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点”

  大宝抱紧她弹性十足的俏臀,巨蟒加速的在她粉嫩湿滑又紧小的美|岤中抽锸。温月芹白嫩的俏臀被大宝的小腹撞击得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与交合的“噗滋”“噗滋”“噗滋”之声,交织成篇激|情的乐章。

  “月芹舒不舒服”

  大宝边动作着,边问道。

  “嗯哼宝儿你好棒人家快舒服死了”

  大宝再大力挺,将粗大的蟒头深入到芓宫最深处,与她的蕊心紧抵在起。

  “呃哼就这样啊顶紧点好棒”

  温月芹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上挺起,胯部与大宝巨蟒根部的耻骨紧密相抵,使大宝与她密合到点缝隙都没有。而大宝则伸手由后面环住她滑腻却毫无丝赘肉的柳腰,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大宝的大腿紧密的相贴。肉贴肉的厮磨,大宝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本已将大宝粗壮的宝贝紧紧箍住的美|岤甬道,又开始急剧的收缩,美|岤甬道壁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大宝的宝贝茎部,而芓宫深处却像小嘴样含着大宝的大蟒头不停的吸吮。

  温月芹她粗重的呻吟声,股热流再度由她的蕊心喷出,她高嘲了,大宝的蟒头上的马眼被她热烫的荫精浇得又麻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股浓烈的阳精由马眼射出,灌满了她的花心,她舒服得全身抖动,花心接着又射出波热呼呼的荫精,与大宝射出的宝贝溶合:“呃啊宝儿你射得好多烫得我好舒服让姐姐怀上你的宝宝啊”

  温月芹仰起上身,将她柔腻的嘴唇堵住了大宝的嘴,同时将灵巧的柔舌伸入大宝口中绞动,股股玉液香津由她口中灌入了大宝的口中,大宝也含住她的柔嫩的舌尖吸吮,两舌交缠,与她香甜的津液交流,彼此享受着高嘲过后的余韵。

  蓦地,温月芹如梦初醒般地将大宝推了起来:“快点去安慰雅琴阿姨她已经等了很久了”

  几乎是秒钟也没有耽搁,从温月芹的蜜|岤中抽出来的宝贝仍旧是坚挺无比,“噗滋”声又进入了苏雅琴湿滑的花瓣,趁着湿滑的美|岤甬道肉壁,直捣黄龙般进入她的芓宫,蟒头的肉冠紧蜜的顶住了她的花蕊,美得苏雅琴叫了起来:“宝儿啊好棒啊”

  为了补偿苏雅琴刚才的苦苦等待,大宝没有多废话,埋头苦干,粗长的宝贝在她紧小的美|岤里,像活塞般不停的插入抽出,大蟒头像机关枪样不停的撞击她芓宫深处的花蕊,肉冠的棱沟在进出间强猛的刮着她柔嫩湿滑的美|岤甬道肉壁,抽动时将她的蜜汁滛液不断的带出美|岤甬道口,流下了她白嫩光滑的股沟。

  “啊宝儿这下好重啊顶到花心了啊”

  大宝的宝贝在苏雅琴窄小的美|岤甬道紧密的包夹下,被刺激得更加粗壮硬挺。大宝伸手到她臀后,两手紧抱着她的俏臀,如疯如狂的将粗硬的大蟒头强猛的撞击她的花蕊,宝贝的抽锸像马达般的运转不停。

  不知什么时候,苏雅琴雪白光滑的健美大腿,修长无瑕的小腿紧缠在大宝的腰际,还狂野的挺动着下体迎合着大宝的抽锸,胯下的美|岤咬得大宝巨蟒如羽化登仙。苏雅琴的眉稍眼角春意正浓,俏美的眼中透着盈盈水光。诱人的薄唇微张,吐出丝丝的情欲。

  更令人亢奋的是,她瘦不露骨的玉臂环到大宝的后腰,十根纤细的玉指扣紧了大宝健美的臀部,下体急速的向上迎合挺动,贲起的阴阜猛烈的撞击着大宝胯间的耻骨,将他们俩正在狂野交合的玉茎和蜜|岤密实的紧插在起纠缠蹂躏。她柔嫩的美|岤甬道壁波波强烈的收缩蠕动,夹得大宝粗壮的宝贝隐隐生疼。苏雅琴的眼神变得似水般的柔美,波波持续的高嘲,使得她的叫床变成了粗重的喘气及舒爽的呻吟。

  大宝俯下头将嘴盖住了她柔薄细嫩的樱唇,她立即伸出柔软的舌尖,与大宝的舌纠缠翻卷,大宝贪婪吸啜着她温热的香津玉液,她也大口大口的吞下大宝的津液,而他们俩胯下的交战这时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只因两人的手都紧抱着对方的臀部狂猛的迎合彼此,时只感觉两人的下体完全粘合,分不出谁是谁的了。苏雅琴缠在大宝腰间两条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样把大宝的腰缠的隐隐生疼。她胯下贲起的阴阜用力往上顶住大宝的耻骨,两片花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大宝的宝贝根部。

