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夹着菜,劝说道:“吃菜,吃菜,别光看着,高三学业重,你们学习辛苦,需要多补充点营养,不要怕吃胖了,现在还不是保持身材的时候。”

  “嘻嘻”颜丹丹瞄着玉卿和许文,夹了块鸭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揶揄道:“姐夫说的对,我才不跟她们两个样,吃饭的时候跟小鸡叨食似的,整天好像苦行僧,三餐不是萝卜就是豆芽,又不是修道学佛的需要吃斋,需要这样虐待自己吗?”

  这说不好,犯了众怒。

  玉卿笑骂道:“也不知道是谁,整天着嫌自己胖,咋呼着要减肥。”

  “我哪有?”颜丹丹适口否定。

  “丹丹,你别说谎,个星期前你买了大印象减肥茶,我在你书包里见到了。”

  “我那是给我姐买的。”

  “你姐的身材都可以去参加模特大赛了,又是健身俱乐部的教练,需要那玩意吗?”

  “我给我妈买的。”

  “死鸭子嘴硬,你妈那身材就差补上几斤五花肉了,你敢把那玩意给她?”

  许文的证词让颜丹丹的说辞变得苍白。

  “死丫头,小心我妈要撕烂你的嘴。”

  玉卿从后面搂住颜丹丹的脖子道:“不要再狡辩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抗拒从严,坦白从宽,还不赶快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啊?”颜丹丹装迷糊。

  “少给我装迷糊。”玉卿抱着颜丹丹的脖子,嘴唇贴在她耳朵上,窃笑道:“丫头,你不说,我可要把‘虫子的故事’说出来了。”

  “我坦白。我坦白。”颜丹丹羞涩地看了我眼,低下头像个小媳妇似的,红着脸道:“人家是买了大印象减肥茶,可是人家还没有用。”

  “咯咯”许文和玉卿胜利地笑了,“就知道你没胆子尝试。”

  “你们两个坏家伙,就知道欺负我。”颜丹丹朝我撒娇道:“姐夫,你看看她们两个有多坏,就知道欺负我,你也不管管。”

  “呵呵。”小儿女之间的说笑,让我如何去管,呵呵笑,我端起酒杯道:“你们的关系真让我羡慕。三个好姐妹平时开开玩笑,无可厚非,但可定不能红了脸。如今这样的时代,像你们这样纯真的友谊已经很少见到了,希望你们能够直这样下去。来,为了你们姐妹纯真的情谊,干杯!”

  “谢谢姐夫,干杯!”

  这次,四只杯子都是下子就干净了。

  颜丹丹眨巴眨巴嘴,道:“姐夫,你刚才好像还没有说完。”

  “是吗?”我舀了勺珍珠豆腐汤放入嘴里,道:“还有什么?说的太多,我都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了。”

  “刚才说的喝酒为什么会脸红,还没有说为什么其他的情况呢,比如说有些人喝酒脸会变白,有些人则脸不改色之类的。”

  “好,咱们边吃边说。其实这也是门学问,现在的考题千变万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碰到了。”

  三女点头称是。

  “刚才说到乙醇脱氢酶,,其实人体内还有种酶叫乙醛脱氢酶,英文名字。喝酒脸红的人是只有前种酶没有后种酶,体内会迅速累积乙醛而迟迟不能代谢,因此会长时间涨红了脸。但通常到两个小时后红色就会渐渐褪去,这是靠肝脏里的450慢慢将乙醛转化成乙酸,然后进入循环而被代谢。而往往喝酒越喝脸越白的人,到个定点的时候便会突然不行了,烂醉如泥。这是因为这样的人体内高活性的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均没有,主要靠肝脏里的450慢慢氧化。这样的人往往会给人很能喝酒的感觉,其实他们是在靠体液来稀释酒精。在正常情况下,酒精浓度要超过人才会昏迷。对大多数南方人来说是半斤白酒,而北方人由于体型大,可以喝到8两到斤白酒。但不管什么人,如果他是脸越喝越白型的,最好不要超过半斤,不然有急性酒精中毒的可能性。而喝酒脸不改色的这类人便是是传说中的酒篓子。如何判断个人是不是酒篓子呢?主要是看他喝酒的时候是不是大量的出汗。因为这样的人体内即有高活性的乙醇脱氢酶又有高活性的乙醛脱氢酶,酒精会迅速变成乙酸进入循环而发热,所以大量发热而出汗。碰到这样的人你只能自认倒霉,就是十个八个正常人也斗不过他。”

  “哦,原来是这样!”颜丹丹轻呼口气,道:“这样的酒篓子多吗?”

