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马上就喊人了!”

  “你喊吧。只要你敢喊,我就敢奉陪,大不了在监狱顿段时间,你以后将如何面对别人,更有何脸面面对自己的女儿。你最好放下戒心,今晚就乖乖地从了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出去以后你照样做你的贞洁烈女,只不过是做个幸福的贞洁烈女。我会让你的美丽比春天的还要娇艳。”我又怎会给她反抗的机会,紧紧的抱着她不放。

  我的话仿佛暮鼓晨钟把女人震得愣愣的,女人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半天才蹦出句:“你是魔鬼!”

  “我不是魔鬼,我是神,爱神,来解救你脱离苦海的天神。相信我,我会让你获得女人应该有的快乐,做最最快乐的小女人。”我的话信誓旦旦,铿锵有声。

  “男人都是禽兽,没有个好东西。男人说出的情话都是骗人的谎言,我这辈子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请你放开我,我不需要也不接受禽兽对我的施舍。”女人满脸的悲凄与幽怨,说出的话如杜鹃泣血样让人心疼。

  “凤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不知道你受过什么打击,但是我对你说的话完全出自内心,若有半点虚假,我甘愿减寿十年。相信我好吗?”说完,我手抱紧女人的细腰,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就要往她的红唇亲了下去。

  可是她却堵住了我的嘴,把脸转向了边,“不要叫我凤卿,你不配,我感觉恶心。”

  “是不是因为你那个死鬼丈夫?”我的心不知道为何痛,忍不住恶语出口。不知道为什么的,或许是感觉个活生生的大活人还比不上个已经死去了好些年的人,心里时不痛快,所以才没有忍住,但等话说出口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女人的眼角再次流下了泪水,凄苦,委屈,还有屈辱。

  多年来的凄苦与委屈全都化作泪水滚滚涌出,止也止不住。我的爱怜地抱紧她,任她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胸膛。

  “哭吧,哭出来吧。”我心疼地给她擦着泪水,喃喃说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有的时候该放下就要放下,你这样只会苦了自己,苦了身边的人。比如你的两个女儿,还有关心你的亲人,喻丹的外公外婆姨妈等。我知道你这次喝醉酒肯定又是这些闹心的事情。我相信,她们之所以那样做,肯定也是为你着想,不忍心看着你个人辈子凄苦无依。等以后,女儿大了,都出阁了,剩下你个人怎么办?难道要学观中尼姑青灯古佛相伴生吗?”我不忍再刺激她,慢慢地开导着她,希望她心里的凄苦全部化作泪水,次流个干净。

  良久,良久,女人终于止住了哭泣。这时候,我的胸膛已经跟从水中刚出来样。

  “是不是好了点?”我轻柔地抚上她的脸,不知不觉的,我对她已经不只是欲,还有了爱。我承认对待女人,我的心从来就是软的,虽然我也想过要对她用强,但最后还是胎死腹中,毕竟那样多少会在她的心里产生阴影,不好。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两性才能得到圆满。

  “看来小妮子什么都跟你说了。”女人幽怨地白了我眼,“还不放开你的手,你觉着你这样抱着我应该吗?”

  “为什么不应该?”我把她抱得更紧了。

  “你说为什么,难道你就不懂得点伦理道德吗?”女人不屑地注视着我。

  我嬉皮笑脸地无视了她的蔑视,捏了捏她那比小美人还要美上些的精致脸蛋儿,笑着说道:“你不是说我是魔鬼吗?你听说魔鬼有在意这些的吗?你是你,小美人是小美人,既然你已经在我怀里,你就是我的女人。是我把你从过去的世界里救出来的,这样的个大美人,我是不会拱手送人的。既然你遇见了我,咱们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你是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的。”

  “哼!”男人的嚣张很让女人不满,女人可是个从不把男人放在心上的女强人,“你以为你是如来佛,别人都是孙悟空啊?别把自己过于当回事了。我还就真瞧不上你这样的人。除了花言巧语地骗骗小女生,你还能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把顶在她臀瓣间的坚硬使劲挺了挺,让她声娇吟之后,爽朗笑,“我不是如来佛,你也不是孙悟空,我是魔鬼,生就就是来满足你们这些表面上刚烈骨子里却风马蚤无比的小欲女的。”

