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中,只是粗长的枪身来回的摩擦她的芓宫口。

  巨大的刺激很快就让妈妈袁雪妃达到了高嘲,她的双手在空中乱摆,两只小脚也在空中乱踢,而臀部却拼命的向上迎合着他给予她的致命击。

  大宝感受到了妈妈身体的抽搐,用尽自己的力气狠命地插了进去,用他那鸡蛋般大的蟒头重重地撞击在她那娇嫩的芓宫壁上,然后停在那里不停地左旋右磨。

  妈妈袁雪妃大叫声,在空中挥舞的双手和双脚都像是没了力气般软在床上,小|岤吸缩的,仿佛在吸吮着他那无比粗壮的巨蟒,芓宫中涌出堆液体将他的巨蟒向外推去。

  大宝猛吸口气,让巨蟒在那滚滚地洪流中猛地跳了两跳,再涨大点,如中流抵柱般硬是将洪流给堵在了芓宫中,然后小幅度的轻抽慢插,让硬挺的蟒头上的棱角不停地摩擦着芓宫壁,捣得嫩肉似乎陷陷的。

  妈妈袁雪妃再次又难以制止地大叫起来,身体的抽搐有增无减,在他的巨蟒的摩擦和洪流倒卷所产生的快感完全地给淹没了。

  “我的儿啊,你怎么越来越厉害啊”

  大宝停住不动,让坚挺的巨蟒深深地矗立在妈妈袁雪妃的芓宫深处,笑道:“怎么样?妈,很舒服吧。“妈妈袁雪妃的身体又抽搐了好大会儿,才仿佛从那如潮的快感中稍微回复了点神智,紧紧地搂着他,心醉神迷的道:“那是当然,有你这么样个儿子,是娘的幸福,你这又粗又长又烫的宝贝啊,哪个女人能受到了你呢。”

  大宝笑道:“妈妈个人也承受不了,宝儿抱着你到雪茹姨妈卧室里去吧,好不好?”

  他大力地挺动了下,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再奋力地冲刺起来。

  妈妈袁雪妃还想说什么,可被他的大巨蟒插,到嘴边的话立刻变成了嗯嗯啊啊地声音,什么也听不出来了。

  大宝看着身下很快就再次攀上高嘲的妈妈,心中动,想到现在可以尝试着把妈妈袁雪妃抱到雪茹姨妈那里,说不定他那从来没有非常爽过的巨蟒会享受到从没有享过的服务呢?

  想到就干,大宝轻轻抱起仿佛没有体重的妈妈,用他的巨蟒去撑起她的身体,同时还顿顿的,让粗壮的巨蟒即使在他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对她的摩擦,随手打开门,进了雪茹姨妈的卧室。

  “我的天啊,啊啊啊又来了啊。”

  妈妈袁雪妃已经泄得近乎神智不清,除了只知道身体直有根难以想象的大巨蟒外,哪里还能分辨自己到底是身在床上,还是被他抱在空中进行着抽锸,泄得塌胡涂时,已经被他抱进了那间屋中。

  “姐姐,你终于来了!”

  雪茹姨妈笑眯眯地对袁雪妃道。

  雪茹姨妈身上丝不挂,身体极度舒展地,状甚惬意地躺在床上,见大宝的目光扫到她身上,还骄傲地挺起了她的细腰,向他展示她慵懒的风采,洁白的皮肤上两点嫣红显得清丽而美丽,而双腿间那黑黑的森林却又显得无比滛媚,两种不同的气质结合起来,竟让他时有些呆了,连插在妈妈袁雪妃身体内的大巨蟒似乎也变得更加大了,顿时顶得妈妈袁雪妃叫得更加响了。

  大宝再使劲地顶了两下怀中的妈妈袁雪妃,让她再次达到高嘲之后,才将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她放到雪茹姨妈的床上,然后抽出巨蟒,让她高高地耸立在她的眼前。

  雪茹姨妈嗯了声,本来还算清澈的眼神立刻变得朦胧起来,双手立刻握上了大宝的巨蟒,不停地揉搓着,那爱不释手的样子,让他的欲更加高涨,急欲放到她温暖的蜜|岤甬道中抽锸番。

  “怎么好像又大了呢?”

