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哈,这小子跟那狗尾巴花的秦毕都是来当笑柄的吗?”

  曹宏眉头紧锁,没有说话,另外还有几个教官却也没有取笑,真正的强者反而懂得如何去观察。

  道道火红色能量聚集在葫芦外围,形成了玄龟甲,聂欢甚至不用龙鳞壁,因为光凭玄龟甲已经足够应付分钟了。

  “蓬!”

  烈焰绽放开来,第次强行被聂欢防御住,不对,应该说是被震退了,王铁连退数步,胸口气血翻涌,脸色十分苍白,对方的防御力要远远地超过了自己的攻击力,股雄浑的力量从手臂中反噬回来,居然让右臂短时间内无法片酥麻,无法动弹。

  不过王铁好歹也是圣殿教官的员,哪儿能经得起这样的羞辱,马上扬起左臂,又是浩然拳出去。

  “蓬!”

  同样的结果,这次王铁两条手臂都完全酥麻了,无法动弹,总不能再用双腿吧,站不住就更加丢人了,他咬了咬牙,道:“我输了!”

  分钟不到,获胜!

  聂欢微笑着拱拳:“承让。”

  王铁无法拱手,只得点点头就退下去了。

  “好小子!”

  另名铁星教官冲了过来,他人瘦如猴,五指张,道道青色真气回旋着,这是个善用爪功的人,并且手臂之上浮现着只老鹰的兽武魂形象,也难怪会用这样的武学。

  “嘭嘭嘭!”

  玄龟甲上连续遭受数次猛击,聂欢持续加持防御力,使得玄龟甲更加敦厚起来,这铁星教官原本就实力不如对手,加上味的进攻,自然更加乏力,分钟之后,震得他双爪之上已经鲜血迸溅而出,反观聂欢则点事都没有。

  群铁星教官都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居然能连败两个铁星教官,而且是碾压性的击败!个个咬牙切齿,就在看谁再去雪耻了。

  就在这时,曹宏忽然抬手,道:“第三名挑战就不必了,聂尧直接晋级铜星,来吧,哪三位铜星教官来挑战下他?”

  很快的,个穿着银色铠甲的人提着柄竭了出来,笑道:“聂尧小兄弟好修为,就让我雷章来领教下你这葫芦的防御!”

  说着,雷章声叱呵,剑刃周围浮现出道道的冰霜,手臂之中更是若隐若现着条冰蛇武魂的形态,这世界果然万千无所不有,这样的武魂居然也有。

  聂欢深吸口气,继续提起真气,这个雷章或许已经是地境第三重天的强者了,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不能小瞧了他。

  “嗡!”

  剑刃离手,在空中急旋着,带出螺旋的穿透能量,能进入圣殿的人果然没有弱者,这雷章出手就已经能看出几分本事了!

  聂欢哪儿还敢大意,瞬间就谷起真气运出龙鳞壁,双重防御!

  “砰!”

  长讲击在葫芦壁上居然发出金石交鸣的声音,玄龟甲龙鳞壁双重效果完全提升了防御力的个层次,反震力之下,雷章的手臂处出现了道气铠,果然,这是个50级以上的强者,连退数步之后,雷章稳住心神,心中震撼不已。

  事实上,聂欢的防御原本不该挡得住周图,但偏偏他的武魂葫芦进化了5次,也获得了5个技能,更奇迹的是这5个技能里有两个是防御技能,并且都是来自于数千年灵兽的野兽之灵,1 1远远大于2这个原理在这时就凸显出作用了,在玄龟甲 龙鳞壁的双重保护下,聂欢根本就无惧雷章的进攻!

  其实这时心里震撼的何止是雷章,聂欢自己也被双重防御吓了跳,假如自己能早点杀死伞龙获得龙鳞壁,那恐怕对上关锁,月华等人就要轻松许多了!

  又是连续数次攻击,雷章的剑刃在玄龟甲上留下道道浅痕,但始终无法突破,最终分钟满,他脸沮丧,抱拳道:“聂尧小兄弟,你赢了!”

  “承让。”聂欢神态谦然。

  这时,坐在上面的大执事曹宏也笑着点点头,他倒是越来越欣赏聂欢这个年轻的陪练师了。

  很快的又是两个铜星教官无法突破聂欢的防御,这让群陪练师为其喝彩,其中以秦毕最为激动,聂欢这次算是为陪练师争了口气了。

  “聂尧,挑战银星教官吧!”曹宏哈哈笑着说道:“小伙子,不错!”

