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不好,但这都过去了,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补偿?你怎麽补偿?”她嘴角轻轻抽动,凄苦道:“就像你跟大嫂样偷情吗?”

  “你说还有别的法子吗?”我苦苦笑,难道我想这样吗,谁不想把喜欢的女人留在自己身边,可是这个世界他妈的不是我个人说的算,不是由着我的性子来的。

  “泣泣。”她哭泣道:“要是没有大嫂,当年你会接受我吗?”我用袖子擦着她的眼泪,叹道:“这都是多少年前的陈谷子烂芝麻了,还提它做什麽?”

  她仰起头,含泪的美目盯着我的眼睛,道:“我就是想知道那时候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我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很认真地道:“如果你坚持,我可以告诉你,但我希望说过之后,以前的切全都笔勾销。你能答应我吗?”

  “我答应你。”她点点头,道:“我只是想确定下,解开这十年来埋在心底的个结。”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也知道这个结若是不解开会是她心里永远的疙瘩。捧起她的脸,我真切地道:“说实话,你真的是个集勇敢与美丽于身的好女子,若不是那时我心里装着另外个人,许仙又哪里会有机会。只能怪我当时太年轻,只能怨老天只给了我们在起的缘没给我们在起的分。”

  她凄然笑,道:“可惜物是人非,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我们。”我安慰道:“人是变了,但变的只是外表,心中对爱的那份执著却依然没有变。”

  她道:“你就是这样哄女孩子的吗?”我轻轻笑,说道:“我从来不哄女孩子,都是女孩子哄我。”

  “臭美!”她破涕而笑。她能笑就说明心结已结,我为她高兴也为自己高兴,满心的喜悦化作力量,将她抱起在空中转着圈,呵呵笑道:“虽臭却美,这才是男人的魅力!”

  “男人就是块臭豆腐!”她抱紧我的脖子,生怕摔到地上。

  “女人就是个臭鸭蛋!”我抱紧她,控制着速度,生怕脚下打滑。

  “你是臭鸭蛋。”她来咬我的嘴。

  “你是臭豆腐。”我去吻她的唇。

  时又是吻声四起,啧啧连声。

  她的奶子比起青屏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以我多年的经验,可以断定这两座小山肯定有34,而且够软,够挺,够弹,手摸上去感觉真是棒极了。再加上呼吸着那浓浓的诱人心魄的||乳||香,我的神经大条了。隔靴挠痒,越挠越痒,我的心也越来越痒。渴望着观庐山真面目,我的手忍不住解开了她胸前的扣子。

  “不行。”她捉住了我插入她衣襟的手。

  “我要吃奶奶!”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处在兴奋中,有种冲动,吃奶的冲动。

  “来人怎麽办?”她朝门口瞄了眼。

  “就吃两口!”我拿开她的手,把衣襟朝两边拉开。

  “只吃两口,你说的!”她见我坚持也不忍拒绝。

  “嗯。”我答应着,鼻子已经埋进山间,狂吸着满山浓郁的香气。

  两只硕大的奶罩依然包不住爆满的双峰,雪白滑腻的||乳||肉近半露在外面,白花花的晃人眼睛,诱人流口水。这露在外面的部分都美成这样,那里面还让人活吗?人说好奇害死猫,不知道我的好奇会不会死人。强忍着心脏超负荷的蹦跳,我终究还是把她的奶罩推开了。赫然,两座雪白的小山就落在我手里。

  “真美!”我由衷地慨叹。

  “好了,别赞叹了。”她充满喜悦与紧张地抱住我的头,急急道:“要吃就快点吃吧,等会有人来就吃不上了。”

  “啧,啧,啧,咦!”我连吸数口,居然感觉吸出了奶汁,赶忙吐出看,乖乖,可不正朝外冒着奶水嘛!

  “奇怪!”我刚想问她,就又被她给按回去,索性张口继续吮吸。

  她搂住我的头,紧咬嘴唇。两座小山在我的唇下转来转去。我是喝得欢天喜地嘴角流汁满口香啊!

