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分清了!”

  聂欢摇了摇头:“你呀!本正经的样子!有能耐啥也不用我花钱?对了,你是大款的女儿呀!不花白不花!”

  “滚!我们家又不是银行!你花老丈人家的钱也好意思!有本事自己赚去!”

  “哈!还真是你爹的好闺女!胳膊肘不往外拐!”

  兄弟聚会

  【终于忍不住偷吃了】这时车来了,两人通过检票口,进站上车,直奔郑州车站而去!

  到了郑州站,买了到北京去的卧铺票,两人看,还有半天时间呢!聂欢忽然间想起来薛磊和刘雨彤来:“诶!给薛磊打个电话吧!有些日子没在起聚聚了!”

  林天月笑道:“好啊!我也挺想雨彤姐的!把他们俩都叫来!”

  “喂?是薛磊吗?我是聂欢,你干啥呢?偶,没什么事,出来聚聚吧!把雨彤带来!好的,我们在站前等你们!”

  半个小时后,薛磊开着他的宝马车带着刘雨彤来到了站前,他们家离车站并不近,这么快就到了,说明真拿聂欢当好兄弟了!

  “怎么着?老大!你们这是干什么呀!还大包小镏的!”薛磊笑道。

  “哈哈哈!行够兄弟!没什么!这不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吗?我们俩都没去过北京城,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逛逛!还有六个小时开车,我想找你喝杯!”

  刘雨彤白了薛磊眼道:“你看看!人家欢哥多浪漫!就你,我说在家里呆着没意思吧!你倒好,北京城逛遍了,人家还没去过呢!”

  薛磊笑道:“嗨!哪有什么呀!上学后有的是机会!大学课程又不像高中,般都半天课,而且星期五下午就没事儿了!还不够你逛的?”

  聂欢笑道:“你小子,就知道自己那点事儿!挺浪漫个人,咋就脑袋不开窍呢?人家雨彤自己不能去玩吗?她是想给你们俩个单独相处的机会!笨蛋!”

  刘雨彤点了点薛磊的脑袋:“你呀!学习个顶俩,我就拿了闷了,同样是人,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这情商咋就这么低呢!”

  “偶!这事办的!你早说呀!我这情商哪能和老大比呀,为什么叫老大?那就是什么事都高人等!行了,别说了!老大,你赶紧的把那车票啊退了!”

  “啥?你有病啊!我这费了大半天劲儿排队买的票,你居然说让老子退了!你送我去呀!”

  薛磊笑着看着他,聂欢灵光闪:“偶,你小子,真的想和我们起去北京逛逛啊!你不是去过吗?”

  “嗨!我去过顶个屁用!我们家雨彤还没开眼界呢!正好我还可以给你们当个向导!免费的,多好的事儿!”

  聂欢拍了他下:“行啊兄弟,这“四剑客”没白当!到了北京城,还是咱们的天下!那还等什么?走吧!”

  “走啥走!先吃饭再说!对了你先去退票!回头我给柳岩打个电话,让他把叶小梅带来!可惜大宝离得远,要不然我们四剑客就聚齐了!”

  “是啊!有点遗憾,不过他们的学校离咱们太远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先去退票去了!”

  “那好吧!我回去换车!这么多人,开别克君威正好!”

  “啊!有车就是了不起!欢哥,咱们什么时候也弄个车开开!”林天月感慨万分到。

  “别急,面包会有的,牛奶已经有了,面包还会离得太远吗?”聂欢笑道。林天月微微笑:“我就是抒怀下!其实我老爸给我买了车了,我想个学生开什么车呀!现在想想,有车还真方便!下次回家,我定把车开来!”

  北京我们来了

  聂欢退了票,带着林天月来到宜家风味小吃店,这是个全国连锁店,中原的特色小吃,很不错的。

  聂欢点了几个菜,两人就在饭店里等待他们的到来,个小时后,薛磊和柳岩两对小恋人都赶到了这里‘

  “呦!老大,你们俩这是夫妻双双把学上啊!我还琢磨呢!在家呆着真没什么意思!这不薛磊就给我打电话了!把我高兴坏了!小丽也正想和我找个地方玩玩呢!咱们这是不谋而合呀!嘻嘻嘻!”

  “嗨!本来没想给薛磊打电话,我以为你们都在家浪漫那!没好意思打扰你们!这没成想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要不是车票等待时间太长,还真就错过了!来来来,兄弟们,没别的!今天又次相聚,高兴,走个!对了你们两位女士再点几个菜!我点的都是下酒菜!”

