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大宝身上,任得那液火辣辣地沖刷着她的脸蛋儿和酥胸,甚至无力张口去饮

  “美美死雅琴了主人你好棒”

  也不知高嘲了多少次,当软绵绵的胴体被大宝翻了过来时,爽到气若游丝的苏雅琴连眼儿也睁不开了,何况她也不敢睁眼,大宝充满热力的精雨温润地下在她的脸上和||乳|上,那令人难堪,却又魅惑无比的模样,令苏雅琴光想已觉得刺激到了极点,她也曾偷看过苏芳菲潮喷在身上脸上时的样儿,想不到亲身尝试时,真有这般美妙的快感。

  “舒服吗,我的好雅琴”

  “舒唔干妈舒服死了主人好宝儿你你弄的雅琴好舒服”

  勉力睁开了眼儿,情迷意乱间的苏雅琴只觉脸上热热的,知是大宝毫不吝惜的赐予,正温润地侵犯着她,她娇喘着,软绵绵的玉手好不容易才移到胸前,轻触着那正污染着她的||乳|白精水,“美的雅琴好想哭”

  见苏雅琴脸上||乳|上,都被自己的液玷污着,大宝颇有些过意不去,正想伸手为她拂拭,却被苏雅琴阻止了,“好宝儿好主人把这些留给雅琴吧雅琴被你这样射好快活的”

  “哦这样”

  “嗯”

  边丁香轻吐,将流在嘴边的液卷入口中,美滋滋地啜饮着,苏雅琴纤手轻伸,将散在脸上||乳|上的液珍而重之地拨在处,小心而均匀地抹在那对丰盈高挺,正因着未逝的快感而抖颤的玉峰上头。虽说再怎么射,液的量也不至於太多,但在那强烈的味道和心理刺激之下,给他这射感觉上像是整头整脸都满载着液般强烈,感觉又滛荡又美妙,“被主人这样这样射雅琴才觉得才觉得自己从里到外全都被主人佔有了点都没漏掉”

  “干妈以前以前曾偷看过看芳菲妹妹被你这样射那时雅琴只是看就就已经觉得很棒里面都已经湿了没想到今儿个主人才肯这样赐给雅琴感觉好棒好美美死雅琴了”

  见大宝似吁了口气,苏雅琴满足地伸手续抹,想到他热情的流泄正匀称地享用着自己饱满美丽的玉峰,滋味尤其难以想像,似乎那饱挺的玉峰,因着这滋润又挺了几分,“哎主人你的你射的干妈好高兴光这样弄就好像雅琴的奶子正被主人玩着样烫的雅琴好高兴主人以后也要这样弄雅琴好吗”

  见苏雅琴美的媚眼如丝,差点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那用液涂抹着滋润着双峰的动作,是这般娇媚诱人,他忍不住低下头去,在苏雅琴唇上重重地吻了口,“好雅琴好干妈宝儿答应你以后定多玩玩你的雪峰用任何你想要的地方保证让雅琴你美爽爽的泄的比这次还美”

  被大宝干的连泄了好几回,直到他已经离开了的现在,整个人还飘飘然地晃在那迷离仙境之中,苏芳菲只觉畅快满足已极。也不知是大宝愈来愈厉害,还是自己食髓知味后,身子愈来愈不济,竟是愈来愈容易泄身丢精,虽说那美妙的快乐,令苏芳菲完全抛却了身为著名主持人的矜持和高洁,心甘情愿地献身欲海,变成完全任由大宝发泄的奴,但他对自己的爱宠,却也不弱於其他百花谱娇妻,但身为奴,至少也要让主人的欲望能完全发泄,可现在自己却无法与他同步,就像今儿个,她的幽谷竟无法令大宝满足精,还得劳动姐姐苏雅琴樱桃小口与雪岭双峰齐上,才能使大宝发射出来,虽说那滋味异常刺激滋补,温润犹在胸前,可这样下去那能行呢?

