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忽然间在她眉宇间轻轻拂,邹晓丽顿时眼神迷离起来,不住的扭动着身体,聂欢轻声笑,走出房门,正巧过来个赌客,刚要推隔壁的房门,聂欢将手招,道红光正击中那个美国赌客,那赌客便身不由己的走了过来,眼神和晓丽般迷离,聂欢带着他走进小丽的房间,将他的衣服全部脱掉,哇,这家伙还真挺大的!

  将他推到床上,赌客立刻像蚊子看到了人样,扑了上去!分开晓丽的双腿,便进入了小丽的身体,疯狂般的冲刺起来!邹晓丽忘情的应和着他的动作,发出声声琅叫!这回够爽了吧!聂欢直等到他们结束,才把那赌客的衣服穿上,送他出了房间,来到隔壁的房间门口,然后自己又回到邹晓丽的房间门口,手挥,道红光扑向赌客,顿时惊醒,聂欢已经关上了房门。

  “奇怪!我怎么这么累呀!好像刚刚做过的样子!不管了!进去再说!”走进房间里,位美女顿时脱了衣服,扑到他的怀中,他把将她抱起,扔到床上,两人顿时纠缠在起,可是过了半天也不见起来,女的急了,含在嘴里就是顿虢,还好这家伙体力充沛,不会便又起来了,两人顿时黏在了起,紧紧地结合了!结果两人激战了个多小时才算完事儿,连美国赌客自己都感到惊奇,从来没这么猛过!把那女人搞的是死去活来!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了!上天了!

  聂欢在隔壁偷偷直乐,这美国佬,已经放过次了,能不猛吗?他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将手拂,女孩顿时醒过来,看两人都刺身黏在起,不由得躺在他怀中道:“罗先生,您太猛了!把人家搞得魂都飞了!”还在回味着刚才的舒爽呢!床单上留下了大滩带着血丝的东西,这女人说的没错,确实昨天刚刚被人开过!

  聂欢把玩着她的两团柔软道:“你让我很着迷!以后你就专门陪着我吧!别人谁找你也不要理他!就说我说的!”

  “哥,你真好!”邹晓丽紧紧地搂着她道,聂欢内心阵叹息,嗨!要不是有天条束缚,这美人在怀,早就提枪上马了!忍着吧!老子可不想回到普通人的时代!搂着女孩睡着了!

  252我叫牛佳丽

  第二天早,聂欢便出了地下赌场,到上面来了,来到餐厅吃了早餐,便来到百家乐大厅,看看有什么状况。

  就在他走到百家乐的门口时,忽然间从里面冲出个人影,和他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聂欢只感到两团富有弹性的东西撞的自己心里麻酥酥的!定睛看,个女孩子被他撞倒在地!

  那女孩子起身站起来,双手叉腰破口大骂道:“不长眼的东西!赶着去投胎吗?撞死本小姐了!你眼睛涨到。。。。。。”下面恶毒的话没说出口,因为她忽然间发现,眼前撞她的这个男人竟然是那么的帅气!米八多的个子,体型适中,上身穿件白色的绅士衬衫,下身穿件休闲紧腰皮裤子,俊逸无比的脸庞正盯着她骂人的那张小嘴!

  “看什么看!长得帅就可以随便撞人吗?”女孩骄横跋扈到。

  聂欢看着眼前的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梳着头波浪长发,染成了金黄铯,长长的眼睫毛不是假的,原装货色,忽闪着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微微翘起的高鼻梁下,衬着张樱桃小嘴,皮肤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元宝耳朵,白皙的脖子,上身穿件低胸领口紧身背心,那爆棚的峰峦,深不可测的沟壑眼望不到底!亮皮板带扎在腰间,下面条高弹力褶皱判裤,脚蹬双高腰小蛮靴,浑身都散发着副青春活力!

  “啊!小姐,有木有搞错呀!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我走到门口,你从里面看也不看的冲出来,我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是你撞到我才对呀!”聂欢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说什么哪!就是你撞得我!你还有胆子狡辩!信不信我让你立刻在地球上消失!”,原来是个小太妹!聂欢摇摇头:“小姐,你要这样蛮不讲理的话,我就没话说了!算我不对好吧!再见!”

  “你给我回来!声对不起就算啦!你看你把我的。。。。。。这里撞得,还疼那!”美女揉着自己的两个浑圆道。

  聂欢饶有兴趣道:“那你还想怎么样?陪你两个不成?或者我给你揉揉?”

