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亲吻得娇吟袅绕,忽听得此话,心头更是甜丝丝的,微挺酥胸,握住他另只手,引领到另边r房上。

  大宝见她如此主动,欣喜不已,自然不会辜负她的心意,当下双手齐施,把对||乳|儿弄得形状百出,愈弄愈感情兴高涨,终于忍耐不住,腰肢缓缓晃动,细细抽送起来。

  如此轻抽慢送数十下,萍表姐亦渐觉好转,只觉痛楚之中却夹着股莫名的快感,这种苦中带乐的感觉,是叫人何等地陶醉!接下来再经大宝轮开垦,仅余的痛楚,终于被快感全然掩盖住。

  大宝从她口里抽回舌头,低声问道:“好姐姐,现在好点没有?”

  萍表姐没有出声,对迷离的眼睛,只紧紧盯着大宝点头。

  大宝渐渐加快抽送速度,先是来个九浅深,插得“噗噗”直响,不用多久功夫,已见萍表姐呻吟不止,遍体酥麻,整个花户,突然作痒起来。

  萍表姐越发难忍不过,只觉那颗火烫滚热的龙首,不住地在门前扯刮,心中渴望他深进,盼他能填满体内的空虚,但他偏偏就是不肯,这种吊人命儿的把戏,当真是叫人痒入心肺,令人死去活来!萍表姐此刻方明白,九浅深能让女子如此疯狂,果然是有其道理。

  大宝面苦干,面欣赏她那陶醉的表情。萍表姐本就美艳无方,现因激|情兴浓,越显得转盼多情,娇艳迷人。大宝看得好不动兴,当下改变攻略,提腰猛地望里送,接着大刀阔斧,下下尽根直杀将进去。

  萍表姐给他这样弄,体内的空虚登时不翼而飞,直爽得肢颤津流,两条雪白娇嫩的玉腿缠绕住大宝的腰臀,纵体承欢,主动逢迎,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很快就被他送上了潮头浪尖,玉体痉挛着春水汩汩地流淌出来。

  “姐姐,你看这是什么花?是不是紫薇花啊?”

  大宝爱抚着萍表姐雪白柔软的小腹问道。

  “真的啊!我没有纹身过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萍表姐发现自己的小腹上果然出现了朵紫薇花的纹身红晕,鲜艳夺目,衬托得雪白的玉体更加性感。

  第041章情真意切

  百花谱的事情大致说,萍表姐听的又是恍然,又是好奇,羞赧地娇嗔道:“小坏蛋,今天晚上的事情,你是不是蓄谋已久了?”

  “没有啊!是萍姐姐让我过来捉老鼠的嘛!”

  大宝紧紧搂抱着萍表姐雪白娇嫩的胴体低声调笑道,“只不过,我没有捉到那只小老鼠,姐姐却捉住了我的大老鼠。”

  “你好坏!得了便宜还卖乖!”

  萍表姐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看紫薇花的红晕开始淡化了呢!”

  “那是你的身体平静下来了,从爱的天堂回到了我的怀抱之中了。”

  大宝爱抚着萍表姐白嫩光滑晶莹剔透的肌肤,深情款款地软语温存道,“花朵的红晕是瞬即逝的,我对姐姐的爱却是天长地久的。”

  “大宝,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萍表姐感动地爱抚着大宝的脸颊,在他嘴唇上面亲吻口,突然想起来什么,羞赧地娇嗔道,“那你不是要变成拈花惹草的大色狼了吗?美死你了啊!小坏蛋!”

  “姐姐要是吃醋的话,我就放弃这个探险任务,陪着姐姐厮守终生,好吗?”

  大宝温柔抚摸揉搓着萍表姐雪白挺拔柔软浑圆的酥胸,柔声调笑道,“好吗?我的林黛玉萍表姐?”

  “人家虽然吃醋,可是也会支持你的哦!”

