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室给变的春光潋滟,热火朝天。

  突然,玉莲的身体阵哆嗦,身体差点瘫倒下去,幸亏我眼疾手快才把她给抱住。玉莲微微扭转回头,眼中含着泪珠,委屈道:“腿脚有点酸软了没站住。”其实我也到了强弩之末,抱住她的小腹,连连痕击了几下,完全爆发,抽出来把余下的点全都射到她那微微张开的菊花上。两人卧倒在浴缸里,缓了会,便坐起来为对方擦洗身子。

  玉莲在浴缸里,背对着我,让我给她擦洗雪白的玉背,手指着浴室里水汪汪的地面,埋怨道:“你看,弄的满地都是水,都怪你!等会你要拖地!”“靠,你个马蚤货把我当奴仆了是不是?才刚把你给弄舒服了,又给我安排上活了,是不是真的想我爆你的菊花啊?”我的手沿着她的背脊朝下移动。“小坏蛋,不要再闹了。”玉莲握住我不轨的手,顺势躺倒在我怀里,百媚千娇地勾了我眼,“不学好,老是想那种恶事儿!”“那事儿有什么,现在不是好多人都好那口儿,你在城里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吧?”我把她抱在怀里,在水中揉搓着她的。“别人是别人,你是你,干那种地儿多脏啊?”玉莲挪了挪身子,背靠在浴缸的边上,半侧身子靠在我怀里,享受着两人待在起说话儿的快乐。“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偏偏只有我不可以?我好可怜啊!”我仰天悲愤道。玉莲连翻了几个白眼,跟刚才被我突然袭击似的,娇声啐道:“你就不要叫苦了,你算算你至今祸害了多少女人了,两只手你能数过来吗?”“有这么多吗?”我默默地数着,脑海中闪现出好多美丽的倩影,丽嫂玉真玉梅玉香玉卿美琴乖乖,平时没有计算过,现在这算不由连我自己都大感惊诧,从丽嫂到寒玉珠,差点没有把手指脚趾都数完。玉莲看着我奇怪的表情,开口道:“多少个?够两桌了吗?”我缓过神,颇感自豪地道:“两桌坐不完。”玉莲拧了下我的脸颊,娇嗔道:“你啊,才回来多少天,都有那么多的女人被你给祸害了,你还欲求不满,居然打起人家的那个地儿来,真是个大大的混蛋,大色狼,大色鬼。”我呵呵笑,把她靠着浴缸的屁股搬过来,手指撩拨着菊花道:“这两个洞儿不是不样嘛。”玉莲打开我的手,笑骂道:“你若是敢动我的那地儿,看我不把你吃饭的家伙给你咬掉。”我握住她捂住屁股沟的手,笑道:“你那么怕干什么,我没有说真的要干你那儿。”玉莲爬起来,坐到我的小腹上,点着我的额头,“你啊,都被我们这些女人给惯高了头了。”“嘿嘿,谁叫咱有件女人见了都爱的人间至宝呢?”我颇为骄傲地道。“自恋狂!”玉莲突然从水中站起,带起的浴水洒落了我满脸都是。“你干什么?”我擦了擦脸上的水珠。“该起来了,再玩天就黑了。”玉莲从近旁衣架上拿过毛巾擦拭着秀发。

  “咳,本来还想再干你次才起来的,看来你是无力承受了。”说着,我也从浴水中站起,某件东西正好顶在她的肚脐眼上。玉莲脸色丹红,笑骂道:“真是欲求无度!”手握住那东西,用毛巾将里里外外擦了个干净,浪笑道:“好了。”

  “靠,你怎么能厚此薄彼呢,没有我这个哥哥,它这个弟弟能满足你吗?”我挺了挺屁股,在她的肚脐眼处顶了几下,感觉阵软绵绵酥爽。玉莲也是身体阵酥软,没想到肚脐原来也是女人的要害之。“别,别弄了,我会受不了的。”玉莲赶紧把毛巾扔给我,穿起浴缸旁边的女式拖鞋,光着屁股逃出了浴室。“哈哈”看着她那有点狼狈的样子,我不由哈哈大笑。

  三下两下把自己清理干净,我朝外面喊道:“亲爱的,还有没有拖鞋啊?”“你等会。”玉莲在外面哗啦啦不知道在翻腾着什么,片刻后穿着件淡红色微微半透明的浴袍走了进来,手里提着双崭新的男士拖鞋。那微微的半透明的淡红色浴袍穿在她的身上,那玲珑娇美的身段,若隐若现的,比没穿东西还要引人遐思,喉咙不自禁地咕噜声。“靠,你这不是诱惑我再干你次嘛。”我刚刚软下的某处又有了充血的欲望。“谁要诱惑你了,都愿你非要跟人家起洗澡,把人家的浴袍都给弄湿了,我这是穿的安妮的浴袍。”玉莲把拖鞋放到地上,拿起浴缸那头平整地放在小椅子上的白色浴袍,果然湿透了。