  “好了,好了。有人来了。”她赶忙推开我,迅速转回身子,对着镜子快速整理着被扯开的奶罩及衣襟。

  我正喝得爽,机敏性几乎降到为零。见她这麽慌张,我赶忙提神在耳朵上。果然,正听见有脚步声朝这边走来呢。

  咋办?脑电波以光速闪动。

  终于,在两秒后,我做了件事后让我沾沾自喜好长时间的事情。

  但见说时迟那时快,我个箭步到达门后,伸手握住锁把,轻轻按再带,门就半开着了,几乎点声音也没有,并且在门半开的刹那,我又个转身大挪移回到张念恩身边,伸手到水池里掬水洗脸。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这脑子,这动作,真是不夸下都觉着对不起自己。洗脸的时候,心里半是紧张,半是激动。

  “起这麽早,我还以为你没起床哩。”许仙进门的时候,我正朝脸上泼着水,张念恩衣襟已经整理好正朝脸上涂抹着洗面||乳||。我没有看见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对我和张念恩同时出现在洗手间里有没有什麽想法。

  “习惯了,每天都是这个点起床,睡过了也不舒服。”我拿起念恩放在旁边的洗面||乳||挤出点涂在手心里,然后双手合十搓了两下朝脸上涂,感觉有股牛奶的香味。

  “你的自控能力还是这麽好。我可就不行了。”他站到马桶边,打开桶盖,朝里面边排着水边打着哈欠道:“我每天不到吃饭不叫个几遍都起不来。这会儿要不是昨天喝的太多了尿憋得实在难受,我还做着美梦呢。”

  “那以后每天睡觉前就多喝点水,省的人家天叫你好几遍。”念恩掬水泼在脸上。

  “这个主意不错,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可以尝试下。”我搓着脸道。

  “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成蓄水池。”他的身体连抖了几下,水流声噶然而止。

  念恩听了他的话扑哧笑了,啐道:“出息!”

  感觉挺有意思,我和许仙也笑了。

  我把脸上的||乳||沫冲掉,抬起头就见念恩递过来条毛巾。我笑了笑,伸手接过。

  许仙正在系裤子,看见念恩对我的殷勤就觉着牙酸,醋味十足地道:“我还没受过这麽高级的待遇。”念恩没好气地道:“你要不是我老公,我也会这样对待你。”

  “和着你对别人比对自己的老公还要好啊!”许仙嘟囔道。

  “这叫做礼貌,你懂不懂?”念恩瞪了许仙眼,跟着就朝外走去。

  许仙被她说没话说,总不能说还以为你们旧情复燃了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他绝对不会那麽傻,尴尬笑而过。

  我擦好脸见许仙还是脸的衰像,便笑道:“男人要大度点,老是吃醋对胃可不好。”

  “靠,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没好气地道。

  “放心,我是不会抢你老婆的。”说着,朝他嘿嘿笑就出去了。

  “干!”不用回头,我都知道他在后面做什麽手势。

  这会儿大家都起床了,就连三个小家伙也都穿戴整整齐齐的。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青屏跟念恩在厨房里忙活着。看她们两个的样子,不像是冤家路窄的样子,遂也就放了心。

  “要不要我帮忙?”我走进厨房。

  青屏正在煎着鸡蛋,听到我说话,回头笑很自然,道:“不用,会就好,你先去外面等着吧。”

  “这里不是你呆的地,快出去吧。”念恩也道。

  “看不起我是吧。”我让青屏过到边,接过她手中的锅铲,道:“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下什麽才叫真本事。”

  “别风大闪了牙!”念恩揶揄道。

  青屏只是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但我能看得出她也是脸的不相信我会有什麽真本事。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就让你心服口服带眼服。”说话间用锅铲利落地从油碗里弄点油放入锅内,待油烧热,咔嚓声将鸡蛋敲在锅沿上,鸡蛋从中间断裂,两手掰,蛋清便携着蛋黄落到锅里,待蛋白金黄时,捞出控油,放在盘子里,撒少许精盐。就这么简单,蛋白焦焦脆脆的蛋黄滑滑嫩嫩的煎鸡蛋就做好了。

  看着我的动作如此麻利,她们两个都感到蛮惊讶的。念恩更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诧异道:“还真行啊!”

