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将苏芳菲高高拱起,腾云驾雾般愈拱愈高,直至魂飞天下,美得她真想沉沦其中,再也不肯逃离。

  不知何时开始,苏芳菲已主动献上香吻,任大宝在口中肆无忌惮地享受着她的甜美,腰臀处的扭送愈发激烈,被汲出的藌液混着淋漓香汗不住喷洒,散出满天香气。苏芳菲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再次泄身,荫精就要再次被大男孩采补吸取,“小银龙和鬼脸恶魔”深刻种下的滛根更将愈发茁壮,可她已管不了这么多了。句句滛词艳语弥漫心头,这般缠绵滋味,岂是笔墨足以形容?她拼命地搂住了他,享受那强烈袭上身来的快意,再不肯松手。

  又次甜美的荫门溃开,苏芳菲只觉这回的泄阴滋味,比方才还要强烈得多,若非大宝正热吻着她,怕那心头回荡的滛荡叫声便要脱口而出。而就在这荫精大泄心神飘飘之际,苏芳菲突觉幽谷中的巨蟒狠狠胀大了些许,火烫更胜方才,就在幽谷被这突然而来的胀大撑饱之时,股热流已强烈地冲了进来,重重地将她心中的思绪狠狠地洗礼了遍,所有的抗拒都给冲得远远的。苏芳菲虽知那是大宝高嘲的表征,甚至可以想像大男孩白色的液,是如何恣意妄为地将自己皎洁的胴体狠狠浇灌,与自己的荫精在里头水||乳|交融,但恍惚之间却也管不得这许多了。

  软绵绵地偎在大宝怀中,感觉他的手正在身上来回轻抚,安抚的意味大于情欲,苏芳菲只觉浑身瘫软,有种又空虚又满足的意味,满足的自然是大男孩液那火热的浇灌,到现在芓宫里头还暖暖热热的,像是将自己整个人都润得酥了。

  可那空虚的感觉却比任何时候更加强烈,若是肉欲的空虚,再怎么给晾着,在大宝胯下连着高嘲几回,什么也饱足了,但苏芳菲心中那空虚,又如何能为外人道?方才情热之中,苏芳菲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任由情欲策动,热烈无比地扭摇迎合,将幽谷中的敏感处所热情献上,供他尽情冲击攻陷,也才使得体内的快乐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小坏蛋,仔细把芳菲大主持人搞得死去活来!”

  听黄月蓉边品的声甜语媚,边娇声渴求,幽谷更情不自禁地缩紧舒放,活像正吸吮着还没进去的巨蟒般,那媚态令大宝欲火狂烧,什么都不管了。他转过了身子,正面对着黄月蓉那曲线毕露春情正盛,再没点反抗能力的娇躯,身子缓缓地覆了上去。

  黄月蓉只觉下体烫,那巨蟒已溯着她奔腾的泉源,强而有力地再度光临她窄紧的幽谷;微带点疼的酥美滋味,令她开口想叫,却没想到大宝大嘴张,已牢牢地封住了她的樱唇,钻入的舌头活动灵巧威力十足,全不比正在黄月蓉幽谷之中享用她松紧适中吸啜的巨蟒逊色。被他兵分两路同时入侵,火热美妙的滋味差点让黄月蓉魂飞天外,偏是叫不出口,只能婉转逢迎,承受着那令她欢快的侵犯。

  大宝余威还在,挺着巨蟒杀进恭候多时的黄月蓉美|岤之内,那幽谷夹吸的滋味美妙无比,夹的又这般紧,时间大宝也退不出来,只能任得巨蟒上头传来波接着波酥得毛孔都似要通了气般的快意,眼见黄月蓉眉黛含春,幽谷之中虽只是微微动作,却挤啜得令大宝差点整个人都软了。

  这回不像当初给这位老女破瓜之时那般长驱直入,大宝仔仔细细地轻磨缓进,点不肯放过黄月蓉的敏感地带,口舌的侵犯更不容情,黄月蓉的丁香小舌只能任其宰割,随着他的动作起舞,曼妙无伦的滋味令她心醉,情不自禁地迎合起来。

