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揽就拥她入怀,“告诉我好吗?”

  第二百零三回

  “我就是想知道,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伊宁转过身,美目眨了眨,注视着我,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

  我心里明镜似的,以我这么多年来对女人的了解,若是连这都看不出来,也枉自风流了这些年。

  “你这样说,我很伤心。”我的脸上露出心痛的样子,“你在我眼里,跟她们样,都是宝贝。独无二的宝贝。”

  “这就是你贯的欺骗女人的借口吧?”这个女人太精明,或者说这个女人过于理智,不好对付。

  “你们男人对个女人的热呼情,只会在上床之前,旦上了床,就再也不把她们当作回事了。”伊宁狠狠地咬了咬牙,“男人都是这样,没有个好东西。本来遇到你,还以为碰到了个好男人。却原来是个大坏蛋,花心大萝卜。”咬牙切齿还不够,还使出女人特有的掐人绝技,把我两条胳膊掐的火辣辣的痛。

  “我可不是般男人,我与别人不样。”其实还不就是让她觉着我冷落了她,有点气不忿儿,想借此发泄下。

  你想发泄,我就让你发泄,满足了你的意,到时候勾勾手指,还不撒欢儿扑过来。

  我忍,我忍,我忍忍忍。我牙咬着忍。

  “坏人,我咬死你。”终于,伊宁口把心里的埋怨全部由我的肩膀上发泄了出来,咬的我青筋都爆了出来,可我硬是咬紧了牙关,声呻吟也没有叫出来。

  “火气发泄完了吧?”深呼吸,缓和下神经,大手攀上了她的||乳||房。

  伊宁的火气发泄了,脾气也没有了。

  轻轻揉着手里的宝贝,我眼里满是柔情,深切地注视着她,说道:“伊宁,你知道吗?我真的喜欢你。我喜欢你的美丽,喜欢你的柔情,喜欢你的妩媚,喜欢你的风情。我要疼你,爱你,保护你,让你做漂亮幸福的小女人。”

  “骗死人不偿命!”伊宁撅了撅嘴,但忽然间却觉得自己好傻好傻。自从被眼前这个柔情中藏着霸道的男人给欺负后,自己就变的越来越敏感,越来越小女人,仿佛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天真单纯幼稚有时候还有点傻里傻气。这种感觉很奇妙,不但傻的可爱,而且还能够感觉到甜蜜的幸福。这甜蜜的幸福感觉都是来自于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的美人,你不相信吗?”看到她的神情有点迷茫,我还以为她不相信我对她说的话,以为我是在骗她。

  噢,老天,我从来不拿感情当儿戏。

  “不,不是。”伊宁听了我的话从迷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双手攀住我的颈后,紧紧相扣,眼睛里散发着水样的柔情,秋水横波,醉断伊人肠。“我信,我相信你。是我太傻太天真。”

  “不。你不傻。我就喜欢看到你这样。这样,我才能知道你是如何的紧张我,在意我。”我的嘴角刮起阵风,带着欣慰的笑容。“这样,我会更能够感受到你的心意。不仅如此,难道你不觉的这样很有情趣吗?”话音未落,我的大手便已下滑,抚摸到她露在裙外面的白嫩大腿。

  伊宁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眼睛微微闭着,鼻中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轻微的丝挑逗,她就有了反应。她的身体已经非常的敏感了。

  大手在她大腿上浮游片刻便隔着裙子摸上伊宁的屁股。伊宁的裙子很薄,手指可以感觉到裙子下肉体的光滑和弹性。再往上,摸到内裤的痕迹,我的手轻轻揉捏她那丰腴的屁股,慢慢向上,越过纤细的腰肢,细心感受着她身体的柔美。

  大手再度攀上她的||乳||房。敏感的身体让她忍不住发出轻微地叫声。于是我更加兴奋,隔着衣服揉搓着那两个弹性十足的肉球。她的衣服很薄,里面好像没有穿东西,只是隔了层布。稍微揉捏两下,便能够感觉到那里的柔软和温润。时间,火气再次腾起,仿佛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朝胯下聚集,如蛇般疲软被的血液激发出傲人的气势,瞬息便昂起头。副睥睨天下的臭屁模样,好不牛!

