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便沉醉在与我的热吻里。

  天旋地转,念恩彻底迷失在这爱的深处,体验着真确充满血肉的感觉,踏实的幸福。

  在我娴熟的湿吻和熟练的抚摸之下,念恩的心中溢满的幸福感动让她不由双手紧,抱住我,恨不得将我彻底融入她的整个心湖。

  在玉人腰腹间揉捏抚摩,不会,念恩玉颜娇红,银牙微咬,樱唇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娇呤。面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不住的娇声喘喘,娇躯不停的扭动,有意或无意地撩拨着我男性的欲望。

  “恬哥,人家受不了了!”念恩断断续续的呻吟,双腿纠缠着前后摩擦,似乎腿间有着难以启齿的什么。

  “这就忍不住了?”我爽朗低笑,边吸吮着念恩的雪颈,边握住她那对丰满的圆翘||乳||房,大手揉搓,诱出她阵阵娇吟。

  “嗯,讨厌!”念恩的小手迷恋地抚摩着我胸前结实的肌肉。

  我低下头,捧高那两团娇||乳||,张嘴热切的咬住只,大手不断的在||乳||房下推挤按摩,另只手则捏着她的转着圈子。

  “啊!”念恩被刺激得浑身战抖。

  “喜不喜欢?”松开的口,那挺立的椒||乳||湿淋淋又晶莹美丽,惹得我忍不住嘴角流涎。

  “啊!喜欢!”念恩抽声喘息,弓起细腰,两条美腿在短裙下并得更紧。

  “嗯!”念恩勾住我的脖子,念恩放肆的扭动双腿。

  “让我看看有多湿了,乖,张开腿。”我大手握着念恩的腰肢,低头欣赏着她娇媚的放浪神情。

  “讨厌,你好坏!”念恩呻吟着不依,却乖乖的分开直互相摩擦的双腿。

  “再张大点,让我看”我低哼声,眼睛冒火,大手滑上她美丽的长腿,“好美!”

  念恩仰下身去,靠在墙上,无力的娇吟着让我将她的大腿推到最大角度。

  那女人最美丽的幽谷完全展现在我面前,嫣红的花瓣无法像往常样紧闭。

  我仔细的观察着那花瓣的细细娇颤,慢慢勾起流得念恩满腿根都是的嗳液,手指轻挑。

  “噢!”念恩激烈的挺起腰,已然绯红的身子立刻颤抖起来。

  轻轻旋动,念恩立刻哆嗦起来,嘤咛得妖媚。

  “喜欢,好喜欢!哥!”细腰忍不住阵扭动,配合着我转动的角度。

  “噢,好棒!”念恩满足地发出声呼喊。

  我微笑,忽然并指往里撞。

  “啊!”念恩尖声叫起,全身都哆嗦起来。

  手指来回抽动,我的动作由温和到剧烈,由慢到快,戳得水声不断。

  “快!再快点!”念恩快乐的拱腰又扭臀,放浪的叫着自己的快乐,双腿张得大大的。

  我垂着眼,大手抓住她丰满的||乳||房肆意玩弄,尽可能的取悦她。

  “宝贝,我爱你!”低下身,我吻住她叫唤的小嘴,手上的动作开始变得粗暴残酷。

  念恩被重重的抽动,无声的达到了高嘲,双腿蜷曲起来,紧紧夹住带给她快乐的物事。

  好会儿我才抬起头,满眼深情的看着她。

  “我也爱你,哥!”念恩微笑着抬手抚摸我的面颊,纤细的手指路滑下,抵达我腿根起,眉目如画,笑容变得妖娆诱惑。

  “你的手好棒!”我低低笑起来,享受着念恩的握紧与揉搓,闭眼呻吟。

  “还有更棒的!”念恩嬉笑着,“放我下来。”

  “怎样?”我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你坐上去。”念恩笑着指了指写字台。

  “!”我很合作地照着她说的去做,屁股坐到了写字台上。

  念恩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轻轻舔,从下至上,穿山越岭。

  “哦!”只觉阵阵麻痒涌来,念恩的舌头越来越熟练,很快就让我渐入佳境了。

  我深吸口气,抑制住想射的欲望。

  “噢!好念恩!”感觉已经顶到了念恩的喉部,我看到她紧皱着眉头,舌头吃力地舔着,巨大的征服感在心头萦绕。

  我轻轻挺动,在念恩的小嘴中进进出出,口津打湿了庞然,可以看到粗大的血管变得越发血脉贲张,皮相狰狞。

  手握住念恩丰满浑圆的||乳||房,我喘着粗气,用食母二指夹着,揉捏挤压。

  “唔嗯!”念恩吸紧双唇,时而用力吸吮,时而香舌相逐,缠绕打转。

  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手扶着念恩的头,手按着台面,大力挺动,在念恩的小口中激烈撞击。

  “嗯哼!”我的粗暴让念恩不满,但她也只是用鼻音表示,并没有吐出来,依然张着小口配合着我的动作。

  “哦”念恩的努力与执著终于获得了收获,股浓烈而澎湃的激流冲进了她干渴的食道。

  我抚摸着念恩的玉颊,轻轻为她擦拭着香汗。

  念恩缓了半天才将口中的泉浆咽下,粗喘了好会,才呼出了句:“憋死我了!”

