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股,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下下来回揉搓,坏坏的手指在股沟里轻轻划挠着竟步步地朝自己的禁区移动。眼见着自己即将会从女孩成为女人,背脊上不由地产生出股极度紧张的感觉。她羞红的玉脸上,更加的泛起了片绯红。

  火气膨胀的好难受,急需发泄,我伸手将许茜身上的唯布片沿着她修长的美腿拉下。这时候的我已经在喻丹的帮助下脱了个精光,并在她的手口并用下,火气稍稍不再那麽的暴涨。心绪稍稍安稳,我便打开许茜的紧夹的双腿,身体伏了上去。

  “啊!——”声悲鸣如杜鹃啼血!

  她银牙咬碎紧闭着双唇,双腿绷得直直的,条鲜红的血丝沿着股沟滑下。舔去她眼角的泪水,吻着她的唇,舌头伸入她的口中,舌头舔过口腔内壁,刷过上腭的敏感点,又和他的舌头纠缠在起,吸取着他口中的津液。手掌轻抚着她的身体,尽可能地刺激着她的敏感,慢慢地让她适应那初开的痛苦。

  第百七十六回

  携天乐花丛都拈,拂霓裳露沾。

  迥隔断红尘荏苒,直写出瑶台清艳。

  纵吹弹舌尖,玉纤韵添,惊不醒人间梦魇,停不驻天宫漏签。

  枕游仙,曲终闻盐,知音重翻检。

  轻摇渐进的循序式进攻,柔村情蜜意的春天般抚慰,经过我这个也算的上是情场高手的高手不懈的努力,终于使许茜渐渐从痛楚中解脱出来,让她感受到了爱的美好。她的呻吟宛若歌唱,如||乳||燕初啼,如黄莺出谷,歌声婉转而悠扬。

  见她苦尽甘来,乐在其中,强忍的情欲在这刻引爆。我顾不得柔情蜜意,顾不得怜香惜玉,进攻的幅度与速度立刻提高了数倍。这刻,我只知道狠狠的尽情发泄,别的什么都不顾了。不会,许茜人生的第次高嘲就来临了,下面把我夹得紧紧的,人动也不会动了。翻过身,让她骑在我身上。双手伸到后面,上下分抚她的玉背与粉臀。嘴也不闲着,面部颈部与胸部,这三处都属于它的领地。过会,许茜才慢慢从高嘲中回过神,睁眼瞧着我,眼里尽是柔与情蜜意,当然还有初为女人的羞涩。

  我吻吻她,微微笑,说:“美不美?”她羞得不敢看我,闭上眼睛,颔首埋进我的怀里,嘴角含春带笑。

  这迷人的娇态,这可餐的秀色,让人忍不住就想逗她。我故意动了动依然傲挺如铁的下身,说:“美不美嘛?”她玉脸涨红,贝齿轻咬嘴唇,纤纤玉指使劲捏着我那可怜的小奶头狠狠拽起。

  “哦!”我轻轻吟喔声,疼痛中带着几分舒爽。

  “咯咯”玉卿和喻丹两个人见我受窘,不由放荡地笑了起来。

  “笑,等会看你们还笑的出来。”双手落在许茜的粉臀上,用力抓紧她的两片丰臀,腰部使劲毫不留情耸挺起来,我哈哈狂笑着,“赶快把衣服脱光了,待我把这妮子收拾了,再来拾掇你们两个。”次次到底,绝不腿软,许茜舒服地大叫起来。接下来便是阵狂风暴雨,有如夏日炎炎突来的风雨,带给人愉悦,让人无比的清爽!当最后我千军万马奔涌而出时,许茜被烫得失神而泣,紧闭双眼,泪水在眼角慢慢流下。我也爽得痛快淋漓。长吁口气,抬头,两双动人魂魄的眼睛正望着我,眉眼如丝含春带俏,迷离而又火。玉卿和喻丹已经丝不挂地抱在起,卧倒在旁边的沙发上,玉卿在上喻丹在下,两张樱桃小口互咬着,白玉般的四只||乳||房互相挤压着,四条雪白的美腿纠缠着,大腿根处水迹斑斑雪亮片。

  “宝贝儿,你先休息会,待我去把你的两个小姐妹给喂饱了再来抱着你。”我亲了亲许茜的鼻子,微微笑从她身上爬起来,走过去,跨到玉卿的雪臀后面,伸手分开她的大腿,躬身而入。玉卿正跟喻丹吻得热切,只从喉底发出了两声闷哼。

