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同样的什么。

  “我我想要”海棠玉面含羞,娇颜发烫。

  “想要什么?”我玩弄着她的||乳||房,明知故问。

  “哥好坏,尽欺负人家!”海棠玉颜如火,好似那春半桃花,明媚妖娆,楚楚动人。

  “你不说我怎么能够知道,快说啊,想要什么?”我强忍着高涨的“渴”望,调笑着逗她。

  “我,我,我想要它。”海棠的屁股突然摇动了几下,下下都撞在我的心坎上。

  “哦,哦死丫头,干嘛用那么大力?”兄弟受到袭击,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感同身受,早就暴涨的火力被她这么连续几下,没差点走火。

  “谁叫你欺负人家的!”海棠娇喘着,嗔意绵绵。

  “你这丫头,你差点把它给弄伤了。”我在她双||乳||上把玩的双手不由地用了用力。

  “弄坏了我给你治好。”海棠被我在奶子上的手捏的阵颤抖,玉脸上浮现丝浪意。

  “你还有这个本事?”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我也不再勉强自己,勉强不会有幸福,干脆完全放开得了。

  “想试试吗?”海棠心里的火越来越旺,烧得她控制不住的越来越浪,轻轻滑下我的腿,双膝盖跪在地上,双手攥住了我的短裤。

  “无所谓。”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嘻嘻,坏家伙。”海棠双手用力,在我抬屁股的同时,拉下了我的短裤。

  “哦,好大的家伙!”海棠惊叫道。

  “小声点,被人听见了。”我嘘声道。

  “嘻嘻”海棠掩口笑,朝内室望了望,没有动静,朝我献媚道:“你什么时候长了这么个大家伙,都快赶上驴的了。”

  “靠,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我不由笑骂,“你什么时候见过驴的那玩意?”

  “嘻嘻。”海棠小声笑道:“你不记得啦,有次暑假到学校拿通知书,回来的时候经过那两棵洋槐树,不是看见老牲口人名拴在树上的驴正在发情嘛。”

  “操,这么久的事你还记得啊!”经过海棠的提醒,我想起了当时的大致情形。

  “那当然。”海棠骄傲地朝我笑了笑,小手不住地上下律动,时不时还用舌头轻舔下,道:“我还记得当时是忠子哥先看见的,他咋呼,跟着你还有其他起经过的男生全都捡起小石头朝那驴的那玩意砸去,砸得那驴连蹦带跳的,叫唤个不停,最后还是老牲口出来才把你们给吓跑的。”

  我轻抚着她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滑过她的嘴唇,笑道:“当时我记得你们女生都不敢看,跟受了惊的兔子似的全都跑开了,你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偷偷在看?”

  海棠小嘴张,咬住了我的大拇指,轻轻的痕了下,羞道:“谁偷看了,人家才不喜欢看那玩意哩!”

  我呵呵笑道:“没看你怎么把我的跟那畜生的相比?”“人家是胡想的啦!”海棠的秘密被揭破,羞得不敢看我。

  “嘿嘿。”我抚着她的玉颊,托起她的下巴,笑道:“快点帮我舔舔,涨得受。”

  “坏蛋。”海棠魂牵梦绕地勾了我眼,低下头,吻了下去。

  “哦!”快感瞬间侵蚀了大脑,我差点没有控制不住地爆发。

  “舒服吗?”海棠轻舔着道。“舒服!”

  我仰躺在沙发上,长叹出声,“你这口技非同般,是不是经常实物练习啊?”

  海棠在我的大腿内侧捏了把,捏的我佛升天二佛出世,“我才没有哩。”“没有?我不信。没练过不可能这么纯熟!”

  我坐起来,看着她乌黑的秀发在我的眼前飞舞,“你是不是经常为张政做这个?”

  说起张政,海棠便冷然道:“他?梦吧!”

  为了缓和气氛,我夸张道:“靠,你这不会是天生的‘状元舌’吧?”

  “切!”海棠不屑道:“忠子哥的那才叫‘状元舌’。”

  “哦,那你的就是‘公主舌’了!”我道。

  “嘻嘻。”海棠噗嗤笑了,“‘公主舌’!我还‘皇后舌’哩!”

  “你若是‘皇后舌’,那我就是‘皇帝’了。”我哈哈笑,把她的头朝下面按去。

  只要功夫下的深,铁柱磨成绣花针。鸡舌灵动宛若抽丝剥茧,铁柱铿锵犹如天降陨铁,阴极阳,柔克刚,阳极阴,刚克柔,阴阳相生,刚柔并济,生化天地万物。

  “噢噢,爽,好爽,啊”海棠的连续五次深喉吞吸把我爽的连连嚎叫,却又不敢大声,怕吵着里面睡着的三个人,只有学女人掩住嘴闷嚎,终于再也无法忍住,枪栓开,子弹便哒哒哒梭子射了出去。

  “咳咳”海棠被呛的阵咳嗽,娇嗔道:“你怎么射到我嘴里了。”

  “不都是这样吗?”我指着她嘴角上面的残液,笑道:“快点把这些舔干净,别浪费了,这可是美容养颜的好东西!”