  此刻的她逢迎的欢乐无比,加上随着大宝的巨蟒在她体内抽送磨动,菊|岤处的手指不住抠弄,两相夹击之下,那快感更美的直透心窝,不会儿已令黄月蓉飘飘欲仙地泄了身子。

  只是黄月蓉这般快泄身丢精,大宝却还未臻极限;感受到身下的美仙子已然无力,巨蟒顶端处更受着酥麻腻人荫精的浸润,大宝欲火更旺,他轻咬着黄月蓉纤巧的小舌,巨蟒紧紧抵住黄月蓉精关,大施采补滛技;已泄得爽歪歪的黄月蓉哪里承受得住?

  随着唇上谷中强烈的啜吸感传上身来,令已身在云端的黄月蓉愈发爽快,她茫茫然地失了身心,只觉随着他贪婪火辣的吸吮,不知是什么东西源源不绝地从体内窜出,被他大口吸取,而那种攫取的动作,却诱出了她体内更加强烈的渴求。

  本以为自己已泄得无力,可那渴求却又驱动着她,让她更酥麻地献出自己,享受着那波接着波,不住洗刷体内,将她愈冲愈高愈送愈高,终于整个炸裂开来的快乐

  感觉原贴在腰后那巨蟒微微后收,他的手也移了开来,滑到自己汗湿的纤腰上箍住,黄雅蓉娇喘声中,上半身微微前俯好将雪臀抬高,这样才可迎上他的插入,而大宝也不多做挑逗了,食指轻触幽谷,感受她的窄紧和渴望的吸吮,小指轻拨之间,已将黄雅蓉臀后的手指稍稍移开,腰间挺,巨蟒登时破关而入,强烈的刺激使得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满足的哼声。

  听黄雅蓉叫的如此欢愉,面上虽带着几丝痛楚,更多却是夙愿得偿的欢快,腰臀处扭挺迎合更是有劲,大宝心知自己还是低估了雅蓉干妈本性里头那已被自己勾起,说不定该说是与生俱来的滛荡马蚤劲;巨蟒深刺浅抽,感觉着她体内松紧适中缠绵火热的吸吮,他放开黄雅蓉纤腰,让她更适切地展现迎合的本能,双手勾住了黄雅蓉藕臂,轻轻向后拉,黄雅蓉上半身登时挺直,在镜中更加热情地展现出充满情欲的火辣曲线,爽得她咿唔呻吟不止。

  708章节龙群凤六

  将雅蓉干妈弄得飘飘欲仙,大宝大喜之间,巨蟒挺送的愈来愈有力,她的幽谷里头夹吸劲道十足,将巨蟒重重挤吸,滋味真美到无以复加,尤其顶挺之中,他无意间发觉某处被抽锸时,黄雅蓉的呻吟声竟有些不同;他刻意保持这姿势,在那儿又深深顶了几下,慢慢展开采补手段,爽得黄雅蓉不住哭叫,扭迎挺送之间竟有种异样的汁液泄了出来,麻酥到令大宝险些泄如注,心中喜意不由更炽,知是采着了她最为敏感的花心玉蕊;忍着那麻人的快意,紧紧顶在那花心里头,戳点磨弄之间滛技尽展,爽得黄雅蓉精关大开,荫精连泄,整个人都酥麻了;薛秀云再次被巨蟒攻入的幽谷虽仍有痛楚难忍,但比之方才已是好上了太多,加上泉水湿滑,那巨蟒再无阻滞地直陷至底,无比满足的火辣滋味,让薛秀云难以抗拒的娇吟出声。她现在才真正知道,以他的手段,自己当真只有在他的蹂躏之中欢声喘叫热情逢迎的份儿。

  下身顶挺之间,肌肤相触之际诱人的啪啪声不住响起,薛秀云只觉胸中爱意,她知道自己爱上了大宝那百变千幻将自己身心操控于股掌之间的滛荡手段,总能够将自己县长夫人的羞耻全然摧毁,令自己陷入肉欲之中。

