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儿和男人的这个样子,对她来说,刺激实在太大。原本,李凤卿是想偷偷的离开,毕竟偷窥也是不道德的。但是,不知为什么,那两条腿就是不听使唤,好似管了水银,死活不想走了。

  随着池内两人热火朝天的肉体冲击,李凤卿的内心慢慢地发生了些细微的变化。她突然很想看,很想看女儿满足的样子,很想看男人和女人做那事。

  而池中的两人此刻正干的来劲,舒服至极,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偷窥。

  第次被这样在水中女上男下的姿势摆弄着。喻丹感觉似乎插得更深了。更能碰触到些平时所触碰不到的地方。

  我抓着小美人的肩膀把她推起来,让她如观音坐莲般跨坐着,双手转而握住她那蹦跳着温香软玉般的豪||乳||,不停的抓捏。

  雪白的双||乳||亦同时受到刺激,酥软的身子忍不住挺腰摆臀上下扭动起来。

  这般姿势,小美人感觉更加的深入了,填塞得满满的,点余地儿都没有留下。小美人丰润的臀部次次撞击我的双股,而我的火热不断地插入她滑腻不堪的神秘之处。就像骑马样,上下扭动,每下都重重刺击到小美人最深处最敏感的地儿。

  每次都带来从未有过的美妙快感,丰满的||乳||尖悬空摇晃着,切的矜持和尊严再无必要,放浪行骸的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小美人已经完全的忘我,时而呻吟狂喘,时而滛声高叫,忘情地投入到人类最为原始肉欲的追求。

  美丽的面容,泛起无尽的媚态,刚才还清澈明亮的双眸,却燃烧着熊熊的欲望之火。

  小美人仰起颔首,闭上双眼,仔细地体会粗大带给她体内的感受。略微抬起肥美的翘臀,慢慢地提起,又飞快地坐下,轻轻刮过的感觉令她忍不住大声地呻吟,顶到底的感觉更会让她歇斯底里。

  “啊。好棒。啊。好大。好粗。好长。好舒服。啊。用力啊。”

  小美人全身发软,已经无力地扑倒在我身上,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疯狂地在我身上乱吻。曲线惹火的水蛇腰不停地扭动,马蚤浪的模样令我无法忍耐,大手在她大而美丽且手感十足的豪||乳||上揉捏出无数变形。

  “嗯。快点。哥哥插到人家心坎上了。好爽。好棒。好厉害”喻丹兴奋地叫起来,晶莹剔透的小脚踩在水中,如同旋转的木马带了转轴似的摇摆着细腰。

  水流晃动的激荡声男女肉搏的拍击声和狂浪满足的喘息尖呐声,声声入耳,交织成悦耳动听的乐章。

  这些声音毫无阻隔地冲进李凤卿的耳朵里,被转换成个个诱人的鼓点,在她的心里荡漾起阵涟漪。看着女儿浑圆雪白的大屁股上下冲击着男人的,不觉间,李凤卿感到自己的臀部居然也变得火热起来。

  水波荡漾如潮涌大海。女儿在男人的身上起伏如山,大声呻吟着,不断的刺激着李凤卿的神经,她有些不解,真的就那么舒服吗?忆往昔,就是在丈夫最为威猛的时候,好像自己也没有这样吧。

  李凤卿看着女儿,好好的个小孩子居然不顾羞耻的大声喊叫着。这实在是

  “死丫头!不知羞耻!——”李凤卿红着脸,暗暗在心里责骂着女儿。

  不过骂归骂,她却是很想仔细看看,到底女儿身下的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那么猛。

  此刻,我和小美人已经换了姿势。

  小美人已经力竭,除了还能喊上两嗓子,就只有任人摆布的份了。

  我抱起喻丹,让她的上半身躺在池畔上,将她的双腿扛在肩头,腰身使劲的冲击着。

  两人肉体相撞发出啪啪的声响。

  那声声的声响,如同击打在李凤卿的心扉上。

  此刻,她也看清了男人的面容,她也看清了男人的身子,她更看清了男人的家伙。确实,在男人每次抽出插入的当儿,她看的清清楚楚,那硕大的东西只能用“怪物”两个字形容。确实,也非死去的丈夫能够相比的。直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这次,她也再次明白了句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的确实不假。

  李凤卿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发热,心跳也越发的强烈起来,饱满的酥胸随着心跳起伏个不停,本是憋涨的尿意也再次涌上了心头。

