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怎就说成无齿了呢,谬论,大大的谬论。”

  “咯咯咯”阵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传出了很远。

  “我猜沈姐跟那个男人的关系肯定不般。”楼下,送走了最后批顾客,两个营业员小姐妹靠在起,听见楼上欢快的笑声,心里都不觉动。

  “惠儿,小声点,小心被沈姐听到了。”蕊儿窃声道。她没有反驳惠儿,因为她的心里跟惠儿想的样。

  “以前也见沈姐笑过,但还是第次听到她笑的这么的开心,这么的肆无忌惮。”惠儿轻声在蕊儿的耳边道。

  “我也是第次听到她笑得这么开心。但愿沈姐能够直这样快乐。”蕊儿道,“听茜姐说过沈姐到现在都直没有男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

  “我想大概也许肯定定是吧,不然还有谁能够让她这样呢?”惠儿点点头。

  “希望沈姐能够直这样快乐。”蕊儿道。

  “可能吗?”惠儿感觉心头有点堵。这个男人的身边跟着个点也不逊色于沈姐的女人,看他们那个亲热劲,般来说,沈姐的机会毫无疑问小于百分之五十。

  惜别了依依不舍的沈廿花,我仿佛搬家似的抱着大包东西和金步瑶起回到了她的住处。

  “好累。我先去泡个澡。”金步瑶甩脱两只高跟鞋,边走边脱着衣服。

  我把满载而归的大包裹随手扔在客厅的沙发上,人也跟着被扔了上去。陪女人逛街幸福之余有着难以避免的疲惫,两只脚掌又酸又麻,还隐隐生痛,真是受罪啊。

  哗啦,哗啦

  这是多么赋予诱惑的声音啊!

  心底里直压着的火个晚上起伏波动,再被撩拨,再地压制,却直不愿沉寂下来,这股暖流直被压制在身体的某处,虽然别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旦挑起,这暖流如火油样会立刻自燃成火,不经压制便会烈火燎原,蓄势不可收拾。

  卫生间里传出来的流水声,仿佛若导火线,下子就引燃了我身体里的火油。

  呼!

  呼吸间,体内的经脉产生奇异的律动,脉搏也开始振振有力了。

  哗啦,哗啦

  水是天下间最柔的东西,可惜就是这最柔的东西却又是最美丽的东西。女人如水,水如女人,样的柔,样的美,是男人几乎没有能够不化在里面的。

  微晕的灯光,哗啦的水流,迷漫水雾,我仿佛能够看透前面的这道墙,看到里面让人喷血的幕:在那方正而宽大的浴缸里,金步瑶手挽着盘在头上的青丝,手轻轻往那丰挺高耸的双峰泼水。只见那颈白似雪肤若凝脂,微举的双手和侧弯的娇躯,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胸前双||乳||紧耸,中间深深的||乳||沟衬出两颗红滟滟微翘,像是雪岭上的双梅让人垂涎欲滴。仿佛听到声动人的娇喘,满头秀发似瀑布垂下,副动人的娇躯也慢慢滑入水中,渐渐的连头也没入水里,青丝漂散在水面上轻轻的动荡,时间像是在这刻静止了,切是那么的详和。然后,在水声哗啦里,张吹弹得破动人心弦的脸露出水面,金步瑶娇靥光滑细致眉目如画,清洗过后的肌肤微微泛红,两手横张,搁在浴缸边缘。方正的浴缸又高又宽,两脚微踢,浴缸里的水渐起波澜,水流滑过股下,乌黑茂密的水草漂摇,起伏有致。

  我仿佛痴了,金步瑶自己也仿佛痴了,轻轻地用手指拉扯自己的水草,微痛中兴起股酸麻舒服的感觉,感觉有东西从里面汨汨流出。当手指划过,指尖碰触到某处时,金步瑶不由起了阵颤抖,感觉流得更多了,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指尖已轻压着打转。

  眼前的水雾越来越浓,我仿佛身临其境,迷失在情欲与清醒之间。

  “噢!”我翻了个身,仰面朝上。在趴着恐怕要伤及亲爱的弟弟了。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草。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我咬了咬有点干的嘴唇,下定决心,干咽口唾液,然后坐起来就开始扒自己的衣服。