  643章节芳菲雅琴四

  软绵绵地瘫在地上,虽知自己四肢大张的模样,给人看了非羞死不可,但苏芳菲现在已没有点力气去改变姿势,何况现在在房里的,只有大宝和苏雅琴,他俩若要边看自己彻底被征服的浪样边取乐,苏芳菲虽羞也是心甘情愿,这其实也不是第次了,那刺激感着实美着呢!

  也不知心神恍惚地在想些什么,突然之间,股异样的感觉,从双腿之间传来,苏芳菲的幽谷才刚被大宝蹂躏到点儿气力也没有,高嘲的余韵犹未散去,正是最受不得挑引的时刻,那传来的感觉又是如此柔软蜜甜,温润无比地将她正缠绵未去的火再次挑高起来,只是那动作柔软灵巧至极,而且不像大宝的舌头那般富侵略感,柔绵温润,只是恰到好处地安抚着她的身心。

  不由自主的轻吟破口而出,苏芳菲的芳心片迷茫,双玉手自然而然地回到才刚被大宝的液尽情滋润过的美峰之上,随着幽谷口处传来的节奏甜蜜地爱抚着,将那犹沾着大宝恩赐的美峰抚的愈发热胀,美挺的蓓蕾不住弹动,双腿快活地轻夹着那入侵着的头,被诱起的欲火令她玉腿发颤,虽明知自己再受不得风雨,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想承受那令她欲仙欲死的侵入。

  也不知这样被逗了多久,苏芳菲好不容易才咬紧了银牙,勉力抬头看起了腿间的局势,却见苏雅琴那头青丝,正被自己夹在腿间,而趴伏在自己两腿间的苏雅琴,边轻斟浅嚐着苏芳菲幽谷的滋味,边含糊不清地闷哼着,双玉腿悬空抬起,被大宝抱在臂间,那饱满的雪臀随着大宝的冲撞,混着啪啪的水声,正传递着美妙的回响。边被大宝干着,边还要品嚐苏芳菲的幽谷,不但快感强烈已极,还得小心着牙齿别弄伤了苏芳菲,也真难为了苏雅琴呢!

  “哎姐姐你这样嗯人家快快受不了了嗯”

  “我我也是”

  听苏芳菲娇吟出声,微带沙哑的语音性感娇媚,显然正享受着,苏雅琴这才放下心来,虽说她也曾为大宝品箫过,也和苏芳菲拉拉过,但用现在这样边被大宝抽锸着边用口舌去逗弄个和自己般娇柔的女子,这可是头次,加上后头又有大宝大展滛威,巨蟒次又次顽皮而火辣地挑的自己春泉荡漾,她可真怕不小心弄伤了苏芳菲呢!她正品嚐着的部位,是女子最最娇柔最最没有抗力的地方,可禁不得点点伤害的,“嗯芳菲现在好甜啊还有还有宝儿的味道呢雅琴姐姐好喜欢啊”

  “哎嗯姐姐你的舌头啊不要不要舔那边芳菲会会泄的嗯好棒”

  “哎我我也是好妹妹我们唔我们起丢啊宝儿你你弄丢雅琴了”

  “真的真的越来越强悍了”

  感觉身前的大宝和身下的姐姐正缱绻情浓,偏把自己扔在边,苏芳菲虽仍觉娇躯无力,但身下的姐姐那么的热,灼的她也热了起来;何况随着苏雅琴在大宝的长驱直入下娇躯不住扭摇,顶的她也在大宝眼前上下筛动着,加上大宝的小腹正磨着自己的幽谷口处,磨动之间苏芳菲只觉股股的刺激,从那幽谷口处不住袭上身来,偏偏大宝与苏雅琴交欢正浓,巨蟒虽勇却始终招呼不到自己身上,她的幽谷当中泉水跌宕,随着娇躯被身下的姐姐不住弹起而在谷中飞溅冲动,幽谷口被大宝磨的神魂颠倒,里头却是空虚无比,那滋味可真令苏芳菲难以忍受,她明知大宝绝没有空闲来弄自己,却仍不住娇语恳求,与苏雅琴的声音黏在处。