  “呸!臭六毛!想得美!给我跪下磕俩头就算完事!”

  聂欢顿时笑得抬不起头来:“你这要求太过分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可不能答应你!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怎么样?”

  女孩子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气:“吃饭免了!你如果真的有诚意的话,就请我到楼上跳舞喽!”

  “跳舞?就这么简单?”

  “啊!对呀,那你还以为有多么复杂呀!”女孩子天真到,聂欢哭笑不得,这女孩子有点意思!虽说刁蛮了点,不过倒是挺单纯的!

  “好吧!小姐请!”聂欢很绅士的让道,“嗯!这还差不多!”女孩子走向电梯间,其实聂欢不知道,要不是他长得帅,早就挨揍了!女孩子嘛都喜欢帅哥!

  走进电梯间,女孩子举起手来,比了比:“哇!你有这么高的!米八五?”

  聂欢点点头:“眼光不错!点不差!你也不低呀!米七二点五!”

  “啥?这,这你都能看出来?你这眼睛太毒了吧!”女孩子惊讶道。

  “没什么奇怪的!我当过侦察兵!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罗烈!”

  “罗烈!名字还行!挺好听的!”

  “那你的芳名呢?”聂欢笑道,女孩撇嘴:“哼!不告诉你!我牛佳丽的名字岂是随便让人知道的?”

  聂欢愣,随即笑道:“那好吧牛佳丽小姐!我们还是等着上去跳舞吧!”

  “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牛佳丽纳闷道,聂欢笑得肚子都疼了:“不是你刚刚说的吗?”

  牛佳丽想了想,不由得拍了下头:“该死!说漏嘴了!还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弱智啊!”

  聂欢忽然间停止了笑容:“牛小姐,我很喜欢你的这种率真!真的,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并不多见!这可绝不是弱智啊!”

  牛佳丽忽然间被人夸,尤其是被个很帅气的大男孩夸自己纯真,真的是种享受!她美美的笑了:“嘻嘻!算你会说话!呦,到了,我们走吧!”两人走出了电梯间,这层就是娱乐城的舞厅。

  这里的舞厅和别的地方与众不同的是,把各种年龄段的人们细化,因为每个人喜欢的舞蹈不同,老年人喜欢那种国标类的音乐感比较舒缓的舞蹈,而中年人则喜欢探戈,伦巴之类的标准舞,而大多数年轻人则喜欢各种舞蹈,因为他们还年轻,喜欢经历不同的舞蹈乐感!尤其是像街舞,恰恰,现代舞,之类的动感乐感都是很强烈的那种舞蹈!

  所以这里的舞厅分为三部分,夕阳红,青春魅影,和火舞岁月三个大厅,牛佳丽当然选择去火舞岁月了!走进大厅,聂欢也被眼前的年轻人的情感染了!这里可以容纳上千人起舞动起来!闪烁的摇滚霓虹灯下,行行色色的男男女女在起疯狂的扭动着腰肢,晃动着屁股,摇摆着自己的头,太令人振奋了!

  “坐!”牛佳丽来到吧台前坐在高端转椅上:“给我来杯啤酒!要德国黑啤!喂,帅哥,你呢?喝点什么?”

  “欧!样!”

  “那就来两大杯黑啤酒!亮子,今天你值班吗?”

  “是啊大小姐!本来是黑牛的班,他马子来了,把他叫走了,我就只得替他喽!”

  “小子,看不出你还挺讲义气的!黑牛这小子是不是陪着马子逛街去了!”

  “可能是吧!不过也没准是干别的去了!”

  牛佳丽笑道:“干别的?能干啥?”

  “嗨!这男的和女的在起还能干点啥?”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哈哈哈!给你啤酒大小姐!诶,这位帅哥很面生啊!是不是你的。。。。。。啊?”亮子挤眉弄眼到。

  “我打死你!让你胡说八道!他呀,刚刚把我撞了个半死,我就让他陪我来跳舞,就当做是道歉楼!”

  “你真行!这哥们长得,我看你干脆把他入赘得了!”

  “死亮子!找打是不?给我闭嘴吧你!罗烈,你的酒!”聂欢接过酒道:“看来你对这里很熟嘛!经常来吧!”

  亮子哈哈笑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啊!她就是我们老。。。。。。”

  “死亮子!给我闭嘴!欧,罗烈,我是这里的常客,经常在这里跳舞的是吧亮子!”牛佳丽冲着亮子挤挤眼睛道。

  “欧。。。。。。对对对!牛大小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和我们都很熟的!”