  雪茹姨妈讶道,边说边还用她那纤长白嫩的细指比了比,然后媚笑道,“就是大了呢!”

  哼,大宝大力地揽住雪茹姨妈那细细的腰肢,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让她赤裸的娇躯用最亲密的方式感受到他男性的压迫。

  “好烫啊,好烫的宝贝啊。”

  雪茹姨妈脸陶醉地偎到他怀里,小手继续摆弄着他那粗大的巨蟒,昵声道:“小情人,快来啊。”

  大宝被她的媚态激得欲火勃发,大巨蟒挺得更加粗大,双手用力将她纤弱的身子举起来,巨蟒对准她的|岤口,双手松,同时臀部用力地向上顶。

  “啊啊啊,你顶到他心里了。”

  雪茹姨妈被大宝这无比勇猛地击给顶得舒爽无比,蜜|岤甬道中那股巨大的充实感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来,两只小手也激动地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只在他身后挥舞着,两条腿更是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腰。

  大宝感到自己那粗壮的巨蟒势如破竹般直插到雪茹姨妈的花蕊里去,深深地陷入团软软地肉中,那紧窄的美|岤甬道紧紧地箍住他的大巨蟒,那种细嫩的感觉非是任何语言能形容万,原本涨得有些生痛的巨蟒给这么箍,简直爽到不知人间何世。

  大宝大为诧异,为何以前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呢,看来自己身上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让他感觉成倍地增加了,可以更加深刻地感觉到男女交合所产生的快感带给他同时也带给挂在他身上的女子的感觉。

  雪茹姨妈趴在他肩头,细细地娇喘着,轻声道:“快来,姨妈的小情人。用你那世界第的宝贝狠狠地插到姨妈的蜜|岤甬道中吧,用它将姨妈的蜜|岤甬道干穿用它让姨妈泄死吧,能死在这样的巨蟒下,也是不枉此生了。”

  大宝嘿嘿笑道:“放心吧,姨妈,他保证你会欲仙欲死的,今天你要是不泄个十次,我以后都不来干你了。”

  说完将她顶到墙上,大力地运动腰身,让雪茹姨妈的身子真正仅靠巨蟒地力量被支撑起来。

  每次的插入都深深地插进雪茹姨妈那敏感的芓宫中,带得她的身子也似乎被他给挤到进到墙里般,更别说他粗大的巨蟒更是几乎把她的蜜|岤甬道都几乎给洞穿了。

  每次的抽出都仍然把蟒头留在雪茹姨妈的芓宫中,只将炮身抽出小截,但由于玉茎是如此的粗大,仍然带得她鲜红的嫩肉露了出来,而蟒头上的硬棱被幼小的芓宫口给挡住,无法出来,所以那大力地抽出更是几乎把她的芓宫也像是给带了出来。

  雪茹姨妈虽然已经和他作了几次爱,但如此粗壮的巨蟒即便是滛娃荡妇也是承爱不了,更何况她如此纤细地腰肢,几下之后,便像是身体都被他的巨蟒给洞穿了,也不管妈妈袁雪妃就躲在他旁边,大声地叫喊起来。

  “我的天啊,你怎么会如此大的,小情人,你好厉害,姨妈这辈子都离不开你啊啊啊。“叫了几下之后,那种巨大的快感传遍了她的全身,让她在全身颤抖中,不由自主地狂泄不止。

  690章节妈妈姨妈四

  大宝毫不理会,继续让那粗大的巨蟒进行活塞运动,仍然是每次深深地插入都像是要把她的蜜|岤甬道给插穿,每次勇猛地抽出都像是要把她的芓宫给带出来。

  “哎呀,又来了啊。”