  “哎好好宝儿唔你你怎么这么勇的又唔又长又粗哎哟每次都每次你都进的好深哦美唔美死雅琴了哎你这么干干的干妈真的真的快死掉了啦”

  “啊姐姐宝儿你们你们好过份边干的这么爽边这么逗芳菲啊讨厌坏蛋坏宝儿你哦你这姿势边弄姐姐边边把芳菲弄的好难受把芳菲磨成这样却却搞的芳菲上不上下不下的坏啊坏死了还还有唔姐姐你你好热热的芳菲快疯掉了哎你明知芳菲吃不消还和坏宝儿这样合弄合弄的芳菲熬的好惨啊好过份唔”

  “别别怪姐姐唔好芳菲姐姐也没办法宝儿这么强又这么猛把我们都弄瘫了还还这么勇雅琴根本就唔啊美死了雅琴根本没办法只有唔只有被他干的干的爽歪歪的份啊好宝儿好弟弟你插哦又插到那儿了啊别别弄那么深唔你再干再在那儿插上几下哦好美美死雅琴了干妈会死掉唔你太太猛了啦干妈要要被你干坏了啊别放轻就这样狠干啊愈勇愈好嗯你你又要干的雅琴丢了啦”

  “啊讨厌宝儿你你怎么这么弄姐姐的?哦坏姐姐都要都要被你干到丢了还把芳菲这样吊胃口讨厌死了唔啊你的手哎别别那么用力会弄痛的唔好对就是这样哦好舒服你哎你先搞定姐姐再来弄芳菲唔芳菲会会等着的啊”

  虽看不到苏雅琴的神情,但光听她的莺声燕呢之柔软甜蜜,声音中还不时跳出几句将欲泄身的诱人浪语,苏芳菲也知姐姐已近高嘲,偏偏自己却只能旁听着苏雅琴被大宝干的死去活来乐不可支,虽说她光今晚已连受了两次阳精灌溉,腹中委实充实已极,被身下的苏雅琴回光返照地颠簸扭摇顶动之下,原本想将液彻底吸汲的幽谷,早被震的汁水外溢,股间早被那混浊的精水污了好大块,但苏芳菲先前被大宝弄出的高嘲犹未平复,现在姐姐和他又在自己身边弄出这么个诱人的活春宫来,还让她头回以旁观者的身份去感觉那男女高嘲时的体热和震动,教她怎受得了?

  幸好大宝虽边干着苏雅琴,感觉着她幽谷当中那绝妙的夹吸魅力,边看着苏芳菲那既无力又渴想欢悦的媚态,耳中又听着苏雅琴和苏芳菲姐妹个爽不可言,被干的神智朦胧,言语间叫出了无比滛情浪态,活色生香,另个则是娇唤不止,不住地向他渴求,那娇躯更随着身下苏雅琴的鼓动,在他眼前扭摆着无比情欲的热力,那强烈的感官刺激,令大宝着实舒爽受用,但他也没忘了苏芳菲,双手微前探,将苏芳菲那充满诱人风情的跃动双峰拿在手中,尽情地揉弄起来。虽说开始因着太过於投入苏雅琴的热情,手劲未免太大力了点,但这般强力的揉弄,对正为欲焰所苦的苏芳菲而言,却是正合所需,只搓的她娇吟不休,扭动着连身下的苏雅琴都影响的更为放怀。

  本来当男女交合之际,觉得有人在旁窥看,那滋味虽是羞人,般良家女子绝难承受,但旦尝试过之后,那种羞人的刺激,却常令云雨中人为之乐不思蜀,苏雅琴虽已经过不少滛风浪雨的洗礼,多人群交绝非首次,但这样让自己的妹妹亲身去感受自己的欢乐,可也是头遭;加上大宝习过房中术与小银龙入体,功力远胜当日在稷下村常家初交之时,苏雅琴今夜又被大宝连番挑逗撩拨,此消彼长之下,自是更难撑持,原本在大宝的挞伐之下,那高嘲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又给耳边苏芳菲的浪语激,股间登时浪花泉涌,口中更是失魂落魄地不住娇吟。