  三下五去二,几乎只用了不到五秒钟,身名牌的我就光洁溜溜了,只差内裤没有除掉了。脱衣服已经是我的拿手绝活,不仅脱女人的衣服够快,脱自己的样够快。

  “亲爱的,我来了。”我推了推门,竟然推就开,心中会意,便推门走了进去。

  果然,在微晕的灯光下,迷漫的水雾中,金步瑶果真是在洗澡。

  她坐在盛满热水的浴缸里,正面对着门的方向,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双手揉搓着雪白而丰满的身体。她的身体点也不比玉真来的差,样的丰满,样的让人垂涎欲滴,样的让人胸衣膨胀,样的让人疯狂。那对白嫩的肉团大而坚挺,两粒细小的葡萄红红的凸起,颗颗的水珠像精灵样,在上面可爱地跳动,而那两团雪||乳||象两只振翅欲飞的白鸽样,随着她的摇动而颤巍巍的抖动。胸口再下面是平坦的小腹,可惜因为两腿之间的部位淹没在水里看不到。

  金步瑶仿佛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闭着双眼,慢慢地揉搓着自己的胸口,娇嫩的嘴唇发出轻声的呓语,手上也越来越用力,并慢慢往下面滑落。在看到金步瑶赤裸光洁的胴体那刻,我体内所有的血液陡然,下身也下子涨得生疼,双眼睛牢牢的盯着她那雪白的肌肤。我知道,那肌肤绝对是无比滑腻而且富有弹性的。我摸过。

  “她在自蔚。傻丫头,哥哥害了你啊。”我的下身愈发涨痛,边埋怨着自己,边紧紧盯着她的胴体,朝她挪去。

  这个时侯,金步瑶的手已经从胸口慢慢下移,滑入水中,她双眼微微闭着,小脸蛋布满了红晕,几缕青丝贴在鼻子上,轻轻摇晃着颔首,嘴里呢喃着,发出让人似懂非懂的呼唤。

  我的双眼瞪得如同牛眼般,只见水面不停晃动,她的双手已经移到胯下,轻轻揉搓。忽然,她的身体猛地挺直,两腿翘起,下身从水中挺出,于是我看到了她两腿之间那白嫩的小馒头,在微晕的灯光下,娇嫩的肌肤如同凝脂般闪闪发亮。

  金步瑶的手指轻轻划动,嘴中发出低沉的喘息声,身体靠在了浴缸壁上,微微的颤抖着,似乎马上就要达到兴奋的顶端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她那双腿之间的秘密所在,那娇嫩的肌肤凝脂般白得让人炫目。突然我的头脑中是片空白,全身颤,下身跳动,幸好我及时提臀收缩,深深呼吸了口气,才没有败涂地,忍住了没有喷发出来。

  突然,金步瑶双手幅度睁大,速度也加快,身体疯狂地在水里摇晃着,带动着圈圈的水浪来,两团雪峰也猛烈摇动起来,荡出圈圈惑人的波纹。顷刻后,她的双手猛的停住,身体却不由自主的继续晃动,小嘴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她下坐倒在水里,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上满是兴奋到达顶点之后的美丽神色。

  “咕噜!”我的喉咙不自觉地发出了饥渴的信号。

  “呼!”金步瑶终于吐出口气,情贲张的那刻总是那样销魂,虽然还没有过真正地高嘲过,但就是这样的滋味依然让人回味无穷了。

  “舒服吗?”我这时已经走到浴缸的旁边,或许是太紧张太刺激,或许是我光着脚丫子,脚步太轻了,等我走到浴缸边上,那高昂着气势耸立在距离她的嘴巴不到三寸的地方时,她仿佛依然没有意识到我进来了,还在享受着兴奋后的余韵。

  “啊!你,你”金步瑶或许是太投入了,真的没有意识到我的到来,惊诧的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我怎么了?”我朝她坏坏笑。

  金步瑶盯着我高昂的气势,心里狂跳不已,扑扑扑仿佛擂鼓样,刚才过去的那点刺激搁到现在就微乎其微了。她扬了扬脖子,将嘴巴尽量离那通体红透虬龙爆现之物顶起的帐篷远些,嗫嚅半天才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进来好会了。你的精彩表演我全都看到了。”我呵呵笑,只脚跨进了浴缸中。

  “你干什么?”金步瑶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朝我推来,却不想心乱之下,不留神就推中了我的要害,两只小手丝毫不差地推中我的。

  “啊!”金步瑶尖叫着收回双手,双目盯着某物下意识地咽了两口津液。乖乖哩咯咚,这么规模巨大,还让不让人活了,就这玩意能插得进去吗?即便能插进去还不把人给活活插死,他的那些个女人是怎么受得了的?真是个怪物!

