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惊诧道:“是你?”“不错。是我。”我色迷迷地盯着她,把她的内裤放在鼻子上深深地嗅着。岳母的脸色瞬间变的通红,火辣辣的发烫,洁白的双柔荑掩了上面却顾不了下面,肥大洁白的玉||乳||,红艳艳的||乳||头,皮钱大小的||乳||晕以及毛草丛生的圣地,这会儿全都乱了套,你出我没的,真是活灵活现,诱人极了。帐篷下的物事更加的坚挺了,内里却是胀痛不已。岳母赶忙蹲下,两腿并拢夹紧,将神秘的圣地紧紧地掩藏在双腿之后,可上身的两个的奶子也确实太大了,用双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掩藏的了的,慌乱中只好伸手将放在沙发床上的蕾丝内衣拉过来掩在了身前。

  不掩还好,这遮却更是不得了。银色的月华照在蕾丝内衣上,闪闪发光。香艳的玉体掩映在光华之中,影影楚楚,更添无穷的神秘,真个是活色生香。

  有人说五十岁女人是牡丹花,雍容华贵。国色天香,花之富贵,富而含蜜,贵而不傲,迎风怒放,浸润着人类最丰满的经历。不知道岳母如花朵般的人物会不会真如所说样花开富贵经验丰富呢?

  品味女人,就象品味鲜花品味美酒品味香茶品味咖啡样,品味的就是内涵就是人生,需要细细的,慢慢的,层层丝丝点点滴滴认真仔细地品尝,如此,方能得出让人心旷神怡的美儿。

  我喜欢岳母这样的女人。年龄大的女性对我来说是种诱惑,或许你会认为我很卑鄙,抑或心理有问题,但我却从不掩藏自己。有些东西错过了,那将会是生的遗憾,对别人或对自己。我不想让这种遗憾过多地在我的生活里出现。

  “还给我。”岳母面色绯红地不敢看我。

  “想要,自己过来拿。”我知道她是想要回她的内裤,然后再次从我的眼前逃脱。“还遮什么遮,我早已经看光了。”

  “你混蛋!”岳母的心里嗔怒不已。对于我的胡来,她已经是耳濡目染了,心道:“如果继续这样纠缠下去,自己恐怕就要管不住自己,以后就再也无法摆脱他对自己的诱惑了。”我心里暗自偷笑,女人啊,如果你在这种几乎全都赤裸的情况下,还不猖狂逃脱,这就预示着你已经上了我的床了,剩下的只有任我玩弄了。

  我见她迟迟不过来拿她的内裤,便随手扔,内裤巧妙地落在了帐篷的顶端上,就象在帐篷的顶端给戴上了个白色的帽子。眼睛随着内裤的飞舞,岳母的视线聚焦在帐篷之上,从高耸紧绷的睡衣来看,那下面撑起帐篷的物体决不是凡物。巨大的香菇头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心灵的深处似乎有个充满无穷魔力的声音在不停地召唤,“来吧,我的宝贝,它是属于你的。”

  岳母愣愣地盯着我的帐篷,进退只在忽之间。

  物事胀得发痛,我实在不想再等,猛地使劲,伸手握住她的皓腕将她从沙发床的另头拉了上来。可能是蹲的时间太长了,纤足微麻,她整个儿俯倒在我的身上,小嘴儿正压在我的帐篷上。

  慌乱中,岳母又急又气,挣脱我的手,小声喊叫道:“放开我,你想干什么?”眼见岳母就要从我身上爬起,美丽的大屁股差点让我目为之眩,我赶忙挺身坐起,双手从后面穿过她的腋下,拦腰将她抱住,右手无巧不巧地正盖在她的神秘处。圣地被袭,岳母待要挣动的身体顷刻便软倒在我的怀中,只有任我恣意妄为的份儿了。

  我狂吻着她的脸颊,眼窝,玉颈和耳垂,火辣辣的双手在她丰满的双峰间游荡。我感到她呼吸急促,全身有些颤栗。当我的物事在她的神秘之都前徘徊磨蹭的时候,她开始呻吟了,水儿也流出来了,我知道目的即将达到了。我三下五除二将睡衣褪掉,双手继续狂揉着她的||乳||房,使之继续加温。突然,她猛地往后靠,想将我推开,但毕竟是过来人,女人此时是没有多大力气将男人推开的,她不断地挣扎道:“蔡恬,你在干什么?你不能这样,我可是你的岳母呀!”