  羊角执事则笑道:“圣殿的陪练师数量越来越少,目前个金星陪练师都没有,只有两名银星陪练师,聂尧你若是能胜,那便是对圣殿的大贡献。”

  聂欢安安觉得好笑,其实修为上乘者谁愿意挨打啊,这才是陪练师人数较少的原因吧?而且圣殿里没有金星陪练师,那肯定是银星陪练师越级陪练金星教官,挨打的次数定然不少,这才是几十名陪练师个个怨声载道的主要原因吧?

  “聂尧,加油!”名脸上满是淤青的陪练师居然直接扯着嗓子大叫了。

  他声叫,马上引得其余的陪练师也起跟着叫,很快的几十名陪练师起大叫“聂尧加油”,惹得曹宏也笑了:“圣殿好久没有那么热闹了啊”

  “真不知道这群白痴在兴奋什么?”

  银星教官的人群中,满面虬须的霍秀握了握铁拳,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道:“既然银星教官都不愿意主动挑战,那我霍大胡子第个来吧!”!!

  569超级陪练师

  “真不知道这群白痴在兴奋什么?”

  银星教官的人群中,满面虬须的霍秀握了握铁拳,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道:“既然银星教官都不愿意主动挑战,那我霍大胡子第个来吧!”

  顿时,陪练师们都是怔。

  聂欢暗暗奇怪,这霍秀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远处,秦毕大声道:“聂尧小心了,霍秀力道很强,而且人也比较凶残,我上次被他打得肋骨都差点断了!”

  霍秀叱呵声:“废物,你闭嘴,下次老子把你的门牙都打断,看你如何进食!”

  秦毕马上吓得不敢说话了,霍大胡子说到做到,这是整个圣殿里谁都知道的事情。

  霍秀步步踏上试炼场中心,嘴角带着浓浓笑意,同时每踏步,就在石砖上留下了个火焰脚印,不知何时,烈焰真气寸寸的包裹住他的身躯了,同时他的头顶上方浮现出头火熊的形象,嘴角咧,道:“霍秀,58级战圣,武魂,第四等火熊,小子,准备接招吧!”

  聂欢不敢大意,手掌轻轻扬,玄龟甲龙鳞壁全部聚集在身前,他只能依靠防御来抵挡,这种试炼是不可能让他用坠星步来进行躲避的,否则就失去了试炼的意义。

  “哈!”

  霍秀声低吼,铁拳之上包裹着烈焰,直来直去的就是击!

  “蓬!”

  葫芦壁剧烈颤抖,聂欢忍不住的后退数步,脸上带着惊色,这大胡子看起来副白痴的样子,但是这力量确实是卓绝的,玄龟甲已经出现了少许的龟裂效果,急忙用真气将其修补好,同时催谷力量,迅速持续提升防御力。

  击不退,马上又是拳,第二拳下去,聂欢就有些心潮起伏了,好强的拳劲!

  迅速脚下滑,旋身间以葫芦壁的侧面来格挡卸力!

  谁曾想霍秀的速度也不慢,拳法更加精髓,张手就横扫了拳,依旧着实的打在葫芦壁上!

  “蓬!”

  聂欢的气血已经开始剧烈翻涌,急忙运劲压住,低喝声,匀出两成的真气凝聚出青岩铠防御效果,同时将身上唯的片气铠也聚集在胸前保护要害,这么来就等于是玄龟甲 龙鳞壁 气铠 青岩铠共四层防御力量的叠加了!

  “哦?”

  坐在上面的曹宏忍不住的愣,捋着白须不禁暗笑:“这小子真是有意思那莫不是屈楚那老小子研究出来的小伎俩青岩铠?”

  “蓬蓬蓬”

  霍秀的拳法密不透风,连续十几拳轰出,却尽数都被葫芦壁给完整的挡住了,反而是葫芦壁上的反噬力量让他双臂之间的血脉有些凝滞,出拳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

  聂欢则咬着钢牙,忍受着身上寸寸的痛楚,强行催谷真气支撑着四层防御。

  就这样,足足分钟过去了!

  曹宏扬手,道:“够了,霍秀退下,聂尧已经过了个人,稍微休息十分钟,第二个再上。”

  “谢谢大执事”

  聂欢喘着粗气,脸色潮红,体内气血翻涌异常,这大胡子的拳头实在是太猛了,让他几乎快要完全消受不了了。

  而霍秀却已经对这少年完全改观了,居然上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以后有机会我们还要多多切磋啊!”

  聂欢欣然点头:“嗯,我还想向您学习下拳法呢!”

  “哈哈,小意思!”

  霍秀败,另名银星教官就已经蠢蠢欲动了,是雷章,昨天在饭堂里被聂欢羞辱了次的银星教官。

  “该我了!”雷章提着柄战刀说道,心里却想着:妈的老子昨天没有带兵刃,被他羞辱了番,今天老子带家伙了,趁机干掉他!