  叶小丽和刘雨彤合计着点菜,聂欢兄弟三人开始把酒言欢。

  “诶我说老大!着咱们上哪去玩呀!”柳岩问道。

  “这不废话吗?当然是到北京去玩了!等我们都上学了,哪有这么充裕的时间去玩啊!你说是不是?”,柳岩连连点头:“太对了!要不你是老大呢!高瞻远瞩,的咧,走个!”

  六个人高高兴兴的吃喝顿,坐着薛磊的别克君威上午轿车直奔北京而去!路上欢歌笑语,好不热闹!这别克君威共是三排座,正好六个人,点也不感到拥挤,连搂带抱的,能挤吗?傍晚时分他们便到了北京城!

  “哇!好大的城市啊!我以为郑州够大了!谁知道这里更是令番天地!”聂欢欢呼道‘

  柳岩道:“你可别逗了!又不是没学过地理!这能比吗?个是直辖市,个是省城,差远了去了!这就好比那咱们登封和郑州比是样的!”

  “听说北京的旅游景点多了去了!咱们这半个月都不定能玩全了!”刘雨彤笑道,叶小丽道:“嗨!出来玩就是个高兴!管他能不能玩全了!尽兴为止!嗨,这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就是不般!你看着城市规划的,多好!将来呀!我就住这儿不走了!”

  聂欢笑道:“这得看人家柳岩同学的了!你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主儿,说了不算的!”

  “是嘛柳岩?”叶小丽看着柳岩道。

  ‘啊!不是,我们俩从来都是她说了算,人家是领导,咱是打哪指哪!啊不对,是指哪打哪!我也很喜欢北京的环境,在这里住挺好的!’

  “诶呦喂!这家伙,现在就上了小夹板了?哎呀!这往后的日子怎么办呦!”薛磊笑道。

  “你别装了!你比我强不到哪里去!被雨彤管得服服帖贴的!对了老大,你不也样吗?天月说考北大,你就到北京来念军校来了吗?还说我们呢!有什么老大就有什么兄弟!是不是薛磊?”

  “说的没错!我比较赞同柳岩的说法!”

  “胡说八道!我们那叫民主!关键是军校哪里都能待!可是别的不行!”

  忍不住偷吃了【1】

  “行了老大!谁也没比谁强多少!对了,到哪里下榻呀!两位大哥?”

  薛磊想了想道:“就住北京大饭店吧!那里距离比较近,每天还能去看升旗!再者说了,景点也多!”

  “哇!太浪费了吧!那可是五星级大饭店!”聂欢到。柳岩笑道:“没事!小意思,有薛磊呢!他们俩可都是官二代!就咱俩穷,咱是穷二代!”

  “那也不能可人家薛磊个人消费呀!没事!我没钱,你嫂子有!是吧亲爱的!”

  林天月白了他眼:“乱叫什么?谁嫁给你了?没事,我带的钱足够咱们挥霍个月的了!”

  薛磊摇摇头:“谁也别跟我争!我全包了!”

  聂欢笑道:“那可不行!虽说我们之间不分彼此!可是也不能让家掏!这样吧,我提个建议,薛磊呢负责住宿!我和天月负责吃饭!柳岩他们俩就负责玩的时候开销,怎么样?”

  柳岩道:“我看行!这最好了!

  薛磊苦笑道:“就不能给我个机会表现把吗?”

  “嗨!这不给你机会了吗?老大安排的多好!每个人都有表现的机会!就这么定了!”

  薛磊点点头:“既然定了,就这样吧!”开着车来到北京大饭店,薛磊忽然道:“这房间怎么开呀?是男女分开呀,还是男女配对呀!”

  刘雨彤记响头道:“什么配对呀!这么难听!你们三个起,我们姐妹仨个起,就这样了!净想着美事儿了!谁爱和你起睡!”大家伙都笑了!

  开完了房间,他们便到了楼下餐厅,吃饱喝足,全都累了,尤其是薛磊,开了半天的车,早就困了!聂欢道:“哥几个都累了,早点休息吧,养精蓄锐,准备明天好有精力爬山涉水!”

  “那好吧!晚安!”各自回房间休息,夜无话,第二天早,他们早早就起了床,去看升旗仪式,回来后吃了早点,然后便向香山公园进军,什么景山,天坛,颐和园,故宫,紫禁城等等几乎把北京城最有名的地方都逛遍了!整整耗时十四天!

  晚上,刘雨彤忽然间建议道:“明天就要各自去报到了!真舍不得!”