  “你这人真是没救了。也太自恋了。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没有你就不能活吗?”女人丝毫不给面子地奚落。

  “我当然不敢如你说的这么狂妄。我也承受不起。否则,我这个小鬼还没有长成鬼王至尊就被什么人给暗害了。”跟美女斗嘴也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原来我还以为你是个人物,却原来也是个小瘪三。”女人从悲苦中过来,仿佛整个人轻松了许多,脑子也清醒了,之前只会“卑鄙无耻下流”之类的骂人话,现在骂人都已经不带脏字了。

  “虽然在你的眼里,只是个小瘪三,但对付你这个小欲女,我个人已经绰绰有余了。”我的手已经毫不客气摸上了她胸前的肉团,大嘴也毫不犹豫地堵了上去。

  又次被咬住嘴唇,这次不同于前面,女人心里片,多了几分期许,少了几分抗拒。

  我拼命地抱着大美人,这刻,香喷喷的玉体让我的欲望如火山喷发。

  大美人睁大着双眼,像是有话要说,嘴里呜呜有声,可是由于双唇被堵住,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我用舌尖在大美人的香唇上亲吻,她的双唇抿得紧紧的。我手隔着薄纱抓住了她肥硕的美臀,大美人浑身颤抖了下,双手推拒的力道好像也少了些。我用力揉捏着她的屁股,感觉她的体温越来越热,越来越滚烫。

  “嗯!”大美人还在不甘心地挣扎,步步的挣扎,看得出她不想这样沦陷,更不想让自己保持了多年的贞洁被破坏。那样不但是自己会变成丨人人痛骂的滛妇,更重要的是,如果被女儿发现,她还如何面对她们。大美人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在她心里直想的是,只要两个女儿能快乐,也就是她的快乐。她从来没有为自己打算过。猛然间看到女儿与男人的春宫戏,她的心里虽然酸酸的却还是高兴,她庆幸女儿找到了个能够给她快乐的男人。同时也对即将飞到别人家的女儿感到不舍,毕竟是十月怀胎,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辛辛苦苦养这么大,却终究是给别人做嫁衣,天下父母心,她怎能不感到酸楚。但人生总是这样,任何人都是从这关过来的,虽然有些不舍但终归不能扼杀了女儿的快乐。人说,疼在儿身,痛在娘心。其实只要女儿快乐了,自己也就快乐了。她也知道我的情况,对于我的身份也有所不满,但女儿喜欢又有什么办法,她虽然个性刚烈但也是个开明的人,如今这样的个时代,什么样的情况都有,谁敢保证结了婚就定快乐,谁敢说人家包二三四五奶的就不快乐。可是现在这个给女儿带来无尽快乐的男人却在打着自己的主意。说实话,这个男人确实比满大街挠首弄姿的小白脸有魅力多了,俊美的面貌,棱角分明的线条,高大的身材,魁梧的肩膀,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肌肉,切切都对女人充满着致命的诱惑,且最为令人心狂的是这个男人具有张天生就用来哄女人开心的嘴巴。俗话说的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如果说大美人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半点感情,那是不可能的。甚至在她看到女儿与男人在起的时候都会有点酸溜溜的感觉,尽管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当看过了男人那威猛的幕后,她还是情不自禁,克制不住。

  而我此刻的进攻,彷佛时刻在冲击着她的道德底线和压力底线。

  我的舌头继续在大美人的红唇上探索,用我的舌尖往她双唇里钻,她的樱唇点都不配合,继续紧闭着。这时我把她往上拱,下面隔着睡袍下子就碰到了她臀沟的底部。大概这下碰到了她的敏感地儿,只听到她噢的声小叫,双唇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如此大好良机我又岂能错失,舌尖不失时机的钻了进去。我这次再没有顾忌,舌头毫不犹豫地就钻了进去。我相信这个时候的她肯定不会狠下心来咬我口的。