  薛秀云四肢紧缠住他,纤腰雪臀奋力扭挺旋摇,好让他能更深切地刺激到幽谷当中的每寸,让那火热爱欲波波地冲刷过自己身心,次次地将自己送上快感的巅峰。

  虽说这样的姿势没法儿插得很深,但薛秀云情难自己的顶挺扭摇,却将花心那敏感处次次拱上前来,方便他的探索勾引,不知不觉间两人下体处已是片波涛泛溢,那汁水还不断地从交合处喷溅而出;尤其这大宝的手段无比厉害,舒爽之间薛秀云只觉花心又开,荫精再次泉涌而出,而被他吸吮收纳时的快意,使得她的快感更上层楼,就这样再次拜倒在他的胯下;紧接着大宝边吻着薛韵云泛着甜香怎么吻都吻不腻的红艳樱唇,大宝双手齐伸,滑过薛韵云汗滑的纤腰,托到了她紧翘的雪臀上,轻轻将她身子端起靠紧了自己。

  在他掌心微微用力下,薛韵云玉腿大开,娇媚甜蜜地环到了大宝腰后,只觉幽谷热,那熟悉的肿胀火热滋味,又复占领了她饥渴的幽谷,而且顶得甚深,直接探到了薛韵云的敏感花心处;心知接下来又是阵甜蜜火辣的滋味,薛韵云声轻吟,放软了身子,纤手环住了大宝的脖子,只待狂蜂浪蝶采花折蕊,将她再次吃得虚脱,泄得浑身舒畅,难以自拔。

  微微俯首,轻轻叼住了薛韵云胸前娇挺的||乳|蕾,也不知是前些日的辛勤灌溉奏效,还是薛韵云本身的资质特殊,胸前那对香峰竟似比前不久老女破瓜时大了数寸之多,丰腴高挺饱软香滑,无论触感或敏锐度都高了不少。

  “小坏蛋,就是偏爱韵云妹妹!”

  薛媛媛眼热心跳娇嗔着在大宝后背上推了把。

  这动本不要紧,但现在大宝那强硬巨挺的巨蟒正深深插在薛韵云幽谷当中,敏感已极的花心更给他紧紧抵着不放,身子颠花心处给他重重磨,强烈的舒爽感犹如海啸般袭卷全身,又是突如其来的刺激,薛韵云哪有本事不娇声呻吟?

  “死媛媛姐姐,偏偏作怪捉弄人家!”

  薛韵云娇嗔道,那巨蟒在幽谷中跳震的,火烫的顶端在花心处旋磨不休,带起了波波火热的快感直透心窝,美得薛韵云整个人都差点软了;加上大宝边在她胸前大作文章,大手又托着薛韵云雪臀时扭时摇或转或磨,让她的花心深处受着巨蟒无所不至的疼爱,薛韵云只觉整个人都要瘫了,花心处更是摇摇欲坠,似是随时都会高嘲。

  “推得好啊!”

  大宝并不强迫她,只是放松身子,巨蟒随着薛媛媛的推动冲击磨动,寸寸地绞碎薛韵云的理智,享受着幽谷中那浓情蜜意的夹吸,不时地轻点偷磨,勾得薛韵云精关渐渐破开,点点地吸汲着甜蜜的荫精。

  “死韵云,快点高嘲了,好把宝儿让给姐姐啊!”

  薛媛媛娇嗔道。

  “偏不偏不!啊!”

  虽能抑着放怀喘叫,可那肉体上绝顶的欢乐滋味,哪有这般容易忍耐?薛韵云逐渐情迷意乱,胸中满溢着的都是云雨情浓的美妙,娇躯情不自禁地在他怀中水蛇般缠绕贴磨,激动得活像想要整个人都化进他身子里去般,如丝媚眸中透着无比甜蜜的爱欲。

  不知何时薛韵云阴关已开,高嘲的快意强烈地将体内的精元全驱赶出来,在那巨蟒火热而点不漏的吮吸下全给大宝吃了个干干净净,高嘲的滋味混着被采补时的无尽欢快,美得薛韵云差点昏了;她媚眼如丝含情脉脉地望着这给了她无比快乐滋味的邪道,什么媛媛姐姐的催促都忘得干二净。

