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过我的身子了。”

  “这”我不由暗思。皮蛋叔比皮蛋婶大了旬,早年为了生活奔波吃了不少苦,虽娶了个如花似玉又比他年龄小十多岁的皮蛋婶让他风头大出,可是十多年后的今天他都已经奔五十的人了,而皮蛋婶却正处在虎狼之年。个风烛即将残年,个需求与日俱增,巨大的反差让皮蛋叔的那话儿很难再生龙活虎,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啊!皮蛋婶本已不再期待什么,除了

  偶尔的背着人自蔚下,剩下的只有慨叹自己的命苦了,可不想就在这时候,居然让她无意中发现了我和海棠这档子事。回去睡觉后,辗转反侧直都睡不着,最后便起身,没有穿鞋,蹑手蹑脚地来到厨房的门口,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传来的撞击声和海棠鬼哭狼嚎的吼叫深深地震颤着她的心神,想不到海棠这丫头会叫喊的如此惊魂荡魄,真是看不出这丫头还有这么副好嗓子。房间里的靡靡之音让她羡慕让她嫉妒让她幻想着男人身下的女人不是妹妹而是她,曾度想不顾切的破门而入,但从小就把妹妹当女儿样爱护的她终究还是没有拉下脸子。在我跟海棠结束的时候,她也忍不住流了地。难怪我出门的时候踩了角的水儿,我还以为是海棠先前流下的。皮蛋婶在我和海棠出来前赶忙跑回了房间,还在我们经过的时候故意咳嗽了声,她是想让我们知道她还没有睡,让我们不要继续疯狂了。谁想到最后当我们都歇息的时候她却最终没有忍耐住跑了过来。当然这大都是皮蛋婶被我干到疯狂时自己说出来的。

  “呵呵。”我亲吻着她的脸颊,笑道:“我可怜的婶婶,你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以后就有你的大侄子把你从皮蛋叔的手中接过来,让你彻底的脱离苦海,翱翔在翻飞的福生活之中。”

  “嘻嘻。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就怕你只顾着游荡花丛,忘记了我这个苦命的婶婶!”

  “靠,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是干你次就把你给忘记的人吗?不像我就是不相信人民,找打!”双管齐下,我两只手在她的屁股上左右开弓,啪啪啪就是几巴掌,小惩大戒番。

  “噢噢噢,打疼人家啦!”皮蛋婶噱噱呼痛,夹住我腰的两条粉腿使劲用了用力。“嘿嘿,这还是轻的,开始大炮侍候了!”我怪笑着在她身上前后晃动。“啊,啊啊”

  虽然适应了会,但两年多没有贵客临门的蓬荜因没有彻底打扫实在还没有办法迎接贵客的能力,而且还是这么尊贵的客人。而勉强迎接了,这柴门却差点没给撑破,寒门实在有点羞涩,真的需要贵客的经常光临了。

  “怎么样?我这个加长炮比皮蛋叔的土炮够大够劲吧!”我曲腿跪起,把皮蛋婶的两条腿挂在肩膀上,双手卡住她的腰用力地耸挺。

  “啊,啊啊”这就是皮蛋婶的回答,她也只有用这种方式回答,因为她现在只能咬着牙坚持着不让自己大喊大叫出来。

  皮蛋婶的身体经次次被我从床边上拉回来,最后没奈何只好换了姿势,黄狗就位背后式,皮蛋婶趴在垫高的棉被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我伏趴在她身上从后面进入。

  就这样连续换了三四个姿势,皮蛋婶总于死了过去,最后还是被我滚烫的液给强猛地喷活过来。就这样我趴在她身上抱着她毫不逊于丽嫂的大奶享受着高嘲后的余韵。

  “嘿嘿,你看你流的水儿都把志桓的被子给浸湿了大片!”回过神来,我还不舍得从皮蛋婶依旧紧窄的蓬门中退出来,指着被子上汪汪的水迹笑话皮蛋婶。

  皮蛋婶亲昵地溺在我怀里,春桃满面,羞道:“还不是都怪你,非要把被子垫在下面。”

  “再怎么样也不会这么多吧?”我双膝前曲夹紧她的腰肢,双手在前把玩着她的大奶,咬着

  她的耳朵道:“你是不是尿床了?”

  “人家,人家忍不住了嘛!”皮蛋婶为自己因为连绵的快感而小便失禁羞的无地自容,真想夺门逃出去,可是却被我这个坏侄子夹得紧紧的,而且还有根定海神针把自己给制住,想逃也逃不了啊。“咳,这明天叫我怎么见人啊?人家还以为我酒后失禁尿了志桓弟弟床哩!以后志桓回来看着这么大片印花不跟我急才怪!”皮蛋婶气的在我大腿上掐了把,没好气道:“小坏蛋大坏蛋别闹婶婶啦,婶婶把这些都解决还不行嘛?”

