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内容简介】

  轩辕大宝有些羞赧的大男孩,有些狡黠的大男孩,有些强悍的大男孩,有些花心的大男孩从乡村到都市,闯荡天下,风云天下,雄霸天下的玄幻传奇的经历

  正文

  第001章天心阁前

  炎河,河岸宽阔的炎河,以上古就未停息的节律横贯而过,哺育着这里无限的生机与富饶。吟游诗人们用无数的乐章歌颂过这条母亲样的大河,而她却从不为之动容,只是从发源了她的青山山脉之中源源不断地流淌而出,浩浩荡荡,奔流到海不复回。

  据拾遗记记载,远古的天,只周身通红的鸟儿,衔着棵五彩九穗谷,飞在天空,掠过神农氏的头顶时,九穗谷掉在地上,神农氏见了,拾起来埋在了土壤里,后来竟长成片。他把谷穗在手里揉搓后放在嘴里,感到很好吃。于是他教人确倒树木,割掉野草,用斧头锄头耒耜等生产工具,开垦土地,种起了谷子。神农氏从这里得到启发:谷子可年年种植,源源不断,若能有更多的草木之实选为人用,多多种植,大家的吃饭问题不就是解决了吗?那时,五谷和杂草长在起,草药和百花开在起,哪些可以吃,哪些不可以吃,谁也分不清。神农氏就样样的尝,样样的试种,最后从中筛选出的菽麦稷稻五谷,所以后人尊他为“五谷爷”“农皇爷”后来,炎帝爷联合黄帝爷打败蚩尤,就在这炎河之畔,中原之地。山海经?大荒北经载:“蚩尤作兵伐炎帝。炎帝求诸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诸多资料显示,远古三皇五帝似乎都是神通广大的仙人,至少具有特异功能,置身在炎河河畔这些自然景观更如同亲身感受到当年的神话玄奇。

  炎河之畔,中原之地,稷下之村,已经升级为城镇,这里青山环抱,群山叠翠,古树参天,翠竹摇曳,溪水潺潺,峡谷怪潭,这里奇洞深谷怪潭古湖,古迹胜景,固有神秘,藏龙卧虎,风水宝地,人杰地灵。或青山高耸雄壮魁伟秀逸迷人,或飞瀑腾空层峦叠嶂多彩多姿。林木葱郁,年四季迎送风雪雨霜,生机昂然。炎都峰上松林苍翠,山风吹来,呼啸作响,轻如流水潺潺,猛似波涛怒吼,韵味无穷。青山秋色,红叶更是迷人。炎都峰山势陡峭险峻,奇峰异观,比比皆是。登上山顶环顾四周,群山碧绿,林海荡漾,雪雾飘渺如临仙景,景物天成,引人入胜。尤其是“炎都池”湖怪更是传十,十传百,炒作的沸沸扬扬,名声远播。

  天心阁,座破败不堪却难以遮掩古色古香的阁楼,是稷下镇独无二的名胜古迹,大宝从小就对这座与众不同的阁楼心驰神往,视为心中的胜地,小的时候听说那是清朝的遗迹,里面奇珍异宝数不胜数,大了渐渐知道只是个没落的书堂遗址,根本没有什么珠宝。因为,大宝五岁就开始习文练武,到了高中才知道清朝初年的著名戏剧家孔尚任创作的名剧桃花园中的男主人公侯方域就是稷下村人。侯方域字朝宗,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侯方域博学强记,因应试中抨击时政,名落孙山。在流落南京时,结识秦淮名妓李香君。两人见钟情,遂成佳偶。后为躲避阉党余孽追杀,与李香君分手。在有人逼香君再嫁之时,香君怀抱与侯方域定情时侯赠的把扇子欲寻自尽,鲜血溅到扇上。著名画家杨龙友为香君的真情所动,在扇上就其血点画出折枝桃花,成了流芳后世的“桃花扇”侯方域在历经颠沛流离之后,返回家中,天心阁居然就是他晚年所建,取“天佑善心”之意。行文著述论学,收藏保存书籍,聊度残年,后来,李香君也追随而来,陪伴侯方域安享天伦,葬在处,成就番添香举案齐眉的佳话。

  六月的天气,早晨就已经泛起酷热的前兆,上学路过天心阁,林大宝照旧习惯性地仰视看了看阁楼,18岁了,可惜还没有有幸进去见识过眼当年明清大才子的书堂。

  突然,“嗷嗷”的连声犬吠,头高大威猛的藏獒斜刺里猛然扑了上来,如同饿狼,更似猛虎,饶是大宝练过几年武术,也是猝不及防,被下子扑倒在地。

  大宝反应也算迅速了,立刻双手抱头,保护住要害部位,双腿蜷缩用足全身力量拼命蹬出,只听见声嚎叫,藏獒被踹得打个滚,翻身起来,再次凶狠地逼了上来。

  “喂!小杂种,以后离我表姐远点!”