  第百七十七回

  “宝贝儿,你先休息会,待我去把你的两个小姐妹给喂饱了再来抱着你。”我亲了亲许茜的鼻子,微微笑从她身上爬起来,走过去,跨到玉卿的雪臀后面,伸手分开她的大腿,躬身而入。玉卿正跟喻丹吻得热切,只从喉底发出了两声闷哼。

  玉卿的娇躯白得欺霜戏雪,触摸之处滑如皮缎,腻白似玉,嫩得像是能捏出水来。观看了这么久的活春宫,她已是情马蚤欲动,花雨流沥,猛被填满,遂柳腰款摆,狠摩力荡,渴求消除体内奇痒。当下再无言语,我双手撑扶雪臀,腰部加足了马力。玉卿深感酥麻爽快,于是在欢乐的伴奏声中活蹦乱跳,尽情驰骋。我低头看向喻丹,她仰躺着,娇嫩的玉体在玉卿的娇躯下划出道美妙的弧线,头发零散,散落于肩,胸前双峰时不时从玉卿的身下显露出来,虽被挤压却依然挺拔,展现了它傲然的气概。

  喻丹含笑望着我,玉颜春色遍布。

  玉卿终于无力奋战了,在次高抬雪臀迎接我的冲撞时,突然“啊”的大叫声,双手紧紧环抱住喻丹,大腿弯曲,弓身向上,同瞬间,热潮涌现,只见她玉体开始抽挛,下两下三下,到达高嘲了。我压在她身上,感受着征服的快感。余韵未过,稍息片刻,我没有把玉卿挪开,双腿委曲便进入了喻丹等待多时急不可耐水漫金山的身体。三个女子都是貌美如花的美女,身材凹凸有致,肌体娇嫩,肤色白可欺雪,喻丹丰满,玉卿娇俏,而许茜则纤小些。在此等美色当前,即使让我精尽而亡,我也乐意。于是,我们四人继续着疯狂的游戏,从沙发上玩到地板,从地板玩到床上,品玉桃吹长萧,短兵相接,要多疯狂有多疯狂。这个上午我滴精不漏,金枪不倒,直到三女再也无力承欢,高举白旗投降,我才在渐渐的疲倦中将体内的火气恣意发泄出来。

  疯狂过后便是深深的疲惫,于看着眼前玉体横陈的三个美丽尤物,实在不想入睡,却又架不住困倦的眼皮,只得在温柔乡里安然入梦。梦里,我梦见自己依然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

  这觉睡的可真香!

  温柔乡,脂粉堆,美梦频频,直睡到太阳就要落山。

  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是满天的红霞跟火烧了似的。揉了揉眼睛,已不见玉卿三女的踪影,想必是早就醒了。女人在这方面本就是比男人缓过来的快,更何况是以敌三。

  “呱呱”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中饭的时候只知道在三女身上驰骋,把饭点都给忘了,之后动都不想动,更别说吃点东西补充下能量了。

  “卿儿!”摸了摸不争气的肚皮,下床提拉着拖鞋朝外面边走边喊。

  “”无人应答。

  拉开门走出去,外面静悄悄的,没见到个人影。

  “人都去哪了?”口有点渴,我自言自语地走向冰柜。

  第百七十八回

  “哎呀!”

  就在手刚碰到冰柜的刹那,我听见声闷响,紧跟着声女人的呼痛声从洗手间的方向传来。

  是谁?

  我赶紧跑过去。

  洗手间的门是紧关着的。我受推了两下没推开,应该是从里面锁住了。

  “玉卿,是你在里面吗?是不是摔倒了?”我站在门外担心地叫道。

  里面没人回应。

  怎么了?不会是摔晕了吧?

  心有担忧,二话没说,我便撞门而入。

  洗手间的门根本不堪我的撞。

  在门破开的刹,我便紧跟着闯了进去,但接着就听见声比之刚才还要大上十倍的女人的尖叫。

  “啊!——”玉卿的妈妈正赤身捰体四仰八叉的倒坐在水迹斑斑的地上,性感惹火的胴体真是说不出的诱惑,雪白的胸脯上高耸着对饱满而硕大的||乳||房,腰肢纤细得点都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两条修长的美腿几乎占了身高的半,丰满白嫩的光屁股又圆又翘。特别是她竟然是赤裸裸的张开双腿,将双腿间的神秘都彻底裸露了出来。那美景真是说不出的滛靡。