  “不多,大概10万分之吧。”

  “姐夫,我知道就是三羧酸循环,但450是什么?”玉卿问道。

  “所谓450,是指细胞色素,是类基因超家族酶系,含亚铁血红素,属于细胞色素b族,因还原型450与氧化碳有特殊的亲和力,且形成的含有血红素的单链蛋白质在分光光度计的450处具有最高吸收峰而得名。450主要存在于肝脏,其活性有明显的种族和组织差异。其功能是催化外来化合物进入体内的阶段氧化反应。现在患癌症的病人越来越多,其中跟450就有着极大的关系。对于化学致癌物来,450可把无活性的前致癌物激活转变为电子化合物,亲电子化合物可攻击细胞内的生物大分子,与或蛋白质形成加合物,最终引起癌基因和抑癌基因的改变,从而导致癌变。”

  “当真是听君席话胜读十年书,姐夫,你还真是有学问!”玉卿对会说话的眸子崇拜地看着我,乌溜溜的闪闪发光。

  “嗯。这么偏僻的知识,不是书本上能够见到的,你都知道,姐夫,你当真是不是般的厉害!”许文崇拜地看着我,心里微慌,苹果般的脸上霞光闪闪。

  “不是般,难道是二般?”我呵呵笑,不由想起段趣事,“你们想不想听个有趣的故事?”

  “好啊,姐夫讲故事肯定精彩。”颜丹丹拍手赞同。

  “这是当年我上高二的时候发生的事。隔壁班有个刚毕业没两年的英语老师,曾经也听过他的几节课,还算不错,挺认真务实的。你们应该知道,年轻的老师都想着能在学习方法上有所建树。他为了方便好记,曾把动词的十六种时态规划成现在过去将来过去将来四大类时态,而又将这四类种时态简单的记成般情况二般情况三般情况和四般情况。比如讲‘进行时’,‘现在进行时’他会说成‘般的’,‘过去进行时’他会说成‘二般的’,依次类推,‘将来进行时’是‘三般的’,‘过去将来进行时’是‘四般的’,这样说对听惯了他讲课的学生来说是没有什么不方便,而且学生们对这种新记法不但没有觉着不妥,反而听起来很像是对班级的称谓,‘班的’‘二班的’‘三班的’‘四班的’,感觉着比较好玩,权当给枯燥的学习生活添加了点快乐的元素。没有人反对,他觉着同学们都接受了,所以每次上课都会这般说,但说的多了,习惯了,要想临时改口恐怕就很难了。可能是因为他在给‘现在’‘过去’,‘将来’,‘过去将来’四兄弟起绰号的时候,没有跟上帝通通气,

  上帝生气了,跟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市里进行了次观摩教学,其中被抽到的英语老师就有他,为此他可下了不小的功夫,在班里跟同学们起模拟了好几次。那天他的观摩课,所选的教室却是我们班,当然了,提前让我们班的英语老师跟我们打过招呼,选好了几位同学到时候回答问题。所有的事情都进行的帆风顺,同学们都提问问完了,眼看着堂对每个老师来说都非常重要的观摩课就要完美的过去,就在几位老观摩的教师都露出欣慰的笑脸的时候却意外的偶然中必然的出现了茬子。可能是因为有点紧张,他在准备的所有东西都讲完的时候,还有十多分钟没有下课,他便走下讲台给学生解答问题,却在这时候有学生问了道关于动词时态的题。这下坏事了,并不是他不会解答,而是很快地解答了,但这也没有坏事,坏就坏在他却还意犹未尽,拿着同学的书把这道题在黑板上板书出来,至今我还记得这个:

  rrrr

  这是道情景选择题,其中要选的部分是。由此他便开始讲动词的时态问题,自然的讲到现在过去将来过去将来之间的区别,眼看着快下课了,心里放松了,他自己给四种四类时态起的绰号便由此脱口而出,说出后半天还没反应过来,可堂下已是大眼瞪小眼,老眼瞪王八,全傻眼了。还是有位坐在第排的好心同学给他提了个醒,他才意识到出差错了,霎时,脸红的跟猪血般。从此这段趣事便在学校里迅速传开,成为风魔时的校园话题。”

  我趣事讲完了,可三女却没有跟我想的那样笑,除了玉卿还配合地笑了下,而其他两女则是睁大着明亮的眼神怀疑地看着我。

  “不够精彩?没有趣?”

  三女摇摇头。

  我不由怀疑自己说故事的水平,没有自信地道:“是我的表达不够清楚?”

  三女还是摇头。

  “还是我的语言不够声情并茂?”