  “嘻嘻!你是舍不得薛磊吧!”柳岩取笑道‘

  “你也别说人家,你舍得小丽呀!”薛磊道。

  “当然舍不得了!我这是亲媳妇!”柳岩抱着叶小丽笑到,薛磊气结:“谁的也不是二房啊!”

  刘雨彤忽然道:“我有个提议,今晚上我们开三个单间,各自分开好不好?明天就要走了,我想单独和薛磊呆晚!”,竟然没人说话,“那那那!不说话就表示默认啦!我去订房间!”

  吃过晚饭后,三对小恋人成群结对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林天月白天太累了,聂欢看着她心疼到:“天月,你躺下!”

  林天月捂着胸口道:“干啥?别乱来!”

  聂欢好气又好笑:“怕我吃了你呀!想什么那!今天玩得太累了!我来给你按按摩!爽爽!”,林天月长出口气拍着胸口道:“吓我跳!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以为我会霸王硬上弓啊!本公子没那习惯!就是上了也得你自愿才行!来吧!”,把林天月放倒在床,运气于手掌,自下而上,为她推宫过血,大概半个小时后,林天月爽的都不爱动地方了,全身酥软,看着聂欢满头的大汗,伸出手去抚着他的脸道:“欢哥,让你受累了!”

  “嗨!累什么呀!举手之劳而已!自己的女人再累也心甜!”

  忍不住偷吃了【2】

  林天月内心异常激动,今生能够和聂欢有这段姻缘,真的是上天给自己的福分,虽然她是应聂欢而生,可是他对她的好她永世不能忘怀!

  她忍不住坐起来,献上自己温柔的吻,两人阵情,当聂欢想进步动作时,林天月忽然间清醒过来:“不要,欢哥,在在还不行!”

  聂欢不置可否:“没关系,你累了,赶快睡觉吧!”,看着林天月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自己则和衣而眠,林天月到:“欢哥,咋不脱衣服?这样子不舒服的!”

  聂欢笑道:“傻妹子,我脱了你就不舒服了!”

  林天月傻傻的问道:“为什么?你身上长包了很难看是不是?”

  “哈哈哈!是的,我是长包了!是两个和鸡蛋差不多大的大包!”

  “呀!在哪里?我看看怎么啦!”

  聂欢想笑却又不敢:“不能看的!看就会发不可收拾的!除非你想看!”他指了指自己的下面道。

  “呀!你个坏蛋!该死的玩我!看我不折磨死你!”,聂欢往后躺,摆了个大字:“来吧!折磨我吧!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林天月脚把他踹下床去:“想得美!你就在那打地铺吧你!”吃吃笑着翻过身去,背对着聂欢,不再理他。

  “嘿你这败家娘们!还真踹呀!嗨!天下最毒妇人心那!惹不起咱躲得起。”,他还真打地铺了!林天月笑道:“跟你闹着玩呢!你还当真睡地下呀!很凉的,快起来!别着凉!”

  “说不起来就不起来!没事,我这到床上就心生邪念,还是在地上的好!你快睡吧!我也睡了!这地板点也不凉!”

  林天月想想也倒是,她自己都难以控制住自己,何况聂欢呢:“那好吧亲爱的,就委屈你了!晚安!”她回手关了灯,闭上双眼,渐渐地眼批发沉,白天坐了半天的车,又喝了不少酒,不困才怪呢!

  就在他们俩进入迷蒙状态之时,忽然见隔壁传来阵样的叫声,而且越来越大,林天月顿时被惊醒了:欢哥,欢哥!你醒醒!这什么动静啊!薛磊他们俩干什么呢?这叫声听着让人心红脸热!“,原来隔壁就是薛磊和刘雨彤他们俩。

  |“什么呀!我听听!“聂欢爬上床,把耳朵贴近墙面,只听得隔壁传来刘雨彤的嘤咛声:“磊磊,你太棒了!搞得我浑身都酥软了!你的鸟儿太猛烈了!偶快点!再快点!对就这样别停!啊!”

  又听见薛磊道:“宝贝儿,你的身体太让人迷恋了!我真的好爱你!爱死你了!偶”阵低吼声传来!聂欢听得是热血,下面的神器顿时起了反应,支起了个大帐篷,心下道,怪不得刘雨彤建议各自配对睡晚呢!原来心怀叵测呀!她就想着和薛磊干番惊天动地“大事儿”!

  他听不下去了,翻身变躺在了林天月的身边,动也不敢动,他怕自己激动搞不好会把林天月拿下!林天月真是单纯的可以,居然问道:“诶!亲爱的!什么声音那!你还没说呢!”,聂欢心里话,这个傻娘们,真是纯情的可以!