  虽说薛韵云泄得欢快,彷佛酥到了骨子里,但这般姿势之下,大宝全靠着薛媛媛推动摇晃时的颠簸轻轻顶挺,几乎是点力气也不用,专心致志在享受灵肉交流的快意上头,任薛韵云荫精酥麻腻人幽谷紧啜轻吸,那巨蟒仍无发泄之意,甚至在运功汲取薛韵云丰沛的荫精之后,大宝还挺了挺腰,将那巨蟒探进薛韵云泄身的花心处阵旋磨,钻得薛韵云媚目如丝樱唇轻启,却足句话也说不出来。

  自从薛韵云老女之身被爱郎大宝破了之后,自是知道大宝在这方面别具功,要精可不是那般容易之事,但那试探渴求的过程太过美妙,待他忍受小住将液劲射入体,那种从体内涌现,充满情欲热力的水||乳|交融之感,更令薛韵云无法自拔,只想撑到那美妙的时刻;薛媛媛恭候多时终于得到了插入的满足,感觉那巨蟒探进了她的情欲之源,才刚泄过回的花心正待缩回,却给他下噙住,给那火烫的顶端阵轻磨,酥得薛媛媛浑身发软。

  “媛媛姐姐,现在你可满足了吧?”

  薛韵云报复性地也来推动摇晃。

  “死韵云!啊!”

  只在琼鼻中轻泄几声呻吟,薛媛媛又复咬紧了衣角,再没办法说话,谁教薛韵云也报复性的推动摇晃之际,幽谷中那令人魂飞九霄的美妙滋味,又复波接波地侵袭着她的身心;“西门夫人,孀居这段时间是不是想我啊?我的小弟弟比起来当年的西门叔叔如何啊?”

  大宝坏笑道。

  她才刚泄过,照说该不会那么敏感,可大宝的巨蟒却正顶着她的花心,动刺之间,火辣辣的滋味彷佛直透心房,挠得薛媛媛欲火又复蠢蠢欲动;何况这般羞人的说话,非但没让薛媛媛安下心,反而令她疑心生暗鬼,即使闭上眼也觉被众多火热目光盯住,点不漏地看着自己身无片缕的与大宝肉欲交接肌肤相亲,这般毫无遮挡之下春光尽露,真令人羞得无地自容。

  “好美的西门夫人,居然还会害羞呢!”

  大宝调笑道。

  不过真正令薛媛媛羞得无地自容的还不是大宝夸耀自己美貌性感妍艳媚荡的语句,给大宝这么说,虽是错觉正被人在旁瞧看,薛媛媛心中了那念头却是再也无法掩饰:这般羞人的念头之下,自己的肉体竟似更投入了!

  在大宝怀中扭摇缠绵,旁人的目光彷佛诱发了她心里的火,和那欲火互引火势不住勃发,若非樱唇咬紧了衣角,怕体内贲张昂扬的快意,真要让她又羞又喜地哭叫出声,心甘情愿地沉醉在旁人的目光和巨蟒的抽锸顶挺之中。

  心中愈羞身上愈热,精关竟似又要大开,扭摇之间薛媛媛只觉娇躯颤,精关再次被他狠狠破开,丰沛的元阴再次倾泄而出;这回大宝也不忍耐了,他阵深顶浅抽之后,巨蟒抵紧了花心,重重的泡滛精便击打在那敏感的部位,火烫酥麻的快感立时便染遍了周身,薛媛媛酥得三魂飞了两魂七魄茫了六魄,那美好的滋味,让薛媛媛舒服的泪水都流了出来;大宝不由大为兴奋,巨蟒在她桃花源里不住作怪起来,顶的东方雯樱婉转呻吟软语悠悠,嘴上轻嗔不依,身子却迎合的愈发快乐,本能的欲火将她汗湿的美胴灼的发红,美的亮眼至极,大宝边贴紧了她,唇舌在她耳下颈边轻舐,边双腿盘住了东方雯樱股间,双手更将那美美地翘挺起来的蓓蕾捻在手中,温柔地轻薄着,“这么快就进入状况了雯樱姐姐这样嗯真好这样子宝儿就可以放心干你了”

