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的嘴唇接着了我的嘴唇。

  唇与唇,肉与肉的接触,仿佛触电般,种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两人的身体。

  头晕,目眩,耳鸣各种无法预料的后遗症纷至沓来,颜丹丹浑浑噩噩的脑子里下意识地出现了个大大的问号。这,就是初吻的感觉?

  而我这个尝尽无数美女芳唇的情场老手在刹那间却有着别样的感觉,柔柔的滑滑的甜甜的香香的,非常有肉感的,忍不住的就想深深地亲吻的,快意无边的心火肆意奔放的感觉,然,血脉如火焰样燃烧。

  血液,心火被点燃,口干舌燥之际最想索取的就是美人的香津。反正都已经是亲上了,虽然不是感情到了无法抗拒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达成的,但总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吧,怎么说这也是人家女孩子的初吻。初吻是美好,但也可能是梦魇场。若是真的就这样结束了,事后回过头来想的时候,不但我会后悔,相信就是她也应该会伤心的吧。

  第百二十六回

  在毫无点思想准备之下,颜丹丹的初吻便被人给夺去,心跳狂猛加速,先时还稍有争执,但不片刻,她的眼神就变的朦胧起来,仿佛坠身在云里雾里般,身体软绵绵的浑不着力,甚至有口水从她的小嘴儿里顺着嘴角儿流了出来。

  舌头乍动,轻轻便顶开她紧闭的唇齿,继而舌尖轻挑,便勾住了她嫩小的丁香。香舌嫩滑无比,津液甘如汁蜜,禁不住让人如火似茶的缠吸。

  继而,颜丹丹好似陷入了酒醉之中,嫩滑无比的香舌毫无意识地探入了我的嘴里,两手更是环住了我的脖子。

  “嗯}”颜丹丹夜玉唇被紧紧吻住,呼吸不畅,五内生火,幸好尚有两个秀致的鼻孔能够贯通内外,发出苦闷的鼻音。

  粉嘟嘟的脸蛋儿通红通红的,就像山里那熟透了的红苹果,看着喜人的紧来。般红的嘴角微微上翘,仿佛带着羞涩的醉人的微笑,紧闭着的双眼,弯弯的睫毛眨眨的动,煞是可爱。

  舌头卷动,两人缠在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左手轻滑,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己悄悄伸入了美人的短裙中,抚摸着白嫩的大腿。颜丹丹今天穿的是条小内裤,手指轻轻挑,她圆圆的屁股便直接落入了我的魔掌。

  足足有两分钟,我才放过她的小舌头。香舌嫩滑如水,汁若甘蜜。若然不是怕她气闷过去,还真是有点不舍得放过她的舌头。

  颜丹丹闭着眼睛,张着小嘴儿,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嫩肉也跟着不停起伏。

  欲火燃烧,刚刚平息的热血如今再次起来。舌头轻添嘴角,火烫的嘴唇落在颜丹丹涨红的耳际,用牙轻咬着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左脚把她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顶着她的胯间嫩肉轻轻摩擦,左手伸入她的小背心儿,推开||乳||罩,开始轻柔的揉捏那大小适中弹性极佳的右||乳||,轻轻用指甲刮她的小儿,直到它像颗小樱桃样站立起来。

  颜丹丹眉头紧锁,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儿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

  顺势而下,舔吻着她雪白的香颈。继而轻轻拉起她的小背心,嘴唇紧接着又移到她的右||乳||上亲吻,把儿含入嘴里吸吮,用舌尖在浅红色的||乳||晕上打转儿,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她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

  颜丹丹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男人的手指。

  此刻,我己感到自己的膝部被浸湿了,知道面前的小靓妹己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但正当我有进步动作的时候,却仿佛预警似的听到有脚步声正朝这边走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三下五除二把颜丹丹的小背心拉好的那刻,玉卿出现在卫生间的门口,“姐夫,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r&什么。”我赶忙起身把颜丹丹扶好,深吸口凉气,回头故作镇静笑,“地面有水,太滑了。小心点。你扶着她,我去拿拖把来,把地面拖拖。”说完,便松开颜丹丹,擦过玉卿的身边,走了出去。

  颜丹丹这时候刚从五里雾里清醒过来,杏眼微睁便看清了眼前的切,心乱如麻,如有鹿撞,颊染红霞,有如火烫,羞的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腿脚发软,要不是被玉卿伸手扶住,她肯定会瘫软在地。

