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事。瞧身边那两朵花娇艳的样,就知道昨夜两个家伙有多用力。

  我朝他们招招手,“这边。”

  四个人走过来。老九跟大华人坐到我边,两个女人对应着坐到了青屏的两边。

  “昨天晚上加班到几点啊?”我笑道。

  “草,你小子。”老九笑道:“丫最近跟哥们玩失踪是不是?”

  “就是,兄弟还以为你人间蒸发就此魂归九霄了呢。”大华捏了个包子就朝嘴里送,也不管今天早晨有没有洗手,手上还是不是残存着她女朋

  友的嗳液。

  我笑骂道:“玩失踪,人间蒸发,我哪有那个闲心。天热的要人命,泡在水里还嫌出汗。谁能跟你们比,夜夜春宵几度风月无限,天天蜜里调

  油恩爱无边。”对面三个女人听了我口无遮拦的话,俏脸儿都通红通红,仿佛能够滴出水来,真个是人比花还要娇艳。

  “丫这小子忒不地道,见面就掐。”老九朝青屏道:“大姐你不管你弟弟,兄弟可要替你管管了。”

  她笑道:“好了,别闹了。赶紧吃东西吧。再不吃就吃不到了。”

  可不是嘛,这会儿,还剩两半笼的包子都快被大华个人给报销了。

  “草,你小子!”老九和我起伸出手朝蒸笼抢去。

  “老板娘,再来四笼包子。”青屏摇摇头,笑着朝老板娘招了招手。

  “哦。”大华喝完碗中的汤,终于抬起了头,摸了摸肚子,叹道:“好饱!”

  我看着他满足而猥亵的脸,大叹道:“你小子昨天晚上究竟战斗到几点?”这家伙个人居然足足吃了两人份的粮食。

  “三点。”他骄傲地道,“凌晨三点。”

  他女朋友气得在桌下面死命地掐。

  “厉害!”我差点绝倒,大叹这家伙真不愧是下半身动物。

  走出店门,老九道:“晚上七点望江楼,不见不散。”

  “谁请客?”

  “纪贱人。”

  “好。定到。”

  纪贱人就是纪剑,个头不高,球却踢得很好,位置前腰。他的成绩非常好,我若不是最后段时间的冲刺,跟吃了“智慧丸”似的,未必就能

  比他的成绩好。

  我们这几个在老师眼里属于好动不安分型的坏小子都考的不错,愣是让好几个老师厚厚的眼镜片掉在地上裂了好几瓣。纪剑670分华中科技大

  唐九阳656分西安电子,大华629分天大,还有我699分北外。

  大家分开后,我跟青屏手牵着手沿着街道继续逛,走没多会她就拉着我朝我原来租赁的房子走去。从那次回家到那天早晨,我就没有再来过

  次县城。我以为房子她已经退过了,本来就是她给我联系的。里面好多东西都是她买的,就连被褥也是她让许仙从家里拿的。与其说这是我的

  窝,还不如说是她的窝。

  进门之后,我不禁怔住了。

  地面干净,窗明几净。什麽东西该放在什麽地方,都放置的整整齐齐。被单整整洁洁,被褥叠的跟豆腐块似的。桌子上干干净净,尘不染。

  这跟我走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更不像几十天没住过人的样子。

  “屏儿。”握住她的手,我轻轻叫着她的名字,到嘴边的话却没能说出来。她微微笑,偎入我的怀里,和我紧紧抱在起,静静地聆听着我

  有力的心跳。我的脸与她的脸靠在起轻轻厮磨,嘴唇轻轻亲吻着她的耳鬓。

  “对不起。”

  第百四十七回

  “你能告诉我为什麽这麽长时间都不来找我吗?”她抱紧我,轻轻道出心中积压已久的困惑。

  早知道她会有此问,可我却没有想好如何回答。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已不是处男的事实。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的处男之身并没有交

  给那个女。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她为我保住的处男之身却被个跟她年龄差不多的少妇所破。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的处男之身是被我

  的堂嫂给破。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是在可以反抗的情况下自愿的失去了处男之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对她说。

  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便她以后再也不理我,我也要跟她说个清楚。即便她以后把我当作仇人,我也甘心情愿地接受。

