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浮上云端。”我嘿嘿笑道。

  我低下头,双唇吸着青屏丰润的双唇,轻轻拱,舌头就伸到她的嘴里。

  青屏早已情动,双手抱着我的背不停地上下抚摸,舌头也随着檀口的张开被我捉住。

  我把她的舌头勾住,时而含在嘴里,轻轻吮吸,时而盘绕降戏,迂回于四只唇片之间,弄得青屏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年轻强壮男性特有的诱人气味和阳刚气息,熏得她头晕晕的,心醉神迷,春情荡漾。不知何时,她似乎失去了思维能力,好象知觉已被我的双唇吸走。她什么也不再想,只让自己全身心地去感受。青屏浑身乏力,呼吸渐渐急促。

  我的嘴唇厚实充满力量,狂吻时把她的小舌都吸进了口中。她神魂颠倒如醉如癡,精神和躯体都沈浸在兴奋之中,失去了矜持,忘记了切顾虑,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腰,好象怕失去他样。同时,青屏也使劲吮吸我的唇舌。

  我把舌头伸向她传出阵阵呻吟的樱口中,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搅动着。

  青屏张大樱桃小口,使他的舌头更加深入索求。她益发觉得刺激了,也把自己红嫩的小舌迎上去,贴着我的舌头,随着上下左右移动着。

  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我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舌尖与舌尖的轻揉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随着情欲的攀升,青屏越来越陷入痴迷之中,双手温柔的环住我的脖子。鼻子的喘息开始慢慢变粗。她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点矜持和抗拒,迷醉在深吻中的青屏浑然忘我地任由我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她频频采取主动,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任由我恣意吮吸。继而我感觉到青屏柔软无比的舌头开始主动在我的口中肆意搅拌起来。而且,她的手也开始顺着我的衣服下摆伸到我的衣服里面,在他光滑的后背上温柔的抚摸着。

  她竟然比我还先行步。

  我轻轻笑,不由暗讨:是不是我的进度有点慢了。

  青屏好象比我还兴奋,吮吸着我的舌头比我更加贪婪。

  热血烧得我,不容我点点循序渐进,我开始有点发狂,将青屏压在身下狂热地亲吻起来。

  青屏白嫩的花容醉酒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贪婪地吮吸我口中的津液。

  我的双手慢慢地移动到她的胸部,先在||乳||罩外面轻轻的揉捏她的||乳||房,虽然还有层布料做隔挡,可是我能清晰地感觉到青屏的奶头已经有些轻微的硬起来了。

  她的||乳||罩是有蕾丝花边的那种,从花边的缝隙中能够感觉得到青屏的||乳||房皮肤很嫩很滑。

  此时她穿着短裙的下身更加贴紧他了。好象是要隔着裤子就想把我的分身顶到她胴体里样。这让我的情欲也开始愈发的高涨起来。我已经不能满足于这种隔着衣物的抚摸了。

  青屏的||乳||罩是后开的那种镂空性感的蕾丝||乳||罩,这很方便我的解开。只是手在她背后带,便轻轻的将她的||乳||罩都解开,然后我的两只色手手个的伸到他们之间的身体,将她的||乳||房紧紧抓住,双手狂野地抚摩揉搓着她雪白饱满的玉||乳||。

  青屏的||乳||房很大,我手也只能勉强抓住,虽然不是那么的有弹性,可是因为她的皮肤很滑,这叫我摸起来还是感觉很舒服,从手上的感觉来看,她的||乳||晕应该不是很大,因为我要用手仔细的才能感觉到||乳||晕上面的细小疙瘩。

  我用手不断的来回的揉她的||乳||房,已经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开始慢慢逐渐僵硬了起来。连呼吸都有些时断时续的。伸在我嘴里香艳的舌头早就忘记了灵活的转动,就那么痴痴的任凭我使劲的吮吸着。股股的口气也失去控制样的顺着她的舌头直流淌到我嘴里。在情欲的催使下,我贪婪的把她那些温暖香甜的唾液都咽到喉咙里。

  这时,青屏也急促的用手抚摸我,即使是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她的手就好象是有魔力样的把我的坚硬刺激的来回跳动起来。

  我手忙脚乱地撩起她的短裙摸她腰的时候,忍不住在上面留恋了阵。她的腰身纤细绵软,而且比她肉体的其他地方更加细腻柔滑。特别是色手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徘徊的时候是更是从手心里传来阵阵肉欲。随着她呼吸的阵起伏。我的手心也跟着她的节奏起上下移动。当我的手指在她沟壑幽谷口处微微蠢动时,青屏的身体就像弓箭样开始向上弯曲着,并且从口中传来种似乎是难以忍受的声音。