  “丈母娘疼女婿,我知道妈你对我好,就成全了我吧。”我继续攻击着她的敏感,她的脆弱。

  “不行,不行,你可是我的女婿呀,咱们这样可是乱囵呀。”岳母还是不死心,继续地作着无用的挣扎。

  “不要再说些假道学的废话,难道你不想我用大家伙狠狠地干你吗?”我不停地刺激着她,我要摧毁她的保守,否则,即使这次得尝所愿了,她就该躲着我了,再想来次,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其实,我早就想干你了,真的,就再我第次见到你的时候。”

  岳母喘息着,呼呼出气,身体的挣扎已经改成软绵绵的颤抖了。

  “你知道吗?你的身上有着无数个美点。”我咬着她温香的耳垂,深情地道,“美丽的女人是—首诗,也是幅画,是宇宙间灵秀之气的凝聚,更是上帝的杰作。切的色彩曲线声响形象韵律与气氛,凡能引起人们美感的事物,都起在美女的胴体与风情中呈现出来,令人心旌摇曳。男人喜欢女人迷恋女人,以致写女人画女人,乃至珍藏女人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我愿做个猎艳的猎人,你愿意做我的猎物吗?我美丽的岳母!”

  岳母面如桃花,娇艳欲滴,艳光四射,转照动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芬芳的气息与美妙的韵律。

  “你知道吗?女人只有在得到男人欢爱之后才能够容光焕发,青春永驻。”我猛时间,双手握住她的软腰把她掉转身来,面对着我坐了下去。“啊——”岳母声尖叫脱口而出,好久没有被物体填塞的圣地如今突遭巨物袭击,疼痛自然再所难免。还好,事前酝酿已够,没有流血。

  “岳母啊,你真是个不得多见的尤物啊,实在是没想到你都生了六个孩子了,小妹妹居然还是那么紧,夹的我舒服极了。”岳母的那里实在是个难得多见的宝器,如此尤物被岳父这样的人儿糟蹋了,实在是上天的不公,只叹我怎么就没早生个二三十年,抑或岳母晚生个二三十年呢!

  岳母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双手无力地挂在我的脖子上,樱桃般娇檄鲜红的小嘴呵气如兰被我用舌头填了个实实在在,胸前的突起紧压着我的胸膛随着呼吸不住地上下动荡实在是刺激极了。

  片刻的沉寂后,岳母的双腿环住我的腰身,屁股象个大转盘似的不停地转着圈儿,玉齿紧咬红唇,洁白得可爱,就像初出浴的绵羊,对对排列得整整齐齐,再配合着鲜红的嘴唇,真个是“唇若激丹,齿如齐贝”了,这应该是女人最大的骄傲了吧!

  “岳母啊,你的屁股就是座能够旋转的天堂啊,让我象生活在虚幻里不能自拔”

  “啊”岳母泄了,满足地软瘫在我的怀里,任我的东西在她的体内继续游走。

  滛水激射,打湿了我的森林,沾湿了她的芳草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铲袜步香床,手握檀郎杵。

  嫦娥偏好他,婵娟偎满怀。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花好月圆之夜,我们恣意妄为,观音坐莲互诉着衷肠,老树盘根道不尽郎情妾意,老汉推车直到天亮,滛猿挂树到最后还是我把她抱回的卧房。春宵刻值千金,这夜不知道花去了我多少个千两。如此,倒叫玉梅嬉笑不已,时不时地笑闹于我,常问我那晚与岳母共做了几次,都用了哪些花招。呵,女人,实在是种能好奇到不可理喻地步的美丽尤物。

  早晨,待家里人都起床后,岳母才迟迟出来,莲步轻移间风情万种,国色天香,真个是娴雅高贵素静冰心;千娇百媚,笑语生香。

  女人还是有人爱的好!

  第四十八回出水芙蓉

  最近太过忙碌,精神欠佳,办起事来总感精力不继。昨天晚上跟玉真三女几番云雨,战斗太过激烈,差点没趴在女人的肚皮上爬不起来,于是乎今儿个大早便起来准备去爬靠近大夏湾口的松山。

  这山不高,海拔300米不到,满山长满绿油油的针叶松,每到山风吹来时,呜呜呜,那松针就像毛毛细雨样飘荡于山林之间,行人走在其间真是好不悠哉游哉。

  跑步来到山下,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多早起晨练的人们。这里的空气含氧量明显高于其他地方,无论老人大人或孩子都喜欢这里的清爽。

  山虽不高,却颇有艺术之美,具体而微,就像个精美的漏斗倒扣在河湾之畔。

  山脚下是老人们的天堂,山腰间是孩子们的乐园,山顶则是大人们攀登的方向。

  清晨的山风托着我的脚步迅速朝山顶爬去。然未到半山腰便气喘吁吁,脚步也越来越沉,两腿好似灌满了沉重的铅液,步也不想继续迈下去。

  靠在棵笔直的际针叶松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抬头仰望山顶,那斗柄好似根尖利的松针插入了云天,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山顶就是自己的极限。如此,疲惫的心里不免颇多感慨,少年时健步如飞,上下松山仅仅是盏茶光景,如今没到山腰却已经半袋烟过去。

