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有洒出来滴。

  “你们日本人小别胜新婚都是这样和老公亲热的吗?”

  大宝坏笑道,“不要逼我使出邪异龙拳打得你五脏六腑都出来聚餐哦!”

  “你想要什么?你要是要钱,我这里有美圆欧元,都给你!”

  酒井千代子眼睁睁看着门口和窗户近在眼前却可望不可即,竟然从水床头柜里面拿出捆美圆扔给了大宝。

  “啊,钱这东西是好,可惜现在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即使是美元欧元与我何加焉?”

  大宝很是随意地将这些烫手山芋扔回给了酒井千代子,贪婪地舔舔唇,色咪咪的眼睛犹如毒蛇般在酒井千代子性感地身体上游走,很是让酒井千代子有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忽然之间,酒井千代子听见那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旁低声吩咐道:“千代子,请还请不来呢,干吗要打打杀杀的?既来之则安之,施展你的魅力迷住他,看看能不能套出他对炎都池秘密的话来?你不是这个小子的对手,切要见机行事随机应变哦!温柔可以杀死男人的,何况大男孩呢?不过,不仅我还有你妈妈可不要这个小子死哦!”

  得到了婶婶的传音入密,千代子下意识地,小手捂住了被大宝死死盯着的胸脯,色厉内荏地娇嗔道:“小屁孩,你到底想要什么?别有什么歪念头,小心本小姐翻脸不认人。要不是看在那晚的面子上,我可跟你不客气了!”

  “哦?我是小屁孩?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好了,现在你开始脱衣服,要很慢很慢地脱,嗯,当然了,裙子和丝袜也要脱,好吧!对了,先慢慢地把外衣脱掉,嘿嘿,转个圈,让我看看你那浑圆的小屁股,啧啧,能看见你的小肚子了!肉肉很白啊!”

  大宝戏谑地笑着,坐在水床上看着瑟瑟发抖的酒井千代子慢慢地脱下海军衫,雪白平坦的小腹渐渐露了出来,缕淡淡的幽香飘逸起来,随着美少女缓慢地转过身,羞涩无比地抱住衣服在胸前,那玫瑰红的缕花胸罩里挤出两团雪白粉腻的白肉,深深的||乳|沟带着丝丝消魂荡魄的气息弥漫开来。大宝只觉得股欲火燃起,用力地吞咽了口唾液,舔舔嘴唇,鼻子贪婪地呼吸了口带着少女芬芳樱花芳香的气息,眯着眼道:“千代子,我对你那么好,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点我的|岤呢”

  “我不想的!是秦守仁逼着我,我们姐妹俩都是被他逼得,呜不脱了可以吗?”

  酒井千代子装出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呢喃道。

  嘿,小丫头还知道讨价还价,大宝暗笑下,冷冷地道:“现在把手拿开,嗯,把那外衣丢了!快点,否则我就要发飙出邪异龙拳了哦!对!”

  看着酒井千代子犹豫着,大宝笑得心花怒放,小丫头,那晚你把我骗惨了,今天哥哥我就收点点的利息就好,日本女人都是巨r童颜,权当她还是个小萝莉好了。

  酒井千代子终于松开了手,大宝只觉得眼前亮,这个小丫头今天穿得可真大胆,玫瑰红的蕾丝胸罩只有两指宽大小,根本无法掩盖住雪白丰满的圣女峰,那两粒嫣红樱桃,粉嫩诱人的顶在薄如蝉翼的丝片上,香艳旖旎,让人浮想联翩。异常性感暴露的小衣顿时让大男孩下体阵狂抽,猛吞口唾液,大宝强忍住将巨龙送进小丫头那温热绵厚的樱桃小口中的冲动,顿了顿问道:“就凭秦守仁那个老混蛋有本事逼得了你们?好像这个庄园别墅里不只是你个人吧?那个雅婕哪里去了?这次你们来了几个人,目的是什么?”

  酒井千代子不傻,抬着头反问道:“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说!”

  大男孩大声了点。

  吓得她浑身颤,带着哭泣的颤音依照婶婶传音入密回答道:“这次就我和姐姐还有婶婶三个人!我们是来勘察炎都池湖怪,顺便考察下到底有没有什么宝藏的。”

  第424章节菊剑山庄二

  “炎都池湖怪?宝藏你们也知道?”

  大宝冷笑道。

  “不不知道!所以,我想问问你呀!”

  酒井千代子的手又不自然地掩盖住了雪白肥嫩的圣女峰,张哭的泪人儿的脸上火红片,羞涩,羞耻,让她几欲晕厥,可是为了得到炎都池秘密的消息,这些都不算什么。

  “嗯,现在把裙子脱了!对,裙子,别害臊了,衣服都脱了,还差裙子吗?”