  第九十六回孰不可忍

  “什么时候给我买的拖鞋?”我穿上拖鞋,感觉软绵绵的底子很舒服。“这是我们昨天晚上逛街的时候买的。”玉莲看着我脚上的拖鞋,“穿着合适吗?”“很好很舒服。”我走到她跟前,像是美学大师样上下欣赏着她的身体,“安妮挺有眼光的这身浴袍不但把女人的完美身段完全展示出来,还给这充满诱惑的身体蒙上了层淡淡的薄纱,若隐若现中更具美感,让人鼻血横流。”“咯咯”玉莲转了两圈,笑道,“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当然。”我拿过她手里的浴袍,展开,“看就知道你这浴袍有多老套,你又不是七老八十的,干嘛用这么老套的浴袍,以后别用了,等会我打电话让安妮从县城给多带几件回来。”玉莲接过她的那件白色浴袍,前后翻看了几遍,疑惑道:“这件衣服有这么差吗?”“差!差!差!不能与时俱进的东西还留着它干什么,以后在我面前不准穿。”我从她手中夺过浴袍朝后面浴缸里扔,搂着她的香肩走出了浴室。“霸道!”玉莲娇媚地斜睨我,“安妮的这件衣服可是香奈儿公司最新出品的,是她上次到香港旅行的时候买的,全球限量版,整个香港所有的香奈儿店也不过百条,你让她到哪里多弄几件去。”“几片纱布缝在起就行了,还限量版。这个闻名世界的时尚公司也太小气了吧,难道穷的只剩下钱了,连几片布片都没有,难怪现在有个小歌星会穿着跟浴袍似的服装参加香港的金像奖”

  “今天晚上吃什么?”玉莲穿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头发。“我随便,你问安琪她们两个吧。”我坐在床边,穿着袜子。“等下陪我上街好不好?”玉莲回过头看着我,美目流盼。“可以。”我点头道,“要买什么吗?”玉莲见我答应,白皙的脸蛋微微透出红润的光泽,洋溢着浓浓的幸福,高兴地道:“盐跟酱油没了,我们去买些,顺便逛逛超市,买点日用品。”蹬上已被玉莲擦的发亮的皮鞋,我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拿起梳妆台上的电吹风,打开开关为她吹着湿漉漉的秀发。

  不会,我便陪着玉莲下了楼,在三楼碰到了刚看过孩子的丽嫂和安琪两人。

  丽嫂见我和玉莲妈的打扮像是要出门的样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去?”我道:“我们去上街,要不要起去?”丽嫂斜睨了玉莲下,笑道:“会不会打扰了你们两个的二人世界啊?”玉莲见四下无人,笑骂道:“马蚤狐狸,又开始发马蚤了。”丽嫂朝玉莲挑衅地扬了扬眉头,挎住我的胳膊,幸福地靠在我肩上,笑道:“我当然要去了。俺孩子的爹还没有陪俺逛过街,俺要让孩子他爹陪着去给女儿和儿子买点小饰物,安琪你去不去?”安琪打了个哈欠,笑道:“喔,好累!你们去吧,我先上楼歇会儿。”见她那样子,却是比较累,我道:“安琪,没事吧?”“没事,就是有点累。”安琪白玉般的脸颊浮上两团红霞,“你们快去吧。”说完便转身上楼去了。“小心点。”玉莲道。“知道啦。”安琪在四楼的拐角处摇了摇手,消失在楼道中。

  见安琪上了楼,我们三人也顺着楼梯朝楼下走去。

  “表姐,你说安琪最近几天是不是有些异常?”边走,丽嫂边道。玉莲点点头,道:“安琪最近几天是有点不对劲,老是比较容易累着,原本我还以为是天气的原因,或是最近几天比较忙导致的,但经你这么提,我又觉着有点不对。”“会不会是怀孕了?”丽嫂看了我眼,这话好似在问我。玉莲也看了我眼,道:“也有可能。怀孕的身子很容易疲劳。”我被她二人看得有点尴尬,厚厚的脸皮稍稍有点红,讪笑道:“难怪刚才她看了我眼,脸色变的通红,原来是怀孕了。这丫头怎么连我都瞒着呢?”“咯咯”两姐妹见我俊脸憋得发红,欢笑着下楼去。“喂,你们笑什么?”我跟着两朵香花后面下了楼。