  看着大宝狼狈不堪的模样,常磊磊开心地大笑。常磊磊和常婷婷是对孪生姐弟,都和大宝是同学,不过,常婷婷和大宝同班,常磊磊只是同级罢了,可是看着表姐和大宝同班同桌,他打心眼里不舒服。

  “小磊子,你干什么呢?来福!回来!”

  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凶恶的藏獒立刻乖乖地跑了回去,常磊磊向来最怕妈妈,闻声也慌忙躲进去了。

  “大宝,你没事吧?”

  女人急忙过来搀扶起大宝。

  “苏老师,我没事的!”

  大宝爬起来,长长喘息声,惊魂未定地喃喃道。

  苏雅琴是他的语文老师,学校的副校长,也是稷下镇的镇长夫人,也是常磊常婷婷的妈妈,也是天心阁的女主人。

  她的老公常俊来,从他的曾爷爷作族长的时候,就负责管理天心阁,接下来祖孙三代都是稷下村的村长,顺理成章地接收天心阁的修缮维护费用,到了常俊来更是从村主任升任镇长,在稷下镇呼风唤雨,横行霸道,索性将天心阁霸占为自己的家业,外地来的参观招待费用悉数收入囊中。当然,常俊来拥有着稷下镇的煤矿和码头,日进斗金,天心阁的这点费用按理说他是不会看在眼里的,不过,他的那句狂妄无耻专横跋扈的口头禅却是众人皆知:蚂蚱肉也是肉,在稷下镇,就是蚂蚱飞过去,我也得扯下它条大腿来!暴发户的心态和吝啬鬼的嘴脸暴露无余。不过,天心阁有将近18年没有对外开放了,传言里面闹鬼,反而显得更加破败不堪了。

  常俊来不仅有权有势,还有个儿子,个可爱的女儿,更有苏雅琴这样位美丽的妻子。

  苏雅琴应该有40岁了,那羞赧姣美的粉脸,依然白中透红,鲜艳润泽的樱唇,高挺丰满的酥胸,随着呼吸上下在不停的颤抖着,肌肤雪白细嫩,丰满性感的胴体,紧包在那件浅绿半透明的连衣裙内,隐若可以看到那凸凹分明的曲线,尤其她那对黑白分明,水汪汪的美目,最为迷人,每在转动的时候,似乎里面含着团火样,撩人心魄,修长浑圆的玉腿包裹着肉色水晶透明丝袜,再配上||乳|白色细高根,那般成熟娇媚徐娘半老的丰韵,直看得大宝神魂颠倒,少男心慌意乱起来。

  第002章少年糗事

  “大宝受伤了啊!到阿姨家里消毒包扎下吧!”

  苏雅琴抓住大宝的胳膊,上面几道血淋淋的利爪抓痕,她怜惜地说道,“衣服也被这个可恶的来福抓破了,给你换身磊磊的衣服吧!”

  大宝被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的芊芊玉手碰触,麻酥酥的感觉电波样冲击着少年的心灵,好像百爪挠心样,心慌意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羞赧慌乱地喃喃道:“不用了,苏老师,我没事的!”

  这时,常俊来站在院落铁门门口,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被藏獒抓得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少年,他冷笑着说道:“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嘿嘿!以后最好离婷婷远点!哼!小野种!”

  大宝看见常俊来的面孔,映衬着稷下镇绝无仅有的三层的富丽堂皇的洋楼院落,更加显出幅小人得志的猖狂和专横跋扈,他冷冷地看了这位镇长大人眼,径直转身走了。

  “老常,你干什么呀?”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生气地嗔怪道,“婷婷和大宝同班同桌,是班主任许老师安排的,我同意的。大宝父母去世的早,身世可怜,可是这个孩子有骨气有志气,成绩好,人也争气,你做镇长的不说可怜帮助孤儿,还跟着磊子说这些不着四六的疯话!你现在有权有势有吃有喝,拜托,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能不能学着行点善积点德留点好名声啊?枉你还是个镇长呢!说话办事不走脑子吗?”

  常俊来在稷下镇横行霸道鱼肉乡里,40多岁的人了,天不怕地不怕,连他爷子老子都不怕,偏偏害怕老婆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从媒婆介绍认识就是吃米的鸡点头哈腰的,结了婚之后更是床底下吹喇叭低声下气的,直到现在真是黑瞎子敲门熊到家了,20年如日俯首帖耳服服帖帖的。掌控煤矿码头暴发之后,更是听从老婆的建议,捐资助学,捐资养老,捐资修路,花钱买名声,树碑立牌坊,再雇了两个县报社的记者生花妙笔地吹嘘番,时间名声鹊起,到县里开会也感觉自己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了,更加对老婆恭恭敬敬言听计从!

