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还是没有违逆我的话,媚眼如丝,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缓缓低下头去。

  “噢!——”我长长地抽了口气。

  第二百二十八回

  “姐夫,我想死你了。”玉卿回到家里见到我便扑了过去,满脸的笑容点也不掩饰内心的喜悦。

  “我也很想你,宝贝。”我抱起她轮了几个圈,感觉小妮子两天没动,胸前的两团嫩肉似乎又长大不少。

  “臭姐夫,你这两天都是到哪里鬼混去了,也不跟人家说声,知不知道人家很担心你。”小妮子和我起坐在沙发上,她坐在我腿上,抱住我的脖子,秀媚的眼眸瞅着我,摆出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姐夫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我知道这小妮子心里不平衡。本来是属于她的时间,却偏偏被别人给分了,她能心安理得,不抱怨才怪。

  “哼。这次先饶了你,以后认不准再犯。”她皱了皱小鼻子,指了指自己的小脸儿,“来,亲个,算作是对你的惩罚。”

  我心里阵好笑,便也配合,顺着她的意思在她晶莹如玉的小脸上狠狠亲了口。

  “好了。惩罚完毕。”小妮子本正经地说完这句话,再也隐忍不住,自己便率先笑了起来。

  “今天晚上我要你陪我。”小妮子笑倒在我怀里,双手挂在我的脖子上,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晶亮的眼睛里闪着醉人的光芒。

  “好。今儿个晚上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里陪我的小乖乖。”我把头埋进她的玉颈里,深嗅着淡淡的体香。

  “姐夫,你摸摸人家这儿是不是又大了。”小妮子脸色微红,拉着我的手掌覆盖在她胸前的凸起上。

  “可不是。”我的手在那饱满上轻轻捏了捏,“是比两天前又大了,我刚才抱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姐夫,你喜欢吗?”小妮子的眼里透着希翼,热切地看着我的眼睛,期待着我的答案。

  “傻丫头,姐夫当然喜欢了。只要是你的,不管大小,姐夫都真心的喜欢。”我嫌隔着衣服摸着不舒服,便解开两座玉峰间的粒纽扣,大手伸进了她的校服里面。

  小妮子边享受着我的抚慰,边问道:“妈呢?”

  “在厨房做饭。今天买了好多你喜欢吃的。”我的只手把玩着如新剥鸡头的嫩||乳||,只手悄然伸到校裙下面,摸上了她的大腿。

  “妈还受着伤哩。我们去帮忙,好不好?”小妮子挺知道心疼人的,不错!

  “好。”我把手从她校服里抽出来。

  玉卿从我腿上下来,拉着我的手,我顺势也站了起来。两人相视笑,便相携着朝厨房走去。

  伊宁正在切着蒜薹,玉卿俏生生地出现在她身边,搂住她的腰,道:“妈,我们来帮你。”

  “妈不要你帮忙。”伊宁溺爱地看着小妮子,“上了晌午的课,该饿坏了吧。”

  “还真是有点饿了。”小妮子笑着摸了摸有些瘪的肚皮,“妈,今天都做了什么菜?”

  “香肠炒菜花,青椒炒肉丝,烧茄子,番茄炒鸡蛋,都是你最爱吃的。”伊宁眼睛里满是疼惜,打开了正在冒着蒸汽的锅盖。锅里面的竹箅子上搁置着四个散发着香喷喷热气的菜肴。

  “真香啊。”小妮子舔了舔舌头,伸长着脖子,狠狠地吸了几口菜香,手指大动。

  “先洗手再吃。”伊宁笑叱道。

  “嘻嘻。”小妮子嬉笑着停住伸出的手指,走到旁边的水池前。

  滋啦啦

  伊宁倒了两大匙油进锅里,烧热,然后放入五花肉片,大火爆炒,爆出阵阵响声。

  “我把这些菜先端出去。”我道。

  “好的。”伊宁笑了笑,“还有这个蒜薹炒肉片。会就可以开饭。”

  “姐夫,我来帮你。”小妮子擦干了手捏了片香肠放进口里。

  “呵呵,小馋猫。”

  顿饭吃的很温馨,也吃的很饱。俗话说,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至于能不能活九十九不说,但饭后能够走动走动,不是什么坏事儿。

