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阵颤抖,感觉有东西从身体里面喷出来。

  “哎呀!”我的声音刚落,她就立刻叫了起来,而且还甩着手,眼瞪着我,脸厌恶的样子。

  “对,对不起!”我赶忙道歉,连声道:“我不是故意的。”你说能够不道歉吗,虽然她有错在先,可是你因为刺激控制不住射了人家手这可是事实。

  “你真恶心!”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白色的跟米粥样的液体粘满了掌心,还有部分黏在手指缝里正随着地心的吸引力往下流。

  “这可不能全都怪我。你不作弄我也不会这个样子了。”黏黏的很不好受,但我还是赶紧放到了里面,拉上了拉链才算保险。

  “我有叫你把尿尿我手里吗?”她把手往墙上擦。

  “我可没有把尿尿到你手里。这可不是尿!”我特意强调这不是尿。

  “这不是尿是什麽?”她的问话很无知,她的表情很天真。如果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整天就知道对着书本学习,学傻了,所以才对男人的这点常识窍不通。如果她知道而故意装作不知道,她的表演绝对达到奥斯卡奖的大师水准。我相信后者的成分大点,但是她有必要这样做吗?为什麽呢?难道只是因为好奇吗?

  “这是液,男人的液,男人高嘲的时候从身体里射出来的液体。液中的精子与女人体内的卵子结合会形成受精卵。受精卵就是生命的开始。”我循循善诱,像个生理课的老师在用自己的身体做实例教育自己的学生。

  “哦,是这样啊。”她仅仅憨憨笑,并没有我想象的那种尴尬的表情。我不禁对自己的猜测产生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对男女之事点也不知道啊?个大大的问号在我脑海里出现。

  “有点鱼腥味,好难闻啊!”她居然举起手掌放到鼻子前端闻了起来。

  我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

  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整我啊?

  即使先前不知道,不了解,不懂得,窍不通,可现在都已经告诉你是什麽了,有什麽用处等等,她怎麽就没有点害羞,没有点脸红,没有点羞耻感呢?这妮子不会是有病吧?

  我傻傻地看着她,有点可怜地看着她。

  她正仔细地研究着,无意间瞅见我在看她,遂问道:“你看着我干啥?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不正经的女子。”

  原来她还不傻,还有脑子,我为她感到高兴。“丫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有你这样玩的吗?”

  “谁在玩了?”她悻悻地道:“你难道感觉不到刺激吗?”

  “你!”我说不出来话。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麽意思,难道我所猜测的切都是错误的,她还有其他的目的。

  “我什麽?”她把手伸进水池里,哗啦啦的水流会就将满手的液冲个干干净净。

  “你什麽意思?”我疑惑地看着她。

  “我没有什麽意思,只是想教训下你。免得你在欺负女孩子。”她的声音淡淡的,但给人的感觉却非常的冷。

  “我欺负女孩子?我欺负谁了?”我是欺负女孩子的人吗?我应该算不上是吧?

  “谁?刚才你不是还惹人家哭了嘛!”她甩了甩手,这次甩的是手上的水迹。

  “不是吧。你认为我会欺负安琪?”我差点没有笑出来。这丫头也太仗义了吧,为了给好姐妹出头,竟然会这麽不顾切地胡来。幸亏我不是色中恶魔,要不然凭她个弱女子,多少我摆不平。

  她瞳孔怒睁,柳眉扬起,睫毛动都不动,贝齿轻咬薄唇,恨恨地道:“不是会,是你已经欺负了她。”她的这个样子还真有点像小老虎,让人望而生畏。

  “你误会了,我没有欺负她。”我解释道:“她是我妹子,而且又是那麽好的个姑娘,我怎麽会欺负她呢?我和她之间有些误会你不知道,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什麽事都没有了。”

  “是不是真的?”她不敢相信地盯着我,好像是要从我眼睛里看出我有没有撒谎。

  “不信,你下楼看看就知道了。”我点头道。

  “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本姑娘跟你没完没了。”她这是在威胁我。小丫头片子,只手就能把你给撂倒。哼,谁跟谁没完没了还不知道呢。

  “好。我随时奉陪。”我把手伸到水龙头下面,让水冲洗着我的手掌,跟她道:“你要没事了就先出去吧。”

  “你干什麽不走?我要和你起出去。”她抱着膀子站到我旁边,副警察监视嫌疑犯的样子。

  我的牙根子气的直痒痒。这丫头肯定跟姓赖的是亲戚,要不,咋就这麽缠人呢?