  聂欢自然知道这个家伙所想,却也冷笑声,上场就直接四层防御齐开,这雷章是52级战圣,实力远远不如霍秀,必须轻取。

  大喝声中,雷章激荡着武魂之力跃身而起,战刀泰山压顶之势落下!

  聂欢不想在他身上浪费太多真气与体力,右手持着四层防御的同时,拳头紧,分出两成力量凝聚了发魔音拳!

  “蓬!”

  意料之中的,四层防御的葫芦壁瞬间震开了对手的进攻,与此同时无声的魔音拳也随着反震力起落在了雷章的腹部!

  任谁也没有想到,雷章没有在空中翻身保持平衡,却像是死猪样“蓬”声摔倒在地,捂着腹部,嗷嗷惨叫。

  “雷章教官败了!陪练师聂尧胜出!”

  曹宏站起身宣布,同时嘴角也掠过丝笑意,聂欢的小动作怎么会逃得过他的眼睛,不过对聂欢此举他却是非常赞成,人不能太单纯,否则在这种复杂的世界里只会自食恶果。

  于是,曹宏继续道:“连胜两名银星教官,不用第三人了,聂尧可以直接挑战金星教官了,十分钟后开始挑战!”

  “谢谢大执事!”

  聂欢转身感激的笑,他需要足够的时间调息回气。

  这时,位身穿华服的年轻执事走了过去,正是方针,他对着雷洪抱拳,说:“大执事,目前留在圣殿里的金星教官只有两个人,其中个在修炼中受伤,正在调养,所以能够出战的金星教官只有个郑图而已,方针请求大执事让我以金星教官的身份出战,如何?”

  曹宏愣,道:“方针,你是十二执事之,不再是金星教官了,再说既然郑图在,那就让他出战即可。”

  “可是”方针还想再说什么。

  “可是什么?”曹宏反问了句。

  方针便没有再顶撞大执事,只是遥遥的冲着聂欢瞪了眼,也没有再说什么。

  聂欢则是暗暗心惊,这个方针到底为什么这么记恨自己,从进入圣殿第天就如此?

  秦比则笑盈盈道:“恭喜你聂瑶,你多半是稳坐圣殿第金星陪练师的交椅了!”

  “怎么说,为什么?”

  “郑图是今天留在圣殿里唯的个金星教官,61级天尊实力,但是不用担心,他修炼的方向是防御,就连武魂也是只玄龟,所以他擅长防御,但攻击却很般,以你的修为肯定能挡得住郑图的进攻,加油!”

  “好”聂欢也稍稍的安心了些。

  不久之后,金星教官队列的唯人出来了,郑图是个中年汉子,脸黑如炭,手提着阔刀,手提着面黑漆漆的钢铁盾牌,脸上透着耿直,嘿嘿笑道:“聂尧小兄弟,我来领教下你的防御吧!”

  聂欢点头。

  郑图却又摆手,笑道:“我用兵刃,你却不用,这未免有些欺负人,这样吧,我们可以互相进攻,你只要支撑1分钟不败,就算是你赢了,怎样?”

  “多谢了!”

  聂欢立刻转身,从柱子边自己的行囊里拔出燎原剑来,这直接让郑图为之愣:“哦,这是灵器啊?”

  “是的,你要是后悔,我就不用。”

  “哈哈哈”他阵爽朗大笑:“你把我郑图看成什么人了,尽管来吧!”

  “喝!”

  声断喝之下,郑图的武魂发动,只见周身都萦绕着龟甲,头玄龟的头部形态缓缓的盘踞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浑然如山岳般不可撼动,盾牌之上泛着斗气光泽,阔刀扬起,骤然就是带着斗气的刀劈向了聂欢。

  “蓬!”

  依旧是葫芦壁的四层防御,聂欢只用了六成力量,居然挡住了郑图的击,他马上次星步来到郑图的侧方,扬起燎原剑就是次雷击斩!

  “卡擦!”

  闪电交汇在铁盾上,居然在上面砍出了道至少数厘米的剑痕,郑图忍不住怔,心道这特娘的是什么剑,这样锋利!?

  不过聂欢的进攻显然破不开防御,而且郑图的防御密不透风,任他怎么进攻就是无法命中要害,几乎每剑都被铁盾给格挡开来,这让聂欢也暗暗称奇,这郑图那么好的防御能力,不去当金星陪练师真是可惜了!

  分钟迅速过去,曹宏扬起手臂,笑道:“过关,聂尧顺利晋升金星陪练师!”

  却在这时,方针握着长剑道:“大执事,聂尧只是击败了名金星教官而已,这样未免太过于草率了,而且大执事如此偏袒,难免不让人有疑心啊,还望大执事能够公正些!”