  玉卿眼神怪怪的看着倒在她怀中的人儿那云霞染红的俊脸,心里暗道:“骗谁啊,这个样子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吗?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眼角缥,却见拖把正靠在门后面,便更加笃定心中的想法,玉指轻点颜丹丹那粉嘟嘟仿佛轻轻掐便能滴出水来的粉颊,“好了好了,人都走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才刚见人家两回就急着投怀送抱,这会儿知道害啦”话中有醋却并无苦意,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时候,颜丹丹己经从慌乱中平静下来,不睁开眼睛主要还是因为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好姐妹,再怎么说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不是自己故意有心而为但至少自己对发生的这切并役有丝的抗拒和不愿,有种夺好友所爱的感觉,觉着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姐妹,而且刚才的销魂刻始终不断闪现在脑海里,意犹未尽,身体的某个部位更是因此而原形毕露,湿态明显外露,如若被玉卿问到,实在不知道作何解释是而便把眼睛闭上不管不顾了。此刻听到玉卿的椰榆,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她看透也知道她并役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不好再藏着掖着,赶忙从她怀中站起来,不敢对视玉卿的目光,羞答答地低着头,副甘心情愿任打任骂的小女儿娇态。

  “好了,别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了,待会让那个坏家伙看见了还以为我虐待她的新欢了呢”玉卿盯着颜丹丹胸前两座高高的山峰上那隔着小背心儿凸起的两点,眼睛中闪出狡光泽,不怀好意地伸手朝那两点凸起捏去。

  颜丹丹知道玉卿并?r有生自己的气,赶忙躲开她的手,快步走到门口,嘴角含春回眸笑,闪身消失在门口。

  我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没有找到拖把或者拖把的替代物等,却见颜丹丹从卫生间里冲出来,看见我时有了刹那的停顿,仿佛时间在这刻停止,热血上涌,心潮翻腾,眼神恍然间有种迷茫在闪烁,紧跟着时间仿佛眨眼百年,她风驰电掣般从我身边飞过,口匡当声,在门板开阖之间,梢失在玉卿的房间里。

  刹那停止,眨眼百年,短短的瞬仿佛有百年之久,些微的迷茫如醉酒的甜香,醇厚甘美,让人留恋难忘,迷醉永久。

  此刻,我己感到自己的膝部被浸湿了,知道面前的小靓妹己做好了被插入的准备,但正当我有进步动作的时侯,却仿佛预警似的听到有脚步声正朝这边走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三下五除二把颜丹丹的小背心拉好的那刻,玉卿出现在卫生间的门口,“姐夫,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令”

  “竿受,罕受什么。”我赶忙起身把颜丹丹扶好,深吸口凉气,回头故作镇静笑,“地面有水,太滑了。小b点。你扶着她,我去拿拖把来,把地面拖拖。”说完,便松开颜丹丹,擦过玉卿的身边,走了出去。

  “姐夫,你站在那儿看什么呢?找到拖把了吗?”悦耳的话语仿佛穿云的黄莺清脆的鸣声,刹那把我从云层中拉回地面。

  回首望去,但见玉卿站在洗手司门口,娇态含怒,嘴角轻扬,隐隐间带着丝狡的笑意。

  第百二十七回

  “拖把不知道放哪里了,还没找到。”淡淡笑,转身朝她走去,边走还边装作迷糊道:“丹丹怎么了?”玉卿杏眼圆睁,没好气瞪着我,道:“她怎么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这是什么话,她怎么了,我怎么会比你更清楚?”三步两步我便走到她的跟前。玉卿娥眉挑,嗔道:“少装蒜,我什么都不知道。”

  “哦,这样啊,你倒是说说你都知道了些什么?”我装傻,深吸了两口气,道:“是不是要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下,味道酸酸的。”“少来,我才范不着为某人吃醋来,更加没有这个闲心。”说话间,玉卿横了我眼,还没等我把她这个能够销魂荡魄的眼神给消化掉,她便身如蝶舞般袅袅婷婷的飞入了洗手间。

  “咳!”我不由那慨叹,女人,我所遇见的女人,怎么就没有几个很是能够吃醋的呢!不过,幸好她们都是这样豁达大度的女人,要不然,天性风流而且越来越花心的我岂不是就没有办法能够醉卧花丛了!