  小妮子的殷勤,让我比以往吃得多了。感觉肚子有点饱,我提议到前面的人工小树林里走走。

  这个小树林,我这是第二次来了。第次是前几天的那个夜晚,与喻丹起度过的个浪漫静夜。

  还是这片小树林,枝繁叶茂,与夜的静谧不同,白天的小树林不再幽静,显得有点喧嚣。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没有了清凉的月色,没有了斑驳的小光点,没有了那种走在光上的感觉,也就没有了那种很妙很浪漫的感觉。

  感觉倏然无味,也就没有散步的好心情了。

  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喻丹,她不是个人,还有个与伊宁年纪相仿的女子,穿着身深色的职业套装,头发盘在脑后,鹅蛋脸,皮肤滑嫩白皙,双眉淡如远山,双唇很薄,瑶鼻精致,特别是颈项极为修长,浑身上下都透着浓浓的少妇韵味。

  不过,此女美则美兮,可骨子里却透出股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不敢靠近。

  我认识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了,可还至少没遇到个这样如冰山雪莲般冷艳的女子。步瑶虽然有时候很泼辣,但也只是泼辣,不是冷。虽然玉梅姐也有着冷的气质,但相比而言,还是与眼前的女子相差很远。

  看喻丹那个亲昵劲儿,用脚后跟想想就知道,眼前这位有着无与伦比的冷艳气质的美女不是别人,定是她的妈妈。

  五个人,只有我和这位冷美人互相不认识。喻丹殷切地为我们两个做了介绍。

  三个女人台戏,四个女人更是戏中戏,而只能偶尔才能插上句话。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不受重视,因为四个女人有三个跟我有了非比寻常的关系,所以她们谈话的内容多与我有关。

  而我也能感觉到道有点冰冷的眼神时不时地扫过我。

  正在与伊宁说着话的冷艳美女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两个聊得兴高采烈时不时地偷瞄我的小姑娘,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该去上学了?”

  “哎呀!差点就忘记了。”两个小姑娘彷佛突然间才意识到还有上学这档子事,连忙惊叫出声。

  第二百二十九回

  “还差十分钟就到两点了,是到时候了。”喻丹掏出手机,不好意思地笑了。

  “十分钟,应该能赶到。咱们走快点。”玉卿拉开架势,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我摇了摇头,笑道:“不用急。我送你们过去吧。”这里距离学校,正常走至少要十五分钟,即便她们两个跑到地方不迟到,这么热的天气,肯定是逃不掉身臭汗的。

  “谢谢姐夫。”两个小丫头甜甜地喊叫。

  “姐夫?”冷美人看着喻丹术,有点疑惑。

  “丹儿是跟着卿儿叫的。”伊宁解释道。

  “噢,原来是这样。”冷美人点点头,“那你们就赶快去吧,别迟到了。”

  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到校院门口的时候,才只过了五分钟,还剩五分钟的时间,足够她们两个悠然地走过校门到教室的这段路了。

  停在学校门口,看着她们两个的身影消失在校园深处,我并没有立时启动车子,而是彻底地熄了火,点燃支烟。

  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虽然每天都通电话回去,但还是止不住地想念。

  虽然离家不是很远,开车也只是两个小时,怕只怕回去就再走不开。还是先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过两天就回去的好。

  承诺给她们买的内衣,都买了。

  安琪要美容护肤的药膏,已经跟周丽说过了,今天去取来就可以了。

  还有什么没办吗?对了,跑步机,还有金娣的跑步机。这可是对她生龙凤胎的奖励,可千万不能食言了。

  今天就先把这个跑步机解决了吧。

  先回去上网搜索下,看看什么牌子的好,以及都是什么价钱。

  想到就做,这时候,颗烟也燃完了。

  弹出烟蒂,便把车开了出去。

  回到家的时候,伊宁已经先回来了。

  我打开电脑,在百度中搜索“跑步机”,敲击r,找到许多条有用的信息。

  我打开十多个销售健身器材的网站,有比较才能知道优劣。

  英派斯!

  第眼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品牌的跑步机。

  “靠,市场价与竞步价竟然差这么多。”

  “怎么了?”伊宁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看,这台跑步机英派斯rr3市场价每台12500元,而竞步健康生活网标出的竞步价还不到7000元,相差快半了。”

  “怎么想起看这个了?”

  “等下去买台。”

  “就买这样吧,挺适合女人用的。”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你要不要台。没事的时候,可以锻炼锻炼身体。”

  “我不要。买回来瞎浪费。”

  “你今下午没事情吧。”

  “没事。你有事?”

