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发,循循善诱地教导着她基本的要领。

  女人的这种本领彷佛与生俱来的优越,就像吃冰棒样可以无师自通。

  她学的非常快,缺乏的就是练习。

  春香嫂勉强把上面的残留舔舐干净,抬起头,舔了舔嘴唇,巧笑倩兮。

  “十二点半了,起来吧。”春香嫂光着身子捡起被我扔了到处都是的衣衫。

  “好,起来了。”我腰挺坐起,“穿好衣服跟我回去吃饭。”春香嫂服侍着我穿着衣服,“我不过去了吧,天天这样去蹭饭吃,难免会被人家说闲话。”

  “现在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人人都头挤的跟柿饼样朝钱眼里,那还有心思管这些闲事。”我的衣服穿好了又去给她穿衣服,其实帮忙的没有添乱的多,过过手瘾罢了。

  “可还是有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就爱议论别人的八卦。”春香嫂从我手里躲过她那白净的||乳||罩把那两团颤巍巍耸立如山的玉峰藏了起来,背朝我道:“给我扣上。”

  我拢了拢她后面的秀发,把||乳||罩的两根带子扣在起,忍不住在她雪白的肩胛上吻了吻,“这些人都是吃饱了撑的。不要管他们,以后你跟香玉就不要做饭了,每天过去吃饭,大家聚在起也热闹。”

  “可是”春香嫂迟疑道。

  “别可是了。”我打断她,专横道:“听我的,以后盖了新房后,咱们都住在起。”

  “盖新房?从哪个盖?”

  “还没有选好地方,反正不会太久,大概半个月后过完十就会动工,不然年头里就没有时间了。”

  春香嫂套上她那件花布恤,靠在我肩膀上,“你心里有没有比较喜欢的地方?”

  “湾口的那几块好地都被些有眼力的地产商买走了,还有的几块也都准备着朝外出售。老实说,那些地我块都没看上,我正寻思着能不能跟五叔商量商量把咱们屋后的那片宅基地让给我。若是能够要到这片地,盖上栋小洋楼,再跟前面的院子连起来,好似古代大家庭的几层院落,即传统又有现代,比起那些地产商建的豪宅点也不差。”

  “你五叔那个老顽固还等着在那片地上给他儿子盖房娶媳妇哩,他会愿意把它让给你?我看不成。”春香嫂摇了摇头。她从小就认识五叔,对他是知根知底的。

  “你说的也对。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五叔却是连鬼都怕他,人虽然没有多大本事,但却是有那么股子傲气。现在这样能够见钱不眼开的人少了,回头我要大哥去跟他说说,成就成,不成咱们也不勉强。”

  “要不把这片宅子也归入计划里面吧,反正香玉那丫头以后还不是便宜了你!”春香嫂娇媚地白了我眼,那意思是在说,我们母女啊迟早都祸害在你手里!

  “这我当然高兴了。”我不禁冁然,抚着她红润的玉颊,道:“不过这是幺叔留给你和香玉唯的份存在,你愿意就这样舍掉吗?”

  “现在知道有你幺叔了,刚才压在人家身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幺叔?”春香嫂芳心连颤,不过面上却没有悲苦之色,想来她早就已经从失去幺叔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也早就已经完全放开了心怀接受了我。

  我忍俊不禁,嘿嘿笑了起来,“我这当时不是正在跟你大战三百六十回合嘛,满脑子都是你的赤裸玉体,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个事!”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春香嫂笑骂道。

  中饭过后,在家里陪家人说会话,然后去找大哥,跟他说了五叔那块地的事,让他抽空跟五叔商量商量。从大哥家离开,我又到度假村转悠了圈,度假村越来越走向完善,这切都该归功于梅姐以及所有的为度假村献计献策动手建设它的人。我去的时候,梅姐正在陪着专业人员对山中那几座依山傍水的别墅进行环境以及建筑质量的验收,所以就没有见到她,只是跟她的几个下手打了声招呼,闲聊了几句,问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就离开了。

  刚要出度假村,便迎头遇见群让人眼前亮的女孩子翩翩走来。

  清色的制服,大概都在二十岁左右,阳光充满朝气。从她们的衣着上可以看出,应该是梅姐新近招来的。

  清风吹过,幽香扑鼻,看她们汗津津的样子,大概是刚才训练完毕。

  度假村新招的,不管你以前是否有担任过度假村的工作或相关的经验,你来到这里都将是个新的开始,从零开始,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

  看着度假村正有条不絮地稳健发展,作为创始人的我不禁心血澎湃,由衷地对梅姐表示感谢,心里暗暗道:“以后定要多抽点时间关心梅姐关心度假村!”