  忍不住偷吃了【3】

  “你自己听听不就得了?听就明白了!”聂欢笑道‘

  “德行!不告诉拉到!”林天月好奇心顿起,眼看见聂欢的那里支起了个巨大的帐篷,不由得问道:“欢哥,你不会是怀了怪胎了吧!那么大的肚子!”聂欢听了差点晕过去!扭过头不再看她,林天月越过他的身体,把耳朵紧贴在墙上,仔细的听了起来!

  只听刘雨彤的叫声声比声高,好像吃了兴奋剂般!伴着薛磊那低沉的吼声,简直就是世界名曲样!听着听着林天月么然醒悟过来,通过他们俩那断断续续的甜言蜜语声,听出了他们俩在做什么了!这下把她羞得红透了脸:“诶呀!讨厌!这俩个坏蛋,没干好事!”

  翻身,越过聂欢,蒙头盖上,心中阵如小鹿乱撞,你说不想听吧,个这叫声也太刺耳了!刘雨彤那简直就是八十分贝放情欢歌!薛磊还差些,可能是压抑着自己呢!毕竟不是在家里嘛!

  这声音刺破耳鼓,蒙上大被都不好使!何况夏天的被子本来就薄薄层!把林天月听得神经异常精神了!没觉了!看聂欢,居然打起了鼾声!嗬,这样都睡得着觉!那帐篷依然高高支起,点也没有退缩的意思!

  林天月这时就好像白爪挠心,听着隔壁的激战声,自己不由得开始扭动起身子来,慢慢的把手探进了自己的,这是人的生理自然反应,没反应不就坏了!那是真有病!居然还发出了阵轻吟声

  这时隔壁的那俩人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尖叫声也提高了倍!林天月终于受不了了,下面已经波涛汹涌,洪荒泛滥了!她看着聂欢那高高的帐篷,心中不由得阵酸麻,忍不住将手伸进了聂欢的那里,慢慢的向下滑去,越过原始深林,终于摸到了他的,心中顿时巨震!聂欢的神器太强大了!简直就是巨无霸中的巨无霸!林天月内心既激动又恐惧,担心自己的港湾能否橙装得下这巨大无比的神器!

  “欢哥,我”她还不好意思了,毕竟她是女孩子,而且还是破天荒的头次!聂欢忽然间睁开双眼,看着她那早就潮红无比的脸色,故意道:“亲爱的,有事儿吗?”,林天月气得够呛,你还装上了!跟我玩矜持那!她不由得手中阵乱动,聂欢这下可是真守不住了!嘻嘻笑道:“怎么,你想了?”,林天月羞涩的把头埋在了聂欢的怀中

  聂欢几下便甩掉外面的障碍,慢慢的趴在了林天月的身上,用他那炽烈情的热吻吻遍了林天月的全身上下,好像在品尝着道人间最美味的佳肴样,林天月的衣服随着他的热吻已经消失了!

  聂欢双手勇攀高峰,分开林天月的,跪伏在中间,口吸住那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将超长的灵舌探了进去,林天月阵嘤咛不止,双手把着聂欢的头,不住的扭动着自己的杨柳腰

  第重楼

  渐渐地的,林天月体内该膨胀的都高涨起来,她不住的抬高美臀,声比声高:“欢哥,饶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聂欢轻轻笑,抬起头来,伏在她身上,边含着她的大白兔边慢慢地将自己的武神神器驶进林天月的港湾,只听得林天月“啊!”的声,两人彻底的融为体

  待到山花烂漫时,林天月幸福的笑了,波接着波的幸福感把她的桃源圣地装得满满的,他们是那么的适配,严丝合缝,天生就是对原装货!

  忽然间两人的体内丹田之处升起股纯洁的气韵,聂欢的是阳刚威猛,林天月则是阴柔温润,两股真气慢慢的结合在起,互相缠绕着,汇成股,游走于两人的奇经八脉之间,贯通了所有淤积和闭合处,全身的经脉都被打通了!舒服至极!

  忽然间这股真气化作了团火,在两人体内燃烧起来,聂欢连忙加快速度,足有三百多马力!慢慢的这股火才渐渐的熄灭!忽然间道华光透体而出,在两人周围散发开来,林天月是圈银白色的光晕,而聂欢则是耀眼的发红的金光!两人在光中慢慢的离开了床,升到了半空中,在聂欢不断运动中,林天月不断地婴宁声中,这两道光混合处,带动着两个人的身躯开始转动。

  聂欢不敢停下来,因为只要停顿,体内的火就会燃烧起来,仿佛要将他们俩个精灵焚毁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只有像台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