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般扑进我的怀里。

  肩上的手停止了,我伸手揽住周丽的腰,把她也拥进怀里。

  三个人静静地相拥,享受着这难得的幸福。

  “嗯!”

  不知是什麽时候,不知是谁先跟谁开始。现在的三个人已经沉浸在亲吻的甜蜜之中。

  送安琪二人回去后,我就没有停步,紧赶慢赶回到了住处。

  远远地看见屋里没有开灯,我急速的脚步放慢了下来。

  她没有来,还是来了没见到我又走了?心里倍感失落,知道这样就住在安琪家不回来了。

  走到门前,我伸手掏出钥匙。

  门口没有灯,我摸索着把钥匙朝锁眼里插去。

  搞了半天,钥匙才终于插进锁眼里。

  咔嚓,锁开了。我推门进去。

  在我进去的刹那,床头的台灯自动的亮了。

  我心中阵狂喜,眨了眨眼,适应了灯光,就睁眼看去。果不其然,但见青屏正从床上坐起,揉着眼睛,打了个呵欠,道:“你回来啦!”

  “我回来了!”我高兴地朝她扑去。

  “回来就使坏!满嘴的酒气!”她被我压在身下,好不容易才有了喘气的机会,伸手敲了敲我的额头,娇哼道:“都什麽时候了,还知道回来啊?”

  我看看床头的闹钟,指针正指向十点四十五的位置,遂歉意地道:“快十二点了。对不起,让你等急了吧。”

  “哼,是不是跟哪个小姑娘鬼混去了?”她小嘴撅,风情无限,醋意绵绵,比起那些青涩的小姑娘,诱惑真个是超级无敌大。

  “嘿嘿,吃醋啦?”我还是第次见她这个样子。以前不论我怎样逗她,她总是很大度,甚至还鼓励我去追别的女孩子,可从来没有对任何女孩子因为我吃过醋。这次可是破天荒头遭,值得庆贺!

  她嘴角撇,不屑道:“切,我才懒得吃别人的醋。”

  “真的?”我笑道。

  个卫生球抛过来,她硬气道:“还能假得了!”

  “这样啊,那就算了。”我故意逗道:“我还以为你想知道我都是跟谁在起喝酒呢!”

  第百五十七回

  她按住我乱来的手,喘息着道:“不说就算了,我还懒得听。”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快手快脚地脱着自己的衣服,三两下就丝不挂了。

  “你无聊不,想说就赶紧说。我困啦,要睡觉了。”她打了个大哈欠,翻身拉过被子就要睡觉。

  所谓以退为进,就是她现在使的招数,明明就很想知道却愣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是大多数女人的通病——口是心非。

  “睡?明天早晨才睡吧!”我拉开薄毯,钻进了被窝。

  进被窝,就有个光腚裸女钻进了我的怀里。

  “早准备好了啊!”我吸允着她甜蜜的樱唇,双手探幽寻寻秘般游走在玲珑浮凸的高山峻岭之间。

  “人家早就来了,你这坏东西,不是说好十点钟定回来到的嘛,让人家等这麽长时间!”她的双手缠住我的脖子,娇艳欲滴的小口主动地迎合着我的亲吻。

  “对不起宝贝,让你久等了。现在就让我给你赔罪,好好喂饱你!”我舌头从她的发梢,额头,香腮,玉颈上的舔过。

  “嗯,坏”她的小嘴再次成为我口中的猎物,让我尽情的释放心中爱火。

  她的唇柔软湿润香甜。我们的舌头在两人的口中来回互相的纠缠着,尽情地吮吸着对方舌尖上的香津,恨不得把对方都吞进自己的身体里。半趴在她身上,胸膛挤压着她的胸。手轻轻滑过她光洁如缎的玉背,抓住她肉肉的屁股。她的屁股很翘很圆,没有点赘肉,弹性十足,手感非常的好,摸起来很舒服。

  “好宝贝,我要进去了。”

  “进来吧!我的爱人!”她杏眼朦胧,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嗯!”