  曹宏扬眉,道:“方针执事,你想怎样?”

  “我要以金星教官的身份挑战林炙,他若是赢了,才算是货真价实的金星陪练师!”

  “那好吧!”

  曹宏目光中透着寒意,道:“便分钟时间,你若是无法击败他,聂尧便是我们圣殿的首席陪练师了。”

  “是!”

  方针提着细剑缓缓踏入了试炼场,武魂隐隐浮现,居然是座宝塔形态笼罩着整个人,种异常敦厚凌厉的气势弥漫四周。

  聂欢笔直的看着他,淡淡道:“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方针嘿嘿笑,神色略有些狰狞,走上前在他耳边将声音压得极低道:“葫芦武魂雷击斩魔音拳,再加上你手里的燎原剑,你以为这些蠢货看不出,难道我方针会看不出你是帝国重犯聂欢吗?你杀害了我的大哥华峰,居然还敢来帝都送死,但没有关系,我不会把你交给官府,我要亲手宰了你!因为我,宰掉你就像是踩死只蚂蚁样简单!”

  因为我,宰掉你就像是踩死只蚂蚁样简单!

  方针的这句话就像是只巨钟样在聂欢的心里回响着,是啊,实力不如别人的时候,别人杀你可不是就跟踩死蚂蚁样简单?

  轻轻地勾起了嘴角,聂欢紧握着燎原剑,说:“那就试试看吧!”

  没有丝毫预兆的,方针骤然出剑!

  “咻!”

  剑尖破开空气的声音十分刺耳,而且在骤然间连续发动四次刺击,“噗噗噗”的在玄龟甲龙鳞壁上留下道道深坑。

  聂欢连退数步,胸口如遭重击,玄龟甲龙鳞壁险些在瞬间就崩碎了,他惊愕的看着方针,这个纨绔子弟比华纨要强横太多太多了,而方针踩着的琉璃塔武魂定提升了他的攻击力度,甚至拥有极强的“穿透”能力,因为聂欢的皮肤上阵阵的刺痛,对方的剑气居然能透过玄龟甲龙鳞壁对自己造成伤害?

  御风剑法的风字诀发动,燎原剑顺风而去,“哗啦”声吹拂着方针的头发。

  “嗯?”

  方针猛然惊,急忙侧身,燎原剑几乎贴着他的脸部皮肤擦了过去,鲜血飞溅,小道伤口出现在上方。

  “找死!”

  方针瞬间恼羞成怒,单足猛然踏地,低喝声:“金钟盾!”

  道道金光应声而起,萦绕在他的身周,武魂技能形成了个护盾,紧接着,剑下杀招迭起,身形晃后退数步,单手扬起,长剑居然御空而行,方针闭上眼,浑身颤抖着,斗气流淌在脉络之间,声低吼,空中幻化出数十柄长剑,起刺向了林聂欢。

  “万剑诀!”

  聂欢骇然,急忙发动青岩铠,双手持剑迅速扬起舞动成盾!

  “铿铿铿!”

  震耳欲聋的金石交鸣生不绝于耳,几乎所有的陪练师都不由自主的捂上了耳朵,再看时,聂欢的玄龟甲已经崩碎,龙鳞壁上则千疮百孔,更惨的是身上的青衣上也出现了道道穿孔,缕缕的鲜血从胸前手臂之上流淌而出,方针的攻击是他根本无法挡住的!

  既然不能防御,那就只能进攻了!

  把心横,聂欢抬手就是四枚飞刀闪电而出,正是魔音刀,同时低吼声再次蓄起真气,道道雷光贯注在燎原剑中,武魂葫芦光芒大盛,道道绿藤席地卷了过去,直奔方针的双足。

  方针冷笑声,手掌扬,斗气成风,“哗”声扇出,顿时道道绿藤居然直接就被绞碎,仅仅依靠斗气的风就能吹散聂欢的攻击,这修为也未免太可怖了!

  但聂欢的招数何至于此,方针还没来得及得意,身后股暖流袭来,毒浆!

  “吓?!”

  方针惊,急忙掠身而过躲开,但心二用,侧身就看到了刺眼的雷电,聂欢的雷击斩直接劈向了他的腰眼,躲无可躲之际,方针心横,把三枚气铠起汇聚在腰间,只听“蓬”声,电流随着空气崩散,聂欢志在必得的击依旧没中。

  反倒是正房悍然侧身就是次连环踢,他的靴子前段由钢铁熔铸,“蓬蓬蓬”的连续落在聂欢的胸前。

  “沙沙沙”

  顺着石板地面滑退十几米远,聂欢单手按地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