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虽然这两个字在我的脑海里不是新鲜的词,也曾多次享受过这种方式的美好,但跟她在起的时间也不过两天而已,这当中我根本没有让她给我这样做过,这丫头是如何会的呢?看她的样子头头道道,有板有样,难道曾经为什么人这样做过?可是这样又说不过去,昨天跟她在起的时候很明显地能感觉到她的下面还是紧紧的,好似比当天开苞的时候还要紧窄,而且在起的时候,她的各种表现都不像是跟别人有关系的样子,除非她是个老手,否则不可能把我这个老手给骗过,但她像是老手吗?心中有疑惑便不免有所反应,下身连续的弹跳了几下,打在她的下巴上。

  “姐夫?”玉卿媚眼轻抬不解地看着我。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个?”我轻笑着捏着她的奶头轻轻的拈动。

  玉卿眉飞眼笑,心道原来是这个,把飘拂在脸颊上的秀发撂到而后,道:“上次在车里,你不是让四姐帮你这样过嘛!”

  “这样你就学会了?”我心中喜,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你以为来?”玉卿白了我眼。

  双手覆盖在她的两只玉手上面,使点力跟着上下浮动,我呵呵笑,道:“我还以为你找实物练习过。”

  “实物?你说我找别人做过?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咬死你,咬死你”玉卿知道了我心里龌龊的想法,气恼地低下头咬住了双||乳||间的那个坏东西

  “啊!——”经她的不懈多方努力,终于在半个小时候后让我达到了舒爽的巅峰。只感觉全部的快乐从点的奔发出来散遍全身,在这刻,时间空间仿佛停止,脑袋里的全部神经在强烈地痉挛,乃至全身。

  两个人相拥着躺在床上,个累的不行动,个爽的不想动,就这样抱着,舒服地抱着。

  “姐夫,舒服了吗?”玉卿闭着眼睛,红润的脸蛋儿贴在我的胸膛上,轻轻地道。

  “嗯,你的小嘴很厉害,弄的姐夫很舒服!”轻抚着她凝脂香滑的玉背,心中充满了莫大的快慰,不由地又把她抱的紧了紧。

  “卿儿早就等待着这天了!卿儿很高兴姐夫能够喜欢卿儿在梦里习练了已久的技艺!”贝齿轻启,玉卿缓缓道出她的心事。

  自从那天跟四姐在车里被我占有了贞洁的身子后,她的眼前便会经常浮现那天火爆的景象还有她那时候极大的痛苦与巅峰的快乐,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闭上眼睛就会看到我那雄健的身姿在她和四姐的身体上奋勇的模样,几乎没有天不在默默地思念着我,无数次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她都会觉着片粘湿,因为她又在梦里跟我相会了。

  好多次想给我打电话,但找到了那个特定的数字键,只需轻轻按便能够拨通我的手机,却没有次能够成功,不是信号不好,不是手机欠费,也不是我没有开机,而是她没有次按下那个代表着我的数字键,她是在怕,不是怕我笑话她下贱,而是怕我的心里根本没有她。她无数次地在心中想着我能够来看她,哪怕是只看她眼就走,她也会觉着是无比的快慰。每次在梦里与我缠绵都不愿醒来,可是无论她多么的坚持,梦终究还是醒了。醒来时,看着的狼藉,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宽慰,但更多的感觉是凄切。美丽的她在学校里自然颇受欢迎,男生们像蜜蜂样经常围着她团团转,曾几何时被他们纠缠的苦了,也想就这样向其她的女生样把自己给交代了。

  可是每到这时候,她的耳边都是会有个声音直在说:“他明天会来!他明天定会来!”为了讨好我,得到我的欢心,得到我的怜爱,她曾经好多次偷偷地打开两性网站的页面,从里面搜索各种爱的技巧大全,然后照本宣科地在脑海里幻想着跟我在起做着各种各样的精招妙式,比如69式男上女下式女卧男立式男女坐式站与立式交叉式背向式天使式推桌式侧击式风车式等。难怪昨夜对她的攻击,她都能游刃有余了。今夜昨夜,今夕昨夕,漫漫的长夜,苦苦的等待化作无尽的相思,可梦中的人儿却依然没有来,心中惶惑之际自然的没有心思学习,成绩落千丈。如此,当然会被关心她的姨妈发现,为此姨妈特意在个星期五的晚上跟她同睡,经过姨妈多次的试探套话,她终于崩溃,股脑儿将心中蓄满了的苦水倒了出来。姨妈气的牙痒痒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本是要找我出气,讨个说法,却因为她死活不愿也不准姨妈去找我。姨妈实在太疼爱她了,没奈何只好作罢,但对我实在着恼,不能眼看着女儿受苦,我这个始作俑者却过的逍遥自在,最终妥协的条件是,必须让我知道她因为我而吃了多少苦。于是姨妈天刚刚亮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牙咬着把她的情况告诉了玉真。