  芓宫被强烈摩擦地感觉再次传遍全身,让她几下颤抖之后,又泄了回身子。

  大宝再次深深地进入她,才停了下来,让她歇口气,不然真的可能就这样让她快乐地死去,但即使这样,由于他的粗大,所有泄出来的液体都被他的巨蟒给狠狠地顶了回去,在她体内形成了个漩涡,给她更大的摩擦,而那股液体的激荡当然也带给他绝妙的享受,让他巨蟒涨得更加粗大,把她的芓宫给撑得好像已经和蜜|岤甬道样大了。

  雪茹姨妈受不了这样大的冲击,再次惊叫声之后,趴在他身上,细细地娇喘着轻声道:“好宝儿,你真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情人,这种感觉——真是太美了,你叫姨妈以后没有你的宝贝在|岤中的时候可怎么活啊,姨妈真想就这样把你的宝贝给割下来,让它天天在姨妈的|岤中。”

  “死雪茹,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羞死人了!”

  大宝回头看,竟然是被他给带上九天极乐的妈妈袁雪妃终于醒过来了。这回可真是有点不妙了,都是他欲火冲昏了头,竟然让自己处在如此尴尬的场面中。

  雪茹姨妈偷偷地给他使了个眼色,叫他上前干妈妈袁雪妃,轻声道:“我们以后就可以起玩了。”

  “宝儿雪茹你你们这样啊不行”

  本就心渴待着被大宝尽情开采,虽是羞人但体内的渴望却愈发逢勃,还没到大宝抱进门,幽谷之中已是片泥泞,加上两人手段都高明,薄纱睡衣更是没有点遮掩的可能,袁雪妃只觉胸中窒,袁雪茹芊芊玉手已抚上身来,时而隔着纱裳轻揉重捏,火辣地把玩着她的玉峰,时而勾手撩衣,将她娇嫩丰腴的肌肤置于手中轻抚蜜怜,饱挺雪臀玉腿纤腰,更是逃不过宝儿大手的搔弄。

  听袁雪妃娇声哀恳,仿佛甚是难受,旁边的袁雪茹虽是看着姐姐袁雪妃眉扬眼荡颊红肤润,显然甚是享受,薄纱映着身上微微的汗光,说不出的春光明媚,见袁雪妃嘴上哀怜,娇躯却似正盛放着的鲜花,在两人的肉体接触中火热地绽放,即便身上还有些推拒,却连推拒阻抗之间,都透出无比销魂的媚态,弄得正把玩着她肉体的大宝晕晕忽忽,即便明知雪茹姨妈在旁窥视,仍是精锐尽出,尽情地疼惜着妈妈袁雪妃的身子,袁雪茹不由涌起丝微妒,上下其手在姐姐袁雪妃身上抚摩揉搓不停。两个女人在床上扭成了团,肉致光光的景象让大宝不知道应否上前制止她们的行为。

  大宝笑了笑,如此姿势之下,自己有着很好的机会。他伸手轻轻撑住妈妈袁雪妃充满热力的纤腰,让她腰臀微微后后,边舌头轻吐,就在眼前妈妈那水光泛滥的幽谷口是如此可爱,入鼻尽是情欲缠绵的香气,大宝不由爱不释手的舔了起来,还边伸手扶住妈妈袁雪妃的纤腰,绝不让她她有逃脱的机会,只舐得妈妈姣好的裸躯阵阵抖颤,似是不堪大宝如此火辣的口舌刺激,偏生已全然开发的成熟恫体,早被方才的两番云雨诱起了滛兴,已忍不住想要亲身上阵被大宝蹂躏了。