  “嗯是是的哎好舒服唔宝儿就这样哎”

  愈是敏感的胴体,愈是难堪大男孩的玩弄,何况现在在东方雯樱身上抚玩巡游的,还不只双手而已,东方雯樱只觉每寸敏感的肌肤,都被宝儿和其他女人把玩的好生舒服,随着身子愈来愈热,体内似有股火烧的愈发畅旺,灼的她每寸肌肤都快乐的哭叫着,尤其她初开的桃花源正被巨蟒充的满满实实,连花蕊都开了,花蜜正自甜甜地泄出,这刺激可不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受得了的。

  只觉花心被大宝温柔地顶挺着挑逗着,娇嫩的花蕊渐渐开放,花蜜都流了出来,好像有种美妙的感觉从心底升起,瞬间游走周身,让她的身心都在这美妙的冲击中开放。这高嘲泄阴的滋味,她虽已经尝过,但连桃源深处的花蕊,都被巨蟒紧紧挑逗吸吮,却是头次尝试,极端的酸麻间有着极端的快美,茫然间东方雯樱也感觉到,自己快要到尽头了。

  709章节父目前窥

  大宝在十大家族众女之间穿梭抽锸,仿佛采花的蜜蜂似的,忙得不亦说乎,温暖舒适的床上,巧夺天工的胴体横陈,修长的玉腿无力地分开,众女的肌肤上头尽是艳光四射的粉红色,巨蟒抽送着的禁区已是片泥泞,对对丰挺的双峰随着呼吸不住舞动着,压抑着的呻吟声如此软弱,配上那不住颤抖的娇躯,在在都是女体情动已极时本能的娇媚反应。

  春水蜜汁,嗳液花蜜,汩汩不断,潺潺流出,嗳液与春水色,巨蟒与蜜|岤齐飞

  大宝最终再次插进妈妈雪妃的蜜|岤甬道之中,雪妃妈妈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母子两人正自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之时,大宝虎躯震,心底叹息声:他来了

  炎河,河岸宽阔的炎河,以上古就未停息的节律横贯而过,哺育着这里无限的生机与富饶。吟游诗人们用无数的乐章歌颂过这条母亲样的大河,而她却从不为之动容,只是从发源了她的青山山脉之中源源不断地流淌而出,浩浩荡荡,奔流到海不复回。

  炎河之畔,中原之地,稷下之村,这里青山环抱,群山叠翠,古树参天,翠竹摇曳,溪水潺潺,峡谷怪潭,这里奇洞深谷怪潭古湖,古迹胜景,固有神秘,藏龙卧虎,风水宝地,人杰地灵。或青山高耸雄壮魁伟秀逸迷人,或飞瀑腾空层峦叠嶂多彩多姿。林木葱郁,年四季迎送风雪雨霜,生机昂然。炎都峰上松林苍翠,山风吹来,呼啸作响,轻如流水潺潺,猛似波涛怒吼,韵味无穷。青山秋色,红叶更是迷人。炎都峰山势陡峭险峻,奇峰异观,比比皆是。登上山顶环顾四周,群山碧绿,林海荡漾,雪雾飘渺如临仙景,景物天成,引人入胜。

  这十八年来,轩辕军就象生活在地狱中样。

  自从致力于炎都池炎黄宝藏,轩辕军就好像着了魔似的,妻子袁雪妃生育下来宝儿即将满月,夫妻两人终于不可避免地要恢复久违的性生活了。

  当轩辕军急不可耐地将硬邦邦的小弟弟插入爱妻袁雪妃的蜜|岤甬道之中的时候,袁雪妃春情荡漾地呻吟声,升级为贤妻良母的少妇欲望也随着升级,对于丈夫的渴望和需求也更加欲壑难填。

  轩辕军正要大力抽锸,脑海之中仿佛灵光乍现似的闪过研究资料中的蚩尤画像,好像雷击样,他刚才还坚硬无比的小弟弟瞬间就失控般软弱无力下来。

  心底还想在爱妻袁雪妃丰腴圆润的胴体上面纵横驰骋,但是那软下来的分身渐渐让爱妻本来快活着的下身的满涨感慢慢消

章节目录