  可是,当事情来到眼前要面对的时候,当要把所有事情当面都说清楚的时候,我却失却了来时的勇气,所有来之前已经想了无数次的说辞全都

  不见了踪影,脑子空空的,心也空空的。

  “你怎麽哭了?”泪水打湿了她的秀发。原来我的眼泪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滚滚流出。她轻拭着我的脸庞,心中微微惊讶,虽然做好了最坏的

  打算,可心里却有些担心。

  “我跟你说实话,希望你不要怪我。”我知道终究还是要说个明白。与其迟迟不说疙瘩在心,不如痛痛快快说个清楚。这样于人于己都好。

  “你说吧。”她微微笑拉我起坐到床沿上。

  我看着她的笑,心里却感觉好痛好痛。因为我即将说出来的话真的有可能伤害到她。或许下刻她就会泪眼滂沱,或许下刻她就会呆愣着出

  神,或许下刻她就会夺门而出,或许下刻我就会失去她。或许我已经不敢再想或许。

  “我已经不是你眼中的处男了。”我沉重地道出要说的话。既然已经决定说出来,就没有什麽好隐瞒的了。

  她没有打断我的话,静静地看着我。我看不出她听到我的话有什麽不同。

  “我没有按照你说的第次要跟女做。我把第次给了我的堂嫂”我点点地道出了这几十天来埋在心底里的话。我将发生的事情以

  及我这几十天的煎熬全都五十的告诉了她。

  我说完了,她也听完了。

  我的眼泪再次出来,可她却还是刚才的样子。

  我不安地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怕她从我面前消失。

  她静静的没有任何表情的苍白的脸突然的绽开了笑颜。那笑颜仿佛七彩的骄阳突然间破开云雾照耀在大地之上。但我却并没有就此宽心。因为

  我怕骄阳再次被云层遮住,我怕她再次变回原来的样子,我怕这不过是诀别前的最后笑,我怕这笑永远的不再属于我。我仿佛不再是我,她

  仿佛不再是她。我怕失去她,我更怕她不要我。

  果然,她的笑是那样的短暂,刹那宛如昙花现。

  看来我是真的要失去她了,我的心空落落的从来没有这麽难受过。

  “青屏你骂我吧!”我相求她骂我。或许她消了气就能原谅我。

  “我为什麽要骂你?”看来她根本就没有原谅我的意思。

  “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我不行放弃,尽我最大的努力求得她的宽恕。

  “你犯了什麽错?”她嘴角微微牵动,不知是痛苦还是激怒。

  “我没有保住处男之身!”我极度的懊恼。这时候若是丽嫂在身边,我恨不能咬她几口。

  “这不是你的错!不能怪你,若是要怪也只能怪我。事实上,坚持要你把处男之身交给个完璧无暇的女,直都是我自己的内心在作怪。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给你完璧无暇的身子。我不想你将来跟我样会有遗憾,所以直控制着自己也控制着你,每次都不让你真正进到我的

  身体里。其实每次情来临的时候,我内心里无数次的渴望你能真正进到我身体里,好好的爱我,让我进步感受你的强大与威猛,完完全全

  结合在起,享受水||乳||交融的快乐,共同迷失在爱欲的河流里。可是每当这时候,总有个声音在告诫我,你不能害了他,你不能让他将来恨

  你。为了能够永远的爱你,永远的得到你的爱,我强忍着焚身的欲火,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你进到里面去。有天,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坏

  了,竟然希望你受不住煎熬强我,可是你却傻傻地在外面玩弄着。我发现你越来越喜欢我的小嘴,仿佛忘记了我下面还有个能够令你更加

  销魂的物事。我以为你对进到里面已经不感兴趣,好多次想提醒你,可是话到嘴边却不得不收回,因为要你保留第次的人是我。今天你跟我

  说你已经不再是我眼中的处男,我的心都差点碎了。这时候我才知道,我从来就未真正想过要把你让给别人。想想还真是贱,无数次触手可得

  的东西却坚守了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却给别人尝了个鲜。可惜!可怜!可叹!”终于道出了憋了好久的心声,她深深地叹了口长气,凄然笑

  晶莹的泪珠汹涌流出顺着光滑的脸颊滚落。

  人都是有私心的,可是她的私心却让我毫无怨言地爱着。

  “青屏,你还爱我吗?”我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她双手捧着我的脸,认真端详着,泪眼婆娑:“这话应该我来问你,

  你还爱我吗?”