  “唔!”大美人惊,没想到我火辣的舌头竟然已经塞进了她的口中。

  细细的在她的牙齿里边轻轻的舔着,撩拨着她的舌尖。慢慢的,大美人闭上了双眼,双手也放弃了抵抗,转而抓住了我的睡袍。她的舌尖与我交缠在起。

  我开心地吸吮着大美人送上来的舌头。她渐渐的有了反应,双手抱着我的头,也开始用力吸着唐骏的舌头,眼角微微颤动,眼睑里沁出两颗晶莹的泪珠。

  泪水,又见泪水。

  女人天生是演员。女人说哭就哭,就象说笑就笑那么容易。女人的眼泪,就象瑶瑶灌水,伸手就来。

  据不完全统计,女人的眼泪有种之多。有真哭,有假哭;有痛哭,有小哭;有伤心地哭,有幸福地哭;林林总总,不计其数。但总归来讲还是脱不开下四种:

  曰惊天动地型。哭起来声若宏钟,如雷鸣,眼泪好象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直哭得天昏地暗,天塌地陷,天翻地覆,天地变色,叫你心惊胆战,魄为之寒;

  二曰肝肠寸断型。哭起来声似二胡,若号角,高低不平,抑扬顿挫,婉转起伏,眼泪如断线珍珠,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叫你心慌意烦,魂为之乱;

  三曰欲哭无泪型。哭起来声音几不可闻,只见鼻翼扇动,眼帘下垂,睫毛抖动,贝齿扣唇,眼泪每颗都大得能砸死人,但却只是在眼圈里,在睫毛上耍杂技,左转右转,就是不下来,叫你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四曰晴天下雨型。哭起来是笑的声音,本来是晴空万里,突然就泪流满面,不知雨从何来。开始也许是颗两颗,后来就可能发展成如前所述的任何种——那就要看你的造化和运气了,叫你忽冷忽热,手足无措。

  女人之眼泪,是女人之为女人的基本素质之,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也许是伤心,也许是高兴,也许是为爱,也许是因恨,也许只是种姿态或心情,也许只是为了健身哭和唠叨是女人健身的不传之秘,也许什么都不是。

  不要相信女人的眼泪,就象不要相信鳄鱼的眼泪,但是绝对不要轻视女人的眼泪。眼泪是女人的秘密武器之,从孟姜女能哭塌长城我们不难看出,女人的眼泪之威力绝对不亚于原子弹。

  老人家说过:不打无准备之仗。所以,当男人遇上女人,要颗红心两种准备,在享受灿烂的阳光时,就要时刻提防那来无影去无踪伤你于顷刻之间杀你于无形之中的——眼泪。

  看着她的眼泪,我知道她的矜持,让她心里还有丝不愿。我只能在心里轻轻叹,保证以后会尽最大的努力让她高兴快乐起来。

  “别哭好吗?”我柔柔地舔着她眼角的泪珠,怜惜地道:“你知道吗?女人的眼泪是史上对男人最厉害最致命的杀伤性武器。你若在这样哭,我的心碎了怎么办?”

  “我哪有哭,只是感情丰富而已。”女人睁开眼,水汪汪的眸子闪着晶莹的光泽,显得既妩媚又动人,丝春情悄然爬上她的眉梢。

  “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做不到心无挂碍。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定会让你成为最美丽最快乐的女人。”我数着她的睫毛,深情地对她表白。

  大美人的身体很明显的抽搐了下,随即叹息道:“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我知道你能给我带来快乐。但是丹儿呢?你打算怎么办?”

  知道她的顾虑,我的心里早就想好了答案,没有丝毫的犹豫,立时回答她道:“丹儿是我的女人,我当然会直爱着她,但这并不妨碍我也爱你啊!”

  沉默半晌,大美人用种很无奈的语气说道:“蔡恬,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样别人会怎么看?”

  其实我想说的是,谁敢说半句闲话,老子生剐活撕了他!但人生在世,岂能万事随心,不然也就不叫人生了。但是我依旧撇了撇嘴,不屑地道:“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其实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十寒暑,只要自己高兴就好,又何必在意别人的脸色。人是为自己而活,又不是为了别人而活。若是什么事情都要在乎别人怎么想,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为自己而活,不管别人怎么说?”大美人轻轻挠了下额头,声音微颤道:“别人我倒是可以不在乎,但丹儿会怎么想,我不得不慎重。按说我是你岳母啊,你根本就不该招惹我。唉!”

  晕!若不是顾及你们母女二人的感受,大爷我早就霸王硬上弓了。

  此刻,我已经可以确定大美人是喜欢我的,只是碍于与小美人之间的关系才不得不强迫自己压抑心中的情,不过现在听见她亲口说出可以为了自己而不顾及其他人,我的心中已然激动万分。

  我淡然笑,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自信地问道:“若是丹儿不介意呢?”