  “来吧宝贝,趴在这。我们继续,这下该我伺候你的了。”稍稍喘了口气,调匀了呼吸,又开始继续,再接再厉,不能自己爽快了却让女人没能满足。

  “怎样做?”念恩摇曳着杨柳春风窈窕柳腰,风情万种地摆弄几多诱人姿势。

  “手扶着台面,屁股撅起。”虽然心火降了很多,但情欲却没有降下分毫,鼻头照样痒楚楚的。

  “嘻嘻。”念恩半推半就,拧着腰肢站到我面前,手扶着写字台,雪白的俏臀翘起,回眸笑,百媚生春。

  “呼!”刚呼匀的气息又开始急躁,我站在她后面望着她,目光很自然地被宽大地盆骨中间迷人的三角吸引。

  近在咫尺,雪白炫目,似藏非藏似隐非隐的黑影展示着极为震撼的野性美,加之内中散发的浓郁幽香,强烈地刺激着我视觉感官和征服欲望。

  只是区区个站姿就把我看呆了,口内唾液急增,那香气更如蝽药般沁入肺腑,顿时心浮气躁,意乱情迷。

  有人曾形容利智有“伟大的胸脯,宏伟的臀部”。

  女人身上最性感最美艳的地方莫过于细腰下的屁股了。

  男人在欣赏女人身材时多数时间都是将目光放在女人的臀部上。女人走起路来左右摇晃的丰臀更是摇的男人们心旌荡漾,此时男人的感觉就象卖火柴的小女孩盯着烤炉中肥大焦黄滋滋滴油的烤鹅样,咽咽口水,直到风景从视线消失或被其他事打扰。

  不用责怪男人们色迷迷的目光,这是上天安排的。上天给予女人臀部最浓的“性息”,这是好身材女人的骄傲,她们应为此感到自豪,当然男人在欣赏时也应充满尊重和赞赏,感谢造物主的造化,不过也不要看的太长了,否则容易被指为性马蚤扰。

  曾在本书中看到这样描述男人在不同年龄对女人的感受:情窦初开时关注女孩的容貌,稍后看重女孩的胸围,再后看重女孩的臀围。我可能发育的比较晚吧,从20岁才开始欣赏女人的丰臀的,在此之前还处于前两个阶段。记得在小的时候,男孩子们对于屁股大的女人持种嘲笑的态度。现在想来未免可笑,小屁孩们懂得什么呐。

  不久前看过个谈话节目,介绍女人如何在做嗳前向男人调情,个金发女郎到个男性观众前,手扶椅背屁股翘着对着那观众,性感地摇摆扭动她的丰满的屁股,乖乖,很劲爆,谁受得了,我想那观众回家后不让他老婆或女朋友照方抓药大战几十回合是别想睡好觉了。

  让女人跨骑在男人身上,男人边亲吻着女人的||乳||房,边双手抚摸揉捏着女人的丰满滚圆的大屁股。让女人在男人身前摇曳着款款细腰,让女人的嗳液浸润着男人的肌体,男女的鲜花定会竞相绽放。

  男人拥抱着女人的丰臀就如同拥抱着整个世界。

  当女人背对男人套坐在男人身上款摆腰枝轻磨丰臀时,此时女人的丰臀,用阿拉伯人的话说:“旋转的天堂”,强烈的视觉和触觉刺激就让男人不知身在何处,即使是赵传在此也会唱“快乐似神仙”。

  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嘲笑地评论她的女同事:某某的身材象个葫芦。

  是的,男人就是喜欢这种葫芦型的女人,特别是那节大葫芦让男人抱着在爱河里爱不释手!

  女人的腰要细,髋部要宽,大腿要丰满,到了膝盖后要逐渐细下来收拢,双腿要略为呈形,臀部丰满滚圆,不能有凹下去的地方,要浑圆得象马臀,另外点,滚圆的臀部定要上翘,越往上翘越性感,以上所说的地方腰细是点睛之作,如果腰比水桶还要粗,男人抱着的时候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或者是哭笑不得吧。真是“粗遮百俊”。

  据有关专家研究:细腰丰臀的女人生孩子最顺利,而且这样的女人寿命也要长些。这也许是男人喜欢细腰丰臀女人的生物学上的原因吧!