  “啊嗯嗯嗯”青屏嘴里叫着嗯啊的声音,身体使劲的向我的手指上逢迎。这叫我手上的汁液开始变的越来越粘稠。她分泌出来的汁液让我觉得更加情欲难忍,我象是发了疯样使劲的把手指都顶到她雪白丰满的胴体深处,紧绷着指间在湿滑的深处用力的扣挖着。

  青屏的秀发早已被我弄的散乱不堪,她瘫倒在床上,被我弄的不时的从口中不断传出些没有意义的话语和呻吟,整个身体的肌肉都绷在起,好象是她整个人都被下腹部舒爽的刺激所支配了样。下面更是已经是黏黏的粘了很多的汁液,阿飞着急的扶着自己的坚硬就狠狠的向里面刺去。刚刚插进去,我还没有动弹呢,就只是这种器官的触碰都有了种难以言表强烈的刺激。青屏的身体开始发出阵痉挛样的抖动。

  青屏的身体很热,不知道是不是发情的催使,她就象条蛇样紧紧的缠在他身上,来回上下的蠕动弄的他的情欲几乎都要迸发出来样。她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快乐真谛,她的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

  当又波高嘲来临时,青屏阵急促地娇啼狂喘。

  “啊”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春色无边的室内传出,随着我温柔的爱抚,湿热的亲吻,猛烈狂野的抽送和撞击,青屏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滛声浪语,不绝于耳。

  青屏那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

  青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紧紧缠着我的身体,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缠绕住我的腰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张,银牙死命地咬进我肩头的肌肉中。

  青屏再次体会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高嘲。也不知道翻云覆雨地疯狂交媾欢好了多久,经过这几度香艳刺激又销魂蚀骨的性高嘲后,青屏有如盛放的鲜花般瘫软在我身下,她半眯着双媚眼,如丝缎般粉嫩娇滑的雪白胴体蒙上了层薄薄的香汗,圆润的双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轻微的颤抖,胴体内散发出阵阵催的幽香。

  青屏娇喘着,口鼻中喷出来的热气芬香甜美,胸前那双傲然挺立的雪白丰||乳||亦随着她的喘息上下颤抖起伏,映起片雪白||乳||光,||乳||峰上两颗葧起挺立的粉红||乳||珠微微翘起,似是在与她娇媚的面容争妍斗丽。

  从交媾高嘲中慢慢滑落下来的青屏娇靥晕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浑身无力地瘫在床铺上,嘴里不断发出了呻吟声。她的呻吟声有若脆玉掉在珠盘上,粒粒清脆掷地有声,非常的悦耳动听,让我的魂魄都不知漂到那儿去了。

  “美不美?”我轻笑道。

  青屏满脸都是红潮,媚眼微张瞄了我眼又闭上了,副慵懒的模样儿,侍儿扶起娇无力!

  “你好了,可是我还没好。”我将硬邦邦之物顶在她的雪臀上,下个凹陷然后再弹起,非常的滛靡有趣。

  “今天这坏家伙好像与往常很不同啊。”青屏有点惊讶地回身握住湿淋淋,“非但战没有能够将其拿下,且依然如此气宇轩昂,实在大出人意料,莫不是你服了什么药了吧。”

  “我这身板你见过我什么时候需要服过药。”我摇了摇头,“我只不过在早晨喝了碗汤而已。”

  “十全大补汤?”青屏是医生,对这些所谓的药膳食疗之类的东西并不陌生,很容易就会想到。

  “聪明!”我打了个响指,给她个赞赏的眼神。

  “现在怎么办?”青屏看着依然通红粗大毫无气馁模样的吓人之物,有些想笑。

  “这当然要问你了。”我握着她的小手上下律动。

  “我怎么知道。”青屏副不情愿的样子,想来是之前太过猛烈了,这会儿还没缓过神来。

  第二百十六回

  “现在怎么办?”青屏看着依然通红粗大毫无气馁模样的吓人之物,有些想笑。

  “这当然要问你了。”我握着她的小手上下律动。

  “我怎么知道。”青屏副不情愿的样子,想来是之前太过猛烈了,这会儿还没缓过神来。

  “把屁股撅起来,我要从后面干你。”我拍了拍青屏的雪臀,示意她摆个屁股朝天的姿势。

  “坏家伙,就知道你不会善天罢甘休,净欺负人家势力单薄。”青屏虽然不堪负荷,但没奈何,即便很累也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谁叫自己招惹了这个男人了呢。

