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长长的很是好看。

  小时候干爹出外打工不在家,每年放暑假她都会到干妈家来帮着照看小孩,住就是两个月,跟我们都很熟。记得有年暑假,许多小朋友都到北沟里摸鱼,摸着摸着,小超摸到条足有二斤重的鲢鱼,高兴的不得了。谁知他这高兴不要紧,那鱼犟,他的身体失去平衡,头扑倒在水里面,本来不深的水没想到前面被人什么时候给挖了个大龙沟,下子就把他漫了个顶,当时大哥正站在他旁边,看见他的拙像正想笑,但见他扑腾了几下就不见了动静,遂赶忙去拉,可是这拉却把他也给拉进去了。那时候大家都还小都不会水游泳,大哥也只是刚接触,偶尔跟着大人到湾里去玩水,但从没离过救生圈。这下去可好,两个人不见了影。众小朋友没有个敢下去救人的,看着两个人不见了影都吓得大哭。幸亏忠子的小姨不放心忠子就抱着小紫涵跟着我们起去了。她当时正坐在沟坝上,见到小超掉进水里她就紧张起来,紧跟着大哥掉了进去,她就赶忙往下跑,把小紫涵赛给哭着忠子就往水里跳。想不到忠子的小姨只比我们大五六岁,可这玩水的本领却是非常的大,两子就把大哥跟小超给救了上来。众小朋友七手八脚地把他们两个抬上沟坝,两个家伙肚子喝的饱饱的,直哭了大半天。回到家里,大人们为了给孩子压惊又是烧香又是拜神地迷信了通,却对咱们的功臣仅仅是夸了几句。

  但从那以后,忠子的小姨也成了我们大家的小姨,她成了孩子王,成了我们的头。每年暑假,我们就成了她的群跟屁虫。这种情况直延续到她高二的时候。高三的功课紧张,暑假的时候都在家里复习,没有时间再到干妈家来,也就没有时间再领着我们玩儿。从那以后见她的次数就少了,我记得上次见她的时候还是她大学毕业的第二年。那时候我高三,正在疯狂地

  冲刺黑色的七月那时候高考是在七月份,她去看望我次,给我带了好多补品。之后大家都很忙,虽有联系却没有见过面。这次不知道她能住多久,真希望她能住多久,好好地找寻下童年的时光!

  啊!”正在我向往童年的时候,突觉痛,但见岳母笑嘻嘻地望着我,不由道:“马蚤货,你打我那儿干什么?”“不要脸!脑子里肯定又在想什么坏事儿?”说话间,岳母眼光有意无意地瞟着我的下身。我低头望去,靠,小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头抬起来了。“嘻嘻,姐夫,你越来越坏了吆!”玉香直在后面用她的对爆||乳||给我进行着泰式沐浴,趴在我肩上,看着那高高站起的小弟,放声大笑。“靠,不能再洗了,再洗又非得大干场才能熄火!”我跳下池中,让微凉的池水吸收着身上的燥热。“咯咯”两母女看着我的样子,不禁好笑,“就这样带着去不更好,让忠子的小姨看看你有多么的想她!”被她们笑的我阵尴尬,干笑道:“靠,母女对小妖精,小心老子爆你们菊花!”

  经过番香艳冲洗,三人清爽出屋。

  走了段大路,转弯就到了干妈家。进院只见到干奶奶在洗碗,母亲和干妈在择菜,而干爹却是掌厨的。说起干爹的厨艺那可是地方绝。他的手艺乃是家传,忠子的太祖爷爷,祖爷爷,爷爷活着的时候都做过厨师,好多家乡名菜都出自他们之手,十里八乡都出名,还有收徒弟。如今忠子的爷爷虽然不在了,但他的两个徒弟逢年过节的还是经常会来,年纪都大把了,见到干奶奶还是师娘长师娘短的。我们这些亲戚家来客人大都找干爹做菜,吃过没有不说好的。

  打过招呼后,我没见着小姨等人,便问干娘道:“妈,小姨呢?”干妈笑道:“她刚还在念叨你,说都来这么长时间了,咋还没见到小菜田的人影啊!这会儿可能生气躲到哪里去了吧?”“不会吧?小姨现在变得这么小心眼?”我笑道:“呵呵,她人在那儿呢?”干妈笑逐颜开,乐道:“他们都在后面。紫涵也回来了。”“好啊,这丫头两年都不回来趟,看我这个哥哥不好好教训教训她!”我说着朝干奶奶说了声,“奶奶等会我陪你喝两盅。”转身就跑出了大门,后面传来母亲的笑骂声和干奶奶爽朗的笑声。

