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哈”两兄弟哄然而笑,外面的街道上都能听到我们两个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声。

  觉醒来,已是夜半时分。

  我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束光线。眨了眨眼睛,尽量去适应这束不是太刺眼的光线。光线来自于道门。这道门关着,只有条缝能透过光线。暗淡的光线里,我发现自己在个陌生的环境里。

  这是间卧室,布置的很有格调,而且满室还飘曳着种淡淡的清香,让人眼就知道这是女儿家的闺房。

  我这是在什麽地方,我为什麽在这里。我摇摇头,尽力让自己清醒,找回忘记的记忆。

  噢,想起来了,今天喝完酒脑子混沌不明,头有点痛想要休息会,青屏就把我安排到了这间房子里。

  我这睡,时间怎麽这麽长,看情况已经是夜晚,外面没有声音,会不会都睡觉了?

  口好渴,去找点水喝。

  想着就坐起来,迷怔了会,我就下了床。

  轻轻打开门走出去,夜果然已经很深了。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个节能的小电棒还在明着,刚才房间里的光线就是来自于它。找到冰箱的方向,走过去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瓶可乐,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浅尝慢饮。

  瓶可乐喝完,感觉尿意频频。就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中午的时候,洗手间里被吐的片浪迹,现在也全都清理干净了。

  惬意发泄通,感觉神清气爽。

  回去睡到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刚才喝饮料的时候瞅了下客厅里的挂着的钟表刚好十点半,从下午两点左右直睡到现在,足有九个小时。从大学毕业以后,我还从没觉睡过这麽长时间的。

  “噔噔噔”客厅里的钟表敲响了十二下。静谧的夜色里,这夜半的钟声显得异常的清脆,透着某种神秘。

  我翻个身,刚想抱着被子继续睡觉,就听见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

  “谁?”我翻身坐起,但见个曼妙的身影进到房间里。

  “是我。”声音不大,我却已经知道了来者是谁。

  “快过来,我正无聊着呢。”我朝她伸出手。

  “什麽时候醒的?”她甩掉鞋子爬上了床。

  “醒了好会了。”我把她抱入怀里,“你怎麽到现在才过来?”

  “这是在家里,不方便嘛。”她的手在我胸前抚摸,手指头画着圈儿朝下滑动。

  “想我吗?”我咬着她的耳垂轻轻舔动。

  “想!”她的呼吸开始变粗。

  “想它吗?”我拉着她下滑的手伸进内裤里面。

  “想。”她的声音跟蚊子样。

  “门锁住了吗?”我的手拉开了她睡衣的带子。

  “锁住了。”她欠了欠身,让我把她的睡衣脱掉。

  我的手伸到她下面隔着内裤摸了摸,笑道:“内裤都浸湿了,这么急啊。快点给我吹吹,马上就可以给你解解馋。”

  第百六十五回

  “哦,舒服!”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赞道:“你的舌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刚舔了下就硬邦邦的了。”

  “坏家伙,好好享受你的吧!”她舌头缠了缠,猛地个深喉。

  “吽!”我握紧了拳头。

  青屏的口技越来越棒,那时软时硬的丁香鸡舍缠绕间就能让你真个销魂。

  我拍了拍她撅起的俏臀,荡笑道:“屁股翘高点,牙齿咬紧枕头,别会儿叫的声音太大,把人都给吵醒了。”她回头含春笑,屁股扭了扭,道:“不要磨蹭了,人家都等不及了,快点来吧。”

  “好你个小滛妇,爷定喂饱你。我来了!”双手按住她高高翘起的臀部。

  场肉搏在静夜里上演,男女主角各展所能,以破釜沉舟之势演绎了人性的真谛。

  “呼!——”抽支烟,青屏给我点上,长吐口青烟,捏了捏她如当初般粉嫩的脸蛋,赞道:“你今天真猛,差点没把我给吸干了。”

  “你不是都把人家给弄晕过去了嘛!”她嘴角轻抬,忍不住甜甜的笑容,春情满面,水||乳||交融使她的容颜更加的光彩照人。

  我揉着她弹性十足的翘||乳||,道:“今天放不开,以后换个没人的地方,咱们要真刀真枪轰轰烈烈的大干场,到那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麽才是生命的真谛,什麽叫做舒爽上天。”她翻个身,半个身子趴在我身上,抱住我的腰,眼睛里溢满了春情,道:“好期待啊!希望那天早日到来!”