  声娇哼,两条分开不到五个小时的胴体再次灵肉与共,合为体。

  梅开三度,我们相拥而卧,轻轻的抚慰,让她慢慢的从极度高嘲中回过神来。

  她春潮满面,如霜叶染红霞。杏眼惺忪,无力的微眯,时有迷离的光芒亮起。弯弯的睫毛轻轻的跳动,如同个个曼妙的精灵在轻盈的舞着。瑶鼻丹红,鼻翼随着呼吸闪动,秀挺的鼻梁上爬满晶莹的汗珠,好似清晨阳光下闪烁的露珠。殷红如血的樱唇喘息着,张合间吐气如兰,清香四溢,沁人心脾。

  “宝贝,饱了吧?”我亲吻着她汗津津的额头,为她轻拢着面上粘湿了的乱发。

  “饱了。你还饿吗?”她嘴角微微抽动,想伸手去摸我的脸,却软绵绵的无力,连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只要喂饱你就好了。”我嬉笑着玩耍她的两只大白兔。

  “你还想吃吗?”她连喘了几口粗气,手脚慢慢的有了感应。

  玩大白兔的手沿着汗津津的腹部下滑,抠了手泥泞在她面前晃晃,笑道:“你还行吗?”

  “只要你行,我就行!”她咬牙道。

  “别逞强了。弄坏身体咋办!”我把沾满蜜汁的手放到她猩红的嘴唇上面,坏笑道:“要是还饿就先吃这个吧。这里面有你的蜜汁也有我的液,这是咱们两个的精华的汇集,很大补,比起你光吃我的液,应该更加的有营养。要不要尝尝?”

  “你越来越坏了!”她不依地娇嗔,雪白的卫生球抛了好几个,但那妙目如勾樱口轻启小舌儿似吐未吐的媚样儿魅惑万分,着实诱人。我刚想沉睡的欲火竟被她再度勾起,猩红的火苗突突直冒,真想把她再翻起来大干百二十回合。

  “乖乖,太厉害了!”我赶紧深吸了几口凉气,吹熄心头的火苗,叹声道:“你越来越具有做魔女的潜质了。”

  “咯咯”她笑颜如花,脸上的红潮未退,更加的光彩照人。

  “要不要吃?你的下面还很多。”我把沾满两人精华的手放在鼻端,股刺激的滛靡味道扑面而来。

  她下意识地夹紧双腿,笑道:“什麽味道?”

  “香!”我赞叹道。

  “骗人!”她不信。

  “骗你是小狗,不信你自己闻闻。”我把沾满混合液的手放到了她鼻子前。

  她鼻子皱了皱,跟着慢慢放松,过了片刻,深深嗅了嗅,笑道:“还真是香的!”

  “不相信我说的话,该打屁股!”我把满手的粘液全都抹到她的双峰上。

  液与蜜汁混合之后,初始还会有些微的刺鼻,但适应会,你就会发现这种香跟菱角菱花之香样,乍闻并不浓烈,却待细细领会了去,才悟出其中的淡雅门道,更不是香料脂粉摔打人的味觉能够比拟的。而且这种香跟处子的体香样有着蝽药般的魔力,清爽的荷尔蒙分泌的诱惑夹杂着野性不羁的臊气,如同香麝发出的种淡淡的撩拨味道,刺激人欲望上升血脉贲张。

  “咯咯”她酥痒的难受,双腿颤抖轻轻踢动。

  我吸了满满口散发着异香的粘液,照着她张开的小嘴吻下,完全滴不漏地渡进她的口中。

  咕噜!

  她将口中满满的液汁咽下,眨巴眨巴嘴,脸的陶醉,感觉像是喝了极品的燕窝。

  “味道如何?”我满脸的荡意。

  “怪怪的!”她舔了舔嘴角。

  我笑道:“习惯以后就不觉着怪了,跟初吃液的时候样。”

  “去,坏蛋,还想要我以后还吃啊!”她啐道。

  “我的你可以吃,别人的你绝对不能吃。你的这项权利是我赋予你的,你只能履行对我的义务。”我捏着她的嘴唇道。

  她把我的手指衔住,轻轻咬着,笑道:“小坏蛋,你越来越霸道了。”

  “我这走,不知道咱们什麽时候才能见面,你可不能耐不住寂寞给我出来偷野食,要是被我给知道了,我非把你的屁股打开花不可!”我抓着她手感极佳的香臀使劲捏了捏。

  “说什麽呢,该打!”她手勾住我的脖子,舌头倾吐,舔吻着我的嘴唇,“往后几年地里,咱们也不知道能有多少机会在起,趁现在有时间,你还是多爱爱我吧!”

  第百五十八回

  “好。咱们这就抓紧时间。”我两手抓住她的屁股,硬是把她给提到我的身上,“这次让你先。”

  “你是不是没有力气了?”她趴在我身上嬉笑着,舌头如灵活的小蛇舔过我的胸膛。

  我扶着她的腰肢猛摇了两下,笑骂道:“你才没有力气了,我的电力不知道有多强。倒是你可不要会我还没进攻几个回合你就缴枪投降了。”

  “咱看谁把谁的枪给缴了!”刚刚才恢复元气,这会她又开始猛烈地摇摆了,那曼妙的身姿如风中的荷叶,婀娜多姿。

  “你小心点,不要累坏了身体,散了腰可不好!”我扶住她的腰,不要她摇的太过疯狂。

  “放心。我有分寸的。”她按着我的胸膛坐起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今天都是跟谁在起呢!”

