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空,四两拨千斤”之技,才能出神入化。

  太极拳有陈式杨式孙式吴式武式以及武当赵堡等多种流派。据说明末清初,河南温县陈家沟的老拳师陈王庭初创太极拳,世代相传。河北永年人杨露禅从学于陈家沟陈长兴,并与其子杨健侯其孙杨澄甫等人在陈式太极拳的基础上,创编发展了“杨式太极拳”。清末河北永年人武禹襄在杨露禅从陈家沟返乡后,深爱其术,从学杨于陈式老架太极拳,后又从陈清平学赵堡架,经过修改,创造了“武式太极拳”。河北完县人孙禄堂,从师李魁垣学形意拳,继而学于李魁垣的师傅郭云深,又从师于程廷华学八卦掌。后又从师郝为真学太极拳,之后参合八卦形意太极三家拳术的精义,融合体而创“孙式太极拳”,所谓“太极腰八卦步形意劲”即此。随着历史的发展,武术逐渐从战场搏杀转为体育健身,太极拳正是如此。百多年前,太极拳家在十三势行功歌中就有“详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春”的提法。

  而肖老年轻时好喜游历名山大川,曾于武当山上有幸结识了云游归来的出云道长,习得太极十三势。

  太极十三式是第代内家拳,相传为三丰祖师所创。十三势是由起势抱球势单推势探势托势扑势担势分势云势化势双推势下势收势等功防意识较强的十三组动作组成,其中内含吐纳导引采补混元桩等三种道家内修养身功法,然十三势动作亦是根据锻炼人体八脉的需要所编,而八脉又内连五脏,整个套路内含五脏八脉,外有五步八法,兼之功防十三组合,容合道家养身丹术,故谓“太极十三势”。

  肖老初习太极时便欣喜若狂,但对太极奥义只算的上是知半解,甚至与我当初开始接触太极拳时样,只知道太极拳很厉害,很好练,但却不知道很难精通。所幸,他老人家直都没有放弃,坚持不懈,至今已有四十余载。如今,相信肖老在太极拳上的造诣比起那些所谓的大师级人物肯定点都不逊色。

  拳除沉疴去痼疾,掌击瘟神添神奕;

  欲问回生绝妙处,劝君日日运太极。

  肖老虽然学的是西医,但对中医却推崇备至,于中医医理也颇有研究。尤其是太极拳不但是强身健体还可以防身自卫,武当太极拳结合有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还虚合道的道教气功功法,开人智慧发人体能,使人延年益寿长生久世,是种集武术与养生体,至高无上的拳法。肖老曾言:“练太极拳,要想收到强身健体的最佳效益,要有生命不息练拳不止的恒心,做到晨昏无间,寒暑不易。像吃饭睡觉样,不可日不练;二要把练拳提到热爱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文化的高度,不急不懈,循序渐进,知理明法,精益求精。”所以,他这生也没有停止过对太极拳的推广。

  武当太极拳讲究“拳打卧牛之地”,基本上两米方圆足以施展,其中除螺旋缠丝外,另有九宫八卦的内容,其内涵与当前流行的太极拳不尽相同。武当太极拳的要决就是:拳随心境,舒展绵长,恢宏大气,容万物于心。武当太极拳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后发先至,能四两拨千斤。

  本作品1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金色的阳光照射在肖老身上,但见他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极度飘逸,招式,无不浑然天成,飘飘若仙,只听他边打拳,边念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身随意走,意随心动,招式变化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院里的花草树木似乎都能够感受到他的心情,均是随着拳势翩翩而起,姿态万千,娇人宜矣。

  肖老收势后,看到我认真的神情,感觉孺子可教,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让我打遍给他看。说实话,这些年我虽直都在忙于生计,但对肖老的教导点都不敢忘。虽然他没有收我为徒,但在我心里,他老人家早就是我的师父了。

  我站在场地中朝肖老抱拳礼,然后便由起势开始,路打将下去,依次是抱球势单推势探势托势扑势担势分势云势化势双推势下势,直到最后式收势结束,气呵成,不拖泥带水。

  “不错。很有进步。看来你这些年没有忘记我说的话。”肖老很专注地看我招式的打完,欣慰地笑了。

  “您老虽然直没有收我为徒。但日为师终身为父。在弟子心中,您老早就是我的师父了。您老教给弟子的每句话,弟子都铭记于心,不敢相忘。”我收势后朝肖老躬身礼,“还请您老收我为徒,让我以弟子之礼侍奉您老。”