  “好美的雪臀。好美的菊花。”我见猎心喜,朝着她如雪样白的屁股亲吻过去,尤其那里有道沟壑,沟壑里有朵花,形似菊花,甚是让人喜爱,点都不会逊于桃花的存在。

  “嗯!”青屏雪白的臀部泛起抹彩虹,奇异的有着别样的美丽。

  “呼!”很刺激,我仿佛都喘不过气来了。

  吐出浊气,又深吸了口新鲜空气,我爬上前,趴到她背上,腰部轻轻捣了两下就顺利破关。

  “嗯啊”随着我的挺动,青屏微张的檀口中发出很有感染力的靡靡之音。

  但说念恩本来打算是去“闪剪”发廊整理头发的,但到“闪剪”以后却发现人太多。念恩平素都是在这里护发的,多年来已经养成了习惯。虽然开发廊的层出不穷,但她直都坚持在“闪剪”理发,多年来从未更改过。这不仅仅是因为“闪剪”发廊的手艺精湛,人缘又好,最重要老板是位女士,而且还是她的位好朋友。

  看到发廊里面人太多,又不想搞特殊,就跟朋友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在街上逛了会,感觉个人没有意思,就掉头回家了。

  “嫂子呢?”念恩进了家门,客厅里空空如也,没有人。念恩疑惑的抓抓下巴,大嫂今天不是不上班吗,怎么会不见人影?

  念恩纳闷地走向洗浴间,那里有堆刚换下的衣服等着她去洗。可走着走着她就觉着不对,女人的第六感觉,但具体说什么不对又说不清楚。摇了摇头也就没有管太多,走到洗浴间门口,随手推开门,却把她吓了大跳。

  烟雾朦胧的洗浴间内,呻吟和低吼加上纠缠的人影,让念恩的玉颊立刻通红,尴尬极了,知道她不小心打扰到别人的缠绵。

  “恬,你好坏啊”才刚想退开,却听到那女人的娇软声音,大眼瞪圆,不用猜她都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念恩太熟悉了,毫无疑问是大嫂的。她在喊恬?不可能是大哥,莫非是?她们也太胆大了,就不怕有人回来看到吗?

  呆愣了的念恩,就这么傻傻地站在开了条小缝的门口,看着里面的春光乍泻。

  身形高大的男人将小巧的女人抵在墙上,双手将她的双腿撑得好大,庞然就这么在她敞开里肆意蹂躏,“嗯,亲爱的,你好棒!”

  “讨厌!”女人娇滴滴的呻吟,双手勾在男人的脖子上,低头看着两人交合处的煽情情景,“慢点嘛!人家都快被插穿了”

  男人低笑,垂下头同看着她所注视的地方,刻意放缓了腰身,从那嫣红的抽出,带出热热的嗳液,再慢慢的顶进去,“喜不喜欢?”

  “喜欢!”女人的声音打着颤抖,“我喜欢你这样爱我!哦!快点”

  男人轻笑,大手改捧握住她浑圆的臀部,“!我要开始了。”说着结实的腰身开始前后推动,越来越快,沉重又野蛮,肉体的撞击声和女人嗳液的飞溅声交缠又暧昧。

  “嗯!”男人仰起头,低吼,“好棒!”

  “我快到了!恬啊”女人用力抱紧男人,用双||乳||去搓动他结实的胸膛,娇声叫起来。猛然,女人的身子僵,剧烈的颤抖起来。

  男人低吼,突然抽出来,将她整个人转过去,让她伏跪下地,他也跟随着跪在她身后,大手几乎是粗鲁的拨开她的臀瓣。

  “屏,我要玩这里!”男人呻吟,不断的揉捏女人的臀,“让我进去!”

  “嗯!插!插进来!哦恬我爱你!”女人在高嘲中颤抖,娇声里满是欲望。

  男人咆哮,虎腰向前,用力往里挺进,“噢!好紧!屏,你好棒!”

  “啊,好大!恬,你好硬!”女人弓起细腰娇叫。

  男人咆哮,深深的尽根没入后,才喘息的将手伸向前抓住她摇晃的软||乳||,“屏,舒不舒服?”

  “舒服!我喜欢你在里面的感觉!好厉害!”女人摇头呻吟,小臀抵着他的跨间直摇晃,“插我!恬,让我到高嘲!”

