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似成竹在胸,要不要告诉她实情呢?不知她能接受亲生母亲与我的事情,是否接受我与伊宁之事?

  “我就知道姐夫会不敢承认。”小妮子咬着我的耳珠厮磨了几下,弄得我不上不下,心痒痒的,“姐夫,你放心,只要你们喜欢,我不会介意的。”

  “真的?”我有些吃惊,拿不准。

  “嘻嘻。”小妮子嘻嘻笑,娇娇道,“我就知道姐夫不会放任朵大大的鲜花没有人灌溉的。”

  “呃?”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妮子是在讹我。

  “丫头,你真的不介意吗?”看着她没有半丝哀怨的玉颜,我心中疑惑更深。

  “我的介意有用吗?”小妮子刚才还喜笑颜开的玉颜瞬即黯然下来。

  “丫头,姐夫”张了张嘴,我想我该解释些什么,即便没有半点用。

  “不要说话。”小妮子打断了我,并用樱红的小口封住了我的嘴。直到差点窒息,她才放开,“姐夫,你不要担心我。我没事。”

  “丫头,你真的不介意吗?”我还是不放心,毕竟有些东西来的太突然,太不可思议。

  “其实”小妮子微微叹了口。

  “其是什么?”我刚想落下来的心又朝上飘了去。

  “其实没什么。”小妮子突然笑,如阴霾的天空被阳光破开了个口子,瞬间又霞光万丈了。刚才的黯然丝毫也见不了踪影。

  “丫头!”我的心里惊乍的,隐隐的担忧中夹着丝懊恼。

  “姐夫,对不起。卿儿让你生气了吗?”小妮子搂着我的脖子撒娇,引以为傲的两座饱满雪峰狠命地挤压着我的胸膛,鼓囔囔又软绵绵,比起充满热水的避孕套不知强盛多少倍,真是诱惑人的很,让人想发火也发不起来。

  不过也不是,还是有个地儿起了火。

  “小妮子,姐夫要惩罚你!”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我的手不由地又抱在她的俏臀上。

  “不要啊!”小妮子赶忙把腰弓起来,屁股翘的老高,让某个还是水淋淋的所在离我再次火大的地方远远的,满口求饶,“姐夫啊,人家还小,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人家这回吧。人家那儿还在冒烟,要是再被你的大家伙给弄上弄,肯定会起火的。”

  “可是我这里已经起火了。你说怎么办?”我的手滑过她嫩滑如玉的俏臀,手指陷入臀瓣里轻轻撩拨。

  “你可以去找妈啊。”小妮子可能是真的不堪重负了,居然把我推给伊宁。

  “你真的不介意?”我再度问道。

  “年纪不大,你这人怎么这样絮叨。人家不是早说不介意了嘛。”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小妮子居然开始数落我了。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真的要姐夫惩罚你啊?”我在她臀瓣里活动的手指,轻轻滑,再挑,便进入了个湿淋淋肉呼呼温润润的所在。

  “姐夫,饶了人家吧。人家不敢了。”小妮子把两条圆润的大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的手动。

  “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点介意也没有?”我威胁道。

  “是。人家心里其实多少总是有点介意的。不过,人家知道,无论怎样,这辈子都是要跟着姐夫的。既然这样,又不能避免,人家的介意还有什么意义。我知道这些不会因为我而改变的。更何况,我也是沾了二姐的光,分了二姐的幸福,我也没有理由去介意啊。只是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罢了。不过,我知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幸福从来都不会圆满,没有点瑕疵与缺憾。有时候成全别人,又何尝不是成全自己。与其给自己找麻烦,找郁闷,我何不给自己多找些快乐呢?你说是不是姐夫?”小妮子振振有词,言之凿凿,仿佛已经大彻大悟的智者,说出来的话,发人深省,又颇多遗憾。

  “丫头,你真的长大了。”我心中感叹,不由脱口而出。

  “姐夫,你是说我这里长大了吗?”小妮子拿着我的手放到了她确实又长大了些的两团肉上。

  “是呀。是真的长大了。”听了她的话,我知道这些事没有在她心里留下芥蒂,心中高兴,便也配合着她,双手不但托住了两团香喷喷的肉球,还张口咬了上去,舌头猛舔,副馋死猫的饥渴神情。

  “哎吆,哎吆,真的不行了。姐夫,求你饶了我吧。哎吆,哎吆,妈妈再等着你呢,你快过去吧!”小妮子胸前的两团肉被我两只手张口无与伦比的缠绵攻势弄得快慰无边,心神恍惚,热潮滚滚,眼见着就要密地失守,赶忙求饶,并顺带着为避祸献策,把养育她十好几年不是亲生胜过亲生的妈妈兼亲姨妈送上了虎口。

