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无需婚姻,独身也很好,做到真正的精神物质的独立。其实,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说两个字——快乐。只要能够快乐就好,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快乐都是最重要的。”

  “怎样才能让妈妈快乐呢?”小美女有些渴望地看着我。

  我摇摇头,“快乐是可遇不可求的,任何人都无法帮忙。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尽可能地给她制造快乐的机会。”

  “妈妈今天很伤心。她哭的很伤心。”小美人鼻子酸,眼中水汪汪的,泪花滚滚。

  “她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我问道。除非是受到了刺激,不然这么高兴的日子,作为女强人的她不会这么失态。

  “我想也是,只是她不肯说。”小美人担心道。

  “她以前有过这样吗?”我不是八卦的人,也不愿探寻别人的隐私,但为了使小美人安心,我不得不询问二,从以前的点点滴滴或许能够找出些蛛丝马迹。

  “你是说哭过吗?”

  “嗯。”

  本作品1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妈妈以前确实常哭,不过那是在父亲去世后的半年里,还有在奶奶过世的时候,其他时候哭的次数就少了,我记得仅有的次那时候奶奶还没有过世,妈妈从外婆家回来,眼睛红红的,分明是哭过了。回到家后,妈妈看着父亲的遗照眼泪就流个不止,妈妈也没有跟我们说什么,我和姐姐看着妈妈哭,我们也就跟着哭,母女三人抱在起,奶奶也在边流眼泪,还边流眼泪边骂父亲,说父亲死得早,留下孤儿寡母遭罪。最后我还是听姐姐问奶奶才知道,原来是外婆看着女儿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遭罪,让大姨给妈妈说了家亲。妈妈知道后在外婆家闹了通,快有年把都没有走娘家,最后还是外公来接,妈妈才去的。”说着话,好似想到了当时家四口痛哭的时候,小美人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啦啦朝外冒,甚至还哭出了声。

  我边安慰她,边为她擦着眼泪。

  人生在世不称意之事十之八九,几乎每个人都有段痛哭的过去。

  我看着她的眼泪止住了,又接着说道:“这么说,你妈这次还有可能是因为上次那事。”

  “姐夫,你是说外婆又提那事了吗?”小美人有些讶异。

  “不定是旧事重提,但也不排除这方面的事情。旁敲侧击是肯定的。不然你妈不会有这么大反应。”我把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

  “姐夫,这该如何是好?”小美人不无心痛地道,“其实,当每次过年聚在起的时候,看到姨娘她们家都是夫唱妇随,家人团团圆圆,唯有母亲形单影只,我和姐姐心里都不是滋味。奶奶过世之后,我和姐姐也曾想跟妈妈说,只要她能遇到让她快乐对她好的男人,我们鼓励她去试着接受人家。可是每次话到嘴边的时候,却总是说不出口。”

  “这些我能理解。”我摸着她的头,“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们考虑的那么简单。”

  “姐夫,”小美人轻轻地叫着我,但却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跟我说啊。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见她心里慢慢的平静下来,手又不安分地在她的身上抚弄起来。

  “姐夫,我,我是想说”小美人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看样子是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情。我也不逼她,只是给她以鼓励的眼神。

  “姐夫,我,我想求你,求你去陪陪妈妈。”小美人吞吞吐吐,但终究还是把话给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的小美人,这话竟然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

  “若是,若是妈妈能爱上你更好。”小美人横心,既然说出口,就不如说明白点。

  “你真的想好了?”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问道,“你真的让我去跟你妈睡?”

  “真的。”小美人信誓旦旦地点头,“但前提是姐夫你得愿意。姐夫,你愿意吗?”

  “我”虽然这对于我很乐意帮忙,但我还没有考虑清楚,这样到底好不好,究竟应不应该。

  “让我考虑考虑。”我有点头晕。

  “姐夫,你考虑好了吗?”小美人不无焦急地问道。

  “嘎,就给我这点时间啊!”这小丫头也太急了点吧,人家这可是要出卖肉体,要谨慎之谨慎啊。

  “姐夫,你就别再墨迹了吧。妈妈这么个大美人放在你面前,你都踯躅不前,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小美人为了刺激我,还特意伸手我的睡袍里,握住我有些想睡觉的兄弟,把玩起来。