  “宝儿就是那里啊哟再重点呃嗯”

  苏雅琴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阴阜磨弦着大宝的耻骨。大宝将大蟒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她芓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芓宫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大宝大蟒头肉冠上的马眼。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剎时大宝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

  与此同时,股股浓烈微烫的荫精,由苏雅琴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大宝大蟒头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热烫荫精浸滛的暖呼呼的,好像被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样。而她美|岤甬道壁上柔软的嫩肉,也像吃棒冰样,不停的蠕动夹磨着大宝整根巨蟒,她的高嘲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片晶莹的水光:“你为什么还不出来?是不是余毒的原因?”

  数波高嘲过后的苏雅琴脸上红潮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头见汗却犹未精的大宝。

  510章节龙四凤四

  “因为我很能干呀!”

  大宝笑说道,在大宝说话的时候,胯下犹粗壮硬挺的巨蟒,往她被蜜汁滛液弄得湿透滑腻的紧小美|岤用力顶下,苏雅琴芓宫深处的花蕊再次被大宝的大蟒头狠撞下,立时混身酥麻,忍不住轻哼声:“呃嗯宝儿你好坏你明知道你的那个很大故意哎呃”

  大宝不待她说完,手掌抓住了她白嫩的r房,伏下身去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大宝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粒硬硬的樱桃:“呃哼宝儿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的你呃”

  大宝不理会苏雅琴的抗议,她那富有弹性的嫩白双峰,被大宝赤裸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蜜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大宝胯下坚挺的巨蟒,同时开始在她湿滑无比的窄小美|岤甬道中抽锸挺动,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呃宝儿你你真是哎呃轻点嗯”

  苏雅琴也本能的挺动凸起的阴阜迎合着大宝的抽锸,嫩滑的美|岤甬道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大宝在她胯间进出的巨蟒。大宝心中动,不由停下了腰部的动作,将宝贝退出了她的体内,苏雅琴失落的轻嗯声:“呃宝儿你”

  大宝没有说话,拉着她站了起来。只见她长直的秀发披下肩头。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大宝,微薄的小嘴微张,好似期待着大宝去品尝。奶白的玉颈下是瘦不露骨的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豊美圆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瘦不露骨的雪白浑圆的玉腿显得更加的修长。

  虽然他们已经欢好过很多次,但是苏雅琴在大宝的眼中还是如此娇媚动人,她修长匀称的体态让大宝内心仍旧怦然悸动。看到她胯下贲起的阴阜,那又浓又黑的卷曲荫毛上沾满了晶亮的液体,是他们俩刚才酣战的遗痕,时又刺激得大宝血脉贲张,胯下尚未发射的粗壮宝贝似怒蛙般翘得更高了。

  他们两人就这样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裸呈相对,她微挑的美眸中又开始水波荡漾,不知何时,他们俩已经肌肤相贴,她坚挺的玉||乳|被大宝壮实的膛压贴成圆润的扁球型。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大宝毫不犹豫的把大宝的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他们俩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大宝胯下呈仰角状的大蟒头,抵在她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苏雅琴手扶着大宝的肩头,抬起条柔若无骨的玉腿向后环绕挂在大宝的腰际,湿淋淋的胯下分张得令人喷火。她另手引导着大宝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蟒头趁着滛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在柔嫩湿滑的美|岤甬道壁蠕动夹磨中,大宝粗大得宝贝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紧蜜的美|岤,她发出声幽长满足的叹息:“宝儿你真的好棒呃”

  她的修长的玉腿已经放下,他们将手环到对方腰后搂住彼此的臀部,将两人的下体蜜实的贴合。由于他们是站着交合,她光滑柔腻的大腿与大宝的大腿熨贴厮磨,他们俩再度急切的寻找到对方的嘴唇,饥渴的吸啜着,品尝着。在深沉的拥吻中,大宝开始大力的抽锸,每次都用蟒头撞击她的花心,时只听到“噗滋”“噗滋”声不断,苏雅琴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

  苏雅琴激|情的抱住大宝伏在她r房上舔弄她||乳|珠的头,大宝的腿与她那两条腿雪白浑圆光滑柔腻的腿贴在起,那种温暖密实,使大宝在她芓宫深处的蟒头胀的更大,蟒头肉冠进出时不停的刮着她美|岤甬道柔嫩的肉壁,使她全身酥麻,终於将她修长的美腿抬起来缠上了大宝的腰部,这招可以称作“猴子上树”苏雅琴喘着气说道:“宝儿我快来了你快点”