  “你真的要我过去?”我猛地狠吸了口小妮子右边的奶子,啵的声响,水灵灵的奶子水袋般弹了回去。

  “过去。过去。快过去吧。”小妮子娇喘吁吁,星眸迷雾般寨,浑身酸软无骨,如滩软泥般躺倒在床上。

  “我真的过去了。”我作势欲起。

  “别,别”小妮子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然伸出两条如藕的玉臂缠紧了我的脖子,“抱我过去。我要看。”

  听了她这话,我不免更是火大。与母大战,女儿观之。此番佳话,更是让人心中狂潮迭起,意气风发。我也不再多说,抱起她,赤裸裸丝不挂地朝隔壁走去。

  番持久大战,龙争虎斗,可谓波及甚广,虽然中间隔了面厚厚的墙,可伊宁还是被女儿的快乐无边的喊叫给吵到了。此番大战刚结束不久,她虽没有亲临其境,亲眼目睹,可大战的那份惨烈她还是能够猜想得出来的,于是脑海里欲念翻腾,瘙痒难耐,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终于她还是忍不住把手伸向了双腿间。

  “别出声。”我赤条条地站在门口抱着同样赤条条的小妮子,在她耳边小声道,“咱们给你妈个惊喜。”

  小妮子听了我的话,身体阵连抖,不知道是想笑,还因为是第次做这种事,偷偷摸摸,忒激动,半天才止住,很小声地在我耳边说道:“你肯定她没有睡着?”

  “刚才你那叫声,比杀猪叫的还惨烈,是你能睡的着吗?”我轻笑道。

  “坏姐夫,敢说人家是猪。掐死你。”女孩子最怕人家说她是猪。小妮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身赤裸裸,根线也没有穿,正给了她下手的好机会。屁股,大腿,腰部,胳膊,全都成了重灾区,伤情严重不堪入目啊。不过,我愣是咬牙强忍着,连蚊子嗡嗡大的哼声都没有个。

  “放我下来。”小妮子发泄通,也来了精神头。

  “你能行吗?”我小声道。

  “可以了。”大概是激动的,刚才还软绵绵跟棉花样的身子,这会儿就又有力气了,真是奇了。

  于是我在前她在后,两人就做贼似的去推门。门没有锁,更没有关严实,轻轻推,毫不费力地便悄无声息地开了。

  “嗯啊”阵轻微的但很有诱惑性的呻吟透过空气这个介质很有力地传了过来。

  “果然!”小妮子在我背上用玉指轻轻划出两个字。这是说,我果然没有猜错,她妈果然没有睡着,而且还被女儿的吟声浪语给感染了,正颇有兴致地自蔚呢。

  两人闪身进门,悄悄潜过去。

  “啊,啊,啊,小坏蛋,干我,弄我,我要,给我,给我大棒子,啊”突然,伊宁像是高嘲到了,明显地亢奋起来,声音虽然依然很压抑,但响度明显地比先前高了好几个层次。

  我忽然想到个非常有趣的玩法,心里得意之余,拉过小妮子,在她耳边低语两声,然后把有点抵抗情绪的她推上前去。

  “啊!”伊宁正在高嘲的边缘,突然感觉到只手摸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阵惊秫,差点没有就此给泄了,赶忙道:“蔡恬,是你吗?”

  “是我。”我靠近前去。

  “小坏蛋,你吓了我大跳!”伊宁知道是我,也就在躺了回去,任我在她腿上抚摸,并将紧憋在胸口的口气吐了出来。

  “我这不是想给你给惊喜嘛。嘿嘿。”我干干笑了两声。

  “你不配卿儿,过来干什么?”伊宁感觉有条滑腻的小舌头在她大腿上舔弄,并越舔越低,越来越朝空虚瘙痒处逼进,边享受边道。

  “我不是想过来给你解解馋嘛。”我说着话,同时那条正向伊宁私密处逼进的小舌头也很配合地停了下来。

  “卿儿睡熟了吗?”伊宁低低地问了声。

  “睡熟了。”我心里阵窃笑。

  “那,那,那你还上来给人家止止痒。”伊宁内心里充满了渴望。

  “怎么了?很难受吗?”我忍着笑道。

  “还不都是你们两个,弄得那么大声,生怕人家听不到似的。啊”伊宁有点娇羞也有点埋怨地说着,却突然感觉那条比蛇还要灵活的舌头猛然间伸得直直下子就点在心口上,阵如遭电击的感觉瞬即传遍全身,浪叫连连。