  “如何?眼见为实,心服口服带眼服了吧?”我傲然笑,副天下牛人第的样子。

  “尝过了才知道。”念恩看我那不可世的劲儿就不爽。

  “来,人块。”我用锅铲将鸡蛋从中间“十”字划开,人给她们夹了块放入口中。

  “如何?”我等待着她们对我赞美的评价。

  “还真不是盖的,比我煎的都好。”青屏笑道。

  “你呢?”我瞅着念恩道。

  “还行,还行,业余水平。”念恩笑道。

  “切,专业的也就到这份上了。”我不屑道。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大厨您了。”

  念恩跟青屏相视笑,两个人默契地朝后退了退,把主厨的位置让给了我。

  “r!今天就让大家都尝尝本大厨绝佳的煎蛋手艺。”我正干的起劲,当然欣然答应。

  早饭的时候接了通电话,是玉卿打来的,说姨妈昨天下午已经回来了,还说了金步瑶昨天邀我的事,由于我昨天喝多了也就没有告诉我,要我回头给金步瑶打个电话过去,当然也是少不掉对我说几句。

  早饭过后,家里除了二老,就只有请了假的青屏和我,其他人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都走了。

  二老也是坐不住的人,没多会就相携着出去了。

  这下,偌大的屋子里又清净了。

  第百七十二回

  念恩跟青屏相视笑,两个人默契地朝后退了退,把主厨的位置让给了我。

  “没问题!”我正干的起劲,便欣然答应,打了个响指,道:“今天就让大家都尝尝本大厨绝佳的手艺。”

  早饭的时候,大家围坐桌子周,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二老直夸我的手艺棒。许仙许天两兄弟看我的时候四只眼睛直发光,想不到我个大男人会有这麽好的厨艺,脸的羡慕。自己的手艺能得到大家的认同,我当然很高兴,但更高兴的还是对我爱意绵绵的三女。整个饭时,她们三人的妙目几乎没离开过我。

  饭后,洗过手,刚回到屋里,还没想坐下,手机就响了。是谁啊,这麽准时。找出来看,原来是玉卿打来的。这丫头昨天把我个扔在这儿,自己却回去了,不知道姨妈昨天回来了没有,正想给她打个电话看她有没有醒,她就给我打来了。

  “大懒虫,起床了没?”我万按下接听键,电波就送来她俏皮的声音。

  “早饭都吃过了,你还问起床了没。”我笑道:“你呢,不会是没有我陪着你晚上睡不着到现在才醒吧?”

  她啐道:“大坏蛋,没有你在身边胡闹,人家不知道睡得有多安稳哩。”

  “你的意思是不是以后都不要跟我睡了?”我逗她道:“这样也好,我也能够清闲几天,过几天没有女人逍遥自在的日子。”

  “哼,想的倒美。”她叱道:“你想甩了我去会你其他的小情人,没门!”

  “没门,我走窗户。”

  “窗户也给你锁上。”

  “你想金屋藏娇啊?”

  “就是要金屋藏娇,咋了?”

  “就不怕你姐姐问你要人?”

  “近水楼台先得月,谁先得到是谁的。大不了偶尔分她们杯羹。”

  “不是怕个人承受不了姐夫的强大,所以才不得不忍痛割爱呀?”

  “大坏蛋,就知道气我,小心我真的忍痛割爱!”

  仿佛看见了她小嘴嘟嘟的样子,心里猛然颤,没来由地起了团火。

  “哎呀,我好怕怕呀!”我装作怕怕道。

  “好了啦。”她咯咯笑,道:“别贫了,我有正事跟你说。”

  我无所谓地道:“有什麽比咱们的打情骂俏还重要的?”

  “贫嘴!”她嗔道。

  既然有事要说,我也就不跟她耍嘴皮子了,遂道:“什麽事这麽重要?”

  她道:“是这样的。昨天去文文家之前,步瑶姐来过电话,邀你晚上吃饭,当时你这个大坏蛋正跟丹丹睡觉,就没有打扰你们。下午的时候她又打电话过来,知道你喝多了就把晚上的事作罢了,她说只要你有时间随时欢迎你过去。”

  原来昨天金步瑶打电话过来说的就是这事。我道:“好,我知道了,有空我就过去。”

  “那挂了。”她要挂电话。

  “别忙。”我止住她道:“你妈回来没?”

  “还没有,可能要到今天下午,通常都是这个时间。”她笑道:“怎麽了?怕她发现你穿了她的性感小内裤?”

  我翻了翻白眼,道:“你说呢,要是被她知道了多尴尬啊。”

  她嘻嘻笑,戏谑道:“你还知道害臊啊,把人家的闺女给搞了,也没见怎麽着你,条内裤她总不会追着你要吧。”我嘿嘿坏笑道:“这也说不定啊,也许在她眼里内裤真的比你重要呢。”

  “大坏蛋,你敢说我不如条内裤,我定告诉我妈,让她狠狠教训教训你!”她气鼓鼓地道。

  “呵呵,我好怕,谁来救救我啊!”我夸张地大叫大笑。

  “讨厌,你欺负人家。”她嗔怪道:“我要打电话告诉大姐,让她拧你耳朵。”

  “好了,不逗你玩了。”我停住大笑,关心道:“你起床没有?”