  干妈说的“后面”就是忠子的家,他跟父母住前后院。玉香跟我出了大门,岳母留下来帮忙。我二人出了大门朝后没几步就到了忠子的大门口,站在门外都听见屋内乱糟糟的,好似炸开的马蜂窝。我进门便大喊道:“喂喂喂,干什么呢?警察查房,警察查房,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不男不女的站中间。”“好小子,说曹操曹操就到啊。这么久才来是不是没把我这个大姐头放在眼里啊?”刚走到门口,里面就闪出个全身都包裹在香奈儿中的时尚女郎,乍看还真没看出是谁,仔细瞧,呵,可不正是忠子的小姨,我们小时候的大姐头嘛!“岂敢岂敢,大姐头驾到,小的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我伸开双臂直接迎向了她的怀抱,众目睽睽中,我们紧紧地相拥。

  八九年没见,她还是样的风采迷人,依稀往昔的漂亮脸蛋依然是那样的无暇,那样的美丽,抱起来肉肉的感觉让人不禁大是感慨,慨叹原来“太平”也是能够成为“波霸”的,而最令人慨叹的还是对她的那份熟悉,这彷佛是生命中的东西,不仅仅是熟悉,仿佛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存在!

  第百十二回喜宴惊变

  “几年不见,小姨真是越来越见迷人了!”我拉着她上下打量,眨巴眨巴嘴,开着玩笑道:“啧啧,瞧这身的派头,真是富婆的咧!”

  “咯咯。”她开心地笑着,“臭小子,几年没见恶心小姨是不是?”

  “几年不见,小姨还是样的牙尖嘴利,瞧着说的,好像我有多坏似的!”没见她之前还想着见了面如何开口说话,现在见面了,却还跟小时候模样,丁点没见生分。

  “你这个小坏蛋也本来就不是啥好人!”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故意的在抱着儿子的玉梅身上飘过。

  “哈哈。”我哈哈笑道:“谁叫咱是小姨手底下的兵呢,当然不能给小姨脸上抹黑了。”

  她笑骂道:“油嘴滑舌!”

  “嘻嘻,三哥不但油嘴滑舌,还油头粉面哩。”这时候,满头五颜六色打扮时尚前卫的小妹紫涵从里屋出来,笑嘻嘻地迎上来。

  “你这丫头,两年都不回来,要不是跟小姨起回来,看样子你还要过上两年逍遥日子才肯回来啊。翅膀硬了,会飞了是不是,小心在外面受人欺负,回来哭鼻子都没人理你。”这丫头的打扮让我看着就不舒服,拉着她上下打量了番,批评道:“瞧瞧你这衣服,呵,窟窿把戏似的,穿出去不被人笑话死才怪,赶紧换掉。还有这头发,跟泼了层油漆似的,什么玩意嘛,整个假洋鬼子,乌七八糟的抹在头上,你不觉着恶心啊?下午就到街上把头给洗回来。瞧瞧你这身打扮能出去见人吗?你这两年来的日子不会就是这样过的吧?”昨晚上刚回来就被奶奶还有父母批评了顿,现在又被我刚见面就是连串的批评,小丫头的脸实在有点挂不住,在我的胳膊上掐脸大块,气恼道:“人家这叫时尚,这叫有派,你们都不懂就知道胡乱批评人家,真是年龄大了连眼光都老了。”

  “哎吆!”这死丫头从小就喜欢掐人,还掐的疼得厉害,现在长大了却点都没有变,我捂着被她掐红了的地方,笑骂道:“你这丫头说你两句你还来气了,两年都不知道回家,你还有理啦?瞧以后谁敢娶你!”“哼,要你管?”紫涵抱住小姨的胳膊,撒娇道:“小姨,他欺负人,你帮人家教训他啦!”

  小姨溺爱地笑道:“呵呵,你不是说你蔡恬哥最疼你的吗?”“可是他现在变坏了啦!”紫涵朝我吐了吐舌头,坏笑着道:“小姨你定要给人家出气啦!”