  “我怎能不爱你!你对我的好,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你是我的女人,严格说来你是我的第个女人。你虽没把女膜给我,可是你却将心

  完完全全的给了我。我知道你做的切全都是为了我好,我只有更爱你,怎会不爱你呢?你还爱我吗?”我知道她还是爱我的,可我还是想听

  她亲口告诉我。

  “我爱你,我从来没想过不爱你。我以前虽不知道你这些日子都在做些什麽,为什麽不来看我。我以为你忘了,伤心过,难过过,痛苦过,哭

  泣过,甚至都有过死的念头,可就是没有不再爱你的想法。自古红颜多薄命,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为我殉情吗?”

  “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你怎麽也多愁善感,学起那些庸俗女子寻死觅活啦。我可不允许你死,你的命现在已经不再是你自己的了,你

  无权判定生死。你要答应我,以后不再提‘死’字。”

  “好,不提。我的大老爷。”她破颜而笑,仿佛风雨过后的天空乌云尽去,远远地看见道彩虹遥挂天际。

  风雨过后才能见到彩虹,哭过以后才能笑的很真很灿烂。

  我们都哭过,这会都笑了,真实而灿烂的笑了。

  “我想要你。”我吸着她的耳垂,舌尖舔动,心中有种火在燃烧,血液也因此而,全身都好似在膨胀。

  “我也想要你。”她心中没有了羞涩,有的只是渴望,单纯的欲火。

  我们互扯着对方的衣服,很快就光洁溜溜。

  “今天还要用嘴吗?”她伸出丁香小舌舔着红艳艳的嘴唇。

  “要。但不是现在,我今天要揭开你神秘的面纱,彻底把你看个清楚。”手指伸进她的嘴里,撩拨着她诱人的丁香。

  “来吧,我的爱人。你的屏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得到你的宠幸了!”情意绵绵,香舌柔软,即便百炼金刚也要败倒在绕指柔面前。

  “宝贝,我来了!”两条赤裸裸的胴体如蛇般缠在起。

  ※※※※※※※※※※※※※※※

  “啊!——”

  长长的声尖叫,如凤悲鸣。

  这是她那天第四次高嘲了。

  素面朝下,云鬟低坠,星眼微朦,身体如同软泥般滩在床上。

  我趴在她背上,将最后股精气送入她的体内,轻舔她汗津津的玉背,喘息道:“宝贝,美吗?”

  她睫毛眨了眨就不再动弹。如玉的面颊春潮荡漾。咧开的嘴角口水下流浸湿了大片被单。小巧的鼻孔出气多进气少。哪里还来得说话的力气,

  睫毛能动下就算不错的了。

  我爬起来,仰面躺在床上,把她翻过来搂进怀里。

  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与她真正的颠鸾倒凤,同谐鱼水之欢,共效于飞之愿。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可是明天就要离开,委实心中不愿。端详着她

  云雨过后比花还要娇艳的脸颊,心中稍稍安慰。闻她呼吸轻柔,想是已经进入了梦乡。不知道她梦里头是否有我,我还是吧。

  拉过毯子盖在身上,两人相拥而眠。

  觉醒来,睁开眼,见她正在对着我笑,脸上溢满幸福的光泽。

  她抚摸着我的下巴,软语道:“你醒啦!”

  “嗯。”我揉了揉眼睛,道:“你醒很久了吧,怎麽不叫醒我?”

  她眼睛眨了眨,甜笑道:“我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

  “外面天都快黑了。”看了看窗外,我搂住她,轻轻抚摸着她圆润光滑的小肚子。“饿了吧?”

  第百四十八回

  “恩,是有点饿了,你呢?饿了吗?”

  “我也饿了”手指在她屁股上轻轻揉捏,坏坏笑道:“清早吃的那点东西全都在运动中消耗殆尽了。”

  她轻轻地捏了捏我的下巴,娇声啐道:“醒了就使坏,真是个小坏蛋。”感觉与以往不同,他今天好象特别喜欢捏我的下巴,不由好奇道:“

  我的下巴今天有什么不样?”她笑道:“你开始长胡须了!”

  长胡须,是的。几天前照镜子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光滑的下巴开始有几根胡须冒了出来。

  “这说明我已经长大,完全是个成年人了。”我揉了揉刚刚冒出来的那几根胡须,自豪道:“以前不能做的事现在都可以做了。”

  “嗤。”她扑哧小了,揶揄道:“你还有什么事不能做的?”