  半山腰里看风景虽不是山顶那般看的高远,却也是别有番异样的风味。

  美丽的山顶远远地飘来阵动听的悦耳歌声,伴随着清凉的晨风徐徐传来,磁性而传神,惬意而令人沉醉。

  这歌声淳朴中带有诗情,嘹中亮充满着画意,比起现在的那些动不动就嗯嗯啊啊哼哼哈嘿无病呻吟又搞姿搞势的声音,简直是个天上个地下。

  我轻轻地闭上眼睛,舒服地斜靠在松树上,让山顶飘来的美妙歌声象流水样静静地滑过我的神经,涤荡而净化。

  “三哥,怎么停下来了?”四弟小超不知道什么时候喘嘘嘘爬到我旁边,打断了我的沉醉。

  “你也来啦。”我伸展了下胳膊,踢了两下微微发酸的腿脚。

  “咳,不锻炼不行了,手脚越来越硬点也不灵活了。”小超屁股靠在棵松树上,弯下腰,两手扶住膝盖不停的喘着粗气。

  “是呀,少年时锻炼的好身体都快被消磨殆尽了。”使劲摇动着微微发福的腰身,我抬头望向山顶,这时山顶的歌声已经停下了,“知道刚才是谁在山上唱歌吗?”

  “你不知道吗?”小超有些意外看向我,“她昨天还去了你家呢?”

  “昨天去我家了?”我感到好奇,“我怎么没听玉梅说过呢?”

  小超古怪地挤眉弄眼,嘻笑着说道:“你最近段时间经常待在度假村里有几天没有回家了吧,两人之间甜蜜的话还聊不完哩,哪里还会说些别的。”这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了,怪里怪气的习惯还是没有被修理掉,四弟妹还真得是要继续努力呀。

  “好了,就你知道的多,快说是谁?”我翻了他眼,给了他个卫生球清理清理奇怪的脑袋里面古怪的想法。

  小超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清理下嗓子,说道:“三哥,还记得小时候总是跟在咱们屁股后面跑着玩儿的小香玉吗?”

  “你是说春香嫂家的那个小丫头吗?”被小超这么提醒,我突然间想起了童年那段快乐无忧的岁月里些美丽的人和事。

  “嗯。是的。”

  “原来是这个小丫头呀,难怪这歌声那么动听。”

  “是呀,她小时候歌唱得就好听,是咱们的‘小香玉’。不过,三哥,现在你可不能再叫人家小丫头了。”

  “怎么了?为什么叫不的?”

  “那不,你看看就知道了!”小超抬手向山上指去。

  “啊!”顺指望去,我不由惊叹出声。

  美人如花,云端的仙子呀袅袅然飘落凡间,从葱葱郁郁松涛如海针叶飘舞的山林中静静地走了出来。

  那到底是怎样的个美啊!不似黄蓉的小巧玲珑,也不似小龙女的清丽与出尘;不似青霞的典雅脱俗,也不似曼玉的娇娆与曼妙。

  总之是摄人心魄,清纯而不妖艳,娇巧而大方,引人神往,圣洁中又多灵动,惹人怜爱。

  如水般的墨色长发在山风中飘扬,雪白如玉的脸颊红润有加,修长略弯的睫毛孑然有秩,小巧清丽的鼻翼,丰腴红润的小嘴,盈盈可握细长的白瓷脖颈,晨曦的霞光映照在少女完美的脸颊上,安详而和谐,总让人很难认为这是人间,真是好幅绝美的泼墨水彩,此景只须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小哥哥。”香玉有如阵香风般卷入我得怀里,少女醉人的幽香呛得我面色通红,纤腰盈盈握,魔鬼般苗条的身材透着股成熟的女人味,真是让人鼻血不涌不行。

  “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你在上海读书吗?”我强忍着鼻血,把香玉不着痕迹地推开,小丫头的火辣身段真是让人不敢招惹。

  “小哥哥最坏了,连人家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人家可是经常想着你哩。”小丫头把嘴噘,装做生气的模样,那娇态仿如熟透的富士苹果红透透诱人的可爱。

  这小丫头还是和小时侯样动不动就拿出她的精妙绝招杀手锏,别的女子的杀手锏无非是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普遍招数,而小丫头在这些招数之外还另有独门招数——不用装的可爱。

  个本就可爱到极点的女孩如果装起可爱来,试问有人能够招架得了吗?