  此刻在大宝的口舌动作之下,她是既想逃又舍不得,边扭着腰,让幽谷若即若离地在他嘴上滑动,边搂着妹妹袁雪茹,两女口舌交缠愈发炽热。妈妈袁雪妃口鼻之间咿唔阵阵,似哭似笑如泣如诉,她的身子正当火热,偏偏渴望的幽谷却只能承受口舌那灵巧却难深入的疼爱,即便谷口不住张合,将体内汨汨泉水排挤出来,被宝儿边热吻边畅饮,谷口处的滋味说不出的快活,可较之以往被他尽情深入,把她的所有酥痒处全盘占据,此刻的滋味只能算是般而已。

  大宝看妈妈袁雪妃和雪茹姨妈两个人雪白的胴体挤在起,好像片白雪似的,两个肉洞也几乎贴在了起,心中的欲火又升了起来,哪里还忍得住,上前按住妈妈袁雪妃的身子让两个女人的身体完全地结合在起,挺起那粗大无比的巨蟒,对准她的蜜|岤甬道,插到底。

  妈妈袁雪妃哪会想到他突然上来,插到底,强烈的快感立刻让她的身子软了下去,口中‘啊’ 的声叫了出来,连下面的雪茹姨妈由于两|岤位置极近,也受到了他粗壮的巨蟒的刺激,叫了起来。

  大宝心中突然无比兴奋,这样同时抽锸两个美女的蜜|岤甬道的机会可是不多,大力地插动了起来,而且由于长时间没有精而有些疲软的巨蟒这时因为重回那温暖的销魂窝而涨得更加粗大,已经可以同时和两个蜜|岤甬道摩擦了。

  妈妈袁雪妃本来还想责备他,可是大巨蟒插进来,她的躯体就软得不能动弹,心中只是大叫好舒服,粗壮的巨蟒给予她的刺激是以前所没有的,而身下雪茹姨妈的晃动则更加让她娇嫩的蜜|岤甬道受到难以想像的摩擦,只是几下,她就要泄了。袁雪妃的羞意减了不少,可幽谷被宝贝儿子的巨蟒充实着,眼前又有妹妹袁雪茹似笑非笑地非礼着自己,比之方才的母子交欢又多了重刺激;袁雪茹虽是心中渴望,却不能不忍;可姐姐袁雪妃正自神销魂畅的脸蛋儿又在眼前,口舌交缠之间无比投入,显而易见的是袁雪妃幽谷之中宝儿的巨蟒,是怎么样发挥着令女人神魂颠倒身心俱失的滛威,看得袁雪茹打从心底热了起来,幽谷口虽被吻的火热,却更显得幽谷深处空虚渴望,弄得她芳心混乱难安,只能将眼前的姐姐袁雪妃吻得更紧更深,虽说吻的愈深愈浓,愈觉芓宫里头空虚难耐,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聊胜于无。

  唇舌缠舔之间滛味催|情,加上幽谷里宝儿的巨蟒如此火热,灼得袁雪妃眼儿也迷了,口干舌噪的她与雪茹妹妹缠绵深吻,互相探索着对方口中的香氛,更重要的是雪茹妹妹口中那巨蟒的余味,充满了男女交欢的味道,心神的震荡比之滛药更加勾人,舒服的袁雪妃不由扭了起来,本该无力的柳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在宝儿身上旋磨不休,哪处酸痒便让那处磨上火烫的巨蟒,偏生摩挲之间酸痒虽化为悦乐,可别处却又不曲自主地痒了起来弄得袁雪妃柳腰不住旋转套动,怎也难休。

  幽谷里头那深刻强烈的刺激,令妈妈袁雪妃身心俱入销魂之境,开始时难免稚嫩,还只是哪处痒便磨上哪处,同时被妹妹袁雪茹肆行轻薄,上下雨张嘴都被火辣的滛欲挑逗充实着;雪茹姨妈则更是不济,大宝的巨蟒由于并没有直接插入她的肉中,但那份深深地摩擦让她的欲火升到了极点,只想扭动身子好迎接他的巨蟒,而她扭动,和妈妈袁雪妃的美|岤甬道摩擦,则又让她的欲火越升越高,只好更加不安地扭动,结果是仅仅靠他巨蟒的几下轻磨,就让她魂飞天外,丢到了不知道哪个空间。