  “朝里边去去,咱们起洗个鸳鸯浴。”我嘿嘿笑,点也没意识到某个怪物会吓到人,便挺身进了浴缸里。

  金步瑶的肌肤白里透红,两条修长的大腿很结实,线条极为匀称。此时她所有的隐秘全都彻底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即便是两条大腿并得紧紧的,但依然掩不住满园的春色,两腿尽头紧夹着块漆黑的三角之地。

  虽然早就已经把心系在我身上,对于与我做这种事情不知道梦里面出现过多少回,但梦毕竟是梦,她依然不习惯裸露自己的身体在我的面前。在我的双眼肆无忌惮的逼视下,她羞涩的把脖子转了过去,伸出两只手,者护在胸口,遮住两只白兔,者轻轻盖在腿间,隐藏那片黑炫亮彩。

  我感觉自己的下身快要爆炸了,内裤已经成了最大的障碍,若不快些除去,涨破定是难免,于是乎,我不在犹豫,三两下就脱下了内裤,将那通体红火如热铁烧铸之物暴露出来。金步瑶偷偷喵了眼,更加羞涩,只见那硬梆梆之物气势轩昂仿佛睥睨天下的神龙,杀气腾腾面目狰狞,虽卖相不佳,但其威武之形象却已深入心底,难以忘怀。

  金步瑶越是羞涩就越是遮遮掩掩,而这样,我就越是兴奋,越有征服她的欲望。也不再忍,憋出来事就麻烦大了。遂凑上前,双臂抱,我的双手就摸在了她滚圆的屁股上。

  金步瑶等待这刻久矣,也未作假意推搡,就闭上了有点火热的眼眸。

  她的皮肤白皙滑腻,像奶油琼脂样,摸上去很柔软很舒服,屁股像两个半球,很圆很丰满。我轻轻托起她的胴体,眼睛见缝插针般朝上移,视线划过曲线玲珑的腰身,越过平坦的小腹,接着就是那高高挺起的双峰。那里又圆又挺,我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来握住其中座山峰,好大啊,即便把手大张开来,也无法完全将其覆盖,而且由于张开了手,点点娇嫩的白皙肌肤从我的指缝滑了出来。我手揉摸着她的浑圆双峰,手捏着她的臀部,接着就转移阵地,将她护住双腿间的小手拉开来,却瞧见里面已经蜜汁横流。

  “你看,好多水。”我摸了把水汁,将湿亮带着黏液丝线的手指送到她面前。

  金步瑶知道自己的情况,不但没有睁开眼睛看,而且还把手给蒙了上去,嘴唇轻咬。副小媳妇受到委屈了的俏模样。真是让人我见犹怜。我哈哈笑着,将那晶晶亮的津液擦在她的屁股上。金步瑶没来由地阵心慌,轻叫声,下面又是股水流了出来。

  水流绵绵,金步瑶的身体就像棉花样没有力气,瘫软在我的怀里,嘤咛声,小声啐道:“就知道祸害人家。”

  我嘿嘿笑,轻柔地把玩着她胸前雪峰顶端上的两朵红梅,轻啃着她晶莹嫩红的小耳朵,笑道:“曾记否,某人可是直都渴望被我给祸害的。”

  金步瑶真是又气又恼,什么人嘛,得了便宜还卖乖。她心里阵纠结。

  “小亲亲,喜欢哥哥这样弄你吗?是不是比你自己弄强多了?”我轻轻地调笑着她,说话的当儿,大手又在她的雪峰上大力地搓揉了几下,害得她差点喘不过气。这当儿,金步瑶心里又羞又气,暗想:自己怎么就喜欢了这样个人,弄就弄了,还要有诸般说辞,尽挑逗人家,坏坏坏。

  我手上的力道极其到位,既不是狂暴也不是软绵绵的,是尽我所能地挑逗她的敏感。这些年的等待,怎么说这第次也要不能有半点的瑕疵,让她心中欢快,畅美无比,让她永远能够记住这天。

  我轻轻吮吸她的雪||乳||,替个,每次都把叼起老高,然后又弹回。

  金步瑶胸口的两个雪||乳||像被微微的电流击过样,阵阵酥麻直通到心窝,下面水汁又快又猛的往外流,可偏偏身体还被大牛抱住,想下来都没有办法。

  “想要了吗?”我轻轻举起她的双腿,俯身上去。

  “不要在这。”金步瑶羞涩地推着我的胸膛,眼中尽是柔情,“这是我的第次,我想在床上。”

  “如你所愿。宝贝。”亲了亲她的嘴唇,然后拦腰将她抱起,哗啦啦阵水响,带起阵水花。

  卧室里,两人擦拭干净后就扑倒在床上,阵阵清新的女体香扑鼻而来,双唇在她的秀发之上不住地轻吻着,我的心神再次荡起涟漪。看着金步瑶那羞花闭月的娇俏模样,我忍不住低头含住了她晶莹别透的小耳朵,舌尖在上面轻舔了几下,用极低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得道了句:“乖步瑶,叫老公。”