  三人出了医院的大门,沿着街道朝前走去。

  太阳已经落山,遥远的西边天空上还残留着抹晚霞。

  街面上残留了许多的垃圾,这些都是商贩们买卖东西的时候留下的,却没有在下集离开的时候将它们收拾干净。车从上面过,便会被风卷的乱七八糟,弄得乌烟瘴气。

  “这些小商小贩怎么还是这么垃圾,以前的街道烂他们这样做,现在的街道全都是重新修建的,这些人怎么还是这么不自觉?”看着刚翻新不久的省道到处被扔的都是垃圾,本来还非常好的心情被破坏了,我不免心生怨念,走过家临时搭建的小饭蓬前,便见个裸着上身的男人端着大盆飘满油花的恶水直接泼到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差点溅了玉莲身,那人居然没有道歉,还龇牙咧嘴地阵色笑,眼珠子滴溜溜地在两女身上乱瞅,恨得我牙都痒痒了,若然不是玉莲死死地拉住我的手,我非要把他给打的狗血淋头不可。

  多事不如少事,反正也没有被泼到,所以就拉着两女的手朝街道对面走去。可这年头,有些事情却偏偏不能随你所愿,你想息事宁人,人家却偏偏要跟你对着干。当我拉着两女要走到街道中间的时候,那混球居然在后面给我火上浇油,嘴里不干不净地嘀咕着,“靠,日他妈,小白脸还真是好,箭双雕,啧啧,要是让大爷来日上日,保教那两个小娘皮天天叫着陪我睡觉,嘿嘿”

  “操你妈比,你说什么?”本就气不打处来的我,被那混球激,松开两女,转身腾腿,飞起脚就朝他踹去。那混球见我朝他踹来,虽然这脚之威即便寒玉珠在此都不敢轻撩其锋,但他却仗着有三分蛮力根本不把我这在他眼中被认作小白脸的放在眼里,双手自然上轮,将他手中端着的大铁盆朝身前挡去。“咚!”声爆响,那混球直飞出三米之外,仰面朝地上摔去。“哐当!”大铁盆从他头上飞过,砸到路旁的石柱上,被反弹回来滚到了那混球的身边,厚厚的盆地有个明显的脚印!

  “操你妈,我跟你拼了。”那混球竟他妈憨货个,明知不是我的对手居然要跟我拼命,被从饭蓬里面跑出来的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把他拦腰抱住。那女人点也不避讳,看年龄肯定是他的老婆,但见她紧抱住那混球的赤裸的上身,连连叫道:“你不要再惹事了?再惹事咱们还要不要干了?你是咋样向寒所长保证的?你要是再进去,咱们可怎么办?求求你,别再惹事了,别再惹事了”

  这时,我又被玉莲给紧紧拉住。丽嫂也正要过来。我朝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过来了。又见那女人死死抱住那混球,便也不好再跟他计较,拉着玉莲便朝丽嫂走去。

  “狗日的,你别走,打了人就想走啊,你他娘的没有种的杂碎”

  我刚要拉着玉莲抬步朝丽嫂走去,那混球嘴里仿佛吃了大便样,各种污秽的词语如连珠炮似的从他那张臭嘴中喷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把玉莲拉到丽嫂身边,让他们两个站到起,然后回身朝那正在嘴里不干不净地叫嚣的混球走去。玉莲并非怕事的人,相反她还是个非常好强的女人,刚才的表现虽然还没有丽嫂够胆,但这只是她最近多是把心思放到了我身上的缘故。当看到我铁青着的脸,她便又回复到先前的女强人,没有紧拉住我不放,仅仅是在我的手心捏了下,暗示我要小心。

  二话没说,快步上前,没容他来得及躲闪,拳闪电般擂到那混球如同吃了大便的嘴上,鲜血迸飞,鼻血狂流,断齿落地。正欲再朝他胸口补上脚,却被她的老婆给护住,所以这脚便没有下去。那混球见我出手狠辣实在不是我的对手,又见把我给惹毛了,趁着他老婆将我拦住,跑进饭蓬里,眨眼又跑了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把砍骨头用的钢刀。看来他是真的要拼命!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必须速速将其解决!

  “你他妈的马蚤比给我闪开!”那混球手持砍刀,脚把他那双臂架着跟我似老鹰捉小鸡的老婆踹到在地,狞笑着扬刀朝我砍来,“狗比操的,老子今天砍死你。”“去你妈臭比!”脚飞起,正中他的胸口,声脆响进入众人耳中,那混球屁股坐倒在地,跟着狼嚎起来。我个箭步上前,脚尖点,踢掉他手中的钢刀。那混球抱着胸口在地上打滚,鬼哭狼嚎。他那被踹的老婆这时候才爬起挪到他身边不知道怎么办吓的哭起来。