  “卿儿,姐夫对不起你!姐夫让你受苦了!姐夫早该来看你了!”聆听着她情真意切的娓娓道来,心中便如翻江倒海。如此钟情的女人打着灯笼都很难找,我却因了时的快乐却差点没害了她。我不由地暗恨自己,恨自己的多情,恨自己的无情。我在心里反复地问自己,跟那么多的女人有过关系,那么多的女人把人生交给了我,而我却都做了些什么。女人越来越多,必然的感情的这碗水很难端平,如此便会有独守空闺望穿秋水的时候。这样即便你说心里有多少多少爱,傻瓜才会相信你。若然不是她们对你的爱够深,试问谁还会眼巴巴地盼着你的到来?

  “姐夫,你喜欢卿儿吗?你爱卿儿吗?”玉卿泪流满面,多日来积蓄的苦楚股脑儿随着泪水释放出来。

  “姐夫喜欢卿儿!姐夫爱卿儿!姐夫恨不得和卿儿乖乖融为体!”我紧紧抱着她彷佛要把她融入体内,化做个整体。

  “泣泣泣”玉卿抱着我的脖子嚎啕大哭,喜悦与委屈纷至沓来,次性全都宣泄出来。

  “哭吧,哭吧,姐夫在这儿陪着你,尽情地哭吧!”我抱着她紧紧的,放任着她的宣泄,然而心中却始终不能平静,机变百出,绞尽脑汁地思考着个两全其美碗水端平的法子,然世间事是不可能这样完美的,完美的只是我们的心态。退而求其次,最好的方法便是木桶原理。所谓木桶原理,指的是:“个木桶是由若干块木板条组成的。它能盛水多少,不取决于最长的板子,也不取决于各块板子的平均长度,而唯取决于最短的板子。”只有把最短的板子加长了,桶里面的容量才能大些,盛水也多盛些。道理样,虽然自己不能随时随地都陪在每个的女人的身边,但只要自己经常分出来些时间陪陪她们,让她们时常能够得到身体和心灵上的安慰,相信她们应该会很快活的。即便还有女人加入到这个阵营中来,也不过给木桶多了块木板罢了。

  “姐夫,你在干什么呢?”玉卿睁大着泪珠儿未干的大眼睛,小嘴微翘,有点嗔怒地盯着我。她这是在着恼我没有安慰她,由的任她哭泣。

  我呵呵笑,大嘴叼住她的樱唇儿,吮吸了会,舔净她脸上的泪水,道:“姐夫在想怎样才能爱卿儿更多些!怎样才能不让姐夫的小乖乖伤心!”

  “姐夫,卿儿好爱你!”小丫头展颜欢笑,微喘着在我的脸颊上猛亲。

  “姐夫也爱卿儿!”话落,又叼住了她的小嘴。

  半个小时后,我拎着满满的两包早餐从外面回来,玉卿已经起来整理着昨夜大战后的狼藉了。

  “宝贝,过来吃饭了。”我把食品袋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朝卧室里呼喊着玉卿。

  “嗯,知道了,会儿就来。”玉卿在里面答应着,不知道在做什么,迟迟没有出来。

  我走过去,看见地上的洗衣筐里塞了满满的筐,而她正在朝床上铺着新的被单,便走上前去帮忙,笑道:“干什么换了,晚上还要用的嘛。”玉卿白了我眼,没好气地道:“难怪人家都叫男人是臭男人!”

  “谁说男人都是臭的了?你又不是没闻过。”我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两人滚倒在刚铺好的床铺上。

  “__嘻嘻坏姐夫,快起来,才铺好又被你给弄乱了。”玉卿挣扎着从我怀里坐起来,嗔怪地在我的鼻子上点了下。

  “乱了等会再铺就是,走,咱们赶紧去吃东西,再晚就凉了。”我站起来拉着她的手,她却赖着不起来。

  “又怎么了?”我道。

  “我要姐夫抱我!”玉卿像个孩子似的伸着手要我抱。

  “哈哈。好。姐夫抱。”我弯下腰,左手托在腿弯处,右手拦腰将她抱起,笑道:“抱新媳妇出门喽。”

  “咯咯”玉卿抱着我的脖子,啧!亲吻了我的嘴唇,在阵笑声中出了卧室。

  两个人偎在起靠坐在沙发上,吃着甜蜜的爱情早餐。

  “刚才二姐来电话了。”

  “干什么?查勤啊?”