  “怎么说话呢?我就这样不堪,连让你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回过神来,我就赶忙跟在她后面进了洗手间,从后面紧紧地把她给贴住,双手穿过她的腋下箍住她那高挺柔软的双峰,隔着层薄薄的单衣把玩着,威胁道:“今天你可要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否则,要不然,嘿嘿”

  玉卿的身体敏感的很,刚从后面把她搂住,她就软了,身体软绵绵的仿佛骨头都化了,“人家哪里说啊,不要弄人家了”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盯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坏坏地笑,那眼神仿佛能看到她心里去,而那坏坏的笑容邪乎得能够摧毁人切的心里防线。玉卿早就对我爱的要死了,哪里还能经受得住我这好比几万伏特的高压电力,温柔的眼睛刚接触我那带电的目光,她立刻就陷了进去,没有反抗的陷了进去。

  玉卿丰满香软的身子在我怀里轻轻扭动,让我未息的欲火更盛,捧着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她迎着我的嘴唇,用力的吸着我的舌头,与我死命纠缠,我能感觉她的身子变得火热,紧紧贴在我的身上,用力的厮磨。我的手慢慢向下,搂住窈窕的腰肢,轻轻揉搓。

  松开嘴,把她转过身,额头相抵,鼻子相隔不远,眼睛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她红红如樱桃般的小嘴上,她的嘴唇不厚不薄,不大不小,恰如其分,刚才被我用力吸吮,有些微肿,鲜红鲜红的,极为诱人。我禁不住诱惑,又轻轻亲了亲,还咬了下,让她闷哼声,就这轻轻的哼,飘荡着无尽的风情,我的下面坚硬似铁,火烫的血液又开始起来。

  手快速的伸到腰间,把她的裤带解开,手伸了进去,经过平坦光滑的小腹,来到了毛绒绒的大腿交汇之处,那里鼓鼓的,像个小肉包,中间条小溪,还流着水,我探手入内,抹了抹流出的水,根手指突然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不要!”软绵绵的玉卿却不知为何突然来了精神,立马攥住我的手,把深入的手指拉出来。我被她反常的举动吓了跳,忙道:“是不是弄疼你了?”真是的,怎么不记得她那里受伤过重,暂时不堪重负了呢!

  玉卿没有说话,却见她急忙把裤子拉到腿弯处,掀开马桶,未等坐上去就见道晶亮的水柱从团黑草中喷薄而出,哗啦啦如连珠箭射桶壁,顷刻间溅起无数的水花,如同屋檐上滴落的水柱砸在阶前的石块上迸射出水滴石穿的美丽。这幕,持续,持续着,仿佛连时间都要停下脚步,不愿这美妙销魂的刻如昙花般现就没了。

  “咕噜!”嗓子眼里呱呱直叫,口感舌燥的,差点儿没有把舌头给咽了进去。蹲在她面前,看着那晶亮液柱从眼前穿过,没的就想伸出嘴把它给接着。

  “哦!——”终于尿完了,玉卿发出声舒爽的长吟,仿佛解脱了般,歪身瘫倒在马桶上面。看着她萎顿的样子,心里万分的怜爱,拿过纸巾仔细地擦拭着她那毛绒绒上的水迹,怜惜道:“尿了这么多,肯定憋坏了吧?以后记得少憋尿,这样对身体不好。”

  “嘻嘻”玉卿靠在我肩上禁不住笑了。

  “还好意思笑,差点没尿我手,我还以为是你高嘲了。以后不准喝太多的水。”

  “还不是都怪你!”玉卿小嘴撅,抱着我的脖子,咬着我的耳朵,悄声娇嗔道:“人家昨晚被你给弄的那么惨,都把这茬子事给忘记。这会儿人家就是来方便的嘛,可是你这个大坏蛋姐夫又欺负人家!都怪你!都怪你!”

  “好,好,都怪我,都是姐夫的错。走,姐夫抱你回去休息。”说着,双手用力将她横抱起来。

  “姐夫!”玉卿双手挂在我的脖子上,红润的玉颊靠在我结实的胸膛上,看着我的眼睛里满是幸福的光芒。

  “嗯?”我低头看着她。

  “你怎么办?”玉卿的眼睛眨了眨,脸色有点羞涩。

  “什么怎么办?”爱到极处,心灵相通,她不说,我也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但为了增进些情趣,我还是假装不知道。

  “你那下面还硬着呢!”玉卿羞得把脸埋进了我的怀里,不敢看我。女儿家的美艳娇态很是我见犹怜,百看不厌,我不禁逗她道:“就是啊,这家伙明知道你已经不堪重负了却还是如此的精神抖擞不肯消停会儿,实在是个混账的东西,不管它也罢。”

  “可要是不解决,会伤害身体的,要不,要不”玉卿欲言又止。

  “要不什么?”真的很想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要不,要不让丹丹”玉卿吞吞吐吐,最终还是说出了她的想法。

  正所谓,闻弦音而知雅意,,玉卿说出“丹丹”两个字,我就知道她的想法了。本来我还以为她是想再次用她的小嘴帮我解决呢,原来她是要把她濒临边缘的姐妹给拉下水。

  第百二十八回

  “如果你愿意!”有这等好事,相信凡是男人,如果正常点,应该都不会拒绝,若有,则很有可能你是个不正常的傻子,或者你是个假道学,道貌岸然,要不然,就是你的脑子进水了。当然了,这些说到的都不可能是我,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不假道,不道貌岸然,更不会脑子进水,所以我不可能也当然不会拒绝,而且我还是非常非常的君子,敢爱敢做的君子。虽然有时候会说些善意的谎话,但绝对的不是欺骗。