  “闭上眼睛,出去!”她双手拄地欲挣扎而起,只可惜几次三番她都没能成功,且银牙咬碎,面色极为痛苦,看样子是摔得不轻。

  时间,我有点懵懂,只知道发呆的站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赤身捰体的姨妈,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两颗粉红诱人的||乳||蕾仿佛在呼唤着我去品尝。不过,最吸引我视线的还是她那肉感十足的臀部,修长的双腿极尽媚惑的紧夹着,雪白的臀肉鼓出令人犯罪的曲线。过去我也曾看过不少情图片,可还是第次看到这样充满诱惑让人热血的画面。我开始在脑子里幻想,如果能把脸埋到那两条修长的玉腿中间,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情景。姨妈的屁股闻起来是什么气味?比之岳母应该差不多吧?亲吻起来是什么感觉?比之玉卿应该别有般风味吧?那极富弹性的臀肉抓在手掌里又会是多么的销魂

  “出去,你出去!”姨妈大叫,满脸的霞红与火烫。

  “咕噜!”嗓子干干的咽了下,不知是不是欲望的遣使,我并没有如她所愿退出去,而是抬脚上前,欲扶她起身。

  “姨妈,摔得重不重?”我关心着,蹲下身,道:“我来扶你。”

  “别碰我!”她蜷缩着,面如火霞染紫红,双臂尽可能掩盖着自己的羞处。

  我的血液喷火般,眼睛喷火,我的威风利刃般扬起,枕戈待旦,只求能够挥戈洞进了。但我并不希望用那些暴力的手段去强逼她,让她边抽泣边被迫张开双腿,羞耻的向我展露光溜溜的神秘与臀部,虽然我的确觉得这样干很刺激,真想看看她光着屁股被我欺负的样子,让她在我面前呻吟,哭叫,求饶,然后我会用舌头舔去她脸上的热泪,从面颊直舔到脖子,舔到她尖挺的奶头,最后是饱受蹂躏的雪白臀肉。但她现在有伤在身,还不知有多严重,我又怎能忍心那般对她,虽然她是这样明目张胆地诱惑我。

  第百七十九回

  “来,我扶你起来。”我伸手抚上她光洁如玉的肩头。

  “不要!拿开你的手!别碰我!”她玉面火烫,焦急而羞涩,心如鹿撞,狂跳不已,娇躯扭动,凝脂般的雪肤浮起红色的光晕,尽可能的不让我碰她,凤眼中泪珠儿点点,闪烁不敢正视于我,歇斯底里的声音急促喷出,“闭上你的眼睛,出去,快点出去!”

  “你能够起来吗?如果可以,我就出去。”贪婪的目光跟扫描仪样遍遍地扫过她横陈的玉体,完全暴露出男人的那点心思,丝毫也不知道掩饰。

  “你!”男人火热的眼神令她局促不安,心慌慌的不知所措,而尾椎处传来的阵阵痛楚更加的让她六神无主,满心的无奈,“你先转过身去。”

  “千万不要勉强。”我转过压身,目光恋恋不舍地从她玲珑浮凸的娇躯上移开。

  见我转过身不再盯着她狂热地眼睛喷火似的,她心里稍安,呼出口浊气,盯着我魁梧的后背,暗骂了声“冤家”,双手撑地用力,但觉臀部好似断开般疼痛,银牙紧咬贝齿,闷哼出声。晶莹的泪珠儿在眼眶中打着转儿。

  闻声,心中莫名其妙地隐隐作痛,募然转身,不管三七与二十,抛却男女之嫌,拦腰将她搂住,关切道:“怎麽样?是不是很痛?”

  凤眼中的泪花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这刻,仿佛在刹那间遭遇了寒霜,刚才还喷火的眼睛顷刻间就温柔了下来。

  “我带你去医院。”不管她愿是不愿,我没有在征求她的意愿,就伸手抄起她的玉背与腿弯,将她横抱起来。

  “这样成何体统!你快放我下来!”她羞涩难当,心里扑通通跳个不停,真想找个地缝钻了进去。

  “事急从权,不要在意这麽多了。”不容她多说,我就抱起她出了洗手间。香艳玉体横陈眼前,切神秘皆都不再神秘,玲珑的曲线,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乳||房,高耸雪白的双||乳||挤出道紧密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乳||香与脂粉味令人全身血液加速流窜。虽如此,但此刻我却并没有半分的邪念,有的只是生理上的潜意识的冲动。

  “你先放我下来吧!这个样子不好。”她害羞的不得了。虽然在如今这样的社会已经不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封建禁锢,但两个几乎全裸的身体而且还是有着辈分差别的男女搂抱在起,虽然不是有意为之,事急从权,但这个样子实在有些不成体统。

  “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放心,我不会对你怎麽样的。”心中荡起阵阵涟漪,暗笑不已,心道,就是要对你怎麽样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啊。