  “老公。老公。”金步瑶试着叫了几句,初始还很生涩,接着就越来越流利,越来越有味道了。

  “乖老婆,老公爱你!”我心中爱意涌现,澎湃而豪迈。

  “老公。乖老婆也爱你!”感受到我的真情,金步瑶有些感动,忘情喊了句:“老公,要我吧。要我,现在就要我!”说着便把小手伸向了我的双腿间。其实早在洗澡的时候,金步瑶的情欲就被我给挑逗上来了,只是碍于女人的羞涩她竭力的压制了欲望。这会两人互相交心。自然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得到金步瑶的允许后,我的双手就毫不客乞的攀上了金步瑶的玉峰,轻轻的摩擦揉捏。

  金步瑶的双峰再次被我肆意地揉搓,阵阵的酥传遍她的身躯,并不断池冲击着她大脑的神径,波波如钱塘江的潮水汹涌不息。

  “嘤咛!”金步瑶在那股股酥麻地冲击下,不由得轻吟了声。她半转过头看着我,双眼中充满了媚丝。这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念,伸开有力的双臂,猛然里把金步瑶抱在怀里,阵狂吻。

  金步瑶的矜持,和少女独有的羞怯。在高度的绮念欲火中,给熔化了。只见她星眼双闭,手搂着我的脖子,樱桃似的小口中的尖舌,拚命的逗弄在我的舌头。

  我按摸着她的双||乳||。那东西那麽腻有弹性。按下去马上会弹回来,像不倒翁样,非常有意思。另只手则沿着她润滑柔腻的大腿,徐徐的前进。渐渐的接近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却突然被挡驾了。金步瑶的双腿用力的夹,使我的手不能再越雷池。虽然我知道她这只是下意识的种警觉,自然界里的种天生的防守。虽然我是很急,但我并没有对她要求什么。不经意地破开这道坎才是正理。人是个多麽奇妙的动物啊。即便是这种原始的行为都配得上“高级”二字。人不是兽,强犦只是种变态的行为,是兽欲,应该归类为兽,不应该归类为人。人与兽是有绝对的区别的,从最原始的生命传承就可以看出来。

  我的手刚停,就立刻划过这没有防线的地方,迂回到金步瑶那平坦光滑的小肚上。来回的抚摸游动,最後他用手指在她小小的肚脐眼上轻轻的按。

  “嗳呀。好痒啊。老公。”金步瑶的大腿夹的更紧了。

  “让老公看看你的玉体。”我撤回手,捧着她那红得发亮的脸蛋。

  “不要嘛,我怕!”

  “怕什麽?”

  “怕”金步瑶的星眼白道:“怕你的双眼睛。”

  “嘿嘿嘿。”我送给她个热吻,伏身低头,那双||乳||就在我面前,随着她的呼吸颤抖抖的如雨海洋里的万顷波浪。我用口含着那粒豆大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舔舐。

  “老公呀,我的好老公,不要再舐了,痒的厉害,底下都有东西流出来。老公你看。”金步瑶被吸舐的混身乱颤,没口子的呻吟娇笑。

  我抬头看,赫!不知何时,两边高高的浑圆的屁股和布满芳草的地方,中间道小溪已呈汪洋之势。

  这般情景,我那还能再按欲火,用手摸去。

  股春水流了出来,流了我手。我用舌尖舐舐,说道:“好甜!”

  “脏死啦!”金步瑶玉面含羞。

  “脏什麽?老婆的水最香最甜了!”

  “真的香吗?”金步瑶眉眼春意盎然,春情勃发,依然被刺激得全都爆发出来。

  “当然。让我好好品尝品尝!”我爬在金步瑶的大腿之间,舌尖轻挑,舐咂不住,嘴里闷哼哼的,如鲸吞如龙吸。

  初经此道,金步瑶那经得如此的逗弄,心跳急速飞涨,屁股不断的在左右摇摆,两只雪白的大腿夹住我的头,没口的浪叫:“老公,我的亲老公,不行了,痒死了。不行,够不到,痒死了。我要,我要,要往里面插吧!老公嗳呀你看水又流出来了啦!”

  金步瑶的水真多,流了我嘴鼻子!

  金步瑶满头黑发散披脑後,猛然坐起来就朝我胯下抓来,但见露棱跳脑,像匹脱缰野马,唏津津的昂首长嘶,沈甸甸气足势强!

  “含住!”我抚摸着金步瑶的颔首,示意她去亲吻。

  金步瑶稍稍犹豫便毅然张口含住了它,也许我真的是太强壮了,塞得金步瑶的樱桃小口满满的外边剩下五分之三!

  金步瑶星目微合,不住的左右抟摔,不住的上下吞吐。虽然颇为生涩,但也有模有样,有时还甚至用手拿著摇幌,在||乳||房上磨擦。红红的舌尖,轻轻地舐着。手也不住的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