  “我们弄的,就让我们来解决吧。”我话里有话地说道。

  “嗯。好。你们弄的,你解决。”伊宁感觉那条舌头胡乱地在自己的宝地里搅弄,点没有章法,但依然让她气喘吁吁,上气难接下气。

  “你就享受吧。”看来她是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同,我也不揭穿,就让她好好享受这不特别的次吧。

  小妮子自我交给她任务时便有些忐忑,从开始触到伊宁的大腿时,她便有些怵,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个人旦被逼到不得不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冒出种豁出去的念头,种舍命陪君子的念头。现在小妮子就被逼出了这种念头,要么不做,既然做了,就做到最好吧。

  下定决心,小妮子便开始进入了角色,也不后怕了,尽心尽力地挑逗着伊宁双腿间的嫩肉,虽然她的小舌头还很生涩,还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但这并不是说她对这种事情不熟悉,知半解。其实她是非常熟悉的,因为有个男人就在她自己的双腿间的嫩肉上不知做了多少次。

  小妮子的学习能力是非常之强的,只是会,她便偷师了过去。口舌手指,非常之灵活,也不再生涩,开始很有技巧地玩耍起来。

  “嗯,嗯,啊,你的舌头好棒,弄得我好舒服,魂都没了,啊,我要死了。”随着小妮子越来越精湛的技巧,越来越努力的挑逗,伊宁终于忍不住喷出了股马蚤水。

  “咳咳”小妮子虽然也是经常这样喷,可她毕竟是第次亲身经历这样的事,对这种喷水的事情还不大有经验,所以,她没有意思到要喷,还在不懈地舔吸,却不曾想这个时候,股很有冲劲的马蚤水下子就喷了出来,喷了她脸嘴,更连鼻子里都是。她几曾出过这样的事,便忍不住咳嗽出来。

  “啊!”还在颤抖的伊宁听到这分明不是我的咳嗽声,立刻明白过来,惊呼出声,身体又是阵抖,又有股马蚤水喷了出来。

  “玉卿?”伊宁窃窃地叫道。她还在希翼,希望是脑袋混乱了,听错了。可是事与愿违啊。

  “妈。”

  随着小妮子的声妈,房间里的灯也亮了。

  皎洁的灯光下,三条赤裸裸的肉虫相映成趣。

  “你们!”伊宁被眼前的情境惊得有点不知所措,眼泪瞬间就“哗”地流了出来。

  小妮子还是第次见妈妈流眼泪,被吓到了。她赶忙搂住伊宁,知道肯定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对不起,妈你别哭啊。”说着,带着丝哭腔,她的眼泪也流出来了。

  “呜呜呜”伊宁不知是伤心还是伤悲,哭的跟泪人似的。我知道只顾自己时的快乐,这下子闯祸了。

  我也赶忙上床去,将伊宁从小妮子怀里接过来抱在怀里,谦声安慰道:“宁儿,都是我的错。别哭了。你哭我也跟着哭了。”

  小妮子没好气白我眼,“这下子好了,都是你出的马蚤点子。”

  “我道歉,我道歉。”我抱着依旧哭的不停的伊宁,舔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劝慰道,“乖宁儿,别哭了。你说你想怎么惩罚我吧。只要你不生气,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呜呜呜”伊宁并不承情,理都不理我,还是继续流眼泪。我知道她是觉着在女儿面前丢了脸,而且还跟女儿那个,实在有够丢脸,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心里委屈。

  “不舍的惩罚我是吧?要不咱们惩罚卿儿这小妮子好不好?来,小妮子,过来,让宁儿打你的小屁屁。”我见她不吃我这套,便即改变策略,从小妮子身上找突破。虽然小妮子有错儿,但错不在她,主要在我,要打也是到我,打小妮子,她也舍不得啊。

  “泣泣”

  这招还真有效,刚说出去,伊宁的哭泣声立刻小了下来,而且还是断断续续的。

  “小宁儿,咱不打她小屁屁了。她刚才没经你同意亲了你的妹妹,咱也不经过她同意亲她的妹妹好不好?”既然有效,我就以此为突破,望举破之。

  “哼!”伊宁擦把眼泪,没好气地瞪了我眼,哭声也没有了。

  “妈,对不起嘛。”小妮子跪坐在伊宁的另边,抱住她的只胳膊,“妈,人家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人家好不好?”