  小丫头装起可爱来真是让人大是没辙,即使有可爱教主之称的台湾小天后搞怪的土拨鼠也要大跌眼睛,真是不见泰山不知道山高,不见峨嵋不知道山秀,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

  我向着在边看热闹的小超使了个眼色,让他帮忙解解围,这丫头闹起来可不得了。

  谁知,小超这家伙居然不顾兄弟情意,被美女的眼睛瞪,也不狂喘粗气了,象只狂窜的山猫样飞快地朝山顶跑去。

  没义气的家伙,我狠狠地望着小超逃窜的背影,真想使劲朝他屁股上踢上几脚,以解我心头的怒意。

  小丫头狡黠地掩口偷笑,末了还不忘偷偷地眇了我几眼,真是个难缠的小丫头,比起玉香那个小妖精实在是不惶多让。

  “好了,丫头,欺负的哥哥还不够吗?”我无奈赔笑求饶,真是拿她没办法。

  “嘻嘻,还是小哥哥对我最好了。”儿时的小丫头如今都已经出落成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却仍旧像小时侯样特爱粘我,喜秫秫伸把抱着我的胳膊,软绵绵的身体紧靠着我差点没让我的神经当场失去自控。咳,这小丫头真是丁点也不知道避嫌。

  “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长不大似的。”被个这样美丽而成熟的女孩挎着搂着,说实话打心眼确实挺受用的,可是深入想不免脸红,又觉不对而脸庞发烫,且人言可畏,闲着无聊的长舌妇总是喜好搬弄是非,三人成虎实在让人深恶痛绝。

  小妮子好象故意跟我过不去,可爱的小鼻子微微皱,娇声嗔道:“哪里不大了?”说话之间还不忘示威似的挺起高耸的胸脯。

  “丫头你可不能这样欺负哥哥。”小丫头的诱惑太大,虽然已经是过来人了,却依然是让我血脉暴涨,实在无奈,只好求饶了。

  “哼,谁叫你还是句个小丫头的叫人家,人家哪里小了嘛!”

  噢,乖乖,原来这小妮子是在怪我还是跟小时侯样喊她小丫头了,咳咳,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至于吗?

  “你本来就是个小丫头嘛,不叫你丫头叫你什么,香玉吗?”小丫头还真是具有绝佳的艺术天赋,我这句话没有说完,她已经变化了多种表情。

  小丫头猛然使劲,从两根如玉的手指间冒出个清脆的响指,笑道:“b,rr!”

  是呀,小丫头长大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十年前的扎着两个朝天辫的小不点如今已经如出水芙蓉般曼妙多姿了,怎么还能继续叫人家小丫头呢?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好,以后不再叫你小丫头了行吧?”小丫头缠不清,呵呵,我只好妥协!

  “不行!”美丽的女人就是善变,意外总是发生在让人不经意间。

  “为什么?”我疑惑不解,小丫头糊弄了半天不就是不想让别人叫她小丫头吗,怎么又变卦了呢?真是搞不懂这奇怪的小丫头。

  “因为你是个大傻瓜!”小丫头突然小舌头伸作了个鬼脸甩开我的胳膊朝前跑去,曼妙的秀发抚过我的脸庞,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望着前方飘荡的墨色瀑布,我不由地出了会神,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跟了上去。

  烈火般的骄阳迈动着火辣辣的脚步冉冉上升,把夏日的火毒无情地撒向人间,摧赶着夜的清凉。

  “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不是还没有到放假的时间嘛?”背阳的山道上,我与香玉并排起走在树木掩映之间,偶尔有几点火热的霞光透过层层阻碍与清凉的晨风混在起,暖洋洋让人倍感舒服。

  “怎么了?不欢迎吗?”真是三句话不离其刁钻的小性子。

  “什么话,这里是你的家,有什么欢迎不欢迎的。”

  “哼,算你识相!”小丫头胜利似的甩了甩如瀑布般泻于肩头的长发,嫣然笑,说道:“小哥哥的度假村都已经正式开业了,作妹妹的虽然帮不上什么忙,怎么着也得回来趟吧。”

  “学校里允许吗?”

  “笨呀,本姑娘只要略施小计,这点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嘻嘻。”

  “快考试了,能跟得上吗?”

  “不是吧,小哥哥你怎么跟没上过大学似的?大学里面的考试不就那么回事么,临时抱抱佛脚不就啦!”

  可不是吗,以前咱上学的时候还不是东跑西跑,南搞北搞的,学期下来专业的东西没学到手,杂七杂八无关学业的东西却弄懂不少,临了考试的时候才知道抱着课本与复印的笔记点灯熬夜通宵达旦经典重点难点疑点囫囵全吞下去,然后考试过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