  “我相信我妈妈不会比卿儿的妈妈差。”小美人为了她妈妈可谓是使劲解数,无所不用其极,竟然连小姐妹的妈妈都拉过来比较。不过这小丫头是怎么知道我与伊宁的关系,莫非是卿儿说的,她们小姐妹还真是无所不说啊。这样,许茜也应该知道了吧。不过知道也好,以后大被同眠更方便。

  “你这么有信心?”我不由地调笑她。

  “当然。我相信我妈妈。”小美人拳头握了握,副胜券在握的神情。真是个可爱的小美人!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强答应你了。不过,如果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可是要退货的。”我邪邪笑,手抓住了她的圆臀。

  “坏姐夫。”小美人见我应允了,心里高兴,也不在意我的调戏了。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她手握着我兄弟律动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宝贝,你要我干你妈,你去不去观摩啊。”放开胸怀,我的脑子便也兴奋起来,说的话也被欲望给支配着。

  “等你成功了我再去,要不然妈妈在我面前恐怕放不开。若是那样,只怕你会没有机会。”小美人也被刺激的兴奋起来。

  “没有机会,我不会创造机会啊。”我更加地豪爽起来。

  “你不会是来个先斩后奏,先来个霸王硬上弓吧。”小美人兴奋是兴奋,但绝对不是盲目的兴奋。主角可是她亲爱的妈妈。

  “我会见机行事的。”做任何事情首先要求稳,以稳为主。

  “姐夫,你可要悠着点。”小美人觉得自己的下身阵湿热,花露似乎已经流到大腿根。

  “知道了。”把玩着两只肥肥小白兔,我给了她个放心的眼神。

  “现在让我来先磨磨枪吧。”我把小美人身上的浴袍脱掉扔到了边,“俗话说的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姐夫,你是不是承认你的枪不行啊,我看你还是留点精力先吧。”小美人也开始调笑我,话虽这说,却还是副爱不释手的样子,非但没有松手,却玩的更欢了。

  “小浪货,等会非让你求饶不可。”我双手握着她的两只大白兔,快速地玩弄起来,两团肥美的白肉如水袋样变化着各式各样的形状。

  “好多花露啊!”我的手伸入到她的胯下,摸了手湿淋淋的粘液,“等会花露会不会更多?”

  “只要你能弄,要多少有多少!”小美人大言不惭道。

  “看我不把你给干干。”我把身上的袍子扯了掉,伸手把她抱了过来。

  “姐夫,干我吧。我要你狠狠干我。”小美人浪叫着,我也非常的兴奋。

  “这就干你,非把你给喂饱不可。”我把小美人丰满的雪臀轻轻抱起,让她微微向上,然后再握着她的双腿,慢慢往两边掰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顿时出现在眼前:两条滑不溜手的细腻美腿向外伸张,轻轻抖动,

  我已不是第次这样注视着小美人这个神秘的地方了,但和第次看依然是样的神魂颠倒,我无法自制内里澎湃的欲念,心儿扑扑地乱跳,呼吸也几乎唾下来。仔细的欣赏了好几秒钟,才猛然地把头埋下去,伸出舌头,在红红皱皱美得像鸡冠的小花瓣上面轻舔。舌尖触到的是难以形容的美感,滑得像油,甜得似糖。股只属于小美人的肉香,清得像兰,芳得似梅∴水的蜜汁,我渴饮着花露。

  “啊!姐夫啊!你弄到人家心坎里了。”小美人被亲吻被吮吸,不由得娇躯颤抖,芳心颤颤。

  我的舌尖在幽谷甬道口打转,让小美人香甜美味不断涌出的春水流在舌头上,又浆又腻,然后再带到珍珠,利用舌尖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红豆芽上,把整个沟壑都涂满黏黏滑滑的春水。使劲儿地亲吻着小美人娇嫩香喷喷的花瓣,把舌头伸个硬直,随即尽根顶入,又抽出,再顶入

  “啊!姐夫。你太厉害了!我输了!饶了我吧!我要死了!”小美人被这般舔弄也没有几次,哪里堪如此挑逗,全身如触电般软绵绵地躺在床上娇喘连连,神态既性感又销魂,情不自禁地分开双腿,任凭我的舌头更加的方便,更加的深入,更加的随心所欲,更加的为所欲为。