  大美人低着头,但从我坚定的声音中感受到霸气与自信,不由地抬起头,看到我眼中闪动着奇幻瑰丽灿若光霞的光芒,心神震,讶异地道:“你怎么会这样问?”

  我微微笑,不置可否,只是望着她娇美的面容,满是开心地道:“我只问你如果你的宝贝小女儿不反对我们在起,你愿不愿意做我蔡恬的女人?”

  “我,我不过,丹儿怎么会”大美人显然想过这个问题,只是羞于承认罢了,她神情无措,期期艾艾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我将她扶正了,双手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让她光润的背脊紧贴在我的怀中,柔声道:“你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大美人的娇躯倏然僵,接着便放松下来,任由我楼抱着她的腰,窝进我的怀里,仿佛那里就是她避风的港湾。

  也许两个人的关系在别人眼中是违背人论的,但我却点也不放在心上。我不想看到女人难过,个不能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能让深爱自己的女人得到幸福与快乐的男人,根本不是个真正的男人。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虽然这个观念在世俗人的眼里根本就是大逆不道的言论,但世人谁又敢说心里从没有冒出过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心思呢?只不过,有些人在事情来临的时候却不敢迎上去,退却了。我相信,只要有爱,没有什么不可以做的事情。更何况男女之事只要两情相悦,又不会碍着别人什么事。

  “丹儿真的不会怪罪我吗?”大美人虽然已经从我的嘴里知道了小美人不会介意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分得份属于她的爱,但女人心海底针,虽是母女却还是不无担心。

  我的嘴唇凑到大美人的耳边,轻声软语道:“你知道丹儿在我过来的时候怎么说的吗?”

  大美人听了这话,心中暖,似乎所有的枷锁与羁绊全都放下了,头枕着我肩膀,轻轻摇了摇臻首,示意不知。

  我的心里激动,却还是抑制住了,轻声道:“她说,姐夫,妈妈就交给你了,你定要让她幸福啊,千万不能让我失望了。”

  大美人闻言,串晶莹顺着眼角滑过,无声侵过温润的脸颊,落入嘴角。

  微涩,但她却觉着很甜。

  眼里虽然噙着泪,她的心里却美滋滋的,感觉非常幸福自豪。

  这时候她才猛然想起女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已经懂事了,懂得关心照顾体贴妈妈了,且还特别有孝心,女儿已连续几年在她过生日时,都有她意想不到的礼物送给她。从个发卡手镯到个皮包大衣,样样都让她十分喜欢,爱不释手,在她生病时,女儿还会不分昼夜地陪伴着照顾她,给她吃药洗衣做饭,照顾的无微不至,都让她有些不忍,有些心疼。

  般的女孩子有了男朋友以后,就不愿意在家了,总想与男朋友约会,在起玩。但是女儿有了男朋友,可她心里还是总惦记着妈妈。无论做什么都不能丢下妈妈不管。女儿总是在说:“妈妈,你放心,我要找的男朋友,定是正直善良,有爱心,并懂得关心体贴照顾人。他必须懂得孝敬父母,尊重长辈。不仅要爱我,也要爱我的妈妈才行,要真正地对妈妈好,这才是我所值得要爱的人。”每当女儿跟她说到这些话时,她总是安慰女儿说:“傻孩子,哪有找对象还带妈妈的,只要人家真心对你好,妈妈就放心了。”女儿这时总是笑笑说,反正是不能撇下妈妈的。将来她老了,女儿去哪里就把她带到哪里,女儿要侍候她辈子

  捏着袖袍的衣襟给她拭去面颊上喜悦的泪水,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好了。感动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正事了?”

  “什么正事啊?”大美人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装糊涂地道:“我困了,要睡觉了。你要没有事情了就到对面去睡吧,别让丹儿个人等你。”

  “我可是下了军令状的,事情没有搞定,我是不会走的。否则回去还不被小妮子给笑死。”既然所有的障碍都踢开了,我也不再犹豫了,大手毫不犹豫地摸上了女人的屁股。

  目随手走,视线沿着细腰落在大美人下身的关键部位,美丽的胴体透过薄薄的丝绸,若隐若现。

  太美了!极品美臀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