  只是,最让她觉得难为情的是,不是这些,而是由于两人的刺激,她的下身慢慢的生出了股异样的感觉,她甚至感觉到连内裤都被弄湿了。

  突然间,她心头出现种冲动,种想伸手去摸的冲动。

  随着丈夫的离去,李凤卿数年来对男人不暇顾,也不曾再想过男女之事,却不知今天无意中被这么刺激,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慢慢的翻腾起来。

  李凤卿四十出头,看起来非常年轻,跟喻丹走在起,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两人是姐妹。原本这个年龄也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春心旦萌动,就会有些发不可收拾。

  经过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李凤卿的只手还是按在了自己的饱满玉||乳||上,并轻轻的揉搓起来,另外只手原本是想伸向下身的,但是却犹犹豫豫,实在很难为情。

  不过,有些事情,旦开始了,就会很自然地发展下去。

  我的双手从小美人伸直的双腿外伸过去,握住她揉搓着自己胸前肉团的小手,用力将她拉了起来。

  这是个高难度却又让人兴奋无比的动作。

  小美人已经完全地腾空了。

  我们在空中卖力地交合。

  “快点!姐夫,丹儿要上天了!用力!姐夫,干死丹儿吧!”

  这个时候,小美人已经到了欲望的顶峰,处在濒临崩溃的临界点,不由得大声喊叫起来。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配合着上下套弄,死命抽锸起来,玲珑美妙的胴体在随着我的腰肢上上下起伏,硕大圆满的坚挺玉||乳||荡出道道眩目的波浪。

  女儿的滛声浪语顿时将李凤卿仅存的点理智和羞耻感刺激得荡然无存。她的双目紧紧地盯着身在空中的女儿,火辣辣的双眸里射出无尽的渴望,仿佛那个赤裸的与男人卖力地交缠在起的人儿不再是女儿而是她自己。她的只手不停的揉搓着饱满,另外只手终于慢慢地插入了那紧闭的双腿间≠时,阵阵快感传遍了全身,她的身体更加地滚烫起来。

  渐渐的,随着自己地抚摸,李凤卿的已是湿润片。双腿间,那种空虚酥麻瘙痒的感觉却是越发地强烈起来。

  轻轻地抠弄下,李凤卿便立刻感到全身有如被电殛般,股难以言语的快感袭上心头,只见她身子轻轻的颤,口中甚至发出声低低的呻吟。

  好在李凤卿的这声呻吟过低,比起小美人的呻吟,犹如蚊虫之比龙虎,所以她并没有暴露。

  “啊。姐夫。丹儿要死了。丹儿要升天了。丹儿好舒服。啊”小美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歇斯底里地吼着,显然,在我不断的冲动下,她即将要达到欲望的顶峰。

  李凤卿的节奏也被调快了起来,似乎已经和女儿融合在起。

  此刻,她抚摸自己的速度加快了许多,娇靥上潮红片,身子不断的轻颤着,肥美的臀部不自觉的扭动着,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

  原本,她也是想像女儿那样肆无忌惮地大叫的,但又生怕被里面的两人发现,所以才竭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啊。姐夫,丹儿不行了。丹儿死了,升天了。”小美人颗芳心又轻飘飘地直上云宵,只余下声嘶力竭的呻吟。

  随着小美人声高亢的凤鸣,我与她几乎同时达到了欲望的顶峰。两人的结合处流出来的秽物,落到水中,在水面上浮起阵阵白色。

  而在同时刻,李凤卿的身体也剧烈地颤抖了下,下身激烈收缩,将她的手指头紧紧地吸住。急促的喘息了几声,身子发热发软,股热流从里面喷出来,直喷到指头上,感觉出澎湃的冲劲与热力。

  多年未有过的高嘲,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刺激下,李凤卿眼前片星云,脑海片空白,除了体会那种令人酸酥欲死晕眩欲绝的快感外,再也想不到其它。

  她无力的靠在门上,心里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却不曾想,这门是开着的,而且还是她自己推开的。

  毫无防备下,李凤卿头倒了进去。幸好,她倒下的速度不是很大,也不是直着身子倒下去,才没有摔得有多种。只是屁股稍微得有些疼痛。

  “啊!——”