  股热力冲来,仿佛阵电流涌入身体,从下面开始,急速的奔到双腿再到全身,让她来不及也丝毫办法抗拒这种舒服的感觉。伊宁嘤咛声,娇躯软便再也站不直,就顺势瘫软到我的怀里。双腿间滑落丝清流。

  急促的呼吸喷到我的胸前,热风抚过我的身体,痒楚楚,种说不出的刺激。

  大嘴亲吻着她的面颊,下滑,下滑,滑到第颗纽扣处,轻轻咬,便把颗纽扣抽掉。

  “别,让我来。”伊宁按住我的头,不让我破坏她的衣扣。

  “嗯。”鼻子中轻轻哼了哼,然后便埋头在她的||乳||沟里深吸了几口,再次朝下滑落。

  股浓郁的芳香气息,扑鼻而来,散发出欲的诱惑。

  我敢断定,她刚才肯定有自蔚过。而且还泄洪了。

  掀起伊宁的短裙,赫然入目的正是曾被我穿过的那件黑色而镶着朵红玫瑰的内裤。

  我的眼睛里喷着火,红的就像那朵被鼓囔囔顶起的红玫瑰样。轻轻地贴上脸,大嘴朝那朵玫瑰亲去。

  “哦!——”

  伊宁的身体微微颤抖,发出声娇呼。双手垂下来,抱紧了我的头。这时,她的衣扣已然全部被解开,随着双手的离开,胸前的衣服便向两边散开,顿时,她洁白如凝脂的胸口便露了出来。

  鼻子隔着层黑纱被压入个美妙的地方。浓郁的香味把我的鼻子填的满满的,而且还有水迹从里面冒出。这儿虽美,虽不想离开,可是头被压得过紧,鼻子被堵得实实的,只有用嘴呼吸。可惜这种呼吸方式却无法持久。只好迫不得已离开了这么美的所在。好不容易从伊宁紧抱的双手里解脱出来,临了也不忘多嗅点里面的味道。

  君不见千山万岭比不过这边风景独好。前后左右上下十方,无不美,无不透露着醉人的美丽。

  抬眼处,但见白花花的雪肤,颤巍巍的玉球,在从窗户中透进了光线中,越发的娇嫩,越发的诱人。伊宁胸前的双球骄傲地挺着,丝下垂的迹象也没有,那前端的粉红色小樱桃,让我口水直流。

  双手各抓住个,触手之处,柔软有弹性,细腻而滑嫩。股舒爽的感觉从手指间扩散开去,散布到身体的每个毛孔里。这感觉,说比吃了人参果舒服点都不为过。

  在我极尽全力的挑逗下,原本就情汹涌的伊宁如同只发情的母老虎,异常的主动,丁香小舌探进我的嘴巴里使劲吸吮着,激动之余,甚至将白皙滑嫩的小手都伸进了我的下面,握住了我的要害。

  身为男人,我自然也不甘示弱,手紧抓伊宁胸前的饱满,手抚上浑圆挺翘的臀部上,技巧地慢慢揉搓。

  “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伊宁身上肌肤非常的有弹性。尤其是那美臀,更是叫人欲罢不能。

  “我们到我房间”伊宁娇喘的厉害,句话没说完就断了,只知道张口呼吸。

  “这儿很有情调!”我随口说着。随即,把左手放了下来,搂上伊宁的细腰,右手则往下轻轻的挑起她的内裤,哧溜下,伸进了她的双腿间。

  “好大片水——!”我暗暗感慨,玉卿三女虽然各有各的好,但相比伊宁这样的熟女,她们就成了青涩的小苹果。当然,这里的比较只局限于出水度。在某些方面,三个女孩子还是有优势的。

  随着近乎疯狂的抚摸,伊宁的衣服已经全部褪去,两人光溜溜地相对,向对呈现出自己的捰体。

  伊宁第次在厨房里被剥的光溜溜,心中又是害羞又是激动,还有几分兴奋,双小手紧紧地握住下面我那火热的要害。伊宁甚至能感觉到,它正在下下的跳动。弄得她心里痒痒的。

  “舒服吗?”伊宁被我抚摸着,身体里发出阵阵需要的信号。她的手也没有闲着,紧紧地握住我的要害,轻轻的情不自禁的上下套动。

  我顿时感觉阵舒服,差点就呻吟出声。

  “我,我好难受”我的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抚摸着,虽然很是挑逗,但她却感到这始终无法填补双腿间那股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

  她知道我可能是故意的,便腾出只手给我做着向导,拉着我的手向渴望需要的地方移去。很快,在伊宁的主动引导下,我的大手抚摸在了她肥美的香臀上。

  我邪邪笑,开始发起大进攻。

  随着我的抚摸,快感和情从伊宁的臀部快速地升起。

  我的双手灵活的在伊宁的雪臀上揉搓,并且不时地从股间划过去,在那湿润的芳草地挑逗几下。每次在那湿润的芳草之地挑逗,伊宁的身体就会轻颤几下,双手律动的速度也会本能的加快。

  伊宁感觉到自己在跳动。心在颤抖,大腿在颤抖,胸前的饱满也在颤抖,甚至连全身都在颤抖。双腿间的已经洪水泛滥。

  “啊”

  随着手指抚上那湿润之地,伊宁的身体剧烈的颤,口中发出声呻吟,两手下意识地抓紧,来回律动的速度更加快了。

  我暗呼过瘾,虽然只是享受到了伊宁的双手服务,但是那种感觉却是不言而喻无法言说的。

  此刻的我,心中只有个念头——爽!