  “你这孩子。”肖老老怀欣慰,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结实地在我的肩头拍了两掌,点头道,“好吧,既然你这孩子这么有心,我又何吝这成丨人之美。你若愿意,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师徒了。”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我大喜过望,立即双膝跪地,对着肖老就是拜,“师父在上,请受弟子拜。”

  “好了。不用拜。起来吧。”肖老连忙扯我起来,笑道:“时代不同了,咱们也没有那么多的老礼,不需要磕头跪拜,你只要心里面把我当作师父就可以了。”

  “是。弟子遵命。”我站直了,向肖老郑重点了点头。

  “你也不用这么拘礼,你也知道老头子这个人,不喜欢繁文缛节。以后还是和以往样,不要因为个师徒名分而改变了这切。”

  “是。”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孺子可教也。”肖老点点头,“从你刚才的表现看,你的太极拳已经达到了神形兼备的地步,初步掌握了太极拳的动作要领:虚灵顶颈,含胸拨背,沉肩坠肘,舌顶上腭。练习时要求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六合之中,神形具妙,动作之中,绵绵不断,如行云流,松沉自然;动静之中如棉里藏针,刚中带柔,柔中有刚,刚柔相含,含而不露;呼吸之中,开合自如,升降自然,深细长匀,息息归根。”

  我敬立在侧,虚心受教。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太极拳讲究形散而神不散,形动而神不动。事实上,太极拳就像个圆,根本就没有起式和收式,如流动的水样,永远在自然界中循环运动,没有和终点样;但在思想意识中要有相对性的练与停止,只是没有固定的动作来开始与结束。”肖老边讲授太极拳的要领,边左右两手分划太极圆手。

  肖老行云流水的动作被固定在个立体圆形范围之内有意识的乱打。不过,我知道他这“乱打”并不是“瞎打无目标的打”,而是有范围有规律有标准有意识的“乱打”,这应该就是他老人家所谓的“形散神不散,行动神不动”吧。

  “练太极拳,要求心静用意,以意导体,用意识来支配动作,使思想高度入静,从而提高自我意识控制神经系统的能力。太极拳运动强调缓慢自然,意气相合,排除切杂念,意守丹田,在大脑皮层产生祛病强身良性反馈信息的传递,能修复病灶,纠正恶性循环,抑制病情发展,有利于病体的恢复和休养。太极拳还特别重视脊髓神经的放松和锻炼,要求脊椎上领下沉,节节松开又虚虚对准,结合拳势变化,分别作蚕爬似蠕动,蛇行似的摆动,拧绳似的扭动,磨盘似的转动,引动内气穿脊贴背地运行,产生独特的舒适愉悦感。如白鹤亮翅,在松静中抬手,在抬手中松静亮掌”

  我用心记下肖老的每字每句,眼睛则是循着他的动作路看下去,并默默记下肖老的招式,回头再与自己的招式相对照,找出自己的不足与欠缺。

  如此,师徒两人,教学,不知不觉便日落西山了。这时候,许仙早就离开了。他对太极窍不通,自然没有多大的兴趣。

  我便留下来陪肖老吃了晚饭。

  现在都没了外人,肖老便拉过身旁的张椅子,让张妈也过来起坐。张妈也没有推迟就坐到肖老的身边,只是那还算圆润的脸颊上泛起丝红润,有种让人惊艳的感觉。看两人暧昧的样子,我心中满是笑意。

  晚饭后,与肖老又聊会,我便告辞了。老人虽有些不舍,却还是让我走了。希望我没事经常过去陪他说说话。我自是欣然答应,承诺以后定会常去看他老人家。

  回到家里,伊宁跟玉卿还没有吃饭,做好了在等着我。我心里感动,便又陪着她们吃了些。

  夜色朦胧,迷了情人的眼睛。洗过澡后,正欲抱着对娇媚母女运动运动,消化消化腹内有些吃多了的粮食,却听到了电话的铃声。

  这是谁打来的电话,破坏了我的好事呢?欲知后事,但听下回分解。

  第二百三十三回美人醉酒

  “姐夫,你现在有空吗?我妈妈喝醉了,这里打不到车,你能过来帮我吗?”电话是喻丹打来的,很急。我刚按下接听键,便听到她有些焦急的声音。

  “好的,我这就去。你们现在人在哪里?”虽说现在被伊宁和玉卿两母女大小两个小妖精给惹起了火气,挺拔如山,高耸入云,但是小美人儿有事相求,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丝毫没犹豫,丝毫没考虑,便答应了她。