  大宝搅动着汤匙却忘了喝咖啡,迫不及待地想再次看到这个小美人儿的下面,不禁想到那天晚上夜总会艳舞时今人喷血的画面。

  “不呜呜这里不能脱的!”

  酒井千代子凄苦地哀求道,似乎生怕大宝过来扯自己的裙子,手死死地拽住裙角,手捂住圣女峰,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大男孩的内心的股兽性被眼静这小萝莉娇羞迷人的春色给彻底激发了,大宝呼吸沉重,看着这个胸大无脑的小丫头那两团诱人的雪白在自己眼前晃荡,带着丝丝虐性的冲动端着咖啡走了上前,用着种大灰狼对小白兔的口吻,边安慰着小美人儿,边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裙角。

  “千代子,乖乖地听老公话哦”

  就在他弯腰的瞬间,酒井千代子脸色寒,捂在胸前的手猛然动从头发鬓角飞快地抽出根乌黑闪亮的钢针,势如闪电地猛顶下膝盖,趁着大宝下意识躲避的刹那,银针狠狠地刺向了他的脖子。

  这时候,那根针距离大宝的喉咙只有零二公分,他根本没有办法躲避,也不能用手去阻挡毒针,可是,就在千钧发之际,那根搅动咖啡的汤匙挡在了毒针和他的喉咙之间。

  “叮”的声,银针应声弹起,在半空中翻转,酒井千代子美目流转,柳眉倒竖,撅着小嘴瞪着这个披着层英俊潇洒的羊皮,却有着颗大萝卜花心的色狼,心里由爱生恨得快要滴出了血。大意了,还是太大意了,自己还是只想要他倒不想要他命,早就应该想到这个小坏蛋不是那么简单,可是没想到他的身手居然那么好,连自己最得意的菊花凤尾针都能避开,最要命的是,自己现在浑身软瘫无力,身体好象被抽空了般,半丝儿气力都使不上来。

  “我不过是试试你的身手罢了,你你想干什么?”

  看到大男孩滛笑着将菊花凤尾针接在汤匙里扔在桌上,色咪咪地看着自己,她就阵恐慌。呜,他的眼神好滛荡,比那晚看我的时候还要色,该死的,现在我该怎么办,他想干什么?你滚开啊。

  “可惜了半杯咖啡!日本女人都是这样蛇蝎心肠的吗?”

  大宝很是得意地舔舔唇,深邃的眼睛闪烁着冷酷而亢奋的神色。死妮子,还想来黄蜂尾后针这套么。好了,这小丫头慌了,看来刚才果然是在演戏给自己看,想趁机制服我,演得还真象那么回事,不过别人我不知道,可是你我还不了解吗?人小胸大不,人小鬼大,精得出油来,我还看不出你那满脑袋的鬼主意吗?牺牲色相,亏你敢做,定要狠狠地惩罚你。

  大宝眼珠转,故做恼怒地道:“敬酒不喝喝罚酒,小美人,那你可就别怪我了!”

  说完不顾酒井千代子哀叫,抱起这个小美人儿楼在怀里,手伸撩开了她那薄如蝉翼的奶罩,两团雪白粉腻的美||乳|裸露在了他眼前。

  白如雪,粉腻腻的两团||乳|球上两片鲜嫩红晕异常诱人,大宝的手故地重游慢慢地握住团在手中轻轻搓揉,滑腻绵软,好象团面粉般地柔嫩。手指拈住那嫣红樱桃轻轻拈,千代子哎呀呻吟声,面如红潮,禁不住地剧烈颤抖下,透出了水的大眼睛里尽是恨意却又压抑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丝丝媚意儿抹在了娇颜上。

  “呜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呜,我姐姐不会放过你这个小坏蛋的!”

  身体地背叛让这个美少女万分羞愧,不断哀求,却更加引发了大男孩的欲望。

  “好呀,叫你姐姐起来呀!这要怪你自己为什么要骗我喽!”

  大宝语双关。手上却没有停顿下来,手玩弄着那面团般绵软粉腻的圣女峰,手摸在了酒井千代子那更加诱人心靡的粉腿上。感觉到美少女下意识地颤抖,大宝轻轻笑,低下头口含住那滑腻粉嫩的雪白香||乳|,舌头卷,挑逗着那翘立的草莓头,勾吸撩啄,牙齿轻轻地磨蹭,那股久违的甜腻体香环绕舌尖。让他忘乎所以地卖力舔拨起来,手里也不放松,伸进短裙之下,肆意地抚摩着那隔着层黑色蕾丝裤袜的大腿之间。

  “不要不求”

  酒井千代子被撩拨得浑身巨烫,情欲蔓延起来,这更让她欲哭无泪,这个坏蛋的手怎么比那晚还要来电,让人好难受啊!呜,要死了,下面好痒,有水流出来了呜,完蛋了。

  大宝感觉到这小丫头下体开始湿润了,滛笑下,将手抽了出来。就在酒井千代子浑身松懈地瞬间,手拈勾,将她那黑色蕾丝裤袜拉开了半,酒井千代子啊地声哭了出来,粉妆玉琢的脸上凄苦片,我见犹怜。

  “乖啊!”

