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瞒她,甚至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看她当时那模样儿甭提多幸福。可这幸福的给予者竟然是她的女婿,占了她好几个女儿的好女婿。真是荒唐透顶,但又是那样的充满着刺激与遐想。曾经有个念头,深深困扰着她,找个年轻有能力的男人给于自己丈夫不能给的那部分享受,想来应该很好找,但这个念头虽然有过,但说起实施,她却从来没想到过,但是今天却不同了,先是有姐姐这个前车之鉴而且还幸福的冒泡,羡煞旁人,再是有这个色色的坏家伙先起得头,又是在这种环境下,不得不说意料之外由意料之内,反正是要享受,而且又肥水不流外人田,方便,无毒害,而且安全系数高。有此机会,何乐而不为,大笨蛋才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姨妈,我想亲亲!”我含着她的耳唇,慢慢的向前动,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她转头来,主动的跟我吻在了起,两只会动的舌头,好像都有了自己的灵智,绞缠打转,缠绵吞吐,后来两人的动作变的越来亢奋。我的只手,顺着她小腹往下,覆盖住了那迷人的黑森林,嵌入水潭之中

  “嗯,坏家伙,就知道欺负姨妈。”她的表现真的很有看头,与她的姐姐相比,春花秋月,各擅胜场。她侧过头去,靠在我的肩膀上,大口出着气,身体逐渐往后挺着,只手轻抚我的胳膊,另只摸着我的头,微微闭上眼,享受着手指带给她的快感,喉咙里发出咿呀的轻微叫声,身体也轻微的扭动着。

  “蔡恬,哦”她的两腿紧紧夹着我使坏的手,呻吟声叫了出来,感觉到她出来了,得意的笑着在她耳后亲吻着,等过了会,才把湿漉漉的手指从下面拿了上来,手指上晶晶亮片。“嘿嘿,好多水哦”我调笑着把手指在她面前摇了摇。

  “死玩意,你想羞色姨妈呀。”她羞恼地在我大腿跟掐了起来。小心肝里却对我越来越觉得依恋了,刚才的快感,是这生来,自己最强的起,流出来了好多,心里和生理上的双重刺激,再加上我故意使坏,她很容易就产生了高嘲。

  “姨妈,人家现在想吃奶。”我嬉笑着脱光自己,躺下,让她趴在我身上下。

  “嗯,蔡恬!”她抱着我的头,小嘴里轻呼着我的名字。我爱抚上面的同时,故意趁她意乱情迷的时候,分开她两腿,尽量不触到她的伤处,坚挺的东西,顶在她的小腹上,沿着深林,在那道深谷上下滑动着,准备找时间进入。

  火热搬的铁棍,在自己羞处上下接触,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呢,异样的感觉虽然刺激,但她还没下定决心真的做下去,我的坏心眼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所以防备着我使坏,手伸到下面,想按住我的腰,但是还是晚些,湿润的润滑,我往前挺小半个头都撑开跑了进去。

  “蔡恬,你干什么,别忘了我是你姨妈。快,快点拿出去。”她做作的声音呜咽着,好像都要哭了。我才不管她这,反正都已经进去了,难道拿出来就当没有过吗?懒得在理她的呼叫,继续享受着插入的快感。

  第百八十五回

  虽然只撑开进去了小点,可阵阵酥麻的快感,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充实,可能是我的这玩意太壮观,太威猛,才只刚刚半个头就让她招架不住,呼爹含娘的了。应她的所求,稍稍退出来点,她的心头立马就像有成堆的蚂蚁在爬样,难受,空虚极了,她差点就忍不住,直接去把我的大坚挺迎接进来,可最后她还是忍住了,心里暗道慢慢来,别想着口吃个大胖子,那样可有得自己受了。

  “蔡恬。”她轻轻地叫着我的名字,伸手摸着我的头发,心里有些激动,这个家伙真是长了根好宝贝,难怪姐姐那么矜持的人也会败倒在它的威慑力之下,而且经受玉露滋润后,更加美的冒泡。但感觉到我顶在她身体里,却直没有怎么动,不由暗恼,这坏家伙又要是什么鬼把戏,才得塞满,痒意涌满心间,却没能止痒,拥有宝贝的家伙却“敝帚自珍”,好似不舍得使用,竟跟个木桩似的塞进去也不知道动几下,真是个木头大棒子。心里好阵难受,挣扎和无奈,又有些向往,人的心里往往就是那么奇怪。

  给了还想多要,多要还不够,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

  其实这刻,我并不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狠狠地跟她来场世纪大战,但是她毕竟有伤在身而且还是在那样最最碍事儿的地方,甚至轻微动下就会让她疼痛不已,我虽欲火滔天却又怎么能够只顾着自己胡天胡地的快乐而不顾她的感受不理她的痛苦呢?