  “这里是益民路,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喻丹的声音有点颤抖,我仿佛看见她眼睛里闪烁的泪光。

  “你不要害怕。先看下附近有没有比较特殊的地方。”益民路在城外,属于城关镇范围,地处偏僻,这个时间段,很少有出租车从哪里经过,而且这个地段也不太安全,经常会发生些事故。这娘儿俩,没事去那边干什么,还喝的醉醺醺。

  “前面不远处有个公路牌。跳”喻丹鼻音越来越重,很明显,她刚才还坚强的意志因为听到我的声音而开始软弱下来。

  “好。你们在那别走动。我会就到。”通完话,我赶忙下了床,也不管胯下的那个棒子还在怒气冲冲,接过来伊宁递过来的裤子就双腿蹬提了上去。

  “姐夫,什么事这么急?”玉卿从床上坐起来,帮我把上衣穿上。

  “丹儿的妈妈喝醉了,在益民路,打不着车。”我边系着扣子边道。

  “益民路?”伊宁听我说益民路,顿时心里紧,身体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

  玉卿感觉伊宁的异样,问道:“怎么了妈?”

  “没事。”伊宁摇了摇头,见我已经穿好了衣服,便对我说,你快点去吧,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

  “知道了。”我站起来,便向门外走。她虽然说没事,我也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她不说,只是不愿我过于担心罢了。现在不管什么事都没有把喻丹两母女安然接回来重要。

  “姐夫,我跟你起去吧。”玉卿说着就要起身穿衣服。

  “你还是在家里陪你妈,她个人在家里肯定睡不着,你去了,她还要多担心你。”我在门口站住了脚步,回头笑道:“放心吧,会接到她们我就给你们打电话。”

  我在玉卿两母女的视线中出了门。上车,个干净利落的甩尾,车子便上了主道,在斑驳的灯光照亮的路线中风驰电掣而去。

  益民路,刻钟不到,我就到达了这里。

  公路牌!

  益民路,即便在城关镇都是比较偏僻的所在,这条路所过的车辆大部分都是载重的货车,很少有客车经过。附近除了几处还没有完工的厂房,几座庄院,便只有这公路牌还算得上是益民路道明显的标志吧。

  车子上了益民路,便直朝公路牌奔去。

  路上碰到群人正沿着益民路朝前走。炽白车前灯把这群人照得纤毛毕现,个个横眉竖目,獐头鼠目,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有的几个手里还拎着家伙。

  我不由为喻丹她们娘俩担心起来。于是足下使力,油门大开,车子瞬即狂飙起来,如道黑色的幽灵,擦着这群人飞驰而过。

  远远地就看见公路牌下面有两个黑影,我想那应该就是喻丹她们娘俩了。明亮的车前灯照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其中个黑影明显地动了下,而另外个黑影靠在公路牌的柱子上动也没有动’的那个应该就是喻丹了。

  我心中激动,不由地又把速度提了提。

  “姐夫!”喻丹见到我的到来,紧张的心情下子放松了下来,人也变的虚脱无力了,扑进我的怀里,眼泪无声地汩汩流出。

  幸好没有出事,我在心中谢天谢地。

  我搂住喻丹紧紧地抱了抱,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姐夫来了。没事了。别哭。咱们这就回家。”

  “嗯。”喻丹知道此时不是温纯的时候,便听话地点了点头。我本欲先将她抱进车里面,她却不愿意,脱离了我的怀抱,站在我身边,直手拉着我的衣服不愿离开。

  我笑了笑,便任由她拉着。

  喻丹的妈妈,冰山美女李凤卿。此刻,她坐在水泥台上,背靠着公路牌的水泥柱,醉醺醺的如同睡着了样。说实话,我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天生的尤物,无论是穿什么样的衣服,无论是如何的打扮,都是那样的明艳动人,光彩夺目。只是此刻入眼的她与上两次见到竟截然不同。件带着维多利亚风格的白色饰花边的衬衫,配条黑色的短裤,集酷感媚惑于身,更有甚者,她娇美的脸蛋红扑扑的,秀目紧闭,娥眉微皱,樱口如丹,时不时地偶有呢喃,我在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出来丝毫的孤傲与冷厉,相反的我眼睛尽是娇媚与火热,巨大的反差让我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收紧。

  这样的女人,即使再六根清净的人见了,也会禁不住怦然心动吧?