  这小丫头鬼的很了,我不再理会她的抱怨朝小姨道:“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事先打声招呼,我好去接你啊。”小姨无可奈何地朝紫涵摇了摇头,笑道;“昨天的晚上半夜到的,黑灯瞎火的直接就坐计程车过来了。”

  紫涵撅嘴,白眼揶揄道:“就知道说好听的,却比谁来的都晚,还好意思说,羞羞。”小妮子说完还在脸上刮了两下。这妮子从小就爱跟我皮,长大了却点没有变。虽然总是揭我的短,但这份可爱却让我点都不讨厌。

  我呵呵求饶道:“小妹,你就放过哥哥吧,我也是刚才才知道你们回来,这不刚回来就立马赶来了嘛!”“哼,算你会说,这次就先饶了你!”紫涵见我求饶,也不好当着这么多的人给我下不了台,娇嗔地瞪了我眼算是放过了我,不过看那眼神却好似还有后着。

  多年不见,大家伙聚在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童年的,现在的,反正聊起来天南海北的很是热闹。

  干爹的厨艺不但精湛而且时间也把握的非常好,刚觉着有点饿的时候,前面就喊着可以吃饭了。

  众人到了前院,干妈看了圈没看到春香嫂,便问忠子媳妇罗云,“小云,你春香婶婶回来了没有?”罗云道:“刚才我去看的时候还没有回来,我这再。”干妈道:“好吧,快去快回。要是还没有回来,咱们就不等了。”“好哩。”罗云快步朝外走去。

  说起春香嫂,有好几天没见她了,这时听闻干妈提起,我不由脱口问道:“春香婶婶不在家?走亲戚去啦?”干妈道:“好像是她的个堂伯生病了,她买点东西去瞧瞧。”我道:“哦,那上午还能拐来?”干妈抬头看看头顶上的日头,“说到那个说会话,晌午头里就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我掏出手机,找着春香嫂的手机号码,“我给她打个电话吧,说不定正走在路上呢。”干妈道:“也好,免得错过吃饭,回家还得自己做。”

  拨通春香嫂的手机,里面传来的是段纯音乐的铃声,响了会对面便有人接通,里面乱糟糟的,半天才听到个熟悉的声音,“喂,你好!”我听便知是春香嫂。她肯定是没有看来电显示便接了电话,不然不会这么正式地跟我打招呼。

  “喂,是我,你现在在哪?”

  “啊,是你啊!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哩。”春香嫂的声音中含着无比的惊讶与喜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我有点紧张,说话有些急。

  干妈看着我,“出事了?”我摇了摇头,仔细地听着对面春香嫂说的话,“没什么事,就是车子半路没电了,把我推得累死了,你快来接我吧!”

  “哦。”我稍稍放轻松了下,“你在哪,我现在去接你。”

  “快到王小桥了,你赶快来接我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有点害怕。”

  “香玉呢?没跟你回来?”

  “她跟她表姐上城里买衣服去了,下午回来。”

  “好,别急。我现在就去,你先等会儿。”放下手机,我对干妈等人道:“电动车半路没电了,正推着回来呢。她现在在王小桥,那段路比较紧,忠子,你把车开着,咱们去把春香婶接回来。”

  “好哩。”忠子随着我出了大门,快速朝后院开车去了。

  “老三,要不要多去几个人?”大哥等人跟在后面道。

  “不用。这又不是去打架。”我道:“你们还是在家里先帮着整理下,会回来咱们就可以吃饭了。”

  “呵呵,好,快去快回。”

  说话间,忠子把吉普车开了出来,我坐上,出了路口刚上大路便迎头碰见折回来的罗云。不用看也知道她没有见到春香嫂。

  罗云问道:“你们干什么去?”

  “去接春香嫂。”忠子道。

  “哦,她回来了?”罗云拉着车门道,“我也去。”

  “去就上车。”我给她推开车门让她上来。

  罗云上了来,然后三人车飞快地驶出了村庄。

  王小桥,桥名,也是地名。

  这座桥,这片地,在这方圆几十里地都是出了名的是非之地。

  这儿有人被抢劫过!

  这儿有人被强过!

  这儿有人被杀害过!

  这儿有人被枪毙过!

  个人走在这儿,头皮不麻,算你本事!

  车子飞速地奔向王小桥,远远地看见人正推着车子朝这边走来。

  “再开快点!”虽然不能确切地看清楚推车之人的形貌,但我非常笃定那肯定就是春香嫂,这本来应该让人高兴,可是内心中总隐隐觉着有点不妥,心突突地跳着,我不由催忠子再次加速。不知道忠子有没有我这种感觉,但他从没有违背过我说的话,车子几乎以最高码的速度朝前飘移。

  车速飞快,越行越近,那推车之人的形貌能够看的清清楚楚了,正是推着电动车的春香嫂。

  “呼!”悬着的心刚想放下,却瞬息又提到了嗓子眼处,眼睛彷佛瞪出了眼眶“啊!”