  萍表姐依偎在大宝宽阔健壮的胸膛上面,娇羞妩媚地呢喃道,“她是什么花朵红晕呢?”

  “她?”

  大宝装傻充愣道。

  “废话,她呀!”

  萍表姐故作生气地娇嗔道,“不要给我说你和她没有这样哦!”

  “什么都瞒不了萍姐姐!”

  大宝只好举手投降笑道,“她是石榴花的纹身红晕。你说为什么她是石榴花,姐姐是紫薇花呢?每个人有什么区别呢?”

  “‘紫薇花开百日红,轻抚枝干全树动。’紫薇花又被称为痒痒树。”

  萍表姐娇笑道,“是不是因为我从小就怕痒啊?”

  “不会吧?那要是玫瑰花是不是就要长身刺呢?”

  大宝爱抚着萍表姐雪白娇嫩的玉体调笑道,“紫薇树姿优美,枝干屈曲,花色鲜艳,我看姐姐身材曼妙,曲线玲珑,而且十分敏感,被我摸,姐姐就小脸飞红,娇躯酥软了吧?”

  “小坏蛋,人家才没有呢!”

  萍表姐翻身压在大宝的身上,羞赧地娇嗔道,“不过你这么凶猛,人家真的有些害怕哦!”

  “姐姐害怕我什么?”

  大宝坏笑着追问道。

  “你好坏啊!点都不怜香惜玉!”

  萍表姐羞赧地娇嗔道。

  “好姐姐,还疼吗?”

  大宝咬着萍表姐白嫩柔软的耳垂,关心地低声问道。

  “小坏蛋!”

  萍表姐粉面飞起了红霞,娇羞妩媚地扭动着玉体,咬着他的耳朵低声呢喃道,“姐姐个人真的害怕吃不消哦!”

  “我有那么凶猛吗?那怎么办呢?”

  大宝无奈地笑道。

  萍表姐咬着他的耳朵低声说了句话。

  “什么?芳姐姐?”

  大宝诧异道,“可是芳姐姐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已经订婚了啊!到国庆节都要结婚了呢!”

  “你先别管那些,你老实告诉我,你喜欢芳姐姐吗?”

  萍表姐正色问道。

  “当然喜欢了!”

  大宝动情地说道,“我从小跟着你们俩长大,虽然你们俩只比我大几岁,可是我还记得小时候别人欺负我打骂我,都是你和芳姐姐出来保护我的。我有时候也想,虽然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可是有两个姐姐疼我爱我也是我的福气。等我长大了,定也要好好疼姐姐爱姐姐报答姐姐的!”

  “大宝,那你说实话你讨厌那个什么罗建军吗?”

  萍表姐问道。

  “我讨厌死他了!那个家伙虽然长的还可以,可是脾气暴躁,在家里娇生惯养,连亲妹妹都打骂过,你想个连女人都欺负的家伙能是什么好男人?”

  大宝忿忿道,“我真奇怪芳姐姐怎么会看上他?怎么会同意和他订婚的呢?”

  “还不是妈妈看上罗家有钱吗?罗建军的叔叔在南方市承包工程,罗建军自然能够跟着他叔叔跑跑料什么的挣点轻巧钱。你知道大姐向来孝顺,不敢违背妈妈的决定,再加上那个家伙长的还可以吧!乍看还不错,肯定在她面前甜言蜜语的!哼!”

  萍表姐也忿忿不平道,“我也讨厌那个家伙!每次看见我的时候都是色咪咪存心不良的样子,哼!我看见他就恶心!”

  “那是姐姐美丽动人,只要是男人都难免垂涎三尺的哦!”

  大宝调笑道。

  “不行,你色咪咪的我喜欢,他色咪咪的我就讨厌!”

  萍表姐眉目含春地呢喃道,“大宝,他们反正还没有结婚呢!你把大姐从他身边抢回来,听见了吗?”