  伊宁已经双眼迷离,面色潮红,嘴角挂着抹滛荡又兴奋的笑意,她已经正沉浸在欲望的海洋中。

  “快点,我不行了”伊宁感觉自己的下面开始慢慢收缩,心中阵激动,急忙呼喊出声。

  我自然知道,这是女人达到欲望顶峰的表现,也立刻把手指的速度加快。同时,伊宁双手的力度和速度也开始加快。

  激烈的手指大战,战况风起云涌,风生水起,风花雪月,风

  终于,两人在同时刻呼喊出声,达到了欲望的顶峰。

  伊宁感到自己的双腿阵酥软,身体有些脱力,松开双手,把勾住我的脖子,身体挂在我身上,口中发出娇媚的喘息声。

  我心里阵叫苦,伊宁的两手涂满了白色的粘液,此刻全部涂弄到了我的脖子上。虽然那些都是我的物事,但是还是觉得别扭。

  手指的抚摸并没有彻底缓解双腿间的空虚,伊宁休息了下,突然跪了下去,直着腰目注着我双腿间的傲然,喉咙咕噜,心里有着无比的渴望。还没容我的命根子休息会,她竟然就口含住了。

  她竟然用嘴做了!

  这也太让我诧异了。昨天跟她做过之后,她是美的冒泡身心都舒畅了。可是我却还没有尽兴,想要她用嘴来帮我解决。可是她却死活不愿意。硬是让我急出身火,才勉强给舔了几下。

  这下子她竟然主动含上了,岂不让我错愕。

  我心里阵激动,不由地挺动了几下,直冲的她咳嗽连连。

  “坏人!”伊宁阵咳嗽,媚眼翻白,妩媚地发给我几个卫生球,娇啐连连,待呼吸均匀了,竟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檀口张开,再次将物事吞下。

  原本已经有些想偃旗息鼓的物事在伊宁的吮吸下,渐渐的越来越大。伊宁含了会儿,就感觉越来越喘不过气。可能是怕我在她的口中爆发了,或者真的是无法呼吸了,就赶忙把东西吐了出来,舌头轻卷几圈,添了个干二净,站起身子,紧紧抱住我,将温软的轻送上来轻轻的摩擦着。

  “我爱你!”伊宁美目看着我,眼神里充斥着渴望。她不在乎我是否听明白,重要的是,她终于把自己很久以前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我心中甜蜜,听着女人的情话,看着那娇艳容颜,时间竟有些痴了。

  “我也爱你!”我很有些心动,伊宁的深情终于完全的显露出来。动情的女人最真,这个时候的她绝对说的都是掏心窝的话。“叫我老公好吗?”

  “不!”伊宁重重地摇了摇头,盈盈如水的眸子眨不眨地盯着我,郑重地道:“老公这个词已经有了另外的意思。我不要把它冠在你的头上。”

  我心里阵感动,拢了拢她有些凌乱的秀发,轻轻微笑着问道:“那你要叫我什么?郎君?官人?老爷?相公?先生?爱人??还是我家那口子?”

  古时女人叫丈夫“良人”,古诗里就有“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持戟明光里”。“良人”词显示不出男女性别,妻子称自己的丈夫为“良人”;丈夫称自己的妻子亦为“良人”;从这儿可以看出当时男女地位大抵还是比较平等的,但这种不加区别也给夫妻间称呼带来很多不便。所以后来就根据“说文解字”,在“良”字音义上加以区别;在“良”右边加“阝”,变成“郎”;在“良”左边加“女”,衍成“娘”。“郎”就代表了丈夫。李白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义山诗有“刘郎已恨蓬山远,又隔蓬山万丛”,花间词中有“问郎花好侬颜好”。“郎”多亲切的称呼阿!但单音节词似乎太甜腻了,大约除了个别那时的“小甜甜”,如郑袖,钩弋之流,众多良家妇女们在人前还是羞于叫出口。于是就在前头或尾后加个字变双音词,即“郎”字后面加个“君”字;在“娘”字后面加个“子”字,成了表示亲昵的“郎君”,“娘子”。妻子称丈夫为“郎君”,是对丈夫的雅称,丈夫称妻子为“娘子”,是对妻子的爱称。