  “当然有了,比如这样!”我坏笑着缠上她,大嘴对准她的樱桃小口咬了下去。

  “嗯你不饿了吗?嗯”嘴唇与嘴唇错开的间歇,她还没有忘记肚子的问题。

  “我现在不是正在吃嘛”舌头顶开她的牙齿,攻击去勾引了她的丁香嫩舌。

  “好人啊”声尖叫,她迷失在情欲的高嘲之中。

  我弓起身奋勇百余下,最终让她的两张小嘴都饱饱的填满。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甜甜的,那是她高嘲的味道。

  天黑之前,我们相拥着走出了这令人神销魂迷的安乐小窝。

  晚上七点,我跟老九和大华等人在望江楼相聚。到的时候,望江楼里已经爆满,猜拳唱呤吆五喝六,热闹得不行。在座的大都是学生。毕业了

  考试考完了,通知书下来了,剩下的就是庆贺的时间。庆贺终于毕业了,庆贺终于不在为了考试而活了,庆贺辛苦十多年终于得出圆满的成

  果了。

  进到包厢的时候,我发现好多人都在。

  男生有纪剑老九大华许仙赵启陈孟张淮阳。女生有张念恩沈廿花吴欣如慕容茜黄燕周丽还有安琪。男女各占半桌

  子,正好七对。我来了,就多出来个男生。

  “哥,做这里。”安琪看到我近来,高兴地站起来朝我招手,让我坐到她身边。

  安琪坐在女生的端,邻座的是张淮阳。我知道张淮阳老早就开始打安琪的主意了。但安琪象是根本对男人天生的排斥冷淡,从来没有对任

  何追求她的男人假以辞色。她也是从不参加任何宴会派对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出现了。难道她相通了,想要交男朋友了。

  我坐到安琪身边,立刻感觉到有六道冰冷的目光朝我刺来。我没有看就能肯定背后的两道绝对是来自坐在我另边的张淮阳的,但还有四道我

  却不知道是谁的,我抬起头,看到有两双眼睛正在快速的移走。赵启和陈孟!原来他们也喜欢安琪。在座的除了老九大华和许仙,都还是孤

  家寡人。家有女百家求,安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没有理由不被人追。但她是我的妹子,心地善良性格温顺知书达理温文儒雅,是我见

  过的不可多得的好女还。我虽不敢亦没有追求她的资格了,但决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不轨的图谋。或许这话说的有点重了,但前车之鉴,她母

  亲秦玉莲情感的坎坷依然历历在目,不能不让人未雨绸缪。

  安琪的另边是张念恩,如今她已经跟许仙确立了恋爱关系。张念恩跟我样,家都在农村,好不容易才考上高中,根本就没有谈恋爱的心

  许仙让我给送的情书,是她第次没有拒绝接受的情书,以前也有好多同学给她情书,甚至当面向她示爱的都有,可惜她个没有看上,愣

  是让无数的情窦初开的少年大失所望。可这依然不能阻止住他们锲而不舍的决心,仍然有人不怕艰难,冒着被拒绝的危险,勇往直前。其中许

  仙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已失败了次,却根本没有放弃的念头。那次他找到我,也不知道他听谁说的我跟张念恩的关系不错,非要让我帮他

  送情书给张念恩。他算是我在班里最铁的哥们了,为人不错,豪爽仗义,帮过我许多忙。既然他找到了我,怎麽着也要伸出援助之手吧。我帮

  许仙给张念恩送情书的时候,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害怕跟那些追求她的人样,碰壁在南墙。你说这老天爷挺奇怪的,别人头挤的跟柿饼似的

  都没有成功,可也不知道为啥,当我脸红着把情书递给她的时候,她居然二话没说就笑着把情书给接了过去,还珍而重之的叠整齐放入胸前的

  口袋里。我想这或许是我们经常在起学习,算是还算谈得来朋友,她不好意思拒绝我罢了。可是没想到几天后我的“噩梦”就来了。她居然

  认为情书是我写的,我喜欢她,我想追她,却又脸皮薄不敢大模大样的追她,就赫然倒追起我来。女人疯狂起来,有时候比男人还厉害。她本

  就个性开朗,豪爽,是女中丈夫。这倒追几乎女人能做的她都做了,没做的她也会创造先例,而且她还是我们理科班仅有的三大校花美女之

  这种攻势可谓有排山倒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