  “这个时候,你怎麽还会想到这档子事?”我心里发笑,真是搞不懂她,干这事还三心二意的。

  “你别管,我就是想知道。”两只大白兔跳跃着划出两道优美的光弧。

  “真是搞了这么久都搞不懂你!”我的手朝大白兔捉去。

  “你还想不想搞,想搞就别啰唆。”她抓着我的手帮我按住大白兔。

  “想搞,想搞,还没搞明白,当然想搞了。”腰肢连连用力,肢体上也在对她作着答复。

  “快说你今天,不,都过了凌晨了,应该是昨天,你昨天晚上都跟谁在起干了什麽坏事。”

  “我能干什麽坏事。”

  “你干了什麽坏事你心里明白。别转移话题,快点五十地把你昨晚上跟谁干了什麽坏事统统都说出来。”

  “我发现你今天挺三八的?”

  “偶尔豁出去次,三八回也不错啊!”

  “是不是啊?”

  “哎呀,你又转移话题了。”

  “嘿嘿。”我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书了,“欲知事情始末,请听我慢慢道来”

  我将昨晚回来之前的事情全都五十地跟她说了,当然我不是傻瓜,该省的还是要省的。比如与沈廿花在洗手间里风流这事就不能让她知道,虽然平时没见过她对哪个女的吃过醋,但就看她今天的这个表现就知道啥事都不是绝对的。

  “就这些?”她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看。

  “就这些。你认为还会有什麽?”我笑道。

  “这也太普通了吧。就没有点艳遇什麽的?”她提醒道。

  “当然有了,回来的时候,不是有两个超级美女陪伴左右的吗?”我握着大白兔的手略略用力。

  “啊!”她舒服地叫了声,道:“你休想打断我。安琪和周丽对你有企图,这我早就知道,可我知道她们两个跟你没戏。”

  “?”我不由叫道:“我就不能被她们中的个给俘虏了。”

  她摇头笑道:“如果是个或许会有可能,但这下子就来了两个,除非是在过去三妻四妾的时代,否则绝不可能。”

  “你就这么有信心,现在可是非常流行包二奶三奶四奶的,虽比不了古代社会的明目张胆,但这种事情也多不胜举。”

  “你现在个奶都没有,还想着包二奶三奶啊!”

  “谁说我没有个奶,这不是我的奶吗?”我挺身坐起来,张口咬住了她的奶子。

  “啊,嗯,用力吸!”她抱住我的头,脸上春意盎然。

  当最后枪在她体内喷射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过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我筋疲力尽地倒在她身边,艰难地把她搂进怀里,拉过薄毯盖在两人赤条条丝不挂的身体上,眼皮涩涩的,会就进入了梦乡。

  这觉睡得十分香甜,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上午十二点,要不是因为肚子饿,只怕非睡到天黑不可。

  摸了摸身边,青屏已经不在,不知道她什麽时候走的。天明的时候,连累带刺激昏厥过去,手指连动都不能动,这才多会儿竟然又生龙活虎,。这不得不让人感叹:女人的恢复能力真的是比男人强!

  肚皮咕咕的叫晚上还要赶火车,这都让我不能再睡懒觉,赖在床上不起来。

  起床,刷牙,洗脸,站在穿衣镜前面仔细把自己打理下,笑了笑,还算满意。

  这切都准备好,正打算出门,就见门被从外面推开。青屏拎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

  “起来啦,咋不多睡会儿?”她笑着把东西放到桌子上。

  “肚子咕咕叫,被吵醒了。”我坐到桌子边,深深吸了口气,道:“香喷喷的,是什麽好吃的?”

  “你猜!”她玉面如花,光彩照人,眉宇间流荡着无限风情。

  我差点下巴没掉地上,口水哗哗流着。

  “瞧你那馋样!”她点了我指头,笑道:“赶快过来吃吧。洗手了吗?”