  虽已搞定了苏雅琴,但眼前的苏芳菲却似已被两人的浪态诱发了情欲,虽说是今夜第三回待爱郎宝儿交合,呓语浪态却是层出不穷,全无半分疲态。本来以大宝的性子,现在该是转移阵地,将情浓欲炽的苏芳菲给大干特干,令她尽情沉沦欲海,被他征服的服服贴贴,但今晚他连战二女,先前又把苏雅琴的荫精吸了好大块,若是点精元都不给她,苏雅琴便是媚功深湛,今儿又正是她阴极阳生调节体内气息的关头,这样下去也怕会有伤身之危,他可真想先在苏雅琴|岤里射了再说。

  “好唔好宝儿”

  虽说高嘲之乐犹佔据周身,但苏雅琴与他正交接的紧密火热,又岂感觉不到大宝的冲动?她娇声轻吟,语声媚若游丝,“雅琴已已舒服的要死了再受不得你的爱宠你就唔别再弄雅琴了,先搞芳菲吧雅琴底子够厚今儿好生泄次没关系的倒是倒是你若不把妹子再射回,让雅琴看不到她那儿阳精乱淌的美态,雅琴可饶不过你哟”

  话声才刚落,苏雅琴陡地又叫了起来,她现在才知道,苏芳菲方才为何在她身上不安份地扭来摇去,口中滛语纷呈,让她纵看不到也猜得出苏芳菲的妖冶意态,原来以身为床,让别人在自己身上寻欢作乐,竟是这么个混杂到难以言语形容的滋味!苏芳菲原本被大宝的磨弄和苏雅琴的滛态弄的欲火焚身,又被大宝灵巧的双手在酥胸上头尽情揉弄,玩的香汗如雨,难禁玩弄的她早不堪等待,大宝才转移阵地,将那犹带着苏雅琴汁液的巨蟒老实不客气地直闯苏芳菲幽谷中时,登时令苏芳菲娇躯颤抖,忍不住高声欢叫,藕臂更是不自禁地紧搂住他,活像是想融进他体内似的。

  见苏芳菲如此媚态,大宝心知这妩媚少妇著名主持人被他方才特意造作的搞法弄的太狠,欲火之旺前所未有,绝不期待巧緻的攻势,他虽知方才那样做法会让两女同受刺激,乃熬战数女时的秘技,却没想到苏芳菲连爽两回,还有如此热力,不禁心中震,放弃了种种小手段,而是以巨蟒尽情狂抽猛送,边猛攻着她股间玉门关,边双手抓住她那充满弹性的美丽双峰,将那亭亭玉立的红蕾收在指间,以最火辣的方法加以刺激,使受不住他玩弄的苏芳菲滛语尽出浪态纷呈,再无法自拔。

  644章节地下壁画

  见苏芳菲和苏雅琴竟不约而同地双双泄身,口气征服了两个绝色干妈的大宝虽说充满了征服感,但巨蟒可还怒胀着没射,他轻轻地吁着气,令两女互搂着,还用枕头垫在下面的苏芳菲臀下,使得两女的幽谷都抬高起来,才再次冲刺。这回他可不独厚人了,在苏雅琴幽谷中干得几下,弄到苏雅琴娇吟之后,便将巨蟒转攻苏芳菲的美谷,轮个不休,那种空虚时空的要死,又得听着耳边女子的承欢媚吟,满足时又爽得彻头彻尾的感觉,令两女都昏昏沉沉地只知享受