  刚才高嘲的时候,李凤卿都没有叫出来,这下太过突然,却情不自禁地呼喊出来。

  而正在享受高嘲余韵的喻丹和我也被她的突然出现给吓了跳。幸亏已经缴过了子弹,不然被这突然给刺激,保不齐被惊得阳痿早泄了。

  “唉呀,妈妈!”喻丹满是惊讶张着嘴巴,怔愣地望着摔倒在地上妈妈,被高嘲刺激的大脑刚想回过神来,这下又短路了。

  李凤卿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场面给吓到了,愣是趴在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要是让女儿知道自己居然来听墙角,要是让女儿知道了自己的丑态,自己以后还如何有脸面对她。这该如何是好啊?李凤卿的心里没来由地阵狂跳。酒精的刺激,高嘲的刺激,这下又被吓得够呛,她的脑子不但没有清醒反而越来越迷糊了。

  而我也被弄得措手不及,直到此刻我和喻丹两人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虽然泄了洪,却依然还是连体婴的姿势。瞬间,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姐夫,把我放下来。赶快去把妈妈扶起来。”还是小美人反应的快,不管接下来如何面对,毕竟母女连心,先把妈妈扶起来是正经,而且,我们现在还这般连在起,实在有够那个。

  “好的。”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之法,我欣然应之,慢慢蹲下来,把小美人放入浴池中。

  第二百三十八回求你去陪妈妈

  喻丹小美人坐在池水中,斜靠在池畔,脸慵懒的样子疲惫不堪,虽然很想站起来,却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把双剪水妙目巴巴地望向我。

  “姐夫,快去啊。”小美人见我还在干站着,不由面色焦急地催促我。

  “可是。”我有些犹豫难决。

  所有的事情都在瞬间发生,我也被吓到,脑子也不太清醒,所以在刚才喻丹小美人对我说把她妈妈扶起来的时候,我便没有考虑就答应了她。可是,当将她放下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不妥,尤其是在看到才从小美人体内退出来却依然雄风犹在的物事,而且小美人与我两个人也只是兴致来就进来洗澡了,不但浴袍甚至连件能够蔽体的布片都在三米开外,而让人更为惊讶的是,我的内裤所被扔出去的地方恰就在她妈妈李凤卿的眼皮底下。

  所以我开始有些犹豫了。

  虽然这对我来说,按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大家都是过来人了,又不是没见过,谁还不知道谁的什么地方长什么。但李凤卿这个女人我还不太了解,与她连着今天也只是见过三次面,而且因为周丽与她之间还有点小摩擦,虽然因着喻丹的关系,我并不排斥于她,但要是让我就这样赤身露体的去扶她,还真是有点为难,而且,小美人这个时侯肯定脑子里片混乱,还没有清醒过来。若是过了时候,她人反应过来,非要责怪于我不可。当然,我不并不怕她的责怪,但她还是个小女孩,心智还没有到能够承受切的时候,我不忍心,更不愿意伤害她,让她心里存有疙瘩。

  “姐夫!可是什么啊,你还不快点过去,瞧瞧妈妈有没有摔着。”喻丹春意未消的眼眸瞄了眼我那正对着她依然颇具气势的胯下,好似意识到些什么,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催促我,并推着我的屁股,将我推出浴池,推向她摔倒在地的妈妈。

  这或是就是母女连心,关心则乱吧。

  无奈,我只好摇了摇头,抛却脑子里的丝杂念,毅然迈开脚步,就这样赤身露体的走向躺倒在地的李凤卿。

  李凤卿,从第眼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惊艳于她的美丽。只是惊艳之余,未免感慨良多。之所以如此,皆是因为她与我的个女人很像。当然了,我说的像并不是容貌,而是身份。我说的女人就是安琪和安妮两个宝贝儿的妈妈——大宝贝秦玉莲。秦玉莲在遇到我之前也是个人拉扯大两个女儿。

  之所以能够将她们两个连在起,多是我的内心在作祟。这两个女人都是样美丽,但也都是样的值得同情。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不但失去了小女人被呵护疼爱的权利,还要遭受世俗的白烟。这是多么可悲而又无奈的件事情啊。

  寡妇,顾名思义,就是死了老公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最容易引起人们对她们私生活的关注,在人们的观念里,个没有老公的女人,自己如果没有谋生能力,必然要依靠别的男人。这样的女人,最容易被人占便宜,也总有这样那样的男人,去寡妇门前探头探脑,看是否有机会揩油,欺负人家没有老公替她出气。所以就有了“寡妇门前是非多”的由来。

  “寡妇门前是非多”,提到这句话,总让人感到在幸灾乐祸中有些暧昧;在家长里短中有些遮掩。“众口铄金,积魂销骨”,在背后的指指点点,在对面的遮遮掩掩,时间久,假得也变成真的,真的也就没人相信了,寡妇这门前的“是非”也就多了起来。