  “不会太久的!”把手中的烟头按进烟灰缸里,双手抱住她的屁股把她抱到我身上,再次灵肉合。

  “菁菁的事,家里人有没有怀疑?”我的手抓着她的肉臀轻轻揉捏。

  “有什麽好怀疑的,他们不知道有多高兴。”她伸舌舔着我的胸膛,慢慢摇动着身体。

  抚摸着她的光滑的玉背,我提醒她道:“你可要注意点,别露出了马脚,让人看出破绽就不好了。”她边摇边轻笑道:“你怕什麽,我都还没担心。”

  “我不是怕让你难做嘛。”双手下滑握住她的腰,“菁菁这孩子仔细观察,有好多地方都跟我相似,帅到掉渣,时间久了,说不定他会长的越来越像我,那时候就很难不让人家起疑心了。”

  “你放心吧。”她加大了摇摆力度,抱着我的脖子亲吻我的嘴唇,“菁菁脸盘随我,只有些许比较男人的地方随你,怎麽长也不会跟你样。只是你这个亲爹却只能做他的舅舅了。”

  “舅舅就舅舅,我倒无所谓,只要他跟你你们两母子能够过的好,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扶着她的腰控制着火车不要脱轨了。

  “假如有天,我和儿子被赶出去了,你会收留我们吗?”她喘息着,呼气出气越来越粗。

  “你这说的什麽话,我的家就是你和儿子的家,你想什麽时候回来都成。”我翻身压到她身上,“假如真的有那麽天,你就回来做我个人的女人,菁菁也可以认祖归宗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会让你身心都满足的!”

  潋滟红尘,玉骨销魂。

  梅开二度,息尚存。

  “我跟你说件事,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她疑惑地看着我,问道:“什麽事?”

  “是关于文文的事。”

  “文文出什麽事了?”她开始有点紧张。

  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是否该告诉她,但话已经出口,还是说清楚的好,遂道:“文文喜欢上我了。”

  “你是说?”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是的。”我点头道。

  “这,这怎麽可能,你们不是只见过面吗?”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我摇摇头,道:“严格来说,我们不只见过次,她小时候我也见过,但那时候她还是个跟菁菁大小差不多的孩子。这回初见面的时候,我还没有认出她,直到我知道她说她叔叔是许仙我才认出是她。你别担心,我不会傻到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她,我只跟她说了我和许仙是好朋友,她小的时候我抱过她之类的事情,其他的就什麽都没有说了。”她瞪了我眼,哼声道:“那你怎麽知道她喜欢上你了。”

  “她昨天打电话要我来时在电话里面说的。”我被她瞪的脸颊火烫,不敢看她。

  “难怪她昨天整天都很反常,兴高采烈的,我还以为是怎麽了,还没等我弄明白,你就抛给我个轰天霹雳。”她点着我的额头,叱道:“你做的好事吆!”我捉住她的手,道:“现在不是骂我的时候,先想想办法,不能让她陷的更深了。”

  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能有什麽办法,你不知道女人旦爱上个男人就会奋不顾身的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张念恩还没有忘记你,对吧?”我搂住她,把她紧抱在怀里,苦着脸道:“咱们先别说她,个文文都让我个头两个大了。”

  “自作自受!”她揶揄道:“你也知道作难啊,谁叫你到处留情啦!”

  “我可没有到处留情,只不过跟文文在起吃了顿饭而已。”我抱怨道。

  “这麽说还是我女儿自作多情了!”她脸的不忿。

  我赶忙辩解道:“你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说文文是自作多情,只能说她是怀春少女情窦初开,却见到个还算能够入她法眼的男人,所以稚嫩的心里头就情不自禁的产生了爱情的萌芽。”

  “算你还算识相。”她脸色稍霁,道:“我女儿可不是人家那样的女孩子。”

  “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觉着文文有什麽不好。她是个美丽大方温文尔雅又听话又善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孩。”我真心道。

  “你真是个惹人精,天生的招惹女人。”她叹声道:“说吧,你打算怎麽办?”我也跟着叹了口气,道:“我就是不知道,才跟你商量对策的啊。要是我个人能解决,就不会跟你说了,也省的被你骂了。”

  “出息!”她白了我眼,“我自己的女儿我知道,她虽然生性温柔,但要是倔强起来就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这回你算是给我出了难题了!”