  三女还是摇头。

  “到底是你们为什么不笑?”我不由急了:“你们是不是非等到我发飙才出声啊。”

  “咯咯”

  三女看到我发急的样子终于笑了出来。

  “你们终于肯笑了!”我悻悻地道:“刚才为什么不笑?”

  “姐夫,你的故事对别人新鲜,对我们来说可都是老掉牙了。”许文笑道。

  “什么意思?”我心想不会她们也听说过吧。

  “你说的老师就是我们现在的英语老师,你说的故事我们天天都在经历着。”许文说完,三女花子招展地笑了起来。

  “原来是局外人碰到了局里人,说书的碰见了主人翁!”我仰天打了个哈哈掩饰了自己的尴尬。

  “姐夫,想不到你还是这件趣事的见证者,真是有眼福啊!”颜丹丹夹了块黄山炖鸽放到我面前的碟子里,揶揄着笑了。

  “谢谢。”我笑了笑,把香嫩的鸽肉放进嘴里,味鲜酥烂,入口即化,“你们的英语老师现在该是高级教师了吧?”

  “嗯。今年才评上的。”许文加了筷子醋溜黄鱼放到嘴里慢慢品尝。

  “这说明是金子终究会有他发光发亮的那天。虽然时间有点晚,但终究是出头了。”我点点头,指着那盘银杏百合朝芦笋道:“这个菜不错,银杏百合炒芦笋,颜色鲜艳,营养丰富,多吃点芦笋,对心脏很有好处。”

  “杏仁珍珠豆腐汤,消积润肠,美白肌肤,是你们女生的最爱。”

  “这道醋溜黄鱼,黄鱼遍呈金红,入口酥香,卤汁深黄,酸咸鲜醇,兼有“脆溜”“滑溜”两种口味,开胃去腻最为上佳,来尝尝。”

  “鸭肉,性凉,味甘。如今正值秋初,夏燥尚未散去,如果进补不当就会上火,但是鸭肉是寒性又很滋补,有很高的食疗作用。医学认为,鸭肉味甘微咸,性偏凉,入脾胃肺及肾经,具有“滋五脏之阴,清虚劳之热,补血行水,养胃生津,止咳息惊”等功效。所以鸭肉最宜在夏末秋初这个时候食用。而这道清蒸鸭,味道清淡,肉软,汤鲜,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肴。滋阴养颜,又不会上火,多美的食物啊,多吃点,不要浪费了。高考过后有时间跟玉卿起到我们那儿去,我请你们吃我们那儿地地道道有名的水煮鸭。”

  “还有这个罗汉冬瓜汤。你们可别小看了这个汤。”我轻轻舀了勺冬瓜汤倒入嘴里,慢慢品尝道:“冬瓜莲子百合洋薏米冬菇面筋,珍珠笋粒豆腐粒姜丝瓜粒夜香兰等足有十多种食材。当然里面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冬瓜。‘剪剪黄花秋后春,霜皮露叶护长身。生来笼统君休笑,腹内能容数百人。’冬瓜,味甘淡,性微寒,具有清热解毒利水消痰除烦止渴祛湿解暑的功用。还可以减肥美容等。”

  我为她们解说着每道菜的特色,看着她们那望而却筷举筷维艰的样子,不由笑道:“呵呵,说起美容,减肥,不上火你们最上心,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你们偏偏只拣着豆腐汤,鸭肉,冬瓜汤这三个菜吃。多少都吃点嘛,免得浪费,剩多了让人家服务生也不好收拾。”

  第百二十回极品妖娆

  美味诱人,佳肴飘香,又有我的生动解说在耳边徘徊荡漾,眼耳口鼻同时受到了极大的诱惑,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终于,本就意志不大坚定的三女在我不懈努力的循循善诱下陷入了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梦魇之中

  “哦,不行了,不能再吃了,太饱了!”许文抚着小肚皮,看着杯盘狼藉的桌面,掩口笑道:“姐夫,剩下的你个人吃完吧!”

  “呃!”颜丹丹不雅地打了个饱嗝,抚摸着圆鼓的小肚皮,叹声道:“咳,我这两个星期的努力又瞎子点蜡白费了!”

  “天天这样吃,义不出个星期,我就赶上丹丹了。不行,我要去下洗手间。”玉卿说完就站起来朝外走去。

  “我也去。”颜丹丹跟着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许文和我两个人,下子安静的多了。

  静静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种微妙的感觉在两人中间产生,彷佛条无形的线,拴住了两颗激荡的心。

  许文清秀脱俗的脸颊透着红润的光泽,彷佛轻轻碰就能滴出血来。

  直愣愣地看着她,我的眼睛有点晕眩。

  许文被我看的心儿慌乱,如十五只兔子在七上八下,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看我,低声羞道:“姐夫,你怎么能够这样看着人家呢?”