  “哼,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大坏蛋!”玉卿双手猛用力,火焰红唇在我的脖子上烙下朵鲜艳的花朵。

  “啊,好疼!你咬疼我了!”花朵鲜艳虽是美丽,可烈焰红唇下面隐伏的还有洁白贝齿。

  “嘻嘻,就小是要你疼,就是要你疼,叫你那么花。”话虽如此,但她还是心疼的伸出嫩红的小舌头轻舔着我那被她贝齿肆虐过的脖子。

  “我花还不是叫你们姐妹给惯的,谁叫你们没本事能够把你家大爷我给侍候的服服帖帖的。”巨疼过后的享受,那是种异样的感受,痛并快乐着。

  “这么说你这到处沾花惹草风流快活还都是我们姐妹的不是了?”玉卿杏眼斜睨,妩媚眨,动人万千,勾住伊人魂。

  “咳咳”口水差点没有把自己给呛着。

  “脸皮真厚,城墙拐弯加炮台!”青葱玉指点在我的鼻尖上,嗔怒中含有几分娇色,宛若枝头迎风摇曳的桃花,娇羞中含有七分妩媚,妩媚中又有三分妖艳,端的荡魂摄魄,风月无限,顷刻间便能融了你的三魂,眨眼间便能勾了你的七魄。

  “啧啧”色不迷人人自迷,酒不醉人人自醉,有如此佳人相伴,岂不让人大快朵颐!

  “嗯嗯”玉卿的嘴唇被严严实实的堵住,憋闷难耐,全赖两只娇小的悬胆瑶鼻尚能呼吸。

  实在憋不住了,玉卿捧住我的双颊,硬是拼着最后口气,把我火烫的嘴唇从她那被吸咬得没有半点血色几乎要干裂的樱桃小口上狠命挪开,粉颊如火染霞,娇态无限,连连喘息道:“不行了,不行了,真是个要了奴家的小命了!人家的樱桃小嘴都别你给吸破了!”

  “真甜!”舔舔舌头,意犹未尽,双唇如蜻蜓点水般轻轻滑过她如火的粉颊,“你不是很喜欢姐夫这样爱你的吗?”

  “嘻嘻,卿儿是恨不得姐夫天天这般陪着人家,爱人家,可是人家也不能只顾着自个儿高兴不管不顾自家姐妹的感受啊!”玉卿眨了眨眼,朝着关紧的卧室的门使了个眼色,嘴角勾出道暧昧的笑意,道:“还不快去!”

  “你还真的要我跟她那个啊?”

  “还在这假惺惺什么,不让你做你还不是照样会去做,反正来二去的早晚都逃不出你的魔掌,做姐妹的我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更何况你这个冤家确实害得人家难以招架,与其让你到外面花天酒地,倒不如让姐妹们也分杯羹,以后也好合起来对付你这个到处沾腥的大色狼!”

  第百二十九回

  “合着你这是在给自己找帮手啊!”额首深埋在玉卿圣洁如雪光滑细腻清香扑鼻的脖颈间,深深的吸气,不愿抬起百 “还不是便宜了你这个大色狼!”玉卿扭住我的耳朵,把我从她的颈窝里拉起来,青葱指,点在我的额头上,笑骂道,“坏蛋,痒死了,别闹啦!”

  “色狼?而且还在前面加个‘大’字?这可真是太冤枉我啦!”深深嗅了口长气,沁香满怀,通体舒畅,寸亡着胸脯道,“想我堂堂七尺男儿,相貌俊武不凡,英姿飒爽,宛如玉树之临风,潇洒不群,更是风流调,放荡不羁,即便潘安重生宋玉还魂,也只有望尘莫及,兴叹则个了不是大爷夸口,像本大爷这样既专情又博爱的天下等好男儿,那是绝对打着灯笼满世界都难找到几个的!色狼,本大爷像吗?”

  “嘻嘻,不知羞政,把自己说的天上少有地上难求的,在我看来,你啊岂止是像,本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  “好啊,敢把你家大爷说成色狼,那大爷今天就好好‘射’给你看!”把她正面抱在怀里,双手捧住她肉感十足的双臀,腰部用力,下身处已然奋起的某个部位在她敏感的地方顶了两下。

  “哎呀,大坏蛋,别闹了,人家那儿还在痛啦。”玉卿双手推拒着要从我身上下来,“你放我下来啦!”

  “下来干什么,姐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