  王小桥右边芦苇丛中突然冒出来两个人,前后把春香嫂夹在中间,两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阳光下显得无比的耀眼。

  “你们干什么?”春香嫂瞬间被眼前的情形惊呆,刚还在心中无比甜蜜地想着和我卿卿我我的好事儿,转眼间被两个恶徒给吓到。

  “少废话,把车子给我们。”匪徒甲手持明晃晃的匕首朝春香嫂指了指。

  虽然这条路比较紧,但春香嫂这么多年了还是第次遇到持械抢劫的事儿,时间吓得有点傻,但她还没有傻到连命都不要也要车子的份。

  “给,给你们,你们拿去吧。”

  匪徒甲从春香嫂手中拽过电动车,拧了下开关,“啪”巴掌扇在春香嫂的脸上,“操你妈逼,没有电还敢给老子开。”春香嫂个趔趄跌倒在地,捂住半边火辣辣的脸蛋坐在地上哭泣,默默地盼着我开来救她。

  匪徒乙在四周观风,见那匪徒甲把春香嫂扇倒在地,皱了下眉头,道:“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车子到底能不能开?”

  匪徒甲看样子是非常害怕匪徒乙,连忙摇头道:“对不起老大,这车没电,不能骑。”

  “算啦。咱们还是快走吧,不然警察就要追上来了。”匪徒乙道。

  匪徒甲把电动车朝地上扔,看着坐在地上哭泣的春香嫂,眼中露出残忍的光芒道:“老大,这个女人怎么解决?”

  第百十三回恶惩歹徒

  匪徒乙没有说话,只因他看见辆吉普飞般地朝这边开来。匪徒甲见老大没有吱声,似有所感,转身看去,脸上顿时浮现出喜悦的神色。

  “别吱声,吱吱小心你的小命。”匪徒乙把匕首顶在春香嫂腰身上,“站起来。”森冷的寒意划破春香嫂的衣服,尖尖的匕首抵在春香嫂的背后,从没见过如此阵仗的她全身不由的瑟瑟发抖,噙着泪水勉强爬将起来。

  距离越近我的心跳越快。看着站在路边挥手的三个人,我向忠子跟罗云吩咐道:“把车速放慢下来。你们两个见机行事。千万要小心!”

  车子慢慢靠近三等人,我站起来朝惊喜中的春香嫂使了个眼色暗示她装作不认识,道:“三位是不是要搭车啊?”

  “是啊,我老婆生病急着去看医生,能不能顺路载程?”匪徒乙道。

  “到哪去?”

  “河东镇。”

  “上来吧。”

  两匪徒对视笑,都觉着计即将得逞。

  我心中暗暗冷笑,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打我的主意,真是狗胆包天!

  “这位大嫂先上来吧。”打开车门,先让罗云在上面把春香嫂扶上车,见那两名匪徒也要上来,我指着春香嫂的电动车道:“你们的车子不要了吗?”

  两匪徒愣,暗讨怎么叫这茬给忘记了,赶忙回身去扶车子。

  “老大,怎么办?”匪徒甲靠近匪徒乙低声道。

  “上了车再说。”匪徒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声咕哝了句。

  “这车不错。”匪徒甲脸的贪婪。

  “是不错。”匪徒乙眼中也是片光泽,“嘿嘿,他妈的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两个匪徒脸无声的滛笑。

  “没事了!”我在春香嫂的背后温柔地拍了拍,对忠子道:“兄弟,到咱们了。”

  “嘿嘿,早就有点忍不住了。”忠子冷笑着下了车。

  “小心!他们有刀!”

  砰砰两声,春香嫂的声音被紧紧地关在车门内。

  我和忠子边个冷冷地注视着刚把电动车塞到后备箱里面的两名匪徒。

  “兄弟,怎么了?”匪徒乙愕然道。

  “做过什么你应该比我们还清楚。”我冷冷地道。

  “你们是警察?”两名匪徒倒吸口凉气,慌忙把手伸到背后。

  “警察?”我和忠子冷森森朝前逼进,“我们还没有那么高尚。”

  两匪徒朝车上望去,见泪流满面的春香嫂被罗云抱在怀里,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他妈的,不是警察你跟老子横什么,真他妈的找死。”匪徒甲从身后抽出明晃晃的匕首朝距离他最近的忠子捅去。忠子个侧身让开匕首,身体突然欺进匪徒甲的怀中,肘捣在他胸口,双手紧跟着勾引,在那匪徒甲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个速度极大的过肩摔把他哐当重重摔在坚硬的柏油大马路上,紧跟着个擒拿把他面朝下压倒在地,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与此同时,在匪徒乙没有料到自己的得力手下居然还不够忠子两下子料理而愣神的时候,我脚踢出正中他的手腕,吃疼之际他手中的匕首脱手飞出,紧跟着连环三脚完全踹中他上中下三路要害,然后个鞭腿把他踢飞出去。

  “奶奶的,就这点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