  第百五十二回

  “你干什麽不走?我要和你起出去。”她抱着膀子站到我旁边,副警察监视嫌疑犯的样子。

  我的牙根子气的直痒痒。这丫头肯定跟姓赖的是亲戚,要不,咋就这麽缠人呢?

  “拜托,你能不能给我留点私人空间?”我真的有点生气了,嗓音有点粗。她被我的吼声吓了跳,身体猛地往后退,眼泪差点没出来。看到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暗恼,感觉自己被吓退没有面子,赶忙挺起胸膛,恶声道:“你吼什麽吼,我就不出去,看你能把我怎麽样?”这妮子的性子还真倔。我还真是小看了她。

  我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手,盯着她鼓起的胸脯,道:“你真的不出去?”

  “不出去。”她没有害怕,迎着我的目光把已经耸了老高的胸脯又挺了挺。

  “好吧。你不出去就算了。反正看都看过了,再看遍也无所谓。”我伸手解开了裤腰带。既然已经警告你,你却不识好歹,我又有什麽法子,只好随你大小便了。

  “你又要做什麽?”她不解地看着我,心里不知道为什麽有点慌,刚才的勇气刷地下没有了。

  我拉开拉链,伸手扯住内裤的带子,笑道:“没什麽。就是刚才射出来的液还在上面没有擦掉,现在裤子里面黏糊糊的很难受。我掏出来擦干净。你要是不怕了,现在就可以出去。”

  “看都看过了,有什麽好怕的。看着只会让人恶心。”她压着扑扑跳的心脏,装作副无所谓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拿眼瞅了瞅我的下面。

  “好!”牵着不走,赶着走。好你个沈廿花,我就让你能耐,我看你有多能耐。

  拉下内裤,里面湿湿粘粘的,内裤湿了大片。长时间潮湿,对下体不好,走路的时候也很难受。这条内裤大概是没法穿了。

  她站在我身旁,刚才还故意拿眼看我的下面,现在却不敢看了,脸红扑扑的,她终于也知道害臊了。

  “给你。”她从兜里面掏出个塑料包背着脸递给我。这塑料包的包装看起来挺像面纸,不过我知道这个不是面纸,而是女性月经来潮时用来吸收经血的卫生巾。以前我就帮邵青屏到超市买过。说实话,男人进商店买卫生巾跟买奶罩样,都不免尴尬,但只要想到是为自己心爱之人买的,就会感觉很幸福,什麽都可以不计较了。

  有东西擦总比没东西擦强。虽然卫生巾是专给女人用的,但也没有谁规定男人就不能用。而且这卫生巾软绵绵的吸水能力也强,比卫生纸用起来可舒服的多。嘿嘿,大姑娘上花轿头回,今个咱也来用用这卫生巾,尝个新鲜。

  还有,虽然她的某些做法让我很不爽,但人家毕竟也是番好意,为姐妹两肋插刀在所不辞,现在这样仗义的女孩子几乎跟恐龙似的绝种了,就连男人当中都很少能碰到这样的人。作为个男人,我可得大度些,不然不是被人家比下去了嘛。而且这妮子虽然有点不可理喻,可也挺有眼里劲的。知道我需要纸巾擦东西就赶忙把自己随身带的卫生巾拿出来了。在不是很亲密的男人面前,这种女人比较私密的东西,别的女人藏都来不及,谁还跟她样主动拿出来给我用。真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这让我怎麽还能生人家的气呢,我也生不起气来啊。

  “谢谢!”我从她手里把卫生巾接过来。

  “不客气。”还是个懂得礼貌的好女孩。

  我朝她笑了笑,揭开包装抽出条卫生巾。这东西确实不错,软绵绵的比卫生纸面纸等用起来舒服多了。

  她偷偷看了眼,没话找话道:“擦的干净吗?”

  我看着擦过的内裤依然是湿粘湿粘的,叹声道:“还行,只是内裤是不能再穿了。”

  “啊,有这麽严重吗?”她惊讶道。

  “当然了。”我苦笑声,道:“你用卫生巾做什麽,不就是为了保护身体嘛。同样的我们男人跟女人样,身体也需要保护。那个地儿潮湿很容易得皮肤病,尤其是在现在这麽热的天气里,最是容易烂裆。”

  “哦,这麽说还挺严重的,那该怎么办,你是要脱掉吗?”她有点担心又有些彷徨。

  “是的。必须脱掉。”我对她笑道:“我说,你还是出去吧。我要在这里换裤子。”