  刚出了度假村,上到车里,就有电话过来了。

  掏出手机看了下,是香玉。

  “喂,香玉啊,你这小丫头这几天玩失踪,去哪了呀?”

  “嘻嘻,人家买了好东西,你快来接我。”

  “你在哪?”

  “皮蛋婶家里,你快来。”

  “好,等着,会就到。”

  “”

  车子飞快冲上水泥路,我把耳机插到耳朵里,路跟香玉聊着,只觉会没说几句话就到了。

  皮蛋叔的车店里,香玉跟皮蛋婶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看着车子开进视线,两女都是展颜欢笑。

  香玉站到车门口,眨巴着眼睛道:“怎么才来到?人家都望穿秋水了。”

  “有那么焦急吗?失踪好几天,有没有给我买好东西?”

  香玉狡黠道:“坏哥哥,人家失踪好几天,也没见你去找人家,真是白疼你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天干了什么,是不是跟你表姐去鬼混去了?”

  “谁鬼混了,我可是去做学术研究了。”

  “什么样的学术研究?逛街哲学?”

  说着走到笑容可掬的皮蛋婶面前,眼睛朝她眨了眨,跟她打了声招呼。

  皮蛋婶在没见到我的时候心跳就在加快,现在见到了心跳更加的快了,噔噔噔跟敲鼓似的,脸颊上浮现抹红晕。

  第百十八回再回母校

  看着香玉大包小包的整了大堆,我不由惊叹,“丫头,你这都是整的什么东东,咋没把人家的店给买回呢?”香玉咯咯娇笑:“我也想啊,可是没带那么多钱。”皮蛋婶不禁莞尔。“你们把东西拿到车上,我去方便下。”看着皮蛋婶红润的笑脸,不由令我想起那天晚上的酣畅淋漓,感觉股尿意膨胀,便赶忙撇开两女走向后边。香玉揶揄道:“懒人屎尿多!”

  方便过后,出来的时候,她们已经把那堆东西都拾掇进车里面。香玉已经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正朝我招着手催我快点。

  经过皮蛋婶身边,暧昧地朝她怀里看了眼,道:“婶子,走了。”皮蛋婶刚平复的心情再次因为我的个眼神而慌乱,忙吸了口气,眼角含着水意道:“路上小心,不要开的太快。”我靠近她低声说了句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话。皮蛋婶因为这句话而面色大羞,酡红上脸,眼角的水意更深。

  路上,香玉都满在兴高采烈的不厌其烦的件件的给我展示着她的战利品。我大致数了下,仅牛仔裤她都买了十多条,几乎是每个著名品牌最新款型的各有条。

  “丫头,买这么多衣服你能穿的过来吗?”我怀疑道。

  “穿不过来送人啊,反正姐妹们那么多,再多我也能送掉。”

  香玉白了我眼,感觉那眼神挺有深意的。我很清楚地知道她所说的姐妹都是什么人。

  “你表姐没跟你起,她人呢?”

  “她没回来,跟她未婚夫在城里面逛哩。”

  “她还没有结婚?”

  “说是今年年底。不过也不定。”

  “为什么?说好了还不定。”

  “你知道我表姐那个人,眼高着呢!这都是第十七个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第十八个。”

  “现在的年轻人看的上眼的就处,处不好了就分,司空见惯了。”

  “你才比我们大几岁,说得跟自己有多老似的。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

  件裆部印着小鸡叨食的四角花内裤骤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噗!”我不由喷饭,双向盘差点掌握不好,在公路上行进。

  “哈哈”香玉捧腹大笑,“怎么样?可爱吧?喜欢吗?”

  “臭丫头,差点没发生事故!”

  “嘻嘻,人家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惊喜个屁,差点没让我惊吓过度。”

  “我不管,反正这是我给你买的第件衣服,你定要穿。”

  “这也太男女不平等了吧!你们的都是长的,就给我买了条短的?”

  “嘻嘻,这裤子虽短,可是最能表达人家对你的体贴嘛!”

  “歪理!”

