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辨出我的快乐,哪些是灵的,哪些是肉的?

  今天,才懂了秦观的这两句词。不求朝朝暮暮的感喟,原是发自两情长久的渴望。它说的是这样的意思:两情若是相悦,必然就想朝夕相处,必然就想身心交融。秦观也是想的。但是,——不要,不要。留着那期待,不要去抵达。

  词人看到的是生命的哀艳与无常吧:盛宴后的散场,繁华中的荒凉。

  想起叶芝。和他那首已感动我无数次的诗。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过去的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年轻欢畅的时候,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的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24岁遇到茉德冈,29岁他献上这首诗。可是他的求婚遭到拒绝。23年之后,茉德冈的丈夫去世,他再次求婚,仍然被拒绝。

  如果24岁初相遇时,他们就能够相爱。从此,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他的爱,又会是怎样的爱?

  真正终极的爱,不是相爱,而是这样的单相思吧。单方面的爱,才能够使人达到无限地爱个人。因为他永远都有期待,永远都未抵达圆满。

  有些乱。有些忧伤。无来由。

  心里盘旋起苏永康的那首歌。

  你说你还是喜欢孤单,其实你怕被我看穿。你怕属于我们的船,飘飘荡荡靠不了岸。

  想要把你忘记真的好难,思念的痛在我心里纠缠。朝朝暮暮的期盼,永远没有答案。

  既然爱了就不要后悔,我的舌头毅然憾开了她的贝齿,进到她的檀口里大肆挑逗。

  “嘤咛!”正陷入茫然与痛楚之中的周丽突然遭此突袭,敏感的神经自动产生了应激反应,贝齿竟然朝我攻入她口中逗弄她香舌的舌头咬去。

  幸好我早有防备,没敢肆无忌惮,经发现不妙,立时退了出来,只差分毫便没有被咬到,不然就乐极生悲了。

  “咬着了吗?”周丽也吓了跳。

  “没有。”我摇头道。

  “没有就好。”周丽呼出口气。

  “啧!”她像小鸡啄食样啄了我的嘴唇下,点到为止。

  “啧!啧啧!啧啧啧!”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回敬了她几个点到即止的香吻。

  周丽睁着大眼睛看着我吻了她的嘴唇。她知道我已经接受了,心道安琪果然没有骗她。

  日盼夜盼,这天终于到来了,她的心里却突然的羞怯起来,热辣辣的面颊埋首在我的胸膛,不敢看我的眼睛。

  微微笑,我的手便不再闲着。

  “哥。”周丽被我身上浓烈的少男阳刚气息熏得芳心迷醉,更被我的大手摸得玉体酥软娇躯轻颤。相思久长的感情,少女怀春的悸动,她也开始情动,伸出芊芊玉手抚摸起我刀削斧砍般棱角分明的面庞,含情脉脉地望着我的眼睛,娇羞无比地低声呢喃。

  “丽儿!”我仔细地打量着现在的周丽,娇美的容颜,淡淡地斜挑在缕蓬蓬松松的刘海下的眉毛,挺直而小巧的鼻梁秀挺地立在正中间,对清辙透明的眸子,双娇艳诱人的红唇,还有那头流光闪动的披肩发,雪白的脖子下漂亮的连衣裙里耸立着两座挺拔的玉女峰,再往下是浑圆的香臀。

  周丽的全身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得到她的主动示爱,我便不再被动,双手捧着她白皙娇嫩的脸颊,动情地亲吻住她鲜艳湿润的樱唇。

  周丽娇躯颤,害羞地闭上了灵动的眼睛。

  我好整以暇地实施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周丽湿润柔软的樱唇,粗大的舌头探进了她的樱桃小口,放肆的在她温暖湿润的口中活动着搜索着,时而和她甜美滑腻的香舌纠缠在起,时而又沿着她光洁的牙齿游走。

  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周丽仿佛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朵美丽的花蕊,引来蝴蝶在上面自由飞翔,与她相伴快乐地玩在起。

  这种感觉真的美好,周丽舌尖缠绵,生涩地吸吮着我的舌头,再也不愿意分开。秀美桃腮羞红如火,美丽而娇艳。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却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酥软无力地依偎在我的怀里,娇俏瑶鼻发出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

  周丽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地发出火热娇羞的嘤咛。我闻到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双手在周丽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她的玉颊桃腮,双手渐渐下移,经过她挺直白哲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层薄薄的制服握住了周丽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盈盈不堪握的女椒||乳||,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