  男人兴奋得揪起女人的,腰身开始猛烈的摆动,浅浅的抽出,深深的戳进去,每下都让她叫得不能自己,“屏,你的声音好放荡,叫大声点。”

  “再用力点!”女人扭腰迎合男人野蛮的冲撞,小手盖住他抓着她的大手,“这里也要!恬,我要你玩这里!”主动把男人的手往身下的寂寞移去,“用你的手指干我!”

  男人配合的并起三根手指粗鲁的掏弄着那收缩的,深而强悍的挤到最里面,配合着在女人的动作,肆意玩弄,“好湿!屏,你的两个地儿都那么紧!”

  她被玩得全身颤抖,“又要了!”失声叫着,她皱起细眉,身子绷得紧紧的,又是阵收缩着尖叫起来:“啊啊啊”终于忍受不了快感的冲击,整个人软绵绵的瘫下了地面。

  男人强悍的抬着她虚软的下半身,开始纵情的冲刺,尽情的变换角度戳击着那紧窒,大手也不忘在她里野蛮掏刺,玩得她再度尖叫,男人才咆哮起来,下半身紧紧抵住她的屁股,全身都颤抖起来。

  好久,男人才喘息着抽出,强而有力的抱起瘫软的她,男人珍爱的吻着她娇喘的小嘴。

  “我爱你,恬。”女人抿出好美的笑,任男人抱起她沐浴,洗掉身的情汗水,小手不甘寂寞顽皮的地向下握住他柔软的巨大。

  “屏。我也爱你!”男人的声音清越带着宠爱,。

  娇娇笑着,女人滑出男人的胸膛,在他身前跪下身,双手捧起他的,送入小嘴,娇媚的大眼向上看着他。

  男人闷哼声,大手插入她发内,却无法抵抗再度被挑起的欲望,就着她的小嘴,他的欲望逐渐苏醒。

  她魅笑,将他伺候得好好的,小手抱着他结实的臀,手指不老实的滑到他臀缝里去揉动。

  男人快慰的吼出来,揪住她的发,他开始在她嘴里用力戳刺。

  “用你的舌头!嗯,就这样,把我吸出来!噢”就在快爆发的那刹那,男人拔出来,快速的伏下身推倒她。

  女人娇笑着被男人摆弄成侧卧的姿势,腿被他结实的手臂勾得高高抬起,而他则大力的从她身后侧插进去,直顶深处,敏感处被强力撞上的狂喜让她浪叫连连。

  禁窒的肌理包裹着硕大的欲望,强烈的刺激让男人从开始就无法控制的野蛮撞击起来。

  “屏!”男人将女人的腿尽可能的撑得大开,尽情的律动,“好棒!”

  女人眯上魅眼,娇声浪叫:“你也好棒!恬,对,就这样,狠狠地插我!啊”

  两人浑然忘我的肆意玩弄着对方的情景,让门口的念恩面色红艳,心房震撼,怔怔地看着里面两人忘情的表演,浑然忘记了切,脑袋混乱如浆糊,茫然中如若身临其境般把自己设身处地的当作了里面备受攻击的青屏,就连腰儿被人圈住,||乳||房被人握住都没有能够从沉迷中回神过来。

  “喜欢吗?”里面的战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烧完了,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念恩的面前,狡黠地微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随即耳珠被便男人咬住,刺激得她全身酥麻,双腿软,差点没有倒下去,幸好被男人接了个正着。

  “嗯!”念恩下意识地嗯哼声。

  我嘿然低笑,朝正躺在浴缸里泡着热水澡的青屏眨了眨眼睛,看着她如释重负地呼出口气,便抱起念恩到另片战场上去了。

  我拥着念恩躺在床上,温情款款的轻怜蜜爱,软语温存。

  念恩轻轻地撩起粉红色的罗衣,双精致的美脚出现在我的眼前,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个优美的弧线,那双脚上穿着趾尖透明的肉色丝袜,轻薄无比,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趾甲油,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丝袜紧紧包住念恩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恍若全裸,那全透明的丝质性感内裤下隐隐透露出的胯下深处禁忌游戏的深渊,鼓出的凸凹仿佛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芳草茵茵,清晰可见。

  “来啊!”念恩妩媚迷人地看着我,眉目含春地挑逗着我,那层薄薄的细致光滑的肉色丝袜,和粉红色的罗衣,起把念恩原本白皙丰满的玉腿,衬托得更性感更迷人。

  念恩绷了绷脚尖,丝袜之中的几个迷人脚趾勾动了几下,接下来,她又出人意料地把左脚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