怀中,躺倒在厚厚的铺垫上。

  “啊”“啊”两女猛烈挣扎。幸好我对这种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有过很多经验,所以对于她们的挣扎虽然吃力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好不容易把她们两个搂紧,我在两个女人的耳边轻声道:“不要动,让咱们就这样安静的躺会儿。”

  “你可不要做坏事。”罗丽道。

  “切,我能做什么坏事?真是奇怪!”我故作惊讶。

  “你做的坏事可多了。”寒玉珠还是第次被个男人抱着跟他睡在起,心跳快的好比脱缰了的野马不停地奔腾。

  “切!只要你们不非礼我就好了。我还怕你们这两个女色狼把我给先后杀了呢!”

  “你才是色狼哩!”寒玉珠咋呼道。

  “你个坏痞子最爱占女人的便宜了!”罗丽伸手捏住了我喘气的鼻子拧了拧。

  “谁叫我喜欢你们呢?别的什么人的便宜我还不定占哩。”我扭动头部,把受虐待的鼻子从她的手中解脱出来。

  “哦,这么说还是你给我们面子,我们占了你的便宜了?”寒玉珠揶揄道。

  “当然,可以这样说吧!”我肯定地回答,并不觉着这有什么不可。

  “大言不惭,你咋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呢?”寒玉珠耻笑道。

  “猪鼻子插葱你就充大象吧!”罗丽又用小手逗弄着我的鼻子。

  “靠,难道我的强大的魅力不是已经让两位美丽的女警花投怀送抱了吗?”我把抱着她们的胳膊紧了紧。

  “切,不要脸!”两女几乎异口同声,相互看了眼对方都笑了。

  “丫头,你干嘛非要蹂躏我的鼻子啊?”罗丽的小手直在我的鼻子上揉来揉去,搞得我鼻子痒痒的光想打喷嚏。

  “谁叫你就长了个好看的鼻子呢?”罗丽边笑还边不停地玩着我的鼻子,“珠儿,对吧?”

  “不错,他就个鼻子长大好看。”寒玉珠笑着把本来放在我和她身体之间的手也移到了我的鼻子上,不大的个鼻子居然遭受了两个女人的玩弄。

  “这叫什么事啊?”我哭笑不得,“本人堂堂树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赛潘安才高八斗胜子都情比金坚家财万贯风流不羁潇洒不群的绝代奇葩蔡大爷怎能会只有个鼻子长的好看,你们这不是侮辱广大人民群众的智商,蒙蔽千万中华民族儿女的眼睛吗?谣言,八卦,切虚妄的水中月镜中花统统的全部的都要被狠狠的打倒,绝不留情,绝不包庇,绝不姑息养。”

  “贱人!”“大贱人!”“呵呵”

  “你们不要低估别人的智商好不好?你看我这长相那点比刘德华差,那点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