  “洗了。”我伸手给她看了看,撕开个包装袋,大喜道:“原来是烤||乳||鹅!”香喷喷的烤||乳||鹅让我十指大动,张口咬住块肉口撕下,真是又香又脆,嫩滑可口。

  “就知道你喜欢。慢点吃,别噎着。给,这有奶。”她笑呵呵地看着我,从袋子里掏出几袋牛奶放到我面前。

  “你什麽时候起来的,我怎麽不知道。”我口咬块烤鹅肉边吃边道。

  “刚出去买了这些东西回来,就这么大会,我见你睡得香就没有叫醒你。”她站起来,朝床边走去。

  我知道她是去收拾床铺,便道:“过来块吃早餐。那等会再收拾。”

  她弯腰整理着床单,道:“会就好,你先吃着。”

  我见她执意要收拾,也没有勉强,口中嚼着,道:“我还以为你去上班了,就说过会去找你呢。”

  “我已经请了假,今天不用去上班。”她道。

  “你是特意为我请的假吧?”我走过去,撕掉块烤肉放到她嘴边。

  她笑了笑,脸的幸福,张开了小口。我便把烤肉朝塞入她的口中。

  “你打算什麽时候回去?”她整理好床铺,走过来跟我坐到起。

  “晚上九点半的火车,估计晚饭前就要出发去车站。”我使了个眼色让她坐到我腿上。“四五点钟回去吧。回去还要看看是不是还需要准备些东西。”

  第百五十九回

  “真不想你走!”她坐在我腿上,抱紧我的腰。

  “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我咬着块烤肉撕下来,送到她的嘴里,“可谁叫你非要让我报那麽远的学校,想回来看你回都很难。”

  “是啊,早知道就不让你报北外,直接报咱们省城的大学就好了。这样我去看你也方便。可是多少钱也买不了个早知道啊!”烤鹅肉虽好,可味同嚼蜡。

  “事已至此,咱们就别在自怨自艾怨天尤人了。”我又撕了块肉送入她口中,“以后我会尽量抽时间回来看你的。”

  她叹声道:“就怕你到时候把人家给忘了。”

  “你认为我会吗?”油油的嘴唇吸住她的小嘴,将口中嚼烂的烤肉渡入她口中。

  她白了我眼,将口中的肉咽下去,道:“大学里美女如云,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婀娜多姿,而且你又是那麽的优秀,追你的女孩子肯定很多,为了讨好你,极尽装扮之能事,让人想入非非,你能会不动心吗?”

  我笑了笑,道:“对自己没信心了?”

  “嗯。”她点点头,眼睛里是化不开的浓浓情意。

  我将吃剩下半的烤||乳||鹅放回纸袋里,擦干净手,环住她的腰,抱紧她道:“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无论什麽时候,你都会我心里最爱的女人。咱们两个在起的这麽多的快乐日子,你认为我能够忘记的了吗?不管我的第次是否给了你,但你永远都是第个跟我上床的女人。你是我的初恋情人。你知道初恋的意义吗?初恋,顾名思义,人的爱情萌发的最初部分。初恋就好比人生第朵绽开的鲜花,如初生的朝阳样美好。个人的生中,恋情可能会有很多次,但初恋却绝对是独无二的。我的初恋是你独自拥有而任何人无法替代的。你要相信自己的魅力,不要老是神不守舍心神不宁的,在我看来就算你活到百岁人老珠黄的时候,你永远不会比别的女人差上星点,永远都是我心中完美无瑕的第名!”

  “就知道拿好听的话哄人家开心!”她破颜而笑,脸上的阴雳扫而过,阳光重现,已经雨过天晴了。

  “我可没有哄你,我是在夸你,而且绝对真心实意。这切的切全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嗅着她身上的香气,吻过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唇。

  笑过之后,她紧偎在我的怀里,双手挽着我的脖子,脸颊贴着我的脸颊厮磨着,悠悠道:“其实我本不该对你奢求过多,这辈子只要知道你会永远的爱我,我就足够了。我不能给你的,我希望别的女人能够给你。我想过放弃切跟你走,无论天涯海角无论刀山火海,我都会陪着你起度过。可是当看到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女儿,我实在放心不下。泣泣”她哭了,哭的很伤心。

  我给她擦着眼泪,眼前片模糊,安慰她道:“我知道你的心思,我明白作为人子对父母的孝心和作为母亲对子女的关爱,所以我从来都没有要求过这些,唯希望的就是你会永远的爱我,就跟我爱你样。”

  “我爱你,我永远都会爱你。不管天长地久,不管海枯石烂,不管沧海化作桑田,只要我还存在,我就不会停止对你的爱!我爱你,永远!”她仿佛陷入了痴迷,歇斯底里地吼出对我的无限深情。

  “我知道,我知道”我紧紧地抱着她,在泪水中找寻她的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