  “不是啦,二姐是问你来了没有,到了也不知道朝家里打个电话。”

  “你的脸红什么?你二姐是不是问你什么了?”

  “二姐说要来给咱们收拾东西。__嘻嘻”

  “你把昨晚的事都告诉她了?”

  “人家瞒不住嘛。二姐太坏了,套人家的话,让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说漏了嘴。”

  “她真的说要来?”

  “说笑的啦。二姐最好了,她才不会打搅我和你在起的时间哩。”

  “你这丫头,会说二姐坏,会说二姐好,你二姐到底是好是坏?”

  “二姐套人家的话就坏,让你跟我独处就好。总之,二姐就是我的好二姐。”

  “如此逻辑,是不是说我干你就好,不干你就不好?”

  “去,坏姐夫!”

  “哈哈”

  第百二十二回女性内裤

  早饭过后,刚坐到电脑前面看了会新闻,玉卿就过来把我拉着我的手,甜甜笑,道:“姐夫,你跟我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使劲把她拉入怀中,亲吻着她的面颊,笑道:“什么好东西?有没有姐夫的小亲亲好?”

  “__嘻嘻,来了你就知道啦。”玉卿笑嘻嘻地在我的嘴角两边亲了亲,从我怀里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出了她的房间朝姨妈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走进去胜,姨妈的房间,除了少了个书橱,其他的摆设跟玉卿的房间里几乎是模样的。

  “你带我到姨妈的房间干什么?”

  玉卿没有说话,直接拉着我走到姨妈的床前,把我推倒在床上,狐媚笑,道:“把裤子脱掉。”说着不待我同意便将玉手伸到我的腰间去解我的腰带。

  我半仰着身体,双手在后面撑着,任她拉开我的拉链,笑道:“这么猴急?又想要了?”

  “__嘻嘻”玉卿笑着把我的裤子连同内裤脱到底,然后竟把血液正在加温的我凉在了边,杨柳清风般走到姨妈的衣橱前,千娇百媚地回眸笑,然后打开衣橱从中拿出件很小的衣物很快地放到背后径直朝我走来。

  “不会是内裤吧?”她把我的裤子连同内裤都脱掉,很明显的让我认为她手中那不大件的衣物是件内裤,不过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会从姨妈的衣橱里拿出来呢。

  “给。”玉卿狡黠地看着我把手里的衣物塞到我手里。

  我展开看,果不其然,这正是件镶着蕾丝花边的黑色女性内裤,看型号,这有点大的女性内裤很明显不属于玉卿,而是属于姨妈。姨妈的贴身的最为隐私的蕾丝内裤被我拿在手里,手感柔柔的滑滑的,尤其是在内裤前面的某个重要部位还绣着的朵如血的玫瑰花。这给了我视觉上最大的刺激,彷佛股电流击中了我的身体,眼前更是画面连连,彷佛冰山雪莲般冷艳美丽的姨妈正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双臂合拢遮掩着高挺的||乳||房,隐约间见玉峰顶上镶嵌着两粒硕大的红枣,双腿紧夹中唯穿着的便是这件性感无比的蕾丝内裤,而血红的玫瑰好像黑暗中的团燃烧的火焰。本来就在升温的血液好似受到了高能媒介的催化迅速地起来,某部本能地冲天挺起,血脉贲张地散发出诱人的气味。

  玉卿看到我下面那火爆的物事,心里阵发慌,身体发软发热,赶忙白了我眼,娇啐道:“还傻愣着干什么,快点把它穿上啊!”强压着心头的欲火,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道:“这可是姨妈的内裤,你让我穿这个?”

  “是啊,妈的内裤有什么不可以吗?不都是内裤,总比你穿着这件脏兮兮的内裤强多了吧!”这丫头副暧昧的眼神,拿起被她给脱掉扔到床上的我的内裤放在鼻子端深吸了下,然后皱着秀美的小鼻子,道:“闻闻,这都什么味了!姐夫,你都几天没换内裤了,上面湿湿黏黏的能舒服的了吗?”