  此时听妻子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这么番训斥,常俊来立刻服软,嬉皮笑脸地说道:“都是磊子闯的祸,老婆大人说的非常正确!你呆会给大宝包扎包扎,再拿磊子的两件衣服给大宝换上吧!这个孩子从小没有了父母,舅舅舅妈带大的,身世确实也满可怜的!就他的那个废物舅舅泼妇舅妈,也够他受罪的了!才18岁,上次假期还在煤矿上打工背煤补贴家用呢!可怜啊!可怜!”

  说着装作幅悲天悯人的慈善模样摇头叹息番。

  大宝却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打小就跟着舅舅舅妈长大,受惯了农村里面长舌妇和欺软怕硬的无用男人对他“野种杂种”的奚落打骂,善良的女人看见他摇头叹息“命硬”小孩见了他甚至躲避瘟神样,真是看尽了白眼,受惯了欺凌。

  舅舅是个典型的老实人,在外是个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老实厚道的木匠,在家是个和蔼可亲温顺良善的模范丈夫和父亲,无论什么时候,哪怕是调笑嘲讽和咒骂,舅舅永远是憨厚的笑笑,既不抗争也不分辩;舅妈却是个尖酸苛刻的泼妇,在家绝对主政,对外寸土必争,言语刻薄火药味十足,满村人不敢小觑这个悍妇;大宝虽然从小就经常遭受舅妈的打骂,好在两个表姐芳芳和萍萍直都很护着他,却也从舅舅憨厚的笑容和芳芳萍萍表姐疼爱的关怀中享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和亲情。

  去年暑假,大宝瞒着舅舅舅妈和两个表姐,到煤矿上背煤打工,累死累活的拼命出力了两个月,换来了1000元的血汗钱,当他把钱交到舅舅手里的时候,舅舅把将他揽进怀里,黝黑的脸膛憋的通红,热泪盈眶地骂道:“臭小子,舅舅都快要急死了!”

  “混小子,干什么不打招呼就乱跑?你这么小打什么工?”

  芳芳表姐和萍萍表姐搂着他,边抽泣,边芊芊玉手拍打着他的肩膀,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地嗔怪道,“看看你的模样,又黑又瘦的,都没有人样了!以后不许打工,好好学习,表姐将来供你上大学!听见了吗?”

  舅妈第次没有暴跳如雷,大呼小叫,而是默默地做了顿红烧肉改善生活。大宝通过打工真正体会了挣钱的艰辛,也切实体会了煤矿工人生活的艰苦,反而感觉自己突然长大成|人了,更加感到舅舅憨厚的可靠,感到表姐善良的可爱,甚至感到舅妈泼辣的可怜,大宝到了后来更加明白了任何个家庭都应该需要个老实厚道的搭配个精明理家的,否则无论是夫妻俩都老实或者都精明都不足以维持家庭的存在和发展,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大宝边走,边扯了扯刚才被藏獒撕烂的圆领衫,心里想到这是芳芳表姐在纱厂打工挣钱给他买的啊!刚刚穿了三天,现在却被那个可恶的藏獒撕扯的破破烂烂的了,怎么给芳芳表姐交代呢?大宝不禁鼻子酸,眼睛都急的湿润起来。

  稷下镇高中可是远近闻名的县重点高中,经过常俊来投资建设,硬件设施却也有模有样的。

  “大宝,今年流行这种圆领衫吗?很新潮啊!”

  “不会是在‘炎都池’遇到湖怪了吧?”

  “拜托!哭穷也不是这样的吧?”

  常军,常亮和赵建三个常磊磊的死党远远看见脏兮兮衣衫褴褛的大宝,哄堂大笑,冷嘲热讽。很多不明所以的男生女生围观打量着大宝的糗样,真是大伤自尊,大宝感觉窘困不堪,难堪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宝,怎么了?没事吧?”

  孙大海是大宝的好朋友,胖墩墩的,很是憨厚可爱,可是也畏怯常氏家族的势力,讷讷地问道,胖乎乎的手小心翼翼地拉着大宝躲避着那三个学校霸王太子党咄咄逼人的哄笑。

  “常军常亮,你们又干什么呢?”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的声音适时响起,训斥着三个太子党。

  常军常亮都是常氏家族的晚辈,虽然平日里跟随着常磊磊左右,狐假虎威,横行霸道,可是见了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也和常磊磊样,好像老鼠见了猫,立刻打回了原形,大气也不敢喘声,战战兢兢,低眉顺眼,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其他学生见副校长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来了,也跟着散开乖乖地回各自的教室去了。

  第003章能屈能伸

  “大宝,跟我到学校医疗室来吧!”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说道。

  “苏老师,我没事的!”