  “好的!我本来就喜欢芳姐姐,不过是在脑子里面有阻止他们结婚的这个想法,现在有萍姐姐大力支持,我定把芳姐姐抢回来,真正实现娥皇女英的美好梦想!”

  大宝信誓旦旦道。

  “小坏蛋,好像我是抢亲的教唆犯似的。”

  萍表姐眉目含春地娇嗔道,“我们俩只是娥皇女英罢了,你还有什么婷婷什么雪梅什么花朵的众多美女呢!”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好好疼爱萍姐姐和芳姐姐的!好姐姐,现在就让我疼爱你,好吗?”

  大宝看着萍表姐柔媚的娇态,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萍表姐立刻觉察到了,娇羞无比媚眼如丝地呢喃道:“好弟弟,先让姐姐疼爱你,好吗?”

  萍表姐张开两条雪白手臂,从侧面抱住他的腰身,螓首钻到他怀里,灵巧的舌尖轻轻扫过大宝的蓓蕾,从肌肉发达的胸口蜿蜒而下,滑过杂草丛生的小腹,爬上横梁般的红玉长箫,牙齿偶尔还生涩地碰触得他生疼,渐渐入巷细细吹奏起来。大宝的另只手掌揉捏着萍表姐滑腻的圆臀,手指不时扫过娇羞柔弱的菊花门,总能惊起她的阵颤栗,细密的牙齿轻轻磕碰大宝的庞然大物,昂首挺胸的宝贝便会在她口中上下摇动,气势恢弘。

  萍表姐吐出被唾液沾湿的红玉长箫,微微别转螓首,双目之中娇羞无限,水样的眸子里流淌着种叫情意的东西,舌尖蜿蜒而上,含住他的耳垂,娇声呢喃道:“好弟弟,人家不太会,你多原谅人家啊!是不是牙齿碰疼你了呢?”

  “是啊!我担心我的萍老婆不小心把大宝的小宝口咬下来,那我就是把芳姐姐抢回来也无可奈何了!”

  大宝调笑道,“你把我弄疼了,现在该我来疼你了啊!”

  说完翻身将萍表姐再次压在身下,这次没有了第次的温柔体贴,狂野进攻,肆意挞伐,掀起轮又轮的激|情缠绵,最后两个人紧紧搂抱着缠绕着甜蜜睡去。

  翌日清晨,大宝感觉几日来连续征战,没有身心疲惫,反而精神百倍,大早就朝气蓬勃柱擎天。

  “小坏蛋,干什么啊?大早晨就不老实,姐姐还要去医院呢!”

  萍表姐立刻感觉到了他在她体内的巨大变化,不禁娇嗔着推拒,玉体却已经变得酥软起来。

  大宝刚要大开大阖肆意挞伐,外面却警笛响彻整个村庄,直到他们家门口。

  “大宝,不会是出事了吧?”

  萍表姐惊慌失措地急忙推开大宝,慌乱地穿衣起床。

  “蓬蓬”的敲门声,“大宝大宝!”

  好像是常俊来的声音。

  门外果然是常俊来,还有十多名警察,大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西门青的家人把他告了吗?杀人偿命,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死啊!何况是给那样的小人歹徒偿命更是不值,大宝瞬息之间盘算着逃跑的方法和路线。萍表姐站在旁边提心吊胆,不知所措。

  “小兄,你就是轩辕大宝吗?”

  为首的中年警察询问道。

  “是的!”

  大宝高度戒备,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中年警察,只要看见他旦掏出来手铐,他就立刻打倒这个可怜的中年警察,杀出条血路逃之夭夭。

  “大宝啊!这是咱们县局刑警队的朱队长,他专门来给你发见义勇为奖金的!”