  “那咋办,我总不能以后不见她吧。”我有点担心。

  “你认为可能吗?”

  “难哪!”我摇摇头。

  “她要是对你只有点好感还好,要是情根深种那就难办了。爱情都是没有理由,也都是没有理智的。希望她不要陷的太深才好。”她郑重道:“我会找机会跟她谈谈,让她打消对你的绮念。”

  “但愿你的话她能够听的进去。”

  “希望吧!”她抚摸着我的脸颊,叹道:“你现在是越来越有魅力了,不仅怀春少女会喜欢你,成熟女人更是无法抗拒你这种成熟有魅力而且又超帅气的男人。就怕以后对你好的年轻美丽的女人越来越多,我这黄脸婆只怕就不招人喜欢了。”

  “你永远不要担心这个,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你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人吗,不管你将来怎麽样,就是老掉牙了,你都是我这生最爱的女人。你为什麽老是有这样的担心呢?其实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美丽最美丽的女人,就像朵美丽的花,朵永远也开不败的花。我可以有很多的女人,但不管我有多少个女人,你都会是我心中永远的第名。”我揉着她的屁股,啪啪拍了两巴掌,道:“这两下算是对你的惩罚,以后可不准再有这样的想法。你要相信我,要相信你自己的眼光,相信我对你的心。咱们都这么多年了,我对你的爱和对你的眷恋,有目共睹,难道这些还不明白吗?如果不是怕你为难,怕你难做,怕你无法面对亲人,我早就把你留在身边了,我才不会在意别人如何看我。你说我自私也好,霸道也好,我要的只是我跟我爱的人能够快乐。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会立刻把你带离这里,回咱们自己的家。我才不想我的女人还有另外个男人。”

  “别说了。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对我的真心。我错了,我错了。”她抱着我的脖子,泪水汪汪。

  “是我不好!”我吻着她秀发,嗅着发丝间散发的清香,喃喃道:“是我做的不够好!以后时间多了,我会好好陪陪你,让咱们失去的那麽多的时间全都给找回来。”

  “你说的是真的吗?”她小心翼翼的,生怕声音大了,就把我的话给吓回去了。

  我在她额头上狠狠吻了口,真挚地点点头,肯定地道:“真的。我什麽时候对你说过谎话。”

  “谢谢你,我的爱人,你真好!”她眼中含着泪花,脸上却爬满了笑容,甜蜜不仅只是在心里,还有在身体里。

  “我会永远对你好的!”我抱紧她信誓旦旦地道。

  两个人紧紧的搂抱在起,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沐浴在静谧的夜色深处。

  “我想知道你到现在已经跟多少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了。”她睁大眼睛看着我,期待着我的回答。

  女人的好奇心还真是大,刚才还怕自己失宠,现在又要打听自己的对手了,难不成想来个知己知彼。

  我笑道:“你知道这些干什麽,你只要知道你大姐头的地位永远不会变就好了。”

  “不嘛,我要知道。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作为帮娘子军的大姐头,我应该要树立良好的榜样。知己知彼,才能做到最好,才能给她们做好榜样。你快点告诉我吧!”她的人温柔得能够滴出水来,这要撒起娇来,绝非港台的那几个小明星学几个怪怪的声音可以比拟的,听了之后,你会全身发麻,然后酥软到底。

  “告诉你也无妨,但是你可绝对不能吃醋。要不然我可不说,你必须先答应我。”我道。

  “切,我才不是醋坛子。男人没有不风流的,你若是没有几个相好的,人家还看不起你。你说吧,我什麽都答应你。”她道。

  “真的?”

  “比针尖还要真。”

  “可不许反悔!”

  “绝对不反悔!”