  “喔!姐夫。干我!干我!我要!”小美人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神智渐渐模糊。

  我的舌头轻轻地来回磨擦或重重的抽锸,小美人已酥得浑身发抖,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双腿不安地扭动,吐气芬芳的檀口发出阵令人销魂的呻吟。

  拨开小美人光滑细腻的双腿,浅红色诱人的花瓣娇嫩欲滴,茂盛丛生的芳草,还有晶莹剔透的露水强烈衬托她幼嫩光滑的皮肤更加白皙,我顿时脑中片晕眩,欲火高涨,急不及待俯身上去。

  “啊!姐夫。好美!好爽!好爱你!”小美人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压抑着呻吟声,随着我的挺动,整根而入,直达花蕊,登时春水四溅,肉香四溢。粗大的压迫让小美人禁下住放声浪叫高啼了。

  从我进入小美人之后,她的反应就情而奔放了。食髓知味成地连连耸挺着圆臀,主动争取更多的磨擦刺激,同时娇浪地唤叫呻吟。

  “啊!姐夫。你插得丹儿好深!你把丹儿插死了!喔!”

  小美人的肉肉紧裹着,泛出更丰沛的春水,润湿了整个内壁,令她更加马蚤浪难耐,迫切而主动将雪白粉臀拱抬着,款款旋摇起来了。这样子忘形的反应,更鼓励我狂野,乾脆就抓起了小美人那双细腻光滑的美腿,大大劈分开来来,往她胸前推着,直到小美人整个身子都折卷起来,才大腿分夹着小美人胸部两侧,两脚朝天指着,玉股高高地悬离了床铺之上。然后又以双肩抵住了小美人的玉腿,使整个雪白平滑坦然的腹部,都毫无掩盖地露了出来,让小美人肥腴饱满突出的沟壑幽谷,在黝黑浓密油亮的大丛茸茸的芳草对照之下,显得格外鲜明美艳诱人。

  同时,在这样的姿势下,美艳诱人的小美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进出她迷人幽谷的情形,在我疯狂的运动下,小美人能够看到自已的花瓣跟随着被翻进翻出,||乳||白色的蜜汁也不断被挤出来。

  “姐夫。不行了。丹儿不行了啊!”

  小美人在我持续猛烈的动作下,不停泛滥着浓香的蜜汁,被连连勾了出来,聚满在小美人那朝天的沟壑幽谷,到了再也盛不下时,就溢出了幽谷

  “求不求饶?以后听不听话?”

  我在小美人迷死人的幽谷甬道之中,开始强而有力长驱直入的进出,每挺都直捣进了她蜜宝深处,而且越入越深,万丈深渊不可比拟。

  “啊!姐夫。求求你了!我认输!我听话!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小美人红润撩人湿漉漉的小嘴呻吟着,性惑娇艳的樱唇高高的撅起来,充满了欲的挑逗和诱惑。小美人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冰肌玉骨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阵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操你妈!操你妈!”

  小美人的反应刺激得我展开更加狂野地冲刺。我奋力抽锸着小美人阵阵痉挛收缩的甬道,次次随着猛烈插入的惯性冲入了小美人紧小的最里面。

  “操吧!操吧!”

  小美人那羞红如火的丽靥开始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诱人小嘴发出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疑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啊!死了!真死了!姐夫啊!人家又死了啦!”

  随着声销魂娇啼,小美人再次紧紧箍夹住我滚烫硕大的浑圆,她的芳心片晕眩,思维阵空白,小美人再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第二百三十九回深闺寂寞有人来

  天涯旧恨。

  独自凄凉人不问。

  欲见回肠。

  断尽金炉小篆香。

  黛峨长敛。

  任是春风吹不展。

  困倚危楼。

  过尽飞鸿字字愁。

  ——秦观减字木兰花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常!

  李凤卿跌跌撞撞地跑回卧室,扑到床上用被单蒙住头,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她始料未及的,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有天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她竟然目睹了场活生生香艳刺激的春宫戏,而且不是别人,是自己女儿与男人做嗳的春宫戏。

  荒唐!

  她在心里遍遍地埋怨与责骂,只是分不清所埋怨与责骂的对象是自己还是女儿。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

  但不管怎样,她那心仿佛已经枯死了的心房却正在绽放着新芽,活了!