  常俊来笑道,仿佛这个奖金是他争取来的似的。

  “是啊!大宝小兄弟,知道昨天你在炎都池畔见义勇为,孤身斗败歹徒,及时有效地制止了起恶性抢劫绑架案件,营救了众多的无辜群众,保护了无辜游客的生命财产安全,保护了咱们乡镇咱们县市的旅游环境,维护了咱们炎都县的经济社会秩序,县领导十分重视,连夜召开会议研究决定授予你‘见义勇为小英雄’的荣誉称号,并给予‘见义勇为奖金’四千元!”

  朱队长紧紧握住大宝的手,笑呵呵地说道,“我代表县领导谢谢你,同时祝贺你了啊!”

  萍表姐欣喜地搂抱住大宝的胳膊摇晃着。

  “咱们到我们家门口举行仪式吧!”

  常俊来笑道,“电视台的苏小姐还在那里等着呢!”

  “苏小姐?苏芳菲不是你的小姨子吗?”

  朱队长边走边和常俊来打趣道。

  “她和我老婆是堂姐妹!”

  常俊来笑道,“她和县局应该打交道很多的吧?”

  “县电视台出名的大美人,当家花旦,都是和县领导打交道,紧跟县领导步伐,我们刑警队也是难得见的啊!”

  朱队长自嘲道,“今天不是给大宝兄弟授奖,县领导指派过来,我们哪里有那个福气和她合作次啊?看来我们还是沾了大宝兄弟的光呢!”

  萍表姐搂着大宝的胳膊边走边在他耳朵旁边呢喃道:“刚才吓死我了!没有想到你真的成为小英雄了,可要感谢我昨天的祈祷哦!”

  “你祈祷了吗?我记得你昨天晚上念叨我不是大家眼里的英雄就是众人心中的妖魔鬼怪呢!”

  大宝调笑着揶揄道。

  “小坏蛋,没有良心,当了英雄就忘恩负义了吗?”

  萍表姐娇嗔道,玉手在他的胳膊上面掐了下。

  “我怎么会忘恩负义呢?”

  大宝低声调笑道,“可惜刚才警笛打扰了咱们俩的好事,既然警报解除,晚上我再好好疼爱姐姐,好吗?”

  “小坏蛋,脑子里面尽是那事了!快点见你的婷婷老婆去吧!小心她看见我搂着你,马上和你变脸哦!”

  萍表姐娇嗔着推开大宝,眼睛却柔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第042章肆无忌惮

  常俊来悄悄对大宝说道:“大宝,你那个已经判定属于正当防卫了,放心吧!有常叔叔在,没有摆不平的!”

  大宝暗笑,其实他心里明白杀死西门青怎么也要算是防卫过当,只是炎都县需要保护地区旅游经济,理所当然要行使地方保护主义特权,打击歹徒,树立英雄,还不是县领导开个会句话的事吗?

  常家大院和天心阁前面早已经是彩旗飞扬,锣鼓喧天了。

  电视台的当家花旦苏芳菲,是个高挑健美身材惹火的性感尤物,除了妩媚动人的艳丽脸蛋,胸前那对硕大浑圆坚铤而充满弹性的傲人双峰,更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眼光。今天她穿着件鹅黄|色的窄裙,搭配着丝质的白衬衫,修长白皙的双脚踩蹬着鹅黄|色的高跟鞋,但她那颀长曼妙风姿绰约的体态,依旧使许多村民对她行着注目礼,尤其当她螓首轻轻甩便将满头秀发飘逸而准确的甩荡到右肩后面,霎时那充满撩人风味的发型和她那仿如精雕细琢过的姣美脸蛋,立刻让朱队长常俊来等帮男人看直了眼睛。

  苏雅琴拉着她的手并肩站立,径直看着大宝在苏芳菲的耳朵旁边轻声说笑着,大宝的眼睛更加亮了起来,只见她今天穿着套裁减得体的淡灰色小花呢套裙,及膝的裙摆下露出美丽修长的玉腿,轻薄的白丝绸衬衣下涨鼓鼓的的奶子在他眼睛里面活泼地颤动着;浅色的短裙下光裸出段丰满的玉腿,包裹着肉色水晶透明丝袜,把薄薄的丝袜撑得满满的,透出抹诱人的肉色;古典的||乳|白色高跟皮鞋衬托出苏雅琴曼妙多姿的美好曲线。