  我是人,不是兽,要的不仅且仅是欲,还要有爱。

  “是不是弄疼你了?”我强忍着冲击的欲望,压住狂躁的欲火,亲了亲她诱人的小火唇,双手抚摸着她娇嫩的小翘臀抓了两把,没敢用力,生怕触到她的伤处弄痛了她。

  “没,没有。”她虽然已经放得很开,但依然很羞涩,贝齿轻咬,玉脸片娇红。毕竟在这之前,她直是个矜持而谨守妇道的女人。下子变化这麽大,实在有些太突然,有些接受不了。若是还让她做些更加火爆的动作恐怕打死也是做不了的。当然,这种几乎还没有被开发的大美女还是由自己来开发最好。

  “嗯?”我有点疑惑地盯着她唯有薄汗的面颊。

  “就是,我想,你,是不是,应该,主动”姨妈羞羞地咬着如火的丹唇,水汪汪的大眼睛浮出层薄雾,睫毛怯怯地眨动着,像极了初次偷吃禁果的小姑娘。

  这种羞人的神态出现在这成熟而娇艳的大美女身上实在太迷人了,差点没有失神,嘴角涌出股股涎水。如果不是强制压制着心里地火,怕不是现在已经不管不顾直接开疆劈土了。

  “呼哧呼哧——”连喘了几口粗气,咬了下舌尖让自己稍稍清醒下,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粗喘着道:“我怕弄伤了你。你那儿的小口实在太小了,刚半个头你就受不了了,若是全都弄进去还不把你那那么漂亮的小花苞给弄破了,还有你臀部的伤,牵动了怕是更疼的更厉害。我怎么能为了自己时的快乐而让你受苦,我不忍心。”

  “你真好!”她没有想到我刚才停下来没有动作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玩什么鬼把戏而是完完全全的为了她着想,她不仅误会了我而且还骂我是大棒子,不过我确实有个非常大的根巨棒,她没有冤枉我,但这些已经让她够羞愧的了,情动之时,忍不住主动亲上我的嘴,用她那火烫的丹唇滋润着我干燥的双唇,细软的丁香主动的伸入我的口中,勾引着我的舌头与她的缠斗在起,甜美的津液在两人口中溢满后几经搅混便汩汩流进两人的身体里。

  “进来吧,小心点就好。”姨妈在呼吸堵塞之前舍了我的唇,火热的红唇划过我滚热的脸颊,亲吻着我的耳朵,轻喘着细声道:“我要你跟爱姐姐样爱我,不,我要你爱我超过爱她。”

  “姐姐?”正欲进攻的长枪猛然滞,抱紧她臀部的双掌抓紧了她的雪嫩的翘臀,“你连这都知道?”

  “嘻嘻。”姨妈娇笑着捏了捏我的鼻子,亲昵地道:“坏东西,真是色胆包天,不但丈母娘敢上,就连姨妈也不放过。”

  “你们两姐妹还真是无话不说。”天生具有八卦天性女人,你想她们能够保守秘密,实在比卖了她们还让她数钱都困难。

  “当然了,我们两姐妹是什么关系,我可是有什么事都跟她说的。”她皱了皱小鼻子,像极了只骄傲的小孔雀。

  时不时的,姨妈的脸上总给人种青春小姑娘俏生生的错觉。时而成熟魅力无限;时而青涩含苞待放;时而妩媚艳照四方;时而羞怯欲语还休。这根本就不是个四十多岁成熟女性应该有的神情嘛,难道是因为她没有生过孩子,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异样的美丽吗?青涩与成熟交融,妩媚与羞怯并,这是怎样的种魅力啊?

  或许这就是上天对她的种补偿吧!

  但这种补偿也未免太寒酸了,有什么能够跟生为女人却不能生儿育女来的让人抱憾终生呢?