  她的头有点懵,不知道是不是还要呆下去。

  她虽然好强,性子倔,但毕竟还是个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小女孩,个大男人当着自己的面脱光光,这怎能让她不犹豫不决。

  “你不走我就要脱了。他们还都在下面等着。”我见她犹豫不决没有了刚才的倔强与坚持,便给了她剂强心针,“他们长时间等不到我们该上来人找了。”

  “那你赶快脱吧。我不看就是了。”想了半天,她居然还是留下,还真是坚持到底啊。我的剂强心针算是白用了。

  这丫头真让我无法理解了。要说刚才留下来跟我起走还有情可原,可这回是为了什麽呢?无法理解,真的是无法理解。想不通她那小脑袋瓜里装的是什麽古怪玩意。

  “我可脱了!”我不在跟她啰嗦,瞎费嘴皮子功夫。

  “给,帮我拿着。”我脱掉裤子递给她让她给我拿着,没地方。

  她还算帮忙,二话没说就把我的长裤接了过去,雪白的面颊飞上了抹红霞。

  我才不管她害不害臊,既然她愿意留下,就要承担后果。

  坏了!

  不知道为什麽,或许是因为种种刺激吧,本来半软的东西仿佛从休眠中苏醒,已经有抬头的迹象。内裤被顶的高高的。

  不会吧,兄弟!你又开始玩我了!

  她拎着裤子站在我背后,见我拉着内裤两边的手停了下来,半天不知道动,便急道:“你赶紧脱啊!怎麽又停住了?”

  大姐,不是我愿意停,是我兄弟要我停的啊!

  这个样子,没有了内裤的束缚,帐篷还不顶上天。

  出去要我怎麽见人?

  第百五十三回

  她站在我身后,看不见我前面的状况,催了几次见我老不动,便有点恼火道:“喂,你到底脱不脱了?不脱赶快穿上裤子。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很帅是不是?”

  “你别催,我会就好了。”我屏住呼吸,极力控制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不是说心静自然凉嘛。这样,有了凉意,身体自然能够平静下来。如此,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就能够消停了。

  话虽是如此,但心火这东西却非比寻常,你不去想还好,旦你去想了,便如同火上浇油,它立刻就更旺了起来,更且身后还有个让许多男生爱慕却又不敢靠近的美丽少女,想想都够刺激。

  “你到底好了没有?”她的声音有点急。

  “再等会。”我无奈地道。

  “真烦人!”她嘟囔声,把裤子朝我肩上挂,推了我下,急道:“你先让开。”

  “干什麽?”她又要搞什麽鬼。

  她推着我转了圈,恶狠狠地命令道:“我警告你,不许偷看,否则眼珠子给你剜掉当泡踩!”她说这话,只要人不傻,明白人都知道她要做什麽。

  我这边还没有平静下来,她那边又开始刺激我了。这不是要我老命吗?这样下去我非犯错不可。

  我赶忙道:“你这妮子又要做什麽?不会是要撒尿吧?喂,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有点在诱惑我了。我若是时控制不住把你给强犦了,你可别怪我。”

  “你要是敢强犦我,我就把你的破烂玩意给你剪掉!哦!”她竟真的是撒尿,还长长的吟喔声,听起来感觉挺舒服的。

  呼啦啦的水声响个不停,大概是桌子上喝的那点酒全都转化成水了吧。

  奶奶的,这不明摆着诱惑我逼着我犯错吗?

  如此年少,血气方刚,阳气十足更且已经尝过女人滋味的我又怎麽能够忍受住这令人血脉贲张的诱惑呢?

  我强压心火,却无济于事,内裤几乎被顶破,勒的我好爽又好难过。

  恰在这时,酒精也不甘示弱,竟跟心火起刺激着情欲。

  欲望下子占了主动,大脑顿时失却了控制。

  心火在燃烧,酒劲在上涌,我的情欲也跟着疯长。

  在她起身的那刻,我终于在上涌的酒劲中抱住了她。

  迷失在情欲的男人,仿佛天生就精通对付女人的招数。

  她刚张口,没容她喊叫,我就咬住了她的小嘴。大嘴咬住小口,嘴唇粘着嘴唇,点声音都不让她出来。她仿佛傻了,眼睛睁的圆圆的,根本不知道怎麽办才好。从这妮子的表情与动作,我就知道她肯定没有亲过嘴,还不知道接吻的美妙。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舌头便趁袭而入,如灵蛇般在她的紧张与慌乱中顶开贝齿,见洞就钻,缠住了她的丁香小舌。我手抱紧她靠在墙上,抽出只手按在她的胸脯上。她虽只有十五岁,但已经发育的很成熟,胸前的两团肉虽不比青屏的大,但在她这个年龄已经很壮观了,手感也很好,软绵绵的,又弹性十足,按在上面跟按在两个皮球上。为了不让她有任何反把的机会,我又抓又揉,又握又捏,使出这近年来练就的浑身解数。