  有人把欣赏女人的细腰看成是欣赏女人的更高境界。

  男人皆喜女人腰细,好细腰者何止楚王!不过我不忍心看到女人为使腰细去胡乱节食和束腰,束腰过份了会造成胃病等疾病,健康和快乐才是女人美的根本!当然也并不是说不要理会,女士们还是应咨询有关专家进行相关锻炼以使腰保持纤细。

  锻炼也能使臀部丰满浑圆,华裔花样滑冰运动员关颖姗就说滑冰使她的臀部象“泡泡”样鼓起来。

  女人的臀部平时在坐着和蹲着时最漂亮。

  有尊雕像叫“蹲着的维纳斯”,那完美的曲线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好,望着维纳斯那浑圆饱满流畅仿佛要包容切美在里面的臀部,你就会忘了切。

  那么女人在床上呢?

  女人跪趴在床上或站在床边身体趴在床上,双腿并拢,臀部往上翘,这个姿势是最美最性感的!男人会为此发狂,会不顾切地进入女人露出的鲜花里,这就是大多数男人喜欢以后臀位做嗳的原因。

  些性心理不太成熟的女人对此体位很反感,认为象动物。其实我们的老祖先在直立行走之前就是这样做嗳的,这是男人喜欢以后臀位做嗳的遗传上的原因。

  我们锻炼身体可以有模仿动物的五禽戏,我们的科技可以有仿生,为什么人做嗳就不可以模仿动物呢?更何况后臀位姿势做嗳还是我们老祖先的看家本领呐。

  不管在网上还是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发现长相漂亮的女人并不困难,但要碰到腰臀长得漂亮实在是难。谓之千里挑,点也不为过。

  如果有两个女孩,个长相漂亮但身材般,另个长相般但身材尤其是腰臀漂亮,两人其他情况相似。要我选个,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若两者的长处结合在起,用某些男士的话,那就是豪华或超豪华型的了。

  亚洲人,白人和黑人都有臀部很美的女人,但相对来说白人和黑人中臀部漂亮的要多些,尤其是黑人女人的臀部最为丰满滚圆上翘,所以黑人尤其讲究欣赏女人的臀部。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大屁股都能让你迷失的本钱。

  曾听个朋友说,他见过个永生难忘的超巨型屁股!而且还拍了照,我曾有幸见过面。

  女人的髋部有正常女人髋部的两倍!差不多有普通房间的门那样宽甚至更宽点。半边屁股颊就相当于正常女人的整个屁股。

  震撼!绝对的震撼!

  这种感觉淹没了美感和性感。

  这样的只能用超巨型来形容的臀部,其中条腿包括屁股颊可能有70到80斤重,全身体重可能有280斤左右,比漫画中的还要夸张,设想下和这个女人做嗳吧,先采用后臀式和她做嗳,面对着这个巨大无比的屁股,你可能会想到的诗句是:卷起千堆雪,然后就想到大象的。任何男人进入她的体内后都会感觉象给她扎针灸!

  这差点没有直接导致我对女人的屁股丧失了兴趣。

  幸好,这个女人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因此逃过劫,保住了自己对女人屁股的兴趣,而且还越发的浓了。

  情不自禁啊!

  我伏下去,把着念恩的雪臀,就张嘴亲吻上去。

  “啊!”念恩发出声浪叫,想不到我会去亲吻她哪里,差点没有手软,忙扶稳了台面,弓着腰身,接受爱人对自己羞处的亲吻。

  我也不客气,呼哧呼哧连亲带啃。

  念恩紧皱着眉,嗯嗯啊啊地叫着,承受着身体深处地浪浪快感。

  我的亲吻由慢到快,由紧张到激烈,念恩逐渐马蚤痒难耐,终于扭转屁股,扬起右腿挂在他我肩头,将正面黑压压的森林送上来。

  送上来当然就不客气了。此姿势便利多多,我抱着念恩的大腿,温柔地亲吻着,舌头如雨点般密集地点在山丘上。

  “呃!啊!啊啊!”念恩美靥绯红,连声浪叫,手扶着我的头,腰身越垂越低,成熟的身体火烫无比,香汗淋漓。

  “呼!”我出了口气,终于停了下来。

  念恩身子软,立刻瘫倒。

  我把她拽到怀里抱住,拢开她被汗水浸透的湿发,亲昵地在她脸上亲吻,直待她喘息初定,才柔声道:“准备好了吗?要进攻了!”

  “哥,你好会弄,我都爽的快不行了。”念恩红潮满面,媚色迷离,满足地点点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哥,你来吧!”

