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秀发,慢慢地享受着的口感。她的口技是越来越好了,舌头轻卷便让人有泄洪的欲望。终于快感来临枪栓打开,子弹飞速脱膛而出,射了她满嘴都是。丽嫂咕噜两声才算咽完,舌头舔卷嘴唇,丁点也没有浪费。

  陪丽嫂在病房里说了会儿悄悄话,眼见着到中饭时间了,先前垫垫肚子的两根火腿肠也因为刚才的泄洪给消耗掉了。我从床上坐起来,道:“有点饿了,咱们去吃中饭吧。”

  “嗯,我也有点饿了。”丽嫂揉了揉肚子,“以后每天要奶孩子,肯定会经常容易饿了。”

  “肯定的。要是喂不过来,就给他们奶粉喝,虽然没有母||乳||好,但这样不会把你的身体给叮坏了。”我握住她的手,“以后多注意点身子,别让自己受了委屈。”

  丽嫂靠在我怀里幸福地道:“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其实应该没有问题啦。”她托住自己的两个大奶子,笑道,“你看这么多水,别说是两个孩子,就是连你三个也没有问题。”

  “呵呵,”我看着她把两个袋子似的奶子裹进衣服里,呵呵笑道,“你这两个奶子真的好大,叫你‘奶妈’肯定是名符其实!”丽嫂朝我头上轻敲了下,以示惩戒,笑骂道:“我是‘奶妈’,以后你就是‘奶爸’。”

  “奶爸,奶霸,我还大波妹哩!”

  “咯咯奶霸”

  说笑间,我们二人走出了房间,沿着楼道朝楼梯走去。

  刚走到院长的办公室门口便听到隔壁厨房里传出炒菜的声音,飘溢出来的浓浓菜香让我的肚皮不听话地呱呱叫起。紧接着连锁反应,丽嫂的肚皮也呱呱响起。两人相视笑,没有拐弯直接便进到隔壁的客厅里。

  “饭做好没有?我的肚子都快饿瘪了。”我朝厨房里大叫道。玉莲从里面出来,用围巾擦着湿手,娇嗔道:

  “怎么到现在才上来,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会上来帮会儿忙哩。饿肚子了吧?快洗手吧。”

  “嘿嘿,我只会吃哪里会做。”我边洗手便道,“今天安妮没帮你忙?”

  “安妮回城了,明天才能回来。”玉莲把菜从厨房里盘盘的端出来。

  “回城干什么?”

  “我让她回去提批药,顺便去看下她外公。”

  “

  “安琪还没有上来吗?”丽嫂帮忙着整理桌子。

  “安琪啊?今天逢集,可能看病的人太多了,有点儿累,我让她在隔壁休息哩。”

  “那我去叫她。”我擦好手走了出去。

  到了隔壁,内间的门微开着。我推门进去见安琪仰面躺倒在床上,闭目休息。刚上前走两步,没容我坐到床边,安琪便睁开了眼睛,见是我,坐起来说道:“你回来啦。”

  “怎么了?”我坐到她旁边,手摸着她的额头,“是不是太累了?”

  “嗯。没事,就是有点累。”安琪莞尔笑。

  “走,吃饭去,吃完饭再好好休息。”我握住她的手,揉了揉,把她揽入怀中,“不要什么事都亲历亲为,有别的医生和护士不用,累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

  “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嘛,夏秋换季,气候变化快,各种疾病也随之而来,医院人手虽多,可是相比之下还是有点嫌少,没办法。”安琪靠在我怀里,让自己尽量舒服些。

  “慢慢来,也不能让自己累着了。”我抚着她有点困乏的脸蛋,“要不我把饭菜给你盛些拿过来吃,好不好?”

  “不用了,我还没有那么娇贵。”安琪抱紧我,“我只想抱着你待会儿。”

  “好,我就这样抱着你。”

  “哥。”

  “嗯。”

  “哥。”

  “嗯。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这样叫你。”

  “只要你喜欢,你就叫吧。”

  “咱们好像从来没有这么静静地待着过。”

  “怎么没有,你不记得你当年在雨花塘边抱着我的时候啦。”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记得。”

  “怎么能够忘记呢?那是我第次跟女孩子抱在起。”

  “你不知道你那时有多坏?”

  “我怎么坏了?”

  “你当时就知道傻抱着人家,连人家心里想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能够知道你心中想的什么。你当时心中想的什么?”

  “你坏,不告诉你。”

  “告诉我,不告诉我,我可要哈你痒了。”

  “咯咯不要”

  “快说,快点说。”

  “唔!”安琪撅着小嘴儿等我亲吻。

  我叼着她的双唇,舌头顶进她嘴里,与她的小香舌缠绵在起。

  “我知道,原来你那时候都想着要我亲你了。”我舔着她的嘴唇笑道。

  “可惜你个木头蛋子不解风情,白白让人家主动投怀送抱了回。”安琪娇笑道。

  “对不起,让你等我等了这么久!”