  大宝的手扶紧了她丰美的臀部,苏雅琴挂在大宝的脖颈上,两条美腿更是将大宝的腰越缠越紧,紧密的美|岤甬道像小嘴样吸住大宝的巨蟒,如此的密合,使大宝大力挺动玉茎抽锸她紧密湿滑的美|岤甬道时,会带动她的下半身随着大宝的腰桿上下摆动,苏雅琴突然呻吟大叫:“宝儿吻我吻我”

  大宝的嘴立即离开她的||乳|头盖上了她的柔唇,她张大嘴,柔软的唇紧贴着大宝的嘴唇咬着,他们的舌尖在纠缠在起,津液交流,两人都贪婪的吞着对方口中的蜜汁,这时她突然将阴沪急速的挺了十来下,然后紧紧的顶住大宝的耻骨不动,苏雅琴呻吟着道:“不要动不要动就这样我全身都麻了”

  苏雅琴缠在大宝腰间的美腿像抽筋般不停的抖着,大宝的蟒头这时与她的阴核花心紧紧的抵在起,粒胀硬的小肉球不停的揉动着大宝的蟒头马眼,她的美|岤甬道阵紧密的收缩,芓宫颈咬住大宝蟒头肉冠的颈沟,股又浓又烫的荫精由那粒坚硬肿胀的小肉球中喷出,浇在大宝的蟒头上,她再次高嘲了。

  大宝的大蟒头这时受到她热烫的荫精及芓宫颈强烈的收缩,夹磨得胀到最高点,股浓稠热烫的阳精再也忍耐不住喷射而出,全部灌入了她的花心。高嘲过后,他们俩四肢紧密的纠缠地躺倒在了床上,两人的下体结合的严密无缝,四片嘴唇也吸得紧紧的舍不得分开,达到水||乳|交融的无上美境。

  稍微休息了会,大宝就视线到了尚未满足的芳表姐身上,大宝从苏雅琴的身上爬起来,走到了芳表姐的面前。如羊脂白玉的皮肤,乌黑浓密的荫毛,粉红色的外荫唇上清楚的看到她已经胀大的阴核肉芽,潺潺滛液蜜汁由紧窄的美|岤甬道上涌出。大宝不由赞叹道:“芳表姐,你真美,让你久等了。”

  芳表姐嗤嗤笑道:“要不是刚开始热了热身,我还真会受不了呢。”

  笑声中,她将樱唇送到了大宝的嘴边,大宝口中含着芳表姐的舌尖,张大嘴吸吮着她的柔唇,同时将身子压到她身上,底下用手拨开她的雪白修长美腿,芳表姐挺起已经被滛液蜜汁弄得湿滑无比的阴沪,欲将大宝的大蟒头吞入美|岤甬道。大宝再也忍不住,挺起大蟒头举刺入她的无上美|岤,直插到芓宫腔内的花蕊上。

  “哎呀好棒好像比刚才更粗了啊好满”

  这时芳表姐美|岤甬道内那圈圈的嫩肉把大宝的宝贝夹得好紧,蠕动的嫩肉把大宝的宝贝刺激得就要爆发,大宝立即深吸口气,将宝贝整根拔出她的美|岤甬道,芳表姐见大宝拔出宝贝,忍不住呻吟道:“哦宝儿你别拔别拔出来啊”

  芳表姐话没说完,大宝又将巨蟒整根插入她的美|岤中,她立即舒爽的呻吟,两条柔滑的美腿抬起来紧紧的缠住了大宝的腰,挺起阴沪用力往上顶,使他们俩的下体紧密的相连到点缝隙都没有。大宝宝贝根部的耻骨与她阴阜上的耻骨紧抵在起,不停的转动,让两人的荫毛相互的磨擦着。

  芳表姐用手紧紧抱住了大宝的臀部,使他们俩的下体交合到最紧密,大宝在她花心顶磨的大蟒头感觉到她的芓宫腔,紧紧的咬住了蟒头肉冠颈沟,这时大宝与芳表姐的结合,已经到达水||乳|交融的地步了。芳表姐忍不住呻吟出声:“宝儿用力戳姐姐用力戳到底”

  大宝喘着气笑问道:“姐姐,你要我用什么戳?”

  芳表姐抱紧大宝上半身叫着:“用你的巨蟒戳姐姐用力戳”

  大宝笑着说道:“姐姐,用我的巨蟒戳你哪里?”