  个寡妇,如果貌美,她的“非”不会长久,定有男人救她于水火;个寡妇,如果积有余财,她的“非”也不会长久,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是人呢?个相貌平平又艰难度日的寡妇,她的门前定少不了“是非”。

  自古就是雪中送炭少,锦上添花多。谁推困厄中的人步?谁拉艰难中的人把?孔子曾评价颜回说“贤哉,会也!箪食,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可就是这个颜回,不到四十就死了。他的这个死,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营养不良。许多我们熟悉的文学家,就是在孤独穷困中,离开他曾无限眷恋的人世。

  个寡妇的境遇就更好不到哪里去。

  普通的人,没有那种责任,也没有那种良心上的义务,亲戚朋友,也就拿这“是非”二字当借口,理所当然的袖手旁观,置之不理了。至于在道义上,在良心上,更可以居高临下安之若素了。

  所以,个寡妇的最好的去处,就是水井,就是大梁,就是用青春年华换来的死后让别人用来炫耀的贞节牌坊。

  这就是“胳膊拗不过大腿”,种制度性的悲哀!

  事实上,“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个“是非”的缘起并非全在于寡妇,倒是常常可以从中见出社会对寡妇的歧视来。

  寡妇因失去丈夫而沦为妇女中更为不幸的类,像失去了屏障的家园,如脱离了枝杆的飘叶,那抵御觊觎抗拒纷扰的能力本就低下了许多,又何苦再自找麻烦呢?男权社会并不真的要用这话洁身自律,倒显出是在漠视她们的痛苦。为了不被彻底地抛弃,她们只有硬着头皮“再走步”。然而,寡妇再醮谈何容易?禁忌将像鞭子样再次无情地严酷地抽打她那滴血的伤口。

  中国婚俗,多为夫妻制。旧时允许男子再娶,但禁忌妇女再嫁。所谓:“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男子再娶,般是以无子嗣为由。如有子,则纳妾亦遭人非议。中国礼俗学纲要云:“有子纳妾,人多非刺,谓非齐家之道。”然,旧时往往仍有嫌其妇年老貌丑而娶媵妾者。

  中国多数民族有忌娶寡妇的习俗。亡夫为寡。俗信以为其夫之魂常随妇身,有娶之者,必受其祟。中华全国风俗志云:“广东寡妇俗称孤矜,又称鬼婆,人咸目为不祥人。以为其夫主之魂魄,常随妇身,有娶之者,必受其祟。故辄弃置不顾,无人再娶。”又以为娶寡妇,到阴间将要与原夫争夺其身。所以娶寡妇是民间大忌讳。只有男子丧妻续弦,不忌寡妇,以为条件对等,命运相同。汉族还禁忌娶近亲孀妇,因有乱囵之嫌。苗族门巴族景颇族等许多民族中旧有“转房制”,不避近亲遗孀,常常是兄死,弟娶兄嫂;弟死,兄娶弟媳。门巴族同父母兄弟和从兄弟之间都可以转房,但必须征得女方同意,并在发丧后二年才转。不同辈份之间,禁忌不。如:墨脱县的门巴族严禁转房,但错那县的门巴族可以转房。赫哲族旧时也有转房制婚俗,但限制不严,也可改嫁外人。据说也还有忌嫁夫兄的禁制。景颇人以为通过转房得到的妻子不能算正室,因为她与原夫正式结婚时祭过“家鬼”,跨过“草蓬”,将来死后还会去找原夫共居,所以作为个男子,光娶转房妻是不行的,还要娶个正妻,否则,死后会过孤独的生活。

  寡妇改嫁,又称“再醮”,意思是再举行次酒宴,初无禁忌之意。历史上寡妇改嫁的事例也不少,不论宫廷还是民间,还是允许寡妇改嫁的。据说隋文帝时,曾立禁,命九品以上妻妾不得再醮。事实上,官民皆不受此约制,直至五代北宋,犹是如此。只是程朱理学之后,民间始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忌讳。“从而终”“好马不吃回头草,好女不嫁二夫男”“好马不鞴二鞍,烈女不嫁二男”的“贞节”思想逐渐得到强化,遂以为寡妇改嫁为大逆不道。因而在寡妇改嫁时,便有许多特殊的禁忌,并在风俗惯习方面明显地区别于正常的婚姻嫁娶。

  广西江西河南等地,俗耻再醮。有寡妇改嫁,必走偏门后门或从墙壁上凿洞钻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