  心里微酸,双臂抱紧了她,亲吻着她的面颊,恳切道:“放心,只要有我在,会让你重拾昔日的美丽,让你美丽再次绽放光芒。”

  她也心有所感,美丽的大眼睛里浮上层雾,深情地跟我互吻着,情真意切地道:“美丽也罢,光芒也罢,只要能够让你喜欢,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辈子本打算只为卿儿活着,满满的心里面装的全都是她。当知道你这个坏家伙侵犯了她的时候,依着我的脾气,肯定跟你没完没了。但经不住卿儿那小丫头被你迷的五迷三道的,只好妥协,暂时的不跟你计较。本来我是切都不管不顾了,非要你跟玉真离婚娶了卿儿的。我也劝过她跟你断绝关系的。可这个傻妮子也不知道被你使了什么邪法,什么也不愿意,只愿能跟你在起就欢喜的不能行。你说,你对我闺女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对你死心塌地的?”姨妈越说越激动,最后终于忍不住把贝齿痕进了的我的肩膀里。

  第百八十六回

  “我能对她做什么。”我咬着牙,忍着肩头痛楚,大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玉背缓缓下滑,越过她受伤的尾椎爬上雪嫩的翘臀,“若说有的话也就是咱们现在做的这些。”

  “你真是个小坏蛋,先是祸害了人家的女儿,现在又来祸害人家。我咬你,咬你,咬死你”女人发起飙来,比起男人也不遑多让,尤其是那满头森森的白牙,发起狠来,肉皮都能给你扯下来几块。

  “啊”锋锐的牙齿狠咬着我肩膀上的软肉,疼的我再也忍不住痛呼出声,双手条件发射地抓紧她圆翘的肉臀,连带着腰部狠力挺,强硬而有力地捅进了她的身体。

  “啊——!”

  声尖利的鬼叫声响起,震有得我耳鸣发聩,脑子嗡嗡半天没过来。

  “嗷——!”

  紧跟着这余音绕梁不断的鬼叫声,另声狼嚎也同时响起。

  霎时,这灯光明亮的卧室里显得阴森森的,鬼哭与狼嚎绵延好久。

  姨妈软弱无力地趴在我身上,泪水覆面,刚才还咬在我肩膀上的满口白牙如今紧咬着有点苍白的嘴唇,紧握小拳锤击我的胸膛,强忍着被撕裂的痛苦,狠狠地道:“坏东西,死家伙,你就不能温柔点,差点没疼死我。”

  “不是你说的,我要你,我要你,我要死你嘛。既然你都这样求我了,我怎么能不付出点行动呢,不然你还不说我是银样蜡枪头,外强中干,能看不能用。这样我多没面子。”我像个受了冤枉的小媳妇,委屈的不得了。

  其实,这么下子,不只她痛,我也痛。

  原来是想趁着她注意力被完全转移,有些因紧张而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的时候,枪见效,这样会大大地减少她下面被撕裂的痛苦。可是,真不知道那位便宜的姨丈是如何开发的,都这大岁数了,居然让女人的里面还跟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样紧,差点没把我的宝贝物件给夹断。

  “哼,坏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姨妈没好气的白了我眼,按着我的胸膛勉强支起上身,低头看下,看着那交结处隐隐的斑斑红红,咬牙切齿没好气地道:“看你做的好事,花瓣肯定被你弄破了。”

  花瓣?

  猛听见这两个字竟然从她嘴里说出来,本来还有些悬起来的心立马落了下来,差点没忍住心中喷涌的笑意。

  “咳咳”连串的咳嗽声把胸腔中鼓荡的笑意转化而卸去。

  “你是不是想笑?”女人天生具有比男人更加灵敏的感觉。

  “没有。”我赶忙握住她的小手,免得又是顿美女香拳,勉强挤出滴眼泪,委屈道:“我哭都来不及,哪还会笑。”

  “你哭什么?”她有点摸不着头绪。

  “你那里面太小太紧了啦。差点没把人家的宝贝给夹断了,让人疼得受不了。你说人家能不想哭嘛。”痛楚过后的快感跟给女开苞样爽,简直是美的冒泡。但这话又怎能跟她说,不然,就不只是粉拳加牙齿了,还不知道如何虐待我呢。

  “真的?”在这种情况下,女人的智商怕是要下降几个档次的,心里有疑惑却并不会深究。只是象征性地问句罢了。当然,男人如我肯定不会回答,如刚才很痛现在却很爽,这样愚蠢的答案,肯定会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要不你抽出来,别真的夹伤了。”只跟个男人有过这种关系的女人,虽知道女人的下面肯定的不像我说的那样,紧到能够把那话儿给夹断,不然女人生出来的孩子还不都是死婴,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但她毕竟没有生育过,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种情况,突然间被我这么说,她还就真的相信了。

  好不容易进去的,拔出来?