  “死妮子。”伊宁虽然口中在骂人,但傻瓜都能看出来她脸上不自觉地就浮现出来的溺爱。

  “妈咪!”小妮子拉着长音撒娇,小脑袋直朝伊宁耸挺的双峰中间拱去。

  刚才已经哭过阵,心里的委屈已经哭出了大半,这再经小妮子撒娇耍赖,也就去的差不多了。

  “真是被你们给气死了。”伊宁娇娇如月的面颊扑哧笑了开来,在皎洁的白炽灯光映照下,梨花带雨似的,片圣洁。

  “人家不也是想让你开心嘛。”我的心里又开始不安分起来,某物又有想抬头的征兆。如此灯火通明下,三人赤裸裸丝不挂地搂在起,只怕神仙见了都要起反应吧。

  “你还好意思说〖怪你,大坏蛋。”伊宁对女儿是生不起来气,但对我却多少有点气。

  “是,是,是〖怪我。你惩罚我吧。”我的心情大好,大手向下深入到她的双腿间。胸前的两团饱满肉球已经被小妮子不动声色地占据了,我只好向下了。

  “惩罚你?哼,就知道欺负人家心软。”伊宁摸着小妮子的头,“傻丫头,别人欺负妈妈,你也跟着瞎起哄。真是该打小屁屁。”

  “妈咪,不要嘛,人家还小,怕疼啦。”小妮子撒娇,口噙住了伊宁右边的奶头,咕叽咕叽地吮吸起来。

  “哎呀,死妮子,还小嘛?”伊宁被小妮子突袭,立时感到半边身子都酥了。

  “我也要吃。”我见时机到了,便也捧起左边的奶子,低头咬了上去。

  “你们两个!哎呀,不要啊,啊”伊宁胸前受袭,而且还是被两个人起袭击,身体下子就软绵绵了。刚才虽然有过次泄身,但那只不过是小打小闹,满身的情欲之火还积压在身体里没有排出,这下子可好,下子全被引爆了。

  “不要跟我抢,这两个都是我的。”小妮子还挺霸道,竟然把我推开,不让我吃奶奶。

  “你的不就是我的嘛。”我郁闷地眨巴眨巴嘴,手握住了小妮子胸前的两团肉。

  “别弄人家啦,人家怕会又忍不住。”小妮子赶忙躲开身子,不让我抓她的奶奶。

  “丫头,还没跟你妈亲过嘴吧?”我朝小妮子使了个眼色,把伊宁平着放倒,然后先贴上去吻住了伊宁樱红的小檀口。

  我张大个嘴,就像要把她的双唇生吞般。伊宁也不拒绝,况且拒绝也拒绝不了。只瞬间,她肺部的空气都像是要被吸走了似的,脑袋空白阵。我的吻技熟练且灵巧,伊宁不知不觉中便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

  “啊啊”伊宁的呼吸变得粗重,从她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令人兴奋的呻吟。尽管她拼命地压抑,可是急促的呼吸无法隐藏。

  “换我,换我了。”小妮子在我旁边催促道。她终是想明白了。

  我也就允许了她,开始顺着伊宁的粉颈向下亲吻。那是对堪称极品的||乳||房,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我轻轻抚摸着饱满的玉||乳||,只留下||乳||峰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花蕾,轻轻用嘴含住,熟练地舔吮咬吸。

  伊宁的嘴唇才脱离我的亲吻,又被女儿的小樱桃给堵住了,两条鲜活的小红舌儿,有滋有味地舔弄,比起我的烈焰狂潮,她们两母女则和风睦雨的多了,多了份缠绵,少了份野蛮。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袭来阵阵妙不可言的酸软,伊宁整个人已经瘫软下来,任凭采拮了。

  “唔!”与女儿亲吻,伊宁心中羞赧,娇俏秀挺的鼻子里发出声短促而羞涩的叹息。

  软腰如玉,窈窕淑女。我轻轻抚摸她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触手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双“”型的曲线,起着承上启下的美好。再下面便是片水草。柔软无比的微隆沟壑幽谷上柔柔的芳草,手指轻压,伊宁秀美的鼻孔中便会不断地发出火热娇羞的嘤咛。

  “咕噜!”分开了伊宁的双腿,切春光便尽泄眼前,我的喉结阵翻腾,指尖轻颤着点中了她那柔滑花瓣上的珍珠。

  “小坏蛋,大色狼,啊”此时此刻,伊宁刺激得大呼小叫,仰起荡漾而飞霞喷彩的脸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