  玉卿手中摇晃着内裤,其实就是香玉昨天刚给我买的那件裆部印着小鸡叨食的四角花内裤,昨天来之前被几女硬逼着刚换上的。只是昨天夜里跟玉卿小别胜新婚,做到激烈处下面水漫金山,便随手拿起内裤在两人的下面抹了几把,随即继续作战。如此,这件非常可爱而有意义的四角花内裤便临时替代了卫生纸巾,以至于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上面依然湿湿黏黏的,穿在身上极为不舒服。但出去买早餐总不能不穿东西在里面吧,虽然这样也未免不可,但走起路来,那么大条在两腿间晃来晃去,很不舒服,而且摩擦生热,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状况,尤其是在路遇那种穿着让人血脉贲张或漂亮到立刻能打动人心的女人,体内就会发生自燃,某些特别敏感的东西就会不由自主地抬起她高傲的头,所以还是穿上了,虽然它是黏黏的湿湿的。但穿上之后确实的不舒服,确实很想换上换,可是要让我穿这件女性的充满性诱惑的蕾丝内裤,而且这件内裤还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姨妈的。这实在是有够匪夷所思。这丫头实在很会的想。

  “可这是姨妈的内裤啊,穿上总觉着怪怪的,还是不要了。”姨妈的内裤穿在我身上,这种事情想想都令人血脉贲张。若是真的穿上,只怕今天天都要顶着帐篷过了。“要不你还是拿条你的内裤给我穿吧?”

  “我没有,我就条自己穿着呢。”这丫头分明是在跟我使坏嘛,鬼才相信她只有条内裤。

  “你这丫头骗鬼呢?不就件内裤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会是以为姐夫真的不敢穿吧?”

  “我当然相信姐夫敢穿了。姐夫可是天下最有色胆的人呢!”玉卿不怀好意地恭维着。

  “我可真的穿了!”我假作把姨妈性感的蕾丝内裤朝腿上套去。

  “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连说带练才真把式。姐夫你赶紧穿上啊,我还要看看合不合身呢。”玉卿坏坏地笑着,摆出副看好戏的样子。

  被女人站在上风绝对不是男人的作风。女人不但要在男人的身下承欢,更要对男人言听计从。尤其像我这样威风八面的男人更是不能在女人的面前失去了颜面。无论如何都要扳回城,而且必须要占尽上风。

  看着她的样子,我实在不爽,正好这时候下面的张力已经达到极限,稚嫩的皮肤胀痛,心眼跳,便手指着道:“你看它都在抗议了,只要你能把它给征服了,我就穿。”

  “爱穿不穿,我才懒得问你。”

  她转身欲逃,却被我把抓住。

  “想跑?你把它给惹毛了,就像走了之啊。”我拦腰抱起她,把她扔到床上。

  玉卿蜷缩成团,道:“姐夫,不行啦,人家的那里还在痛呢!”

  “不用小妹妹也行,用你的樱桃小口给它吸出来。”我高举长枪,威逼利诱。

  “吃饭前人家才吸过,到现在还没过来,嘴还在麻呢!”玉卿双手紧紧地捂住嘴。

  “那怎么办?要不把你另外个宝地也开采了?”眼睛色色地盯着她身上的某个比较挺翘的地方。

  现代社会是网络时代,所有的东西几乎网路上都能够找到,所以曾经为了讨好我而上网查过爱资料的她对我说的“另外个宝地”并不陌生。

  “不要,不要,我不要。”

  玉卿吓的赶忙爬起来就要跳下床去,但鱼儿始终逃不出渔夫的大网,在脚刚着地的时候就又被我给拉回到床上。

  “姐夫,不要,不要做那个,那个脏!”玉卿脸怕怕的样子。

  “不开采也可以,但是你得想个办法把它给安抚了。”其实想起做那种事情,别说她不愿,就是我自己也不愿意,至少暂时我还无法接受。

  “就知道欺负人家,真是个大大坏蛋的姐夫!”

  正想着她如何来给我的小弟以安抚,却见她翻眼瞪了我白眼,坐起身子,轻轻脱掉丝袜,露出了双纤小柔滑雪白晶莹的玉足。

  说实话,她的脚很美,跟玉真和岳母,三母女不分上下,都是样的小巧玲珑,样的洁白如玉,,如玉之润,如缎之柔。

  轻轻笑,震撼了我的心。随之她的脚朝我双腿间缓缓伸来,或许是因了害羞与刺激而紧张地弓了起来。脚背上的肉色便如透明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脚心自然空虚,彷佛能放下枚杏子。而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花瓣。且嫩得如节节笋尖的趾头,大脚趾老长,后边依次短下来。十指脚趾头绷得直直的,看的我颗本就燃烧的心更加狂野,差不多就要狂啸了。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第次注意到女人的脚是在跟玉真在书房做嗳的时候,第二次注意到女人的脚是跟岳母在卧室的时候,当时就已经意识到,作为个自认非常了解女人的我,之前这人世间最性感的造物之居然茫然不知其的美妙,真是大大的罪过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