  到了宋代,南北文化交流的时代。在夫妻间的称呼上,称谓较多。宫延中出现了“官家”词;平民百姓中,有了“官人”这称谓。有的妻子称自己的丈夫为“官人”。至今,民间对新婚夫妻仍戏称为“新郎官”“新娘子”。最知名的代表人物就是金瓶梅和水浒传里的西门大官人了。从这个称呼也可看出随着宋代理学的兴盛,男人的家庭地位也上了个新台阶啊。官当人是管人嘛,那家里的官人当然就是管家里的老婆了哦。

  “老爷”这称谓,仅限于官宦人家对老公的称呼。其在家中的尊贵地位不言而喻。

  看过京剧越剧,听过黄梅戏,你定会对里面不时就有的,拉长了声音的声娇呼“相——公——”,印象深刻。也可见这个称呼古时之流行。这比“官人”又进了步,已经不仅是“官”,而且是最高的官“相”了。若不是怕犯皇上大人的讳,众老婆们最后怕是要叫“皇公”了的哦!男人的家庭地位由此达到极盛。然而泰极否来,近代以来,随着妇女解放运动的愈演愈烈。男人的地位也是每况愈下,从对丈夫的称呼中也可明显看出。

  近代以来,也称“丈夫”为“先生”。有本意,有引申意,也有通假意。有特指,也有泛指。就其本意而言,古代“父兄”“道士”这两重意思已不多用。而其最基本的含义似乎还是“老师”。辞海“先生”目下载:“礼记曲礼上:‘从于先生,不越路而与人言。’也引申为对年长有德业者的敬称。有时,也泛用为对人的敬称。”由此可见,这称谓,除指某些特定身份,如丈夫等对象之外,是隐含着职业年龄方面的因素的。换言之,所谓先生,主要指有定学识而又年庚较高的人。用先生指代丈夫,文雅而又带有仰慕尊崇的意思。从中尤可见男性的尊严。至今在海外华人中和港台地区还在广泛使用。

  “爱人“这称谓最早见于新文学作品之中。上世纪20年代初郭沫若写的诗剧湘累中,就有“九嶷山的白云哟,有聚有消;洞庭湖的流水哟,有汐有潮。我的爱人哟,你什么时候回来哟。“在小说中情书中,更是多见。但那时没有被广泛地用于对妻子或丈夫的称呼。30年代末或40年代初,解放区些受新文化运动熏陶的知识分子开始用“爱人”这称谓。新中国成立后提倡男女平等,不再使用如“屋里的”“做饭的”等有歧视色彩的称谓;而解放前在国统区使用的“先生”“太太”“小姐”,又显出“资产阶级”的色彩。于是“爱人”便被广泛地使用起来。但是,海外华人拒绝使用“爱人”称谓。位朋友说,他去英国留学,每当他说起自己的妻子时,使用国内的称呼“我爱人”,使得人家以为他在谈论“情人”因其直译r就是“情人”的意思。而且在日语中汉字“爱人”也是指“情人”。

  “”,外来词,可以译成“亲爱的”或“宝贝儿”,也就是英译版的“爱人”。

  “我们家那口子”,是带有种隐秘的亲热味道!但其中已无尊敬的意思。

  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从这女人日常对丈夫的称呼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伊宁笑了笑,充满魅力的美丽脸蛋上再次浮现出少女般天真的神情,睫毛弯弯仿佛在会说话。她扑到我怀里,双手抱紧我的脖颈,咬着我的耳朵,窃声轻叫:“我要叫你孩子他爸——!”

  “孩子他爸”,这是女人对丈夫最隐蔽,委婉的叫法。但在目前这么个纷繁复杂的时代,这个称呼太缺乏准确性了,极不严谨。要知道她孩子的爸极可能并不是她老公的哦。

  眼角的余光中,抹血色的红霞落在伊宁晶莹的面颊上,在她轻轻叫出口后,连耳根都红了。

  有人说,“女人心海底针”。能让女人感动的事不定能让男人感动,女人的心思和男人不样,女人的心思最难猜。

  我倒不觉得女人的心思有多难猜。

  这关键要看男人愿不愿意猜。

  两个人在起呆的时间久了,磨灭了猜的情,丧失了猜的兴趣,于是就把“女人心海底针”当成种托词,意思说,反正猜也猜不着,不如不猜。其实是不猜在前,猜不着在后。你都不愿试试,又怎么知道猜不着呢。女人的保密工作般都做得很差,只要你愿意猜,她都会暗示给你。除非她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