  “欧,看着就像!我说的嘛,怎么什么都知道!来,干杯!”两个人喝完酒,牛佳丽方道:“好了,这酒劲上来,就得跳舞,才能把酒劲跳没了!走吧!”两人来到舞池中,随着强劲的音乐跳了起来!

  牛佳丽还真是个劲舞天后,那舞跳得真带劲,不过他今天遇上高手了,聂欢的舞蹈在学校的时候就名声在外,只有他跳不出来的,没有他不会跳的!

  “哇!罗烈,看不出来,你的舞跳的这么好!今天算是不虚此行了!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好的舞伴了!要是你能天天陪我跳就好了!”

  聂欢笑道:“天天陪你跳?那除非有种可能!”

  “什么?你大点声,我听不见!”

  “我说那除非有种可能!就是你做我的女朋友!”,四周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俩,牛佳丽脸红:“要死呀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不是你让我大点声的吗?”聂欢哭笑不得到。牛佳丽白了他眼道:“那也得分什么话呀!你这个大傻瓜!”聂欢嘿嘿笑,这时候最好就是装傻!

  两人疯狂的跳了阵,只看见牛佳丽那丰满的玉兔快要弹出来了!周围的几个小子都看直眼了!正跳的欢呢!忽然间只大手再牛佳丽的翘臀上摸了把:“呀!谁呀!”牛佳丽忽然被偷袭摸屁屁,不由得大怒,回头看,个高大威猛的满脸横肉的男人站在她身后,阵笑道:“妹子,胸器好大呀!让哥哥好好摸摸!”说着伸出只大手来便朝牛佳丽的胸前摸来!

  “啪!”的声脆响,威猛男的脸上挨了声响亮的巴掌!顿时显出五个手印!威猛男身后的几个小子刚要上前,被威猛男拉住了:“都给老子退后!就这娘们,老子要是搞不定她,还怎么在这里混!小丫头片子,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

  身后的个小子叫嚣道:“臭娘们!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大名鼎鼎的东霸天就是我大哥!北京城那个不给点面子!黑白两道,咱大哥都吃得开!”

  吧台后面的亮子“嗖”的下子从吧台里跳了出来,跑到牛佳丽的面前护住她到:“东霸天!老子认识你!我告诉你,这里是是谁的地盘你不知道吗?别在这里撒野1来的都是客,要想跳舞好好跳,不想跳的滚出去!”

  “呯!”的声,亮子脸上挨了记重拳,当时就倒在了地上!“东霸天”指着他的头道:“妈了个比的!你给老子记住喽!别狗仗人势!我“东霸天”想来就没过他“牛魔王”!他算个屁!老子高兴就来玩玩,不高兴呢把火烧了这个狗窝!你信不信?”

  亮子半天才爬起来,忽然间把抱住“东霸天”喊道:“快来人哪!“东霸天”来闹事儿啦!大小姐,你赶紧跑啊!出去叫人去!”

  “欧!”牛佳丽才反应过来,刚要跑,却被聂欢把拉住:“呆着别动!看场好戏!”拉着她来到吧台前,把举起她放到椅子上,自己则坐在她旁的另张椅子上道:““东霸天”是吧!,把他放开!”

  “东霸天”把推开亮子,慢慢地走到聂欢的身边道:“小子,这事儿跟你没有关系!你最好别管闲事儿!”

  聂欢微微笑:“我倒是不想管!可她是我马子,你说我能不管吗?”

  牛佳丽刚要分辨,被聂欢摆手制止住了,“东霸天”眼睛立:“那你就是不识抬举了?去死吧你!”记狠狠的重拳砸向聂欢的面门,“啊!。。。。。。”牛佳丽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这“东霸天”的拳头有海碗大小,比聂欢还高半头!魁梧的身体能把聂欢装下还的放俩个!

  “啪”的声响,便没了动静,就听见聂欢笑道:“小姐,我是请你看戏的!不是让你捂眼睛的!你捂上眼睛怎么看戏呀!”

  牛佳丽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只见“东霸天”那碗口大的拳头被聂欢抓在手中,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可是却无法动荡分毫!聂欢的手就像把大铁钳子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拳头!

  253大显身手

  “东霸天”简直就不干相信眼前的这个比他瘦好几圈的小白脸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感觉就像是被卡在了机器里般!

  “小子!你到底是谁?”

  “罗烈!个赌徒而已!”

  罗烈?没听说过!“东霸天”眼中带着杀气到:“小子,你知道得罪了老子有什么后果吗?”