  “没有,刚醒就给你打电话了。”她的声音柔柔的,打了个哈欠。

  “是不是没有我抱着睡不着?”我柔声道。

  “是啊,人家个人好孤单,说了几百遍绵羊都睡不着,心里老是想你。”她的声音如绵绵的弦音涤荡着我的心田。

  “小傻瓜。”心田里被甜甜的蜜糖塞满,“不要起床了,继续睡吧,会我买点早餐给你带回去。”

  “嗯。”她甜甜地道:“我要吃灌汤包。”

  “好。我给你买灌汤包。睡吧。”

  “亲个。”她娇声道。

  “啵!”我对着手机狠狠地亲了口。

  我挂了电话,刚想朝床上躺,就见青屏走了进来。

  “跟小情人打电话呢?”她笑道。

  “啊,被发现了!”我呵呵笑,伸手去拉她。她扭身躲开,朝外面使了个眼色,笑道:“放心,我不会把你关禁闭的。”

  “谢谢姐姐!姐姐真好!”我夸张道:“我爱死你了!”

  “去!边站着去!”她娇嗔笑,走到床边帮我收拾床铺,道:“你不是要去给你的小情人买早餐吗,快去吧,别饿着了人家,回来心疼。”我脸皮红,呵呵笑,道:“你都听见啦,我还想着怎麽跟你说呢。”她回头飞了我个卫生球,嗔怪道:“还怕我不让你去啊,我可不会把你给金屋藏娇了。”

  “嘿嘿。”我干干笑,走到她旁边亲昵地道:“我不怕你吃醋嘛。”

  “我要是吃醋,早就成醋坛子,里里外外酸的难闻了。”她嗔怪地睨了我眼,道:“快去吧,别饿坏了你的小情人。”

  “你真好!”我的手抚上了她撅起的俏臀。

  “好了,别煽情了。快去吧,被人看见不好。”她赶紧拿开我的手,推着我朝门口走。

  在出门口的刹那,我回头在她唇上吻了下,吓的她立马倒退了好几步。

  我忍着笑朝她做了个鬼脸。她拍了拍胸口,走上来握起小拳头就擂我,轻声啐道:“坏家伙,让你吓我,让你吓我!”

  我握住她的手贴在胸前,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情意绵绵地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肯定盖座金屋把你藏起来!”

  “肉麻!”她红润光滑的面颊上泛起层璀璨的光晕,眼睛都笑了,“快走吧你!”

  “遵命!”我屁颠屁颠地走了。

  第百七十三回

  虽然城市里的污染很厉害,但清晨的空气依然让人觉着新鲜。走出许家的门,我不由长长吸了几口气,自由自在的空气真好。虽然许家的人没有限制我的自由,而且还对我颇为礼遇,甚至还有青屏念恩和文文三女对我全心的爱,但这里毕竟不是我自己的家,不能任我想做什麽就做什麽,无形中给了我种束缚,让我感到压抑。难怪人常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做了几次深呼吸,我就下了楼大步流星地朝停车处走去。

  “等等我!”我刚打开车门坐上去就听见许茜的喊声,扭头看见她正小跑着朝这儿来。

  她跑过来扶着车门,气嘟嘟道:“你怎麽不等我?”

  “我怎麽知道你要跟我起手,你又没有说。”我给她打开后车门,笑道:“请上车吧,大小姐!”

  “看你还算有礼貌,本小姐就宽宏大量饶你这次,下不为例!”她没有坐到后面,而是走到车的那边,打开前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出发吧!”

  “你妈知道你出来吗?”我给她带上安全带,启动车,慢慢驶出停车区。她娇娇笑,道:“妈妈不知道。我偷偷跑出来的。”

  “小心回去挨骂,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我逗她道。她摇头笑道:“我妈才不会骂我。”

  “那我可就惨了!”我哭丧着脸道。她不解道:“我偷偷跑出来,挨着你什麽事了?”

  “她会说我拐带未成年少女外加骗取未成年少女的芳心以及初吻。”我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