  海棠的舌头微卷,把嘴角上的点也舔入口中,皱眉道:“怪怪的,好难吃!”

  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假的,我不由奇道:“你不会以前真的没有吃过吧?”海棠娇声道:“人家以前真的没有做过这个啦!”我不由暗暗称奇,笑道:“看来你真的是‘公主舌’或‘皇后舌’,天生就具有这种特别的本领。”

  第百零四回心跳时刻

  “嘻嘻。”海棠拥入我怀中,娇喘着道:“别管是‘公主舌’还是‘皇后舌’,人家的这条舌头以后只属于哥哥个人好不好?”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我抱住她的粉腰,亲吻着她汗津津的额头,轻声笑道:“只不过你

  家张政能愿意吗?”

  “哼!他问的着吗!我才不在乎他!”只要提起张政,海棠都好似有肚子的火,“他那人

  整天就爱自以为是,疑神疑鬼,老是觉着我跟别的男人说话就会跟人家发生关系似的。我每天都被他像个犯人监视着,只要我跟某个男人说上三句话,当面不做声,回到家里便会大发雷霆。你别看他表面上副文质彬彬的做派,发起脾气来老天爷第,他就是第二。有好几次把家里的锅碗瓢盆之类的都摔的毁毁的。我这头上到现在还有块弧形型的疤痕,那是他个孬种用烟灰缸给砸的。人家都觉着我的日子过的非常的光鲜,却不知道我连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有时候想想,还不如死了算啦,可又舍不得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海棠越说越伤心,身体轻轻颤抖,声音哽咽,微微啜泣。

  我知道海棠把我当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然这些深埋在心底的话儿也不会苦水般全都股

  脑倒出来。有瞬间,当我抚摸到海棠被青丝掩盖的疤痕,我真想跳起来,到皮蛋叔的工具房拿把扳手扳手砸死张政那个龟孙。但理智让不再青涩的我平静了下来。我不由把她抱紧,亲吻着她那还有棱角的疤痕,“你有什么打算吗?是这样跟她过下,还是”

  “我已经打定主意了要跟他离婚!”海棠语气坚决地道。

  我把她扶起来坐好,看着她的眼睛道:“你想好了?”

  “想好了!”海棠郑重地点了点头。

  “哦!”我不由为她的坚定而惊诧,“你这样做想过以后孩子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吗?”

  “我知道这样对孩子会有很大的影响,但家庭的不和同样对孩子的成长有着极大的影响。我不想孩子在个不健全的家庭里成长,我相信我有能力把两个孩子照顾好,把他们快快乐乐的

  抚养成丨人。”海棠坚定地道。

  我见过很多的单亲家庭,知道很多的关于单亲子女的切身之事,知道他们生活中的悲喜,知道他们的心酸与快乐。看着海棠这样的坚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想把我的思想强加给她,我只想她能够快乐,如果离婚对她来说是幸福的,我绝对举双手赞成。

  “我不想再这方面给你过多的意见,你只要觉着幸福就好。哥可以承诺的是,只要以后能够用到哥的地方,哥绝不会袖手旁观!”

  海棠抱紧我的脖子,倚在我怀里,嘴唇亲吻着我的下巴,甜蜜地道:“我知道哥对我最好了。其实我对哥也不会有过多的要求,只要哥能够偶尔来陪陪人家就好。只要能够时常见到哥的面,听到哥的声音,海棠都觉着万分的高兴。怕只怕哥只顾着陪伴嫂子,没时间来关心下人家!”

  “傻丫头,尽说些胡话。”我舔吻着她的嘴唇,手滑到她的小腹上揉动,“哥以前只顾着为了

  生活拼搏,没有时间在家,也不知道你的事情,如今哥知道了,怎么还会让你受苦。你放心,哥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

  “嘻嘻。”海棠娇声笑道:“你这是在向我承诺吗?”

  “如果你愿意,我也不介意。”我模棱两可地笑道。

  “我不管,我就当你这是在向我承诺。”海棠柔软的身体在我怀里扭动撒娇道。

  “那就要看看你的功夫了!”我的手穿过她薄薄的短裙,摸到个湿漉漉的软山包。“坏哥哥,早知道你没怀好心。”海棠浪笑着再次低下头去

  “哦!”海棠从我小腹上抬起头,面颊通红,嘴角上挂着长长的津液,微喘道:“哥,妹子好难受!”