  好不容易撑到苏芳菲荫精尽泄,大宝也射了出来,他虽是生力,在床笫方面又特能持久,但连玩二女的体力消耗,也让大宝爽的浑身无力,液射之后,他整个人都似要瘫了,幸好苏雅琴这张床还够大,三人同寝仍有足够空间,否则光这倒,差点没将苏芳菲整个人都压倒在床上。

  花开花谢,牡丹花和菊花花蜜混合在起,纹身红晕越发鲜红欲滴,幻化作柄小石头,却是渐渐淡去,无法化作实物而出。

  欧阳夏丹慕容芳琼黄雅蓉黄月蓉等人看着袁雪妃道:“看来大方向是对的,可是还缺少什么必要条件,还是无法让十大神兵重现世间啊!”

  袁雪妃也是束手无策,眼看着薛秀云薛韵云姐妹花蜜纹身红晕幻化的是指天剑,苏雅琴苏芳菲姐妹花蜜纹身红晕幻化的是补天石,可是,始终差了点火候,无法化作实物而出。

  正在众人面面相觑无计可施的时候,只听见“咔嚓嚓”声犀利叫声,轩辕军的汉白玉雕像发出了莫名其妙的声音,吓得众女起了身鸡皮疙瘩。

  “鬼脸恶魔元神!”

  秦筱岚叫道。

  “不要害怕,他并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黄月蓉摆了摆手说道,“我们还是在鬼脸恶魔元神的指引下才来到这里的呢!”

  “是啊是啊!”

  其他女人也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们也是在鬼脸恶魔元神的指引下到这里来的,否则,我们怎么找得到这个炎都池底溶洞的呢?”

  欧阳夏丹若有所悟地说道:“怪道我们十大家族来的这么齐全呢!原来鬼脸恶魔元神是幕后策划人啊!”

  “鬼脸恶魔既然是炎黄宝藏的守护神,他自然清楚十大神兵的秘密,或许他会对我们有所启示也未可知呢!”

  慕容芳琼说道。

  袁雪妃看了看众女,悠悠说道:“我们过吧!大家不必害怕!”

  “妈妈,干妈,姨妈,大家快来看哪!”

  大宝却已经在那里叫喊起来了。

  袁雪妃率领着众女过去看,只见原来轩辕军和袁雪妃汉白玉雕像脚下的那个石门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打开了,那道石门仅仅平方左右,镶嵌在四周的花岗岩地层之中,仿佛铁板块,中间却有个小孩拳头大小的黑洞,本来纹丝合缝无法开启的,现在神奇般打开,露出个狭窄陡峭的石阶,向下延伸黑漆漆看不到底,仿佛个张开的野兽血盆大口似的,愈发令人胆寒。

  “妈,我下!”

  大宝见众女面露惧色,不禁豪气干云挺身而出。

  “宝儿,我陪你下去吧!”

  黄雅蓉到底是和大宝感情深厚。

  “雅蓉妹妹,你别下去。”

  袁雪妃若有所思地说道,“让淑月姐姐陪宝儿下吧!”

  “好的,我陪宝儿下去走趟!”

  柳淑月应声而出,率先走了下去,大宝紧紧跟随,越往下越是漆黑,目不能视物。

  柳淑月玉手挥,点光亮彷彿变魔术般在她手上绽出,里头登时亮了起来,转瞬间光芒已照亮了地下室角。大宝根本没打算去注意柳淑月何时将火摺拿到手上的,何况这里头的东西,也的确太过炫目,令大宝这等定力,见之下也要瞠目结舌,真想不到会在这儿出现。

  室内虽是空无物,但壁上图画之精彩,却是大宝打从出生以来,从来不曾看见过的。大约有十来种吧?尽是男女交欢的姿势,画者的工夫当真深厚,连大宝这等不懂鉴赏之人,也看得出画中人的脸面栩栩如生,身上还绘出了汗滴,尤其男女双方享受无比的神情,更是活的像是要从图中跃出似的,那模样不像图画,简直就像是活人热呼呼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