  “姐夫,你怎么了?”喻丹见我看着她妈妈怔怔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扯了扯我的衣服,眼神里闪过丝异色。

  “没什么。”我朝她笑了笑,“你去把后面的车门打开,我来把她扶上去。”

  “嗯。”喻丹点点头,很听话地去开车门了。

  我蹲下,便闻到股子刺鼻的酒香。喝的还真不少。

  手托着她的肩膀,手托着她的腿弯,我使劲便把李凤卿抱了起来。

  “嘤!”李凤卿的檀口里发出声嘤咛后便即没了声音。

  螓首因为重力的因素而自然下垂,三千青丝如瀑布般垂直落下,白净如瓷的颈项露了出来,颗黑色的珍珠从衣领里滚了出来,在淡淡的月华里散发着盈盈光泽。

  珠宝之于女人是个永恒的诱惑,高品质的珠宝更是女人魅力和品位的保证!有这样种黑色的珠宝,不嚣张不华丽,散发柔和又透着点神秘的光芒,淡淡地却深深地牵扯人的眼,轻易征服人的心。“黑珍珠是女神最深情的泪水,印着深海的颜色,蕴意着美丽的情事”。这个源自北欧的美丽传说从15世纪传诵至今,在中国古代的传奇之中,黑珍珠则象征着智慧与诱人的神秘。

  戴维尼“绝色爱人”塔希提黑珍珠钻石吊坠。

  这款18白金吊坠镶嵌了1颗正圆形法国塔希提黑珍珠和4颗色,净度,共重克拉的钻石。颗玲珑剔透的心将粒润泽的珍珠轻轻携起,这是心与心的私语,情与情的交融。黑色珍珠辉映晶莹钻石,散发着独特魅惑的光彩;华贵的黑珍珠搭配细腻的肤质,尽现爱人的知性魅力。

  这吊坠应该是她的爱人送给她的吧。

  我知道这吊坠的意义,因为我也曾送过同样款式的个吊坠给玉真,在我们两个结婚的时候。只不过我给玉真带上名字不叫“绝色爱人”,而是“绝色佳人”,设计也有所不同。18白金吊坠镶嵌了颗法国塔希提黑珍珠和11颗色,净度,共重克拉的钻石。润泽幽雅的珠光与晶莹剔透的钻石含情脉脉,两情依依,将成熟优雅的“绝色佳人”映衬得光彩夺目,明艳动人。

  可是,珍珠虽美,又怎能美得过佳人,只不过是个陪衬罢了。

  喻丹打开车门,我让她先进去,然后再把她妈妈放了进去,让她扶着。

  关上车门之前,我看着喻丹让她妈妈的螓首靠在她的肩膀,问道:“这样可以吗?要不要让她躺下来?”

  “这样就行了。躺下来不舒服,说不定还会吐。”喻丹抱着妈妈的肩膀,轻轻笑了笑。

  我说那好,咱们这就回去,然后关上车门,转过身正想打开前面的车门,可是就在这时候,我的眼皮却跳了起来。人常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现在是右眼跳,莫非真的要出事?

  难道是那些人?

  可是没有动静啊!

  我停下来,转身四顾,四周都静悄悄的,不向有人潜伏在附近的样子。是不是我太多心了?我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回家了。”我回头冲着喻丹笑,“坐稳了。”

  “嗯。”喻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乖巧地点了点头。

  “走了。”我转回头,启动,掉转车头,只是瞬间的工夫,车子又高速运行起来。

  我让喻丹给玉卿娘俩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切平安,好让她们放心。喻丹欣然答应,然后就跟玉卿在电话里聊了起来。

  喻丹很高兴,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虽然在跟玉卿有说有笑,但视线直就没有离开我,满眼里尽是柔情,满脸的都是笑容。能让女人笑,就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同样能够做这件令人高兴的事,我心里也很高兴。

  可是还没高兴会儿,右眼皮又跳起来了,而且还越跳越急。

  别真的出点事吧?我注意着前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