  如果说苏芳菲展现的是风情万种的少妇风韵,那苏雅琴浑身上下则是洋溢着丰腴圆润的成熟美妇的诱人丰韵,并肩而立,好像并蒂莲,春兰秋菊,各具媚态,令多少男人大流鼻血。

  大宝饶是也看的目不转睛眼花缭乱,被萍表姐偷偷在他的胳膊上面掐了下。

  “这就是我们见义勇为的小英雄了!”

  成熟美妇苏雅琴声轻咳,把大宝拉到了苏芳菲的面前,“咱们电视台的当家花旦等着见你呢!”

  萍表姐识趣地闪躲在旁。

  “年纪轻轻,却侠肝义胆,本来以为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不料是这么文质彬彬的学生呢!”

  苏芳菲主动伸出芊芊玉手握住大宝的大手,娇笑道,“来,认识下,我是电视台主持人苏芳菲!”

  “我在电视上面看过姐姐主持的节目。”

  大宝深呼吸口气,镇定自若地笑道,“姐姐的口才好,人也和电视上样漂亮!”

  “怪不得咱们的婷婷喜欢的不得了,原来小嘴这么甜啊!婷婷呢?不来看心上人授勋领奖风光无限吗?”

  苏芳菲娇笑道,美颜真是乐开了花。

  “哦,婷婷在炎都峰上偶感风寒,身体不太舒服,现在还没有起来呢!”

  苏雅琴敷衍道,却满眼嗔怪地瞪了大宝眼。

  鞭炮齐鸣,喇叭班的唢呐吹的喜庆,锣鼓敲的震天响,颁奖仪式隆重而热烈地举行。

  朱队长官腔十足地讲话,常俊来自然脸上有光地紧跟着说上几句,村民热烈的鼓掌声中,大宝接过了见义勇为奖金四千元,转手就交给了萍表姐。

  官样文章做足了,宣传拍摄也有了,苏芳菲挥手告辞,电视台采访车绝尘而去。

  “朱兄弟,良辰吉时已到,咱们也该出发了吧?”

  常俊来笑道。

  朱虎臣看了看专程从市里请来的深海打捞队,背负着各种工具,整装待发,他不禁笑道:“看来你老常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啊!处心积虑都要找到水晶宫那个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啊!”

  “是啊!有你朱队长亲自出马护驾,又有深海打捞队作业,我们同心同德,还怕找不到水龙王吗?”

  常俊来笑道,“弟兄们已经采购好了好酒好肉,咱们在炎都峰疗养宾馆住,白天监督探险,晚上大吃大喝,却也逍遥自在啊!大功告成之后,还愁咱们兄弟不升官发财吗?哈哈!”

  “哈哈!常镇长不愧是咱们县的商界巨头啊!精打细算,深思熟虑啊!该想到的你都想到了,咱们弟兄还有什么好说的?走吧!”

  朱虎臣早得到县领导耳提面命了,又抱上了常俊来这个矿老板的粗腰,见有利可图,自然乐得应承。

  “老妈,我们走了啊!明天我给你带个小龙女下来作儿媳妇哦!”

  磊磊大呼小叫着在苏雅琴的脸颊上亲了口,坐进了轿车,看来这么快就忘记了炎都池畔的惊险遭遇了。

  “老常,你还是应该慎重考虑考虑的!”

  苏雅琴说道。

  “没事的!老婆,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肯定是爆炸性的,足以震惊世界!”

  常俊来已经沉迷在发现世界奇迹的美梦之中了,不以为然地笑道。

  “那我只好祝愿你们路顺风,马到成功了!”

  苏雅琴不动声色地娇笑道,“我现在就进天心阁向炎帝给你们祈祷,你们不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