  大宝心疼地抹了下她粉嫩的脸蛋上的泪水,酒井千代子心恨,这个小坏蛋都这个时候,还装出副怜悯神色,筒直太可恨太无耻了。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呜,这个小坏蛋又在摸我的屁股,好痒啊,呜,救命,姐姐,姐姐来救我啊!

  酒井千代子此刻已经被大宝脱下了裙子,包裹在性感的黑色蕾丝裤袜里那抹春光隐约可见。

  大宝只觉得气血上涌,股汹诵澎湃的欲念直冲大脑和下身。见鬼了,这小妖精居然只套了裤袜,透过黑丝诱惑里的小屁股看,里面居然没穿内裤!该打啊。于是不顾酒井千代子地哭号,手翻,将这个小妖精推倒,抬手就是两巴掌打在她那肥美浑圆的香臀上,直打得这个小妖精哀号不止,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

  大宝手扯,哧溜声,酒井千代子性感的裤袜应声而破,这个时候她后悔了,为什么不穿内裤出来,呜呜,腿都夹不紧了。要死了,不能这样,你这个混蛋不要摸了

  被大宝戏谑得羞愧欲死的酒井千代子哭得异常凄惨,大宝心疼,赶紧收回了手,心想还是不耍她了,免得知道了会恨自己,贴到她香喷喷的脸蛋上亲口道:“你这个小妖精!这次前来的目的想不想还有想吃我的小银龙啊?”

  “什么小银龙啊!小坏蛋”

  酒井千代子脸色火烫片。

  “那晚你还没有吃够吗?三日不见是不是朝思暮想啊?”

  大宝坏笑着,抱住这小妖精就要猛啃几口,眼皮忽然跳,猛然拉起酒井千代子的身体闪电般地扑倒。

  “唆唆唆!”

  蓬寒光倾洒而下,鬼魅般的个身影从窗口掠进,手中寒光激闪。带着呼啸而来的凌厉光芒,犹如夺命锁魂的幽灵直扑大宝而来。

  酒井雅婕早就注意了妹妹这两天的异样,魂不守舍,坐立不安地在水床上翻来覆去。神色却是带着丝丝眷念和春色,难道这小丫头思春了,她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大宝了?其实自从在美加乐夜总会经历了那晚的销魂夺魄出来后,她也同样思念起那个小坏蛋了,不知不觉地会想起他,想到自己的第次快乐和高嘲,想到那个小坏蛋滚烫刚硬的巨龙。

  其实哪个女孩儿不爱俏男儿,何况她们姐妹俩都是青春妙龄美少女呢?

  尤其是自己听到婶婶咬牙切齿地说要吸干他控制他得到炎黄宝藏最后再杀掉他,每每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就抹过丝恐惧和慌乱。酒井雅婕从内心里感到担心,妹妹十有八九是堕入情网爱上那个花心大萝卜了。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已经有了芳表姐萍表姐,还有那个什么婷婷的雪梅的也肯定喜欢他,他还和那个邮局的方芸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有几次看到这个大色狼强吻方芸,虽然最后总被打得鸡飞狗跳的,可是方芸却总是次又次的让他得逞。这不明摆着两人关系暖昧了吗?

  再有就是那个秦守仁的女儿秦筱岚,那天晚上自己亲眼看见他们当众欢好,接着自己姐妹俩迫于任务也把第次给了这个小坏蛋,虽然自己总是以任务为理由来安慰自己,可是,脑子里想到那晚的刺激快乐和快感就心慌意乱不能自已,这样下去怎么是好。酒井雅婕的心却还有点失落,为什么那个小坏蛋大色狼那天晚上第个挑选的是秦筱岚,其次是千代子,最后才是她呢?哼。

  不过自从那天晚上回来后,自己就再也没见到过妹妹脸上那可爱的笑容了,好象整个下变了人,每天晚上都傻傻地撅着小嘴,零食也不吃了,说自己不但骗了害了那个小坏蛋大色狼,想来他定很生气,后来听说他打倒了秦守仁柳云飞成功脱身,千代子才总算是长出了口气,她的心里也稍稍缓和下,暗骂那个风流花心见了女人不要命的小笨蛋。

  婶婶答应了她们的要求,旦十大神兵和炎黄宝藏拿到手,就带着她们胜利地返回日本再也不来中国再也不用见到这个小坏蛋了。酒井千代子也是鼓足了干劲想要尽快搞到十大家族的动态和消息。