  人吃五谷杂粮,必然会有七情六欲。貌美聪慧的她,自从丈夫死后,就直过着孤独无味的生活,独守空闺,正值青春年华的她内心的寂寞和空虚可想而知。

  李凤卿蒙在被单里,血在烧,心在跳,脑子也越来越乱。

  近来,她总是心事重重,很烦躁,经常个人面对着空空荡荡的房子感到非常寂寞。要说寂寞从前也有过,但绝对没有现在强烈和具体,以前寂寞的时候,她总是借全心投入地工作来排遣,把自己弄得连心都疲劳了,连胡思乱想的时间都不给自己留,只要头粘着枕头就会睡着。

  可是自从婆婆去世后,她就把工作放在边,留在家里照顾女儿,生活也就安逸下来。人说,饱暖思滛欲。旦生活过的舒心过的安逸了,就难免会胡思乱想,以前些被刻意压抑的情愫也就会慢慢被唤醒。

  人们常用“如饥似渴”这几个字来形容从事某些事情的迫切性。例如,“如饥似渴”地读书。以“饥渴”来形容人们对满足某种欲望和需要的迫切性,是再恰当不过了。饮食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人们如果饿上许多天,渴上许多天,旦有了食物和水,恐怕就会狼吞虎咽,连什么礼仪都不顾了,人类除了饮食这个最基本的需求之外,还有个最基本的需求,那就是性。这正是所谓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借助饮食,维持自己这代人的生存。借助性以繁衍后代。人类社会正是这样生存发展和延续的。

  大自然造人类是设想得十分周到的,“饮食”“男女”即是人类生存和繁衍的两个最基本的条件。人类就是天生地对这两方面有满足的最大欲望子饿口渴想吃想饮的欲望真是强烈极了。同理,人们的欲如果得不到满足,那么这方面的欲望也会强烈极了,人们称这种状态为”性饥饿”,也是很恰当的。现在有种说法,认为“性起源于饥饿”,这可能有些混淆了,性系统的“饥饿“和肠胃系统的“饥饿”有许多共同之处,但它们是性质不同的两种“饥饿”。

  如果我们承认以上这个道理。那么对社会上的许多性现象都不必大惊小怪了。例如,中学生谈恋爱,正是因为他们开始有了这个欲求;小伙子来几次“手滛”,因为他们在这方面“憋得慌”;夫妻性生活不和谐这说法很文雅。实际上就是夫妻方或双方的欲得不到满足,因而闹离婚,这似乎是合情合理的;寡妇思春尼姑思凡,这都可以理解。

  可是难道人们为了满足这两大基本欲求所做的切事情都是可以理解合情合法的吗?非也!

  基本欲求,这只是人类的种自然本性,又叫动物性。因为这和动物是并无二致的≡动物来说,饮食交配也是两大基本欲求,两者如缺其,任何动物都要绝迹了。可是。人和动物相比,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人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人身上既保留了与动物相同的基本属性,同时人又是社会化的“动物”,他们的行为同时还有社会性。这就是说,要符合社会的利益,为社会所制约。“饮食”是如此。人即使再饿,不能去抢别人的东西吃,不能饥不择食去吃些对人体有害的东西。在海上航行,即使再渴,也不能喝海水,否则越喝越渴,最后渴死为止。个老年肥胖者即使再爱吃肥肉和甜食,也是尽量少吃,否则至少是“自控能力不强”,甚至是“自掘坟墓”。

  “男女”也是如此。人到了定年龄,对异性有兴趣,想恋爱,想结婚,结婚以后要求性生活和谐当然还要相亲相爱,这都是正当的。可是,如果中学生因为谈恋爱而影响学业中学生年龄还轻,性格不定型不成熟。往往会沉湎于恋爱而荒废了学业,那么社会和家庭就要干预了。个单身男子,如果因为这方面“憋得慌”,去嫖妓宿娼,或是拦路强,那就是违法犯罪,要被严惩了。“憋得慌”是个原因,但绝不是理由,这应该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因此对人们“饮食”“男女”这两大基本需求以及其他需求。只能给予合理的满足。满足它,是出于自然性的需要也就是说满足的方式要符合社会的法律和道德规范以及科学知识的指导≡个人来说,不论对某种需求的满足多么“如饥似渴”,也不能不择手段,要有自控能力≡社会来说,对人们的行为实行控制,是维护群体利益所必需的。但是也要看到人们的某些需求有它的自然本性≡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