  我也有点忍不住,把手指从她的里面抽出来,把上面的在沙发上抹掉,抱起她道:“走,咱们上屋去。”

  我抱起她正要走,海棠突然拉住我,轻启玉唇道:“哥!”。

  我正在兴头上,百五十度朝上翘起,杀气腾,见她拉住我,不禁道:“怎么了?”

  海棠羞不自禁,把颔首埋到我肩窝里,窃窃道:“吟猿上树。”

  “嘿嘿。”原来她是想玩这个,“你懂的不少嘛。”说着我伸把拉下她水淋淋的小内裤,抱住她的屁股让她扶着挺了进去。“哦!——”

  海棠赶忙把她那湿透了的小内裤塞到嘴里紧咬住。我感觉有大半在外面,用了用力,越往里越紧,真是寸许难进,我不禁暗叹道:“张政的那玩意儿也太小了吧!”

  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完全攻克了城池,适应了会,抱着她的屁股慢慢朝志桓的房间走去,期间几次海棠忍不住张嘴呼喊,都被我给她用嘴堵回去了。

  突然!就在我们表边走着边做着快到皮蛋叔跟皮蛋婶房间门口的时候,里面的灯亮了。

  “怎么办?”脑袋在空白零秒后火速运转,两边都是房间,就中间条走道,而皮蛋叔和皮蛋婶的房间距离最近,走道对面是厨房,海棠跟张政的房间紧靠在厨房,而志桓的房间则紧挨着皮蛋婶和皮蛋叔的房间在最里面。这突然的情况差点没让我正夹在紧窄的温柔乡里的小弟弟立刻爆发了。

  心跳扑通扑通,海棠抱紧我的脖子,紧张道:“咋办?”

  “只好进厨房了。”厨房是离我们最近的能够藏人的地方,轻轻推开厨房的门,还好,刚装修不久的房子,这门打开的时候声音不是太大,想来若不是听觉怪敏锐的人很难听到。慢慢地摸索着躲到灶台旁边的橱柜后面,这期间,紧张刺激的两个人却直没有分开,火辣辣地结合着,光滑的地面上滴落条明亮水迹。

  我抱着海棠静静地靠在橱柜上。

  外面传来阵轻柔的脚步声。

  “是我姐。”海棠咬着我的耳朵道。

  我没有做声,亲了下她的脖颈,暗示明白。

  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快走到了厨房的门口。

  两个心贴的很近,扑通,扑通,心脏跳的都很厉害,彷佛要跳出嗓子口似的。

  还好,脚步声又由近及远,好像进到客厅里去了。

  “啪嗒”声,厨房的门口射进来束强光。

  “靠,门没有关严!”我心里跳。

  “我姐等下不会进来吧?”海棠担心道。

  “这谁知道!”我不禁有点好气。

  “要不去关严它?”海棠道。

  “算了,再弄出来点动静就不好了。听天由命吧!”千算万算未算到这条,由于太过紧张,居然没有把这最关键的茬给做好。

  “嘻嘻。”海棠故作轻松道:“放心吧。就算被姐姐见到,她也会当作没看见的。”

  “你这么有把握?”对皮蛋婶这个大嘴巴,只怕跟丽嫂这样的好姐妹在起会忍不住脱口说出来。当然了,跟丽嫂说倒没有什么,就怕她还有其他比较八卦的好姐妹。

  “嗯。”海棠肯定道。

  先不管这些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稳了稳心神,我又把注意力放到门外面。

  海棠双腿环在我的腰后,轻摇着屁股,微喘道:“要不咱们到门口。”紧张刺激让我也有种想去门口看看的冲动,微嗯了声,托着她的屁股朝门口慢慢移去。心跳越来越快,紧张刺激让我不由抱紧海棠,狠狠挺动了几下。海棠突受重击,差点没有呼出声来,赶紧又把内裤塞进嘴里,紧紧咬住。透过门缝,但见皮蛋婶坐在刚才我们坐过的沙发上,上身穿着宽松的恤,下身穿着什么被恤盖着,没有完全看到,只看到花花的角。她依靠在沙发上,打开罐可乐,慢悠悠地喝着。闭着眼睛好像在冥想着什么,嘴角弯弯带笑,只是面容有些疲倦。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丝坏念,脱口说道:“皮蛋婶不会是昨夜趁着酒意跟皮蛋叔嘿咻嘿咻了吧?”海棠刚被突袭,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听我这么说,不由笑骂道:“哥哥你可真是坏透了,连我姐你都意滛。”

  我嘿嘿笑,抱住她又连续几下重击,爽道:“你我都可以干,你姐我怎么就不可以意滛了!”海棠的身体阵阵抖颤,全身的毛孔都在发毛,小腹连续僵硬地摇动几下,咬牙道:“坏哥哥,你老是偷袭人家!”“嘿嘿。”我坏坏地笑道:“这样干着不是更刺激吗?”