  不过,千代子今天回来,酒井雅婕就发觉不对劲了,不是千代子不对劲,而是庄园气氛不对劲,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隐隐约约出现在这里,借着就依稀听见妹妹房间里面有动静。

  酒井雅婕从自己房间出来,犹如只翩翩而行的蝙蝠般飞跃而下,手腕翻,根闪着亮光的黑丝唆地下飙射而去勾住屋檐,身体在空中划过道漂亮的轨迹,燕子归巢般地扑到了妹妹窗户外的墙壁上。

  第425章节日本姐妹

  这才靠近,忽然心生警兆,股油然而生的危机感猛然袭来,让她遍体生寒,这是心灵感应的作用,妹妹出事了,酒井雅婕能感觉得到那种无助,恐惧,彷徨和力不从心的感觉,只有挛生姐妹才有这样的感觉。

  咬牙急,她只觉得身体猛然间传来股销魂的痉挛抽搐,浑身麻痒,好象有千万只蚂蚁爬过自己娇嫩的身体,甚至那锦绵欲念也随之产生,差点让她失足落下地去。

  “怎么会这样?”

  酒井雅婕紧咬薄唇,使劲地夹紧了双腿蹲立着,身体阵阵汹涌而来地情欲蔓延开来,下体好象被只手轻轻地挑逗抚摩,好象自己也想那销魂的滋味插进身体里面,春意潮涌,这样的感觉只有那天晚上才有,就是当那个小坏蛋大色狼先抱着千代子亲吻抚摩翻云覆雨的时候,她也是如此的春心萌动情不自禁。

  她咬着牙坚持,艰难地抓住墙壁,好几次那心灵感应传来的刺激都让她差点禁不住摔落下去,欲哭无泪,可是妹妹那呼救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响起,迫使她咬牙坚持着,终于,妹妹的声音隐约地从房间传来,可惜被风吹,细弱难辩,只是那声声哀求地口吻让她无比震怒。猛然抽出橇门用的利刀,身体贴进了墙壁朝着妹妹的房间飘去。

  “不不”

  带着声声凄厉地哭声,刚飞到这个窗口前,嚎淘痛哭的声音就传到了耳边,焦急地探头看,个大男孩正压住自己的妹妹强吻,凌乱的衣服和哀号的声音让她头皮炸,不顾切地翻身入室,抬手就是阵针雨激射向那个混蛋。

  没料到那个混蛋居然有这样好的身手,而且还如此卑鄙地将妹妹抱住做挡箭牌就地滚,躲过了这雷霆击,得势不饶人,酒井雅婕犹如脱闸猛虎,脚下生风,鬼魅般地持刀杀向这个背对自己的大男孩。

  “该死的!”

  大宝感觉到股呼啸而来的冷风,虎目沉,个蝎子摆尾就地扭身,闪电般地踢出两脚,酒井雅婕柳眉沉,娇喝声:“死吧!”

  匕首猛然飞射而出。

  千钧发之际,大宝强行扭腰,匕首擦着他的小腹旁掠过。

  “啊?是你?”

  酒井雅婕才看清房间里面居然是那个见了女人不要命的小坏蛋大色狼,可是,脚踢出身体已经收不回来。

  大宝不敢怠慢,酒井雅婕脚侧踢而来,直取他脑门太阳|岤,出脚地位置之阴险,逼过来的速度是那样惊人,来不及再躲避了。大宝忽然大吼声,双臂震,全身肌肉在瞬间迸涨犹如金刚般,酒井雅婕脚踢中他脑门,脚下却犹如踢中岩石般剧痛,正要抽身而退,这个大男孩猛然招邪异龙拳打来,头偏,依然还是被这犀利的拳风打中脖子,好似火车般凶猛的冲劲将她拳打飞到墙壁上,脑袋轰地炸,顿时失去了知觉。

  “啊?你把我姐姐怎么着了?”

  酒井千代子惊叫道。

  “没事的,只是晕过去了,我怎么舍得下杀手呢?”

  大宝坏笑道,“你关顾着你姐姐了,没看到老公险些受伤吗?呆会我要跟她算算谋杀亲夫这笔账的!”

  “什么谋杀亲夫?谁让你刚才欺负我了?哼!就是要杀了你,我们姐妹俩得不到的东西,宁肯毁了也不会让其他女人得到!哼!”

  酒井千代子将姐姐酒井雅婕抱起来放在水床上,上下打量抚摩感觉姐姐没有大碍,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可是,还没等她回过头来,已经被大宝再次压倒在身下上下其手抚摩揉搓起来:“谁说你们姐妹俩得不到了?今天我不就是送货上门服务到家吗?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姐妹俩吃了我还是我吃了你们姐妹俩?”

  酒井雅婕躺在那里昏昏沉沉的,感觉到身体很难受,痒痒的,带着丝丝热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