  “行,行,当然行,只要婶婶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我轻舔了下她的耳根,道:“可是你明天不晒它吗?”皮蛋婶被我磨得不行,干脆道:“不晒,全都拆洗了。”

  “婶子,我还想干!”我抱着她,在她后面挺了挺。

  “啊,怎么又这么大啦,不行啦,婶婶不行啦,再干就被你给干叉啦!”皮蛋婶惊诧着她体内那软而又起的物件,求饶道。

  “嘿嘿。”天快亮了,实在不太适合再干场,随便收拾收拾就到时间了,所以我也没再强求,在她耳边窃窃笑道:“不干可以,但你必须保证以后随叫随到!”

  “我又不是你养的小狗,怎么能随叫随到呢?”皮蛋婶啐道。

  “你就是我养的小狗,而且是只任我日的小母狗。随传必须随到,不然我下次干你的花!”我坏坏地道。

  皮蛋婶下意识地收缩了下身子,紧张道:“啊,那里怎么能干呢?刚才被你捣了下,现在都还疼这里。”

  “我不管!如果你不答应我,我现在就继续干你,直干到大家都醒了来看为止。”我霸道地道。

  皮蛋婶还真怕我做出超出常理的事情,不得已妥协道:“真是受不了你个小坏蛋,婶婶答应你还不行嘛?”

  “嘿嘿”胜利的我无比快乐地笑了。

  第百零八回美好晨光

  夜色迷醉,宿风情,终于迎来了清晨的霞光。

  天明之前,皮蛋婶是在我的注视中离开的,走时两腿叉的很开,邋邋的极不自然。

  她走后,我便抱着她刚换好的新棉被躺在干净的被单上呼呼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气已经大天老明,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钟表,八点二十,睡了大概三个小时,还好经过昨夜的疯狂,酒劲全部释放出来,没有留下宿醉的后遗,只有身体还有点疲惫,但精神头倒是很好。

  穿好衣服打开门,便听见厨房里传来阵炒菜的声音,满庭的都是香气迷人。我不由叹道,女人的恢复能力就是比男人强,皮蛋婶昨夜都被我干成那样了,这大的就起来做饭了。到洗手间清理清理水路,然后就朝厨房走去。

  在厨房门口看了圈都没有人,我进去见皮蛋婶正站在炉火旺盛的灶台前舞动锅铲,便道:“醒来就闻到满室的香味,就知道你定起来做饭了。怎么就你个,其他人呢?”

  皮蛋婶听到我的说话声,回眸笑道:“他们都还在睡着。”跟着玉颊彷佛涂上两团丹霞,关心道:“昨夜熬了宿,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女人只要你在床第之间把她给满足了,她就会完全以你为中心,关心你,呵护你,把你侍候的周周到到。

  “呵呵,昨夜连采两女,精力太过亢奋,睡不着了。”我走到她身后,贴到她背上,抱住她的小腹轻揉着,笑道:“这么早就起来做饭,这儿不难受了吗?”

  皮蛋婶朝门口看了眼,没人,靠在我怀里,有点倦意地道:“彷佛跟生生掰叉了样,怎么会不难受,只怕没有两三天的时间恐怕很难恢复过来!”

  我舔着她的耳垂,坏笑道:“你的小妹妹还真娇贵,看来急需大力地开垦番。”

  皮蛋婶有点痒,笑道:“好了,别闹了,被人看见多不好。”她说的也是,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若是突然出现,海棠还好,张政或皮蛋叔就不好了,还是小心点为妙,毕竟我们这是在偷情。我在她的脖颈上亲了口,松开她站到她旁边看她炒菜。

  我看着皮蛋婶舞动的手腕与穿花蝴蝶般翻飞的肉菜,由衷地道:“婶子的手艺真是巧,玉真跟你比起来那可真是个地上个天上,没的法比。”

  “竟会说好听的。”皮蛋婶听我称赞她,虽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是非常的喜悦,从锅里夹了块花肉递到我嘴边,道:“尝尝熟了没有?”

  “嗯,嗯,好烫!”菜进嘴,便觉火烧火燎的。

  “咯咯。”皮蛋婶笑道:“刚出锅的能会不烫吗?”

  我死命地嚼着那块花肉,把它嚼的粉碎,以示对它烫了我嘴的惩罚。

  “可以了吗?”皮蛋婶问道。

  “嗯,可以了。”我点点头。

  皮蛋婶把部分菜盛在盘子里,拿过个大碗盖在上面,然后把剩下的菜盛在个小盘中递给我,“饿了吧?”

  “还别说,确实有点饿了。”摸了下肚皮,正要接过盘子,却见她又把盘子收了回去,“干什么?”