  “嗯!”周丽下意识地开始挣扎着反抗,等到我再次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她挣扎的双手就变得软弱无力,娇躯酸麻酥软,樱唇轻启,不知深浅地吐出香艳的小舌,笨拙地反吻着我湿热的嘴唇。

  我顺势吸住周丽甜美柔软的香舌,动情的纠缠着,贪婪的吮吸着,唇舌交织,津液横生,大手也开始继续在她身上游走。

  “唔”周丽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这次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反而情不自禁,双手胡乱地抚摸着我的虎背,任凭我火热地卷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哼!”周丽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此时的她已是媚眼如丝眉黛含春。她感觉到我的双大手顺肩钾到了她的腰际,并不断抚摸,而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我的双手也会抚上她丰满的双臀,并肆意的抓捏着她翘挺滚圆的臀瓣,爱不释手。偏偏我的技巧还不只此,在她春心荡漾心猿意马时候,我的手就滑入了她制服里面。

  “嗯!不要嘛!”周丽羞涩着似拒还迎。

  我只是邪邪笑,大手插进她的制服里,抚摩着她的玉腿内侧。周丽又急又羞,但被男性抚摸的快感令她下意识分开玉腿,渴望更多的快乐。

  少女的敏感地儿被触碰,周丽不可抑制地心神颤抖,从外至里,丝酥麻的感觉油然而生。

  “啊!”周丽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娇躯颤抖,胴体痉挛,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感觉内裤都已经湿透了。周丽娇喘着,浑身酥软无力,芊芊玉手紧张得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有紧紧地环住我的脖子。难为情而又羞涩,美目眨呀眨的看着我,别提有多妩媚动人娇羞无限了。

  第二百十九回

  层膜!

  薄薄的层,中间有空。

  手感玄妙,轻触下便有灵魂蚀骨的感觉。

  感动,心痛,蓬勃的爱意汹涌。

  手指轻轻触动,带着无边的爱温柔与缠绵。

  头好晕,目好眩,阵阵昏厥袭来。

  “好多水啊!”我掏出手,手掌上满是晶莹的玉液,闪烁在璀璨的霞光之中,透出点点星辉,很是耀眼,很是醉人,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股甜腻润蕴舌尖,甘美而充满着沁人心脾的清香,眨了眨舌头,欣喜的笑声脱口而出,“如此美味,即便瑶池玉液也无法与之媲美。”

  “坏哥哥,就知道笑话人家。”周丽颊生霞晕,满眼的尽是桃花,迷醉而醉人。

  “你不信?真的很美味。”我认真道。

  “真的吗?”周丽带着羞意的眼眸瞄向我的手指。

  “嗯。”我点点头,“要不要尝尝?”说即,把手指伸到她的唇边。

  闪烁着晶莹光泽的丝液,在爱人的手掌间,如精灵般的玩耍。这是副怎样的景象啊!这是种怎样的感觉啊!

  周丽看着伸到嘴边的手指上自己那如精灵般跳动的丝液,心脏搏动的更快了,手掌紧紧压在心口,彷佛若是不压着,心脏便会不由自主地跳出来。

  周丽红颊火烫,喉头干枯,情不自禁地伸出嫩红的小舌头。

  红润的丁香,晶莹的玉液,激射出扣人心弦的情欲。深吸口气,压住火山的爆发,静静地注视着丁香与玉液之间越来越短的距离。

  终于,在周丽闭上眼睛的那刻,丁香零距离地靠近了闪烁着晶莹光泽的玉液。

  好像是受到惊吓般,周丽的香舌刚接触到带有丝丝凉意的玉液就立刻蜷缩了回去,而我的手指也紧随着受惊了的小香舌起进入了她呼吸着樱兰紫气的檀口中。

  周丽阵惊愕,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我。

  我对她微微笑,伸到她口中的手指轻轻勾起她退缩的小舌。

  周丽没好气地白我眼,便羞红着玉颜轻轻吸嘬我的手指。

  任她吸嘬了会,我将手指抽了出来,笑问道:“味道如何?”