  “只要能跟你在起,多久我都愿意等。”

  “我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了!”

  “嗯?”

  “我要你永远都在我身边。生世,永不分离。”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起,仿佛要把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咳咳,打搅了。”丽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口。

  “光顾着缠绵,也不知道吃饭了,还说饿了呢!”玉莲端着个不锈钢的盆从门外走了进来。盆里头冒着热气,浓香扑鼻,她肯定是把所有的菜都放到了起端了过来。

  第九十二回帐里芙蓉

  “呵呵,温柔乡芙蓉帐,柔情蜜意饭菜香,咱们考虑考虑以后吃饭是不是要在床上吃。”我笑着站起来,帮忙接过玉莲手中的饭菜。丽嫂听我这么说,拿了几张报纸铺在床上,笑道:“你想学人家东北人在炕上吃饭啊?”我接过玉莲递过来的馒头,大口咬了口,“是啊。你看人家东北人在炕上吃饭多方便,被子掀,搬个小桌子上去,家人坐在热炕上,围着小桌子多热火,还不占地儿。”丽嫂夹了块鸡蛋塞进我的嘴里,道:“人家那是天气太冷了,才坐在炕上吃饭的。”玉莲突然说道:“你想不想去感受下东北人的生活?”“怎么?你要去东北?”我看着她说道。

  玉莲点了点头,“年关的时候,我要去哈尔滨进批药品。”丽嫂道:“年关的时候,那多冷啊。”玉莲笑道:“冷点怕什么,多穿些衣服就好了。以前咱们小的时候,冬天不也是零下十好几度嘛,也没见把你的小屁股蛋子给冻坏了,不照样让某人留连忘返络绎不绝嘛。”说话间,秀美的眼睛有意的瞅了我下,妩媚动人。丽嫂轻啐口,笑道:“马蚤姐姐,你的大屁股就没有让某人留连忘返络绎不绝啦?”听两女斗嘴,颇为好玩,安琪忍不住笑着插嘴道:“小姑,你们小时候真的能冻坏屁股吗?”丽嫂娇笑着,把筷头子上的菜塞进安琪微张的小嘴里,“别听你妈胡说,哪有那么严重的。”安琪哦了声,下意识地嚼了嚼口中的菜,突然啊的声把口中菜全部给吐了出来,个通红的朝天椒赫然夹在其中,她的眼泪都被辣出来了,“呼呼,死姑姑,你害我,好辣!”丽嫂见害到安琪,不由地咯咯笑了起来。玉莲拍了丽嫂下,笑骂道:“死妮子,你不知道这丫头不能吃辣的啊?”从茶几上拿起杯水递给安琪,道:“快漱漱口。”丽嫂笑道:“谁说她不吃辣椒了,上次她可跟我抢盘辣子鸡哩。”安琪连漱了几次口,刚缓过来,便道:“我是不吃辣椒皮好不好!”安琪跟我样,喜欢吃辣的,但就是不喜欢吃辣椒皮,不管是青辣椒,红辣椒,还是油炸的干辣椒,辣椒皮绝对不吃。“这有什么!”丽嫂夹了个红红的小辣椒朝嘴里丢,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我看着她的样子,有点担心道:“你才刚生过孩子,这样吃辣的,会不会对身体不好?”玉莲接口道:“是啊金娣,产后最忌吃辛辣温燥的食物,容易产生内火让你虚火上升,可能会导致口舌生疮,便秘或痔疮等病,也可能通过||乳||汁让婴儿内热加重。你暂时还是不要吃太多的辣子啦,等过了这阵子,你想怎么吃都行。”“啊,还要等段时间啊!”丽嫂苦恼道,“我都有半年没敢吃辣的了。都怪你!”最后这句是对我说的。“呵呵,还不是你想再要孩子。”我道。“啊,张嘴。”丽嫂拿着根鸡腿递到我嘴边,“昨天消耗的太多,吃只鸡腿补补。”“你不会也害我吧?”我没有张嘴,疑惑地盯着那根鸡腿。“去。”丽嫂把鸡腿收回去,恼道:“不吃拉倒,我自己吃。我现在可要多补着身子,不然这奶水儿子女儿不够吃,还不够某人吃的呢!”翻眼瞅我的时候,张开小嘴狠劲咬下口鸡肉,满嘴的黄油。“呵呵。我没说不吃啊。”我将她搂过来,抱在怀里,

  “我要你这样喂我。”说着便咬住了她的小嘴,舌头顶入她口中,勾住她的香舌,宛如双龙戏珠般玩弄着那块滑腻的鸡肉,真是舌香肉滑好不美好。

  丽嫂把鸡肉用舌头送进我嘴里,推开我喘息着道:“香嘛?”“香滑干脆真好吃!”我边嚼边点头道,“极品!”