  皮蛋婶上下仔细看了看我的脸,笑道:“还没洗脸吧。我刚才买了牙刷,去洗脸刷牙再过来吃。”

  “靠,真是个管家婆。”再次验证了女人只要你在床第之间把她给满足了,她就会完全以你为中心,关心你,呵护你,把你侍候的周周到到。

  我无奈地道:“牙刷在哪呢?”“在水龙头旁边,有三个,你随便挑个。”皮蛋婶边说着,边又开始炒下道菜了。

  洗刷完毕,我经过皮蛋叔房门口的时候,里面传来皮蛋叔的咳嗽声。

  我推开门见皮蛋叔正在穿衣,道:“皮蛋叔,早啊。”

  “靠,早啊!”皮蛋叔笑道:“小子起这么早,年轻就是好啊。”

  “嘿嘿。我这是昨夜酒精刺激的太过精神亢奋。”我笑道:“我先过去吃点东西掂掂,昨晚上光知道喝酒,把吃饭这茬都给忘了。”

  “呵呵,操这肚皮,被你这说,它也开始抗议了。”皮蛋叔抚着呱呱叫的肚皮笑骂道。

  “呵呵,你快点,我先过去。”我帮他关上门,走了出去。

  “你叔起来啦?”皮蛋婶给我盛了小碗稀粥放在案板上。

  “嗯。刚起来。”搬了个凳子坐到案板前,我不由朝昨晚的战绩看去,两滩||乳||汁赫然还在,只是地上的湖泊却不见了,肯定是皮蛋婶早起拖地了,便笑道:“婶子今天拖地累吗?”

  “累死了,现在腰还在酸疼。”皮蛋婶手扶着腰,挪着方步,把菜盘端到我面前,嗔笑道:“也不知道咋就那么多水,累得我手都软了。”

  “嘿嘿,你昨天不也是样。”我想起皮蛋婶昨晚小便失禁就想笑。

  “还不是都怪你!”皮蛋婶又在说违心的话了。

  我夹口菜放进嘴里,边嚼边用筷子点着案板上的两团||乳||迹,调侃道:“这还有两滩奶汁你怎么没有清理?”

  “那是给你留着就稀饭喝的。”皮蛋婶脸色绯红地逃回去做菜了。

  两三天没有回家,家里还有几位美人儿在等着我的垂怜,可不能让她们等久了,否则股脑的都缠住我,我不被吸的精尽人亡才怪。吃完早饭,我便回到医院,陪几女玩儿会,再到婴儿室里看了看儿子和女儿,下楼取了车就朝家开去。

  “爸爸!”刚进了村,被玉真抱在怀里的女儿宝宝老远就看见了我的车,小手拍着高兴地喊叫着,“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停车,下车。

  “宝宝,有没有想爸爸啊?”我伸出双手从玉真的手中把女儿接过来。

  宝宝紧抱着我的脖子,嘻嘻笑道:“想,宝宝最想爸爸了!”“呵呵,真的吗?哪儿想啊?”我逗着宝宝随着笑意无限的玉真进了家门。宝宝小手拍着胸口,郑重地点了点头,道:“真的,这儿想,好想好想!”“呵呵,宝宝好乖,爸爸最疼宝宝了!”我在女儿嫩嫩的小脸蛋上表扬性地亲了口。进到屋里感觉静悄悄的,我向玉真问道:“妈她们呢?怎么都不在家?”玉真娇媚白了我眼,嘴角噙着笑,嗔道:“你呀,两三天都不回家,也不知道都在外面鬼混些什么!”“对不起,我的好老婆!”我单手抱住宝宝,另只手把玉真拥入怀中,亲吻着她的面颊,小声道:“我知道我的好老婆是不是生我气的!”玉真被我当着女儿的面亲吻,颊生红润,像是涂了层淡淡的胭脂,娇笑着啐道:“去啦,讨厌,被女儿看到啦!”女儿见我跟她妈妈亲亲,高兴地拍着小手,嚷道:“噢噢爸爸跟妈咪亲亲了,爸爸跟妈咪亲了”玉真靠在我怀里,拍了我下,羞嗔道:“坏蛋,教坏小孩子啦!”