  两人四目相对,都发现彼此眼中摇荡的火焰。

  窗外,行云暗暗聚拢,月色妖魅地在云层里晃动,只有风,不停扑打着玻璃。

  房内静静地,两人的喘息声紧促纠缠。

  “我要进去了!”我道。

  “嗯。”念恩闭阖眼睛,长长的睫毛不住抖动。她的双手拄着写字台,双腿大开,带着粉色的雪臀对着我翘起,发出诱人的讯息。

  我舔了舔嘴唇,在她最敏感处磨转起来。

  念恩柳眉紧蹙,声闷哼,抖着屁股,脸上现出痛苦而愉悦的娇态。

  我看了看,停住了坏笑,道:“妹子,我真的要进去了!”

  “要干就干,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念恩被我调戏,又气又急,屁股使劲就朝后撞去。

  “靠!”我没有防备她有这招,立时扑倒在她身上,那东西正在门外,也扑通下就进了里面去。

  念恩骤然充实,被塞得满堂堂的,“啊”地声叫,忙挺起屁股,深深地接住。

  绝对是整只,不只是半!

  细嫩而温软的感觉,让人极为酥爽美好,穷尽中华五千年来的美丽词藻也无法将之形容,仿佛置身飘忽忽的云端,被热暖暖的阳光包围,可以肆意的驰骋,可以猛烈的冲撞,就是逃不出去,也不愿不想逃出。

  我趴在她光洁的玉背上,细细地品味着。

  “哥,你的好大,我差点没有爽死!”念恩慢慢睁开眼,回眸望来,脸的痴迷。

  “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以后可要听话啊。”手伸到下面握住两只随波荡漾的水球,轻轻揉捏。

  念恩媚波流转,吃吃笑道:“哥,我要你狠狠地来。”说话间,念恩开始放荡而灵活摇起了屁股。

  “好。我就来个趁热打铁。”我也是箭在弦上,不再耽搁,双手捞起她的屁股猛然砸落。

  “啪,啪啪,啪啪啪”

  念恩屁股被撞,樱口紧闭,银牙咬碎,发出声声愉悦的闷哼,奋力挺动着纤细而有力的腰肢,配合着我的节奏,时紧时缓地享受了起来。

  热血在燃烧,情在放荡。屋里片靡靡之象,就连外面的也天空不安地震颤起来。

  男人与女人赤裸情,肉体火烫,做着世间最原始最动人的事,纵情地放浪。

  个年富力强,得天独厚,生猛无比;个意乱情迷,纤腰美臀疯狂涌动。

  两人忘我地全力以赴。渐入了佳境。

  终于,伴随着玉瑕声极度舒爽的叫床。两人同时达到了极乐的巅峰。

  念恩颤抖了半分钟之久,才如死鱼般放开四肢。

  生怕压坏了她,我忙移下身体,把软倒的她抱回床上。

  卧躺在侧,欣赏着高嘲中地女人。我心内幸福充溢。

  念恩美眸惺忪,喘息无力,全身蒙着层细腻的汗珠,如醉死了般。

  我好生不忍,抚着她酥||乳||,温柔地在她鬓边亲吻。

  念恩搂住我的脖子,美靥上漾着幸福满足的笑容,无言而痴情地望着,任凭我在她流满汗水的脸上眼睛鬓边,体贴而温柔地亲吻。

  逐渐的,念恩的气息开始绵长,双眸水盈盈,雾蒙蒙地望着我,“哥。你太厉害了,我的魂都被你收走了。真的太了。从没这样过!”

  念恩说得深挚倾怀,作为男人我当然受用无比,兴奋地笑道:“要不要再来次突破。”

  “不行了,人家就差没有断气了。你去找姐姐吧,以后人家再补回来。”念恩非常愿意再来次,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这情况还那里能堪重负,只好讨饶了。

  “算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偃旗息鼓吧,别回来被捉在床就笑了。”我估摸了下,这个时段实在不适合再继续疯玩了。今天幸好两位老人家带着孙子孙女们参加乡下亲戚家的婚礼了,许氏两兄弟也都忙于工作,否则哪有空闲时间让我们荒唐。眼见着时间也不早了,再过会,估计许天和许仙都该下班了。

  “你还会有怕的啊。”念恩呶了呶嘴,笑的有点狡黠。

  “敢笑话我。”抓住她的雪峰好好蹂躏把,然后在她屁股上拍了巴掌,“小惩大诫。”

  “霸道!”念恩撅起了小嘴,但怎么看那弯弯的嘴角都像是在笑。

  “小心我再来次突破。”我邪笑着看向念恩的小屁屁。

  “啊!”念恩见我不怀好意,赶忙求饶道:“奴家以后不敢了,求老爷饶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