  “你!哎,总不能这个样子去医院吧!”她知道根本没有办法让我听她的,她只有乖乖任我安排的份,但全身赤裸裸的寸缕不挂,要是这个样子被我给抱出去,只怕全身是嘴都不能够说的清楚。

  “当然不会啦。就是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我呵呵笑,笑得极其暧昧。

  第百八十回

  “你,你这人好生无赖!”说话间,嘴角微微牵动,润红的双颊更添娇色,艳丽如花,美妙不可方物。

  对她的揶揄,我不以为意,嘿嘿笑,颇为谄媚道:“只要你喜欢,说我什么都可以。”

  “哼!”琼鼻微哼,凤眼微瞪,叱道:“你这些话骗骗那些小姑娘还可以,休想骗得了我。”

  “冤枉啊,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任何人。”我大大的叫屈,信誓旦旦道,“不信,你可以当面问问她们,我可有骗过她们。若是有过,即便是有过次,你要怎么样罚我都行。”

  “真的?”她眼里闪过丝阵异色,看得我心里跳,突然发起毛来,不由暗暗思讨,会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里了。但鸭子已经上架,也只好死撑下去,遂坚决肯定而且毫无半点余地地说道:“真的!当然是真的,比真金都真。”

  “小心风大闪了舌头!”她瞪了眼,嗔怪中又有着三分娇媚,真是让人口津横生。但接下来却有点让人措手不及,本来还韵生双颊的俏脸,突然间像覆上了层寒霜,她冷声道:“我问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差点没被她的眼神给冻着,深吸口气,稍稍卸去满身的寒意,心里暗道,她不会见到我跟玉卿三女的风流事了吧。我装着不解,茫然道:“什么怎么回事?”

  “少给我装蒜。”见我跟她打迷糊眼,心里不由得生起股恼意,玉手悄出,落在我腰间不着寸缕的软肉上,抓了把,狠狠掐了下去。

  “啊!——”

  卧室里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声。

  连吸几口凉气,才将腰间火辣辣的痛楚稍稍压下,不用看也知道,肯定皮破肉绽。我牙咬着狠狠道:“你干什么啊!”

  “谁叫你跟我打马虎眼的。”她可能也没想到这把下去会有那么大的劲道,也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本来还气势汹汹,不知道怎么的就跟破了个大洞的皮球似的,势气下子就泄没了。但女人也不是个软角色,比起别的女人就比较的特立独行的多了,感觉气势下子被我压了下来,遂不甘,大声道:“快点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都看见了还问。”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明明就全都看到了,还没完没了的问。

  “你,你真是没有救了。你这样对得起她们吗?”她狠狠地瞪我眼,瞬即把头转到边,不再看我。

  幽幽叹,我无力道:“你认为怎样才是对得起她们?”这个问题我早就想了八百回,而且这根本就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任何事情都跟硬币样,有着不同的两面性,有时候你认为是这样的,可别人却偏偏不这样认为,这就是所谓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能说是谁对谁错,任何人看问题的观点都不样,所以你做件事情不可能都面面俱到。这应该就是作为人,作为有思想的高级动物的无奈吧。

  “你这人,我是在问你,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她冷哼声,没有点好脸色。

  “我要是有答案,还不早就解决了。反正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亏待了卿儿的。”尽量不去看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咱们别说这个了,还是给你穿上衣服,好快点去医院吧。”

  募地,彷佛才意识到现在是多么暧昧的非常时刻,根本就不是谈话的时候,俏脸上直保持的那种冷然再也坚持不住,慌忙闭上眼睛,心儿扑扑狂跳,如鹿撞,狂乱如草。顷刻间大脑片空白,如坠五里雾里,再也不知身在何处。

  走上两步,把她打横放在床上,枕头垫在腰下,尽量不让她受伤的屁股靠近床面,但这样来,她双腿间那诱人发狂的神秘就再也无法遁形,高高耸起,闪亮乌黑。看的我血脉贲张,双眼怒睁,内裤被高高顶起,而且顶起的部位恰是那朵血红的玫瑰的中心。这朵玫瑰在黑色的衬托下本就娇艳动人,这般被从中间高高顶起,就更加的盛开绽放了。

  强吸口凉气,压下胸中的那份冲动,恋恋不舍地切断视线。转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里面最吸引我眼球的就是衣架上那色彩斑斓的内衣了。

  对于女人,内衣是属于她们的隐私。

  对隐私,女性向来重视,越是淑女,越是未婚女性,对隐私就越是讳莫如深。倘若有人,尤其是男人,侵入到女性的隐私领地,哪怕是不慎冒犯,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但这种隐私却又由女性自己向世界若明若晦地公开,而且每个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