  周丽羞得埋头入我的怀里,双手伸到我的腰际拿出女人特有的武技把不满的情绪都发泄在我的身上。

  “准备好了吗?”抱着她,亲吻着她的秀发,轻轻在她耳边说。

  “什么?”周丽微微抬头,满是情意的眼眸带着丝丝疑惑。

  “准备好献身了吗?”我盯着她的眼睛,满脸的笑意盈盈,只是这笑里饱含着很深的情意,还有很深的情欲。

  “嗯。”周丽火辣辣的脸颊发烫,秀目含羞,仿佛被我的眼神给电到,赶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我。

  “既然这样,我就来了。”我的话很轻,却感觉呼吸都沉重了。

  “嗯!”周丽重重地点头,紧闭的眼角似乎有泪花溢出。

  多年的等待!多年的期盼!多年的夙愿!

  终于,这天让我终于等到了!

  来吧,我的爱人!

  今天,这刻,我的爱人,来摘取为你保存了久的这颗依然新鲜的果实吧!

  情意绵绵,欲火腾腾,我不再多等,低头吻在周丽红润温软的香唇上。

  周丽春心勃发,适才经过我的番教导,已经开窍了,见我吻住了她的香唇,也立即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张,让我的舌头长驱直入。

  檀口好香,舌头好滑。

  进入周丽湿润暖香的樱口中,我的舌头便忍不住四处舔舐,恣意而充满着汹涌的爱意。会儿舔舐她的上颚,会儿舔舐她的下颚,会儿舔舐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几乎是无所不至,无所不舔,无所不美,无所不爱。

  两个人口中恣意分泌的津液缠缠绵绵交汇着。

  我能感觉到,周丽已经被我无微不至的舌头舔得芳心痒痒,欲念萌发,情欲高涨了。她也开始进入了状态,驱使着湿滑滑香甜美妙的丁香去舔舐着我的舌头,口腔。

  两条妙舌,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起。

  就这样两条妙舌儿纠缠了好会儿,已经被欲火烧得神智迷荡的周丽感觉到这样已经不能够满足她心中的需求了。

  她的气息开始变粗,猛然口噙含住我的舌头,便如吸血的水蛭般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且如饮甜津藌液似的吞食着我舌头上的津液。

  此刻的她白嫩的花容醉酒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那贪婪的吮吸仿佛只发了情的母色狼。

  “哥,我爱你!”周丽终于憋不住,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我的舌头,吁吁娇喘,热热的呼吸喷在我脸上,浓香迷人,沁人心脾。

  “哥也爱你!”我呼呼牛喘,闻着她呼出的香气,心中爱意甜甜。

  “哥,我”周丽春心荡漾,春情勃发,红霞满面,娇羞无比。

  “不要急,慢慢来,哥怕会弄疼你。”我轻轻吻着她的芳颊,笑了笑,指着旁边的美容床,“我们到上面去。”

  “嗯。”心里的渴望越来离自己越近了,周丽心里慌极了,搂着我脖子的手紧了紧,脸颊贴在我的胸膛上,满脸的笑意涌满了幸福。

  温柔地搂住了她的纤腰,轻轻笑,便抱起她站了起来。

  周丽双手环抱搂着我的脖子,把脸儿亲密地贴在我的胸膛。又长又直的乌黑秀发如玉瀑般泄下肩头,微微散发出来阵阵淡雅的清香。轻轻嗅下,便让人心驰神醉。

  玉颜因兴奋娇羞而酡红,细长的柳眉弯曲有致,娇俏的鼻翼微微扇动,嫣红柔软的樱唇轻轻抿合,明若秋水的眼眸清波流转。如此的美人儿,真个绝色。世人若能稍亲芳泽,便觉此生无憾我却搂着她的柳腰,拥美在怀,真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而无憾啊!

  妩媚的连衣裙掩不住欣虹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胴体若隐若现,衣下玉||乳||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握。淡淡的清香,芬芳馥郁。人生若得此等艳福,夫复何求?