  下午四点五十,伴随着放学的铃声,我准时把车开进了县中的校门。

  看着冲教室里飞快冲出来的学生,我不由想起自己在这里过完的高中时代。

  好多年没有来这里了,花花草草变化的多了,早已不再是以前的模样,只有偶尔几块的代表着光荣的匾额还偶尔能够看到,但也已经被风吹雨打日晒的不成模样了。朝我以前上课的教室望去,那儿早就被座崭新的教学楼代替,不见了以前的模样。

  沧海桑田,日新月异,历史的脚步已不见了昨日的模样。

  两三分钟后,静静的校园就变成了的砂锅。

  我坐在车里目光在过往的人群中寻找着。

  眼见着人群陆陆续续走过,却不见玉卿的身影。

  不会是走过去了吧?

  我不敢确定,正要下车,却听见有人在拍右边的车窗。

  我转首看去,却见车窗外有张美丽的脸蛋正在对着我笑。

  我打开车门,对玉卿道:“我还以为你走过去了呢?”

  “你什么时候到的?”玉卿笑脸盈盈。

  “刚到没会。”我把副驾驶位置上刚才路过精品店给她买的礼物拿到后面,“上车。”

  “我还有同学”

  这时我才看见玉卿的后面还并肩站着两个漂亮的学生妹,个身材苗条,清丽脱俗,个个头稍矮,清秀可人。

  “你们好,我是玉卿的姐夫。”我友好地向两女生打着招呼。

  个子稍矮的女孩点头道:“你好,我是玉卿的同桌,颜丹丹。”

  身材苗条的女孩笑了笑:“你好,我是玉卿的好姐妹,许文。”

  “走,都上车,我载你们程。”

  “不用麻烦了,我们会儿就到了。”

  “走吧,跟他不用客气的。”

  身材苗条的漂亮女孩许文被玉卿推上车,关上了车门。

  “这丫头!”许文坐在我身边,不好意思地瞄了我眼,有点婴儿肥的鹅蛋脸儿像是涂抹了层淡淡的脂粉。

  “这丫头就是这个性子。”我呵呵笑,甜甜的幽香扑鼻而来。

  玉卿打开后车门,拉着颜丹丹上了车,朝我道:“姐夫,开车。”

  “你们住在什么地方?”

  “我住健康路二十八号。”许文道。

  “我家住跟玉卿住隔壁,西洋路三十五号。”颜丹丹道。

  “姐夫,你知道健康路在哪吗?”玉卿道。

  “别说健康路,就是国泰路我闭上眼睛都能摸到。”我夸口道。

  “吹牛!”玉卿不信道。

  三女咯咯欢笑团。

  “小看我是吧,我跟你们说当年我在这儿上高中的时候,可没少跟同学围着县城走过。”

  “姐夫,我们也跟玉卿样叫你姐夫吧。”许文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我开怀道:“我提议咱们现在去找个地方庆祝下好不好?”

  “我举双手赞成!”玉卿举起双手,朝许文两女问道:“你们两个呢?”

  颜丹丹看了眼许文道:“我无所谓,只怕小文是不会去的。”

  “我,我”许文低着头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

  玉卿从后面趴到我和许文中间,搂着许文的肩膀道:“没关系的,去吧。”

  “我怕我妈说我。”许文窃声道。

  “不用怕。阿姨是通情达理的人,她知道你学习刻苦,偶尔玩下劳逸结合,我想她不会怪生气的。说不定她还盼着你跟我们出去玩玩咧。你看你整天就知道学习,都快成书呆子了。”玉卿侃侃而谈,小丫头说话还有理有据,套套的。

  “是啊。”颜丹丹也围上来,道:“小文,你不是说阿姨前不久还要带你出去旅游嘛。”

  “嗯,只是由于临时有几个大手术要做走不开。”许文点点头。

  “这就是说嘛,阿姨她还是比较注重劳逸结合的,所以你去玩会儿她不会说什么的。”颜丹丹道。

  “那好吧。”许文虽然有点同意两人说的话,但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咱们不能玩的过晚!”

  “放百二十个心!”玉卿拍了拍我的肩膀,亲昵地道,“姐夫,走吧,地点你选。”

  “好咧,做好,走了!”