  “等会我带你去美丽中医美容院做个,顺便我去拿些东西。”

  “,我只听说过,还没有去做过。到底什么是?”

  “从狭义上讲,指的就是水疗美容与养生,形式各异,包括冷水浴热水浴冷热水交替浴海水浴温泉浴自来水浴,每种浴都能在定程度上松弛紧张的肌肉和神经,排除体内毒素,预防和治疗疾病,水疗配合各种芳香精油按摩,还会加速脂肪燃烧具有瘦身的效果,从广义上讲,包括的非赤,比如人们熟知的水疗芳香按摩沐浴去死角等等。现代主要透过人体的五大感官功能,即听觉味觉触觉嗅觉视觉等达到全方位的放松,将精气神三者合,实现身心灵的放松,如今已演变成现代美丽补给的代名词。”其实要我说还真的说不太明白,隔行如隔山,我就顺便在百度中输入“”,然后找到念了出来。

  “听起来很有感觉。”伊宁笑了笑。

  “其实说这些都是白给,只有到里面亲身体验过之后,你才会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说这话,我就彷佛又回到周丽给我做的时候,在轻音妙曼芳香有袅袅的雅致空间里,享受水滴花瓣绿叶泥土的亲抚,吮吸采自然森林原野的植物所散发出清新气息,切是如此温馨宁静,如天空飞翔的鸟儿水中畅游的鱼儿般自由自在,烦忧尽忘。墙内芳草萋萋,墙外红尘滚滚,恍若隔世,桃源与红尘,却只在咫尺间。那种意境真是美妙得让人不能自拔。

  包含了脸部护理音乐按摩芳香疗法淋巴排毒水疗泥疗海洋疗法瑜珈五感疗法等内容,以养生美容健身舒心为主旨,利用水颜色声音光线植物芳香精油死海矿物泥,甚至热乎乎的石头做美疗工具,满具人的视觉色彩自然景观嗅觉花草香薰触觉按摩听觉音乐味觉花草茶等五官和心灵感受,带给人愉悦享受,让人神情舒展。虽然有测重排毒舒压有的侧重美容瘦身有的侧重草本疗法等等,但带给你的爱都是绵春雨,让人“沉醉不知归路”。

  的愉悦身心,为内心囤积的压力找到个出口,令人身心灵达到和谐与平衡的享受,让人们去品味。身心灵皆美是现代身处来健康状态的都市人的梦想。吹来的怡人芳香,正是从身心灵上给人以关怀和抚慰,呵护你的容颜关爱你的心灵,让你由内至外充满生机神采飞扬。

  “在的天地里,你可美化容颜健美体形休心养生,感受花草雨露的滋润和美疗师温柔手法的呵护。经过番香花美乐净水洗涤,步出时你倦容已去,浑身散发着花草的芬芳,香气袭人,真可谓香草美人。”我喃喃带着陶醉地说道。

  “难怪众多都市名媛白领丽人风流雅士为之着迷,并成为他们展现其生活品位的方式。”伊宁趴在我背上,从后面搂住我的腰。

  “可以说是座补充能源的“身心美容充电站”。偶尔充充电,也未尝不可。拿来攀比就没有必要了。”我不以为然。

  “看你的样子肯定享受过。”伊宁疑惑道,“可不是听说那种地方不招待男客的吗?”

  “别人可能不招待,但你要知道我可不是般人。”我故作狂妄地笑道。

  “丑样子。”伊宁没好气地娇嗔。

  “走吧。我带你去见识下。”

  “真去啊?”伊宁站起来。

  “当然了。”我也站起来,握住她的小手,笑了笑,“走吧。”

  “是不是要脱得丝不挂的?”伊宁有些怯怯地问。

  “难免吧。”我只享受过次,究竟脱不脱净,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据听说好像是要脱光光。

  “我还是不去了吧。”听说要脱光光,伊宁退缩了。

  “那有什么,大家都是女人,谁有什么谁不知道。”我笑道。

  “可是”

  “别可是了。许茜的妈妈和婶婶都是经常去的。以后说不定你还会是那里的常客。”

  “真的?她们都去过?”