  美容床前,情难自禁,我再次吻上了她微喘的樱唇。

  周丽温柔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这时候,她已经完全没有点矜持和抗拒了。

  虽然她的吻还是非常的生涩,但我的技巧却是高人等的。舌尖轻轻挑便已溜进她的檀口之中,霸道中饱含温柔地勾出了她的小香舌。

  两只小舌儿,在我的主动她的配合下,甜美地舞动着。

  芳心迷醉咿唔连声。周丽在我的百般挑逗下迷醉在深吻之中,浑然忘我地任由我的火舌在她的檀口中恣意舞弄,而她的香舌也美妙地迎合着。

  我将周丽放倒在床上,让她平躺。

  第二百二十回

  长发如云,美颜如玉。柳眉如黛,樱唇如朱。

  白嫩如瓷的脖颈,轻轻蠕动,跳动出波波优美光滑的曲线。那乌黑亮泽的秀发,披肩般散落肩头,如瀑的发丝温柔地拂过雪白的肌肤。

  黑与白的差异构成了幅如梦似幻的惑人画面。

  股热流直冲脑际,我情不自禁低下头,轻吻着她的眼角。

  美丽的大眼睛因羞涩而紧闭张着,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娇艳妩媚。

  仿佛陶醉在梦中,我仔细地俯视着周丽光洁如玉的脸蛋,那弯弯的秀眉啊,那小巧的琼鼻啊,那完美的樱桃小口啊,这是怎样的副摄人心魄的清秀面容啊。

  如此花样美艳动人的女人,当年的我就怎么忍心舍得呢?

  我俯下身,不停地亲吻着。

  多么光滑娇嫩的容颜啊!多么柔软甜美的双唇啊!

  轮疯狂的热吻,我终于禁不住伸出手,去解她制服的纽扣。

  颗,两颗,三颗,

  周丽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杏眼萎靡,小口张着,疾呼娇喘,仿佛那小心肝儿就要跳出来似的。

  我的头脑也在晕眩,心也距离嗓子口不是太远了。

  “呼!”长出口气,双手有些颤抖的拉开已经没有了纽扣牵绊的衣襟。

  好美的片肌肤啊!

  如玉,如瓷,如雪,如脂!

  好白好白,好嫩好嫩啊!

  轻轻掀开两片布,阵清远悠长的清香扑鼻而来。

  我的呼吸乍停,我的大脑缺氧,我的脑海里片空白,我仿佛进了个||乳||白色的梦里。

  梦,||乳||白色的梦境里。我的眼睛好似色盲了,什么也看不到。除了那两点耀眼夺目的嫣红仿佛雪原上盛开的两朵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末?不知酝藉几多时,但见包藏无限意。

  好对诱人的红衣姐妹啊!

  我的视线早已紧紧盯在周丽挺拔完美的双峰上了,那双晶莹的玉||乳||骄傲地耸立在我的眼前,如粉雕玉琢的山峰,那么的挺拔,那么的雪白,那么的柔和,那么的娇嫩,而峰顶上那两点细巧得宛如原野中雨露滋润后的新鲜草莓,更是让人忍不住涌出咬上口的冲动。

  望莓止渴,但觉喉咙如雷轰鸣,阵阵蠕动,我的双手颤抖着,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

  好大!好饱满!

  “哥,温柔点。”半睁着双眼,周丽既羞涩又紧张。

  “放心吧。哥会的。”那雪白的双||乳||啊,高傲挺拔地耸立着,如山似岳,绝美的||乳||球耀眼生辉,美不胜收。我看得全身发热,亢奋。尤其那时不时传来的阵阵||乳||香,馥郁香醇,更是让我心潮澎湃,欲火高涨。

  听到我温柔的话语,看到我涨红的脸庞,还有我双眼中腾起的火焰,周丽咬了咬嘴唇,闭上眼睛,身体后仰,便把整个身心都交给了我。

  轻轻拢了拢她的秀发,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嘴唇随着身体往下移动而轻轻下滑,眉梢,眼帘,鼻梁,脸颊,嘴唇,脖颈,最终将脸埋到了她的双||乳||之间。

  呼吸着她令人陶醉的阵阵||乳||香,双手轻握雪峰,嘴唇慢慢向上攀游。

  我用力地吮吸,牙齿轻咬厮磨。时而抬头,神情欢悦地欣赏番,舌尖如蜻蜓点水,温柔嬉戏;时而大口张开,企图把整个玉峰含在嘴里,浑厚的舌头从舌根舔到舌尖。

  周丽浑身酥麻难奈,禁不住娇喘微微。

  跨步上床,轻轻分开如玉修长的双腿,带着满腔的火气伏上那绝美炫目的胴体。

  “嗯!”周丽心里紧张,娇躯也随之颤抖,瑶鼻中发出娇羞而紧张的哼声。

  低头往下看,温香软玉已作无边的春色,早等着我去拮取。

  此时此刻,若非怜惜她是初次,怕是早就耐不住挺身直刺,跃马扬鞭了。

  让她等了这么多年,期待了这么多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吃大苦的。先时手指挑入时,试了试,感觉那层膜甚厚,怕是要大费番功夫不可。

  这就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