  “啊,这是什么?”正当我欲要抱紧海棠靠在墙上大刀阔斧地大干番的时候,客厅里传来皮蛋婶的惊叫声。

  “怎么了?”我和海棠心里跳,头靠在起朝外面望去,但见我刚才被海棠脱下的内裤正被皮蛋婶惊诧地拎在手里,诧异这客厅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第百零五回侦破内裤

  “靠,我的内裤。”我差点惊呼出声。海棠捂住嘴想笑不敢笑。我瞪了她眼,双手在她滑腻的臀部使劲捏了两把算是对她的小小惩罚。突然,皮蛋婶的个动作不由让我大跌眼镜,她居然把我的内裤放到鼻子上嗅了嗅。

  “喂,你姐想干什么?”我贴着海棠的脸颊小声道。“可能是在进行案件调查吧!”海棠戏谑道。“靠,还案件调查,就凭她闻上两闻便真的能够知道是谁的内裤?”

  我不屑道。“你还真别说,我姐的鼻子可灵着哩。不信,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海棠悄声说道,话语中有着七分的肯定。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皮蛋婶的鼻子有这么项特殊的本

  领。若是真的那以后可就要小心点了。

  海棠和我暂时停止了运动,紧抱在起,聚精会神地关注着皮蛋婶的动作。皮蛋婶把我的内裤在鼻子前端好闻了会儿,最后居然还把包小弟弟的那个部位靠近鼻孔处大嗅了几下。这刺激,把在塞在海棠体内的那个家伙兴奋的不得了,本是老老实实安安稳稳的它居然连续弹跳了多次。海棠突遭袭击,内里受激过重,差点没有大声浪叫,幸好刚才为怕突然受到刺激她会叫出声来,内裤又塞进了她的嘴里。身体像是抽筋样连连战抖,鼻孔中发出阵阵闷哼,片刻后海棠的身体才算安静下来,软绵绵的身体偎在我怀里,若是没有我的支撑,她恐怕已经跟烂泥样软瘫在地。突发而强烈的刺激让她瞬间达到了巅峰,下子连续泄了三次,泄的脚软腿软身体软。我强忍着不射,享受着被热液喷涌的快感。温热的液体从夹缝中流出,在我双腿间汇聚滴落在地,借着灯光,地面上汇积了汪清泉。

  “哦!”海棠缓过神来,把嘴里的内裤拉出来,媚眼如丝斜睨着我,狂喘道:“坏人,干嘛又偷袭人家?”

  我不由苦笑道:“哪里是我偷袭,我也不想的嘛。都怪你姐啦。”

  海棠瞥了我眼,娇嗔道:“想干先跟人家说声嘛,你看,没让我差点叫出来。”被冤枉的我不由暗骂皮蛋婶这个马蚤婶婶没事干嘛要闻我的内裤嘛。

  “咦!”客厅里比,皮蛋婶闻过我的内裤,随手摸居然让她摸到我无意间抹在沙发上海棠的马蚤水。她两只手指头拈了拈,感觉黏黏的,这次不但把手指放到鼻子前嗅了嗅,还居然放到嘴里面舔了舔,“味道怪怪的,怎么跟女人的那玩意似的?”皮蛋婶左手内裤,这分明是男性阳刚的气味,右手粘液,这分明是女性阴柔的味道,这是谁跟谁?难道是海棠跟张政?不对啊!张政昨天喝的跟个死猪似的,这时候肯定正呼呼大睡。蔡恬?这味道很像!难道是海棠跟蔡恬?这,这怎么可能?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呢?睡觉前分明收拾得干净的桌子上有两个半瓶的矿泉水瓶子。这说明肯定有两个人!咦!这地下是什么?水滴?不像啊!难道是皮蛋婶彷佛个破案的侦探在点点地抽丝剥茧,这居然让她给找到了非常具有价值的线索!干净的地面上条由不像水滴的液体连成的路线!用左手的手指轻沾点这液体,放到鼻子边嗅嗅,舔舔,在跟右手手指上的对照,皮蛋婶立马知道了这两种分明就是同种液体,女人的马蚤水!

  顺着水滴的路线,皮蛋婶的眼睛定格在厨房的门上。

  只要打开门,切都将尘埃落定!

  皮蛋婶的牙齿有点痒痒!

  这两个小坏蛋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我到底要不要去揭开这个对自己来说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呢?

  看到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