  “咯咯”玉自莲两母女抱在起连连娇笑起来。

  “你们两个也过来。”我把丽嫂放开,把欢笑的安琪和玉莲搂了过来。

  “咯咯”丽嫂高兴地笑了起来。

  菜香,饭香,舌头香,香香入口,这样吃饭的时光真是让人快乐。

  “啊,好饱啊!”饭后,把床上的东西收,我便舒服地躺了上去。玉莲笑着把剩下的饭菜端出了内间。丽嫂和安琪则紧靠着我躺在两边。

  “还困吗?”我抚着安琪的脸蛋。安琪舒服地靠在我怀里,“还有点,不过有你在身边就不觉着了。”我怜惜地道:“要是困就在睡会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嗯。”安琪闭上了眼睛。在安琪额头上轻吻了下,转过头抚摸着丽嫂圆滚的肚皮,轻声道:“这肚子什么时候能够消下去?”“怎么?不喜欢啦?”丽嫂笑着揶揄道。“嘿嘿,喜欢,当然喜欢。”我咬着她的耳垂,“有个大肚婆整天抱着睡觉也挺好的。”“整天挺个大肚子多难看啊,我才不要哩,明天我就去健身。”丽嫂撅着小嘴道。

  “那可不行。”安琪没有睡着,支棱着耳朵直在听我们两个说话,听到这儿,她便开口道,“你现在还不能去做强度过大的运动,至少要等半年后才能做比如瑜珈,健身操之类的轻度运动,去健身房还要过的更久些。”

  “为什么啊?”丽嫂和我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安琪清了清嗓子,像是老师教导小孩子样,说道:“因为生产时脊柱是打开后再闭合的,没有恢复时便剧烈运动很可能会导致脊柱受力不均,影响身体健康。”

  “哎呀,要这么久啊?”丽嫂抱怨道。

  “嘻嘻,瞧你吓的。”安琪对着她刮了下鼻子。

  “死丫头,你是在吓我的?”丽嫂抚了下胸口。

  “也不是,那些都是医学常识。”安琪摇头道。

  丽嫂揉着她的肚皮,道:“我都生过胎了,还要讲究这些。”

  “这跟你生过几胎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是跟脊柱的开合程度有关。”安琪的鼻头微痒,在我的胸膛上磨蹭了几下,道:“而且减肥还会影响到母||乳||的质量。我建议你还是等宝宝不吃母||乳||后再健身。”

  “嗨,算了。”丽嫂抚着肚皮轻声叹道:“我还是让它自己慢慢地消下去吧。反正都这个怪样子了还有人要,我也不想变得多漂亮去招惹别的男人了。”前句还较低沉,这后面句就变了腔调了,真是个诱惑人的妖精。

  “马蚤狐狸,你若胆敢去招惹别人,看我不买个贞操带把你的小滛洞给你锁上,让你想吃都不吃不上。”我恶狠狠地道。丽嫂抓住我那有点火大的,舔了下小香舌,“嘻嘻,谁叫你的大宝贝不让人家吃饱的嘛。”“刚不是才吃过嘛,怎么,又饿啦?”伸手进到她的裤袋里面,隔着卫生裤抚摸着那有些发胀的小馒头,“这儿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了让你吃个饱的。”

  “那儿至少要个月才能好了。”丽嫂可怜巴巴地说道,“可怜我还要做个月的苦行僧。”

  “真是个马蚤狐狸!”玉莲正好进来,看到她的那个可怜样,不由笑骂道,“没有男人的大棒子你就天不能活!”丽嫂小嘴儿撇,道:“说我,你不马蚤,也不知道是谁在厨房里把屁股翘的高高的光着腚膀子让男人的大棒子死命地朝里面干!”