  家三口坐在沙发上,宝宝坐在我的腿上,玉真偎在我的怀里,悄悄地说着话。原来玉香跟岳母趁我不在家回家看看,顺便拿点东西。玉梅则是跟着母亲抱着儿子到干妈家玩儿去了。玉真跟宝宝也是刚回来,她们是到大嫂家串门儿去了。这几天,我不在家,度假村的事儿全都有梅姐个人管着,现在又不是农忙的时候,所以无聊起来的她们便过起了乡下人的生活,串串门,聊聊天,拉拉家常,打打扑克牌,就这样上午,下午,天的时间就都糊弄过去了。

  “丽嫂怎么样?孩子都好吗?”玉真道。

  “丽嫂没有事,上午生完孩子,下午都起床了。”我闻着她的秀发道:“孩子都很好,男女龙凤胎,长的跟宝宝小时候样可爱。”

  “高兴了吧?”玉真笑道。

  “呵呵,高兴,不过要是我亲爱的老婆也能为我生对龙凤胎我才更高兴哩!”我搂着她的手穿过她的腋窝抱在她胸前的饱满上,轻轻揉动。

  “嘻嘻,梦吧,我才不要生了哩!”玉真的身体慢慢地开始升温,脸色越来越红。

  “生不生不是你说的算,今天晚上我就给你下种!”我在她耳边戏谑道。

  “咯咯,说这话你也不知道羞,好像你跟种马似的。”玉真羞红着脸颊揶揄道。

  “嘿嘿,是不是又在网上百万\小!说了,现在的小说里面充斥着暴力恐怖意滛种马,很容易学坏吆。”

  “嘻嘻,你才学坏了呢!”

  “爸爸,种马是什么?”女儿突然问道。

  “啊,咳咳,这个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的,宝宝乖,等你长大了,爸爸再告诉你。”我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嗯。宝宝乖,宝宝不问了。”女儿乖乖地道。

  “你呀!”玉真扬起头,白了我眼,娇嗔道:“以后不准在女儿面前说这些!”

  女儿早晨起的早,又玩儿上午,着实有点困觉,不会儿便在我怀中睡着了。

  “宝宝睡着了。”我对玉真眨了眨眼。

  玉真笑着站起来,当先朝楼上走去。

  第百零九回家有娇妻

  把女儿放睡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我轻手轻脚地离开女儿的房间,紧走几步,便到了玉香的房间里。这间房在最里面,是距离女儿的房间最远的,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即便大声嚎叫,外界也不容易听到。打开门走进去,便见玉真无限娇羞站在我面前,浑身上下赤条条只穿了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丁字裤,她双手抱在胸前,手掌护住高高的山峰,平坦的小腹下双腿紧夹,几根乌黑发亮的毛发调皮地伸出。

  “呵呵,我还没来,你就脱掉了,是不是真的很急啊?”我关好门,几步走上,欣赏着她完美的娇躯鼻头发热道:“好久没看过你跳脱衣舞了,下次定要好好欣赏下。啧啧,这美丽无暇的玉体,真不愧是我的老婆!”

  “咯咯”玉真微微娇笑,偎入我怀中,伸出修长的玉指微微抖动便解开我衬衫上的纽扣,只手轻抚我的胸膛,只手缓缓地拨开我的腰带,“这家伙这几天肯定没有闲着吧?”“嘿嘿”

  我的手在她光洁如玉的娇躯上游走着,“你老公的厉害你还不知道?”

  玉真娇啐口,蹲下身子,弄开裤子上的拉链,掏出含入口中,媚眼如丝地向上轻撩。轻吟,婉喘,云鬓,娇颜,切切的滛靡都笼罩在房间中。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令人眼饧耳热

  的撩扰,把扶起蹲在地上的玉真,稍用力就把她抱离地面,扔到床上。赛雪的肌肤,生春的俏脸,紧咬的樱唇,深深的||乳||沟,不停的在眼前变幻;蚀骨销魂般的呻吟,出谷黄莺般的高歌,不绝于耳畔。我大吼声扑向大床,纵情的驰骋在唇角肉欲的沙场。每个跟我在床上交过手的女子,必然的无例外的要经受疼痛兴奋高嘲麻木四部曲。身下的玉真婉转嘶歌高嘲迭起,早已被弄的疲惫不堪,如同那翱翔九天的彩凤,迟迟不能身栖地上的梧桐。

  “啊老公,不,不行了又出出来了!”声悲鸣,疲惫不堪的彩凤终于从九天之上摔落下来。我赶忙抱紧她以大无畏的精神叱咤沙场,破开层层阻击,毒龙直捣敌营,突突突,机枪狂扫

  “啊!——”玉紧真连泄了三次终于无力地瘫倒在我身下。我侧躺着抱紧她,抚摸着她满是汗水的脸颊,温柔道:“宝贝,舒服吗?”

  “嗯,舒服。”玉真幸福地贴在我的身上,杏眼微闭,喘息着道:“老公,有你的日子真好,好想就这样抱着你辈子。”我翻过身仰面朝上,让她趴在我身上,“宝贝儿,老公也想就这样抱着你,干你辈子!”

  “嘻嘻,这样我岂不要被姐妹们给扒皮抽筋啊!”玉真幸福地笑了。我轻抚着她汗淋淋的玉背,“休息会吧,等会还要起来,玉梅跟母亲该快回来了。”“嗯。”玉真从我身上爬起,退出来,轻笑道:“还真是神猛,看来我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