  芳表姐满脸羞红,闭目不语。大宝大力挺动,宝贝在她的美|岤内不停的进出。大宝笑着说道:“姐姐快说啊要我戳你哪里”

  芳表姐也忍不住了,猛烈的上挺迎合着大宝的抽锸,呻吟道:“宝儿戳姐姐的小|岤我要你的巨蟒用力戳姐姐的小|岤宝儿我要你快点动快啊我要丢了姐姐要丢了用力插我抱紧姐姐”

  芳表姐说着张口就含住了大宝的嘴,柔嫩的舌尖伸入大宝口中与大宝的舌尖纠缠绞动着,大宝用尽力气紧抱着芳表姐,让她胸前两粒肉球与大宝的胸口紧密廝磨着。而在此同时,咬住大宝大蟒头的芓宫腔内喷出了她热烫的荫精,烫的大宝的蟒头更加亢奋,大宝全身舒爽汗毛孔都张开了。他们两人强烈的呻吟,猛力的挺动着下体相互迎合着抽锸。

  芳表姐柔嫩的大腿,如藤蔓般缠绕着大宝壮实的腰肢,肉与肉的贴合是那么的密实温暖,波波的高嘲使她那层层圈圈嫩肉蠕动,夹磨着大宝不断进出她美|岤甬道的粗壮的宝贝,天赋异禀的美|岤不停的吞噬吸吮着大宝胀极欲裂的大蟒头,滑腻的玉液使大宝进出她美|岤甬道的大蟒头磨擦出“噗滋”“噗滋”的美妙乐章,这时大宝与芳表姐的交合已经进入白热化,两人粗重呻吟,大汗淋漓,不时的接吻撕咬吸食着对方的柔唇香舌口中甘露。

  芳表姐晶莹的眼中渗出了激|情的泪水,喃喃的,像倾诉,又像哀求,痴迷的呓语着:“宝儿干我用力干姐姐你的巨蟒不要停用力的戳到底让我们的下体永远插在起不要分开”

  大宝咬住她的||乳|尖,舌尖绕着她尖挺的||乳|珠打转,牙齿轻磨着她的||乳|晕,强烈的刺激,反而使芳表姐由疯狂的激|情变为如泣如诉的呻吟。

  “哦哼宝儿你太强了哦啊我要死了”

  芳表姐缠绕在大宝腰部的大腿不停的抽搐着,胯下的美|岤也随着她的呻吟,强烈的挺动吞噬着大宝的宝贝。芓宫颈更像张小嘴,紧咬着大宝大蟒头的肉冠颈沟,她的花蕊被蟒头连续的撞击,波波持续不断的高嘲,使得芳表姐泄再泄,由美|岤甬道内涌出的热烫荫精玉液,似乎将他们俩紧密结合在起的下体完全溶合为体了。

  大宝紧压在芳表姐身上,脸颊贴着她滑腻如脂弹性如棉的r房上,狂野的磨咬她||乳|头,下体凶猛耸动干她的美|岤。陶醉在下体结合的美感,已如羽化登仙的芳表姐摇摆着头,甩动着秀发,狂放的呻吟嘶喊。芳表姐这时奔放的情欲发不可收拾,语无伦次的喊着:“宝儿姐姐要飘起来了啊好爽姐姐好像飞起来了宝儿你好棒”

  大宝耸动下身,粗壮的巨蟒狂猛的戳着她的美|岤,大宝感觉到深插在她美|岤里的宝贝,突然被美|岤甬道强烈的收缩夹得隐隐发疼,深入芓宫腔的大蟒头被强烈的包夹吸吮着,马眼与她的花心顶磨得又紧又密实。芳表姐突然将大宝的头紧紧的抱住,深埋在她的||乳|沟之间,用力挺动下体,将她凸起的阴阜不停的顶撞着大宝宝贝根部的耻骨,芓宫颈紧咬着大蟒头肉冠的颈沟不放,紧密的程度,让大宝感觉想将粗大的宝贝拔出她的美|岤甬道都很难,如此密实的结合,也让芳表姐又登上了高峰。

  芳表姐狂野的叫道:“宝儿戳我用力戳姐姐姐姐要丢了又要丢了戳快点用力干不要停”

  大宝的腰被芳表姐嫩白浑圆的美腿缠绕得像快断了似的,她伸两手紧压着大宝的臀部,将大宝的宝贝与她的美|岤甬道完全贴切的溶合,芳表姐丰美的臀部像磨盘般的摇摆旋转,大蟒头被吸入芓宫颈内与她的花心廝磨,马眼与她喷射荫精的花蕊小口紧紧的吻住,刹时股股热烫的荫精由花蕊心喷出,浇在大宝蟒头的马眼上,大宝这时头皮阵酥麻,脊梁颤,大蟒头在阵阵麻痒中,再也忍不住精关,股滚烫的阳精像火山爆发般狂放的喷放而出,浓稠的阳精全部射在芳表姐美|岤深处的花蕊上,大宝喘着气道:“姐姐缠紧我我要来了我射了”

  芳表姐被阳精烫得忍不住叫了出来:“宝儿你出来了姐姐感觉到你射出来了你射得好多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