  掉转车头,车轮碾过地面,穿过人群,朝校门口开去。

  “中现在有多少学生?”快到门口的时候,车子不得不慢下来跟在人群后面朝前挪。

  “三个年级90多个班,平均每个班算70个人,再加上十个复习班1000多口人,大概有七八千学生。”许文道。

  “还真是不少,我上中的时候,高还不到十个班,仅仅十年的功夫就翻了近十倍。不得不让人惊叹时光变迁瞬息万千!”我感慨良多。

  “原来姐夫还是我们的学长。”颜丹丹笑道:“姐夫,你是哪届的?”

  “95届理科八班蔡恬。”我笑道:“注意了,我这蔡恬可不是种菜用的菜田。”

  颜丹丹乐道:“哦,那是什么?”

  “蔡是南拳蔡李佛的蔡,恬是心口合恬然自得的恬。”我解释道。

  “蔡恬,菜田,两个音完全样,这也太容易让人曲解了吧?”颜丹丹捧腹笑道。

  “蔡恬,菜田”许文好像想到了什么,浅浅念叨着我的名字,又仔细地瞄了我几眼,道:“姐夫,你认不认识许仙,他好像也是95届的,只是哪个班我记不得了。”

  “许仙,许文,你跟他什么关系?”我盯着许文想找出她跟许仙点点相似的蛛丝马迹,但却除了都有对大眼睛,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礼貌!”许文被我看的有点羞涩,脸红扑扑的,嗔道:“是人家先问你的啦!”

  “呵呵,我的错!”我掩饰着尴尬,陪笑道:“许仙这家伙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从上高中就跟我坐同桌,坐就是三年,经常偷吃我放在桌洞里面的鸡蛋,还名其美曰:‘免得你消化不良,我先帮你消化了’。还有这家伙追我们班的个女生,不敢跟人家当面表白,找我做他的邮递员,差点没让那女孩以为我要追她,害得我被人家追了好几天。”

  “你不是帮许仙传信的嘛,那女的追你干什么?”许文疑问道。

  “还不是都怪许仙这家伙不好,写信求爱写就写呗,可他不知道从哪里抄来封肉麻到让人起鸡皮疙瘩而又老掉牙的大众情书,好,这也罢了,可他竟然连署名都不写,害的那女生以为是我要追她,连续个星期对我献殷勤,那热情差点让我都没把持住。”

  “哈哈”后面的两女没有点仪容地哈哈大笑起来。

  许文也掩口道:“你是不是忽悠我们开心呢?”

  “不信你回去问问许仙,或者问张念恩。”

  “想不到小叔跟小婶婶子当年这么好玩!”

  “哦,你叫许仙小叔,你妈又是医生,你今年不到十七岁,我敢保证你就是许仙大哥许天的小女儿,你不是叫许静吗,什么时候改名了?”我终于认出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是谁了。

  “你以前见过我?”许文疑惑道。

  “何止见过!记得有次星期六踢球,我们班跟隔壁班打对抗赛。那时候我才刚接触到足球,不是太喜欢,脚法很臭,就当个拉拉队在旁呐喊。许仙是我们班绝对的主力,控球后卫。那天比赛前他来的时候却还带着个扎着两个小羊角的小丫头,说是哥哥嫂嫂都很忙就把你交代给他了。没办法,为了比赛只好把你带来了。之后他上了场,就把你交代给我了。还记得当年我骑着自行车带着你围着操场追许仙的事吗?”

  “那都多长远的事了,怎么还记得了!”

  “那记不记得你睡着了,我抱着你,你的嘴水把我的衣服弄湿了事情?”

  “什么啦,人家什么时候被你抱着睡”许文娇羞的模样儿可爱极了,都有点让我看花了眼了。

  “你们两个还真有故事啊!”颜丹丹怪腔怪调地道。

  “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玉卿也调侃道。

  “你们两个死丫头胡说些什么,小心我撕烂你们两个的嘴。”许文双手捂住脸,火辣辣的热。

  “呵呵,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替她解围道。

  “坏死了你!”许文手指张开白了我眼。

  “哈哈”

  终于出到学校大门外面,转个弯沿着文明路开去。

  “姐夫。”玉卿道:“刚才你是怎么进到校园里的?警卫会让你进去吗?”

  “我不知道啊。”我摇了摇头,“我直接开到门口,有警卫赶忙给我把电子门打开,就这样我就开进去了。”

  “不会吧?就这么简单?”玉卿诧道。

  “没错,就是这么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