  聂欢微笑道:“不知道!你想杀我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狗屁!在这儿老子就是法!识相的,立刻走人!否则的话,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我还真想知道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东霸天”将手招,手下十几个弟兄便冲了上来,直奔牛佳丽而去!聂欢手紧,“东霸天”顿时感到骨头要碎裂了般!疼的他豆大的汗珠子流了下来:“谁敢动动她,你们老大的手就废了!”

  这边帮货色看,果然不敢动弹了!“东霸天”连忙道:“算你小子有种,今天就放了你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等着瞧!”

  聂欢放开他到:“有种的就直接找我,别和女人般见识!像个爷们样!”

  “东霸天”活动了下被抓疼的手,眼睛恶毒的看着他道:“小子,你死定了!哥几个,走!”带着人灰溜溜的离开了舞厅!

  “哇!吓死我了!”牛佳丽拍着胸啊口道:“罗烈,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当兵的喽!怎么样?接着跳吧!”

  俩个人又跳了阵,才离开舞厅,聂欢道:“你住哪里?不如我送你回去!”

  “啊!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牛佳丽有些恋恋不舍,这小丫头的颗芳心已经被聂欢深深的打动了!英雄救美,古往今来都是个结果,要么成为好朋友,要么以身相许!

  “那就再见了!”聂欢转身就要回去:“等等!”牛佳丽走过来道:“可以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做个朋友吧!”

  “好啊!把你的号码说给我听,直接存上吧!”两人互换了号码,牛佳丽这才挥手告别,聂欢也回到了地下赌场。

  就在聂欢离开地下赌场时,郭杨便来到了聂欢睡觉的那个房间,推门而入,绉小丽立刻铺了上来:“该死的!你怎么才来呀!人家都等了半天啦!”

  郭杨边脱衣服边到:“小蹄子!想死我了!”两人瞬间脱去障碍,郭杨把抱起她扔到床上,如饿虎扑食般压了上去!疯狂般的亲吻着她,右手探进她的桃花奥就是顿搅动,把绉小丽弄得直叫!

  郭杨很快便进入了她的身体,阵急剧的运动,绉小丽顿时抓紧了他的背部,留下了个个手印,啪啪啪顿撞击,郭杨浑身都是汗了!个频率的急行军后,来那个人互相抱紧,同时达到了巅峰时刻!

  “啊!感觉真好!没有前天那么紧了!正好!”郭杨阵阴笑道,绉小丽却没有放过他,不到半个小时又和他做了次才肯罢休!

  254原来是个探子

  郭杨搂着小丽唐在大床上,亲了她下道:“怎么样?昨天晚上什么情况?罗烈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就凭我小丽的本事,怎么会让他发现呢?不过这个家伙真的很萌!把本小姐搞得浑身东单不聊了!”

  郭杨听来劲儿了,扑到她身上,又次进入她的身体,纵横驰骋起来!边喘息边道:“你的意思是我没有他厉害是吗?小蹄子,弄死你!啊!。。。。。”他低吼着,每下都捅到花心里!小丽顿时琅叫不已:“诶呦诶呦呦!。。。。。你厉害行了吧!这种味你也吃!慢点!”

  郭杨大开大合的啪啪啪拍了阵子,终于败下阵来!趴在小丽身上动不动了!小丽趁着还没软,使劲动了几下,也丢了!两人蚕眠了会,终于分开了:“那个罗烈,我是没发现什么问题!哪,你别不信,这是我们放出来的东西!看看!”说着拿起那床头柜上的床单摊开来,很明显有幅地图,还带着血丝呢!

  “哇!你的血可真多!前晚上出了大滩,我还以为你大出血了呢!怎么昨夜还带着血丝那!”郭杨笑道。

  “该死的!你还说那!为了你我都把什么都奉献出去了?还好你聪明,把老娘的第次要了去!要不然的话,你还会理我吗?还好这家伙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处不处的!你老板知道这事儿吗?”

  “哪能让他知道?还不的打死我?咱们痛快就行了!看来这个罗烈还真是个原装货色!早就听说他好射,好酒,好赌又好斗狠,果真不假!连“东霸天”都没有打过他,还真是个人物!”

  “那他这么能耐还和老板合作干啥?”小丽道。

  “他被仇家追杀!不得已来到北京避难的!家在河北沧州!能靠上老板这个大靠山他乐不知得的!不过他的赌技的确是很厉害!好几个赌王都被他打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