  “你不让男人的大棒子死命朝里面干,能炮就弄出来两个吗?”玉莲踢鞋爬上床,两姐妹乱倒起。丽嫂推挡着玉莲的抓挠,咯咯娇笑,“眼热就让他用大棒子多捅你几百下把精子全射进你的马蚤里。”玉莲手插进她的内衣里,揉着她的两个水袋似的大奶子,揶揄道:“小马蚤货,长这么两个大奶子跟水袋似的,是不是专等着男人吸吮啊?”丽嫂把手从衣襟处也插进他的衣服内,揉捏着两个柔柔的奶头,笑道:“你这两个大奶子才不知道被他咬了多少回了哩。”“只要他喜欢,要多少回我都愿意。”玉莲在我的嘴上咬了口,滛媚笑,诱惑无比。丽嫂把手移到她的下身,从裙子下钻入,覆盖住那又软又柔的棉豆包,咯咯笑道:“怪不得这么滛浪,屁股沟里都浸湿了,是不是非常希望大棒子插进去狠劲操你啊?”玉莲扯开她的衣服,含住她的水袋奶头不住地吮吸,“是啊,我想被操,我想他操我,可是有人却只能眼看着。”丽嫂被她吸吮的浑身酥麻,手控制不住地在玉莲的揉捏,“贱人,把你的屁股翘起来,让男人的大棒子狠劲干你的马蚤吧。”玉莲把口中含着奶水嘴对嘴渡入到丽嫂的口中,道:“马蚤狐狸,自己的奶水是不是很好喝啊?”丽嫂将自己的奶水吞入肚子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舌头,“小心他把你的马蚤给你日烂了。”“咯咯”玉莲荡笑道:“我还有安琪帮我呢,对吧,安琪?”丽嫂连连揉了玉莲的几下,把玉莲刺激的阵哆嗦,抬手拉出条滛丝,抹到我嘴角上,浪笑道:“母女对小浪货,你还不赶紧把她们给喂饱了。”

  第九十三回春光外泄

  两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床第之间风马蚤无比的胡扯乱咬,刺激得我的血液不断地,血压直在飙升,如果不尽快缓解这种血液暴涨给带来的压力,只怕撑不多久,全身的血管就会完全爆裂。所有的血液彷佛都朝着个地方聚集,那儿的血液贲张,如山岳之挺拔,红的发紫,青筋暴现。

  “马蚤货,把屁股撅起来!”伸手拉下玉莲的裤子,啪啪两掌打在她肥大的肉臀上,打得她噱噱浪叫。“啊!

  啊!老公干我吧,莲儿好想老公用大棒子干我啊!”玉莲的屁股摇了几下,对着我高高撅起,嘴角还挂着白色的||乳||汁,回头笑,魅惑十足。

  “马蚤货,真是够马蚤的!”丽嫂把沾满玉莲的手指放到自己嘴边用舌头轻舔了下,然后把手指插进安琪的小嘴里,浪笑道:“尝尝看你妈的味道有多马蚤,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安琪也被两个马蚤浪的长辈给惹的全身火热,大脑不受控制地兴奋起来,原本的困觉早就不知道飞到瓜哇国去了,含住丽嫂的手指,香舌绕缠,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妈妈的味道。

  “表姐,你是不任是私藏了好多大号的棒子啊!”丽嫂只手插到安琪的嘴里任她吮吸,另只手玩弄着玉莲的奶子,咯咯浪笑。“啊!”玉莲被我从后面插入,巨大的填塞让她倍感充实,忍不住晃动着白花花的屁股前后逢迎。“表姐,被大棒子插的是不是很舒服啊,舒服你就叫出来啊,叫出来让大家都听听,听听你被老公的大棒子干的有多舒服!让老公知道你里面有多马蚤,让老公干起来更有劲!”丽嫂抽出安琪嘴里的手指,把它贴在玉莲和我的结合处,随着我的前后运动,手指伴随着插入玉莲的体内。本就因为我的填塞而爆满的玉莲,此刻又受到表妹的夹击,这下子更加的刺激,半天方才缓过神来,呼出口浊气,张嘴含住丽嫂的水袋奶子,深深地吸允,把个丽嫂吸的浑身抖颤,直翻白眼。丽嫂单手紧抱住玉莲的头按在自己的双峰间,呼呼喘着粗气,不敢任她再多的吸允。

  “啊,马蚤,马蚤狐狸,知,知道,嗯啊,知道姐姐,厉,厉害了,啊”玉莲的脸颊深埋在丽嫂的水袋之中,后面被干的啪啪响,随着次次打夯般的撞击,她火烫的脸颊不住地在丽嫂的双峰间拱动,小嘴微张着深深地喘息,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放过丽嫂,香舌如灵蛇般在||乳||肉间游走,有机会就会咬住丽嫂的奶头。“贱人,你真是,真是被越干,越干越舒坦,啊”丽嫂在下面多加了根手指,浪意绵绵地笑着,“马蚤货,你不是,喜欢,喜欢被大号,大号的家伙干嘛,咯咯,妹子,妹子再给你,加,加个,咯咯咯”“啊,你个马蚤狐狸,我,我不会,不会,放过你,你的。”玉莲深深地喘着粗气,暂时已没有能力再跟丽嫂抗衡了,臀部紧夹,像母狗样骑跨在丽嫂的上面,随着撞击,身体前后晃动,两个饱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晃动而前后如钟摆般摇动。由于撞击的猛烈,奶子的摆动的幅度过大,时常打在肚皮上,而且那钟摆最下端奶头还时不时地与下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