  “好,告诉你。耳朵过来。”

  我抱着她咬了会耳朵,把她想知道的都告诉了她,算是对她的点点补偿吧。

  “嘴张的那么大,都能塞下鸡蛋了。”我拍了拍她傻愣愣的脸蛋,“醒醒,睡着了。”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她半天才弄出了句这样的话。

  我摸了摸鼻子,道:“夸张?我怎麽没有感觉到。”

  “这还不夸张吗?又是母女,又是姐妹,甚至还有自己的丈母娘。”她瞪了我眼,没好气地道:“你还真是够可以的,竟然连自己的丈母娘都不放过。你可知道这样做是乱囵,是不道德的,是为人所不耻的。”她越说越气,越说越兴奋,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抱怨。

  “你不是常跟我说,要让你爱的人快乐,要让爱你的人更快乐嘛。她们爱我我必须要让她们快乐。怎样才能使她或她们快乐,虽然在你的眼里,我的某些做法犯忌讳的,但就是因为这样的忌讳却能够让她们快乐。丈母娘是个善良美丽的女子,虽然年过五十,但芳华依然,跟花样需要浇灌,可老丈人却已经没有了能力。你是女人当然明白个女人在需要的时候没有人让她满足的痛苦。虽然你觉着我这样做是乱囵,是可耻的,是不道德的,但当你拘泥这些狗屁的道德时,却有人在夜里受着孤独的煎熬。道德与伦理,这些都是用来约束人的条条框框,只有抛开了这些条条框框,我们人才会活的舒服活得自在。就像你和我,我们之间的关系本来也是为世俗所不容的,但我们不是照样相处下去,而且还相处的很快乐。所以说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的。要活的自在活的潇洒,我们就不能老是被约束着,放胆爱,放胆做,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所谓的道德,只能约束在明处的事物,黑暗处的它是无能为力的。如果我们事情被揭穿,我们就是不道德的,但如果我们的事情永远不会被揭穿,我们就永远都是道德的。道德只是别人的想法,而不是自己的想法。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黑暗的地方比光明的地方多,道德只能用来约束守道德的人。好与坏,对与错,不能以偏概全,全都应该交给历史来鉴定。不是有个名人说过句话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或许这样我们才能活的更加的潇洒。人生短短百年,我们享受都来不及,又何必去在意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只要你快乐,我快乐,大家都快乐,也就别无所求了。”我盯着她的眼睛,把发自肺腑的内心话全都说了出来,不管对多多对,不管错有多错,反正这都是我内心直憋着想说出来的话。口气说了这么多,我都有些口渴了。

  她怔怔地看着我,轻抚着我的嘴唇,眼中雾气蒙蒙,嘴角轻颤道:“你没有变,你还是个孩子,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有点叛逆但又多情的孩子。”我握住她的手厮磨着我的面颊,喃喃道:“不,我变了,变的更坏了,变的有点连自己都无法掌控了。”

  她抚摸着我的脸,道:“你是变了,变的成熟了。外貌成熟了,心性也成熟了。但绝对不是改变了,而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前进了步。”

  “你别夸我,我会骄傲的。”我拿着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深深亲了口。

  “你真的很坏,坏到让人无法自拔。”她靠进我怀里,耳朵贴在我的胸口,听着我有力的心跳,叹声道:“你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能拿主意了,对与错你都应该能衡量,我也就不再说你什麽了。我说我会辈子都爱你,不管你变的多坏,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支持你,即便死后要下地狱,我也心甘情愿跟着你去。但有点我必须提醒你,希望你记住。”

  我抚摸着她如玉的脸颊,道:“你说吧。”

  她抬起头,注视着我的眼睛,诚挚地道:“千万不要伤害你身边爱你的人!”她时时刻刻都在为我着想。

  “谢谢你,青屏!”我把她紧紧搂住,深深地亲吻她的额头,发誓道:“我会记住你的话,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这是第次跟我说‘谢谢’,我希望也是最后次。”她捧着我的脸,真切地道:“我们之间不需要感谢,感谢会让我觉着你跟我之间还有距离。”

  “我知道你对我的好已经不能用‘谢’这个字眼来表达,但我实在找不出能够表达我内心情感的词语。你对我的好,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任何的词藻都是苍白无力的。”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认真地道:“我答应你,从今而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咱们之间不分彼此,永远不用言‘谢’。”

  “嗯。”她郑重地道:“不分彼此,永不言谢!”

  场小小的风波,原以为会破坏我们两人的关系,但让人想不到竟突然峰回路转,让我们更加的珍惜对方。

  想想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