  她初始还知道挣扎,双腿不住地乱踢,双手不住地乱抓,可不多会她就停止不动了,整个身体软绵绵跟没有了骨头似的全靠我抱着才没有滑掉下去。小嘴张开任凭我激烈的舔吻,舌头生涩的伸出来任我咂吮,妙目朦胧,昏昏沉沉的迷失在情欲之中。

  情欲如火的燃烧,口渴的厉害,两人口中的津液就跟甘露样。她的吻从生涩慢慢走向成熟,开始由被动点点地转变成主动。两人互咬着,都希望得到对方口中的甘霖以解饥渴之馋。

  “你这坏人,我饶不了你!”她呼呼地喘着气,胸脯高高的如山起伏,泪水泉涌般流出溢满了双颊。

  “你要怎样惩罚我?”我深吸几口气,她身上的香气淡淡的,又是悠长的,令人身子都轻飘飘的。

  “我说了你要是敢强犦我,我就把你那破烂玩意给你剪掉。”她恨恨地瞪着我,牙齿咬着,像是个恶狠狠的小母豹。

  “你可冤枉了它,它现在还老实地呆在外面呢。”我坏笑着拉住她的手朝下滑,“你不是喜欢摸它吗,我就让你摸,摸到了吧,你能感觉到它依然兴致高昂吧。”

  “你,你还想干什麽?放开我!”她的声音发颤,身体想挣扎可却没有半分的力气,终于她也知道害怕了。

  “你已经惹到我了。”我的手开始下滑,进入她没有来得及提上的裤子里。“还想就这样算了吗?”

  “你不要这样啊。”她夹紧双腿,不要我的手指胡作非为。

  里面不让玩,我玩外面。

  嘴唇如雨点般落在她美丽的面颊上,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我轻喘着道:“花花,你喜欢我对不对?”

  她听了我的话,好似被定身术给定住了,面颊火烫,桃腮如霞,眼神闪烁不敢看人。

  我仿佛读懂了她。或许她不仅仅仗义为了姐妹才跟我过不去,或许她在心里已经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我。不然任谁个黄花闺女甘冒这样的奇耻大辱来帮姐妹。其实在某种潜在的因素上,帮同病相怜的姐妹何尝不是在帮自己。眼看着就要各奔东西,未来大家能否见面还不定,如果现在不说,只怕以后机会就更渺茫了。

  “你站好了。”我放她下来。

  她猛然怔,眼神有了瞬间的呆滞。

  她的身体还是软绵绵的,双脚虽然着地了却没有站起来的能力。我扶住她没有让她瘫倒在地,擦着她再次滚落的眼泪,真心地道:“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好人,所以才放过你。其实我跟天下绝大多数的男人样,思想都不太纯净。之所以放过你,是因为你喜欢我。我不想伤害你,就跟不想伤害安琪样,我不想伤害任何喜欢我对我好的女孩。”

  第百五十四回

  “我想知道为什麽?”她依偎在我怀里,头枕着我的胸膛,脸上看不出悲喜,眼中却噙着泪水。

  “为什麽?为什麽我不接受你和安琪吗?”我仰头叹声道:“因为我的心里只能装个人,装不了更多。”

  “能告诉我她是谁吗?”她仰起头,看着我的眼睛,“你心里的那个女人。”

  “你不认识。”想起青屏,我的心里就感觉好甜,面带喜悦,“她不是我们学校的人。”

  “你很爱她吗?”她脸上有种东西叫人心疼。

  “很爱很爱。”我脸上有种东西叫幸福。

  “你会娶她吗?”任何陷入情爱中的男女都不想轻易地放弃自己的感情。

  “这!”是啊,我会娶青屏吗?我能娶得到她吗?她会放弃自己的家孩子和丈夫吗?

  “你自己都不知道是吗?”她的心里有种东西在复活。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以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总是在想不清楚的时候就放弃了,因为只要能跟她在起我就会很快乐,又何必去伤神这会让她为难的事情。如今再次想起,心里不免忐忑。孩子丈夫家庭还有我,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