  “呵呵。”我干笑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倾慕,道:“妹子的样貌实在是我见犹怜,姐夫恨不能晚生十年,若然,定要把妹子追到手。”

  “姐夫就会笑话人家。”许文当我只是在说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稍安的时候却又有着另外的种感觉。

  我摇摇头,很认真地道:“姐夫没有说笑,姐夫说的是真的。”

  “姐夫!”许文刚想平静下来的心再次悬起,心乱如麻,慌乱不知所措。

  “呵呵,姐夫只是说说,你可不要当真了。”我不忍再逗她,哈哈笑,叹惜道:“可惜姐夫已经名草有主,再说也不可能回到十七八岁的少年时代。姐夫是爱花惜花之人,虽喜爱朵美丽的花朵,却不敢伸手去摘采,不是没有采花之心,而是怕破坏了花的美丽。来,姐夫敬你杯,希望你以后过的幸福快乐!”

  “谢谢姐夫!”许文端起酒杯,与我的杯子叮的声碰在起,仰头喝下杯中之酒,感觉的不再是甘甜而是苦水。这时,她终于知道刚才的那种感觉原来叫失落。

  结完帐,正要离开金凤楼,却在转身之际看见身后不远处另个柜台前正站着戴着副金丝眼镜的职业女性。

  这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但吸引我目光还是她那堪称魔鬼的身材。说她性感,其实并不是说她的衣着有多暴露。相反,她全身上下被衣服裹得严严实实。但是,这女人的身形曲线却是超乎想象的完美。细长白晰的脖颈,高耸挺拔得几欲破衣而出的山峰,纤细优美的腰肢杨柳般迎风摇曳,窈窕之下更有着个完美得令男人疯狂的臀部。这个女人身形高挑,据目测,除去高跟鞋,她至少不会少于米七。她有双十分笔直而修长的腿,尤其是小腿的曲线,覆盖着层薄薄的丝袜,显得是那么的流畅与细腻。长发如瀑布披肩,轻盈飘逸而颇具美感。

  无处不充满女人的魅力。美女,绝对的美女!

  无处不让男人疯狂着迷。极品,绝对的极品!

  我在心里暗暗给她评着分数,忍不住喉结微动,咕噜咽下口津液。

  玉卿三女走出了几步,见我没有跟上,不由回头看来。三女不是傻子,哪里会不知道我在做什么。玉卿倒还无妨,其他两女就不样了。许文本来还在为心中的那抹失落而惆怅,现在却发现我原来是个花心大萝卜,不由为自己的多愁而感到不值。而颜丹丹则是暗道原来男人都是大色狼。

  “姐夫,你在看什么?走啦!”玉卿不好意思大庭广众当着大堂里这么多人喊我,赶忙疾走两步过来拉我。

  “呵呵。”我赶紧收敛心神,把持住蓬勃的欲望,干笑两声,解释道:“没什么,只是原以为碰见了熟人就多看了几眼,谁知道不是。走吧。”玉卿心道骗鬼啊,不过这个霸占了她的身体让她牵肠挂肚茶饭不思的坏蛋姐夫能够像这样说几句谎话来哄哄她,她便觉着非常的快乐了。

  玉卿挎着我,亲昵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半边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我朝许文两女笑了笑,正欲拖着玉卿朝她们走去,却听见后头有人叫我。

  “蔡恬!”是个女人的声音,甜甜的,脆脆的,感觉还有些熟悉。

  金步瑶,我知道是她。想不到五年没见,她却跟以前简直变了个模样,我刚才根本就没有认出来她。

  高跟鞋亲吻地面发出了笃笃的声音,我知道她朝我这边来,转回身微笑着朝她走去。

  “蔡恬,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明知道这家酒楼是我的,来了不打声招呼就走?”她步子轻盈,猫步走来,颇具几分专业模特的味道,魅力十足。

  “不是怕你太忙没有时间嘛。”我哈哈笑着,握住了她的玉手。不知道她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看她。

  “这说的什么话,老同学这么多年没见,无论如何也有在起聚聚的时间啊!”金步瑶看着直挂在我身上的玉卿,笑道:“这位是?”

  “这是玉真的小妹,玉卿。”我对玉卿道:“这是你二姐大学时的好姐妹金步瑶。”玉卿听我说眼前的大美女是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