  “这还有假啊?昨天她们就又去了次。”

  “那,好吧。我也去。”伊宁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终于锤定音,确定去了。

  爱美,追求美,是上帝放在女人身上的种与生俱来的天性。你无法想象美丽对于个女人的影响有多大。

  个美丽的女人旦意识到自己的美丽的时候,她就会像灯泡样亮了起来,闪闪发光,照亮周围的切。她的生命都会因而改变。她会变得积极自信,乐观敏捷,善待他人,她的心宽广得甚至可以包容切。她变得善良而单纯,平时那些踯躅必较的小事在她的光彩照耀下都烟消云散了。她完全变成了另个人,像天使下凡样,非常温柔可爱!

  丑小鸭只有变成白天鹅,才能遇到王子!

  女人,最有力的武器是美貌!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为维持美貌付出的代价也越高。

  但没有个女人是与美丽有仇的。

  美丽中医美容院。

  与昨天样,我再次站在这里。只不过,今天身边只有个人。

  “您好,欢迎光临!”还是昨天的那个迎宾小姐给我开了门,只是这次没有把我往外撵,而是热情地将我们迎了进去。

  店里的生意依旧如昨日般红火。

  青春靓丽的少女,娇艳动人的少妇,风韵犹存的徐娘,各色人等,络绎不绝。上美容院做香薰,已经成为爱美女士的习惯。

  在浴室点盏香薰炉,放曲轻柔的音乐,按照专业程序,先用磨砂口者哩去除全身角质,再根据心情选择泡浴方式,或是可爱的泡泡浴;或是有杀菌功效的某种盐浴,又或是能增强免疫力的某种精油浴,舒舒服服地泡完洗净,再精心地涂抹富含维生素的护肤||乳||液,其间的悦愉,不能为外人道也。

  美容护肤保健养身减肥瘦身改善睡眠可见,除了原先的医疗功能,更成为现代人休闲生活中的颗明珠。

  伊宁确实是第次进入这种地方,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啥都好奇,不时地东瞅瞅西望望。

  “请上三楼,还是在原来的那个房间。院长正在里面与客人聊天。”迎宾小姐道。

  “好的。谢谢。”我朝她点点头,便带着伊宁上了三楼。

  咚咚咚。我敲了三下。

  “请进。”里面传来个女声,是周丽。

  我握住锁把,轻轻拧,门便朝里开去。

  “咦!”

  声惊讶。我突然感觉道冰冷的目光如剑般射了过来。

  “丹儿的妈,你也来啦。”伊宁看到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冰美人,惊喜中有点诧异。

  “是啊。知道你来,我们就起来了。”冰美人虽然冷冰冰的,但跟伊宁还是很合得来的,毕竟她们的女儿是好姐妹。不过,她对我的态度就很明显的有差别了。这从她看我的眼神中便能够很清楚观察出来。

  “你来啦。”周丽走到我身边,脸颊有些红润,虽依然表现得落落大方,但明眼人还是很容易便看出两人之间的暧昧。

  “我给你带个客人过来。”我笑了笑。同时心里也阵好笑,说这话,怎么感觉着跟拉皮条似的。见鬼!

  “我来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我老婆的姨妈。”我指着伊宁给周丽介绍,然后有指着周丽跟伊宁介绍,“这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这家美容院的院长,周丽。你们互相打声招呼下,以后便认识了。”

  两女互相打声招呼,便也算是认识了。以后慢慢就会熟识了。

  “你们这不是不招待男客的吗?他怎么进的来?”冰美人还是对我能出现在这里感到耿耿于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他不属于那种客人,他跟你样都是我的朋友,由我亲自接待。”周丽笑着道。看着我的眼睛里有种彩色的东西闪烁。

  冰美人疑惑地看看她,又看看我,突然脸色变,“小丽,他不会就是,就是那个人吧?”没想到冰美人还有这样不同寻常的时刻,真是稀罕。

  就在冰美人有点惊讶地问出口时,她看到周丽郑重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肯定的答案。

  我发现冰美人看我的眼神更加不样了,不是变热了,而是更加的冰寒刺骨了。

  怎么回事?莫名其妙。我似乎除了跟她女儿有关系外,也没有得罪她啊。看她瞧周丽的眼神,仿佛有着团能融化冰川的火,狂热,温柔,莫不是?靠,不会吧?待会定要问问周丽。

  “你给她安排个人上来,带她去做个。”我指了指伊宁。

  “好的。”周丽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拨通了电话,跟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