  感觉巨蟒被妈妈袁雪妃充满弹性的窄紧幽谷不住缩紧吮吸,知道妈妈也已到了尽头,今夜的她泄得特别畅快,格外需要男性的灌溉调和补身,是以大宝也不再紧守了。

  他轻轻咬啮着雪茹姨妈挺起的小蒂,舌头滑动之间,舐得雪茹姨妈连声娇吟,舒服得就要泄身,边挺动腰身,深深探进妈妈袁雪妃花蕊当中,剌得这久旷美妇荫精大泄,等到身上的两女同时娇吟喘叫

  大宝则是感觉到异常的快感,同时和两个美|岤甬道摩擦的感觉就是不样,就好像两只小嘴在起亲你似的,让他下定决心,以后定让妈妈袁雪妃同意和他们块做这种“众乐乐”的美事。

  心中快感起,大宝插得更加快了,只见只无比粗长的巨蟒在两个几乎紧贴在起的美|岤甬道中上下翻飞,就好像小鸡啄米似的,上下,两只美|岤甬道的细肉翻进翻出,白色的嗳液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在两个蜜|岤甬道中流动,令他更加兴奋无比,巨蟒也涨得更为粗长。

  “啊,好儿子你快停啊,妈妈受不了,以后就让你和妈妈姨妈起爱行了吧!快插死我吧,啊啊啊,又来了,你的巨蟒又涨大了,哎呀,又大了,该射了吧,妈妈又来了。”

  妈妈袁雪妃心中已经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念头,只盼望他带给她另外波的快感,哪里还记得什么袁雪茹。

  “啊啊啊,好,真好,小情人,你厉害真厉害。他又要来了,要泄了,啊不要不要抽出来啊”见他的巨蟒突然从她的蜜|岤甬道中抽出,雪茹姨妈几乎已经快疯了,哭泣道。

  大宝哈哈笑,奋力将巨蟒再向前插去,却不是插向两人的任何个蜜|岤甬道,而是两|岤中间的地方,让她们两人滑嫩的肌肤来充当摩擦的美|岤甬道。

  妈妈袁雪妃和姨妈袁雪茹两人叫得更加响了,摩擦虽然没有直接插入那么强烈,但彼此间的摩擦却由于蜜|岤甬道的面积而加深了。

  大宝感到这番动作又有不同,两个的肌肤,个细如沙,个凝似脂,起摩擦开来,两边不同的感觉让他的巨蟒猛然涨,达到了临界点。

  他大吼声,再用力地插,喊道:“妈,姨妈,我们起飞吧。”

  然后喷出了生命的精华。

  袁雪妃袁雪茹姐妹俩在他的最后击下,和那强如子弹的快速袭击中,终于双双再次达到了高嘲,泄得不省人事。

  大宝也累得趴在两女的身上,静静地感受她们达到高嘲后那急速的心跳,以及无比的身子骨,“丰腴圆润的妈妈,丰腴圆润的姨妈,真比沙发还要软啊!”

  他不由发出这样感叹。

  691章节雪晴小姨

  休息了会儿,大宝才想起他还没去见雪晴姨妈,恋恋不舍地从两女的身上爬起,小心地为她们盖上被子,穿上衣服,悄悄地走了出去,后来他才知道,其实就算他叫她们,她们也不会醒的,毕竟被他那粗长的巨蟒插次,要泄多少回,她们可是心里最清楚。

  聚会厅的庆功酒会还在进行之中,众多美女姐姐妹妹姑妈干妈姨妈等女都在饮酒狂欢唱歌跳舞,仿佛都在躲避着爱郎的亲近,又仿佛都在默默等待着爱郎的召唤似的。

  雪晴小姨今天穿着件黑色高领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