  第九十七回尴尬刻

  “操你妈逼的,你狗日的不是b很厉害很能日嘛,起来呀,躺地上装你妈死啊!”靠,那混球最多也只是断了两根肋骨,就躺在地上嚎啕大叫,还他妈的牛逼哄哄,什么玩意儿,也不拿块炉渣照照,什么东西。我本欲上前再踢几脚,却被他那老婆死死抱住了腿,死乞白赖的就是不松手。我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去打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吧。那女人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大腿不松,胸前两团肉球隔着薄薄的坎肩紧压在我的膝盖上,盆大屁股坐在我的右脚面上,双腿夹紧了我的右腿,我的右腿彻底被她给抱得死死的。女人的这种搂抱之法实在罕见,见过女人跟人打架的还没有见过这么跟人打架的。平生第次这样的镜头还是在电影男儿本色中看到的,“房祖名”宁死也要把“吴京”给缠住。这叫我打不死你我也要缠死你。可女人的这种抱法实在让我有够尴尬,她那还不算丑的脸蛋居然紧贴在我的大腿根处,微皴的嘴唇距离我的那根东西不到两寸,虽然有两层布料隔着,她那喘息的热气却没有受到半点阻隔。顷刻间,某种原始的东西被唤醒,全身阵燥热,某物兴奋爆起,幸亏里面刚换的内裤是玉莲她们昨天逛街的时候帮我刚买的新的,松紧性能极好,才没有当场挂起帐篷,但那部分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变化,尤其是在那混球老婆的眼中,而且有经验的人都应该知道在兴奋的时候那根东西都会散发出颇为诱惑的气味。

  稍有些生物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许多动物的身上分布着些分泌腺体,用它散发出某种气味来吸引异性的注意,以便完成交配。而那些异性也肯定有这个本领,嗅到那股气味,欲就会大增,顺着味道就能找上门来。比如人们熟知的香獐麝就是这样,雌鹿嗅到雄鹿散发出的香味,就会跟踪而来。虽然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有些能力高度发达了,有些能力却减退了,嗅觉就是这样。但不管是男性或是女性在某些高度兴奋的时候或情澎湃的时候或正在交媾的时候都会散发出股诱人气味。

  那女人过来人,近在咫尺的变化绝对不会看不到,而且那由于兴奋分泌出的物体被蒸腾的热力加温,腥热的气味散发出来,浓烈刺鼻。

  光天化日,朗朗实乾坤,虽然只有片云霞在天边。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被那女人这样抱着实在不雅。

  “你松开。”我没办法只好去拉她的胳膊。

  “我不放,就不放,打死我也不放。”女人抱得更紧,仿佛能把我的大腿融到她身体里。

  “你放开,我可以答应你不再打他。”我无奈,又不能跟打他男人那样打她,只好寻求退步海阔天空了。

  “搂紧,不要放,就别放手,瞧他妈逼的敢不敢打你。”那混球刚还在地上抱着胸口嚎啕大叫,这会儿却又能说话了。

  围观的人群不禁哑然失笑,场“怒发冲冠为红颜惩戒街头恶棍”的好戏,却因为这个女人而变得有些荒唐。

  “滚开,你到底放不放手。”我的脸涨红,真想跟“吴京”踢“房祖名”那样狠狠把她给踢死。

  “不放不放就不放,你打死我也不放。”那女人看来是跟我耗上了。

  “嘿嘿,狗日的,没种的杂碎,你他妈逼的不是很能打吗,你打啊,有种你打啊,咳咳”那混球丑陋的嘴脸狰狞的扭曲,冷笑间却突然咳嗽起来,嘴里吐出口乌血。他擦了下嘴角又骂道:“你妈逼的,老子只不过要干你的女人,操你妈你竟然下这么狠的手,狗日的,老子不讹死你算你光棍。”

  “你他妈比,有种你个狗日的爬起来,狗日的想讹诈老子,你他妈的还不够那个料,操你妈。”操他妈,那混球死不悔改,看样子那脚还是踹的太轻了,我不由拖着那女子朝他挪去。

  “你个杀千刀的,你真的想死啊。”那女人朝那混球吼了两嗓子,赶紧朝我求饶道:“求求你饶了他,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求求你饶了他吧,他要是再犯事就很难在出来了。”

  “马蚤逼女人,谁要你求饶了,你给老子闭上你的逼嘴。老子的事不用你管,大不了老子再进去蹲他妈逼的十年

  八年”

  慢慢地,我大致知道了这个混球男人的背景,十年前就是因为调戏良家妇女被人家兄弟给打了,之后气不愤提着个菜刀把打他那人给砍成了残废,根据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依法判处无期徒刑6年,去年才刚从深密的大牢中出来。当你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他却狗改不了吃屎,依然死性不改,经常会调戏路过的妇女。他老婆为了孩子等了他六年,出来后没想到他不但没变好,反而有点变本加厉,好不容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