  大宝低垂着头喃喃道。

  “怎么?连苏老师的话也不听了吗?”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拍了下大宝的肩膀,温柔地说道,“你呀!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怎么腼腆的好像个大姑娘似的?来吧!如果不处理下伤口的话,给婷婷看见你这个窘态,她还不去把磊磊生吞活剥了啊?”

  乡镇学校里面,稷下镇高中是唯的有像样的医疗室的,这点倒是常俊来捐资助学做的善事。

  “疼吗?”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用碘伏擦拭着大宝胳膊上的伤口,多是藏獒利爪抓伤的血道子,只有个伤口较深,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又用两块纱布包裹在上面,缠上圈绷带,简单却认真地包扎了下。

  “不疼!”

  大宝在煤矿打工的时候承受过比这大的多的疼痛,被煤矿石在额头上砸了个大疙瘩,个星期才消下去的,此时此刻,看着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这么精心细致地为他包扎,温柔体贴的好像母亲样,他情不自禁地感动地喃喃道,“谢谢您!苏老师!”

  “谢什么啊?还不是磊磊惹的祸?我还要替他向你说对不起呢!”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娇笑着拎过来手提袋道,“好了,把衣裤换下吧!破破烂烂的让同学们笑话!”

  “苏老师,不用了。”

  大宝不敢看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的娇笑,那让他很容易想到句成语叫嫣然笑百媚俱生,只好低垂着头喃喃道,“我下午放学回家再换吧!我家里有衣服!”

  “你呀!说话扭扭捏捏的象个大姑娘,脾气倔强执拗的却象头犟牛!”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娇笑着嗔怪道,“快点听话换上衣裤!磊子惹祸,狗仗人势,撕烂了你的衣服,理所当然要赔你套新衣服啊!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你总不想看着婷婷满校园追着磊磊打骂吧?快点脱掉圆领衫,我再看看身上有抓伤吗?”

  大宝不情愿地在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面前脱下破烂的圆领衫,经过了煤矿打工的磨练,健硕发达的胸部肌肉,结实的肱二头肌,不过小腹还没有形成六块疙瘩肌肉,这样的身材在高中生里面已经是不错的了,难得的是肌肉健硕而发亮,显得更加强壮健美。

  “大宝,在煤矿打工辛苦吗?”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看得芳心热,用芊芊玉手轻轻爱抚着大宝胸膛上的个刀状刺青疤痕,关心地问道,“这个疤痕怎么回事?打架斗殴受伤了吗?”

  “没有!”

  大宝被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的芊芊玉手抚摸得身躯轻轻颤,呼吸急促地喃喃道,“听我舅舅说,那是我胎带的疤痕。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你注定不能够当兵喽!体检都不能够通过哦!”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娇笑道,拿出件深蓝色的李宁牌衅衫和浅蓝色牛仔裤,温柔地命令道,“快换上吧!快上晨读课了!”

  大宝穿上衅衫,不好意思地看了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眼。

  “哦!小子长大了,也知道害羞了啊!”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善解人意地娇笑着转过身去,站在门旁,调笑道,“大宝,你还记得小时候,阿姨还抱过你呢,结果你撒尿尿了阿姨身呢!”

  她抬头却无意从门上的玻璃窗看见里面反射过来大宝正在手忙脚乱地脱下脏兮兮破烂的裤子,金鸡独立地抬脚穿牛仔裤呢!粗壮结实的大腿都隐约可见,看得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也不禁自嘲地莞尔笑。

  等到大宝焕然新地出现在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面前,她也不禁暗自赞叹,正所谓人配衣裳马配鞍啊!

  大宝并不是英俊的小帅哥,更不是俊俏的奶油小生,刀削斧砍的面庞,却也棱角分明,冷酷坚毅,瘦削却肌肉发达的身躯,比例协调,强壮健美,浑身上下都透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只是眼神之中流露着些须自卑,大大削弱了他独特的内在美感。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感觉此时的大宝还是块古拙淳朴的石头,还需要画龙点睛的雕琢才可以真正成为蕙质兰心无与伦比的美玉!

  “大宝,快到高考了,考虑过准备报考哪个大学了吗?”

  成熟美妇老师苏雅琴关心地问道。

  “我没有想过”

  大宝黯然神伤地喃喃道。

  “不要忧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