  “没关系,我这会好多了,慢慢就适应了。”手握住她胸前垂下的两团粉嫩雪白的椒||乳||,轻轻揉捏挑逗,刺激着她||乳||腺里敏感的神经,轻笑道:“好不容易进去的,若是贸贸然就这样拔出来,刚才的疼痛岂不是白受了。”

  女人下面被根热乎乎的硬东西紧紧地插着,拔,不舍的,不拔,又痛苦着,而且上面散发的热力绵绵不绝地刺激着里面的神经,搞的她身体里仿佛突然间多出了好多热锅上的蚂蚁抓挠得人心里痒痒的,即便里面还疼着却已经无关紧要了。而且上面最敏感的两团肉还被男人给霸占着,手掌的热力从肉团的顶端不断地蔓延深入,阵阵酥麻以这里为源头散布了全身。

  好舒服,好舒服!

  好难受,好难受!

  “给我,我要。”不大会,饥渴的女人就意乱情迷了,猛然双手松开,身子整个压在我身上,抱紧我的脖子,扭动了腰肢,仿佛这刻,什么伤啊痛啊,全都跑到爪瓜国去了,不见了,没有了,有的只是瘙痒和解除瘙痒的欲望。

  “我来!”她毕竟有伤在身,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疯狂起来。抱起她下了床,让她上半身躺在床上,腰部以下悬空,先温柔,待她适应后,便嗒嗒嗒进行了猛攻。

  时间,夜风起,珠帘飘,鼓声鸣,人影摇。

  “啊——”

  “嗷——”

  声凤鸣,声龙吼,水||乳||交融,龙凤呈祥。

  卧室里的天地在这刻平静下来。

  浑身是水,湿透了长发,女人蜷缩在男人宽厚的胸怀里慢慢平静下来。

  “还没有变软?”女人握住了男人的东西,颇为惊讶。

  捏了捏她的小脸,下巴抬,傲然笑,道:“你没把他喂饱,他当然不愿意休息了。”

  “以前也这样吗?”

  “当然。”

  “那现在怎么办?”女人微微乍了乍舌,喉咙阵咕噜。

  “办法很多,比如”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好多能够解决此种状况的法子。随着各类稀奇的方法出口,她的耳根越来越红,本是春潮未退的面颊就跟在热辣辣的太阳下暴晒了个上午似的,比红洋布还要红,羞得她闭上眼睛,不敢再朝某个地方看,而且下面感觉到她的手越抓越紧。

  第百八十七回

  “哦,舒服!再用点力。”她的小手越抓越紧,越紧我越爽,爽的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叫好鼓励她继续。

  “去。”没想到我的鼓励反而起到反效果,她不但没有继续反而松开了,还使劲地拍了巴掌,摇着微酸的手掌,笑骂道:“你们男人没有个好东西,就知道变着花样祸害我们女人。”

  “女人不是用来祸害的,女人是用来疼的。”握住她的玉手轻轻揉捏了几下,又将其按到下面,“但是无论做任何事情,你想得到就必须要付出。如果你得到了却没有付出,你感到有意义。这样的得到并不会给你带来满足,或许只会给你带来失落,精神上的失落。就拿这男女爱之事来说,怎样才能让你得到满足,满意,感觉有意义,难道只是调情插入运动精吗?也许有人是这样,比如有些人为了钱出卖色相或者空虚而渴望夜情。但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包括你我,所要得到的绝不仅仅只是这些,精神上的满足比肉体上的满足更加的有意义。”

  话虽这样说,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够理解,就比如她,这个今天以前还只是个矜持而恪守妇道的女人。显然,我的长篇大论对她起到想象中的效果。她嗔怪地瞪了我眼,松开手不再给我服务,没好气地说道:“所以,你们男人就为了满足精神上的那点欲望想方设法的鼓捣出些稀奇古怪的龌龊招数来糟蹋女人?”

  有反抗才会有味道,反抗的解越厉害越刺激。

  但是,对自己的女人却绝对不能用强的,这样会给她的心里带来不良的影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慢慢来,循序渐进,总有天,她会完全为你的敞开心扉,让你为所欲为。

  而且你会还发现这个过程其实也是种精神上的享受。

  “头发长,见识短。”对她的嗔怪我不以为然,握着她的雪||乳||送到嘴边,张口衔住,很是大力地吮吸了几口,直到她身体颤抖忍不住呻吟出声,这才放开。被肆虐的部位明显的有些胀大,这也算是对她质疑我的点小小的惩罚。“在这方面,你还不如卿儿她们几个小丫头,有时间要多学学。”

  “哼!”她娇哼声,生气地捶了我的胸脯拳,“你这个坏家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真恶心!”

  “这么说,你看过?”我邪邪笑。

  “你!”看着我有点邪恶的笑脸,她本就不平静的心湖更加的风急浪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